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七章 桃花源小聚

雨魔网络玄幻

那小东西摇摆着上身,洋洋得意地叫唤着,似乎能为自己一口咬断敌人的兵器感到得意,这时候振动着翅膀想要飞出去。我狠狠地瞪了它一眼,吓得它缩了回去,才向风如玉道:“宗主,这是我在宇宙中碰巧收服的太空异种生物,此刻还是幼年期。”
于是我从第五行星上开始讲起,告诉他们我是在什么情况下遇见独孤奇,什么时候自作聪明的独孤奇反被苏醒过来的火鸦给控制住,又说到独孤奇抢了九玄龟珠和金乌战神的生命本源,然后在后羿皇族的追杀下被迫离开后羿星,抢了一艘战舰逃回了地球……
我道:“不用担心它,一天不吃不会饿死的。明天我们去贪狼神殿,北师伯擅长铸炼利器,他那里应该有不少精铁,希望这个小东西不会太挑食,否则……”
听我说完天蜈的来历,北师伯抱起酒坛狠灌了两大口,抹了一把嘴角的酒渍,看着小天蜈两个爪子抱着一小块拳头大小的精铁“咔嚓咔嚓”地啃得起劲,道:“老头子这一生有幸在死前还能看到如此太空异种生物,果然是有种种不凡之处,这孩子好福气。兰虎你能将天蜈让给自己的徒弟,这样的胸襟也让我佩服。当喝一大口!”
她轻轻吁出一口气道:“你以为师父真的是如同你那两个师伯说的那么小气吗?”
风师父不屑地道:“宠兽学校又能教些什么,怎及得上我们桃花源数千年的传承?再说我们花心宗的弟子又岂能让别人来教?”
风师父没有继续争辩,道:“我会继续派人在全球各地密切监视独孤奇的动静。”
我们围坐在一个大理石桌旁,桌上摆放着几坛醇香四溢的老酒,还有一些下酒菜。下酒菜简单得很,一些水煮的香气扑鼻的蜈蚣,还有一些炸得油光闪亮的金黄的蝎子。
风如玉脸色稍微好了点,哼了一声道:“以后要叫我师父,不要叫我宗主,这样倒显得生分。”
风如玉道:“我也知道你是我见过的天分最高的人,花心宗的心法并不适合你,你能创出适合你自己的功法,已经有了开宗立派的本事。不过你学了很多我桃花源的秘密功法,这些都是不外传的,所以你必须继承花心宗的宗主之位。况且这个位子也并不委屈你,掌握了力量,掌握了金钱,你可以做更多你想做的事。”
风师父的固执倒令我有些无奈,羽人族的经络体质和人类本来就有很大差异,而且他们修炼的功法已经定下来了,只能是《飞天秘笈》。本来,我想校长见多识广,宠兽战士中也有不少是有翅膀的,说不定有什么可以借鉴的地方。既然风师父不愿意将小铁交给别人,那也只能顺从她的意思暂时将小铁留在桃花源了。
“好!”北师伯当即大声叫了声好,我却没敢抬头看风如玉师父的神色。
我苦笑摇头,追了出去。
三人面面相觑,颇有一番把自己当做井中之蛙的感觉。
“自然是要饿一段时间肚子了。”我看了一眼趴在小铁脑袋上的天蜈道,“好了,不用为它担心了,我带你去休息。”
我白了它一眼,向小铁道:“放心,一天饿不死的,这种太空异种生物,就是十天半个月不吃东西都没事。你以为在太空中寻找陨铁那么容易吗?那可不是天天都能遇到的,像它们十天半个月也未必能找到一块陨铁,即便找着了,也未必能吃饱,所以不用为它担心。”
小铁早已吃得肚子都鼓胀起来,但看着桌子上的美味仍是恋恋不舍的样子。
“可能是在疗伤。”大祭司苦笑了一下道,“或许只能这么解释。毕竟那爆炸威力非常巨大,即便活下来,恐怕也得动筋伤骨,需要觅地疗伤,何况他还获得了九玄龟珠和金乌战神的生命本源,他需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将其中的力量抽出完全融为己有。”
小铁出生在连饭都几乎吃不饱的羽人族,哪里见过这样琳琅满目、色味俱佳的糕点!他的双眼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面前的食物,不时地咽一下口水。
风师父转过头来横了我一眼道:“我还不是为了花心宗着想,不想未来的继承人夭折。”
看着三人为我吵来吵去,我倒是心中感动,风师父和当初收我为徒时对我的态度迥然不同,虽然此刻看起来颇是不讲道理,我却满心欢喜地甘愿叫她一声师父。这样的师父比整天冷冰冰的样子更让人喜www.danseshu.com欢。
三人的视线随即齐齐向我望过来。
