阅读历史

第十八章 柳氏家族

雨魔网络玄幻

过了一会儿后,内屋里为柳如是推拿的人满脸疲惫地走了出来。
桃花源其实并不适合作为一个研制宇宙飞船的地方,因为想要建立一个功能强大、器材完备的巨大的实验室,即使最快的速度也得花上一年,而且这么做会很容易暴露桃花源的所在。所以其后宇宙飞船又被运往另一个大城市,这里有一个桃花源下属的大财团建立的研究所,正好适合用来完成这个半成品。
我忙从怀中将一瓶“梅花丹”都取出道:“我这次来将‘梅花丹’所有存货都带来了,全在这,交给你们了,希望柳如是可以好。”
那人显然有另外一种想法,道:“‘梅花丹’虽然有效,但是想要根治却不大可能,而且‘梅花丹’对是儿的病效果并不大,用这个来治病将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时间一长,难保是儿的病不会发生什么新的变化。”
“烈焰丹”果然不同凡响,一进入柳如是的体内就立竿见影,马上释放出全部的火之精华,引得柳如是体内僵冷的鲜血都开始沸腾起来,而覆盖在他体表的薄冰也逐渐解冻。
而我在这几个月中也没有闲着,风如玉宗主开始系统地将花心宗的一些武学和高深的功法理论传授给我,虽然我现在修炼的是在“盘龙功法”的基础上自创的“九曲十八弯”功法,但是按风如玉宗主的话说,她死后,由我掌管花心宗,总要将花心宗的绝学传授下去,如果我对这些武学功法了解得不够深入,又谈何传授与人呢?
听李秋雨说得很严重,我也不禁着急起来,我道:“这个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梅花丹’我还有一些,我即刻动身前往柳家。”
第二日,我自告奋勇为柳如是进行推拿,借此机会仔细观察了侵入柳如是体内的那团冰冷的能量。当然这样的事情是少不了小虎的,我试图从中强行剥离一小团冰冷的能量好方便小虎进行详细的检验分析,但是这团能量似乎已与柳如是浑然一体,每次强行剥离的时候,都会引来柳如是极大的痛苦,所以我也只能作罢。
我因为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得不从临时反恐怖组织中退出,婉拒朋友们的挽留回到了桃花源中。与我一同回到桃花源的还有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东西,那是一艘半成品的单人宇宙飞船。
由于他们知道我的身份,更从李秋雨那里知道我和桃花源的关系,所以对我和我拿出的“梅花丹”都没有丝毫怀疑。
所以权衡一番后,我同意了颜承禹的分析,在东联邦政府的人赶来之前让颜承禹招来了在森蚺城中随时待命的飞行器,将剩下的这个高一米五、直径两米的半成品趁乱迅速运走,一同被带走的还有独孤奇留下的宇宙科学家们,只留下了宇宙飞船的相关资料等东联邦政府接收。
当下,就有柳家修为高强的人用本身的暗能量帮助昏迷的柳如是抵挡寒冰的侵袭。
有时,我在心中嘀咕,难道她是打算让我到外星去发展花心宗,将那些与我们相近的外星智慧生物都网罗到花心宗门下,所以她才那么严厉地逼我通读花心宗的武功典籍?当然这只是一个笑话罢了,当我离开地球抵达外星的时候,就只能是我一个人作战了。
颜承禹却劝我不要这么做,理由是,一旦东联邦政府得到这艘宇宙飞船,就会立即将其作为最高机密,然后对外界封锁有关宇宙飞船的一切消息,而我如果想要继续抓捕独孤奇,唯一的方法就只能依靠这个半成品。
李秋雨道:“你的徒弟受了重伤,你说是不是要紧的事?”
