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章 黑衣夜行

雨魔网络玄幻

雄壮的男子步履稳健,浑身充满着一种自信的气势,从容地指挥着几人将集装箱放置在大厅的中心。
左枭角大吃一惊,脸色变得难看至极,勉强转过身来,双手变换成剑指,撒出漫天剑影,与中年人厮杀到一块。
几道人影突然从窗口闪电般蹿了出来,向着两人争斗的那个楼层掠去。
那中年人突然恍如大鹏一样纵身跃到一座五层高的楼顶上,狂风大雪中竟如神仙一般,飘然而立,仿佛寒雪中的一枝傲梅,显出桀骜不驯的气势来。
中年人沉声道:“南海老贼,我不去找你,你已经要烧香还愿了,竟还敢惹上我?!若不是今天有高人暗中相助,我女儿恐怕就要遭了你的毒手,虽然我卓家有祖训不可轻易卷入江湖恩怨中来,但是被人欺负上门来,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我望着他,忽然绽出一丝笑意道:“功夫不负苦心人,来了。”
我和小罗两人眯着眼注视着下方,八个健壮的汉子抬着一个巨大的集装箱费力地走了进来,先前砸在地面上的重物只怕就是这个。
场面混乱至极,可能很久没有人敢在黑龙帮的地头如此大张旗鼓地闹事了,那些负责保安工作的黑龙帮成员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
小罗低哼一声:“无耻之徒。”
左枭角连连怒喝,却被中年人逼得连说句话的时间也没有。
我在暗中看得真切,若是以修为来说,左枭角比起中年人恐怕还要差上一两筹,但是左枭角却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令我疑惑,惹上如此强敌,他还能表现得如此轻松,难道说他还隐藏了什么实力吗?
我准确把握到左枭角的心思,找不到我,便用话来激我。我呵呵一笑,却也不理他。
“哈哈,痛快,多谢这位朋友义助。”中年人向我的方向抱拳谢道。
我道:“如果要下去看的话,恐怕会打草惊蛇,何况我们还没摸清楚陆抗和森罗的关系。那集装箱中的生命体显然与咱们要调查的军火无关,我们不能因为意外的东西打乱了我们的计划。”
左枭角的声音忽然传出,惺惺作态地道:“多谢各位的抬爱,想必这位朋友一定是对我南海剑派有所误会。”
我道:“可以确定。”
我惊奇地道:“陆抗?”
说话间,“轰隆”一声巨响,碎石乱溅,大楼结实的墙壁竟被生生撞出一个洞来,中年人从洞中穿出,身后几条速度极快的身影也紧跟着追了出来。
小罗又郑重地问道:“你能够确定吗?”
很快,大厅中的守卫就忙活起来,飞船停在门前,闸门徐徐开启。闸门启动的声音在深夜中还是颇为刺耳的,一阵脚步声迅速向着门外奔去,接着便响起“哐当”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集装箱旁边的一块地板突然下陷,露出一段宽阔的阶梯,一个汉子从下面三步并作两步跑了上来,谄媚地来到陆抗面前道:“陆爷,您怎么亲自来了?这点小事,交给兄弟们自己做就行了。”
我感觉到对面那幢高楼中谈笑声、丝竹声混在一起的靡靡之音突然全部消失,然后才渐渐恢复。
我们俩又悄悄地从天花板上原路返回到了厨房,再从那间之前进来的房子离开。我们一路奔行到市区,在一个街口,我停了下来,向一路情绪不太高的小罗道:“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省得被有心人发现我们俩之间的关系。”
我哑然失笑,这个小罗虽然很多时候都精明能干,不过有的时候倒也直率得可爱。
中年人大喝一声,身体迅疾无伦地跃起到半空,扑向左枭角。
中年人倒也不是迂腐之人,发现情况不对,马上抽身退走。只不过敌人众多,外围也布下了很多黑龙帮的人,想要逃走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被我痛骂,左枭角再也坐不稳位子,更顾不得再装出一副假惺惺的模样,一闪身从七楼的窗户上穿了出来,灵巧地一个鹞子翻身,就来到了楼顶,双目精光四射,四下寻找着我的位置。
我让小虎扫描了一下,道:“里面并不是军火,倒好像是某种生命体,奇怪。”
“朋友是何方高人,为何到此出言不逊?小弟白义忝为黑龙帮副帮主,倒要替左兄讨还一个公道。”另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了过来。根据资料来看,黑龙帮名义上有三个帮主,一正两副,还有八个护法和聘请的一些各地高手作为客卿。
片刻之后传来两记剧烈的闷响,中年人冷笑道:“打不过就要群起攻之,果然都是无耻之人,今天的账暂且记着,我日后会再来讨的。”
我们此刻趴在天花板的角落中,面前的隐蔽位置上被我们弄出了细孔,以便观察下面的情况。
小罗将入口让了出来,我也钻了进去。将天花板恢复原状后,我跟在小罗身后轻手轻脚地向大厅蛇行。
小罗咧开嘴笑道:“我还知道自己的斤两,若要对那些军火商动强,怎么也得通知你这个超级高手来助阵。”
小罗将头趴在天花板上全神贯注地倾听,随着引擎声越来越近,小罗终于听见了。他抹了把汗,小声嘟囔道:“混蛋,竟然这么晚才到,差点就丢了我的面子。”
果不其然,连一分钟也没过,七八个南海剑派的人就被扔了出来,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中年人哈哈长笑道:“南海剑派也不过如此嘛,你这个南海的老泥鳅现在知道什么是夜郎自大了吧?”