我嘿嘿一笑道:“其实,我本来没想过要继承花心宗宗主之位的,我这个人受不得拘束。”
桃花源最关心的是火鸦的事情。
小铁“哎呀”一声道:“我们的陨铁都落在战舰中,忘记带过来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等三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时,风师父道:“三个半月前,在落雁山脉发生了强烈爆炸。事后我们曾派人去检查原因,不过那里是西联邦政府的势力范围,等我们的人赶到时,爆炸发生地已经清理干净,我们的人只在爆炸地找到了几块不起眼的金属残骸。根据对几块金属残骸的研究,我们发现它们并不属于我们地球的产物。”
天蜈“吱吱”地叫起来,两只小眼睛显得很气愤的样子。我心道这小东西倒是越来越聪明了,跟在我们身边时日一长,对我们所说话中的意思大致能明白不少。
“哦,”风如玉点了点头,目光望向还一无所觉留恋在美食之间的小铁,淡然道,“这孩子倒是个有福之人。”
天蜈聪明得紧,听我们说到它,忙从小铁浓密的头发中钻出来,露出一对红红的小眼睛,在我和小铁之间来回地看着。
我能活着回来,说明我在和火鸦的战斗中是不落下风的,否则以火鸦的性格,绝不会允许贪狼的代言人活下来。
北师伯也笑道:“你师父是出了名的小心眼,无论怎么训你,只要不顶嘴,她很快就会心软的。”
北师伯道:“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徒弟,别忘了,他还在宠兽学校跟校长学习过‘兽王十式’、‘盘龙功法’,他还得到过仙师李圣的指点,还跟高月如学习过炼丹术,别忘了他还有个待他亲如子嗣的罗兰!”
三人齐聚,自然是有重要的事。
我捧起面前的酒坛和北师伯碰了一下,痛快地大喝了一口,喝惯了“五行毒酒”,再喝别的酒都淡如茶水一般,不过此酒却是北师伯精心调制的烈酒。清爽的早上,两三知己围坐石桌前,四周绿树成荫,又有油炸蝎子、水煮蜈蚣作下酒菜,痛喝一口美酒,心情倒是格外的愉快。
我瞟了他脑袋上的天蜈一眼,这个小东西野性未驯,虽然将小铁视作好友,但是它看不上小铁那点修为,所以,万一有个什么事,它不会对小铁俯首帖耳,它虽然怕我,我却不能时时在小铁身边,我道:“先饿它一天吧。”
拜见了大祭司后,我们又去酒心宗拜见北千山师伯。
两人越吵越激烈,大祭司无奈地道:“我们是不是该问一下当事人的意见?毕竟他已经不是一个孩子了,他有自己的想法。他要是不愿意承担封印火鸦的责任,我和千山师弟是不会怪他的。”
我愕然呆住,大祭司提醒道:“还不追出去给你师父赔个不是?如玉师妹对你这个徒弟倒是真心喜欢,生怕你出了点什么意外。”
我看她脸色倏地沉了下来,马上改口道:“不过,我已经答应了宗主你的,做人要讲信用不是?”
我笑嘻嘻地道:“师父想得这么周全,当徒弟的敢不遵师命?”
我又和北师伯探讨了一下武学上的问题,大祭司和风师父相继来到北师伯的贪狼神殿。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有谁敢说自己是这世上最强的呢?
我脸上笑容顿时为之一滞。
天蜈“吱吱”疯狂叫唤着向我飞来,牙齿之间雷电直射,短短几天,雷电的力量又增加不少。
风如玉不屑地道:“那又怎么样?现在是在桃花源,这些人中只有我一个在场,我说了算!”
小家伙欢呼一声,甚至背后的一对小翅膀也跟着振动了两下,一手抓起早已觊觎很久的琉璃酥往嘴巴里塞去。
风如玉虽然看起来对我冷淡得很,事实上对我非常关心,只不过平常不表现出来。我住的小别院已经安排好,她还派人将那间雅致的小别院给打扫了一番,小别院中的器物也都一应俱全。
风如玉和我坐在小别院中,她还没问我几句修为的事,精致的糕点、吃食就流水般送了上来。
第二天,我早早将小铁叫起来,带着小铁去拜见大祭司宋天越,得了十几个装满了丹药的瓶瓶罐罐。这些丹药都是大祭司亲手炼制,其药力自然不同凡响,大祭司还真是大手笔呢。
我伸出一根指头,白色的暗能量如水银一般沁出,先是抵消了天蜈身上的雷电力量,然后将它给弹了一个跟斗,飞出老远。
北师伯大怒道:“你这个不讲理的老婆子,你对他的溺爱是害了他!”
