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六章 惊天秘密

雨魔网络玄幻

那声音道:“哈哈,便是你不来见我,我也要去见你的。”
我道:“那又如何?”
地母的攻击更加犀利,招招狠辣,欲夺我性命,甚至全然不顾会因此而被我重创乃至死亡,我面对的是一个完全蔑视死亡的人。
但是火球却不是朝着我而来,那团看起来微弱的拳头大小的火球猛地在空中爆开,仿佛流星劲矢陡然射向我右手边的树林,熊熊火焰瞬间便将整片树林给笼罩了。
“神龙在杀死玄龟的同时,自身也受到玄龟重创,再也无力保护当地的居民,而这个星球再也无法抵挡来自另一个星球的残暴智慧物种的进攻。”
地母与神主本是夫妻,此刻自然将我视作仇人,展开全身功夫向我报复。她施展的不知道是从哪里学来的古怪狠辣的阴柔功夫,两条手臂仿佛是两条活过来的毒蛇,做出种种不可思议、任何正常人类都无法做出的高难度肢体动作,招式无孔不入又充满仇恨杀气。
神主莹润如玉的双手突然从一对狂卷乱舞的袖袍中弹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与我的拳头撞在一起。
独孤奇道:“远古四大神兽时期,属火鸦最为风光,神龙和玄龟先后离开地球,以它们超绝的能力自然能够遨游星际,最后两者分别在两个不同的星球定居下来,而这两个星球各自有自己的原始居民。”
神主脸色难看地迅速向后退去,我长笑道:“神主为何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双翅一扇,如影随形地跟了上去,双手击出,或拳或掌,绕着他闪电般游走。神主神色大变,全力防守,如裂帛般的劲气撞击声不绝于耳。
地母这种级别的高手一旦使出拼命的招数,杀伤力十分惊人。我不敢小觑,更不敢退让闪避,这只会使得对方气势更盛。我厉啸一声,“飞燕斩”使出,右手撮指成刀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以切开空气的高速,命中对方可洞穿金石的铁爪。
我惊讶地道:“控制你的思想?”
我愕然道:“那你又怎么会没被它控制?”
我道:“不要在这危言耸听,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
独孤奇漫不经心地冷笑道:“怎么?很惊讶吗?我冒着巨大的危险深入桃花源打破贪狼神兽的封印,救出火鸦,难道只是为了乞求它赐给我一些微不足道的力量吗?如果你这么想,你就错了,我告诉过你,我要做整个生物链中最顶端的生物,即使是四大神兽也要踩在脚下,我又怎会甘心只是永远做火鸦的奴仆?当然我与火鸦完全是利益的合作,它也并没有安什么好心,它想利用我帮助它恢复力量,甚至想控制我的身体,控制我的思想。”
我沉声道:“若是你真的掌握了那种力量,恐怕你早就一句话不说将我轰杀了吧。”
独孤奇坦然道:“是的,你知道从我将火鸦放出来的那一天起,它就非常脆弱,毕竟它被封印在那里近一万年,得不到能量补充,它的力量几乎消耗殆尽。吸收星宿之力能够快速帮助它恢复,可惜贪狼神兽那个爱管闲事的家伙,时时刻刻都在注意着我们,一旦我们吸取星宿之力,它就有可能出现。迫不得已之下,我只能动用我的力量,从全球各地捕捉拥有强大力量的各种兽类,包括宠兽。只要能够吸取这些兽类的生命力,也同样可令火鸦快速恢复过来。”
突然神主一声厉啸,全力一击,然后迅速向后退去,我随即从战圈中抽身飞出。只见他脸色苍白,鲜血染红唇角,眼神慌乱中带有几许凶狠,但是神情再无之前的从容不迫,可微笑面对任何事的样子。
独孤奇道:“人类都可以发明出催眠这种东西,难道生活的年代远远超过人类的神兽就没有什么方法使一个卑微的人完全臣服在它脚下吗?”