李秋雨叹道:“我也是前天听香君告诉我的。你走后,柳如是也回到了自己的家族中。在最近的一次家族活动中,他受了伤,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体内多了一团很顽固的寒气,这团寒气难以以正常手段消化,要不是柳家高手众多,每天都会有人往他体内送气阻挡这团寒气侵占全身,柳如是恐怕早就死了。他们听说桃花源中有一种叫做‘梅花丹’的东西可以帮助自身驱逐寒气,所以我才想到找你试试。”
我很奇怪地道:“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听了那人的话,老太太和柳夫人脸上均是忧心忡忡,老太太道:“虽然效果不太好,毕竟是有效用的,若是能有更多的‘梅花丹’,或许能帮助是儿醒过来。”
作为世界末日恐怖组织精神支柱的神主、地母的被擒更使得世界末日恐怖组织遭到创立以来的最大打击,几近覆灭,从此世界末日恐怖组织由盛转衰,沦为三四流的小组织。接下来,全球各地仍不断传来黑龙帮余孽与世界末日恐怖组织分部受到神秘势力打击的消息。因为在东联邦政府境内发生的很多恐怖行动都是由黑龙帮与世界末日恐怖组织暗中操纵的,许多人都猜测这是东联邦政府对这两个组织采取的铁腕行动,这一猜测虽然没全猜中,但亦不远矣。
老太太亦道:“是儿有你这个师父是他的福气。”当下她也不客气,让柳夫人将一瓶“梅花丹”收下了。柳夫人慎重地从我手中接过梅花丹,眼中绽放出的喜悦光芒顿使她整个人都生动起来,我惊讶地发现,原来看起来相貌平庸的柳夫人,似乎并不是那么的平庸。
床上的柳如是在服用“梅花丹”两个小时后,几乎没有任何显著的变化。大家的脸上都露出失望的神色,而覆盖在他胸部以下身体上的薄冰却开始渐渐向胸口以上延伸。
如此,又过了几天,柳如是服用“梅花丹”的效果越来越差,而那团冰冷的暗能量竟然在柳如是体内一日日壮大起来,这令所有的人都束手无策。柳夫人虽然表面看起来坚强,但事实上早就暗中落泪无数次了。
风柔道:“这是婆婆辛苦炼制的五转‘烈焰丹’,你也带去吧,或许比‘梅花丹’更有用。”
黑龙帮的覆灭和世界末日恐怖组织的悲惨下场令许多势力不得不重新审视与东联邦政府的关系,唯恐自己会成为下一个打击对象,至此,东联邦政府境内的治安环境终于得到了显著的改善。
在我数个小时殚精竭虑的保护下,柳如是终于脱离危险。
看着躺在床上呼吸均匀、面部恢复血色的柳如是,我虽然累得要死,但心中为这小子高兴。这家伙因祸得福,待他完全复原后,他在武道上的进步将不可限量。
这一日,我突然收到了罗兰阿姨的消息,说是李秋雨在找我。
“烈焰丹”与“梅花丹”不同,不能再溶于水中送服,我将“烈焰丹”捏成几个小块,一小块一小块给柳如是吃下去。同一时刻,我将自身的暗能量探入他的体内,小心地注意着他体内的状况。
遥想那日,小虎阻拦独孤奇的“后羿号”宇宙飞船升空失败,我只能郁闷地坐视独孤奇逃出地球。后来那个中年人无意的一句话让我们知道,在基地中事实上还有一艘尚未完成的单人宇宙飞船。如果我们再晚到基地三个月,这个半成品也会完工。
看着面无表情躺在床上的柳如是,若不是感觉到他体内微弱的心跳,我几乎以为他已经死了,尤其是他胸部以下的身体上都覆盖着一层薄冰。
而“梅花丹”几乎是柳氏家族最后的希望了,所以在柳如是服用了“梅花丹”后,大家都用急切的目光看着他,希望能出现奇迹。
李秋雨道:“是柳如是出事了,需要一枚‘梅花丹’救命!”
黑龙帮一夕之间覆灭,震惊了全球的黑道势力。
我接通了与李秋雨的可视通信,屏幕那一面的李秋雨看到我后顿时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道:“总算找到你了!”