风师父顿时杏眸圆睁,虽然已年华老去,但仍可从她现在的容颜上推知她年轻时的风韵。风师父恨恨地道:“我的徒弟,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轮不着你来管!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商量吗?我只是通知你一下罢了。我宁愿他没有什么大机缘,也不想他有危险!”
风如玉清冷的容颜渗出几许笑意,嘴角牵了牵,道:“论辈分,你是我的徒孙,也算是我花心宗小半个主人,想吃什么就吃吧,不用拘束。”
小铁哭丧着脸道:“饿肚子很难受的,要不我们现在回到战舰上去吧。”
北师伯笑呵呵地看着小铁抓着一只油炸蝎子卖力地啃着,向我笑道:“这孩子对我胃口,趁这些天没离开桃花源,让这孩子跟我几天,我有两三手绝活传给他。”
我从玄武的记忆中领会的一些东西,也会毫无保留地转告给风师父、北师伯和大祭司。
肯开口说话肯定是没有生气,我也松了一口气笑道:“你连两个师伯说什么都能猜到。”
我心道独孤奇毕生就是为了能够随心所欲地做事而去追求掌握更强大的力量,但是他却不想担任何责任。换句话说,他想支配世界,但是当世界面临毁灭时,只要不威胁到他,他就只会冷眼旁观。他在寻求绝对的自由,没有任何禁锢和限制的绝对自由。
她看了我一眼,温柔的神色在双眸一闪而过,又道:“是不是可以取消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子的任务,派别的人去继续这个任务?”虽然是询问,但是语气却没有任何询问的意思,对我的维护不言而喻。
我道:“我本来是打算将小铁带到宠兽学校学习几年的。”
理智战胜了愤怒,天蜈振着翅膀飞回到小铁的脑袋上,它知道小铁能保护它。
我随口接话道:“也要担很大的责任。”
我知道她的意思,虽然小铁的根骨在她来看,绝对不可能修炼到绝顶高手的境界,但是有了这个厉害的太空异种生物相助,以后遇到无论多么强大的敌人,自保想必是没问题的。
风师父道:“两位师兄猜测得非常有理,假设那确是独孤奇驾驶的战舰,独孤奇如果未死,不论他是火鸦还是独孤奇,都不可能沉默三个多月。既然他没死,又怎么解释这几个月丝毫未见独孤奇的影子呢?”
她又问了问我关于宇宙和外星的事,我说了一些匪夷所思的见闻,她道:“你一路在宇宙中也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还要向那两个老家伙报告有关火鸦的事。”
我走到她身旁,小心翼翼地道:“师父,你没生我的气吧。”
小铁胆子再大终究是个孩子,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还是有些害怕的,更何况我们人类与他们羽人是完全不同的种族。他向我看了看,眼中询问的意思非常明显,我笑道:“在这里不用客气,想吃什么就自己动手。”
大祭司道:“在时间上,和兰虎说的比较吻合,金属残骸应该是战舰爆炸后的碎片。如此推测,那爆炸十有八九是独孤奇乘坐的战舰撞击在山脉上引发的。”
我大喜,先替小铁谢了。北师伯又灌了两口酒,谈兴极浓地道:“风如玉那个老婆子说这孩子根骨不好倒是不错,先天根骨确实差了一些,不过这些不要紧,我们练武之人更重视的是头脑,只有头脑好才能有所成就。再说根骨还可以经过后天的打熬,慢慢地改变。”
我笑道:“你倒是把肚子吃得圆滚滚的,却忘了你脑袋上的那个小家伙快一天没吃东西了。”
绿线一闪又收了回来,天蜈从小铁的脑袋上探出头来,“赫赫”地尖声叫着向她示威。风如玉眼角掩饰不住地露出一抹讶色,向我道:“这是什么东西?牙齿倒是尖利得可怕。我的‘绿锦线’也是特制而成,虽算不上刀枪不入,普通高手也很难弄断。”
风师父道:“这些天,你就先待在桃花源里吧,至于你愿不愿意去当个小酒鬼,我也由得你。我会让在外面的人收集一下资料,过些天,你就先去落雁山脉,那里是爆炸地,你或许能够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大祭司沉重地缓缓点头道:“根据我们桃花源所记载,火鸦乃秉承火之精华而诞生的,爆炸所产生的威力并不会致它于死地,恰恰相反,爆炸所产生的熊熊火焰会为它提供了巨大的力量,使它能够在那场可怕的爆炸中逃生。”
我轻笑道:“我从来没想到师父还能这么为徒弟着想。”
她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道:“世上岂有光拿好处不担责任的好事?你以为一家之主是那么好做的?”
