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十章 奇功

雨魔网络玄幻

想必他的二弟、三弟也是像他这样修炼,才因为贪功冒进,反被毒性侵蚀了身体,需要调养一下,暂时不能修炼,否则院子里也不会有三个鼎炉了。
其中一人从小车上抽出一张清单似的东西,低声地读着,另一人则按照对方的口述,手脚灵活地将一管管药剂从小车上拿下来倒入鼎炉中,但并不是每一管药剂都全部倒完。由此推测,他们是按照一定的比例来混合药剂的。
尖细的声音中透出掩饰不住的得意:“新联盟虽然厉害,可惜树大招风,还不懂得隐蔽自己,新联盟的荣光已经一去不再了,他们的最终毁灭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等我们将大事布置完毕,说不定,我们三兄弟就是明日的帝王。”
为了防止被别人感应到我的暗能量波动,在行动时,我不用丝毫暗能量,全凭肉体的力量奔跑跳跃。修炼到“九曲十八弯”第八曲后,身体各方面素质不论是力量、速度还是敏捷,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以我现在的状况,即便不动用暗能量,也足以比得过一般的宠兽战士了。
这使我吃惊,医城从哪里网罗来这么多厉害的宠兽战士?
尖细的声音不屑地道:“大哥有点小心过头了,兰虎再厉害也只是以前,现在有我们三兄弟,兰虎又算得了什么?不过大哥说得没错,大事完成之前是要小心一些。二哥放心,我不会得意忘形的。兰虎若是不来,我也不会主动去招惹他;他若是来了,就只能委屈他在浮龙岛待上一段时间了。”
当然如果一旦练成,将毒烟融合到暗能量中,其效果也极为惊人。一旦敌人被他的暗能量攻入体内,上面所说的那些负面作用也会同时在敌人体内www.99lib•net骤然发作。
此刻蘑菇云已经大大变小,比起刚才也稀薄了许多,那人的脸上现在却不是惨绿色,而是如同宝石般的绿色,看起来莹润非常!我大吃一惊,显然他已经将这种毒性暗能量修炼到大成的境界了。
我谨慎地不去看他,以免引起他的感应,我先前在暗道口遇见的两人该是他们口中的二师叔、三师叔了,那么这个枯瘦的家伙,就是那两人口中的大哥。
他竟然早已想到了合体后毒烟被稀释的可能,这令我有点沮丧。倘若他的黄蜂宠也将自身的暗能量带上毒性,合体后的威力将更加大。
如此反复多次,我猜想他如果袒露全身,一定身体每个部位都是绿色的。
只是,我有点纳闷,这种露天的院落、简陋的鼎炉显然并不适合研究、开发新药,他们为什么要将这些毒药都混和起来呢,而且是按照精确的比例混和在一起?
我感到那凛冽的目光在我身边的枝叶上来回扫了几下后,就转移到旁边的树上。不一会儿,一个声音漠然地道:“你二师叔、三师叔回来了吗?”
恐怖的是,我在那一块植物区域中看到了几十只有毒蜘蛛,体形大大小小,不尽相同,但是每一只都有剧毒,体形较大的有狼蛛、虎蛛、漏斗蛛,较小的有褐蛛和小提琴蛛。
我没有去深入思考,因为我是来救人的,不是来摸医城底细的。
因为距离较远,我又不能运用暗能量加强眼力,所以只勉强地看到了上面几个字,大抵是金角蛇毒、蚁酸等字样。
看见一只黑寡妇并不惊人,但是看见一群毒蜘蛛就会让人不寒而栗了。
阴柔的声音道:“你知道我们前段时间抓了一个小妞吗?”
杜木干看见我,似乎也大吃了一惊,蓦地发出一声尖啸,外重院落中的高手潮水般向我藏身地涌来。
不多会儿,鼎炉就被烧得热了起来,有稀薄的毒烟升起,那人闪电般用袖子一裹,卷起了一股毒烟凑在鼻前嗅了嗅。他似乎不大满意,从旁边的柴堆中又拿起了几根木柴塞在鼎炉下面,双手作势向鼎炉下挥了挥,火势顿时旺盛起来。
片刻后,他的脸色稍有恢复,他吐出了刚才吸入的那股毒烟,那毒烟灵活得如一条毒蛇钻入蘑菇云中。我感应到被他吐出的那股毒烟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毒烟了,而是融合了暗能量的特殊毒烟,换句话说,毒烟已经成为他暗能量的组成部分。
看着一群群在草丛中出没的毒虫,再厉害的人也不禁要打个寒战。虽然这些毒虫的毒素并不能对我造成伤害,但是想到这些小虫子爬到自己身上,朝自己的身体吐口水,毕竟也是一件让人倒胃口的事。我一闪身从原地弹起,向着绿地深处行去。
风柔果然在岛上!只是这两人口中的大事又是什么事,两人对此显然深有忌讳并没有多谈。
我的心脏霍霍地剧烈跳动,我强迫它平静下来。
尖细的声音疑惑地道:“哪个?”
