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五章 神主论道

雨魔网络玄幻

神主对我的话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淡然笑道:“少年成名,不骄不馁,即便是对敌人也信守诺言,本尊平生最是敬佩你这样的人,但是你可知道,有一种人是本尊平生最厌恶的,这种人就是叛徒。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丁屠天乃我世界末日组织的人,深受世界末日组织恩惠,理当遵我世界末日组织规章。今日,这个卑鄙小人为求苟且偷生,无耻地出卖本组织机密,若不杀他何以服众?今日杀他,乃是天公地道,与兽王的诺言又有何干系?”
我点点头道:“既然如此,带我去取单人宇宙飞船的资料吧。”
我道:“他们两人早就来到森蚺城了吗?”
对付神主这种恶人最是困难,他与普通恶徒不同,并不会凡事都以暴力为主,反而心平气和地与你谈道理,令你难以出手,更大大减弱你的斗志。
“慢!”丁屠天低沉地喝道,“好,我告诉你,但是你要保证绝不可以向人说出今天的事,并且你要向外人宣告我今天已经死在你的手中。”
丁屠天见我没说话,自问自答地道:“飞到那颗星球上至少得一百二十年。”
“你先答应我。”
我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此人能成为世界末日恐怖组织的头头,果然不凡,一上来就先在言语上占据主动,用风浪比喻人生,既让我对他生出神秘莫测之感,同时又暗中警告我这后浪,还有大好的年华等着我,千万不要多管闲事,将命丢在这里。神主蛊惑人心的本事当是一流的。
丁屠天道:“我知道的已经全告诉你了,我希望你能够信守自己的承诺。”
这一招虚实难测,最好的方法莫过于马上退后,等到对方这一招变化穷尽再展开反击,但是我一旦失去主动,必定会招致对方雷霆般的攻击,我虽然不会因此落败,但是我休想及时对丁屠天施以援手。
毕竟三人的武功与我相差无几,对付其中任何一个,我都能够游刃有余,对付其中两个我也能占据主动,但是与三个人同时动手,我肯定是非死即伤的局面。为自己的小命着想,我不得不谨慎点。
丁屠天点了点头。
人就是这么奇怪,一旦开始说实话,就会毫无顾忌地将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
我一愕,这个问题以前倒没思考过。我在心中问小虎道:“小虎,你知道这个答案吗?”
丁屠天道:“是的,他们正是打的这个主意,所以世界末日恐怖组织每天都会增加很多成员,这是他们的势力和影响力迅速增强的主要原因之一。所以我对他们两人同时长时间停留在森蚺城感到惊讶。”
我讶然道:“你竟然要诈死,究竟是什么人能让你这样的黑道霸主这么畏惧?”
一股股劲风迎面扑来,与刚才轻飘飘的一掌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他对能量的掌握确实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运用自如。
丁屠天沉声道:“我丁屠天又岂是无能之辈!我虽然受他们控制,却并不想一直当他们的傀儡,所以在我的势力逐渐膨胀后,我也暗中调查过他们,所以知道他们的一些事情,不过教主是不是独孤奇却并不清楚。”
我叹道:“你还有什么话好说?事实证明,这只不过是你为了求生而骗人的谎言。如果你没有什么说的,就准备动手吧。”
我好整以暇地道:“如果我不说出我不相信你的理由,你恐怕不会信服。好吧,我想问你,一个崛起不过区区数年的黑道帮派,财力又能有多少?无论怎样不择手段,也无法比得过东联邦政府吧?东联邦政府研究宇宙飞船十几年,顶尖科学家无数,至今也不能取得关键性的突破,你觉得我又怎么可能相信,光靠掳来的几个科学家就可以在区区数年内取得如此成就?更何况这件事无须是我,任何一个有常识的人都能判断出真假,这个理由你满意了吧?”
远处,两个身影如龙蛇鬼魅般迅速向我们掠来,原来是神主和地母。
我沉吟道:“新联盟,难道又是独孤奇在背后捣鬼?”
突然间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传来:“丁屠天,你定是嫌自己的命太长,所以才说这么多话吧。”
丁屠天脸上露出愤怒的神色,但随即强忍了下去,道:“我丁屠天岂是那样的小人!再者,我要说的秘密,对别人来说可能是玄虚的事情,但你能马上分辨出其中真假。”
我道:“最后一个问题,黑龙帮只是一个黑社会帮派单色书罢了,目的无非是钱财与地盘,为什么你会研究宇宙飞船?别跟我说这纯粹是你的个人兴趣,因为这个小小的兴趣足以让任何大财团捉襟见肘,濒临破产。”
神主眼中骤然闪过一道寒光,脸沉如水地道:“不愧是主人看重的人,我小看了你。”
“你没见过首领?”