我一看糟糕,又忘记将天蜈介绍一下了。不过风如玉修为已经达到地球上一流高手的巅峰,倒不会被幼年的天蜈给伤到。
藏在小铁头发里的天蜈扭动了一下身体,风如玉眉头微皱了一下,不动声色地一挥手,一条绿线闪电似的从她的袖口飞出。
此后,我每天早上和北师伯喝酒,下午向大祭司探讨一些关于炼丹术的问题。想把自己的所学全部融会贯通,那就要把所有遇到的问题全部解决,问知识渊博的大祭司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晚上我就在花心宗的小谷中找一个地方吸收星宿之力,同时消化当日囫囵吞枣吞下的玄武的记忆。
风师父走得并不快,倒好似在谷中漫步一般,似乎故意在等我追上来。
三人听我说到神龙、玄龟终将会合并成玄武——迄今为止宇宙中最强大的智慧生物,都为这段无人知晓的秘闻给震惊了,甚至连火鸦已经恢复了部分强大力量回到了地球的消息都不能让他们感到吃惊了。
北师伯斥道:“胡搅蛮缠!当初兰虎出桃花源奉命去封印火鸦的时候,他的修为,那时候,我们三人都知道,相差我们好大一截。看看现在,兰虎的修为隐然已经超过我们三个老家伙一头了,是我们三个老家伙经验没有兰虎多,还是悟性没有兰虎好?兰虎能有今日修为,全是因为他在压力中不断突破所致。这是他的大机缘,或许有朝一日他能够如同四大神兽一样突破限制,自由遨游在宇宙太空。现在护着他就是害了他,所谓慈母多败儿,他不经历风雨怎么能够成长?”
我道:“独孤奇在后羿星遭到众多后羿皇族高手追杀,应该来不及做出万全的准备。他抢了一艘战舰,恐怕没有准备好足够的能量,所以很有可能在进入地球大气层时,战舰已经耗尽了能量,最终失控与山脉相撞。既然爆炸如此惨烈,独孤奇……会不会在爆炸中粉身碎骨?”
我忙道:“是,师父。”这个师父的脾气可有点大,不是那么好伺候的。
感受着三对视线所饱含的不同情绪,我缓缓地道:“做事自当有始有终。”
风师父冷哼一声道:“反正我不能让我的徒弟和徒孙出事,我花心宗一脉还要靠他们来传承。”
大祭司与北师伯对望一眼,对风师父突然的护犊行为相视苦笑。
小铁紧张地道:“否则怎么样?”
我终忍不住偷眼瞥了一下风师父,只见她的神色失望中混杂着欣赏,颇是古怪。她倏地起身离开。
她叹道:“罢了,男孩子总归是要出去闯一闯的。你既然要与火鸦作个了结,我也不能拦阻你。哪个好男儿没有雄心壮志?你若没有雄心壮志,我也瞧你不起。但是你要小心,即便是落毛凤凰不如鸡,那火鸦身为四大太古神兽之一,现在又吸收了一枚九玄龟珠和金乌战神本源,力量会呈几何级数增长,你万不可逞强。如果真的不敌,就逃回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嗯……把小铁留在桃花源吧,外面不安全,他一个小不点跟在你身边,令人放不下心。”
北师伯肃容道:“兰虎万不可如此猜想,想那火鸦乃是太古四神兽之一,被封印近万年仍能不死,即便它的力量消耗得只剩下万分之一,也不会在区区爆炸中身亡。”
她从鼻孔中哼了一声道:“本来是猜不到的,不过现在猜到了。”
大祭司望了我一眼,又看着风师父道:“兰虎从地球到外星,又从外星回地球,其中艰辛不言而喻,不用师妹说,我们也感同身受。不过,师妹啊,我们虽然知道你这是对弟子的爱护,可是追杀封印火鸦,是我们一直供奉的贪狼定下来的,这怎么可能轻易更改呢?”