那股毒烟再从蘑菇云中钻出来时,体积膨胀了很多,那人又一张口,毒烟再次被他吸入体内,这一次连他的脖子手臂都变得惨绿。
这个人的出现让正在混合毒药的两人立刻神态恭敬起来,两人放下手中的东西,向着来人低下头道:“师父。”
暗淡的星光下,我发现自己仿佛身处森林之中,四周一片片植物被人工分隔开,有花草也有树木。
我奇怪地望着他,他究竟是准备干什么?
阴柔的声音道:“就是性格很暴烈的那个。”
我打算先从这里退出,敌人的实力太强,我需要帮手,并且我需要弄到这里的准确资料,我要知道他们可能会将风柔关在哪里。我打算联系颜承禹,让他派一些宗内的高手前来助我。
我闭上眼睛进行感应,感应力从一颗颗能量粒子上经过,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网络。整个外重院落都在我的感应之下,一共有十四个可以称作一流高手的宠兽战士,每一个都是新人类,每一个都拥有极强的战斗力。
我检查了一下身体,因为暗能量的反应很快,毒液对我的身体几乎没有造成任何损伤。我又检查了一下暗能量的消耗,与侵入我体内的毒液量相当。这些消耗可以视作零,因为我随时可以从四周吸取等量的暗能量进行补充。
那人冷哼一声道:“早已劝过他们很多次,却置若罔闻,贪功冒进,伤了内腑,下次该学聪明一些了。”
我等到两人走远后,从窗户的阴影下走出。
新人类的暗能量没有天生带毒的,只有一些植物宠和爬行类、飞行类宠兽因为自身的特殊属性,在进化为宠兽后,仍具有很强的毒性。
过了一会儿,刚才那两个年轻人又出现了,这一次带来了大捆的干木柴。他俩将木柴均匀地塞在鼎炉下,点上火,又恭敬地退下。
当年从全球各地蜂拥而至宠兽学校参加宠兽大赛的最强的年轻一代新人类中,李秋雨、杜木干、独孤奇是最引人注目,也是最强的三人,他们三人都是夺冠的热门。杜木干与李秋雨实力不相上下,李秋雨也只是靠运气勉强胜出,否则她也不会被杜木干重创,躺在病床上休养良久了。
阴柔的声音诧异地叫了一声,随即呵呵笑道:“还是三弟你的主意多。”
试验了一番后,我心中渐渐有了底,只要对方的毒性暗能量总和不超过我拥有的暗能量,他就很难击败我。
尖细的声音一怔,随即“嘎嘎”笑了一声道:“怕他怎的,我们三兄弟怕过谁来?就是新联盟最鼎盛的时候也拿我们没办法,何况区区一个兰虎?他若不来则罢,倘若胆敢打上门来,说不得将他一块捉来,显显我们三兄弟的威风。”
“什么关系?”尖细的声音道。
这个院落分为两重,外重院落中有许多高手隐藏着,平均水平都很高。整个外重院落聚集了无数的能量粒子,这些能量粒子都是受到隐匿在外重院落中的高手在无意中释放的能量场所吸引。当然懂得利用能量场来控制并利用这些如飞蛾扑火般聚集而来的能量粒子的人却极少。
那人似乎很满意毒烟的威力,走到鼎炉前,双手环抱于胸前,两袖急速振动起来,那毒烟便源源不绝地向他涌了过去。他双眸骤然一亮,在黑夜中犹如雷光电闪,这是暗能量聚集到巅峰时才会出现的情景。他蓦地一张口,鲸吞似的吸入一股毒烟,瞬间整张脸都变得一片惨绿。
两人将小车一直推到最中间那个鼎炉前,鼎炉足有一人高,鼎炉口则到两人胸口稍下一点的位置。
我几下跳过去,寻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跳了上去,一动也不动地趴在树冠上,然后向着下方的院子中望去。
路旁一簇草丛中发出细微的颤动,一只细小的在黑夜中几乎看不见的蜘蛛在草丛中隐现,我眼光扫过,便知道那是一只剧毒无比的黑寡妇。
好在两人似乎还有别的事要做,终于打算要离开了。我暗暗松了口气,忽然声音阴柔的那人停住脚步道:“最近我们应该多派些人手,听说兰虎从外星回来了。”
来人随意地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他来到鼎炉边随意地瞥了一眼,然后便如同一截屹立在风沙中的枯木站在鼎炉旁,眼观鼻,鼻观心,似乎开始调理自己的情绪,使之不起任何涟漪。
两人在离我近在咫尺的地方随意地说着,似乎并没有怀疑到有人能从暗道中潜入到这里。不过两人说的都是一些和我没有什么关系的话。看着天渐渐地亮起来,我生怕两人说得兴起耽误我救人。
黑寡妇的毒性的属性是神经性毒素,具有麻痹神经的作用,另外其毒液中还有一种成分会引起中毒者肌肉收缩,给受害者一种全身紧绷连骨头都要断裂的感觉。虽然黑寡妇的毒性很强,但是由于黑寡妇体形很小,其毒液有限,所以一般不会致命。