丁屠天道:“首领修炼的功法很邪门,似乎与我们从各地抓来的宠兽有关系。”
他道:“他似乎在吸收宠兽们的生命力……”
即便我与他往日无仇,近日无冤,只是他背后的新联盟就足以给他十足的理由找机会杀我。我屡屡破坏新联盟的好事,已经与新联盟势不两立,更何况新联盟已经有过派出杀手刺杀我的先例。
我叹道:“难道这就是你所说的秘密?我倒是可以轻易辨别出真假,不过这件事现在已经是全球皆知,好像不需你来告诉我吧。”
我点头道:“神主确实在很大程度上概括出了其中的微妙处,试想一个人连吃饱都还没能做到的时候,又怎么有精力和时间去想更深远的事情?”
我讶道:“会与宠兽有什么关系?”
我顿时被他引发了兴趣,道:“那你不妨先说出来,倘若真如你所说的,我能轻易辨出真假,自然会放你一条生路;若是相反,那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道:“那必定是一件比发展成员更重要的事。”
我沉默了下来,这种宇宙飞船的出现代表了什么?代表人类终于可以踏足地球以外的适宜人类居住的新星球。正如丁屠天所说,这个进步是划时代的,这足以作为交换放过丁屠天的小命。
不过神主比我更惨,他低估了我,或者说他被我年轻的年龄给蒙蔽了。我们毫无花巧地对了一招后,他因为承受了比我还要大的压力,双脚已经陷入了地面。
我道:“应该是这样,世界上总有一些人生来智商就高一些。当然这只是极少数的幸运儿,大部分人的智商都是相同的,需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发达起来。”
他摆出一副老朋友交流心得的样子,道:“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直到老迈死去,也是庸庸碌碌或者一事无成,另外有极少数的人则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做出令人瞩目的成绩。我的问题是,在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极少数的人天赋超过别人,所以更容易做出成绩来!”
神主哈哈一笑道:“兽王怕啦!”
我望着他,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丁屠天道:“你知道人类已经发现在靠近银河系的另一个星系中有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的事情吗?”
我道:“神主、地母都守在首领身边,所以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们应该不会碰上他们。”
丁屠天紧张地望着我,似乎生怕我反悔。
我道:“这两人确实有远见,竟懂得在战争区发展成员,因为那里的人最接近死亡,每天都会有亲朋好友死去,所以对死亡的体会最深,也最会感到恐惧和孤独,他们比任何人都迫切需要一个精神上的依托,世界末日恐怖组织的出现正好满足了他们的愿望。”
主意拿定,我不理他不停变幻的袍袖,大喝一声,一拳摧枯拉朽般向他的面门击去。
丁屠天松了口气道:“这个自然。”
没有与他正面对决,我如飞鸟般斜身掠起,不但避开了他的攻击,同时双脚暗含千钧之力踩向他的头顶。
他把掌收回,然后双手做擎天之势,快速绝伦地轰出。
我道:“基地在哪儿?”
神主笑道:“然而,事情总有例外,这就好像是上天给我们的惊喜。兽王年纪轻轻,据我所知你是黑豹女王从瘟疫中救出来的,可以说你是毫无背景、毫无显赫身世的孤儿,却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成就和智慧,确实改变了本尊几十年的心中成见,这世界确实有天生聪慧之人。”
他的语气虽然客气,但是言语中已经对我做出警告,并且我凭直觉感到他虽然看起来与我好说好讲,全无与我动手的意思,但从他站在我面前的那一刻起,他就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机会,一旦我露出怯色,他就会做霹雳攻击。
我摇头苦笑道:“我宁愿相信神主是真心称赞而不是故意拖延时间好让地母杀死丁帮主。”
我道:“这个研究成果足以买你的命了,但是在我拿到全部相关资料之前,我会一步不离地看着你。”
丁屠天苦笑道:“这个我不知道,一直以来与我联系的都是世界末日恐怖组织的神主与地母,我只知道这两人身后还有个神秘的首领,不过他从未出现过,我怀疑那只是神主与地母捏造出来的一个并不存在的人。”
丁屠天一口气说完这些,心中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丁屠天忙道:“你别着急,这只是必要的铺垫。你可知道根据地球的最先进科研成果研制的飞船,飞到那个星球上需要多长时间吗?”
