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八章 勇闯浮龙岛

雨魔网络玄幻

我皱了皱眉道:“还要签证?”
桃花源弟子一直将我领到通往浮龙岛的通道,递上签证,熟稔地和检查签证的几名政府官员打着招呼,于是我顺利地乘坐上通往浮龙岛的夜班磁悬浮列车驶向浮龙岛。
五十里感应距离差不多已经到了我的极限,再往更远处我就力有不逮了,强行感应远方,对身体有害无益。我缓缓地将自己的感应力收了回来。
丹婆婆一开始并不知道我在桃花源,她之所以前来桃花源,实际上是来搬援兵的,见到我当然是意外惊喜。
但是我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连动物界中的那些动物都知道用拟态、变色等方式保护自己,更何况是万物之首的人类,他们当中狡猾之辈更甚于那些懂得隐蔽自己的动物。
信息并不多,但足以让我对这个城市在三年中的概况有了一个比较深入的了解。我本以为这个城市建立在内陆湖泊中的岛屿上,风景秀丽,又一年四季气候适宜,应该是一个旅游城市。但事实上,这么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旅游业并不发达。
我此刻因为担心风柔的安危,情绪也颇为暴躁,心中暗暗打着将浮龙岛给夷为平地的算盘。贩卖毒品本就该死,更何况,这种特制的毒品甚至能够威胁到普通人的生命安全。
第二天早上,我被旅馆的服务员给叫醒了。旅馆送来了早点,很丰盛,这使我觉得住宿费贵一些倒也物有所值。
那会是怎样一个状态,我还无法想象,但是可以推测出。“九曲十八弯”功法的最大优点是每提高一个级别都是一个质的飞跃,并不简单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一加一等于三或四。
风师父这次倒没有对心急火燎的丹婆婆冷嘲热讽,只是详细问了下情况后,便不再说话,更没有主动说派出花心宗的高手帮忙。桃花源的高手是很多,但是要说绝顶高手,每一宗也只有那么几个。每一个绝顶高手都有自己一身独特的绝学,为了使绝学不至于失传,在这身绝学有了传人之前,他们是不可能随便离开桃花源的。
即便达到第九曲的境界仍无法和玄武相媲美,但是我有信心在和小犬狼合体后,可以对抗四大神兽其中任何一个而不败,当然我指的并不是鼎盛状态下的它们。
精神抑郁只不过是普通的小毛病,不客气地说任何一家医院都有治疗的能力,而且其费用只相当于在医城花费的百万分之一。
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不论是赏金猎人组织派出的好手还是一些看了“赏罚榜”而去的赏金猎人,一进入浮龙岛便一去不还,从此再无消息。
如果这样一个医城没有全球性大财团的支持,它连一天都支撑不下去,浮龙岛医城每一天的消耗相当于当今西联邦政府制造一艘最新型战斗飞船的价格。
最令我感到惊讶的是,这么一所软硬件条件均属超一流的大型医院,竟然也是全球最著名的慈善医院。该医院曾宣布凡是浮龙岛居民都将获得终身制免费医疗,这曾经一度引起移居浮龙岛的迁徙热潮,但是浮龙岛空间有限,所以大部分人都被限制进入浮龙岛,这也使得浮龙岛的地产价格节节飙升,寸土寸金,而浮龙岛地方政府颁发的浮龙岛终身制居民绿卡也价值万金。
就算确定了医城是毒窟后,怎么摧毁这个毒窟并救出风柔,也是一个令人困扰的难题。
他走近我身边,警觉地盯了那个胖子几眼,然后道:“颜承禹师兄让我在这里等小宗主,通往浮龙岛的签证已经办好,随时可以前往浮龙岛。这张卡里有一些小钱,足够小宗主在浮龙岛的花销。”
我强忍着对风柔安危的担忧,理智地思考自己该如何进行下一步行动。
我暗道东联邦政府难道是吃干饭的吗?连赏金猎人组织这样一个民间的组织都能够查到那种特制毒品的生产地,东联邦政府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知道了却不将这颗毒瘤给割掉,实在是尸位素餐。
秉持着除恶务尽、将为恶的源头给消灭掉的想法,赏金猎人组织一边在“赏罚榜”上发布歼灭浮龙岛恶势力的任务,一边派出组织中的好手前往浮龙岛。
我从飞船上走下来,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城市,我充满疑惑地自言自语道:“这是浮龙岛?”