这里是医城的秘密所在,所以在外界弄不到这里的地图,也没有人知道这里究竟有哪些东西。
像他这样,人为地使用特殊方法,使自己的暗能量具有极强烈的毒性倒是非常罕见。我虽然没有这么干过,但我依然能猜到,他这样的做法就是要将毒烟和自己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中的暗能量融合在一起,只有这样才能最终使他的暗能量具有毒性。
那升起的毒烟渐渐浓郁起来,有不少毒蚁、毒蛾嗅到了这里的毒烟,好似是狗熊嗅到了蜜糖一样,向着那鼎炉飞去。但一飞到毒烟中,管你是什么样的毒虫,都经受不住,一头栽进鼎炉中,很快就成了毒烟的一部分。
我倒吸一口凉气。
那人的目光突然如刀般凛冽,向我直射而来。既然已经暴露,我也功聚双目向他望去,那冷酷淡漠的神色果然正是杜木干!
这些突然侵入的有毒液体引起了细胞中的暗能量的反应,随着毒液快速地向我身体中渗透,细胞中的暗能量蜂拥而出,阻击正快速侵蚀着我身体的毒液。暗能量以包围的态势将毒液限制起来,在毒液侵入血管和神经之前就将其完全消灭。
阴柔的声音道:“据说是情人关系,唉,这真是一个烫手山芋。”
尖细的声音嘿嘿冷笑道:“二哥不用怕,那新联盟的独孤霸天不是一直想要兰虎的小命吗?我们只要告诉他,兰虎的女朋友在我们手中,他一定会带着新联盟的高手迅速赶来的。”
很快我就发现了一处被绿色所掩映的院落,暗能量波动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鼎炉之间彼此相隔一百米左右,偌大的内层院落中只有这三个鼎炉。
两个年轻人中的一个小心翼翼地道:“已经回来了,在下面吃药。二师叔说外面闯进来的人都没有能力进入到这里,还说可能是主楼的电脑系统出现了小故障,才会使暗道出现短暂的停电。”
这一片片有序地被固定在某一区域的植物看来就是医城培育的药物了,一条条平整的水泥路将各区的植物分隔开来。
我将注意力从被毒蜘蛛咬的地方收回,再向内院望去。
很多人都向外界寻求强大力量,却从来没想到其实强大的力量就在他们的身边。
凭着感觉,我如同一只长着飞翼的松鼠在树头灵活地穿梭。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发现了一道极为明显的暗能量波动,对方看来是新人类。我加速向着波动传来的方向掠去。
这两人都很年轻,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面皮紧绷,表情很冷淡,经我观测也有不错的暗能量修为,应该也是宠兽战士,不过比外重院落的那些高手相差甚远。
看他的表现,应该属于顶级高手范畴。我惊讶之余,也更加小心起来。
我感觉到了这里的异常,于是站立不动,渐渐地自己的身体好像融入附近的环境中。因为我这个陌生人突然闯入而隐匿起来的生物纷纷在此刻活动起来,我将自己的感应能力延伸出去,尽量笼罩更多的地方。我发现这里并没有普通的昆虫和其他小动物,主宰这里的都是一些有毒生物,毒蛇、蜈蚣、蝎子、毒蜥蜴……这些生物在黑夜中纷纷从自己隐藏的巢穴中爬出来,展开了一场场厮杀,杀死自己的同类互相吞噬着。
忽然有机器声响,内院一角突然出现一座升降机,有两人推着一个小车走了出来,车上林林总总、井然有序地摆放着数百支圆肚形玻璃试管,而且每一支试管上都贴着标签,注明了其中的成分。
声音阴柔的那人的情绪也被调动起来,他嘿嘿笑了几声后,道:“大哥一再叮嘱我们,在这件事情做成之前,一定要小心谨慎。大哥也跟我们强调过,不让我们轻易招惹兰虎,似乎……大哥对兰虎很忌惮。”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思索万一我要是和他动起手来,能不能抵挡得住他的毒性暗能量。毕竟此人修为非常高强,不是一般的宠兽战士可比的。
这一路我又见识到无数的毒物,有趴伏在树梢上的毒蛙,有在空中飞舞追逐毒虫的毒蝠,还有数不清的各种毒蛇与毒蜘蛛挂满了枝头。
毒烟越来越多,呈绿色蘑菇云状弥漫在鼎炉上方。仍不时地有毒虫飞来,但是还没挨到鼎炉就已经坠地死亡,可见毒烟的威力。
我心中一凛,道路两旁的植物区有令我不由得生出危险感觉的古怪生物。