旁边的妇人面有戚色地道:“妈,别说了,都怪这孩子命不好,该用的方法都用了,不要再为他……费心了。”
五转丹是很珍贵的,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很难炼制成功,很低的成功率使得每一枚五转丹都价值万金。就连丹心宗宗主桃花源的大祭司炼制五转丹也很困难,所以千金难求,有钱也买不到。桃花源在外面流通的丹药基本上都是三转以下的,鲜有四转丹,更别说是五转了。
经过几天的观察,我知道在这个家族,柳老太太拥有绝对的权威,我于是告诉了她我的想法。
于是我下了决定,准备拿出“烈焰丹”。这种丹是采集火山中的火之精华秘炼而成,可在服用人的丹田中种下一团炽热的火焰,当遇到寒冷时会自动发出热量抵御外界的寒冷。
颜承禹成为了负责人,每隔三天都会向桃花源报告一次宇宙飞船制造进程。刚开始进展缓慢,毕竟是一个新的环境,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一个月后渐入佳境,据科学家们预测,只需要三个月,宇宙飞船就可以完成,再经过一个月的调试,这艘半成品的宇宙飞船就真正成功了,可以驾驶进入太空。当然在此之前需要补足星际旅行所需的能量,那需要庞大的一笔钱,好在桃花源并不缺钱。
不敢怠慢,我马上将“梅花丹”碾碎溶入水中,由柳家负责看护的人喂给毫无知觉的柳如是。
不过这一变化,也引发了那团冰冷暗能量的疯狂反击,两种能量将柳如是体内当做了角斗场,相互角逐起来。我只有分出我的暗能量逐一把柳如是体内的重要器官给保护下来,以防他的器官在两种极端力量的角逐下受损。
我松了口气站起身来,才发现自己浑身如水洗,我不知道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这样出过汗了。
我打开瓶塞嗅了嗅,玉瓶中一股带有淡淡硫磺味的香气冲了出来,我愕然道:“烈焰丹?”
之所以一开始我没有打算拿出来,就是因为“烈焰丹”效果非常猛烈,以柳如是现在的身体状态,一着不慎反而容易生出更大的祸端。现在眼看着柳如是的身体状态一天比一天差,只能赌一把了。不过即便是要给他服用这种丹,也需要我在一旁守护,以防万一。
我本来是想等东联邦政府派来支援我们的人到了,将这个半成品运送回东联邦政府,由东联邦政府的科学家们进行研究。当然主要是我希望古涂叔叔能够接触到这个东西,因为古涂叔叔一向对宇宙科学都非常感兴趣。
于是我带着两瓶丹药连夜离开了桃花源,前往古澳洲大陆的柳氏家族所在地。从桃花源去古澳洲大陆并不近,用了十几个小时,飞船才来到柳氏家族。
柳如是的家人和我都紧张地守在柳如是身边。作为古澳洲大陆势力最大的家族之一,柳氏家族在柳如是出现这种情况后,已经竭尽所能,用过了一切能够想到的办法,但是结果我也看到了,五个字可以概括,不尽如人意。柳如是的命暂时保住了,但是仍处在危险的边缘,昏迷不醒,随时有可能被侵入他体内的那团古怪的冰冷能量给冻僵,使得心脏等主要器官停止活动。
“我的徒弟?”我收过徒弟吗?我糊涂了。
众人大喜,柳夫人忙谢道:“太谢谢了,我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太感谢你了……”
老太太面露坚毅的神色,道:“这一瓶‘梅花丹’有足够的时间来让我们想别的办法,若是仍治不好,那就只能怪是儿的命不好。”
不过通过种种试验,我仍摸清了一些这团冰冷能量的特征。这团能量属于水系暗能量,如果方冰在这儿,或许会有比我更深的感知,但是这团暗能量却比普通的水系暗能量更加凝聚。更令人奇怪的是,这团水系暗能量好似拥有了某种智慧,令人费解。
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两股属性截然不同的能量竟然在最后关头意外地互相融合成为一股温和的能量潜伏在柳如是体内。从目前来看,它不会对柳如是造成任何危险,不过柳如是想要随心所欲地指挥这股能量还需要花很多时间和汗水来炼化它。
在这数个小时中,我为了使柳如是体内的重要器官在“烈焰丹”的能量与冰冷暗能量的冲击下不至于受到伤害,可谓是使尽了浑身解数。这两股属性截然相反的能量在他体内翻江倒海般激烈争夺着每一处地盘,我虽然用自己的暗能量护住了柳如是的内部器官,但更怕这两股能量碰撞会过于激烈而撕裂他的经脉,这样即使柳如是苏醒过来,也只会成为一个废人,所以我这个保姆做得非常辛苦。
然而“梅花丹”的效果似乎并不如大家想象的那么卓越,其实也是,“梅花丹”的药效本身就很温和,最初“梅花丹”只是用来泡制梅花酒的原料,虽然它也有驱寒的功能,但显然那只是副功能。
那人道:“这次发作虽然凶猛,但却是因‘梅花丹’而起,看来‘梅花丹’确实生出了作用,使得那团古怪的冰冷能量自发地进行抵抗,但是‘梅花丹’驱寒的力量太弱,无法抵抗那团冰冷能量,是儿仍然在昏迷中。”
老太太紧张地问道:“是儿的状态怎么样?”