不过他们在确定我的身份和意图之前,应该不会轻举妄动。
浮龙岛越是危险,我越是不能再等,多等一分钟,风柔就多一分危险。
原因只有一个,浮龙岛上有一所大型医院,名叫浮龙岛医城,不论规模、医疗设备、医疗技术都能排进全球前十名。
他不屑地看着我道:“穷鬼,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医城的医疗虽然免费,但是看你那穷样就知道你买不起签证,更别想进浮龙岛。我可是托了很多关系花了很多钱才弄到一张签证的,我后天就可以进入浮龙岛了。嘿嘿,你这个穷鬼,等死吧。”
因为丹婆婆带来了一个坏消息,正在执行任务的风柔失踪了。这令我坐立难安,恨不得马上肋生双翅飞出去。
在三个月前,赏金猎人组织在一次跨地区的缉毒活动中,捣毁了一个贩毒窝点。这个贩毒窝点长久以来在东联邦政府的一些地区贩卖毒品。
心中越想越是气愤,我召唤出隼儿合体,没用太久就飞出了原始大森林,向着浮龙岛的方向飞去。
浮龙岛风景怡人名不虚传,不过我却没有心思欣赏美丽风景,我一边走,一面将自己的感应力从体内延伸出去。
因为东西联邦政府大战的关系,基本上所有的民营飞船都已经被迫停飞,只有那些有军队背景的飞船公司仍在营业,但是船票昂贵,且供不应求,若是没有颜承禹的帮助,我自己恐怕是难以买到船票了。
当下,我也来不及做什么准备,只带了一葫芦北师伯早就准备好的经过稀释的“五行毒酒”就离开了桃花源。
我好奇地继续翻看着众多有关浮龙岛的信息,心中忖度难道他们是靠研制贩卖毒品来维持医城的生存吗?
我蓦地打了个激灵,如果我的推断正确,那岂不是说,从我通过签证审核,坐上磁悬浮列车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受到医城的监视?
月有阴晴圆缺,世事总会给人留下一丝遗憾。
这些吸毒的人对自己身边的普通民众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很多无辜的人因为在吸毒者吸毒的时候身处他们附近而惨遭杀害。更由于吸毒者不知疼痛,力气很大,甚至连一般的联邦警察也感到甚为棘手难以对付。这一情况引起了赏金猎人组织的注意,并将铲除贩毒窝点的任务发布在“赏罚榜”上,同时也出动自己的人手不断进行打探,最后将这个贩毒窝点一网打尽。
他这几句话声音并不大,但足以让我身后的那个胖子听个真切。那个胖子惊愕地望着我,半晌才恶狠狠地道:“这是什么世道,连这些死穷鬼都能自由进入浮龙岛了。”
从新闻上看,浮龙岛医城不仅是一家干净得不能再干净的大规模医院,更是一个令人打心眼里钦佩的慈善机构。
我回头望了他一眼,那个胖胖的旅客面带傲然之色,拎着一个黑色的皮箱,正用轻蔑的目光望着我。
我对玄武的记忆的融会渐入妙境,每天都能有所领悟,身体从头到脚的每一个细胞,包括每一根头发的细胞,都在潜移默化中发生改变。我偶然会生出全身都已经能量化的错觉,由此可知,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中都充盈着暗能量和星宿之力,自己只要保持着这种难得的状态,随时都可能突破第八曲的状态进入第九曲,也就是“九曲十八弯”的终极级别。
我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这个胖子实在太让人讨厌了。我道:“咱们走。”迈步的一刹那,右手迅速探出,然后在另一刹那又缩了回来。
我依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坐着。我能觉察到自己的身体周围充满了活泼的水能量粒子,看来磁悬浮列车正在湖面上快速地前进。
我很好奇,这样一个似乎以慈善为目的的医城是靠什么赚钱的呢?因为浮龙岛医城不仅对浮龙岛居民实施免费医疗,而且对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普通病人,医疗费也只是按成本价收取。
可惜,让他们想不到的是,事情并没有完,他们从贩毒窝点的一台电脑上发现了一张进货单,这个贩毒窝点所生产的只是普通毒品冰毒,那些有强烈负面作用、价格昂贵、供不应求的特殊毒品都是从一个名为“浮龙岛”的地方订购的。
于是我让小虎查询并下载这个发布器上有关浮龙岛从前年到今年的三年信息。
我道:“你以为我还能等得及吗?”
走在我身后的一个胖胖的旅客道:“你也是去浮龙岛医城治病的?”
