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下集预告

雨魔网络玄幻

在桃花源中,独孤奇混入鼎神的世界,强行打开火鸦的封印,放出这只太古第一凶兽,此战中柳远藤遭受重创,众人皆以为他已经死去。然而,柳远藤幸运地在最后一刻被神兽贪狼奇迹般救活,但是一身修为因为受伤过重而丧失殆尽……
柳远藤怀着一颗迷惘的心在鼎神世界中漫无目的地游走,在贪狼的帮助下,柳远藤重拾王者之心,为了恢复强大的力量、早日走出鼎神的世界而从头开始修炼……
(全书完)
就在后羿星上一场后羿星人与梦幻星人的强力较量正在展开的时候,在地球上,侥幸未死的天才少年柳远藤也在为了重新获得力量而不懈努力着。
柳远藤最终能够回到现实世界中来吗?这个骄傲的少年能够重新成为新人类的强者吗?满目疮痍的鼎神世界能否恢复如初?
独孤奇震撼莫名,神色凝重起来。
玄龟族大王子之前就已变身,现在无法再提升自己的力量与独孤奇争锋。就在我以为他已无可奈何的时候,突然他大吼一声,青筋暴露,一道道力量补充进他的体内,全身肌肉瞬间鼓胀起来,战斗服立即被撑破,露出衣服下的铁铸般的肌肉,但是这股突然出现的力量太强大了,甚至使得他的肌肤也渗出血丝来。
炼炉不远处随意堆着一堆“破铜烂铁”,看起来是些废品,在火光掩映下闪着寒光。
我鼓动暗能量打开翅膀,瞬间卷起一阵狂风,将围绕在我四周不断向我射击的鼠人侍卫卷得东倒西歪。
独孤奇掩饰不住地露出惊骇的表情,眼中透出狐疑之色,定定望着玄龟族大王子。
一阵风般卷进来的正是玄龟族大王子,一身大氅,内里是镶金边的黑色武士服,随后赶至的是他的禁卫团,那个强悍的蛙族人带队的五十个高级战士。
我道:“以鼠人族的实力根本伤害不到你,你这么着急闯进来,不过是为了九玄龟珠罢了。”
白老伯神态也是一般的狂热,叫道:“把人带上来!”
“你们快上,杀了他!”对我的厉害白鹚比山骅要了解得多,他惊慌地叫喊起来。四周的侍卫纷纷掣出兵器向我围来。
忽然一道微弱的蓝光从炼炉中一闪而过,山骅狂喜道:“成了!继续升高温度!”
我这时也感应到另有一股较强的九玄龟珠的能量波动在快速靠近我们,暗暗心惊,马上想到应是玄龟族大王子顺着炼炉中九玄龟珠的能量波动顺藤摸瓜找到了这里。
在离炼炉约数米的距离有四根宽大的石柱,四条巨蟒缠绕其上,鳞片凸出,蟒首昂立,狰然环顾,栩栩如生。
玄龟族大王子又岂能甘心到口的肥肉让别人吃了?他狂怒地向独孤奇展开了狂风暴雨似的连击,怎奈他本身修为就比独孤奇差一些,更何况现在独孤奇有神剑在手。
鼠人族和羽人族不能修炼能量,肉体力量又很小,所以在我眼中根本不具有威胁。我深恨他们助纣为虐,竟然用羽人族少女的生命来锻炼神剑,想必其他失踪的少女下场也都一样。
白鹚厉声道:“如果那些高高在上的后羿星皇族真有你说的那么好的话,梦幻星人又怎么可能侵入我们的家乡,残暴地屠杀我们的族人?不能依靠他们,我们只有自己行动起来!金乌战神是所有金乌战士中最强大的存在,只要他复活过来,就能够恢复我们羽人族的昔日荣光,保护我们不受梦幻星人的欺负!”