神主忽然露出顿悟般的笑容道:“不知道兽王相不相信,本尊突然很感激你。”
丁屠天道:“我只不过是个傀儡罢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受到上面的指示,他们一直与西联邦政府合作研究宇宙飞船,我遵照新联盟的指示不断地将各地的相关领域的科学家抓来参与研究,直到三个月前确实取得了突破,并且在近期做出了一件成品。其实这次利用寿宴邀请你来,也是上面给我的指示,命我伺机除掉你。只是没想到你竟然与卓家的人结成联盟,更没想到东联邦政府也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
我心中愕然,不知他为何突然说这句话,但表面却不露声色,淡然道:“人在生死瞬间,或者危险的时刻总会突然感悟到一些平常被忽略的事情,不知神主在刚才的战斗中领悟到什么。”
这一刻我恍然大悟,难怪丁屠天从无到有,能够迅速崛起,原来背后又是新联盟在捣鬼。
若不是亲耳听到丁屠天的话,我又怎么能相信一向以狠辣著称的黑龙帮帮主会用这种方式来乞求活命的机会?我道:“我又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或许你只是用谎言来骗取我的信任。”
他的话确实发人深省,成千上万年前,当人类还处在茹毛饮血的时代的时候,任何一个人一生的经验积累,换到现代只要两三年就可以在学校学到了。这就正如神主所说的一个是穷人和一个是富人的差别。
丁屠天想了想又道:“首领修炼的地方是在基地中另外开辟的一个巨大的石室中,所以倘若不是必要时刻,千万不能暴露身份,否则基地内的骚乱肯定会让他们发现的。万一神主、地母不顾一切地赶来,我们就麻烦了。”
轻飘飘的一掌瞬间来到我的眼前,没有丝毫火气,神主脸上始终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给人的感觉好似遇到老友一般,而非生死对决!
气流倏地涌动起来,他脚下一滑,转瞬来到我面前,抬手一掌,大巧若拙地印向我的胸口。
我问道:“这种宇宙飞船有缺点吗?”
丁屠天蓦地一震,怒喝道:“我看错了你,你竟然反悔!”
小虎的声音立刻在我脑海中响起:“我当然知道,地球上还有什么能够瞒过我吗?根据东联邦政府最新的宇宙科学成果研制而成的后羿三号飞船,飞到那颗适合人类生存的行星需要一百年,这还是乐观估计,没有考虑飞行途中能源提前耗尽、在星际中遇到陨石风暴等意外情况。”
丁屠天毫不犹豫地道:“是的,数个月前他们就已来到森蚺城。神主与地母联袂而至,这种情况很少见,我知道他们两人一直在战争区发展成员。”
丁屠天精神一振道:“好!”
这一招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让人分辨不出其中的虚实,双手隐藏在袖口中,随时可以化虚为实。
我道:“神主与地母没有走,难道说世界末日恐怖组织的首领还在森蚺城?”
神主动容道:“你这番话更令我佩服你,也更坚定我心中的想法。”
丁屠天双目陡然暴射凶光,但片刻后颓然一叹道:“得来容易,失去更快,我已经看破了,就算你不警告我,我也只会找一个地方了此余生,我泄了这么多世界末日恐怖组织的秘密,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
我感到双脚蓦地一麻,瞬间失去了知觉,两股雄浑的力道差点震破我的护体暗能量防护罩。背后双翅一扇,我向着前方滑翔过去,暗能量在双脚来回运转着,等我落地时,双脚已经恢复了正常。
神主道:“不错,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有些人生来就能享受普通人一辈子也无法达到的荣华富贵,有些人生来却要承受病难苦痛。但是我一直认为没有天赋过人这回事,每一个人从愚钝到聪慧都是经验的积累,经验的积累就转化成了人类的智慧,比如你第一次吃鱼卡住了喉咙,你吸取了这个经验,以后再吃鱼就会知道怎样才不会卡住喉咙。那些之所以很年轻就能做出成绩的人,都是因为有富贵的家庭。在普通人还在为了一日三餐而辛苦奔波时,他们已经在利用家里的金钱来学习如何成为一个成功的人。所以他们的成功,他们的智慧,只是用金钱堆积起来的,就好比一个在黑夜里摸索的人永远不会有拿着照明灯赶路的人走得快!”