作为浮龙岛实际掌权者,医城很容易就能从这些名单上发现那些对他们来说很危险的人,从而可以在这些人刚进入浮龙岛就对其进行严密的监视。若是被监视的人真的打算对医城有什么不利,医城就有可能先下手为强,动用自己的打手将他们杀死或抓走,这些人也就这样一个一个地消失了。
更为可怕的是,这些兴奋剂般的毒品可以使得一个普通人在较短时间内拥有平常两倍的力量,而且痛觉神经在此期间会受到麻痹而不知疼痛。
丹婆婆仍然有些担心,告诉我赏金猎人组织很快会派出更精锐的好手赶去支援我的。北师伯大笑,说我一个人能在外星球开创出一片天地,何况区区一个浮龙岛,就算真是龙潭虎穴也必然会被我踏平了。
浮龙岛是地球上一个著名内陆湖泊中的岛屿,占地一千多亩,其上多草木毒蛇。
我安静地闭目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大脑迅速转动着,难怪每一个进入浮龙岛的赏金猎人和赏金猎人组织派出的高手都不明不白地消失了。进入浮龙岛的步骤繁多,进入的难度也颇大,这就保证了每一个进入浮龙岛的人都会被记录在案。
我很不喜欢他盛气凌人的口吻,但是我现在没时间和他罗嗦,我要先联系一下颜承禹,之前怎么也没想到进一个浮龙岛竟然还这么麻烦。
看完所有新闻,我从容地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开始衡量整件事:首先,如何分辨浮龙岛医城就是生产毒品的毒窟?其次,医城在浮龙岛乃至全球的地位非常特殊,不是光靠武力就可以解决的。因为医城在浮龙岛施行的是免费医疗政策,所以得到岛上所有居民的尊敬,他们长期生活在医城的庇佑下,不受病魔的折磨,恐怕谁也不会相信医城是毒窟。更何况,医城中的特殊疗养院中总住着一批各界的名流显贵,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健康恐怕也不会让别人轻易对医城采取不利行动。难怪连东联邦政府也不敢轻易对浮龙岛采取行动。
我听着那个胖子在我身后咒骂的声音,心中暗笑,也许过一会儿他会发现,他身上的钱包已经不见了。我希望他的所有银行卡都在钱包里,他的签证也在钱包里,那就太完美了。在走到一个垃圾桶旁的时候,我信手将钱包扔了进去。
毕竟现在是谈判期间,贸然出兵到对方的领地中,很容易再次引发战争。我倒是有些明白东联邦政府的良苦用心。
我不断地向着更远的地方感应着,过了一会儿后,我终于发现了几个高手:在小旅馆的北面五十里左右距离的地方有两个高手,小旅馆的西北面三十里远的地方也有两个高手。
他嘿嘿冷笑道:“这里是斯坦而城,浮龙岛就在我们的对面,想进浮龙岛需要有签证,那需要一大笔钱。”
颜承禹苦笑,不再劝我。
等我到达浮龙岛,已是凌晨,随便找了一个普通的旅馆住了下来。旅馆的住宿费价格很高,好在有颜承禹派人送给我的那张银行卡。
好在我及时回到地球,否则恐怕北师伯得自己陪丹婆婆出桃花源走一趟了。
我在房间的床上打坐,将自己的意识释放出去,感应着四周空气中游离的能量粒子,再以四周能量粒子为媒介感应向更远的地方,自己的感应力如同蚂蚁脑袋上的触角不断地收集着四周的消息然后传递回来。
我让小虎从脑海中调出地球的地图,在地图上找出浮龙岛的位置。原来,浮龙岛在西联邦政府的领地中,这也许是东联邦政府没有出手剿灭这个毒瘤的原因之一。
换句话说,你在普通医院治疗花一块钱,在医城就需要花一百万。
前不久,已经是赏金猎人组织中一流高手的风柔和其他几人自告奋勇前往浮龙岛,但是他们在进入浮龙岛后就如石沉大海没有了消息。丹婆婆对风柔的感情很深,所以在等了几天后就赶来桃花源,打算豁出一张老脸请北师伯派出几个绝顶高手陪她走一趟浮龙岛。
“从表面来看,医城似乎是在劫富济贫,将从巨富身上收取的巨额医疗费用在治疗普通人的花销上,难道赏金猎人组织这次弄错了?”我生出了这样的疑惑。
小旅馆周围空气中的能量粒子分布得比较均匀,并没有出现能量粒子扎堆的迹象,由此而表明,小旅馆周围没有高手,也就是说,暂时我还没有受到监视。
很快,一条新闻闯入我的视线中,能源界巨子因为长期工作压力产生精神抑郁,进入浮龙岛医城进行为期两个月的治疗。我看了一下那条新闻中所说的治疗价格,令人咂舌!能源界巨子每天在医城的花费足够十个普通家庭一年开销。
一般的毒品交易不会引起赏金猎人组织的注意,因为这种事有东联邦政府管着呢,用不着他们插手。但是这个贩毒窝点所贩卖的毒品却有一些诡异,因为这些毒品药性极为强烈,可以使服用的人短时间内产生种种负面情绪,并生出暴力的欲望。
我一边思忖着,一边迅速地浏览所剩不多的新闻。
很容易地找了一个行人问明了医城的方向,我不疾不徐,像是一个普通路人般向着医城走去。
我点了点头。
我可以确定方圆五十里内没有谁能危及我的安全,便放心地掏出葫芦,喝了一口稀释的“五行毒酒”开始修炼“九曲十八弯”功法。一些过往在看玄武记忆时的感悟又一一浮现出来。突破已经离我很近了。
风卷残云般将早餐吃完,我将小犬狼和隼儿收回体内,从小旅馆踱步而出。
我盯着他道:“你又是谁?”
