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六章 卓风传人

雨魔网络玄幻

卓楠在一旁笑着小声道:“兰虎,你现在是新人类中很多小孩子的偶像,小宛也很崇拜你。我们一路从南海来到这里,路上也遇到不少新人类朋友,总会提到你。每当这个时候,小宛就缠着他们问这问那,别人说的关于你的东西都被她记到心里了,就是老父传授她‘水心诀’,她也没这么认真过。”
听着她古怪的问题,我笑道:“因为我现在修炼的一种功法所吸收的暗能量会让它的毛色释放出淡淡的青光。”
卓楠兴奋地一拍我的肩膀道:“我就知道你会答应,你这人天生就有股正义感,我没看错你。趁着离天亮还有段时间,我先将‘破风斩’、‘疾风斩’、‘碎风斩’三式传授给你。”
卓楠领着我穿过一片柳树林,来到大宅院的后院。卓楠指着前面一个由三间房子组成的独立小院道:“我们就住在那里,昨天刚到这儿的时候,小宛凑巧发现了一条通往宅院外的地下通道,我查了一下,大概有三公里左右长。所以我和小宛就住在那里了,万一有敌人来袭,我们还可以通过地下通道逃出去。”
我道:“这种事算我一个,让左枭角这种败类苟活在世上,简直就是对我们的一大侮辱。”
卓楠莞尔一笑道:“害怕了?”
卓小宛低头一看,她的那只小奇兽只从她的衣服里探出一个脑袋,一副委靡不振的样子,显然是温度太低,冻得它没什么精神。
我笑着道:“兰虎又不是什么名人,我为什么要冒充他的名字?我就是兰虎,不信你看……”
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转头望着蹲坐在一旁雪地里的小犬狼,看她的样子似乎是早已忍不住想上前抚摸它一番,奈何小犬狼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孤傲冷峻,让小宛不敢伸手。
“我……”
我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说着话,我们就进了屋子,小宛依旧兴致不减,在我身边问这问那,虽然她问的问题大多很简单,又很幼稚,但是我能够感觉到,她为有我这样的大哥哥而骄傲,对我非常崇拜。
小宛一会儿跑到我面前,仰着脑袋天真烂漫地道:“兰虎哥哥,你真的是兰虎哥哥啊,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小犬狼的毛色和别人说的不一样呢?”
小宛惊喜地又跳又叫,忽然道:“要是爷爷欺负我呢?你恐怕打不过爷爷,爷爷很厉害的。”
卓楠道:“自然也不是,凤翎蛟是非常有灵性的宠兽,自从成了护岛兽后,经常带着岛上的土著们去捕鱼,还帮他们驱赶一些凶狠水族生物,所以深受土著们的尊敬,后来土著们就自动接过了为它采摘水草的任务。宠兽卵诞生没多久,小宛也出世了,于是老父就用了种种方法秘藏这只宠兽卵,为了使它能够一直保持强韧的生命力而费尽了心思,直到三年前,小宛练成‘水心诀’可以拥有宠兽了,才将此卵拿出孵化。”
小宛半信半疑地打量着我,犹豫地道:“他真的是兰虎哥哥?”
卓楠道:“他就是你一直很崇拜,很想见到的兽王兰虎!”
“哇!”小宛惊叫起来,我也吓了一跳。
我在心中思索着卓楠的话,他说得有些道理,可是光凭我们几个人就想灭掉黑龙帮难度也太大了,黑龙帮的帮众一人吐我们一口唾沫,也够我们受的了。是不是要给罗兰阿姨通个气,让她争取临时反恐怖组织的同意,派一拨几百人的特种作战部队过来呢,那样或许可以铲除黑龙帮在森蚺城的势力。不过想完全剿灭还是不够,毕竟黑龙帮在别的城市也都扎下了根,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呀!
小宛挥着粉嫩的小拳头向我示威道:“在我还没有确定你是兰虎哥哥前,不准你说兰虎哥哥坏话……咦,好漂亮的大狗,怎么和兰虎哥哥的小兽王那么像?”