能够忍受这么多痛苦的人,心志一定极为坚定,有钢铁般不可动摇的意志,这样的人是很可怕的。
我走在水泥路上,淡淡的药味飘进我的鼻孔,我马上分辨出其中有雄黄的成分。
我趴在枝头,将自己融入到黑暗中,把自己幻想成为树的一部分,我望向内层院落。
他们的声音中充满了敬畏,似乎眼前这个随时有可能被风吹倒的家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狂魔。
那人忽然睁开双眼,目光如刀,向我隐蔽的树上扫来。我吃了一惊,不敢稍动,连眼睛也闭上了。
我把精神集中在几处被毒蜘蛛给咬了的部位,观察着身体的反应。
不过我马上想到,他这还不算大成境界。因为一旦他与宠兽合体,体内的暗能量就好像是有河流注入的湖泊,会得到极大的增强,也许增加一倍,也许增加两倍,这种情况下他的暗能量的毒性就会大大减弱。
尖细的声音道:“我也听说了,据说盛极一时的黑龙帮就是兰虎一手铲除的,这还是在他离开地球之前,那时已经没有多少人堪作他的对手了。我倒想和他较量较量,传言总有不实的地方,兰虎未必就是新人类中的第一强者。不过我们和兰虎并无仇怨,他就算想要找麻烦也应该先找新联盟的麻烦,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等等,黄蜂宠!难道他是杜木干?那个曾经闯入宠兽大赛四强,却惜败于李秋雨手上的杜木干?
我生出疑惑,医城到底在培育什么?走了一段路,我还没有发现种植毒品的植物区。我所看见的大多数植物似乎并不具有药用价值,有的甚至还有剧毒。
我悄悄地顺着我趴伏的那根树枝向下滑,那人忽然停止吸收毒烟,身上倏地闪过一道亮光,一只宠兽从他体内飞出。那是一只体形很大的黄蜂宠,一出来就“嗡嗡”地钻入蘑菇云中吞吃起来。
听他的口气,似乎那两人在修炼什么特殊的功法,但是急于求成,一不小心将自己给弄伤了,所以那两人在匆匆检查了暗道后就回去吃药了。
鼎炉有三足,看样子好像是青铜制造,腹部有火灼烧的痕迹,鼎身既无龙纹也无云纹,只刻画着一些面目狰狞、作勃然之态的蛇虫。蛇虫互相撕咬、彼此纠缠,令人毛骨悚然。
不过,这样的做法要忍受毒烟的剧烈毒性。由于毒烟中的成分是由多种毒液混合而成,在他吸纳毒烟的时候,不得不忍受强烈的疼痛、肌肉抽搐、精神麻痹、肌肉腐蚀等一系列的负面作用。
内院中一间房门忽然打开,一个高瘦的人走了出来。远远地望去,那人身材枯瘦,面色看不太清楚,似乎因过多吸入毒品而肤色惨白,双目无神。
对方三个超级高手,现在只剩下一个,我是不是应该现在动手呢?
我心中一震,赶紧竖起耳朵听。
内层院落中有三个鼎炉!
我在暗中立即将那个尖细的声音给牢牢印在脑子里,有机会一定要干掉这个家伙。此人既冷酷,又狡诈多智,怕是三人中最难对付的。
阴柔的声音叹气道:“兰虎不是好惹的,他有很深的东联邦政府的背景,算了,这几天还是加强警备,多调一些人手过来。”
两个年轻人收拾好瓶子,又向那人低头行了一礼,然后恭敬地推着小车回到升降机旁下去了。
尖细的声音道:“我们抓过那么多小妞,哪能记起是哪一个?”
阴柔的声音叹了口气道:“我也是昨天才听大哥说的,我们抓的那个赏金猎人组织派来的小妞和兰虎有很深的关系。”
大惊之下,我体内的暗能量也涌动起来。
这时,忽然有几只黑寡妇顺着我的裤腿爬了上来。我心中一动,身体微微动了动,让那几只毒蜘蛛感受到威胁。突然腿肚子针扎般地一痛,我被毒蜘蛛给咬了,接连又是几下剧痛,剧毒的毒液顺着蜘蛛的毒牙流入我的细胞中。
医城实力果然不可小觑,既知我因罗兰阿姨的原因和东联邦政府有一些关系,更知黑龙帮因我而崩溃于一夜之间。黑龙帮的覆灭属于绝对机密,没有庞大的情报系统休想打探出其中的真正原因,不过也有可能是他们通过新联盟知道了此事。
无论如何,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白鹚在我眼前被杀死。我游鱼般疾行至白鹚身前,“刷刷”连出三剑,从不同的角度迅如疾电般阻击独孤奇。
不用别人说,我们看到白鹚的作为也知道他正在试图唤醒金乌战神,我们三人不约而同地向着白鹚奔掠过去。
我没想到他变化如此惊人,大意之下竟被他拍个正着,一股刁钻的火焰能量透体侵入我的经脉,但马上被火焰能量所经过的位置的细胞中的暗能量给消灭了。我厉声道:“白鹚,这不是你自己,你万万不能让金乌战神控制住你,赶快醒过来!”