“什么?”他满脸惊喜。
我一边聚功将声音传出,一边不断变换自己的位置。
我暗暗准备起来,左枭角再怎么不堪也是黑龙帮的客人,何况他抢了中年人家养的奇兽给丁屠天贺寿,在场的黑龙帮副帮主估计是不会让左枭角在自己面前被人羞辱的。
我也没有说话或是询问,只是耐心地陪他等着。直到超过小罗所说的交易时间约三个小时后,小罗才轻吁了一口气,道:“看来今天是不会有什么收获了,咱们撤吧。”
我心中恍然,原来是小宛的家人来找南海剑派的麻烦来了,没想到今晚军火商没等到,却遇上了这么一场变故,正好看一看这中年人的路数。我在两幢高楼之间的一个巷子口停了下来。
又等了很大一会儿,下面还是没有丝毫动静,但小罗看起来仍然非常镇定,并没有因为漫长的等待而生出急躁不安的情绪来,从这一侧面亦可看出小罗的精明能干。
中年人也是果断,眼见左枭角的无耻嘴脸,知道光是讲道理,怕是没有什么作用了。
左枭角嘿嘿笑道:“如此奇兽实乃有德者得之,何况此凤翎蛟乃是野生之兽,凭什么就是你家的?我将此兽献给丁帮主那是它的福分。若是你识相,就赶紧把那只小凤翎蛟也送上来。”
过了一会儿,黑龙帮帮众才反应过来,在一些小头目的指挥下开始疏散楼内饮酒作乐的客人,同时组织人员驱赶围在四周的观众。不过观众很多,能来此饮酒作乐的大多非富即贵,黑龙帮也不敢用强,所以在驱赶不走的情况下,只好调来更多的黑龙帮成员将观众们给挡在了外面。
被打了一个耳光的马山,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佝偻着身子,凑在陆抗身前低声下气地道:“都怪小的多嘴,能让陆爷亲自出手的自然是天大的事,我们哪敢不尽心尽力。”
我们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小罗压低声音偷空给我说起了森蚺城三大军火巨头的来龙去脉。
左枭角脸色铁青,显然吃了一些亏,双目凶光四射,想必是萌生了退意,然而中年人却没有给他逃走的时间,身形在空中只是一转,又如大鹏一样落了下来,手脚并用,将左枭角笼罩在当中。
中年人顿时陷入劣势,谁又能想到此刻左枭角竟在参与一场宴会,而宴会的主人想必是黑龙帮的副帮主,在座的也都是实力不凡的人物,不是一派宗师就是钱多势大的生意人。
小罗长叹一口气道:“好吧,我听你的,明天我会发动我的信息网去调查这件事。”
小罗在我耳边道:“这是森罗军火集团里的一个小头目,名叫马山,专门负责这里的安全,也算有些本事。”
白义撮唇厉啸,人群中又有几个看起来身手不错的黑龙帮帮众迎着中年人冲了上去,誓要将中年人截下。
小罗忽然道:“咦,他怎么来了?事情不大对啊。”
这时我的耳朵捕捉到八对沉重的脚步声,夹杂着粗浊的呼吸声,就好像在我耳边响起的一样。
就在我龙蛇般走街串巷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一个黑影迅速从我头顶上方的房舍掠过。匆忙一瞥中,我认出此人正是我白天在飞船港口看到的那个小女孩的父亲。
黑龙帮副帮主白义的声音响了起来:“若是让你说走就走,我黑龙帮的脸面又要放在哪里?”