卓楠点了点头,顿了一下,豪迈地道:“黑龙帮迅速崛起,虽然收拢了一帮势力,但是也得罪了很多人,只要我们能把黑龙帮赶出森蚺城,那些被丁屠天得罪过的人会很愿意帮我们。当然我父亲也会联络一些有实力的人,不断地袭击、骚扰黑龙帮在其他城市的骨干成员,令丁屠天无法集中力量对付我们。现在又有了你这个帮手,丁屠天伏诛指日可待。”
看着小宛离开,卓楠才笑着向我道:“我家这个小丫头一个人在岛上疯惯了,老父除了在督促她练功的时候之外都非常宠爱她,所以才让她形成现在的性格,兰虎,你可要见谅啊。”
小宛眨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摇了摇头。
卓楠也是哈哈大笑,然后为我解围道:“小宛,天马上就要亮了,快去睡觉,我和你兰虎哥哥还有事呢。”
我道:“那只凤翎蛟生活在远离陆地的海岛上,怎么会被南海剑派发现?”
我似乎感觉到一滴汗正从脑门上滑落。看着小宛那对纯洁无瑕的眼睛,我只能摇了摇头,装作没听见。
我思忖了一下,问道:“刚才你们说来找大蛟,是怎么一回事?”
卓楠虽然平常看起来很和蔼,但是一说到武道方面的东西,态度便严肃了起来,这点倒是与校长不大一样。校长教我的时候并不喜欢过多地说教,只是先让我自己体会,然后亲自与我动手,让我在实践中领悟招式和功法中一些平时很难注意到的奥妙。
我道:“小宛的小宠兽难道是那只护岛兽的孩子?”
小宛不甘心地撅着嘴巴走了。
卓楠又道:“‘疾风斩’又和‘破风斩’大不相同,‘破风斩’威力大且不易控制,若是弄不好,爆炸力太大,还会伤及自身。‘疾风斩’就不同了,它是利用自身的暗能量来驾驭周围的气流,形成流速很快的气流带,带着自己的剑攻向对手。这一招的缺点就在于想要弄出一个速度很快的气流带需要一些时间来准备,不过这一招非常节省暗能量。”
听到这个消息,我也是异常惊喜,问道:“卓风老前辈也来了吗?”
我道:“好,我一定配合你们的计划,打掉黑龙帮。”
卓楠开始循序渐进地询问我对于“破风斩”的理解,由于后面两招是基于“破风斩”衍生出来的,所以对“破风斩”的理解至关重要。
我笑道:“丽丽雅很漂亮,小宛也很漂亮。”
我忙分辩道:“不是,我只是觉得,黑龙帮势力如日中天,就如同一只下山的猛虎,此时正面对抗,是不是有点不智?”
提到这个,卓楠顿时叹了一口气道:“倒真的是天降横祸。早前新人类与古人类不断摩擦的时候,我老父就带着我们搬到了南海的一个小岛上,为的就是避开世间的恩恩怨怨,打打杀杀。本来在岛上生活了十几年,我们还想出去到陆地上看看,没料到古人类发生内战,于是我们就断了这个念头,继续在岛上生活。”
卓楠“砰”地一拍桌子,道:“好,有兰虎你助我,我的胜算更大了。”
女性天性爱美,即便年龄再小也无法避免。
我点点头,心中赞叹卓楠心思缜密。
“嗯。”
卓楠一边领我进入宽广的大宅院中,一边向我道:“这三招中后两招是我父亲晚年所创,都是在思考如何用不同的方法将速度推至极限,说复杂倒也不复杂,关键还是看领悟能力,我估计你得用一天的时间才能将其中的一切细节给记牢了。至于如何才能真正掌握,熟练运用,就需要你以后多加实践了。”
“怎么?”我心中一凛,看他的意思似乎事情不只是追回凤翎蛟这么简单。不过他们一家人既然隐居海外十几年,显然并非凶狠无情、心胸狭窄之人,为什么对南海剑派似乎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
我和卓楠对望了一眼,哑然失笑。
本来我对于向黑手耗费大半生时间创造的三式武学——“拔剑式”、“出剑式”、“收剑式”,还颇为佩服,但它们和卓风的这三式比起来却只能算是小孩子的玩意。
卓楠慈爱地摸了摸她的脑袋道:“怎么跑出来了?别冻着。”
我们迈步向屋里走去,小宛兴致勃勃地跟在我身边道:“兰虎哥哥,你有个妹妹叫丽丽雅吗?”