幸亏鼠人族只有六个傀儡石头人,这句话怕是在场所有人心里都想要说的。
我感觉到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突然出现了。
我断然道:“这次不能再让他逃走了,你我前后包抄……”
等到龙原率领大军过来,梦幻星人在这里的军事堡垒自然会被攻破,玄龟族大王子和他的战士也许会战死,也许会被赶走,但结局是肯定的,他们再也无法对这片土地上的居民构成威胁。
找到打开通道的机关,我们三人鱼贯而入。
想到这里,我也一展双翅飞上前去。
独孤奇和玄龟族大王子也同我一样感觉到了,双双急刹车般停下,眸中射出凝重的目光。
我也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挥动“封鱼剑”,阻挡着独孤奇的一波又一波攻击。
金乌战神惨哼一声,错身让开,在刚才的短暂交锋中,他的手指有三根被我震断了。
我发狠道:“既然如此,我就将金乌战神轰出他的体外!”
我这才想到,大概金乌战神力量的源头与火鸦相同,所以独孤奇才这么迫切地想要抢夺金乌战神的生命本源。倘若他能抢到生命本源,就能立即将其吸收转化成为自身的力量,一举超越我和玄龟族大王子的实力,到那时,所有人的生命都要受他挟制了。
我大吃一惊,从未见过有人竟可以用眼睛攻击敌人!
玉雕金乌战神全身变得鲜红无比,然后突然如雪遇阳光般迅速消融下去。
“叮”的一声脆响,金乌神剑虽然丝毫无损,却被我击飞出去。
同时他的身体也涨大了不少,皮肤闪着火焰似的光泽,一对尚未成长完全的翅膀也不断有火焰冒出,竟然与独孤奇的火焰翅膀惊人地相似。
我把“封鱼剑”掣在手中,看准一个傀儡石头人,锐利的黄芒如同一道霹雳从它头顶闪过。
玄龟族大王子厉喝一声道:“背信弃义,该杀!”说话间已向独孤奇飞去。
雕塑急剧融化,最后归化于虚无,空中剩下一团纯净的红色能量,停留在金乌神剑的顶端。
白鹚沉重地点了点头,山骅无力地垂下脑袋,嘴角含有一丝笑意。
在花园的正中央我们看到了白鹚,他正站在一个用青石砌成的梯形祭坛上。祭坛上有一根半人高的圆形石柱,石柱的顶端屹立着一个用玉石雕刻成的金乌战神像。
蓝光以摧枯拉朽之势劈在巨大的炼炉上,坚固无比的炼炉竟然一下被劈成整齐的两半,令人目瞪口呆。
我飞在空中,稍微调息一下,以恢复这一击所消耗的力量。傀儡石头人不愧是用蓝星铁矿石铸造而成的,简直坚不可摧,我即便是用最为锋利的神剑级利器也要消耗大量的暗能量才能将它劈开。
说完,他双翅一振,向着傀儡石头人飞过去。他迅如闪电地围绕着一个石头人脑袋转了一圈,那石头人的脑袋顿时从身体连接处断开滚落下去,但是石头人的动作却没有停止。显然石头人的脑袋并不是控制石头人行动的核心机关。
独孤奇在一旁冷笑道:“别白费力气了,他是金乌战神的后裔,又是如此的虔诚,因此他是无法抵抗金乌战神的意识入侵的,现在他早已不是他了,他是金乌战神!”
另一边的玄龟族大王子也终于轰塌了一个傀儡石头人,听到独孤奇的笑声,仰首向我望来,眼中射出深深的杀气。
众人又是一阵目瞪口呆,鼠人族的机关术真是不可小觑。
“封鱼剑”闪电回防,刚好挡住两道火焰飞箭。
独孤奇飞了上来,向我大笑道:“好威风,好神剑!”
独孤奇冷笑道:“看看他们复活了什么怪物,真是自作自受!”
独孤奇斜睨了我一眼,正要张嘴说话,我马上抢先道:“你们不用考虑我,我对金乌神剑并无兴趣,只要你们答应我,无论谁最后得到金乌神剑都不伤害羽人和鼠人即可。”
我转过身也看向白鹚,只见他目光一闪,两道火焰飞箭般向我射来。
说到最后几个字,山骅已经气若游丝,他的生命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流失。
独孤奇转头瞥了我一眼,淡淡地道:“你不打算出手吗,还是对神剑没有兴趣?”