神主一身宽大黄袍,迎风荡漾,面带微笑,双眸射出智慧的光芒,胖胖的身体恰好衬托着他雍容的气度。他单手向我施了一礼,对身后的激战浑若无睹,笑吟吟地道:“少年英雄果然不凡,今日一见,本尊忽然生出前浪、后浪之感慨。我就像海上的前浪,再风光却也时日无多,概因无论哪一种生命,高贵或者低贱,总有其尽头,不可长存在世,倒是你这后浪,如初升之太阳,风光无限,还有大好的岁月等着你。”
听他主动向我说出神主、地母两人在森蚺城,我心中才松了一口气,开始相信他,之前我还在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说出一些秘密诱我进入他们的秘密基地中,然后关门打狗,与神主、地母联手对付我一个。如果是那种情况,三人联手说不定真能将我重创,甚至杀死我。
我叹了口气,缓缓地向他走去,道:“你我立场不同,终难有两全的方法,就如同在古代帝国时期,平民为了自身的利益,起义反抗,而贵族同样也为了自身的利益不得不镇压平民的起义。站在各自的立场上看,他们都是正义的,谁都没有错,但是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和平解决的方法。既然大家都自认是正义的,还是用最直接的方法来解决,动手吧。”
丁屠天道:“说实话,这种宇宙旅行的技术还不成熟,普通人是无法乘坐这种飞船的,必须是拥有很强能量的武者才能在抵达目的地前保持生命特征。”
丁屠天转头指着前面的群山道:“我们挖空了一座山腹,在里面建立了秘密基地,不过因为森蚺城一直都在我黑龙帮的控制下,再加上世界末日恐怖组织一向把我当做看门狗……”他自嘲般地一笑,接着道,“所以基地里的武装力量并不强。里面大多是一些研究人员,还有少量警卫队,他们的人数和配备的热能武器对我们构不成威胁。唯一需要当心的就是神主、地母两人,他们的武功修为虽然与我每个人的在伯仲之间,但是两人联手就会威力倍增。他们一直对我不大放心,先前围攻你们的是他们组织中的十八尊者,名义上是来保护我,事实上却是对我进行监视。好在我们进入基地并不会遇见神主和地母。”
出乎我的意料,丁屠天态度强硬地道:“我们俩的交易只是宇宙飞船的技术资料,至于我为什么要研究宇宙飞船,并不在我们的交易范围内。”
我问道:“你又是怎么知道世界末日恐怖组织是为新联盟服务的?这应该是件很隐秘的事情,世界末日恐怖组织是古人类的组织,新联盟却是新人类的组织,两者有本质的矛盾。若是让世界末日恐怖组织的成员们知道他们一直都在为新人类服务,他们肯定会立即抛弃世界末日恐怖组织。”
丁屠天道:“没错,这次是世界末日恐怖组织的首领亲至。”
我皱了皱眉头道:“你们的首领修炼的是什么功法,能够中途停止吗?”
丁屠天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显出挣扎的神色,随后下定了决心般地道:“你一定知道我黑龙帮自成立之日起,就不断地用各种手段将全球顶尖科学家掳到这里,这样做的主要目的就是研究星际遨游技术。三个月前,耗尽我黑龙帮无数财力,集两百位科学家的心血,我们终于研制成一种球形载人飞船,虽然只能乘坐一人,却可以帮助人类将一百二十年的时间缩短为一年,这是划时代的进步。”
我道:“好,我答应你。”
我打断他道:“但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丁屠天道:“资料就在我的秘密基地里,平常连我进去都要受到严密的控制,那里事实上是由世界末日恐怖组织的人控制着。”
只是电光火石之间,地母已经与丁屠天杀在一块。他们好似一对生死大敌般激烈地战斗着,杀气四溢,劲风旋飞,气势惨烈。
丁屠天本来与神主、地母修为不相上下,彼此一对一谁都难讨到好处,但是丁屠天之前与我一战早就被我挫了信心和锐气,又在逃窜中消耗了不少的暗能量,此刻应付起地母的凌厉攻击,立刻捉襟见肘,场面变得窘迫起来。
我道:“我已经答应给丁屠天一条生路走,一个男人岂能出尔反尔?”