卓楠不以为意地笑道:“这些邪恶势力只是纸老虎罢了,看着吓人,但是只要你有胆子上前戳一下,它们马上就会倒下。无论黑龙帮势力如何强大,都只是一个小小的黑帮组织罢了,搬不上台面,除非它敢举起旗帜宣布独立,否则它始终要生活在黑暗中,这是它的劣势,也是我们的优势,生活在黑暗中的黑龙帮无法明目张胆地对付我们,黑龙帮甚至连那些小小的军阀都比不上。”
“兰虎哥哥。”
卓楠信心十足,压低声音道:“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只不过是先头部队,老父对他们这次的恶行异常震怒,我先来这里,目的自然是给黑龙帮制造一个假象,他们看着我带着女儿一块过来,怎会料到我是来寻仇的呢?”
卓楠先是将这三式的经脉运行方法传授给我,又教给我正确的动作,然后肃容道:“这三式是我父亲毕生追求速度的心血凝结,第一式‘破风斩’,威力最为霸道,但也最耗暗能量,我想这一式你深有体会。‘破风斩’的秘诀就在于一瞬间释放出体内大量的暗能量,在短时间内打开一个真空地带,因为是真空,自然毫无阻力,所以你的速度会非常快,刹那间刺过真空击中对手。”
我心念一动就将小犬狼给放了出来,小宛看到小犬狼顿时忘记了继续质问我的身份,转而研究起小犬狼来了,嘴里还嘀咕着:“好像兰虎哥哥的小犬狼的脚掌没有这么大,咦,兰虎哥哥的小犬狼的毛色应该是纯白的呀……”
卓楠将我的神色都收到眼中,但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道:“黑龙帮的致命缺陷就在于发展得太快,虽然他们有很多人,但是真正忠心的就只有黑龙帮的一些核心成员,这些人并没有多少,而且还被分派往别的城市主持大局。只要我们够快够狠,一举击溃森蚺城黑龙帮的核心成员,下面的人就会树倒猢狲散,如此大事成矣!”
卓楠显然也很爱他的女儿,见我夸小宛,顿时乐得合不拢嘴。
卓楠笑道:“你不怕冷,你的小蛟却是会怕冷的。”
我道:“有啊,比你大一些,也和你一样厉害。”
卓楠道:“难道你不想明天和我一起去找大蛟了?听话,快去睡觉。”
卓楠笑道:“你兰虎哥哥今晚出来有事,所以没有系着雪狼丝带,你不信,可以看看他额头上的兽王文身嘛。”
卓楠眼中杀气骤现,口气却愈发冷淡地道:“若只是掳走大蛟,我们追回来也就算了。只是他们捕捉凤翎蛟,却不应该将岛上的土著屠戮过半,留下两百多具尸体,引来十几群海鲨进食。我卓家就是再没用,这笔血债也一定要为死去的土著们讨还回来的。”
他说完了第二式,稍微停了一会儿,给我一点思考的时间,然后又开始讲解第三式:“‘碎风斩’是三式中变化最多的招式,可用‘诡变’二字来形容。‘碎风斩’需要有异常精妙的控制力,同时控制数股气流,可以随时改变兵器的方向,但是速度却不减反增,难度非常大。一旦练成,敌人很难抵挡住。‘碎风斩’要求一口气攻出,犹如水银泻地,连绵不绝,在一口气的时间里变化五百次才算是出师。想想看,五百次变化一气呵成,每一次变化速度都会增加,那是多么可怕的攻击!”
我马上捕捉到他话中的意思了,我道:“原来他老人家是在联络志同道合的人共同对付黑龙帮。”
小宛转过小脸,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着我道:“你和风柔姐姐什么时候结婚啊……”
我研究出的这一招缺点很明显,耗时较长不说,还需要很长的距离来提升速度,就好像是助跑,容易让敌人逃走。
卓楠笑道:“不错,凤翎蛟虽然是很厉害的宠兽,但是以吃海中的水草为主,平时并不主动攻击人或者动物,只因为当时它正在孕育一只宠兽卵而有些脾气暴躁,更将看到的一切人和动物都视作威胁,所以才有上岛捣乱的事。被老父收服后,它就安心地待在了岛上,每日我还会去海底寻些适合它口味的水草来喂它。只是没想到,直到三年后宠兽卵才诞生。”
我瞠目结舌地望着他,以东联邦政府的实力也不敢说马上对付黑龙帮,将他们一网打尽。卓楠竟然说要对付黑龙帮,还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由此可知带给我的震撼有多大。
卓楠哑然失笑,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卓楠眼中露出一抹神秘的色彩,淡淡地道:“老父几十年前就交游天下,虽然后来归隐了,但是原来那些朋友大部分都还活着,要知道我们新人类的寿命还是比较长的。”
小宛道:“那她比我漂亮吗?”