但是宇宙飞船一旦成为东联邦政府最高机密,我这个微不足道的人是根本没有办法靠近一步的,更别说游说东联邦政府将宇宙飞船制造完成后送给我使用。
老太太颓然叹了口气,抓着拐杖的手在颤抖着。
事实上我今天一直想开口询问柳如是是怎么会遇到这么古怪的事的,知道事情的起因结果,自然对治疗柳如是的病有很大的作用。但是一来柳氏家族的人看起来都忧心忡忡的,使我不大好问;二来,根据李秋雨所说,柳如是是参加一次家族活动而成为现在这个样子,我怕这件事情是他们家族中的秘密,就算问了也没人给我回答。
好在我成功地熬了过来,而柳如是更是在沉睡中获得了他意想不到的好处,周身大部分的经脉都因为两股能量的冲击而得到了极大的扩展。这就好比一条高速公路得到了拓宽,能够容纳更多的汽车,而且他很多关窍内的气穴也产生了很大变化,由原来的一个小水池变成了一个深潭。
有了这一瓶“梅花丹”,所有人的神态都轻松了一些,老太太叫来了人给我安排了住处,先请我下去休息。
大家都从屋内走出,给运动帮助柳如是的人创造一个安静的环境。
愁眉不展的老太太出乎我意料地一口答应了,没有任何犹豫。其果断之处,使我看出其非同一般的女强人的气势。
我来到自己的住处,让人将晚饭送到房内来吃。我决定晚上好好打坐一下,以让自己的暗能量恢复到鼎盛时期,明天我也要为柳如是推拿一番,好借此机会好好观察一下他体内的那团古怪能量。
一个浑浊双眸中透出憔悴的老太太在一个姿色平庸的妇人的搀扶下来到我面前道:“谢谢你,虽然‘梅花丹’治不好是儿的病,但是这份心意,老婆子记下了,唉。”
好在王子牛和风柔仍都在桃花源中,我并不孤单寂寞。他们两人修炼丹心宗的功法进展很快,而且由于丹婆婆的关系,北千山师伯也很喜欢他俩,所以经常传授给他俩一些珍贵的武学体验和自身创造的武学招式,这使得他俩的修为有了很大的飞跃。
我这才知道面前这个长相平庸但看起来极为温婉亲切的妇人正是柳如是的母亲,老太太应该是柳如是的奶奶。
这团冰冷能量其实本没有这么棘手,只不过因为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冰冷能量已侵入柳如是的骨髓,几乎与他融为一体,使得柳如是很难借助外力驱逐这团能量,而他本身受创,又昏迷不醒,所以事情才变得难办起来。
我吃惊地道:“他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独孤奇要耗费大量金钱物力制作两艘宇宙飞船?他显然只需要一个,原因自然是第一艘完成的宇宙飞船会进行试飞,倘若出现了意外,第二艘宇宙飞船就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正要出门乘坐飞船去救柳如是的小命,风柔又叫住了我,从一个小盒里郑重地拿出另外一瓶丹药塞给了我。
在我对风柔说了事情的经过后,风柔带着我来到了保管丹药的药房,很快就从一堆丹药瓶中找到了“梅花丹”,将一整瓶的“梅花丹”一股脑塞给了我。我不禁大喜,有了数量充足的“梅花丹”,柳如是的生命算是有了保障了。
通信结束后,我马上去找风柔,我记得以前在为小刀角鹿治疗皮肤病的时候炼制的“梅花丹”还剩一些,这些年来,我、丹婆婆、风柔、王子牛炼制的丹药都是由风柔保管的。
龙原道:“我们是不是要离开这里?我们待在这里太被动了。”
那个能量圆球是在他的体内,只是因为能量太强大,光线强烈才透过身体让我看见。能量圆球一出现,我顿时感到一阵阵的亲切,这应该就是之前召唤我的根源所在吧。
但是龙原有一个其他所有人都及不上的优点,就是他的皇族身份,只要好好利用这个身份,让他成为众望所归的救星,就算成功了。
在龙原建立了这支有十三个女人、十五个男人的二十八人的队伍同时,还打出了自己的番号——“义王”龙原。所谓名不正言不顺,以皇室的名义拉起一支义军,这会在最大程度上得到所有后羿星人的认可和支持。
在一片宽阔无垠的草原上我倏地脚下生根般站住,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齐人高的蒿草随着热风起起伏伏,宛如行于地面的绿波。