片刻后,独孤奇忽然讶然道:“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
一声声低沉的吟诵声从我背后响起,不用回头看我也知道那是神主的声音,因为被我重创,而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地母眼中一亮,忽然从战圈中脱身而出,飘立到神主身边,神态虔诚地与他一同诵念,声音绵绵不绝,情况诡异至极。
“你们?”我从他们的衣服上发现他们都是桃花源的人,有的是花心宗的,有的是丹心宗的,有的是酒心宗的。只是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让我不解。
独孤奇仰起头悠然道:“真想见见他们,想知道他们究竟有多厉害。”
我浑身一震,他的能量就如两柄利剑刺入我的经脉中,而我拳头中蓄势待发的庞大的暗能量也在接触的瞬间如山洪暴发般向神主倾泻而去。神主蓦地一颤,脸色微变,厉喝一声,宽大的袖袍好像充了气般猛地鼓胀起来,但是马上又泄了气般瘪下去,如此反复,瞬间就达到十余次之多。
独孤奇哈哈狂笑道:“不错,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深知若不早日吸收九玄龟珠,迟早有一天会被你与贪狼再次封印。”
地母见我示意丁屠天逃走,雍容、娇媚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森然的狰狞,语气冰冷地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救得了他吗?背叛火神只有死路一条,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也休想安度余生!顺火神者昌,逆火神者亡。从地狱复生的火神,将以霹雳之势降临人间,扫除人间一切污垢……凡相信火神者将得永生,凡不信者将永坠地狱……”
独孤奇笑道:“我现在知道你是怎么看待我的了,我正是那种不愿控制自己欲望的人。我并不是一个伟大的人,我只想自己能够以强者的姿态生存下去,至于别人怎样看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强者就要有强者的态度,强者从来不会顾忌弱者对他的看法,就好像人类从来不会担心蚂蚁是怎么看待自己的一样。”
独孤奇冷哼一声,似乎并不将十八人放在眼中。
我冷冷地道:“若是想劝我加入世界末日恐怖组织那就算了,我对你的恐怖组织一点兴趣也没有。”
我转身正要向仍在激斗中的丁屠天和地母两人扑去,地母却出乎我意料忽地抛开摇摇欲坠、似乎随时可能被她击毙的丁屠天,转而厉叱着向我扑来。她双眼射出森寒仇恨的光芒,双手幻化出漫天的爪影,声势惊人地向我头部抓来。
我向丁屠天喝道:“还不快走,更待何时!”有我缠住地母,神主又被我重创在先,没有余力进行阻挡,这正是丁屠天逃走的最佳时机。
“砰”的一声闷响,神主的袖袍因为难以化解庞大的暗能量而炸开,碎成十几块破布条溅到空中。
我愕然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独孤奇哈哈大笑道:“自然是从愚蠢的火鸦那里知道的。”
独孤奇道:“自以为是只会让人耻笑你,我要告诉你的是一个除了我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知道的消息。”
我觉得自己无法再多待一分钟。我正踮起脚尖,拍动翅膀要飞起来时,忽然一声长笑从树林的深处响起,声浪如闷雷般滚滚而至,令我震惊于发声之人修为之深厚,比起我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伸出一只手虚空一握,一团深色的火焰无声无息地瞬间出现在他手中,他不屑地一笑道:“这个力量杀你已经足够了。”
独孤奇满不在乎地一笑,身体微微浮起两厘米,道:“在我看来,世上并没有永恒的敌人或朋友,永恒的只有利益。我今天出现在这里并不是为了和你打架的,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个大秘密,也许咱们俩能够因此而合作也说不定。”
“既然如此,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我道,同时做出了进攻的架势。
既然他不想马上动手,我也乐得如此,我做了个洗耳恭听的手势。
独孤奇冷笑道:“难道只有人类才有欲念吗?即便是上古神兽面对生存的危险,也会有欲念。别忘记,你和桃花源的人还有神兽贪狼一直在找火鸦,而它在被封印了几千年后,早已变得虚弱不堪了。我只是利用你们造出一些危机的假象,它就被迫开始与我合作,而我就利用这种微妙的形势,慢慢地控制住了它,它现在只是我的一个傀儡罢了。”
我匪夷所思地望着地母,她的嘴角却噙出一丝神秘笑容,似乎一切尽在意料之中,令我心中不寒而栗,我劝自己要镇定,理智地看待这件事情,或许他们早已在树林中埋伏了很多好手。可是究竟什么样级别的高手才能瞬间击毙丁屠天这样身经百战的宠兽战士呢?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独孤奇浑身包裹在一层火焰中,脚不沾地地徐徐飞了过来,一对被火焰包裹的翅膀在他身后展开,如同波浪般缓缓地波动着,充满了韵律和美感,组成翅膀的每一片羽毛都释放出柔和的火光。
我哂笑道:“这只是你的痴心妄想吧,光是这遥远的星路你就难以越过……啊,我知道了,原来你早就有觊觎之心,所以才掠夺那么多科学家为你制造宇宙飞船。”
笑声渐渐停止,一个雄厚的声音道:“兰虎,怕了吗?”