我道:“黑龙帮在别的城市的势力怎么办?小心他们会死灰复燃。”
我道:“难道你给它捞了三年的水草?”
我不得不承认,卓楠说的计划是可行的,丁屠天是黑道枭雄,所以才能在短短时间内闯出这么大一片基业,可惜他的缺点也同样明显,就是根基太浅,这个是只有依靠时间才能解决的,任丁屠天如何精明,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弥补这个缺点。
我提醒道:“这事还不能这么着急,毕竟这里是黑龙帮的天下,南海剑派虽然无足轻重,但是黑龙帮高手如云,可不是任人宰割的对象。我们要对付南海剑派,黑龙帮必不会袖手旁观,更何况黑龙帮参与了抓捕大蛟。我们得制订一个详细的计划,当下,先找到大蛟要紧。”
小宛道:“不要,我要和兰虎哥哥在一起。”
卓楠道:“咱们还是进去吧,天上还下着雪,再站一会儿,我们三人就成雪人了。”
小宛与卓老爷子隐居在南海,较少接触人,所以更为天真烂漫,想到什么就会问出来。
我道:“当然可以了,以后有人欺负你,哥哥帮你。”
卓楠道:“在我们一家去那个小岛之前,岛上就生活着一群土著,大约有五百多人,靠打鱼和采摘岛上的一些瓜果为生。就在我们迁徙到岛上之前的半个月,小岛周围水域来了一只体形巨大、性格暴戾的奇兽,不时地窜到岛上伤人,还影响土著下海捕鱼。刚好当时老父带着我们来到那个小岛,觉得那里地势风景都不错,正适合隐居,于是搬到岛上来。正巧那只巨兽又来岛上捣乱,老父出手将其制服。后来我们发现,那是一只从未见过的水系宠兽,在水中是一霸,就是大白鲨进化的宠兽在海中也对它退避三舍,老父就起了收服它的心思。于是,那只被老父命名为‘凤翎蛟’的宠兽就成了护岛兽。”
小宛露出一抹失望的神色,显然因为没有在容貌上比过丽丽雅而感到一丝失望。不过失望之色只是一闪而过,她转而又接着问道:“兰虎哥哥,我也能做你妹妹吗?”
我心道:小宛真是卓家的宝贝啊,为了她,竟然可以将一只珍贵非常的宠兽卵保存近十年之久。
这个大宅院占地极广,院落重重,由此可知之前此宅的主人肯定是非富即贵,可惜战争来临,一切都成了镜花水月。
卓楠道:“这我也不知道,南海剑派成立虽有八年,真正发家却也只是在这三年间,由于成立时日并不长,所以派中除了掌门左枭角之外并没什么高手,一向只在南海沿岸活动,倒也有些势力。不过……”卓楠口风一转,眼中闪过一丝寒光道:“南海剑派也算是风光到头了!”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心中想到自己以前对这一招的理解,不禁哑然失笑。自己以前是照猫画虎,只是不断地提升速度,需要很远的距离和较长的时间来加速,直到将速度提升到一个爆发的临界点,打破一块真空地带,形成“破风斩”。
小宛睁大了眼睛看着我,脸上都兴奋得生出红晕来。片刻之后,她皱了皱鼻子,向卓楠道:“爸爸骗人,他要是兰虎,为什么不戴雪狼丝带?哼,谁不知道兰虎哥哥一直都系着风柔姐姐织的雪狼丝带。”
小宛拍了拍它的脑袋,将它塞回怀里。她眼珠一转,看到了我,歪着脑袋仔细地打量着我,然后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道:“爸爸,来的时候,爷爷不是说,我们来找大蛟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的踪迹吗?”