炼炉旁的高大平台上站着山骅和白老伯。
独孤奇在突破自身的瓶颈后,到底要比玄龟族大王子强上一分,刚才他终于找了个机会硬挨了对方一腿,而将金乌神剑抢在手中。
我心中闪过一丝明悟,突然出现的力量是他从九玄龟珠中借来的。
金乌神剑出世,独孤奇第一个作出反应,身体快如闪电,伸手向金乌神剑抓去。独孤奇一动,玄龟族大王子也立即向神剑冲过去。两人不分先后同时来到炼炉前,谁也不肯让对方得了先手。
我不躲不让,一把抓住刺来的蓝星铁枪,往旁边一带,持枪鼠人就身不由己地狠狠撞向别的鼠人侍卫,顿时七八个鼠人侍卫跌得横七竖八,哼哼着爬不起来了。
两人对我的到来并没有任何表示,甚至没有抬头看我一眼,两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硕大的炼炉,神态专注无比。
庞大的力量被玄龟族大王子抽取出来,形成一个简单的光团,他用双手环抱光团,猛地砸向独孤奇。光团在半途突然化作顶天立地的巨大玄龟形象,向着独孤奇冲撞过去。
山骅道:“这是金乌战神冥冥中在呼唤我们,否则我们鼠人族又怎么会这么巧发现了深藏地下的金乌神殿?当然,我们还在这里发现了金乌战神的遗躯,那强大的生命力和生命印记甚至令人不敢近视。只要我们能够成功炼制出金乌神剑,就能唤醒金乌战神,所以我们会不惜任何牺牲。只要能够复活金乌战神,就是要我的命,我也会毫不犹豫,这是我们金乌后裔的使命,我们将义不容辞地去完成。”
我沉声道:“你们是在宫殿中发现了金乌战神吗?”
独孤奇徐徐地道:“你算什么东西,就是玄龟在我面前也不敢说出这样的大话!”
我大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神剑一旦成型就牢不可摧,除非是核能光炮级别的打击,否则休想伤害到神剑一分一毫,难道这金乌神剑还没有锻炼成功?
过了一会儿,又有侍卫带着山骅的命令过来,押着我离开了大殿。
独孤奇厉喝道:“什么人?敢打九玄龟珠的主意!”火焰长枪拖着一道炫丽的火光,迅如闪电般直击大王子的后心。
两个鼠人族侍卫分别抱起两个羽人族少女,向着巨大的炼炉走去。
“不要!”我悲痛地大喝,眼睁睁地看着两个花季羽人女孩被狠心地扔进了炼炉中,却无法施以援手。我就是速度再快也无法瞬间跨越我和炼炉之间的距离,从两个鼠人族侍卫手中抢下两个可怜的女孩。
令我吃惊的是,本来修为就高一筹又有神剑在手的独孤奇竟然吃了亏,伤势看起来似乎比玄龟族大王子更重一些。
我对九玄龟珠的感应突然开始减弱。
我正要做好准备承受他下一波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他却突然停了下来,疑惑地道:“咦,怎么会有一颗九玄龟珠的能量波动在迅速接近?”
玄龟族大王子一进来,稍作停留就向巨大的炼炉掠去。
独孤奇瞥了眼自己背后飘逸的火焰缠绕的翅膀,淡淡地道:“羽人族?如果有翅膀就算羽人族的话,我也勉强算是吧。你又是什么人?”
蛙人带领的禁卫团成员个个身上带伤,显然一路闯机关陷阱受了不少窝囊气。此刻蛙人见独孤奇目光在他身上打了个转,顿时厉喝道:“你算什么东西,敢和我们大王这么说话?”
独孤奇冷笑着望向我道:“我不是独孤奇,又是谁?”
就在这时,突然侵入的敌人已经闯过重重守卫来到石室里,狂傲的声音在石室中回荡道:“你们这些小爬虫不要再来送死了,我一个指头就可以杀光你们!快将九玄龟珠给我,不然我就灭了你们全族!”
金乌神剑在空中转了几圈,“铮”的一声插在山骅与白鹚的面前。
我正要问独孤奇,他怎么会弄到一颗九玄龟珠的,突然炼炉中光芒遽盛,一缕柔和的蓝光从炼炉最底下升起,水纹般向四面空中扩散开来,竟是金乌神剑大成的迹象。
我道:“可叹独孤奇聪明一世,到最后还是被太古凶兽火鸦取而代之!”