独孤奇顿了顿,继续道:“不过今天我的本意并不是要与你探讨人性,而是要告诉你在这世上就有这么一种人,天生就残忍好斗,以杀戮为乐。”
独孤奇道:“事实证明,新人类是最强的智慧物种,我们必将统一地球,乃至宇宙。你的骨子里流淌的其实也是好战的鲜血,不如你和我联手,共同征服外星如何?”
独孤奇道:“神龙在被玄龟重创后,分别向贪狼和火鸦发出了讯号,如果推算讯号在宇宙中传播过来的时间,这已是玄龟死后的第十五个年头了。火鸦那个愚蠢的家伙收到消息后并没有将此当做一回事,而我却深知,那九颗龟珠乃是玄龟的生命力凝集而成,倘若我能得到这九颗龟珠,并纳为己有,天下还有谁堪做我的对手?”
我一皱眉头道:“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我感受到凛然杀气突然从他体内喷薄而出,我大惊,这家伙竟然说动手就动手了,我刚掣出“封鱼剑”,他手中的火球已经被他掷出。
就在我为地母的行为而感到震惊的时候,已经逃到树林深处的丁屠天却突然发出濒临死亡的一声凄厉惨叫,短暂而高亢,随即戛然而止!丁屠天还是难逃一死!
眼前林中之人原来就是一直神秘无比的世界末日恐怖组织的首领,我也情不自禁地生出好奇心来。刚才的恐惧一扫而空,人有什么好怕的!我朗声道:“什么人装神弄鬼,何不出来一见?”
随着声音靠近,透过芜杂的树枝,一个人影出现在我视野中。
我道:“你打算告诉我的是什么?”
突然而来的震撼,令我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我实在不愿相信这是个事实。片刻后我睁开眼睛,重新凝聚起自信心,凝视着他道:“原来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操控,从各地捕捉强大宠兽也是你的主意了。”
独孤奇道:“你相信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
他脸上露出一丝陶醉的表情,深吸了一口气道:“这种掌握力量、决定别人生死的感觉真是美妙。”
信念,尤其是狂热的信念,并不全然是好事,有的时候它会带来死亡,令人丧失理智,行为疯狂。
我看得头皮发麻,这不属于任何已知的火系暗能量,我叹道:“你终于可以自由地借用火鸦的力量了。”因为我从他身上感应到了强大的星宿之力。那是属于火鸦的力量,而现在却完美地与他融合在一起,这证明了什么?他竟然可以与上古四大神兽之一的火鸦合体了。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的语气神态对火鸦并无丝毫尊敬,这……难道他不怕火鸦盛怒之下杀了他,或者离开他,收回赐给他的力量?
非法侵入的能量很快就被小虎调动我体内的暗能量给围追堵截消灭掉了。我没有丝毫停留,闪电一脚无声无息地踢出,神主只忙着化解我顺着他的双手侵入他体内的暗能量,哪还有余力抵挡我脚下的杀招!匆忙中他狼狈地向一旁闪开。
我几乎可以确定地母是一个狂热的世界末日恐怖组织信徒,尤其是后面念的几句东西更是听得我头皮发麻。
一批高手人从火海中冲了出来,总共十八个人。显然每个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因为他们并没有因为从火海中出来而有烟熏火燎的迹象,反而人人神采奕奕,动作迅速果断,一出现就呈弧形将独孤奇包围起来。
独孤奇眼中寒光一闪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看得没错,我只是初步掌握了这种力量。想要完全将火鸦庞大的力量化为己有,并不是一两天的时间可以做到的,不过即便如此……”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难以置信地望着他,他竟然做到了这一点,掌握了火鸦的力量后的他,还有人能对付得了吗?
我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我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邪门的事情,既然丁屠天已死,我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面对这种诡异的情况,我其实已经萌生退意。不过我又怕是这两人故弄玄虚,于是试探地道:“如果两位没事的话,我就先行一步了。”
独孤奇目光透出沉思状,随即笑道:“你不知道也不要紧,我现在告诉你。当年火鸦以强大的力量威慑整个地球,贪狼与人类结成联盟对抗火鸦,以至于将地球变成了修罗战场后,神龙与玄龟同时离开地球。”
我哂笑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人性了,难道准备改邪归正吗?”