我大喝一声,趁着古游惊讶的机会,连续刺出数剑,光芒闪动,“封鱼剑”飘忽不定,使他不知我要攻向哪里。我道:“我已经体验过梦幻星的武功,你也尝尝来自地球的武功。”
他大感吃惊,意料不到这么轻松就将我的兵器夺走。下一刻,他才醒悟到为什么这么轻易就能抓走我的兵器,“封鱼剑”如同刺穿一块豆腐般,轻易地刺穿了他有能量保护的手。
虽然义军成立了,但是还得吃饭,还得休息,一切都得照旧,负责巡逻戒备的去巡逻,负责打猎找食物的去打猎,该修炼武功的就继续修炼。
能量圆球冉冉升起,一直升到他喉咙的位置,古游一张嘴将它吐了出来。
古游如闪电般弹起,就如一只硕大的青蛙般向我扑了过来。就在他弹起的一瞬间,一股极强大的力场如一场大风暴般以他为中心猛烈地向四周压迫过去。
他脸上也露出惊讶的神色,看来他也想到了召唤的相互性,这说明他的智慧并不低。
这个古游大人果然如传说中的梦幻星人一样,好战且不讲道理。面对梦幻星人我可不敢托大,我缓缓地推动自己的暗能量在经脉中运转起来,随时准备应付一场恶战。我道:“并不是我召唤你,我也是受到召唤而来。”
他看到我满脸惊愕,更是得意,终于抓住了“封鱼剑”。我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吸力从他的手掌生出,竟想将我的“封鱼剑”夺走。
他忽然开口说出了一串古怪的话,不是地球语,也不是后羿星语,看来是梦幻星人的语言,不过因为以前没有接触过,连小虎也没法翻译出来。
我心中暗喜,这家伙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以血肉之躯抓“封鱼剑”,这正是给我好大一个机会废掉他的一只青蛙手。看透他心中所想,我更是装作强弩之末的样子,连“封鱼剑”上的光芒也变得黯淡下来。
古游也不废话,忽然“呱”地大叫一声,全身的能量都向胸前的能量圆球集中过去,脸色也露出痛苦之色,看起来十分费力。
那个小能量圆球如果真的如发电机一般源源不断地提供给他能量,我就不得不尽快结束这场战斗,因为他有很多后备存储资源,而我的能量却是越打越少。拼能量消耗,我拼不过他。
我以水银泻地之势倾尽囊中所学,希冀在这样迅猛的攻势中至少可以给他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伤势。对手的难缠仍在我意料之外,虽然面对全然陌生的武学,又没有像小虎这样的智能帮忙分析对手的武学特点及强弱所在,但是梦幻星人数千年的好战秉性,使得他们的骨子里和鲜血中生来就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战斗天赋。
立刻我便发现,古游被“封鱼剑”刺伤的伤口已经奇迹般地愈合了。我不相信一个人可以光凭自己肉体的愈合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痊愈,所以我想,一定是那个家伙体内的能量圆球在起作用。
大青蛙似的古游也极为聪明,见我不还手而只是在巴掌大的一块地方转来走去,偏又摸不着我一片衣角,很快就猜到我的心思。他“呱呱”狞笑着,一个土黄色的能量圆球出现在他胸口位置,肉眼可见的一股股黄色的能量线正从圆球中输送到他身体的各个部位。
古游怪叫一声,狰狞的面孔又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龙原苦笑道:“当我对两个梦幻星人下杀手的时候,没注意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强氏兄弟的人在看着。”
他不停地在我身边纵跃攻击,精力充沛似永远不会疲惫,举手投足中,一道道绿色能量向我冲撞过来。
古游将这个东西吐出来,似乎十分辛苦,但是此时他看着悬浮在空中的野兽,目光中更有几分洋洋自得。
我静静地站着不动,我感觉自己在回他话之前,无论做什么动作都有可能触怒他,引来他的进攻。
龙原古铜色的脸上竟然露出极为少见的羞涩的表情,他一挥手道:“这都不算什么的,其实我并不想当什么义王,再说,我们这个二十八人的小队伍,也不需要一个义王。我只想上阵杀敌,多杀死几个梦幻星的混蛋,带领大家回到自己的家园,如果有谁能帮助我们回到后羿星,我宁愿将这个义王的称号让给他。”