来人走到我面前三步时停下道:“你是兰虎?”
要打败你的敌人,首先要了解你的敌人。
浮龙岛医城在多次全球性的医术交流赛上夺得桂冠,这不仅使得浮龙岛医城名声斐然,一跃成为医学界的圣地,更让普通人心目中产生一种想法——这个世界上没有浮龙岛医城治疗不好的病。事实上,浮龙岛医城也是多次向媒体这么暗示的。
也许他们正是利用这个捷径向全球各地输送毒品。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如果赏金猎人组织没有弄错的话,医城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机会。打着慈善的大旗,将致人于死地的毒品送往全球各地,我感到自己胸中的怒气像是被点燃的油桶,猛地一下燃烧起来。
像这样的治疗案例,竟然还有很多,几乎都是一些各个行业的巨头前往医城治疗一些看似简单的小病。看来有钱人都非常珍惜自己的小命,呃……或者说他们都很怕死。
颜承禹的效率很高,只过了一个小时,一个斯斯文文的矮个子年轻人就来到约定地点,将一张通往浮龙岛的船票送给我。飞船起飞时间在两个小时后。
从下午一直飞到晚上,我才有些疲劳,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经过一个下午的全力飞行,心中的气愤也渐渐排除出去,我开始冷静地思考这次的事情。
在小旅馆的周围并没有强者的独有气息,因为强者对能量很敏感,所以对空气中的能量粒子有超出一般人的吸引力。
当我的思维飞快扫过脑海中的新闻时,忽然被其中一条给吸引住了。该新闻是今年初的,说的是医城和浮龙岛外的两百多家中小型医院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并将自己研制的针对各种疾病的特效药以低价销售给他们。这一举动为医城在全球赢得了极高的声誉,并且医城送往各地的运药车都会受到特别照顾而不会受到检查。
他咧嘴一笑,像是看到什么开心的事一样道:“小宗主。”
第二天,我飞到了最近的一个城市中,在城中找到了一个提供给公众使用的具有查询功能的信息发布器。
我不禁莞尔,原来是一家人,我道:“你怎会知道我在这里?”
两个小时后,我在戒备森严的飞船港口搭上了飞船,飞向浮龙岛。
颜承禹先是满口答应,然后又道:“我原以为你在桃花源会休息一段时间,唉,我早该想到的,风柔出事了,你肯定坐不住的,我马上联系,让人给你弄一张飞往浮龙岛的船票。不过我要警告你,浮龙岛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绝对是藏龙卧虎之地,其危险程度不亚于西联邦政府的总统府。我知道你修为极高,但是你仍然要小心。你最好待在那里,等我派出高手前去和你会合再动手,这样胜算大一些。”
我刚要让小虎联系颜承禹,忽然感到右前方有一个人向我走来,身处虎穴龙潭,我的警觉性也大大提高。
又经过数个小时的飞行,飞船开始徐徐降落。
难得的优哉游哉、怡然惬意的生活,因为丹婆婆的突然出现而被打破,我不得不毫无怨言地提前离开桃花源。
歼灭浮龙岛恶势力的任务一路从两星级上升到五星级,有资格接受任务前往浮龙岛的赏金猎人都是难得的一方高手,赏金猎人组织里派去浮龙岛的也都是组织中的精锐好手,但是这些人的结局仍然一样,一去浮龙岛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身上没有钱,只好让小虎暂时委屈一下充当通讯器联系颜承禹,好在颜承禹随身携带着自己的通讯器,很快就联系上了他。我简单说了说现在的情况后,让他联系一下驻扎在我目前所在城市的桃花源下属财团,帮我弄一张通往浮龙岛的船票。
路旁一簇草丛中发出细微的颤动,一只细小的在黑夜中几乎看不见的蜘蛛在草丛中隐现,我眼光扫过,便知道那是一只剧毒无比的黑寡妇。
看他的表现,应该属于顶级高手范畴。我惊讶之余,也更加小心起来。
尖细的声音疑惑地道:“哪个?”