在我身旁一直对我视若无睹的神主、地母两人忽然恭敬无比地叩首道:“参见火神。”
丁屠天精神一振,顿时醒悟到这是最后的机会,匆匆扔下一句“兽王果然是守信之人”,便跳起来向森林深处逃之夭夭。
我动容道:“神兽是不是会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而改变本身的性格我无法肯定,但是这个消息你又是从哪里得知的呢?”
独孤奇看向我道:“希望你有兴趣听我把故事讲完。玄龟因为受到当地星球土著居民的影响而日渐凶残好杀,终于有一日,那个星球的智慧物种的科技达到了可以遨游太空的程度,玄龟带领着他们来到了神龙居住的那个星球。”
“战争爆发了,数百年的战争中,被入侵的星球的居民因为有神龙的保护而一直苟延残喘着,而另一个星球的凶暴的智慧物种在玄龟的带领下坚持不懈地进攻着。”
两人却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话,双目虽然凝视着我,但我却感觉得到两人的目光穿过我,望向了无限远处,嘴中不停地念叨着莫名其妙的语句,偏偏神色又一丝不苟,旁若无人。
“可惜玄龟的力量要比神龙差一些,在最近的一次战斗中,玄龟被神龙杀死,身体化作九颗珠子。幸运地得到一颗珠子的人,立即获得了玄龟的部分力量而变得异常强大,因而这些珠子被当地的人称作九玄龟珠,视作力量的象征。”
我深吸一口气道:“今天就让咱们俩在这里把事情给了结了吧,整个森蚺城都已经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你就是想逃也逃不掉。”
独孤奇道:“害怕了吗?不用担心这种情绪,害怕有的时候是催人奋进的一种力量。想要成功,获得他人难以企及的成就不冒点险怎么行?”
独孤奇傲然道:“邪正都只是别人眼里的东西,每个人都视自己所作所为为正义,奇怪的是当他们看待别人所做的事时,又分成正义与邪恶。而所谓正义和邪恶,无非是符合他人的利益,就会被他人视作正义,触犯甚至抢走了他人的利益,就会被他人视作邪恶,仅此而已。而我,在我心中并没有什么邪恶与正义,在我心中的第一要务是生存,我要成为整个食物链的最顶层的生物,谁阻挡了我,谁就是我的敌人,我就会不择手段地杀死他。哼,正义与邪恶都是哄小孩子的把戏。”
独孤奇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道:“结果你也看到了,效果非常好,恢复了一部分力量的火鸦已经能够与我合体,让我可以源源不断地借用它的力量。”
独孤奇神秘地笑道:“我有个问题忍不住想要问你。”
十八人道:“参见小宗主。”
“当然,”独孤奇顿了一下,嘿嘿笑道,“这并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在玄龟的星球中诞生的新的智慧物种正是我刚才所说的一群天生邪恶、好战、杀戮欲望极强的家伙。玄龟在千年的沉睡中不知不觉沾染了这种杀戮欲望而不自知,更在随后的数千年后不断受到影响,渐渐地变得与那些家伙一样了。”
地母为我所阻,身形在空中凝滞,气势终于弱了下去。
“神龙与玄龟以其强大的力量和生命力在宇宙星际中遨游,当它们的生命力因为旅途的消耗而开始减弱到一个危险状态的时候,它们正好发现了两颗适合它们休息生存的星球,这两颗星球就像是一对双子星,距离很近,以人类现在的科技只用十年的时间就能从一个星球到达另一个星球。”
看来他们都知道我的身份,可是我却从没见过他们。
丁屠天松了口气,几乎扑倒在路上,呼呼地喘着粗气,全靠身后的一株老树支撑着,才没有跌倒,脸上挂着狼狈而庆幸的神色。
“于是神龙与玄龟各降临到其中一颗星球上,开始休养生息,并进入深度睡眠。当它们沉睡千年醒来后,才发现原来星球中已经诞生出新的有别于人类又与人类非常相近的智慧物种。而从沉睡中醒来的神龙、玄龟也各自恢复了强大的力量,因为展现出近乎神的力量而毫无意外地被两个星球的智慧物种尊为神明。”
我道:“人生下来就如一张白纸,哪里有什么天生善良或天生邪恶的人?无非在成长的过程中,受家人、朋友与环境的影响,有的形成了善良的性格,有的形成了恶棍的性格。人生来就有欲望,那是生存的欲望,懂得克制自己的欲望不将自己的生存建立在他人的毁灭基础之上的就是善良的人,不能控制或者不愿控制自己欲望的人就是邪恶的人。”
我趁势反击,一拳轰出,地母双手连着手臂犹如两条柔若无骨的毒蛇向我的手腕噬来。
“啊?”雷欧终于回过神来,望着我道,“你说什么?”