风如玉盯着我看了几眼道:“你的花心已经全部废了,要知我花心宗的继承人必须要将花心修炼至大乘境界才可以继承宗主之位。”
作为花心宗的宗主继承人,我既然回到了桃花源,自然要去花心宗的小山谷休息。
“哦?”难怪他这么得意地每天把它带在身上,原来是他带领鼠人专家研制出来的。
可是今晚独孤奇和后羿皇族突然派遣了大批的战舰来偷袭,妄图打龙原一个措手不及。虽然对方最后丢下了三分之一的战舰仓皇逃走了,但是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他又和我说起在金乌神殿中发现了什么兵器,什么祖先藏起来的金银财物,说得津津有味。末了,他神神秘秘从挂在腰上的一个小包里掏出一个枪一样的东西。
对此事保持沉默,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继续和他们一起对抗梦幻星人,还是以此事作为一个契机脱离后羿皇族的统治,自建国度?
当然,为龙原制作一个超级智能的事情也一直盘桓在我脑海中,以后羿星高出地球许多的科技水平自然是有能力制造出和小虎一样的超级智能。
就在我们为后羿皇族不考虑大局的疯狂行为商量对策的时候,梦幻星人发起了更猛烈的攻击,猛烈到后羿皇族完全招架不住,不得不暂时放过我们,全力应付梦幻星人。
我道:“使用过一次后,这个母体就报废了吗?”
我的日子又悠闲下来。不过没悠闲多久,我就收到了消息,后羿皇族在玄龟族的强力打击下岌岌可危,好似即将倾倒的大厦,只好厚着脸皮向龙原求援,据说过两天,还会有使者前来拜访。
我明白了,说到底独孤奇也是地球人,不管独孤奇是不是火鸦附体,要怎么处理独孤奇都要看我的面子,难怪他跑来找我。
看来难度不大,但是制作的原材料有些不足。即便是通过蓝云以维修宇宙航空母舰为借口,从后羿星各地搜购制作超级智能所需的原材料,也很难弄到足够的材料。
我道:“这件事就不用你去操心了,这是我的任务,我来这里就是要将火鸦重新封印送回地球。”
蓝梦儿的狂热也带动了一部分人的情绪,纷纷要求自立门户。
我……
隼儿的变化更大,它的身躯已经足以媲美最大的猛禽,在脖颈上的羽毛下还生出一些坚硬的鳞片来,一对翅膀的前端都伸出一小节锋利的骨刺。
我道:“我这还有一个单子,上面列出了一些特殊的制造超级智能急需的材料,我想后羿皇族一定会非常乐意给我们搜集齐全的。”
但是后羿皇族并没有善罢甘休,他们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昔日的臣民突然与他们平起平坐了,于是开始疯狂地攻击自由战线联盟在各地的据点和这段时间内龙原的舰队新占领的一些城市。
在现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他是非常需要我的,但是他竟可以主动说出那番话,确实让我感动,也使我对他的胸襟、眼界有了新的认识。
龙原轻松地道:“这种浑身轻松的感觉很久不曾有过了,今晚一定能睡个好觉。”
这样东西姑且称之为枪,周身呈黄绿色,表面轮廓高低不平,似乎很精密很复杂。
枪柄设计得很巧妙,正好与手部吻合,手可以整个地插入枪中。
龙原兴致很高,也很兴奋,道:“不但要将这些本来就属于我们的城市要回来,而且我还会要求他们严惩当日背叛我的那些家伙,不过独孤奇……”
战斗于是开始了。
龙原一边向外走一边道:“从明天开始,琐碎的事你就不用管了,我们未来是生是死都要靠你了,你一定要努力修炼,不能让独孤奇超过你。”
山达道:“嗯,这算是一个缺陷,我还在想办法改进呢。”
龙原找到我。
会议厅中坐满了人,有义王军原先的老人,有新加入的自由战线联盟的高级领导人,还有鼠人族和羽人族的族长以及两族内德高望重的长老们。
我也回去睡觉。睡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军事堡垒中发来消息,要我去参加紧急会议。
我知道经过仁言城一事后,龙原因为自己忠心耿耿却被欺骗,甚至连妻子都差点成为阶下囚,早已对后羿皇族心凉,所以,他今天召集大家开会不是那么简单地想听取意见,而是想趁机自立门户。不然若是向后羿皇族妥协,没准哪天胜利果实又被后羿皇族给窃取走了。