尖细的声音不屑地道:“大哥有点小心过头了,兰虎再厉害也只是以前,现在有我们三兄弟,兰虎又算得了什么?不过大哥说得没错,大事完成之前是要小心一些。二哥放心,我不会得意忘形的。兰虎若是不来,我也不会主动去招惹他;他若是来了,就只能委屈他在浮龙岛待上一段时间了。”
声音阴柔的那人的情绪也被调动起来,他嘿嘿笑了几声后,道:“大哥一再叮嘱我们,在这件事情做成之前,一定要小心谨慎。大哥也跟我们强调过,不让我们轻易招惹兰虎,似乎……大哥对兰虎很忌惮。”
“什么关系?”尖细的声音道。
来人随意地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他来到鼎炉边随意地瞥了一眼,然后便如同一截屹立在风沙中的枯木站在鼎炉旁,眼观鼻,鼻观心,似乎开始调理自己的情绪,使之不起任何涟漪。
我在暗中立即将那个尖细的声音给牢牢印在脑子里,有机会一定要干掉这个家伙。此人既冷酷,又狡诈多智,怕是三人中最难对付的。
这两人都很年轻,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面皮紧绷,表情很冷淡,经我观测也有不错的暗能量修为,应该也是宠兽战士,不过比外重院落的那些高手相差甚远。
尖细的声音一怔,随即“嘎嘎”笑了一声道:“怕他怎的,我们三兄弟怕过谁来?就是新联盟最鼎盛的时候也拿我们没办法,何况区区一个兰虎?他若不来则罢,倘若胆敢打上门来,说不得将他一块捉来,显显我们三兄弟的威风。”
好在两人似乎还有别的事要做,终于打算要离开了。我暗暗松了口气,忽然声音阴柔的那人停住脚步道:“最近我们应该多派些人手,听说兰虎从外星回来了。”
对方三个超级高手,现在只剩下一个,我是不是应该现在动手呢?
我心中一凛,道路两旁的植物区有令我不由得生出危险感觉的古怪生物。
凭着感觉,我如同一只长着飞翼的松鼠在树头灵活地穿梭。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发现了一道极为明显的暗能量波动,对方看来是新人类。我加速向着波动传来的方向掠去。
这些突然侵入的有毒液体引起了细胞中的暗能量的反应,随着毒液快速地向我身体中渗透,细胞中的暗能量蜂拥而出,阻击正快速侵蚀着我身体的毒液。暗能量以包围的态势将毒液限制起来,在毒液侵入血管和神经之前就将其完全消灭。
新人类的暗能量没有天生带毒的,只有一些植物宠和爬行类、飞行类宠兽因为自身的特殊属性,在进化为宠兽后,仍具有很强的毒性。
我几下跳过去,寻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跳了上去,一动也不动地趴在树冠上,然后向着下方的院子中望去。
我感觉到了这里的异常,于是站立不动,渐渐地自己的身体好像融入附近的环境中。因为我这个陌生人突然闯入而隐匿起来的生物纷纷在此刻活动起来,我将自己的感应能力延伸出去,尽量笼罩更多的地方。我发现这里并没有普通的昆虫和其他小动物,主宰这里的都是一些有毒生物,毒蛇、蜈蚣、蝎子、毒蜥蜴……这些生物在黑夜中纷纷从自己隐藏的巢穴中爬出来,展开了一场场厮杀,杀死自己的同类互相吞噬着。
这使我吃惊,医城从哪里网罗来这么多厉害的宠兽战士?
我悄悄地顺着我趴伏的那根树枝向下滑,那人忽然停止吸收毒烟,身上倏地闪过一道亮光,一只宠兽从他体内飞出。那是一只体形很大的黄蜂宠,一出来就“嗡嗡”地钻入蘑菇云中吞吃起来。
阴柔的声音道:“就是性格很暴烈的那个。”
我生出疑惑,医城到底在培育什么?走了一段路,我还没有发现种植毒品的植物区。我所看见的大多数植物似乎并不具有药用价值,有的甚至还有剧毒。
这一片片有序地被固定在某一区域的植物看来就是医城培育的药物了,一条条平整的水泥路将各区的植物分隔开来。
尖细的声音道:“我们抓过那么多小妞,哪能记起是哪一个?”