说了半天,我差点将我来这里的本意给忘了。我赶紧抖擞精神,开始听卓楠给我讲解这三式的奥义。
卓楠道:“南海剑派只是跑龙套的,真正的凶手是黑龙帮。没有黑龙帮,南海剑派如何敢上岛去杀人放火?黑龙帮在数年间迅速崛起,已成为天下屈指可数的邪恶势力。发迹如此迅速,必行非常之事,黑龙帮这么多年手上不知道已经沾染了多少无辜百姓的鲜血,是该让他们血债血偿的时候了。”
小宛现在的修为已经非常了不起,等到成年自然成就非凡,依着她直爽善良的性格,可以预见,她必定会成为专打抱不平的女侠。
卓楠又道:“前不久,我们也是静极思动,再加上两个联邦政府的大战也暂时停止了,所以我们一家人就离开小岛去拜访一些昔日的友人,顺便也带小宛出岛游历一番,让她见识一下世间的人情世故。谁想到这一走又出事了,南海剑派为了讨好黑龙帮帮主丁屠天,伙同黑龙帮第一战将陆抗抓了那只成年凤翎蛟献给丁屠天作寿礼。”
我也笑着道:“小宛很可爱,心思单纯,但是很有胆略,长大后肯定会成为一代女侠的。”
我们刚一走进院子,小宛就兴高采烈地从最左边的一间房子里跑了出来,扑到卓楠怀里撒娇道:“爸爸,那些坏人是不是被你给打得很惨?”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难怪看起来气质恬淡的卓楠一提到左枭角就浑身释放出难以掩饰的凛冽杀气。
卓楠看见我尴尬的神色,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小宛嘻嘻笑道:“爸爸好笨,你忘了小宛三年前学会爷爷教的‘水心诀’后就再也不怕冷了吗?”
卓楠也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看着我笑道:“兽王兰虎果然有情有义,明知道前面是个陷阱,还会为了朋友义无反顾地冲进去,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无耻之徒,敢出卖老子!”一声暴喝出自小罗,估计小罗对何鱼无耻的马屁已经要呕吐了,才猛地发难。
小罗长啸一声道:“咱们走!”
敌人一无所觉,白义折腾了半天,结果自然是没有任何我们的消息。
就在白义得意洋洋地长篇大论的时候,他身边剩下的四个保镖纷纷从他身边跃起,凶猛地向卓楠扑去。
白义冷哼了一声,望了一眼一直胆战心惊地垂首立在他身边的一个彪形大汉,不怀好意地道:“虎老三,你是虎啸帮的帮主,现在你的帮众是主谋,你总得给我个交代吧。丁老大因为这件事已经痛斥我好几次了,老子坐立难安,费尽心血,原来主谋是你的人,你难道不该给我一个交代吗!”
当下,我们几人就藏到了虎啸帮一间堆砌杂物的小屋子里。正如我们几人猜测的那样,白义怎么也料想不到我们几人竟然在暴露了身份后没有逃之夭夭,反而藏在附近随时准备反击。
这会儿,何鱼正凑在白义身边大肆溜须拍马道:“咱们黑龙帮能有今天的局面,多亏了白帮主足智多谋,运筹帷幄,陆抗只不过是个粗鲁的打手罢了,若论功劳,拍马也及不上白帮主,黑龙帮更是有一半的天下都是白帮主打下来的。丁帮主百年之后,黑龙帮的帮主宝座理应是白帮主来坐,才能让人信服。若是陆抗那个粗人坐帮主之位,我何鱼第一个不服。”
卓楠轻叹一口气,用低微至只有我们三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做人做到这么窝囊,究竟有什么意思,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要去当别人的狗呢?”