左枭角阴冷地一笑道:“卓家?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一个家族。说我害你女儿,谁来作证,凭那个只敢暗中放话的藏头露尾的鼠辈吗?”
小罗也疑惑地道:“我也搞不懂,在几天前我还来这里例行检查过,并未见这里装上电子密码锁。”不过小罗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兴奋地道:“很有可能今晚将进行一场大买卖,否则何需如此谨慎?”
我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小罗趴在通往厨房没有上锁的那扇门上听了一会儿,然后熟练地打开头顶上的天花板,手脚并用地钻了进去。随后,他从上方探出脑袋道:“我知道一条捷径正好直通交易用的大厅,咱们在上面监视着,待他们交易时,再觑准时机将他们一网打尽。”
只听得一声巨响,楼顶上再不见两人踪影,好像消失了一样,但是七楼马上传来桌椅翻倒、女人尖叫的声音。我暗自揣测,可能两人争斗的巨大破坏力将楼顶给打穿了,两人从楼顶打入了楼层的内部。
就在几人要将集装箱抬下阶梯进入密室的时候,突然箱子剧烈地摇晃了一下,箱子中传出低沉的嘶鸣声。
中年人扬气开声,洪亮的声音如滚滚春雷般传进对面一幢彩灯闪烁的七层高楼内:“南海剑派老泥鳅,卓某人今晚要找你讨还个公道。”
小罗似乎对我知道陆抗的名字感到有些惊讶,接着道:“就是他,他是丁屠天的心腹爱将,也是丁屠天的第一号打手,黑龙帮现在的版图,至少有四分之一是他一手打下来的,所以他在黑龙帮的位置举足轻重,轻易很难见到他。我在森蚺城这几年也只是从远处见过他几次,没想到今晚他会出现在这里。”
我拍了拍脑袋道:“全在这里记着呢,你先回吧,倘若你查到了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就用我们俩刚刚研究的方法来通知我,我如果有什么事也同样会通知你。但是如果你要采用武力,之前一定要先通知我。”
间或会有左枭角愤怒的喝骂声传出,看来他仍处于下风,不过南海剑派帮众的加入使得左枭角赢得了少许的喘息时间,否则他根本没有余力叫骂。
中年人和左枭角在楼内激烈地打斗,由于看不见,只能从里面传出的声音来判断。
“是是。”接着传来几个唯唯诺诺的声音,显然是对喝骂的那个人非常敬畏。
我的话尚未说完,就有七八个人纷纷喝骂着从大楼中跃出,向着我的声音方向寻来,不过这些小角色连我的衣角也摸不上。
小罗沉声道:“黑龙帮第一战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片刻之后,又有人高声道:“哪里来的恶客?我虽然只是一个生意人,但也看不过眼,只要左兄一句话,我一定替你出口恶气。”
“砰砰!”两声撞击声响起,两人乍合又分。
我暗中揣测,以小女孩所展现出来的游鱼身法,中年人施展起来恐怕更是精妙非凡,人多人少对他倒并无影响,反而因为南海剑派众人实力参差不齐,倒给予他空隙来调息恢复暗能量。
我道:“虽然陆抗是黑龙帮炙手可热的大佬级人物,但是毕竟马山不是黑龙帮的人,打狗还得看主人,陆抗难道一点都不给森罗面子吗?陆抗与森罗是什么关系?会不会是陆抗瞒着丁屠天私下和森罗做军火生意?”
很快端坐在对面楼内吃酒玩乐的南海剑派就做出了反应,一个高亢的声音怒气十足地道:“何方鼠辈口出秽言,若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休怪我们南海剑派以多欺少!”
我们两人闪身进到屋内,屋内静悄悄的,空无一人。
我这才知道,原来那个小女孩抱着的那只神奇的小兽叫做凤翎蛟,而他们父女此次来森蚺城也是为了能够找到被南海剑派抢走的那只成年凤翎蛟。难怪左枭角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原来是搭上了势力庞大的黑龙帮。
“混蛋,你们几个小心点!”一个很有特点的雄浑有力的男声响起。
穿了几道弯后,我们便来到了一个宽阔的空间里,下面就是军火交易的大厅。只不过此刻下面还是静悄悄的,只有三五个守卫在看守着,丝丝的烟卷香味袅袅地升起,融入空气中。
沉寂了一会儿,小罗忽然道:“要下去看看吗?能让陆抗亲自押送的,恐怕不是等闲之物。”
马山话未说完,空气中就响起一个响亮的耳光,陆抗冷冷地道:“这是小事吗?若是出了什么事,就是用你脑袋来赔,也赔不起!从今天开始,你们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在帮主寿宴前出一点意外,老子就让你们全都人头落地!”