能够忍受这么多痛苦的人,心志一定极为坚定,有钢铁般不可动摇的意志,这样的人是很可怕的。
医城实力果然不可小觑,既知我因罗兰阿姨的原因和东联邦政府有一些关系,更知黑龙帮因我而崩溃于一夜之间。黑龙帮的覆灭属于绝对机密,没有庞大的情报系统休想打探出其中的真正原因,不过也有可能是他们通过新联盟知道了此事。
如此反复多次,我猜想他如果袒露全身,一定身体每个部位都是绿色的。
我闭上眼睛进行感应,感应力从一颗颗能量粒子上经过,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网络。整个外重院落都在我的感应之下,一共有十四个可以称作一流高手的宠兽战士,每一个都是新人类,每一个都拥有极强的战斗力。
我走在水泥路上,淡淡的药味飘进我的鼻孔,我马上分辨出其中有雄黄的成分。
我等到两人走远后,从窗户的阴影下走出。
当年从全球各地蜂拥而至宠兽学校参加宠兽大赛的最强的年轻一代新人类中,李秋雨、杜木干、独孤奇是最引人注目,也是最强的三人,他们三人都是夺冠的热门。杜木干与李秋雨实力不相上下,李秋雨也只是靠运气勉强胜出,否则她也不会被杜木干重创,躺在病床上休养良久了。
阴柔的声音叹气道:“兰虎不是好惹的,他有很深的东联邦政府的背景,算了,这几天还是加强警备,多调一些人手过来。”
恐怖的是,我在那一块植物区域中看到了几十只有毒蜘蛛,体形大大小小,不尽相同,但是每一只都有剧毒,体形较大的有狼蛛、虎蛛、漏斗蛛,较小的有褐蛛和小提琴蛛。
两人在离我近在咫尺的地方随意地说着,似乎并没有怀疑到有人能从暗道中潜入到这里。不过两人说的都是一些和我没有什么关系的话。看着天渐渐地亮起来,我生怕两人说得兴起耽误我救人。
阴柔的声音诧异地叫了一声,随即呵呵笑道:“还是三弟你的主意多。”
我心中一震,赶紧竖起耳朵听。
两个年轻人收拾好瓶子,又向那人低头行了一礼,然后恭敬地推着小车回到升降机旁下去了。
我打算先从这里退出,敌人的实力太强,我需要帮手,并且我需要弄到这里的准确资料,我要知道他们可能会将风柔关在哪里。我打算联系颜承禹,让他派一些宗内的高手前来助我。
听他的口气,似乎那两人在修炼什么特殊的功法,但是急于求成,一不小心将自己给弄伤了,所以那两人在匆匆检查了暗道后就回去吃药了。
那人似乎很满意毒烟的威力,走到鼎炉前,双手环抱于胸前,两袖急速振动起来,那毒烟便源源不绝地向他涌了过去。他双眸骤然一亮,在黑夜中犹如雷光电闪,这是暗能量聚集到巅峰时才会出现的情景。他蓦地一张口,鲸吞似的吸入一股毒烟,瞬间整张脸都变得一片惨绿。
其中一人从小车上抽出一张清单似的东西,低声地读着,另一人则按照对方的口述,手脚灵活地将一管管药剂从小车上拿下来倒入鼎炉中,但并不是每一管药剂都全部倒完。由此推测,他们是按照一定的比例来混合药剂的。
想必他的二弟、三弟也是像他这样修炼,才因为贪功冒进,反被毒性侵蚀了身体,需要调养一下,暂时不能修炼,否则院子里也不会有三个鼎炉了。
黑寡妇的毒性的属性是神经性毒素,具有麻痹神经的作用,另外其毒液中还有一种成分会引起中毒者肌肉收缩,给受害者一种全身紧绷连骨头都要断裂的感觉。虽然黑寡妇的毒性很强,但是由于黑寡妇体形很小,其毒液有限,所以一般不会致命。
我将注意力从被毒蜘蛛咬的地方收回,再向内院望去。
我感到那凛冽的目光在我身边的枝叶上来回扫了几下后,就转移到旁边的树上。不一会儿,一个声音漠然地道:“你二师叔、三师叔回来了吗?”