不过从白义几句简单的话语中,我们也猜出,黑龙帮并不像我们原来想的那样是铁板一块,在黑龙帮内部同样存在着不为人知的剧烈内斗,而且是在丁屠天的左膀右臂之间进行。如果能利用这种关系,说不定会收到我们料想不到的奇效。
我与卓楠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在人群中悄悄移动,慢慢向目标逼近过去。
剩下三个高手攻击凌厉,各出绝招,但是毕竟少了一个人,无论如何凶猛都比不了四人的联手威力,虽然他们并不懂配合。三人呼喊连连以壮声势,但是却完全被我牵着鼻子走,我想进则进,想退则退。
我陡然施展出经过我改良的游鱼身法,恰到好处地避开了使剑高手的角度刁钻疾刺向我肩膀的一剑,然后用暗能量光剑随即将对方的剑荡开,使剑高手胸前门户大开,心神遽震下向后疾退。
那个大汉领命去了,转眼间三百多名黑龙帮帮众都跟着那大汉去支援陆抗了,只剩下的一百多名虎啸帮成员和白义的几个贴身护卫。
卓楠对白义的话并不放在心上,只是冲我淡淡地道:“这四条恶犬就交给你对付了。”
小罗一声长啸,双手幻化出漫天的鹰爪,分别向两人抓去。关键时刻,小罗表现出超越一般高手的冷静素质。他并没有急于解决掉何鱼,反而是全力对付白义的两个保镖,好为我们创造偷袭的机会。
突然一声惨叫犹如杀猪般响彻全场,我瞥了一眼,却是小罗已经解决了阻击他的两个高手,轻而易举地将卑鄙无耻的何鱼给拿下,小罗不理何鱼厚颜无耻地讨饶,一掌断送了他的性命。
小罗也哈哈笑道:“没错,我们以自己为饵,钓到了白义这条大鱼,只要把握机会准备收网就好。”
说实话,我对这个虎老三绝对没有好感,但是他今天的下场,归根结底还是和我们三人有关系,听着他逐渐远去的撕心裂肺的声音,我心底有些不忍。不过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不会因为我心中的一点不安就跳出去救他。
小罗道:“我们已将她送到了一处安全的地方,本想去小旅馆找你,又担心扑空,所以干脆就藏在这里等着你。”
白义嘿嘿冷笑,挥挥手道:“快拉下去,老子不想听他聒噪。”
我拖剑转身,刚好抵住迅若雷霆的一刀,同时一掌扫出,迫退了另一人,不过我也在兼顾不暇的情况下被那用指的高手一指点在我背部。幸好这一招早在我预料之内,小虎早已聚集了大量的暗能量在这个部位等待对方光临。
立即有两个黑龙帮的好手,一左一右轻易地将虎啸帮帮主给摁住。虎老三顿时魂飞魄散,抬起头来望着冷笑的白义,挣扎着道:“白帮主,您饶了我吧,您不念我有功劳,也要念我老三车前马后的苦劳啊。只要您饶了我,我一定对您老人家忠心不二。”
白义在接到最后一个消息后,突然恨恨地骂道:“混蛋,他们三个难道突然从人间消失了?在森蚺城竟然想跟我斗法,我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挖出来!”
白义哈哈大笑道:“你真的很聪明啊,竟然猜到了老子要拿你背黑锅。不错,老子就是要拿你背黑锅,连续几晚疯狂狙杀了十几个军火商的人难道不是你的人吗!这个罪名不是你去顶,难道要让老子去顶!你也说了你是个小人物,你凭什么戴罪立功,就凭你的猪脑袋?拿下!”
卓楠道:“你的对手是我。”
白义得意地道:“真不知道该说你有胆色,还是说你愚蠢,竟然自投罗网,就让我亲自将你拿下!”白义大笑一声,甩掉外面的长袍,露出里面紧身的湛蓝色武士服,倒也显得威风凛凛。
他身为黑龙帮的忠心爪牙,干过的坏事绝不在少数,就算他今天不死在白义手中,明天也要死在黑义、黄义手中。他的结局在他为虎作伥的那一天就已经定下来了,唯一不同的是死在谁手中,什么时候死罢了。
白义沉吟了一下,向那个大汉道:“你带领兄弟们去帮他好了,赏兽会的事丁老大非常看重,我可不想又被捏住把柄。若是他问起我,就说我在忙着军火商的事情,去吧!等等,这些宠兽非同小可,你们只要在一旁协助就可以了,有什么事让他们上。”
虎老三的冷汗迅速从额头上流下来,头垂得更低了,颤声道:“白,白,白帮主,我,我其实只是个小人物罢了,我也想不到我的属下会混进来这样的人,就算,您,您老人家把我交上去,我这个小人物也帮您顶不了什么罪啊,您老人家发发慈悲,给我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吧。”
我们当机立断地在虎啸帮帮众将我们围住前逃走了。