丁屠天大声道:“打开!”
我听得出这些被抓住的兽类声音中充满了愤怒、不甘和复仇的念头,但是也同样透露出它们的虚弱,看来被抓到这来的几天,它们几乎都没有受到善待。
我望着他的眼睛,以很认真的态度道:“绝不要把丁屠天想得这么简单,他能如此快地崛起,说明他有过人之处,我们绝不能小瞧了他的智慧。倘若他不是那么笨的话,他一定会从最近几天军火商与白义的事情上窥出有人在针对他,所以今天他一定会做好防备。”
一路上有黑龙帮的人作向导,我和雷欧渐渐行到一个园区内,面前是一片足以容纳千人的平地。平地西面有一条人造水渠,水声潺潺,隐约有瀑布冲击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想必此水渠中的水就是从瀑布下的深潭中引来的。水渠两边种满奇花异草,南面是一片如茵绿草,虽然是冬天,亦因保护措施做得好而一片翠绿,惹人喜爱。东面的竹林和北面的假山连成一排,只在中间有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在竹林假山中若隐若现。在中间的这片阔大的平地上,摆着上百套崭新的桌椅,每张桌子上都已经摆上了冬天罕见的瓜果和一些制作精致、色味俱佳的糕点。
我的目光越过丁屠天,望向他身后的四名锦衣大汉,这四人以警惕的目光不时地扫向场中众人,眼神如同寒刃般锐利,行动间暗合某种法度,一派高手气象,显然非是一般的好手可比。
来到山庄门口,自然有人将我们迎进山庄中,山庄入口处的平地上停满了飞车,并且不时有飞车从上面降落下来。我解除了合体,与雷欧悠然地在山庄中前行,一面观察四周往来的客人和黑龙帮的武力部署,一面将所过之处的地理环境记在心中。
除了我和雷欧外,众人在大开眼界之外都对丁屠天另眼相看,毕竟想要收集到这么多凶猛的奇兽是非常困难的,不但需要花很多钱,还要派出大量的高手才能将这些奇兽捕捉回来,所以场内众人都低声地议论着,似乎在重新审视黑龙帮的力量。
四只相貌各异的奇兽乍一见面前出现这么多人,顿时暴跳如雷,又是怒吼,又是猛烈地撞击金属笼子,张牙舞爪似乎要马上冲出来将能看见的人统统撕个粉碎,神色狰狞充满愤恨。
我不禁笑道:“你怕是沾了那些军火商的光了,他们的缺席,可是空出了很多贵宾席啊。”
我们刚走过去,负责接待客人的黑龙帮的人迎了上来,向我和雷欧恭敬地道:“请问两位来自哪里?”
四个金属笼子里不时传出野兽充满愤怒的吼叫声,也许普通人听不出野兽的叫声有什么区别,但我们宠兽战士却能从它们的吼叫声中的细微变化听出它们心中的喜怒哀乐。
昨日我将雷欧引见给卓楠、小罗,两人见来此强援,都颇为欣喜。经过我们几人一晚的计划,最终确定由我和雷欧在寿宴上伺机刺杀丁屠天,小罗和卓楠在城外接应卓风卓老爷子,临时反恐怖组织安插到森蚺城的其他三个眼线,则去引领临时反恐怖组织派来增援我们的好手以及十二支特战队的队员在度假山庄外待命,一旦发现情况他们就会第一时间发动正面进攻,对我们进行支援。
雷欧没有反应,我又加大了点声音重复了一遍:“事情好像不大对。”
众人一饮而尽,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一个小时后,十五只奇特的宠兽加上那只水猿就全都摆到了水渠另一面的空地上了。
就在他介绍着的时候,多头狮宠扑在笼子上方,疯狂地用没有牙齿的嘴巴死命撕咬着笼子的栏杆。