片刻后,他的脸色稍有恢复,他吐出了刚才吸入的那股毒烟,那毒烟灵活得如一条毒蛇钻入蘑菇云中。我感应到被他吐出的那股毒烟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毒烟了,而是融合了暗能量的特殊毒烟,换句话说,毒烟已经成为他暗能量的组成部分。
我趴在枝头,将自己融入到黑暗中,把自己幻想成为树的一部分,我望向内层院落。
杜木干看见我,似乎也大吃了一惊,蓦地发出一声尖啸,外重院落中的高手潮水般向我藏身地涌来。
尖细的声音中透出掩饰不住的得意:“新联盟虽然厉害,可惜树大招风,还不懂得隐蔽自己,新联盟的荣光已经一去不再了,他们的最终毁灭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等我们将大事布置完毕,说不定,我们三兄弟就是明日的帝王。”
阴柔的声音道:“据说是情人关系,唉,这真是一个烫手山芋。”
那股毒烟再从蘑菇云中钻出来时,体积膨胀了很多,那人又一张口,毒烟再次被他吸入体内,这一次连他的脖子手臂都变得惨绿。
我没有去深入思考,因为我是来救人的,不是来摸医城底细的。
看着一群群在草丛中出没的毒虫,再厉害的人也不禁要打个寒战。虽然这些毒虫的毒素并不能对我造成伤害,但是想到这些小虫子爬到自己身上,朝自己的身体吐口水,毕竟也是一件让人倒胃口的事。我一闪身从原地弹起,向着绿地深处行去。
两个年轻人中的一个小心翼翼地道:“已经回来了,在下面吃药。二师叔说外面闯进来的人都没有能力进入到这里,还说可能是主楼的电脑系统出现了小故障,才会使暗道出现短暂的停电。”
那人冷哼一声道:“早已劝过他们很多次,却置若罔闻,贪功冒进,伤了内腑,下次该学聪明一些了。”
过了一会儿,刚才那两个年轻人又出现了,这一次带来了大捆的干木柴。他俩将木柴均匀地塞在鼎炉下,点上火,又恭敬地退下。
因为距离较远,我又不能运用暗能量加强眼力,所以只勉强地看到了上面几个字,大抵是金角蛇毒、蚁酸等字样。
这个人的出现让正在混合毒药的两人立刻神态恭敬起来,两人放下手中的东西,向着来人低下头道:“师父。”
阴柔的声音道:“你知道我们前段时间抓了一个小妞吗?”
我倒吸一口凉气。
为了防止被别人感应到我的暗能量波动,在行动时,我不用丝毫暗能量,全凭肉体的力量奔跑跳跃。修炼到“九曲十八弯”第八曲后,身体各方面素质不论是力量、速度还是敏捷,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以我现在的状况,即便不动用暗能量,也足以比得过一般的宠兽战士了。
很快我就发现了一处被绿色所掩映的院落,暗能量波动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我检查了一下身体,因为暗能量的反应很快,毒液对我的身体几乎没有造成任何损伤。我又检查了一下暗能量的消耗,与侵入我体内的毒液量相当。这些消耗可以视作零,因为我随时可以从四周吸取等量的暗能量进行补充。
只是,我有点纳闷,这种露天的院落、简陋的鼎炉显然并不适合研究、开发新药,他们为什么要将这些毒药都混和起来呢,而且是按照精确的比例混和在一起?
不过,这样的做法要忍受毒烟的剧烈毒性。由于毒烟中的成分是由多种毒液混合而成,在他吸纳毒烟的时候,不得不忍受强烈的疼痛、肌肉抽搐、精神麻痹、肌肉腐蚀等一系列的负面作用。
看见一只黑寡妇并不惊人,但是看见一群毒蜘蛛就会让人不寒而栗了。
等等,黄蜂宠!难道他是杜木干?那个曾经闯入宠兽大赛四强,却惜败于李秋雨手上的杜木干?
他竟然早已想到了合体后毒烟被稀释的可能,这令我有点沮丧。倘若他的黄蜂宠也将自身的暗能量带上毒性,合体后的威力将更加大。
不多会儿,鼎炉就被烧得热了起来,有稀薄的毒烟升起,那人闪电般用袖子一裹,卷起了一股毒烟凑在鼻前嗅了嗅。他似乎不大满意,从旁边的柴堆中又拿起了几根木柴塞在鼎炉下面,双手作势向鼎炉下挥了挥,火势顿时旺盛起来。
他们的声音中充满了敬畏,似乎眼前这个随时有可能被风吹倒的家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狂魔。
那升起的毒烟渐渐浓郁起来,有不少毒蚁、毒蛾嗅到了这里的毒烟,好似是狗熊嗅到了蜜糖一样,向着那鼎炉飞去。但一飞到毒烟中,管你是什么样的毒虫,都经受不住,一头栽进鼎炉中,很快就成了毒烟的一部分。
这个院落分为两重,外重院落中有许多高手隐藏着,平均水平都很高。整个外重院落聚集了无数的能量粒子,这些能量粒子都是受到隐匿在外重院落中的高手在无意中释放的能量场所吸引。当然懂得利用能量场来控制并利用这些如飞蛾扑火般聚集而来的能量粒子的人却极少。
当然如果一旦练成,将毒烟融合到暗能量中,其效果也极为惊人。一旦敌人被他的暗能量攻入体内,上面所说的那些负面作用也会同时在敌人体内www.99lib•net骤然发作。
内层院落中有三个鼎炉!