金乌战神双眸闪着凶光,却没有再次进攻,而是非常干净利落地一转身逃走了,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一个高级战士持着一柄蓝星铁剑砍在一个石头人身上,却只磕出一个小缺口,那个高级战士反倒被石头人一拳打中,咳着血倒飞出去。石头人的身体如此坚硬,想必身体上的石头都是蓝星铁矿石雕成的。
金乌战神正将手插入一个仍活着的鼠人侍卫身体中,那鼠人侍卫顿时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但是声音越来越小,很快就没有了气息。金乌战神随手将他抛出去,把目光放在了最后一个活着的鼠人侍卫身上。
我边小心地应付他的攻击边道:“我劝你还是去看下金乌神剑吧,若是让他得到金乌神剑,你猜他会首先对谁不利呢?”
我们俩一前一后地跟在金乌战神的身后。
我们顺着白鹚匆忙逃走时在地面留下的痕迹,一路追了上去。
我若说参与抢夺神剑,独孤奇自然会以我已有神剑为由逼我表态,甚至可能联合玄龟族大王子先行将我击杀,玄龟族大王子恐怕也会乐得先消灭掉一个竞争对手。
不过,金乌战神不断的杀人也使他的速度无可避免地放慢下来,终于在一间殿宇中,我们追上了他。
他故意提起背信弃义,正是提醒我之前我们三人定下的协议,有人不遵另两人合力杀之。
我怒望了独孤奇一眼,他却浑然不觉般地笑道:“不若让我们三兄弟先联手除掉这些大石头,抢回金乌神剑,再分配神剑归属如何?”
独孤奇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身形一动,抢先朝金乌战神掠了过去。他气急败坏地道:“千万不能让他再从他的后裔那里获得更多的力量,他一旦成为完整体,恢复数千年前的力量,我们谁也活不了!”
打坐的两人一拍地面,身体凌空飞起,同时向白鹚抓去。
这三剑所蕴含的力道令独孤奇不敢小视,他只能硬生生地横移开去,避开我的攻势。
片刻后,我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正看到独孤奇聪明地从傀儡石头人的关节处动手,一一斩断石头人的四肢,令傀儡石头人无法移动,石头人自然也就没有了威胁。这种做法虽然没有我的攻击这么夸张、惊人,却极为实用,消耗的能量也很少。
独孤奇又接连出手,火焰长枪神出鬼没,在空中划出一道又一道火红的虚影。
玄龟族大王子阴沉地喝道:“好,若是有人反悔,另外两人便联手杀之!”
那团红色生命本源瞬间飘到白鹚面前,白鹚一张嘴,将其吞了进去。
我急忙向他望去,只见他双眼变得血红,眼珠像是两团红色的太阳在燃烧。他痛苦地弯下腰去,身后的一对脆弱的翅膀陡然发生急剧的变化:先是颜色变得火红,然后原来的羽毛不断地脱落为新的羽毛所代替,翅膀骨骼也在快速增大。
当下我们三人简单地定下了攻守同盟后,便齐心合力地解决了剩下的傀儡石头人。
金乌战神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强大,这也是我敢于夸下海口的原因。我的拳头命中金乌战神坚硬的指甲,半个身体的暗能量如炮弹般轰出。
白鹚、山骅两人激动万分地观看着金乌神剑。
短暂的片刻后,白鹚忽地又发出一声更为尖锐的啸叫,声波远远传开,竟有震人心魄的威力。
独孤奇心机深沉,妄图挑拨玄龟族大王子与我先争斗一番,好让他坐收渔翁之利。
忽然一声声惨叫传来,等我们赶至时,地面上已多了几具鼠人族侍卫的尸体,他们脸上还遗留着恐惧的表情,双目不可思议地凝视着前方,而且无一例外的是,每一个人胸前都裂开一个大洞,显然是被人瞬间抓裂心脏而亡。
我惊疑不定,对独孤奇来说,生命本源难道比金乌神剑更为重要吗?