白义看见卓楠,先是愕然,随即大笑道:“原来是你,我当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我森蚺城连连暗杀军火商。若是你不出来,我还猜不到是你,不过你既然出现了,就别想再离开森蚺城半步,等我抓了你,再去和你的父亲谈判。”
就在卓楠躲开四人攻击的时刻,我的攻击也同时袭至,四人无奈,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卓楠从他们眼皮底下溜过。若是按正常情况来看,卓楠本不可能从四个高手的袭击中如此轻松地穿过,只是四人对卓楠估计不足,没有人会想到世间竟还有如此神奇的身法,才让卓楠钻了个空子。若是重来一次,卓楠肯定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能躲过四人的联手一击。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猥琐的中年人满脸喜色地如同哈巴狗一样从人群中挤出来,到白义面前打躬作揖,全身上下都散发出谄媚的气息。
四人追之不及,因为他们的对手是我。
我们三人找了个机会,将三个摸到杂物间巡查的虎啸帮成员给打昏,然后换上了虎啸帮的衣服,打出安全的信号,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小罗道:“好机会,我去对付何鱼,你和卓楠对付白义。”
剩下三个高手不但没有因为自己一方折损了一个人手而露出怯色,反而更是凶猛,彼此呼应着向我围攻过来。
为了防止我的身份泄露,因为我还要去参加丁屠天的寿宴和赏兽会呢,所以我不能放出我招牌似的宠兽,也不能动用神剑,这些都会出卖我的身份。不用这些,要解决这四个一流高手还是一件颇为让人头疼的事情,然而四人出人意料的分神却让我喜出望外。
白义露出嘲弄的神色道:“忠于我?你是忠于陆抗的一条走狗,当我不知道吗,又怎么会忠于我?”
随即,白义大声道:“何鱼,这次你立了大功,从今天起,你就是虎啸帮的新帮主了。”
眼看小罗与卓楠联手后威力大增,干掉白义也只是数招之内的事情,我也加快了攻击步伐,剑如长虹般向使刀高手激射过去。对方慌忙封挡,我却突然改变方向,一肘攻向另一个高手。那人措手不及,仓促间一掌劈向我的肘部。不过我真正的杀招却是身下轻飘飘的一脚,正好踢中他的胸部,他当场口吐鲜血飞了出去。
白义也颇为惊讶,不过他也不能坐视自己刚刚提拔的帮主在自己面前横死,白义一挥手,两名好手动作利索地跃上空中阻击小罗。
大概过了两个回合,也就是几下呼吸的时间,我发现这四人实在是太敬业了,他们的一大半心思都在白义身上,似乎他们的脑子里不是在想着如何将我给重创,反而是想着怎么撇开我去替白义分担一下。
白义的表情似笑非笑,似乎是看出了何鱼逢迎自己的本意,但是对何鱼的话又非常受用。
小罗杀死了何鱼,似乎出了一口今晚被偷袭的恶气,心情好起来,他厉啸一声,扑往正在与卓楠激战的白义。
眼下四周的敌人至少也有四五百人,若是我们三人任何一个露出破绽被发现了真实身份,恐怕都只有苦战至死的份儿,然而我们三人却没有因为可能发生的恐怖后果而有任何恐惧,我们装作三个身份低微的虎啸帮成员围在白义身边不远处。
我突然听到小罗低低冷哼了一声,再看他的脸色也非常不好,我马上猜到此人就是出卖我们三人的那个家伙,卖主求荣,踩着他原帮主登上了帮主的座位。
一拳、一指、一剑、一刀闪电般同时攻向卓楠,无论时机还是角度都拿捏得非常精准,充分体现出四人不凡的修为。不过卓楠的目标并不是他们,只见卓楠奇异地扭动了四下,刚好避过四人的攻击,轻松自如地从四人间穿过,向着白义逼去。
卓楠眼睛一亮道:“危机就是转机!说得好。”
而几乎在同一时刻,白义也丧命在小罗和卓楠手中,鲜血连连喷出,将自己胸前的武士服也染成了红色。
小罗面无表情地道:“虎老三早已经不是人了,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古话说得好,困兽犹斗,况人乎?虎老三身陷必死之境地,竟然还没能激发出他的血性,这样的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白义不屑地道:“粗人一个,只会打打杀杀,做事从来不知道动脑子!连这么点小事也干不好,不知道丁老大怎么会这么器重他?”