左枭角一声狞笑,双手暗暗凝聚元气抓成鹰爪形,等到中年人甫将跃上楼顶时,身体猛地向前,双手凝聚着洞穿金石的力量向着对方面门抓去。
关键时刻,中年人的身形倏地画过一个圈,竟然轻松地避开了左枭角的凶猛扑杀,来到了左枭角的身后,身体再向上方拔高了两米,才陡然以雷霆之势扑了下来。
我讶然道:“怎么没人?”
我觉察到了很远处传来微弱的引擎声音,不过以小罗的修为就比较难在这么远的距离听到。
“你认识外面来的人?”我诧异地道。
小罗说完也不拖泥带水,迅速闪身离开,融入到夜色中,我也看准方向一路向位于城东的小旅馆疾掠。
集装箱从我们身下抬过,使得我的视线毫无遮拦地落在了跟在集装箱身后的一个雄壮如山的男人身上。只扫了一眼,我便迅速地移开视线,这种修为的高手,对外界的反应非常灵敏,倘若我一直注视着他,很容易被他感觉到。
小罗强打精神道:“你认得回那家小旅馆的路吗?”
我心中一动,也跟了上去,那中年人速度很快,在道路纵横交错的城市中急速飞掠,没有一丝犹豫,显然是有明确的目的地。
中年人道:“你趁我一家人出门访友之际,伙同外人抢走我护岛奇兽凤翎蛟,你承不承认?”
天空中忽地飘起雪花来,一片一片仿佛鹅毛,渐渐地越下越大,北风吹着大片的雪花打在我的脸上,让我感觉到了冬天的凉意。
在一个灯红酒绿、亮如白昼的区域,那中年人停了下来。
小罗呆了一呆,道:“我以前倒是没想到陆抗身上,毕竟他大半时间都在不同的城市和当地的黑帮交战,扩大地盘。不过你说的,倒也有些可能。自古以来,武将大多爱财,原因无他,他们都生活在最艰苦的前线,干的是朝不保夕的要命的事,自然更加重视享受,这样一来对金钱的需要量也更加庞大。兰虎,你说他们的集装箱里会不会是军火?”
我决定出言相助,于是将声音不疾不徐地传出:“哈哈,南海剑派也不过如此罢了,原来只是敢做不敢当的懦夫,抑或是掌门大人片刻之间得了健忘症,好似忘记白天公然抢夺他人奇兽的事情了吧。十几个南海剑派弟子摆出剑阵竟然也对付不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想想也叫人好笑。公然抢夺也就罢了,只是技不如人,还要劳驾掌门您老人家亲自出手,难道南海剑派的武功都修炼到狗身上了!”
他口中的老泥鳅自然指的是南海剑派的掌门,有“恶蛟龙”之称的左枭角。
中年人冷哼一声,声音虽不大,却清晰地透过风雪传到我的耳朵中,可见此人修为确实非同一般。“老泥鳅,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胆小,竟要你徒弟代你出头?”
在众人畏惧的目光中,陆抗走出大厅,乘着飞船离开了。
又过了一会儿,陆抗等人鱼贯而出,陆抗威严的声音响起:“从今天起,二十四小时派人看着,直到帮主的寿宴开始!要是有一点差错,你们就都不用活了!”
趁着混乱,我从花坛中溜了出来,不过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藏在看热闹的人群中。我之前就感觉到与左枭角吃饭的一群人有好几个非常厉害的家伙,其中两人旺盛的能量场比之左枭角还要更胜一筹。一旦那几人不顾及江湖规矩群起攻之,中年人虽然厉害恐怕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关键时刻,我得助他一臂之力,不能让他吃了亏。
我点了点头,心中暗道难怪这儿的气味这么难闻。不过随即我脑海中闪过一丝疑惑,于是问道:“这个叫森罗的军火商是不是谨慎得过头了,这种地方竟然也装上了价值不菲的电子密码锁?”