他一脸无奈地道:“我只是睡不着来找你闲聊罢了,竟然让我知道了这样大的一个秘密,实在,实在……”
山达道:“你可以将手里的炸弹投掷器当做一个智能电脑的母体,在它的体内有四十五只精制的金属甲壳虫,甲壳虫也植入了部分智能子程序与母体相连。一旦母体锁定目标,金属甲壳虫就会瞬间爆射出去,即便敌人躲过了,金属甲壳虫的自动跟踪系统也会马上锁定敌人。每一只金属甲壳虫携带的神经毒素都可以让一只健康的异种蚁虫在三秒之内彻底瘫痪,并且金属甲壳虫自爆会产生不低于两千公斤的打击力量。”
陆陆续续有人送来一些吃的喝的,桌前众人也不客气,吃着、喝着、聊着,议论纷纷。一直等到天色大亮,最后一个从远处赶来的将领抵达军事堡垒后,会议在龙原主持下正式开始了。
这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需要现在龙原手下所有高级将领和种族的族长来共同商讨。
两只宠兽都因为我的修为提高而即将发生进化,而它们的进化也会促进我的修为更上一层楼。这是宠兽战士和亚超人相比的优势所在,宠兽与主人能够互相促进,相得益彰。尤其是我的两只宠兽都是高级以上的品级,也许它们的进化将会使我的修为直接进入“九曲十八弯”的终极境界。
龙原看着我久久不语,半天才吁了口气叹道:“实在匪夷所思。”
我点点头,看来缺点还不少。
龙原虽然自立,但若是论整体实力还是相差后羿皇族非常多的,所以在后羿皇族展开疯狂报复后,龙原为了保存实力主动放弃了一些不太重要的城市和据点。
山达从桌下悄悄把这柄枪递到我手上。我掂量了一下,这柄枪分量倒不轻,足有七八公斤重。我看了山达一眼,这么小的个头天天挂着七八公斤的东西来回走动,也不怕累着。
“什么东西?”我道。
山达搔了搔脑袋,骄傲地道:“这是在我的主导下新研究出来的一种生化武器。”
凌晨的时候,半夜偷袭军事堡垒的战舰群损失了近三分之一战舰后离开了。
在座的人虽然绝大部分都对后羿皇族没有好感甚至颇有微词,但是谁也没有想过要脱离后羿皇族。如今的情况是不但要脱离后羿皇族,甚至还要推翻后羿皇族,众人一时间难以消化这样的言论,脸上表情各有不同。
这样的他,无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一路高歌猛进,因为没有什么会让他放弃追求力量,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追求更强大的力量。
虽然仁言城被后羿皇族使用卑鄙手段夺走,但是名义上,后羿皇族仍然是后羿星所有种族的统领者。
当然,抱着谨慎态度寻求和平解决方案的人也有一部分。几方人互不相让地争论着,而龙原冷眼旁观,等待恰当时机做出最后的结论。
我道:“这么重,你还真不嫌累。”
山达腼腆一笑道:“还不是那些长老,老是怕我被别的种族的人暗杀,非要我时时刻刻都带着侍卫,我就研究出这么一个武器来。”
我道:“独孤奇罪有应得,他背叛你,还差点害死嫂子,你最好向后羿皇族的使者单独提出,要他们绑缚独孤奇来交给你,你才愿意出兵帮助他们。”
虽然经过仁言城一事后,双方已经势如水火,但在表面上,尤其是目前在梦幻星人大举入侵的时候,双方还是保持在同一条战线上的。
不论是以前的独孤奇还是现在反被火鸦控制了的独孤奇,都是一个为了追求强大力量不顾一切的人,任何阻挡在他前面的人都会被他毫不犹豫地除掉,他的眼中只有自己。为了自己,他可以牺牲一切,并且不会因此而有任何心理负担。
我道:“这宇宙本来就有太多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存在。”
我白天的时候就吸收暗能量,以暗能量锤炼肉身,将每一个细胞都塞得满满的。偶尔出去转转,顺便将宇宙航空母舰上最高主脑中梦幻星人的科技知识拷贝到小虎身体中。夜晚的时候就和一兽一鸟坐在月光下吸收星宿之力,呃……现在睡觉的时间很少,基本上只在凌晨的时候睡一睡。
“什么?”我有点惊讶地看着手里的……枪。