当众人从龙原口中得知强盛、强之两兄弟为了自身的安全着想,决定把他们都抓去送给梦幻星人作为平息对方怒火的手段时,每一个人都愤怒了,群情激奋,开始声讨强氏兄弟。
不同的星球,不同的文明,自然有着不同的武学渊源,今天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摸清楚梦幻星人的武学根基,万一以后遇到更为强大的敌人也多几分胜算,对这种强大、好战、凶残的种族,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我道:“这是最高明的策略,让敌人失去打击的目标。我们是要离开这里,但是我们要先想好,我们离开这里要去哪里。我们带上这里所有的食物也不够我们吃几天,就算在逃亡的路上仍能够打猎也支持不了多久,我们需要一个安全的能够收留我们的地方。”
在他们眼中我还是一个普通的无鳞人,没有人理我,我继续走我的路,漫不经心地在小树林中走着。我一时想着该如何帮助龙原扩大势力,然后回到后羿星,我则可以借助他的帮助来寻找独孤奇;一时又想着我离开地球已经一年多,不知道在地球上的人怎么样了。
转眼间我掣出“封鱼剑”,将暗能量注入剑中,“封鱼剑”顿时大放光芒。我遥指古游,一剑劈去,四周庞大的压力顿时在这一剑下如泡影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庞大的力道从对方的手中狂风骇浪般向我挤压过来,两股惊人的力量在中心点爆炸开,我借力向后退去,四周的长及腰身的蒿草顿时被压伏在地面,乱流涌动,扯碎了无数的草片在空中漫舞。
若是召唤出隼儿合体,应该可以轻松打败他,可惜这个诱人的念头也只能想想而已,毕竟隼儿仍在沉眠中。
他得意洋洋地望着我。也许在他心中,对一个已经亡国、星球马上要被他们完全占领的后羿星人来说,赦免他的罪,还让他跟着自己在同胞面前耀武扬威,那是一件很大的恩赐。
我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着他道:“那两个梦幻星人的死,只有我们三人知道,强之怎么会知道是我们做的呢?”
龙原毫不犹豫地道:“只要他们兄弟能真心真意带领我们抵抗梦幻星人,我就将义王称号双手奉上。大敌当前,个人荣辱又算得了什么?”
在一千米外,一个人挺立如山,他的目光好像穿透了虚空般直接望进我的眼睛中,我心中一凛,凭直觉我就能感觉出他是个高手,龙原和强之都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只要他们还有理智,他们就知道强氏兄弟是这里最大的势力,聚拢了数千后羿星人,凭他们二三十人就想对付两兄弟显然是以卵击石。就在这个时候,龙原公布了自己皇族血脉的秘密,并宣布决定带领大家与这里的梦幻星人进行抗争,直到取得胜利,回到后羿星。
“难道,”我心里揣度道,“他是召唤能量圆球形成的不知名野兽合体?”
很可惜这个位置并没有龟甲的保护,鲜血飞溅,从空中洒落。
我凭借着我与“封鱼剑”中的鯈鱼的精神层面的联系,同时输出暗能量产生一股吸引力,轻易又将“封鱼剑”给吸了回来。
古游自然是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事实上他也没有余力来理解我在说什么,快若闪电的剑速,令他抵挡得非常辛苦。
这只奇怪的野兽除了身上有一个圆鼓鼓的龟壳外,更像是一只长了角的老虎。此兽栩栩如生,张牙舞爪,如不仔细看,会误以为它是真的。
古游双眸射出又惊又怕却又无比贪婪的目光,显然他想将我的“封鱼剑”占为己有。
不巧的是,还真的让我猜对了。
我用后羿星语道:“古游大人?我没有听说过你,我也是被一个声音召唤过来的。”
我心中无比惊讶,我原以为是他在召唤我,没想到,他也是受到召唤过来的,难道这个召唤是相互的?
他也一动不动地站着,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了。就在我准备好一战的时候,他忽然用生硬的后羿星语向我道:“喂,你这个家伙,是你大胆地召唤我古游大人的吗?”