我心念一动,在一处花坛中藏了起来,屏住呼吸,让人难以寻找。
小罗为我解释道:“这里是厨房的一个后门,用来存储一些用不着的东西和垃圾。”
小罗皱了皱眉头,低声道:“不是说今天有军火运到吗,怎么会抬来一个关着野兽的集装箱?奇怪。”
但是为时已晚,在他离开我们所在的空地迈出去第三步的时候,就被一根突然伸出来的枯枝给绊了个踉跄,十几条藤蔓一拥而上,有缠脚的,有缠手的,有缠腰的,他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就被缠了个结结实实,只露出个脑袋来,“哇哇”地惊恐叫喊着,藤蔓快速地将他往燃烧的火焰中拉去。
我笑道:“此一时,彼一时,依我看,像强氏兄弟这样不思为父母兄弟姐妹们报仇,不思回到后羿星,甘愿在梦幻星人的魔爪下苟延残喘的后羿星人毕竟是少数。他们未死之前,他们的手下自然是要听他们的,但是现在强氏兄弟已死,我们又为强氏兄弟报了仇,更何况你是义王,皇族血脉,占了大义,在眼下群龙无首的时刻,只要登高一呼,必然从者云集。又有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跟你作对呢?”
如果我以为十几棵参天大树就可以吓倒梦幻星高级战士,那我就错了。梦幻星高级战士们一向横行无忌惯了,又怎么会向一棵树低头?他们向大树发起猛烈攻击,接下来的场景惨不忍睹,也使我更为警惕,人类并非世界上最强大的物种。
当小树开始有能力应付外在的危险的时候,那个天神般的男人忽然飞走了。
前面正在逐渐平息的骚乱,忽然间又纷扰起来。几个速度极快的身影如闪电般在枝蔓中来回纵横着,很多被枝蔓包裹起来准备等死的梦幻星战士身上的枝蔓都被斩断,恢复了自由身。
虚惊一场!众人苍白的脸色也显得放松下来,没有什么比劫后余生更值得庆幸的了。
说完,树人忽然深深地望了我一眼,扭转着它庞大而僵硬的躯干离开了。我被它临走的一眼看得毛骨悚然,它似乎在一瞬间预知了未来将会发生的什么事情。
一切像往常一样进行。
总之一句话,几个横行霸道的梦幻星高级战士在短短数秒内毫无反抗之力地被杀死了。
我向树人道:“这不关我们的事,火不是我们放的。”
龙原沉思了一下,微微颔首道:“这确实是一个好机会,兰虎,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我可以肯定我看到的只是树人最早的一小部分记忆,但是即便只是这一丁点的记忆也足够让我震惊不已了。
龙原露出恭敬的神色道:“据说只有拥有神龙的血脉的人才具有变身的能力,而拥有神龙的血脉的就只有皇族的人了。后来因为皇族的人逐渐增多,有一些皇族旁系渐渐就融入到平民中,和普通人通婚生子,但是因为这些皇族旁系与普通人生下的孩子拥有的神龙的血脉的极少,所以能变身的人也很少了。”
我点了点头道:“不管你以前是谁,但是从今往后,你就是大家公认的义王,皇族的血脉,众人的领袖,你将领导我们打败梦幻星人,带领我们回到后羿星!”
我道:“义王,两百多名梦幻星战士已死,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死了,也没有人知道我们仍活着,眼下正是回去的大好机会。”
我道:“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
安静了三秒钟,众人顿时欢呼起来,其中一人还激动地从地面爬了起来,口中叫道:“杀了这群魔鬼。”那人一抄手中兵器就冲出了我们所在的空地,向着前方梦幻星人的位置掠去。
龙原点了点头坐下,不再说话。
我当机立断,腾空跃起,“封鱼剑”舞出一片剑光护住自身,等我来到那人身边时,被我护身剑光给割断的藤蔓已经铺了一地。一圈剑光电闪,缠着他的藤蔓已经被我斩断,我一把抓着他掠回了空地中。
在我们惊讶的目光注视下,一棵高约五米、浑身长满嫩绿枝叶的树缓慢地走了过来。它和别的树不一样,在它的主干上长着五官,也许我们可以称它为“树人”。
树人抓着九玄龟珠,片刻后道:“为什么我看不到这颗珠子中的记忆?”