我听出他话中语意不善,我道:“她们怎么了?你打算将她们怎么样?”
不一会儿,鼠人族侍卫就被杀得一个不剩。蛙人与我战斗片刻,见我能够轻易化解他连连施展的强大的招数,也明白他不是我的对手,于是大声招呼禁卫团的高级战士们前来帮忙。正所谓蚁多咬死象,我也不得不多分出一些精力来应付这些高级战士的进攻。
忽然独孤奇狂笑道:“果然是好剑!能量源源不绝。”
反观山骅和白鹚两人,虽然在所有人中是最弱小的,眼下反而却最安全。
他看见我,也为之一愕,眼珠一转笑道:“兰虎,你果然在这里,义王让我先行一步过来支援你。我一到这里就感觉到了九玄龟珠的能量波动,我想你应该也会在这里,就马上赶来,果然让我猜个正着。”
一个鼠人侍卫趁我分心的时候,持蓝星铁枪向我刺来。
两人全力一击,都受到了重创,嘴角溢出血来,不受控制地飞跌出去。
就在这时,忽然有叫喊厮杀声从远处传了进来,喊杀声越来越近,不到片刻就已经来到石室外。
独孤奇尴尬地道:“这些小爬……鼠人实在大胆,竟然阻拦我,是他们先动手的。”
我沉声道:“既然是义王让你过来的,你应该知道羽人族和鼠人族都是我们自己人,你这一路大开杀戒,杀了多少鼠人?”
蛙人却在第一时间向我展开了攻击。
山达一路追了出去,剩下的侍卫虎视眈眈地盯着我。
炼炉中忽然闪出几道闪亮刺眼的蓝光,山骅激动地道:“成,成……功了,快,快将九玄龟珠扔进去!”
白鹚道:“她们还活着,只不过吃了一些迷药,都在昏睡中,这保证她们在死亡时不会感到一丝痛苦……”
在几个鼠人侍卫的呵斥声中,我走入石室。
一阵天崩地裂的晃动,坚固无比的石室顿时倒塌了一半,碎石雨点般落下。
独孤奇马上以好朋友的口吻向我道:“兰虎,他是谁,也不给我介绍一下!要是不小心生出什么误会,不就坏了朋友间的情分?”
山骅不屑地望着我道:“只有智慧生物的血肉和生命才能赋予普通兵器以灵性,只有深具灵性的兵器才能锻炼成神剑,也只有含有金乌后裔血脉的金乌神剑,才能唤醒金乌战神。”
独孤奇如果真的有一颗九玄龟珠,那十有八九是从自由战线联盟那里抢来的。我之所以没在他身上感觉到九玄龟珠的能量波动,想必他已经利用某种秘法将九玄龟珠中庞大的生命能量化为己有,否则修为不可能进步这么快。
白鹚目射狂热之色,毫不犹豫地将九玄龟珠扔进了巨大的炼炉中。
那蛙人与独孤奇修为相差甚远,顿时为独孤奇气势所逼,下意识地避开独孤奇的目光。
很快,有两个侍卫抬着两个人出现在平台上。
大王子也神色凝重地看着独孤奇,两人互相惊讶于对方的修为之高,都小心起来。
我没来由地松了口气,无论对方是火鸦还是独孤奇,最终结局我都要将其封印带回地球,但是我心中还是不愿意看到独孤奇被火鸦取而代之。
我大喝道:“白鹚,羽人族少女失踪案原来都是你做的!”
大王子听到独孤奇的话,眼睛忽然一眯,道:“你们竟然认识,你也是羽人族的吗?”
白镇长这才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面色平淡地道:“能够为羽人族未来的兴起而献身,是她们的荣幸。”
独孤奇甚至连金乌神剑也拿不稳,神剑脱手飞了出去。
“好剑,好剑!”独孤奇边狂笑,边催动手中金乌神剑,每一挥都有一圈碧蓝色光华化为锋利的剑气冲击出去,在古老坚硬的石室上留下一道剑痕,看起来无坚不摧。
山骅忽然插话道:“还说什么义王要来救我们,根本就是图谋九玄龟珠而来!你们和梦幻星人没什么两样,都是蛇鼠一窝,都该死!”