两人腾空跃起,在空中相互借力,倏合又分。地母一声清啸,状若恶鹰,凶狠地向着丁屠天加速扑杀过去。神主则借力从丁屠天脑袋上闪电掠过,来到我和丁屠天之间。
丁屠天有问必答地道:“没错,首领一直在森蚺城,我从神主、地母的只言片语中推测可能是首领修炼某种功法到了关键时刻,这两人守在首领身边护法。为防止意外,一刻也不能离开。”
丁屠天的态度突然强硬起来让我十分纳闷。忽然,丁屠天眼中一抹不易察觉的狡诈光芒一闪而过,令我生出一丝明悟,这家伙还留有一手,并没有把话说全。我神色转冷道:“交易取消,你做好准备吧,我决定动手。”
我心中暗叹:“像黑龙帮这样暗中受新联盟控制的帮会,全球不知道还有多少。新联盟就像是一个毒瘤,并不断将癌细胞扩散到身体的其他部位。”
我盯着他道:“那是自然,我拿到有关单人宇宙飞船的全部资料后,会按照我们先前的约定放你走。不过在放你走之前,我还要再警告你一句,你为了自己的欲望杀人无数,相比新联盟的恶棍,你也好不到哪儿去,之所以放你一条生路,是因为我们之间的约定,但是你最好有多远就走多远。若是让我再听到你为恶地方的消息,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
丁屠天长叹一口气道:“很可悲吧?直到黑龙帮今天毁灭,我竟然连一手将我捧起来的幕后神秘人都没有见过,实在是绝大讽刺。我只是隔着车窗见过他,听到他的声音,知道他是个男的。”
丁屠天脸上白一阵,黑一阵,眼中凶光四射。
丁屠天沉吟片刻,终于道:“其实在很多年前,我就受到新联盟的暗中资助。”
神主道:“我脑海中总会思索一些古怪的问题,却苦于无人倾诉,难得见到兽王这样好的倾诉对象,难免情不自禁,倒让兽王误会了。若是我与兽王不是站在对立面,那该有多好。奈何,世事总是这么让人不如意!”说到最后一个字,神主挥动两只宽大的袖子向我兜头卷来,两只袖口好像两只黄色的蝴蝶在阳光中嬉戏飞舞,变化万千,隐含杀机。
没有劲气,没有很强的能量感应,但是我却感到这一掌所蕴含的爆炸性能量将会在接触到我胸口的刹那间爆发出来,这是一种很奇妙的能量运用。
我哈哈一笑道:“既然你已知道现在是最糟糕的情况,你还怕什么,还怕会出现更糟糕的情况吗?记住你身上流淌的是皇族的血脉,这是上天给你机会让你重振家族的雄风。”
尤梅道:“强之说这是他们兄弟和其他部落的人商量过的处理办法。”
我道:“若是强之、强盛兄弟俩不答应呢?”
说到这,我基本上已经猜到对方的来意了,我道:“他是不是为了你杀了那两个梦幻星人而来?”
龙原虽然自信心膨胀,但不得不说他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不会因为地位的改变而对别人改变了以往的态度。
“啊,这该怎么好,龙原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尤梅抓着龙原的手紧张地道。
我希望他能明白我的意思,在眼下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我们最紧要的是保住自己的性命,联络更多的人,以数量取胜,然后对敌人发动出其不意的进攻,占领对方的武器库,切断他们与梦幻星之间的联系,抢夺他们的战舰,最终回到后羿星加入到战争中去,这才是正途!
龙原眼中不断变幻各种色彩,脸上也显出挣扎的神色,但马上道:“我当然选择第二个,但是……”
我皱了皱眉头道:“这就有些麻烦了。若只是梦幻星人想要杀我们,我们还能周旋,如果这些后羿星人和梦幻星人勾结到了一块,恐怕我们连躲藏的地方都没有。”
龙原气哼哼地道:“这些人早就没有了骨气,甘愿做一个没有家没有星球的流浪者。大不了,我拼死与梦幻星人一战,有什么好怕的?”
又过了两天,龙原再次找到我,这次不仅将我指出的四处缺陷完全弥补了,甚至还自己从家传功法的其他部分找出了两处破绽,指出给我看,并以探讨的口气对我讲述了他是怎么做出修改的。
龙原脸色阴沉下来,因为他天生有侠义心,又可能因为他有皇族血脉的骄傲,使得他的性格中不愿意做这些他曾经非常不屑的事情,但是尤梅的哀求却让他狠不下心来。
龙原大喝道:“我龙原从来就没有怕过什么,男子汉头顶天,脚踏地,死了也有千斤重。只是,我怕自己没有那个能力。”
尤梅神色黯然,轻轻地道:“他们说让我们交出杀人凶手,由他们交给梦幻星人泄愤,并保证不会牵连到其他人,否则他们就会亲自带人上门来抓,把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抓去顶罪。”
我在一旁旁观,我没有见过更多的后羿星人,更没有见过梦幻星人,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强,最强大的战士又究竟有多强,但是我知道,龙原的修为即便是放在地球也只能算是普通高手。就凭这样的身手,想要带领二十几个人推翻另一个强大的政权,这只是痴人说梦。我看着龙原的自信心一天天地膨胀,总要有人让他从梦中醒来。
首先我并非一个无鳞人,其次龙原家传武学功法对我的作用比他们想象的要大得多。