龙原和其他人也都被眼前的一幕镇住了,如果之前他们因为火焰和浓烟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他们真真切切地看见十几棵参天大树在走路,而且从不同的方向把我们围了起来。
突然,右侧的两棵巨树向两旁缓缓移开,发出“嘎吱嘎吱”令人牙酸的声音,让出了一个不小的空间。
这好似永远不可能被击倒的天神忽然喃喃地说了两句什么,随手抛下一颗种子。
听到尚未死去的梦幻星人的惨叫声,我们二十个人都显得战战兢兢,即使平时再勇敢的人这个时候也都变成了胆小鬼。
众人都屏气凝神地听着梦幻星人的惨叫,忽然有个战士问道:“义王,难道我们能一直待在这里?”
要轮到我们了吗?我心中一颤,对方行事如此狠辣,对杀人根本没有任何顾忌。植物在我心中一向是美好、善良等优秀品质的代名词,但是现在,我不敢再给这些面前的大家伙们也冠以类似的词。它们的行为使我明白,它们根本不在乎杀人,如果有需要,它们会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地把我们杀光,如果它们有眼睛的话。
知道在茫茫宇宙中还有和自己一样的生物存在,这是一件可喜的事情。就好像倘若我们有一天一个人被困在茫茫大海中的一个孤岛上痛苦寂寥得快要疯了的时候,忽然知道在这个小岛上的另外一端或者在临近的一个小岛上还有同类存在,顿时便会有不再寂寞之感。
四周的参天巨树半晌没有任何反应,龙原有些尴尬。龙原一拱手要继续说几句,我拉了他一下道:“你看到它们有耳朵了吗?你说的话它们是听不见的。”
好在我们回到空地中后,袭击我们的藤蔓又都纷纷掉头离开了。
我想了一会儿,想出了一个能让它看到玄龟部分记忆的方法,我向树人道:“不如,让我来启动九玄龟珠中的记忆,而你可以将意识进入到我的脑海中,通过我来观看这部分的记忆如何?”
“是的。”树人的声音依然是没有一丝波折,但是我却听出了其中的喜悦。
其他后羿星人只听到前面接连发出凄惨的嚎叫声,却因为浓烟火焰阻挡而看不见前面发生的事情。
树人道:“你们没有放火所以你们还活着,不过他们是被你们引进来的,你们需要负责任。”
龙原联想到之前听到的惨叫声,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问我道:“刚才是它们在杀梦幻星人?”
众人也都因为敌人发出的惨叫声而又看不到具体的情况而惴惴不安,心神不宁,我于是向众人简略地描述了一下发生的事情。
这个声音不是通过耳朵捕捉到的,而是直接在我心底响起。其中的话,并不是对我一个人说的,而是对所有人,尤其是梦幻星人,因为当我转头向龙原和其他人望去时发现他们满脸惊讶,很显然,他们也同我一样听到了这个声音。似乎这个声音的主人竟然是一棵树!
龙原恍然大悟,嘿嘿一笑,道:“那我们要怎么办?”
我庆幸龙原没有向我发问,为什么我们待在这个圈里就不会受到攻击,一出去就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我还真不好解释,但是我却在心中琢磨之前那个在我心中发声警告的是谁。
我心道有了这五个梦幻星高级战士,敌人还能再多支撑一会儿。
我将自己的意识潜入到九玄龟珠中,引导着九玄龟珠中的生命力,直到引发出玄龟的记忆。另一方面,我则感觉到一团浓郁纯净的绿色光团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大讶,细细望去,这才看清,有五个快如闪电的身影不断地掠动着,让枝蔓没有机会缠上身体。我们原来一直以为对方只有两个领头的高级战士,没想到竟然有五个之多,不用猜也知道其他三个肯定是装作普通的低级战士混在队伍中。难怪上次偷袭明明侦察好了避开了那两个高级战士,龙原仍会被对方一个高手给打伤。
龙原摸着脑袋,不好意思地一笑道:“其实我这个义王是……”
我们都向四周看去,大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到处一片狼藉,但是地面没有任何尸体,那些倒霉的梦幻星战士死后也被废物利用,当做了树木的肥料。那十几棵二十公里外也能一眼看到的参天巨树和那个特殊的树人也都了无踪迹,就好像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梦一样让人惊叹。
这个威武的男人气宇不凡,只是眉头深皱,神情有些憔悴,他呆呆地悬浮在半空中,眼睛中露出痛苦的神色。一束束霹雳在他身后落下,好似要将整个星球劈开,这愈发衬托得他仿佛天神。
龙原红光满面,神色严肃,从这一刻起,他才第一次真正认同自己义王的身份,正视自己的责任和神圣使命。正所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正是有志之士的呼声。
龙原着急地在我身旁问道:“怎么了?前面是怎么回事?”