无形的压力顿时将我四周的空间压缩得重逾千钧,使我如陷入沼泽中的鱼儿,难以游动自如了。
他疼得大叫起来,一把将“封鱼剑”拉出来,扔了出去。
“如你所愿。”我哈哈一笑,手一松,“封鱼剑”向前滑了出去。
我笔直地迎了上去,等到他硕大的脚底板就要踩上来时,我才蓦地发力,游鱼般转过一个弧度来到他的背后,“封鱼剑”光芒一闪,在他还没来得及转身的时候从他臀部划过。
古游愤怒地转过身来,屁股的伤口上不断有血珠滴下。不过,极短的时间内就不再有血珠滴下,看来他与那个能量圆球合二为一后,伤口的愈合能力又加强了。
我道:“若是强氏兄弟想要你的义王称号呢?”
龙原露出思索的神色。我转身离开,只留下他一个人。
龙原眼光炯炯地望着我,很认真地在听我分析。
他突兀地大喝一声,那野兽作咆哮状,我竟隐隐地听到了一声气吞山河的吼叫。野兽转身向着古游扑去,一时间黄光大作,无比耀眼,将古游的整个身体都包裹在里面。
你来我往,剑光漫空,两个身影在草丛中迅若雷霆地闪动着,我们俩的速度都快得惊人。
“封鱼剑”眨眼间就与他释放的能量气墙接触上,三层能量气墙接连破碎,才卸掉了“封鱼剑”的大半力道,但是“封鱼剑”余势未消,仍向古游飙射过去。古游有他体内那个古怪的黄色能量圆球提供能量,竟然转眼间就恢复了刚刚消耗的小半能量,趁着我旧力将尽、新力未生的当儿,他伸出一只绿手向我的“封鱼剑”抓来。
我心头一惊,他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一些。
谦虚、肯接纳别人的意见,这是作为一个领袖非常难得的优点,谦虚和接纳别人的意见说起来不值一哂,这种特点似乎每个人身上都有,但是肯虚心接纳地位比你低,年龄比你小,或者比你贫穷的人的建议就非常难得了。不少领导都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心理,一旦有人胆敢忤逆,必定严惩。
他指着我,又用他生硬的后羿星语道:“无知的后羿星人,你伤害了古游大人,将受到死亡的惩罚。但是我,古游大人,非常喜欢你的剑,如果你把你的剑给我,我古游大人会赦免你的死罪,还让你做我古游大人的仆人。”
突然,我心头浮起一个念头:好似远处有人在召唤我!
我不动声色地分析道:“第一就是强盛、强之两兄弟。我们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大的势力,但至少他们有数千人。即便他们只有数百人,也是我们暂时无法对付的。我担心强氏兄弟为了自身的安全会派出几百人来袭击我们。第二就是梦幻星人的动向。应该说到强之前来拜访我们的时候,梦幻星人还不知道我们就是杀死梦幻星贵族后裔的凶手,否则的话,以梦幻星人的残暴,肯定直接开着飞船杀过来。但是他们肯定是在这之前有所动作,杀了一些强氏兄弟的人,或者抓了他们的人去问话,所以强氏兄弟才会找上门来。”
我停下脚步顿了一下,下一刻,我旋风般掠起,向着召唤我的声音处疾行,逢林过林,逢山过山。
暗能量源源不绝地涌向手臂,我暴喝一声,斜冲上天,迎着古游一拳击了过去。
能量圆球宛如一个黄色小太阳一般向古游输送着能量,古游贪婪地攫取着,他的身体转眼就因为充斥了太多的能量而膨胀起来,古游忽然“嘿”地一声伸出手向我拍来。
这个念头一起,便无法压制下去,就好像有人在耳边低语,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听,声音一直萦绕在耳边。
其实我并不指望他能想到一个能让我们信任并能保护我们的势力进行投靠,毕竟是牵扯到梦幻星人,在这里的人无一例外都是被梦幻星人抓到这里的,谁不害怕梦幻星人,谁不知道他们的凶残本性?