大惊之下,我体内的暗能量也涌动起来。
尖细的声音嘿嘿冷笑道:“二哥不用怕,那新联盟的独孤霸天不是一直想要兰虎的小命吗?我们只要告诉他,兰虎的女朋友在我们手中,他一定会带着新联盟的高手迅速赶来的。”
内院中一间房门忽然打开,一个高瘦的人走了出来。远远地望去,那人身材枯瘦,面色看不太清楚,似乎因过多吸入毒品而肤色惨白,双目无神。
此刻蘑菇云已经大大变小,比起刚才也稀薄了许多,那人的脸上现在却不是惨绿色,而是如同宝石般的绿色,看起来莹润非常!我大吃一惊,显然他已经将这种毒性暗能量修炼到大成的境界了。
鼎炉之间彼此相隔一百米左右,偌大的内层院落中只有这三个鼎炉。
不过我马上想到,他这还不算大成境界。因为一旦他与宠兽合体,体内的暗能量就好像是有河流注入的湖泊,会得到极大的增强,也许增加一倍,也许增加两倍,这种情况下他的暗能量的毒性就会大大减弱。
这里是医城的秘密所在,所以在外界弄不到这里的地图,也没有人知道这里究竟有哪些东西。
我奇怪地望着他,他究竟是准备干什么?
像他这样,人为地使用特殊方法,使自己的暗能量具有极强烈的毒性倒是非常罕见。我虽然没有这么干过,但我依然能猜到,他这样的做法就是要将毒烟和自己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中的暗能量融合在一起,只有这样才能最终使他的暗能量具有毒性。
这时,忽然有几只黑寡妇顺着我的裤腿爬了上来。我心中一动,身体微微动了动,让那几只毒蜘蛛感受到威胁。突然腿肚子针扎般地一痛,我被毒蜘蛛给咬了,接连又是几下剧痛,剧毒的毒液顺着蜘蛛的毒牙流入我的细胞中。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思索万一我要是和他动起手来,能不能抵挡得住他的毒性暗能量。毕竟此人修为非常高强,不是一般的宠兽战士可比的。
很多人都向外界寻求强大力量,却从来没想到其实强大的力量就在他们的身边。
两人将小车一直推到最中间那个鼎炉前,鼎炉足有一人高,鼎炉口则到两人胸口稍下一点的位置。
毒烟越来越多,呈绿色蘑菇云状弥漫在鼎炉上方。仍不时地有毒虫飞来,但是还没挨到鼎炉就已经坠地死亡,可见毒烟的威力。
那人忽然睁开双眼,目光如刀,向我隐蔽的树上扫来。我吃了一惊,不敢稍动,连眼睛也闭上了。
试验了一番后,我心中渐渐有了底,只要对方的毒性暗能量总和不超过我拥有的暗能量,他就很难击败我。
我谨慎地不去看他,以免引起他的感应,我先前在暗道口遇见的两人该是他们口中的二师叔、三师叔了,那么这个枯瘦的家伙,就是那两人口中的大哥。
我把精神集中在几处被毒蜘蛛给咬了的部位,观察着身体的反应。
忽然有机器声响,内院一角突然出现一座升降机,有两人推着一个小车走了出来,车上林林总总、井然有序地摆放着数百支圆肚形玻璃试管,而且每一支试管上都贴着标签,注明了其中的成分。
这一路我又见识到无数的毒物,有趴伏在树梢上的毒蛙,有在空中飞舞追逐毒虫的毒蝠,还有数不清的各种毒蛇与毒蜘蛛挂满了枝头。
风柔果然在岛上!只是这两人口中的大事又是什么事,两人对此显然深有忌讳并没有多谈。
我的心脏霍霍地剧烈跳动,我强迫它平静下来。
鼎炉有三足,看样子好像是青铜制造,腹部有火灼烧的痕迹,鼎身既无龙纹也无云纹,只刻画着一些面目狰狞、作勃然之态的蛇虫。蛇虫互相撕咬、彼此纠缠,令人毛骨悚然。
尖细的声音道:“我也听说了,据说盛极一时的黑龙帮就是兰虎一手铲除的,这还是在他离开地球之前,那时已经没有多少人堪作他的对手了。我倒想和他较量较量,传言总有不实的地方,兰虎未必就是新人类中的第一强者。不过我们和兰虎并无仇怨,他就算想要找麻烦也应该先找新联盟的麻烦,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那人的目光突然如刀般凛冽,向我直射而来。既然已经暴露,我也功聚双目向他望去,那冷酷淡漠的神色果然正是杜木干!
阴柔的声音叹了口气道:“我也是昨天才听大哥说的,我们抓的那个赏金猎人组织派来的小妞和兰虎有很深的关系。”
暗淡的星光下,我发现自己仿佛身处森林之中,四周一片片植物被人工分隔开,有花草也有树木。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