树人空荡荡的声音在我们耳畔回荡着,但却直接在我们脑海中响起:“从我出生到现在,我从没有主动在别的智慧物种面前现身。因为他们都太渺小了,他们的生命在我眼中只不过是转瞬即逝。我后来曾一度以为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和我一样拥有漫长寿命的智慧生物了。不过从你们进入沼泽的那个瞬间,我就感应到两股极为强大的生命力,这让我感到非常高兴。”
几个梦幻星高级战士有的被参天巨树生生撕裂,就如同远古时代的酷刑车裂,被五匹烈马分别绑住四肢和脑袋,然后让五匹马分别朝五个不同的方向奔跑,身首异处。有的则被一棵树冠上生出的巨花一口吞下,而地面上的尸体也会被参天巨树的根须给包裹起来,在根部形成一个巨大的团状。
不多会儿,参天巨树走得一干二净,只留下我们怔怔地呆在原地。
我望着它,突然恍然大悟,它竟然知道这颗珠子里有玄龟的记忆,那么之前我不小心看到九玄龟珠中记忆的时候,应该就是它在暗中与我一同观看。从我们进入沼泽到这里我和龙原一直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暗中观察我们,想必也就是它了吧。
它大概花了两分钟的时间才走到我们跟前,随后它身后的两棵巨树又回到原来的位置。此刻天已露白,但是我们这里却被四周的树木遮挡得严严实实,不见一点阳光。
我正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记忆忽然中断了,那团绿色的光团从我脑海中离开,原来九玄龟珠中的那段记忆已经播放完了。
龙原打断我的话道:“强氏兄弟的部落一直与我们作对,而且他们兄弟俩带人追杀我们反而落入梦幻星人的陷阱。虽然强氏兄弟着实可恨,但他俩的死我还是有一点责任,这种情况下,我们去强氏兄弟的部落无异羊入虎口,更遑论收编他们了。”
我将想好的计划和盘托出,道:“强氏兄弟未死之前,隐隐为方圆上百个大大小小的部落的主事人!现在强氏兄弟已死,后羿星人群龙无首,我们正好趁此机会回去,同时宣布我们已经杀了两百多名梦幻星战士为强氏兄弟报了仇,顺势收编强氏兄弟的部落的几百名战士,然后再一一联合附近的部落,形成一个大的声势……”
龙原目光炯炯地盯着外面危险的世界,沉声道:“出去就只有死路一条,我们只有耐心等待。何况,不管怎么说,看着我们的敌人活生生地死在我们面前也是快事一件。”
他微微地点了点头,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趴了下来。我道:“大家千万不要离开这个圈子,只要我们在这里,我们就是安全的。”
这竟是一群食人树,这种认知让我不寒而栗。没有想到除了四大神兽外,世界上还有这样强悍且聪慧的生物。
参天大树移动起来,虽然很缓慢,但是确实是在移动。我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不知道树什么时候也能够移动了,但是发生了前面的一幕,已经让我变得见怪不怪了。
树人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的波动,但是我却毫不怀疑它是个拥有丰富感情的生命,凡是智慧生物就必然会有感情。
众人看得心惊胆战,本来和他一样跃跃欲试想要冲出去的几个战士也都纷纷偃旗息鼓。刚才的变化实在太惊人,任你有多厉害,根本来不及反抗,就被无数的藤蔓一拥而上,绑了个结实扔到火中去烤了。
突然,先前的那个声音又在我脑海中响起:“我在这里生长了很久,但是我从来没有过问你们人类的事情,你们的厮杀与我无关,但是你们却放火烧林,残害我的同类,我要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惩罚。从今以后,这里禁止任何人类进入,凡是闯入到这里的人类都会被我当做入侵者杀死。”
在随后枯燥的日子里,那粒单薄的种子竟然突破恶劣的环境限制茁壮地生长起来,成为这个星球的第一株绿色植物,虽然它还只是一棵小树。这大概就是现在这个拥有漫长而悠久的生命力的树人了。
我惊得目瞪口呆!
我笑着制止他道:“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不是每个后羿星人都像你还有强氏兄弟那样懂得变身?你们变身后战斗力增大了一倍不止。”
我道:“你想怎么样?”