白鹚双眼血红,抓紧金乌神剑,大吼一声,狠狠地向前劈去,惊人的刺目蓝光破空而至,竟是锐不可当。两人哪想到在他们眼中爬虫般的白鹚竟然敢反抗,眼看锐利的蓝光迎头劈来,只得狼狈万分地左右躲开。
独孤奇的话也让我大吃一惊,原来金乌战神的残忍的行为另有隐情。只是片刻的工夫,他身后翅膀上的翎羽已经逐渐丰满,并焕发出浴火重生般的光彩,身体也变大不少,四肢肌肉更显示出力量的感觉,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面容与白鹚已经相差很大了。看来正如独孤奇所说,他正在恢复自己的力量。
独孤奇眼见生命本源被白鹚吞入肚中,野兽似的狂吼一声,放弃玄龟族大王子向着白鹚冲去。他的双手生出锋利弯曲的指甲,竟似要将白鹚生生撕成两半。
此时,白鹚已用金乌神剑割开手腕,并将金乌神剑插入石柱顶端,将鲜血滴进石柱顶端的一圈水池中,而玉石雕成的金乌战神正在吸收白鹚的鲜血而迅速变红。
六个石头人巨大的身体挡住了通道的入口,很显然想要通过,就必须先打倒鼠人族用机关术制造出来的傀儡石头人。
独孤奇却在这时候突然停止攻击,飘退到五六步外,心有不甘地打量着我身后的白鹚。
我分出一只手,迎向当面抓来的金乌战神。
就在这时,屹立在石室中尚未被砸毁的石头雕塑忽然活动起来,这些七八米高的人形雕塑迈着沉重的步伐,灵活地向着石室中的人冲过来。
独孤奇的生命受到玄龟族大王子的威胁,他被迫转身应付大王子的攻击。
山骅虔诚地用双手捧起金乌神剑,忽然把剑尖对着自己的心脏猛地刺下去,一旁的白鹚大惊失色。
这更坚定了我阻挡他的意志!
独孤奇盯着他的背影道:“想逃?没那么容易!”
白鹚好似换了一个人般,闪电般掠至我的身前,一掌向我拍来。
金乌战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闪到全然不知反抗的最后一个鼠人侍卫身前,一手贯穿他的身体。
白鹚双手抓住金乌神剑,猛地拔出,鲜血从山骅的伤口喷洒出来。血雾中,金乌神剑绽放出熠熠光辉,寒光凛冽,剑气森森,释放出逼人的无穷气势。这一刻金乌神剑才是真正的神剑,而先前独孤奇抢到手时只是个半成品,独孤奇过分地依赖神剑,难怪在和玄龟族大王子的最后一击硬拼中吃了亏。
玄龟族大王子冷哼一声,一脚踏出,人已到了十米之外,饱含巨大能量的一拳轰击在一个傀儡石头人身上。它那庞大的身躯在这样强大的轰击力下也禁不住连连后退,但是却没有崩溃的迹象。
独孤奇蓦地目射奇光,低喝道:“生命本源!”话音刚起,他就如猎豹般弹起,抓向那团红色能量。
但是我的目标是那团生命本源,我全力挥剑,宛如月光的黄芒雷霆般击向那团红色生命本源,一定要在金乌战神复活之前将其毁灭。
金乌神剑毫无阻碍,如同插进一块豆腐般轻易地没入山骅的体内,剑尖从他背后穿了出来,鲜血如断线的红珍珠从剑尖滴落。
傀儡石头人身体坚硬无比,一般的攻击根本无法伤害到它们,但是它们随便一击就能把一个梦幻星战士打得吐血。
转瞬间,我们就互相硬碰了十多招。突然,在我身后的白鹚发出一声古怪的啸叫。
我淡淡地道:“从你杀死柳远藤、白木、颜烈那一天起,我们便已经是不死不休的敌人。”
独孤奇冷冷一笑,也退了回来。
玄龟族大王子闷声道:“三人,却只有一剑,如何分?”
独孤奇和玄龟族大王子看到金乌神剑有如斯威力,更是不肯罢休,两人同时向通道的入口抢去。
金乌战神?谁能知道唤醒的会不会是像腾蛇一样的上古怪兽?白鹚已经害死了许多羽人族的少女,不能冒险让他唤醒金乌战神,否则他也许会害死更多的人。
独孤奇打断我道:“那是你的事,这个疯子与我无关……咦,不对,他不是疯子,他正在强行攫取自己后裔身上所潜伏的未经开发的力量。金乌战神沉睡数千年刚醒,目前力量还很薄弱,恢复力量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残杀自己的后裔,从他们的血脉中直接吸取力量。”
不过玄龟族大王子能够坐镇军事堡垒,成为一方豪雄,自然也不是莽撞之辈。他只需权衡一下,必能分辨出从我手中抢“封鱼剑”和从白鹚手中抢金乌神剑孰难孰易。
玄龟族大王子倏地向后一退,命令蛙人带着禁卫团消灭眼前的傀儡石头人。蛙人明知自己等人的实力还不足以对付六个傀儡石头人,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我义愤填膺,金乌战神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连自己的后裔都不放过,这些鼠人族侍卫明明对他没有什么威胁,他却还要残忍地将他们杀死。
纠缠片刻,已经有七八个高级战士被石头人踩死在脚下,余下大多带伤,只有蛙人狡猾地与石头人迂回,没有受到重创。
我的心情也格外复杂,既不愿意看到独孤奇或玄龟族大王子抢到金乌神剑,又很愤怒白鹚、山骅两人残忍地用少女的生命来炼剑的行为,但是看到山骅不惜以自身的生命为代价来完成炼剑的最后一步,我又有些不忍看到他死亡。
我们加快速度继续追上去,前方接二连三地不断传来鼠人的惨叫声。我发誓一定要制止他的暴行,奈何金乌神殿不是毫无阻碍的旷野,速度无法提高到最快。
独孤奇狂怒地道:“兰虎,你若要阻我,我便与你永世不得干休!”