这强氏兄弟落难到第五行星后,倚仗着自己死去的老子的名声,再加上自身的修为也颇为高强,竟也聚拢了一帮落难的后羿星人,在某处深山老林中定居下来,颇有点占山为王的意思。
我道:“也许你的家传功法现在已经比较完美了,但却不是最强的功法。”
这一天,我拉过他道:“龙原大哥,我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
龙原道:“就是两天前你跟我说的那些问题,我回去想了想,果然是我的家传功法出现了问题。现在我已经弥补了我的家传功法中出现的破绽,我有更大的信心了。你是好样的,现在我来告诉你修改后的正确的功法。”
就在我们以为杀死梦幻星人的事件将不了了之的时候,我们的小木屋中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正如每一个游戏都有不同的规则,无论你在另一个游戏中有多么强,多么厉害,但是在新的游戏中,新的规则中,你什么都不是,你只是一个脆弱的新手。
日子在紧张充实中度过,一连七天过去了,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梦幻星人出现的征兆。我不禁怀疑难道是我估计错了,毕竟这是在星球大战期间,相比一个贵族的后裔,打败后羿星,取得后羿星的占领权才是最重要的吧。
我心中松了口气,我要传达的意思很简单,你的家传功法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完美,那么强,这里有很多缺点,换句话说,凭这样一个破绽百出的家传武学功法就想打败梦幻星人简直是痴人说梦。
受到宇宙环境的影响,不同的星球之间总会存在一些差异,这些差异就在于能量规则存在细微差别。我的暗能量之所以恢复缓慢,事实上是因为我对这个星球的能量规则还不熟悉而出现的必然结果。
虽然也不断有后来的后羿星人各自聚集成大小不一的部落,但是以强氏兄弟的势力最大,所以也都以他们兄弟马首是瞻。
龙原神色不变地道:“与家国大义相比,个人生死都是微不足道的,若是他们不愿意,我会亲手杀了他们。”
龙原道:“他很聪明。”
龙原越说越气愤,一拳击打在旁边的木桌上,木桌轰然四分五裂。尤梅有点被吓着了,赶紧抓着他的手道:“千万别气坏身子,为那些抛弃尊严、下流无耻的小人生气不值得的。”
龙原先是不以为然,然后露出些许的惊愕之色,再接着神色就凝重起来,过了会儿后,状态看起来有些低沉地离开了。
他亲热地一拍我肩膀道:“有什么问题,说吧。”
龙原顿时呆住了,犹豫着没有像以前那么爽快地说出自己的答案。
这里的人们依旧情绪高涨,学习了龙原家传武学功法,每个人的修为都在不断增长之中,这使得他们似乎看到了希望之光。在后羿星不论男女,每个有鳞人的体质都非常棒,都是天生的战士,所以在这里,无论男女都在积极修炼龙原的家传功法。龙原每天也都神采奕奕,似乎他成为了带领大家走向光明的天命英雄。
龙原雄壮地道:“不错,从今天起,我将恢复我皇族的身份,我要拯救后羿星。我要以皇族的身份邀请所有第五行星的人加入到我的军队里来,请求他们帮助我。”
有的时候,思想单纯的人就是这么容易获得幸福。
我道:“既然现在有了目标,你就出去告诉大家强之的来意,并且还要告诉他们,你决定恢复皇族的荣光,带领大家冲破梦幻星人对第五行星的禁锢,回到后羿星,任何阻挠你们回家的人都将是你们的敌人。”
我淡淡地道:“我刚才在外面也注意到多了几个陌生人,而且看起来武功修为也比较厉害,应该是强之带来的。我想他应该是带人直接来抓龙原的,但是来到这里后,发现我们不但团结,而且功夫似乎都很不错,强行抓人恐怕行不通,所以才临时想出个法子,让我们自己交人,而且不牵连其他的人。这一招非常狠毒,想破坏我们的团结,让大家为了自身的利益和生存,逼龙原大哥自己交出自己。”
“发生什么事了?”我觉得这其中似乎有什么事发生了,而且还是不好的事情。
其后几天,我就是苦思冥想,改变“九曲十八弯”功法的一些细节,使之更好地顺应这几个星球的能量规则。我使用了正确的方法效果是可观的,我对暗能量的吸收速度要比之前快了三倍到五倍,但是这些暗能量我一丝不剩地全输入到隼儿体内去了。
龙原振作起来了,但是想要做到某一目标又岂是这么容易的,不说别的,只是强之的武功修为就比他高了一筹不止。
龙原教我这一举动令众人迷惑不解,他们认为没有必要。一个无鳞人,即使平平安安也活不了多少年,而且早就有证明无鳞人根本没有办法学会高深的武学,所以大家认为我学也是白学。
龙原蓦地坐下道:“好,我说给你听,大不了就是一死,你放心,我龙原一定不会牵连大家的。”
龙原摇了摇头。
龙原似乎对于我能够屡屡看出他的家传功法中有问题的地方也感到十分惊讶,他似乎不相信据说是他的祖上某个很厉害的大人物创造出来的家传功法会有这么多错误。不过,因为有前面的事例在那儿摆着,他略微有些恼怒地带着我的问题离开了。
我想了一会儿,暗能量上涌到眼部,两道光华猛地直视龙原双眸,断然问道:“你是想做一个勇猛的战士在战场上与敌人厮杀,直至轰轰烈烈地战死,还是想做一个星球的英雄,力挽狂澜,击退甚至打败梦幻星人?”