十几棵大树一直长到十几米高才停了下来,十几棵枝叶繁茂的大树往四周一站,就组成了一个不可逾越的藩篱。任何试图翻越的人都会在一瞬间遭到数以千计的攻击,很快就只剩那五个高级战士还能够动弹了。
龙原道:“好了,安全了,它们已经走了。”
我将九玄龟珠取出来拿在手中,道:“你说的应该是这个吧?”
龙原咳嗽了一下,壮着胆子站了起来,冲着四周的参天巨树恭敬地道:“谢谢你们仗义出手,我们后羿星人非常感谢你们。”
树人道:“在我们存在的空间里竟然还有这些如我一样生命力强悍的物种,真的是很好啊。”它的语气有些唏嘘,好像在说“吾道不孤”。
又过了好一会儿,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追杀我们的梦幻星战士因为放了一场火而被全部杀死,但是我们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我们自己也是生死未卜。
我松了口气,连挥数剑将那人身上的束缚斩断,藤蔓的汁液溅了一身,他神色羞赧,满脸通红,在为自己的莽撞不好意思。
我一时为之语塞,它说的是实情,确实是我们将梦幻星人引到这里来的,如果我们没有逃到这里,他们也不会放火烧林,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确实有责任。
剩下的几人惊惧地围成一个圈。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荒芜的星球表面,没有动物也没有植物,地面光秃秃的,酷热无比。忽然星辰转变,响起晴天霹雳,一场倾盆大雨浇了下来,一个状若天神般的男人出现在天地间。
有人小声地道:“我们安全了吗?”
我将树人说的那些奇怪的话抛到脑后,又将九玄龟珠放进怀中,当务之急是要帮助龙原扭转局面,把梦幻星战士赶回自己的星球去。
我看到那人刚一冲出去,就有十几条藤蔓骤然改变方向朝他缠了过去,我喊道:“快回来!”
看起来苍老不堪的树人却拥有一双纯净的眼睛,虽然纯净却饱含智慧。树人忽然张开嘴巴,露出后面黑洞洞的空间道:“我从来没有伤害过别的智慧生物,但是你们却放火烧死了我的同类。”
十几棵参天大树忽然转动了一下,虽然它们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能被称作眼睛,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它们在盯着我们。
他们像无头苍蝇一般,毫不气馁地不断地四处冲撞,直到他们中的一人被五花大绑地吊在半空中,才停止了努力。
众人于是都沉默不语地看着,或者说听着,听着敌人不停地惨叫,由中气十足的惨叫变得声音衰弱,低不可闻。我想这些被烧死的梦幻星人一定死状很惨,唉,我在心中长叹了口气,玩火者自焚。
我一怔,听出了他话中之意,就是万一这些枝蔓要是不退怎么办,万一它们始终在这里怎么办?毕竟谁也不敢保证这些突如其来的令人匪夷所思的枝蔓会存在多久。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在我引出玄龟的记忆的同时,我也观看到了树人的一些记忆。
五个高级战士不断地横冲直撞,试图闯出包围,但都被挡了回来。如果他们像我一样拥有一柄锋利至可以切开任何物体的神剑,或许还有一丝逃走的机会,因为那些突然生长出来的大树的枝干都似乎坚逾金石,以他们手中的兵器根本难以杀出一条生路来。
那个声音应该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年约六十、饱经风霜的老人发出的,他应该是面无表情,眼神冷漠,我开始在心中勾画那个未知神秘人的形象。
我点了点头道:“是的,它们杀了所有的梦幻星战士,所有的,一个不剩。”
它的手状树枝伸过来,直接从我手中将九玄龟珠取走。我没有丝毫的愤怒,因为我感到它并没有掠夺甚至将九玄龟珠占为己有的念头,这种感觉虽然很玄妙,但是我相信我的直觉。
我拍拍他道:“没事,这种事不是任何人都能猜到的。”
就在我还为他们感到乐观的时候,突然四周正在燃烧和已经烧秃了的树木身上骤然生出一道显眼的绿光,霎时间树木身上的火全灭了,且以肉眼可察的速度迅速生长出繁盛的枝叶来。这就好像地球上的催熟剂,但是这个效果却是催熟剂的几百几千倍。
树人望向我,道:“你的生命力很弱,在我眼中如同萤火虫一般,随时会被时间带走生命,但是比起你的同类,你已经非常强大了。我想告诉你,你还有很大的潜力,你可能会成长为像我这样伟大的生命,那是因为你的体内有一股庞大的生命力,但是它在沉睡。当它苏醒并彻底地与你融为一体时,你将成为不朽,记住我的话吧。”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