“你想让我放过你是吗?”古游脸上露出奸笑道,“可是我觉得那并不是一个好主意。我要杀了你,然后从你身上弄清楚为什么我会受到你的召唤。我讨厌有蚊子的声音在我耳边嗡嗡地响个不停。”
这种奇怪的事情,在我身上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好家伙,这个绿皮家伙的力量可真不小。”我心中低呼,手臂隐隐有些胀痛,同时身体如同一条游鱼般向后急蹿。
“呱”的一声厉啸,古游绿色的身体突然脱离战圈向外退去。一道锋利的剑气犹如长虹跨过虚空,向古游追去。
在以前,这些人中也有几个人听龙原说过他有皇族血脉,但是这次的宣布和以前当做传说来说是截然不同的。这段时间龙原大公无私地公布出自己的家传武学功法,并且还对他们倾囊相授,隐隐已经是他们的头,所以这次大家听到龙原宣布自己是皇族血脉的时候都受到了震撼,而且在这外患内忧的时候,更让每个人看到了希望和盼头。
我惊讶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要玩什么把戏。
在龙炎家的木屋中,我笑着向他道:“恭喜义王,挥军回后羿星勤王指日可待。”
我走出龙原的木屋,屋外一小片空地中,人人都精神抖擞地在练着自己的武技。
我运足目力向他望去,他有着一身绿色的光滑皮肤,甚至连一点皱褶都没有,没有鳞片,看来他应该是梦幻星人了。他的头顶上是一蓬蒿草似的头发,大大的脑袋,凸出的鱼眼,宽阔的大嘴。如果他不是直立行走,眼睛中透露出智慧的光芒,我几乎以为他是一只大青蛙。
古游抱着自己的手蹦跳着,很大一会儿才平静下来,他的金鱼眼中布满血丝,使他看起来像是受到刺激的公牛。
古游的一对金鱼眼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狞笑,手臂竟然在瞬间又增长了一分,我吓了一跳,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做到的,竟然可以自由增长自己的四肢,这在我眼中简直不可思议。
他“嘿”地一声大叫,身体拔地而起,像一座小山似的向我压了过来。
我向他招了招手道:“有本事就来拿吧。”
古游身在空中无处可逃,两只硕大的绿色手掌,连续向我拍来,布下一道道能量组成的气墙。能在空中把能量放出体外,并且使其在短时间内凝聚在一起不会消散,这是十分困难的,而且也非常消耗能量。
古游的攻击动作非常怪异,却像是出自本能,浑然天成,与跳掠的动作配合得完美无瑕。显然在拳脚功夫上,我无法与之媲美,我只好暂且利用游鱼身法在齐腰高的蒿草中游走,摸清他的底细再做反击。
我点点头道:“你能做到这点,说明你的心胸很宽广,这已经具备了一个皇族子弟应有的素质。不过我想强氏兄弟是无福消受了。当下我们最应该担心的有两个方面。”
他张开大嘴吐出了他长长的舌头,向我道:“你是谁?可怜的后羿星人吗?你竟然敢召唤梦幻星最勇敢、最强大的古游大人,你的罪行不可饶恕。”
红色的液体流了出来,原来梦幻星人的血也是鲜红的。
强氏兄弟聚拢了数千人的队伍,而龙原他们却只是一个二十八人的小部落,从这就可推知龙原他们与周围的大的势力并没有任何联系,否则早就并入到大部落中去了。
光芒敛去,古游发生了一些特殊的变化,身体凭空变大了许多,像是一个丑陋的绿色巨人站在我面前。那些原本齐腰高的蒿草现在只到他的小腿,身上重要的位置都有黑色龟甲护住,四肢覆盖上一层厚厚的兽毛,而且他的手指也长出了锋利的指甲。
我冷静地思索着,以我们现在不到三十人的队伍,无论是梦幻星人还是强氏兄弟,任何一方都能将我们给灭了,除非我能一夜之间将这二十八人都改造成一流高手才能自保,因此尽快壮大实力才是当务之急。
我缓缓将手臂抬起,侧展。“封鱼剑”似乎被激活了般,开始释放出琥珀般的黄色光芒。黄色光芒源源不断地涌出,犹若实质,鯈鱼兴奋地在月光之河中游荡起来。我将自己这几个月恢复的不多的星宿之力全部灌入到“封鱼剑”中,“封鱼剑”才生出脱胎换骨的情景。
我庆幸龙原并不是这样一个人,他愿意接受一个无鳞人的建议,说明他为了大业真的能做到礼贤下士。
他死死地盯着我,神色阴冷。我心头无比纳闷,难道那个召唤我的人是他?
能量圆球释放着土黄色的光芒,光彩夺目。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圆球忽然变大,变幻成一只野兽的形状。
理所当然的,龙原一宣布后就立即得到了大家的拥戴。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