我用巨大的翅膀护住全身,射线枪的能量射在我的一对巨大翅膀上,甚至无法射下一根羽毛。
金乌神剑一半悬浮在炼炉外,一半在炼炉内,不断向外释放着碧蓝色光华,诱人至极。
我道:“金乌战士是几万年前的传说了,我们怎么能把自己的希望都放在虚无缥缈的传说中?我们应该联合起来对抗梦幻星人,义王的军队马上就会到了,只要我们能够上下一心,赶走梦幻星人指日可待!”
宽大的石室中央是一个炼炉,硕大无比,比起普通的炼炉要大数十倍,粗略估计宽约五米,高十几米。四边有小孩手臂粗的精钢锁链锁住炼炉。
我大惊失色,高声叫道:“住手,你们要干什么?羽人族和鼠人族都是一家人,你们怎么忍心残害这些正处在生命中最美好阶段的少女?你们还有人性吗?”
我心中一震,难以置信地望着满脸狂热的白老伯。
我愤怒地望着白鹚和山骅,这两人为了炼制出金乌神剑,竟然毫不犹豫地残害自己的族人,简直是丧心病狂。
独孤奇冷哼一声,两道锐利的目光如同闪闪刀光,直刺入蛙人的双眸中。
独孤奇双眸死死地盯着我,半晌始道:“这个不用你来告诉我。”
东转西转,穿过几重殿宇,最后来到了一间石室中。这间石室不比之前的大殿小,人离石室还有十几米远就感到热浪扑面而来,令我大为惊异。反观几个侍卫却面无表情,看来他们经常出入这里,已经对这里的高温习以为常。
独孤奇眼中寒光闪闪,随后哈哈大笑道:“兰虎果然是兰虎!不过我告诉你,我仍然是独孤奇,我早说过我能控制火鸦的力量,并且在这段时间里,我依靠九玄龟珠的力量吸取了部分火鸦的远古记忆。当我掌握它的全部记忆时,我就与火鸦合二为一,我就是火鸦,火鸦也是我。”
玄龟族大王子身为顶尖高手,自然能够感应到独孤奇这一枪的威力有多大,当机立断地停下,转过身来一拳轰出,正中火焰长枪的枪尖。
这道火焰气劲来得又猛又疾,我甚至来不及躲闪,只能双手提起交叉护在胸前。火焰气劲瞬间撞上我的双手,猛烈的力道撞得我向后退去,双手酸痛,小臂上的战斗服眨眼间化为飞灰。
两个鼠人族侍卫迟疑地站住了。
我撑起暗能量罩一边躲避巨石,一边向独孤奇他们两人望去。
九玄龟珠果然已经被炼进金乌神剑中,成为金乌神剑的能量之源。
其他鼠人侍卫眼见实力差距太大,竟懂得纷纷和我拉开距离,用鼠人族自制的射线枪向我开火。
独孤奇狂笑道:“人类应该有自知之明,凭你也敢管我的事,今天九玄龟珠我是要定了!”
白鹚马上点头道:“希望这次不要再功亏一篑。”
我讥讽道:“人心不足蛇吞象,小心被火鸦控制了你的思维,彻底沦为人偶。”
白鹚浑身哆嗦,气愤地道:“你才是愚蠢的,你这个地球村来的愚蠢羽人!还不将她们推进去?”
我一边应付着蛙人的进攻,一边思考着这些关键点。
我心中大震,讶然道:“你不是独孤奇!”