自从那一天后,我便不再参加任何军事方面的会议,有关宇宙航空母舰的修复以及功能的改进工作也由一个经验丰富、德高望重的鼠人族专家接手指挥。整个星球战争打得如火如荼,我的日子却反而一天比一天平静下来。
我向他们提出了我的设想,说出了大概需要的材料,一帮鼠人专家就自发地每天研究起来,我也偶尔问一下超级智能的研制进度。
这一晚,我正坐在宇宙航空母舰上看星星,一批黑压压的战舰突然出现在军事堡垒外,应该是开启隐形飞过来的。
我笑道:“你不用担心,四大神兽早已不是当日的神兽,最强大的火鸦被囚禁上万年,力量早已不及当年之万一;贪狼因为用全部力量来禁锢火鸦,力量也大幅度减退;玄龟更是身体一分为九,差点连生命烙印也失去;神龙更好不到哪儿去,被玄龟重创尚在沉睡中,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恢复全部力量。”
不过,鼠人们倒也因为受到了我的启发,研究出了一些别的成果,顺带还改进了战斗服,使得战斗服能够抵抗更强的力量打击,使得战士们的生命得到了更大的保障。
不过想要制造出像小虎这样一个超级智能的材料却不是那么容易搜集到的。想想吧,在地球上,集古涂叔叔和成百名人工智能方面的专家之心血耗费无数人力和金钱也只制作出几个超级人工智能。
消息昭告天下后,恼羞成怒的后羿皇族接连派舰队前来进攻,但是几次三番都铩羽而归。最终他们认识到,有军事堡垒作为依托,又有宇宙航空母舰在一旁虎视眈眈,除非他们能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气来,否则是根本无法打垮龙原的部队的。
我扫了一眼,椭圆桌前坐满了人,大概有三十人之多,基本上能集合起来的高级将领都已经在这里了,除了蓝云之外。不过他妹妹蓝梦儿在,素雅清丽的容颜带着几许老成和冰冷。她也正在打量着桌前的众人,与我目光相遇,淡淡地微微一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我又将发生在地球上的有关火鸦和贪狼的事情说了个大概。
而我却做不到这样,我要帮助龙原,帮助羽人,和他们一起对抗梦幻星人。因为修炼时间的减少,又不能专心于修炼一件事上,所以在同等时间内,我的进度要比独孤奇慢得多。
山达道:“这个炸弹投掷器就送给你了,别和我客气。我那还有一个半成品,改进一下,两天就能做出个成品。”
举全梦幻星之力也不过制造了三艘宇宙航空母舰,区区一地之力,就是砸锅卖铁也无法制造出宇宙航空母舰来,但是鼠人专家们热情高涨,却又不好给他们浇冷水,所以龙原才会头疼。
龙原痛苦地道:“我更睡不着了。”
我以暗能量打通他周身经脉,使得因为没有时间修炼而淤塞的经脉重新畅通。
山达还很年轻,对这种会议显然不感兴趣,不停低声地和我说着话。他说的都是一些他继承父亲的族长职位后发生的事情,遇到的困难,还央求我没事的时候多去找找他,教他技击。
第三天、第四天,这个消息已经传播到后羿星每一个角落了。可以想象的是,梦幻星人听到这个消息一定很高兴,因为内战会消耗后羿星人的总体实力,而后羿皇族知道这个消息后一定会暴跳如雷。
我恍然大悟,难怪这次会议人来得这么齐。独孤奇来了,自然不可能是一个人来,他没有足够的实力向军事堡垒发起挑战,能让他有胆子过来的只可能是后羿皇族的人。
这次独孤奇又抢走了金乌战神的生命本源,我再不专心修炼,恐怕就会被独孤奇远远地甩在身后了。
夜空中,一个光点在追逐着星光,那是隼狼。隼儿吸收星宿之力的能力远远不如小犬狼,所以我让两者合二为一。
一天中我有大部分的时间是在练功房里度过的,但也会抽出一些时间督促我亲自教导的那六百多名羽人孩子进行技击练习。这些孩子都是羽人族的未来,也是我的心血所在。
他走到门口,回头向我一笑道:“加油。”然后离开这里,开着自己的小飞船回军事堡垒了。
隼狼吸收星光的效率是小犬狼的两倍左右,是隼儿的五到六倍左右,合体后两只宠兽都能得到足够的星宿之力补充,这对它们的进化大有裨益。
我道:“神龙和玄龟在宇宙空间中究竟有哪些遭遇,这已经无法考证了,而你们有鳞人和玄龟族也未必就是它们的后代。每一个环境合适的星球都会诞生出生命,你们的祖先也许是一支正在进化中的种族,被神龙看中,而加速了他们的进化过程,玄龟族大概也是如此。”