此刻崩塌的石室渐渐稳定下来,蛙人趁此机会,带领高级战士回到了玄龟族大王子身边。
山骅的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但双眸却射出前所未有的光彩,向白鹚道:“金乌神剑需以金乌的血肉为引才能炼制成功,之前只有羽人族血肉,虽能赋予神剑灵气,却因缺少了一半的金乌族血肉而未能竟全功,而今金乌神剑痛饮我的鲜血必然大功告成。我求仁得仁,却可惜不能看见金乌战神重临人间痛杀梦幻星人,你一定不能让我失望……”
玄龟族大王子冷哼一声,也没有继续纠缠,而是向着金乌神剑飞出去的方向掠去。
独孤奇看到白鹚的变化愈发地着急起来,双枪举动开阖间都隐约有火焰风暴形成,这是将火焰的力量发挥到极致所形成的巨大威力。
独孤奇嘲弄道:“若是再不追上去,那个老头怕已经跑得没影了。”
独孤奇闷声不吭,两柄火焰枪仿佛是两条欲择人而噬的毒蛇,又快又狠地围绕着我的周身要害展开攻势。
玄龟族大王子眯着双眼,看着自己的手下与六个傀儡石头人战斗。
六个没有自己思想的傀儡石头人将眼前一切活动的物体当做敌人盲目地进攻着,它们与生俱来的几乎不可抗拒的破坏力与坚不可摧的石头身体都令人无法忽视它们的存在。
傀儡石头人随后便停止了动作,身体中间出现一条裂缝。裂缝逐渐扩大,石头人如同一个重伤的战士徐徐倒下。
目睹如此神剑,众人哪还能按捺得住自己的贪婪之心?
我和玄龟族大王子也都相继动了起来,独孤奇刚说出“生命本源”四字,我便马上意识到那团红色能量就是和九玄龟珠类似的东西,恐怕也是当初金乌战神在即将陨落的时候将自己的生命精华遗留下来,等待自己的后裔将自己复活。
金乌战神飞行的速度极快,再加上他对整个金乌神殿了如指掌,我和独孤奇竟然一时半会追他不上,只能凭借着金乌战神飞行时所带动的气流来感应他的方向。
我们穿过一条长廊,进入一片花园,花园只剩下一片废土和攀附在石头和地面上的干枯的藤蔓。
独孤奇不想一个人上去对付石头人,让玄龟族大王子捡便宜,所以故意说给他听。
我暗道此人脸皮之厚,当可算得上一绝。
独孤奇愤怒地望着我,双手各凝聚出一柄长约一米左右的火焰枪来,一左一右,疾如火轮般向我发起攻击。
那团红色生命本源仿佛感知到危险般匆匆闪开,我惊人的一击正中金乌神剑。
独孤奇和玄龟族大王子却按捺住自己的欲望,没有立即去抢神剑,而是各自就地坐下,争分夺秒地恢复自己消耗的能量。
独孤奇诧异地望了我一眼,在他心中,好东西再多也不嫌多,又怎么会料到我会主动退出竞争,使得他的算计落空?他点了点头,转向玄龟族大王子道:“既然如此,你我二人便以实力分配神剑归属。”
玄龟族大王子虽然明知道对方是想让自己先动手,但却没有办法坐视不理,无论是九玄龟珠还是金乌神剑,都不容有失。
白鹚这一击后,脱力般佝偻着身体呼呼地喘着气,手在高台上摸索了一下,身后的墙壁顿时出现了一条通道。他毫不犹豫地抱着金乌神剑转身进了通道,身后的门也徐徐地关上。
六个傀儡石头人自然不可能挡住在场所有人的去路,独孤奇和玄龟族大王子两人中的任何一个都能将它们全部消灭掉,但是六个石头人却成功地为白鹚赢得了大量的时间。
傀儡石头人无论多么灵活,毕竟是死物,比不上这些高级战士,倘若高级战士们只是躲避它们的攻击,倒是可以做到,但是硬冲上去和它们战斗,彼此之间悬殊就太大了。
在路上遇到了鼠人族侍卫,独孤奇和玄龟族大王子根据我们的约定没有伤害他们,只是让禁卫团的战士将他们赶走。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