众人惊奇地望向炼炉,山骅和白鹚则是一副沉醉的表情,笼罩在蓝光之中。
这赤裸裸威胁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像独孤奇,他不是在仁言城吗?听龙原说他正带兵在外面与梦幻星人抢地盘呢,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禁卫团成员纷纷和四周的鼠人族侍卫动起手来,眨眼间便有几个鼠人族侍卫被杀死。
几个高级战士不顾危险向金乌神剑的落点跑去,却被从天而降的巨石砸成了肉饼。
话未说完,一道凌厉至极的火焰气劲穿破虚空转眼出现在我面前。我大骇,多日不见,独孤奇的修为竟然扶摇直上,隐约已经有了超越我的势头。
我不动声色地跟着他们,反正已到了如今的地步,我也想知道这两人究竟想用九玄龟珠做些什么。
白鹚也道:“好你个兰虎,原来早有图谋,我真是瞎了眼,把那么多羽人族孩子交到你手中。”
独孤奇的目光越过玄龟族大王子,向他身后的禁卫团望去。忽然看见那个蛙人,独孤奇蓦地一震,望向大王子道:“你是梦幻星人?”
没想到两人因为独孤奇而误会我,我无奈转身,望向两人解释道:“你们不要误会,义王确实是来救你们的……”
我向来人处望去,来人悬浮在半空中,一对火焰翅膀微微扇动着,手里拿着一柄火焰长枪,正轻蔑地扫视四周,气焰嚣张至极,这时恰与我的视线在空中相撞。
炼炉下火光旺盛,火焰冲天而起,炽热的气流席卷而来,我顿时仿佛置身炎炎沙漠中,酷热难当。
“独孤奇!”果然是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山骅讽刺地道:“你这个叛徒也有脸说什么人性?如果不是你带领梦幻星人进攻我们鼠人族,我们怎么会被迫躲在这里?只要我们能够复活金乌祖神,区区梦幻星人又算得了什么?”
我气骂道:“这是什么混话!只是为了一个不一定存在的理由,你们就擅自决定了他人的生死!你们凭什么要这些羽人族的女孩为了你们的盲目和愚蠢付出生命?”
白鹚激动得老泪纵横,上前用双手将金乌神剑抱住,猛地一拔。金乌神剑被拔了出来,但是却光芒黯淡,好似在刚才的一击中也受到了创伤。
我们三人的修为都是半斤八两,所以两人一方面想拉我对付另外一方,一方面又想方设法试图搞清楚对方的身份。
两道庞大至极的力量瞬间撞击在一起。
山骅惊讶地迎着我愤怒的目光,仍镇定地道:“你要做什么?”
沉默片刻后,大王子突然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兰虎,你去拿九玄龟珠。”
当侍卫将抬着的人放在平台上我才看清,那是两个羽人族少女。
山骅神色不耐地道:“不要说那么多废话,现在时候正好。”
碧蓝色光芒中,一团白光上下浮沉,白光中一只小黑龟闭着双眼趴着休息。
之前同为玄龟族王子的文秀就已经向我们展示了从九玄龟珠中借来的力量是多么强大。
独孤奇恼羞成怒道:“兰虎,你也管得太宽了,莫非你想将所有九玄龟珠都收入自己囊中?别忘了,我们之间是有约定的,今天九玄龟珠无论你出不出手,我都要定了。”
一股磅礴的力量从玄龟族大王子身体中涌出,如同一个屏障般挡住了火焰长枪的前进。两股力量在对碰中急剧压缩,随后“轰”的一声巨响,火焰长枪不敌大王子的拳劲,被挤压成无数火星散落空间。一道能量罩将大王子护在当中,没有受到能量爆炸的伤害。
他上前一步,对侍卫命令道:“你们快将她们扔下去。”
独孤奇和玄龟族大王子你争我夺,在炼炉边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他俩都是快速绝伦之辈,如同两条影子围绕着炼炉战斗着,杀手绝招层出不穷,“砰砰”的交击声不绝于耳。
全身的力量随着我的愤怒而达到顶点,四肢与翅膀上的手臂粗的锁链瞬间崩断。
独孤奇神色无比沉凝,双手握紧金乌神剑,浓郁至化不开的碧蓝色光华也依附在神剑上,迎着对方的玄龟重重地劈去。
片刻之后,一柄剑身扁平呈碧绿色的蓝星铁剑从炼炉中冉冉冒出,剑身散发着柔和的碧蓝色光芒,明灭闪烁,像块玲珑剔透的晶体,仿佛一不小心就会碰碎,没有一丝金属的冰冷之感。整柄剑给人柔和静谧的感觉,这个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金乌神剑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