不过这毕竟是山达的首个作品,我还是持鼓励态度的。
有人打开了军事堡垒的防御罩,我飞了进去,径直向会议厅奔去。
原因是,这些材料同样都是用来制作战舰上智脑的重要原材料,受到严格控制,即便是硝烟遍布的今天,也很难弄到,所以进度受到了严重的限制。
龙原朝我露出了个无奈的神色,道:“刚才是独孤奇来了。”
此言一出,自然是石破天惊。
更何况,想要制作出能够完美地与主人合体的超级智能更是难上加难,好在鼠人族有大量的专家可为我帮忙。
这段时间以来,我们这里基本上每两三天就会发生一次战斗。我都习以为常了,因此坐在那一动不动,继续看星星。
这一点龙原也很快就想明白了,所以他临走时说让我不要管那些琐事,专心修炼。
宠兽的每一次进化都会使得自己和主人的战斗力大大增强,但是宠兽的进化需要大量的能量。我这些天吸收的星宿之力都供给了这两个小家伙,但仍然远远不够。两只同时处于进化期的宠兽需要的能量是非常惊人的。
我和小犬狼小隼每天待在练功房中,日子过得飞快,一眨眼一个月又过去了。
龙原苦笑道:“我是说,我是说,实在想不到我们有鳞人会和神龙有这样的关系。”
坐下后,我向龙原看去。
山达神情得意地道:“这是我们研制出来的新玩意,炸弹投掷器。”
时间又过了半个月,日子过得很悠闲。
龙原笑道:“有你这句话,我知道怎么做了。”
“九曲十八弯”第八曲的境界已经稳固,我全身的细胞像是一个个微型压缩机一般,将以前储存在里面的暗能量都压缩了近一半,这使得我的暗能量总和因此提高了近一倍。
出乎我意料的是,会议并没有马上结束,而是一连开了两天,终于得出了最终结论。结论自然是名义上脱离后羿皇族,但并没有明确说要推翻后羿皇族。
龙原道:“可是,你不是说,火鸦已经脱身,还附在独孤奇身上,寻找机会想要恢复力量吗?”
山达又道:“金属甲壳虫只要和母体保持在一千米的范围内都会保持正常运转。”
我笑道:“这世上有黑便有白,有光就有影,有恶就有善,有强大的力量,便有制约它的力量。不用担心,独孤奇与我是天生的宿敌,我和他的争斗是贪狼与火鸦之战的延续。我一定会倾尽全力不让他得逞。好了,既然睡不着,就让我为你通一下经脉。”
后羿皇族几千年统治的余威还是让在座的一批人心中惶恐,不过这里也有例外。蓝梦儿就是拥护龙原自立的死党,她第一个发言,态度极其坚决,坚决要与腐朽的后羿皇族分开,甚至不惜在关键时候和后羿皇族开战。
“哗!”我感叹道,“简直是防身的终极利器嘛!又是神经毒素,又是炸弹,豪华装备呀。”
看见我出现在会议厅中,大家惊愕了一下,倒是山达看见我,眉眼都笑了起来,大声招呼着我去他身边坐下。
小犬狼也因为我的修为提升而发生了一些变化,身体加上尾巴已经有两米长,如同一只小牛犊般,周身的狼毫随时都蒙着一层淡淡的青光,似乎小犬狼积蓄了足够多的力量也要发生进化了。
宇宙航空母舰的部分功能得到了改进,鼠人族的专家们都在雄心勃勃地计划制造一艘后羿星人自己的宇宙航空母舰。不过,以现在军事堡垒中制造战舰的工厂是不可能制造出宇宙航空母舰的,所以他们拟出了一大堆研究报告上交给龙原,积极地要求扩建战舰工厂,龙原因此头疼不已。
龙原第一句话就直奔主题:“昨夜,后羿星几千年来各个种族的领袖后羿皇族和仁言城叛变者联合派出四千艘战舰前来袭击,但是被我们打退,这件事,我想听听大家的看法。是装聋作哑,当做没发生过,还是撕破面皮,从此单干?”
我道:“这是好事啊,正好可以出一出憋在胸口很长时间的恶气。趁机要回仁言城以及周边的几个城市,还有那个重要的月晶石矿产地礼月城。”
我大感此事不一般,与隼儿合体后,带着小犬狼一路飞到军事堡垒上方。军事堡垒外还可见刚才战斗遗留下的袅袅残烟,运输车忙忙碌碌地来回折腾着,看来坠落的战舰又够他们忙一整天的了。
一个还不大的孩子竟然能想到这么暴力的攻击武器,真是让我不寒而栗,我问道:“你是怎么想到的?”
山达道:“理论上不是,不过补充的金属甲壳虫要保证和母体的智能程序是同一型号的。还有金属甲壳虫携带的能量不多,无法长期保持攻击状态,一般来说十五分钟后,能量就会耗尽。”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