秃头大汉说完,理也不理龙原夫妇,径直离开了。
我于是拣了几条龙原的家传功法中错误的地方说了出来,并以暗示的方法说出了我的正确的见解。
当然,真实情况并不像他们猜想的那样,每个人都喜欢自以为是,但是事实的真相往往与个人的猜想是相反的。
我打断他道:“没有什么可是!你有皇族血脉,这是你应尽的义务,是男人就不要唧唧歪歪,大不了就是一死罢了,你到底在怕什么?”
对方有战舰,有高科技武器,有充足的能源,正面战斗我们只会死得一个不剩。然而,我的举措似乎却出乎意料地起到了反作用。
他当下又将他修改过的地方告诉我,我顿时笑不出来了,龙原真的有这样的天分,他竟然别出机杼地用另一种方法弥补了家传功法中的不足。虽然整个功法修改过的部分还无法和原有部分浑然一体,但是确确实实弥补了原有的缺陷。这种令人敬佩和羡慕的天分恐怕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这一次,我仍然又指出了四处缺陷。
龙原原本笑呵呵的脸顿时凝重起来,甚至带着一丝怒色,这不难想象,任何人质疑你引以为傲的东西,你都会非常不快。龙原道:“是什么问题,你说来听听。”
我道:“知道强之条件的只有我们三人,所以我们三人绝对不能说出去。也许在平时我们这二三十人都是好兄弟,好姐妹,但是生死关头,谁也不能确定会不会有人为了自己而出卖别人。所以我们不能将自己的命运交付于这种不确定的因素上。不但不能说,而且要说,强之要把我们所有人都抓去顶罪,这样一来,同仇敌忾之下,大家就会心齐了,至少绝大部分人是心齐的,一两个不心齐的人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
我莞尔道:“任何才能都不是天生的,你现在没有,又怎知你以后不会有?你看看现在后羿星的样子,马上就会被梦幻星人给踩在脚底下了,我问你,还会出现比这更恶劣的情况吗?”
那是一个外貌看起来三十多岁正当壮年的人,但是头顶有些秃,他脖子上的鳞片紧密细致,富有光泽。
而沉眠中的小犬狼,因为它已经被神兽贪狼改造过,所以只有足够的星宿之力才能唤醒它,暗能量无济于事。
在我再三的催促下,龙原才将事情的大概向我娓娓道来。来的人叫强之,他还有个哥哥叫强盛。据说这兄弟俩的父亲是后羿星军队中某个大将军,不过在与梦幻星人的战斗中不但全军覆没战败身亡,连自己的两个儿子也没能保住,强氏兄弟被后羿星人抓住,扔到了第五行星当猎物养着。
他看见我略一惊愕,随即嘲笑道:“你们还养着一个无鳞人啊,这种没有用的人只会拖累你们。”
一转眼就是半个月过去了,我待在龙原身旁,不时地旁敲侧击,从他的思想上入手,帮他开阔眼界,加深他对各种能量规则的认识。他的修为短短半个月就提高了一倍,学习龙原家传功法的众人的修为也随之水涨船高。龙原非常高兴,同时也更加倚重我。
我哑然失笑,我真想告诉他我并不是无鳞人,而是地球人。
龙原在说到强氏兄弟的父亲是某个大将军时,神情也露出一些酸酸的表情。据他说,他的曾曾祖父是后羿星皇族的旁系,所以他才能姓龙,普通后羿星人是不能姓龙的。虽然他们家族没落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皇族的一员。
“唉。”龙原夫妇均叹了口气,但是什么也没说。
龙原家传功法在我来看并非什么高深的武学功法,比起“盘龙功法”要差得多,但是它却像一把解开问题答案的钥匙。通过对他家传功法的研究和了解,我对后羿星、梦幻星、第五行星这几个星球的能量规则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
我笑着摇头道:“没有了。”他自己找到的两处破绽就是这个功法的最后两处破绽。当他告诉我他自己找到剩下的两处破绽后,我感到龙原就像是一块未经雕琢美玉,在生死存亡的压力下被磨炼得熠熠生辉。
龙原也许在对梦幻星人的问题上确实自大了一些,但是很显然他非常好学,并且很有天赋,如果我能将他培养成一个更强大的家伙,辅助他成为首领,也许这对我也有很大帮助。
龙原双眸瞬间变得神采奕奕,整个人都似重生了一般,再不似刚才动不动就要与梦幻星人拼死一战般悲壮。
两天后他又找到了我,看着我的目光中充满了惊讶,还有一丝丝的敬佩。他问道:“是不是所有的无鳞人都像你一样聪明?”