丁屠天虽然已满五十岁,但是从外貌来看只像是三十多岁精力旺盛的壮年,双目炯炯有神,皮肤呈古铜色,浓眉大眼,额头宽广,四肢粗壮有力,看起来只是一个孔武有力的莽汉。不过我知道这只是假象,他能崛起这么快,绝非是有勇无谋之人。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几年不见,他的性格还是这个样子,不过好在他外粗内细,并非不知轻重之人。
不过在场众人都是经过一些风浪的,显然并不为之所动,反而饶有兴趣地观赏起来。
试想,你连自己地盘上的事都搞不定,别人又怎么会相信你有能力保护他们的安全,以及在全球拓展黑龙帮的事业呢?丁屠天举行宴会的初衷是提高自己的知名度,提升自己在黑道上的地位,结果被我们三人一闹,却使得很多人都对这位黑道新贵的能力产生了怀疑,正是未见其利先见其害啊。
雷欧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道:“马上就能和陌生顶级高手生死相搏,光想想我就兴奋得热血沸腾。”
全球各地的黑帮大佬和社团精英有四分之一都在今日来到了森蚺城,由此可知黑龙帮在全球各地的影响力有多大。当然来参加寿宴的还有少量的商界人士,这些商界人士的背后多多少少都有一些黑势力在支撑着,否则是绝对不可能参加这样的黑道聚会的。
我没有说话,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杀气我知道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将这四人除去。
“古亚洲大陆兰虎。”
凤翎蛟这种罕见的宠兽且不去说,就是那只烈火奇兽也非同等闲,其实力完全不低于这十几只宠兽的任何一只,为什么丁屠天没将这两只宠兽给拿出来呢?更何况据我所知,这些天几乎每天都有一些全球各地的帮派送宠兽过来,至少有四五十只的样子,而今天丁屠天则只拿出了其中的十几只。
我淡淡地道:“就算我们愿意放过他们,他们也未必会放过我们!这四人举手投足之间隐约有种默契,想来应该练过联手的把戏,若要成功刺杀丁屠天,必先破去四人的联手。”
我肃容道:“据我所知,丁屠天至少还有两只非常强悍的宠兽没有拿出来。”其中一只是卓楠的凤翎蛟,还有一只是我那天见到的烈火奇兽。
我摇了摇头道:“卓楠家养的那只凤翎蛟宠兽若论实力这里没有一只宠兽比得过,丁屠天不应该漏了那只宠兽啊。”
随即,一个模糊的图片出现在我脑海中,但是越来越清楚,经过最后一次处理成型的是一个圆形的东西,色泽呈银色,中间有一个造型独特的图案,这与小罗跟我说的世界末日恐怖组织的符号分毫不差。
雷欧的目光不时地望向那十五只宠兽,眼神中充满震惊。这十五只宠兽无一不是罕见至极的宠兽,任何一个宠兽战士若能得到一只这里的任何一种类型的宠兽,实力都会马上得到极大的提高,换句话说,这里的每一只宠兽都是宠兽战士们梦寐以求的瑰宝。
另外,本来在来宾名单上还有许多大军火商,包括本地的和外地的,只不过被我们三人狙杀军火商的雷霆行动所震慑,很多本应前来祝贺的军火商都不敢亲自前来,而是派了属下带了礼物过来祝贺,这让丁屠天很没面子。不得不说,这些人的缺席使得寿宴失色不少。
雷欧咬牙切齿地道:“他管这个叫温驯,这个混蛋,我真想马上灭了他。”
雷欧听我说到世界末日恐怖组织,一脸茫然之色,似乎并不了解这个组织。于是我简单地向他解释了一下。
就在这时,金属轮子与地面摩擦的噪声响起,接着就响起低沉的吼叫声,不过吼叫声有些有气无力的样子。
雷欧哼了声道:“这个老家伙搞了这么一个赏兽会就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实力,不过我偏不让他满意。”
我道:“有点不对!”