我暗叹这又是一个软骨头。
白义只是令虎啸帮的帮主派了一些人对虎啸帮驻地简单搜索了一下,然后便不断地通过通信器发号施令,关闭各大城门,派出大量的黑龙帮帮众对几个大大小小的飞船港口严密监视,同时增加城内主要区域的巡逻力量,一有情况随时上报。
我道:“小宛呢?”
小罗颇有些自怨自艾地道:“这件事还是怪我不小心,屡次打探军火商的消息,被有心人发现了我们的秘密。此人是我帮里的一个对头,与我有些过节,凡事总与我对着干,就好像是几辈子的仇家。我料定他是拿此事去向白义请赏了,否则白义绝对不会来得如此之迅速。幸亏白义仓促出兵,被我发现,才和卓楠兄逃过一劫。”
何鱼看见小罗大鹰般越过众人向自己扑来,顿时吓得脸色发白,这时候也顾不得脸面,向白义身后躲去。
我犹如目睹,从容避开他的攻击,撞进对方怀中,一股巨大的破坏力道同时送入他的体内,他惨叫着飞了出去。
白义哈哈大笑道:“好,我果然没看错你。”
我安慰他道:“凡事都不可能尽善尽美,总有百密一疏的时候,这次就当买个教训,虽然对我们来说是个危机,但未尝不是个机会。我们觑准时机杀他个回马枪,就在白义以为我们要仓皇逃出城外的时候突然出现,给他个惊喜。”
白义能得到今天的地位确实不是浪得虚名之辈,他神色镇定,招式毒辣,一时间还能与高他一筹的卓楠打个平分秋色。不过在小罗加入后,战局就马上发生了变化,再加上白义不敢拼命,而小罗则招招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两三招后,白义就只有勉强招架之力,也许他心中现在祈祷的是陆抗能奇迹般地突然出现在这里。
卓楠一个箭步从人群中跃出,他的身法非常奇特,大概有六七步的距离却看起来只是一步就已经来到白义的面前。
何鱼马上跪下道:“小的知道怎么做,虎老三不识时务,那是罪有应得。小的与他不同,小的能有今天全是白帮主的栽培,以后只要白帮主一句话,小的随时愿为白帮主赴汤蹈火,献出小的这条小命。”
四周的虎啸帮成员在最初的震惊过后,也开始蠢蠢欲动准备攻击,要不是新上任的帮主何鱼还神色狼狈地躲着,虎啸帮成员早就在新帮主的招呼下向我们围杀过来。
不过情况对我们绝对不利,敌人有七个一流高手,包括白义,同时在我们外围还有一百多名虎视眈眈的虎啸帮成员,虽然大多是二三流的,但是蚁多咬死象,不得不防。更何况,黑龙帮的成员随时都会赶来,所以我们一定要把握住机会,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将白义干掉。
“白帮主,陆帮主发来消息,今晚在交接过程中出了点问题,有三只宠兽挣脱束缚跑了,请您老人家速去支援。”忽然间一个大汉拿着通信器走上前道。
白义大有深意地道:“希望虎啸帮由你接任后,会有一番新气象。”
我中招后内外两股能量同时迸发,我身体一震,同时也感受到对方身体剧烈地一震,连经过千锤百炼的手指也震颤起来。通过小虎我能把握到他的每一个动作,我猛地一剑虚张声势地劈出,正面使刀高手畏惧地向一旁躲开,我趁势向后疾退,撞入背后之人的怀中,我感受到对方心神遽震的恐惧,他一边躲闪,一边手忙脚乱地向我背部要害连击出数指。
最后一个高手眼见自己的两个伙伴都在一招之内败在我的手中,并失去了再战之力,他脸上恐惧之色大增,突然转身,飞也似的跑了。
两个虎狼般的大汉忠心地执行白义的命令,不理虎老三苦苦哀求,生拉硬拽地将他给带走了。虎老三的哀求声断断续续地从远处传过来。
我一个闪身,反手一剑劈出,刚好击中另一人的铁拳,一股无形的力道顺着对方的拳头向我的经脉中侵来,被我轻松震退。我身体扭了两下,如一头鲨鱼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他扑去,一掌击中他身体,他惨哼一声,打着转跌出去。
这四人都是一流高手,但是唯一让我感到庆幸的是,他们四人没有练过配合。所以战斗起来,四人各自为战,无法显示出联手的威力,这让我轻松很多。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