我道:“你一个人无论怎么厉害,就算能杀得了十个梦幻星人,一百个梦幻星人,能杀得了成千上万的梦幻星人吗?先把强氏兄弟的条件说出来,我们想想对策。”
“是的,”龙原想了想道,“他们兄弟俩的父亲是将军,有很广的人脉,杀了他们对我们很不利。如果他们不答应,先将他们囚禁起来,以后就将他们放逐在这个荒凉的星球自生自灭吧。”
两天后,龙原兴高采烈地找到了我,豪爽地道:“多亏了你啊,多亏了你啊,没想到无鳞人身体虽然差一点,脑袋却很好用。”
龙原拉着我,唯恐我没听明白,详细而耐心地给我讲述了一遍,然后自豪地道:“没懂的话,我就再给你讲一次。”
当我从外面挑水回来的时候,一个我从未见过的陌生人端坐在小木屋中,而龙原夫妻则看起来有些拘束地站着。
他这次并没有动怒,而是反问道:“为什么不是呢?”
我道:“我在修炼你传给我的家传功法时,发现了一些问题,想同你讨教一下。”
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无声无息地走开了。
我道:“一个木头杯子无论它是丑陋的,美丽的,甚至是完美的,它能够盛放的水已经固定了,将木杯子上的破洞给补上,只是不会让它漏水,但是却不能让它增加更多的水。很明显,这个木杯子无论怎么完美,它所能盛放的水都不会比一个最丑陋的水缸盛的水多。”
龙原一把甩开妻子的手,道:“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他问道:“我的家传功法中还有什么破绽吗?”
在龙原的带领下,尤其是当他的家传功法被完全弥补了缺点后,所有人又都有了极大程度的提高。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这是我的功劳,因此对我的态度依然,不过在看到龙原时则多了几分敬畏。
尤梅望着龙原道:“兰虎说得有道理,你一定不能莽撞,求求你了,你要是死了,我就陪你一起死。”
龙原这次的表情与前两次不同,前两次对我指出缺陷会生出恼怒的情绪,而这次竟然出现了兴奋的神色,好像是要战胜某种挑战一般,兴高采烈地离开了。
我道:“强之这次来,代表的是他们兄弟二人,还是代表了这附近的其他所有人?”
“很聪明?”秃头壮汉斜睨了我一眼,哼了声道,“你们好自为之吧,把事情了结了,不要连累别人,否则也别怪我们不把你这二三十人当做同族的兄弟姐妹。”
我喝道:“选择第一个还是选择第二个,一言可决,你龙原何时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
我惊讶地看着他,这家伙还真的颇有些武学上的天分,竟然将我提出的那些错误的地方给修改成正确的了,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这也令我生出好奇心来,我想看看他究竟能走到哪步,于是我又装出一副求教的态度,指出了后面的四处错误。
我发现龙原在这些大事的把握上非常聪明,我只是给他开了个头,他就立刻想到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龙原杀气很重,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只要他认准了的事情,肯定会不择手段做到。我道:“还是放过他们兄弟吧,他们毕竟也是后羿星人,杀了他们会让人心凉的。”
我在心里思考着,龙原有种天生豪侠的气质,不愿向恶势力低头,就是落难到这里也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对抗梦幻星人,并且热心救援自己的同胞。这种人自有吸引人的魅力,让人钦佩,但是这样的人宁折不弯,也容易被人陷害利用。
龙原突然怒道:“你说得没错!这帮混蛋数典忘祖,竟忘了自己是后羿星人,甘心当梦幻星人的奴隶走狗!你们怕,老子却不怕,老子不但不怕,老子还要和他们干到底,老子要将他们从后羿星上赶出去!”
自从那天后,龙原就将众人组织了起来,分出两个人每天在四周巡逻,剩下的人分作两拨,一拨人出去打猎,另一拨人在家修炼。龙原是众人中武功最高的,这是因为他的家传武学比较出色,为了实现对抗梦幻星人的大计,他将自己的家传武学功法贡献出来教给所有的人,包括我。
龙原脸色尴尬地看着我道:“他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龙原笑道:“哈哈,连你也看不出其中的破绽了吗?看来我的家传功法已经是最完美,最强大的功法了,我现在越来越有信心修炼家传功法把自己变成最厉害的人。”
我道:“他是要我们交出杀死那两人的凶手,还是要把我们全部交给后羿星人?”
我惊愕地道:“发生了什么事?”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