丁屠天走到第一个金属笼子前,道:“这只宠兽虽然看起来与一匹马的差别不大,事实上却有很大的区别。它是一位古欧洲大陆的朋友赠送给我的,当地的新人类管这种宠兽叫独角马,这种宠兽力量很大,且擅于控制气流。这种宠兽与传说中的独角兽有所不同,因为它只有一对很小的翅膀,并不能飞翔,翅膀只会帮助它跑得更快,要想拥有一只独角马宠兽是很困难的。这只独角马宠兽是一匹母马,所以没有角,相对有角的公马来说,脾气温驯很多。”
在我心中浮想联翩的时候,一个看起来非常威严的汉子在几个人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丁屠天又来到第四个金属笼子前道:“这只身高两米五、体重三百公斤的大猴子并非生活在森林中,而是我们从海中捕捉到的,也是唯一一只不是宠兽的兽类。别看它现在没精打采的,事实上所有的宠兽都没有它凶猛。它脾气极为暴躁,不可闻到血腥味,否则就要发狂。它力大无穷,若不是每隔五个小时就给它打上一次麻醉针,是没办法控制住它的。”
雷欧向我笑道:“看来我的名头还不是太差,竟能混一个贵宾席坐坐。”
丁屠天粗犷地一笑,声音是通过暗能量催发出来的,震耳欲聋,显示出他过人的修为。露了一手之后,丁屠天道:“再次感谢各位前来给我捧场,我丁屠天收集这些宠兽只是为了博在座的各位一笑罢了,既然看完了,赏兽会就算结束。今天是我五十岁的生日,在我四十岁的时候我还是一事无成的小混混,如今能有今天的地位,完全是因为我敢拼敢打讲义气,希望以后我和在座的各位能成为朋友,一块赚钱,赚大钱,为了美好的明天,干杯!”
雷欧沉吟了一下道:“会不会是丁屠天嫌地方小了点,一下子全部拿出来放不下?”
商人们求的是财富和平安,若是与黑势力有关联就会使普通人害怕,影响到形象和生意,所以大多数正经生意人都不愿意与黑势力扯上关系。
我道:“那面空出来的地方至少可以再放十个大铁笼。”
我压低声音向雷欧道:“这几人恐怕是世界末日恐怖组织派来保护丁屠天的高手。不过所幸不是地母与神主亲自前来,否则我们这次行动就棘手了。”不过从那天地母与神主的对话中隐约也可以看出,两人并不将丁屠天放在眼中,似乎两人的地位比丁屠天还要高一些,如此一来,两人自然不可能亲来担任保镖之职。
在丁屠天的示意下,下面的帮众马上将四只金属笼子给推到了水渠另一面的空地上,接着又有四个金属笼子被推了上来。
我没有丝毫放松地盯着丁屠天,不放过他一丝一毫的表情,闻言道:“成名绝非侥幸,成功更不会只是因为有一点运气就能做到。”
场中攀谈的众人为之一静,我抬头望去,一个底下装有滑轮、四面被厚厚的黑布遮盖住的巨大金属笼子从一座高两米的假山后出现,十几个黑龙帮的人推着金属笼子向着会场中走来。在他们身后,又有三个金属笼子被推了出来。离会场还有十几步远的时候,一行人停了下来,四个遮掩着黑布的巨大金属笼子一字排开。
此刻山庄内已经有了很多人,他们大多数神色阴鸷,一望便知不是善良之辈。
要知道新人类中的宠兽战士们的战斗力很大一部分都来自自己的宠兽,又因为宠兽一旦认主后,就会进入主人的身体中蛰伏下来,宠兽战士会与自己的宠兽建立起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所以绝大部分宠兽战士对宠兽都是非常爱惜的。像丁屠天这样残忍地将宠兽捉来展览可说是绝无仅有。
我道:“先忍耐一下吧,就让他再多活几分钟。”
雷欧眼中骤然闪过一抹寒光,冷冷地道:“交给我吧。”
丁屠天见到众人反应热烈,一道精光不易察觉地从他眼中一闪而过。我心内忖道,这家伙只是外表予人粗犷的感觉,但实际上却是心机深沉之辈。
这匹母独角马不顾一切地用脑袋撞击着金属栏,“砰砰”的撞击声传到丁屠天耳朵中,他却恍如未闻。
四人中的一人好似感觉到了雷欧身上强烈的杀气,目光忽然向我们这个方向望了过来。我感觉到在刹那间,雷欧身上的杀气骤然一敛,全都消失不见了,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从雷欧身上的杀气变化可推知雷欧这几年的修炼确实是成就不凡。
我心中顿时一动,把目光望向四人的手腕处,果然看到雷欧所说的银币似的文身。我立即吩咐小虎将这四个文身给复制到数据库中,进行恢复放大,以便我能清楚地知道这四个文身究竟是不是我猜想的那种东西。
雷欧道:“虽然丁屠天让我大开眼界,但是他对这些动物来说却太过残忍,我仍然要杀他。”
汉子先是一阵长笑,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后,笑声戛然而止,朗声道:“在下就是黑龙帮帮主丁屠天,谢谢各位赏光莅临在下的寿宴,在座的朋友有一些是我认识的,有一些是素未谋面的,但是不管是我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我希望今天过后,各位都是我丁屠天的朋友。我丁屠天最讲义气,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赴汤蹈火,但是我也奉劝在座各位,我丁屠天对敌人也是心狠手辣,决不手软。我丁屠天是个粗人,没上过学,就只会说这么多。”
翌日便是黑龙帮帮主丁屠天五十大寿之日。
一切准备就绪,我和雷欧整装出发。我召唤出隼儿合体飞向度假山庄,雷欧则骑在他的血虎宠上一路威风凛凛地奔驰。
四块厚厚的黑布顿时滑落到地面上,露出四个巨大的金属笼子。
雷欧道:“或许这十几只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具有代表性的。”
丁屠天泰然自若地来到第二个金属笼子前,指着里面一只长有三个脑袋的狮子笑道:“这只多头狮宠同样不可多得,它最厉害的武器就是口中的牙齿,它锋利的牙齿和暗能量光剑相比也毫不逊色,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已让人将它三个嘴巴里的牙齿都拔掉了。”
雷欧恍然大悟,颇有不屑地道:“原来是一群骗子,专门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谎话骗取一些没有见识的可怜的愚民愚妇的信任,刮取他们微薄的钱财,让这些可怜人为他们卖命,榨取他们身上的每一滴血汗。这样的骗子最是可恶,我一向对他们深恶痛绝,今天既然让我雷欧碰见了,就绝不能放过他们。”
雷欧吁了口气,叹道:“丁屠天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我现在有点明白他怎么崛起得这么快了。”
我点了点头道:“找一个好时机,我们将笼子打开把它们放出来。”
以寿宴为名的黑道聚会在森蚺城城东的一个山庄里举办,这里曾经是一个专供有钱人享受的度假山庄,背靠大山,有瀑布从百米高的山崖上冲下,岩下有一方碧绿深潭,四周风景秀丽,满布花鸟鱼虫,重要的是地方够大,占地数百亩,足以容纳上万人。现在那里成了黑龙帮的一个分部,今天则是丁屠天用来招待客人、举行寿宴的场所。
雷欧怔了一下,哈哈笑道:“恐怕确实如此,越是有钱的人越是怕死,这些专门倒卖军火的有钱人就更怕死了。”
“古南美洲大陆雷欧。”
面前的黑龙帮的人立即堆出满脸笑容说了两句久仰之类的话,然后吩咐人将我们领到贵宾席。
雷欧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咧嘴乐了一下,低声向我道:“你说丁屠天会不会想到自己的寿辰竟会变成自己的祭日?同一天生,同一天死,他也算是个有福气的人。”
丁屠天对众人惊讶的表情非常满意,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神色。
丁屠天道:“这次赏兽会上将先后出现十六只来自全球各地的精挑细选的奇兽,我会一一为大家讲解。”
席间有些位置上已经有人坐着了,虽然来宾很多,但是因为有黑龙帮的人在维持秩序,倒也有条不紊。已经到来的人,有的只身单坐,有的则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交头接耳。不得不说,丁屠天虽然是为自己举办寿宴,但也为这些平时互相难得见面的黑帮大佬们提供了一次彼此接触的机会。
我心道:“赏兽会估计要开始了。”
在座各位哪一个不是一方枭雄,见多识广,但仍然被丁屠天别开生面的开场白给镇住了。出来混哪一个不是老奸巨猾之辈,说话只怕对方听得明白,哪有像丁屠天这样如此直白地谈合作讲威胁。不过这样却给人没有心机的感觉,一时间掌声如雷。
雷欧低呼道:“这四人好奇怪,手腕上好像刻着什么东西,好似一枚银币。”
不过即便如此,近年来黑龙帮如同一颗新星冉冉升起,势力迅速膨胀,以摧枯拉朽般的力量迅速将地盘扩展到十几个城市,行事狠辣决断,很多人还是想一睹这位帮主的庐山真面目。
丁屠天不为所动地来到了第三个金属笼前道:“这第三只宠兽虽然貌不出众,比前面两只宠兽矮小瘦弱,一身灰毛,看起来最是不堪大用,其实不然,俗话说人不可貌相,用在兽类身上也是一样。这只宠兽名为地狼宠,只生活于地下,性情凶猛,且能够在地下穿行,实在是罕见的宠兽。”
雷欧道:“不如我们先想办法将这些宠兽给救出来吧,这些宠兽实在太可怜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