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五章 星空历险

雨魔网络玄幻

这就好像是给你一串数字,从一到一百,如果是顺序排列,你很容易就记下,但如果是打乱了顺序,你要记下来就很困难了。
小虎本身就是一个精密至极的仪器,再借助战舰上高级设备的感应能力,只有它才可以带着我们抵挡住这次的陨石流。
战舰摇摇晃晃地在陨石流中穿行。我坐在另一侧的驾驶位上,简直坐立不安。
我勉强运转“封鱼剑”想要封挡的时候,忽觉身下一轻,小犬狼出现在我身下,带着我一阵风似的掠走,躲过了三尾松鼠怪兽发出的惨绿色火焰炮弹。那炮弹在我身后爆炸开来,大片空间都变成了一片惨绿色。可以想象,若是正好打中我,恐怕会尸骨无存。
这一波段的讯号,只有颜承禹能够收到。这也是数年前我从桃花源某一秘密基地乘坐单人宇宙飞船离开地球时约定的通讯波段。
我回头看了看小铁,小家伙正一脸紧张地望着屏幕中的苦丁茶。
小虎很快就将受到损坏的部位的资料调到屏幕上,我看完后道:“看来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并不影响我们继续在太空中飞行。”
古涂叔叔道:“不用紧张,听说你从外星回来,想必是大有作为,对我说说看……”
当然啦,代价巨大,收益就让人兴奋。我每天都徜徉在那光怪陆离的玄武的记忆世界中,从玄武的角度体验着畅游宇宙太空的感觉,感受着它闲庭信步一样在陨石流中穿行时悠然自得的心情。
它吃了个大亏,烦躁地挥动着仅剩的两条尾巴,却不敢马上发动攻击。我暗暗积蓄全身的星宿之力,准备和它一击分胜负。毕竟我和小犬狼都比较适应在星球上作战,而三尾松鼠怪兽却更适应在宇宙太空中作战,若是和它纠缠下去,吃亏的必定是我们。
本来玄武留在我脑海中的记忆会随着我精神力和意识的不断增强而逐渐地释放出来,但是我的遭遇与玄武的记忆产生了共鸣,使得玄武的记忆光团提前释放出来。
天蜈与隼儿同为在天空中飞行的动物,存在着竞争关系。再加上隼儿因为吸收星宿之力越来越厉害,智慧也随之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它的直觉告诉它,天蜈是比它更加高级的一种存在。所以它有时候会一翅膀将天蜈拍下来,然后用坚比金刚的爪子按住相对娇小的多足天蜈,虎视眈眈地瞄着它,直到天蜈凄凉的叫声把正在训练的小铁给招过来,才放了它。
我点点头,道:“你是谁?我以前没见过你,颜承禹呢?”
我仔细地望向他,果然有几分当初苦丁茶的样子,我笑道:“你变化真大啊,我记得宗主将你推荐给花心宗大长老当弟子,这么快就出师了?你气质清秀,看来没少受大长老的熏陶,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一身军装、英姿飒爽的罗兰阿姨出现在视频中,白了古涂叔叔一眼,道:“少在那里得意了。”
本来以为八个月的时光很漫长,但是当有一天小虎告诉我,还有一个星期我们就要抵达地球时,我才蓦然惊讶地发现八个月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
古涂叔叔身穿东联邦政府最高科学院院士服,气质严谨而又从容。古涂叔叔温和地一笑,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道:“成熟了,再不是我熟悉的那个孩子了。”
我们建立了通讯连接,屏幕上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陌生的眉目清秀的年轻人出现在我面前。他激动地望着我道:“你……你是兰虎?”
当我们穿出陨石流,我感到眼前豁然开朗,四周也不再有任何压力。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问道:“在陨石流中穿行时,战舰上都有哪些部位受到损坏了?”
我惊讶之余也松了一口气,真要发出了最后一击,说不定是两败俱伤。
忽然小犬狼碰了碰我,我顺着小犬狼的目光向着战舰头的方向望去,远处竟然有一片陨石流在等着我们。照眼下的速度,用不了一分钟我们就会一头扎进去,难怪那睚眦必报的三尾松鼠怪兽竟然好心地放过我们。
陨石破碎成无数小块,其中较大的一块与另一块陨石发生了撞击,被撞击的陨石的轨迹瞬间发生了改变,擦着舰身飞了过去。好在一块陨石轨迹的改变并没带动整个陨石流发生多米诺骨牌效应,但是战舰受到撞击和摩擦,舰身已经不能保持之前的平稳。
我刚想问他一下风柔的情况,没想到他看到了我身后的小铁。
“你是不是想把兰虎的学生邀请到东联邦政府的实验室做一下人体研究啊?”罗兰阿姨的声音从视频中传出。
苦丁茶不好意思地搔搔脑袋笑道:“哪敢说出师呢,只学了师父不到十分之一的本领。宗主说我太笨,这么多年就学了这么点本领,让我先出来跟着颜头历练两年,然后再回桃花源继续跟着师父修炼。”
我道:“……不用这么隆重,我到地球后,会很快就回桃花源的。”
他兴奋地道:“小宗主,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苦丁茶啊。”
我在观看了所有的记忆后,隐隐猜到玄武记忆的突然打开和我遇到三尾松鼠怪兽以及我们经历的陨石流有很大关系。
我岔开话题道:“你们颜头呢?”
苦丁茶笑嘻嘻地道:“小宗主,你不知道你是很重要的人吗?哦,忘了,我要第一个通知风柔姐姐。咦,小宗主你后面那个小毛头是谁?”
这一片陨石流连绵上千里,虽然以战舰的正常速度穿过去根本用不了多长时间,但是现在却极为惊心动魄,每一秒都非常漫长,让我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而我也几乎在同一时间被另两条尾巴击中。虽然我早有准备,在两条尾巴即将击中我的时候及时将那两处部位的细胞进行角质化,变得坚硬无比,但被击中的时候,我仍感到一股强大得不可抗拒的力量直接瓦解了我的超级防御,将我轰击出去,内脏一阵剧烈振荡,四肢无力。
“师父,他是谁啊?”小铁在我旁边露出个小脑袋仰着脸问我,天蜈挂在他耳朵上也盯着屏幕。
三尾松鼠怪兽中间的尾巴被我斩断,它猛地转过头来,尖细的嘴巴向我咧开,双眸愤怒得几乎要燃烧起来。三尾松鼠怪兽张口一吐,一团惊人的火焰像一发高速前进的炮弹向我射来。
太空生物大多是各个有生命繁衍的星球上最强大的生物,正如四大神兽一般,它们强大到一定程度就不愿再局限于一个小小的星球,于是离开了星球前往宇宙太空探索更多的奥秘。不过不是任何星球上最强大的生物都可以在宇宙中生存的。
虽然它的体形只是增大了一倍,但是它的力量却有了长足的进步,而且飞行速度极快,整天在战舰里像是一只苍蝇般从东飞到西,从头飞到尾。不过小家伙的智商很高,平常只敢欺负欺负小铁,或者偶尔和我玩玩,却绝对不敢招惹小犬狼和隼儿。尤其是隼儿,它对天天在自己面前飞来飞去的天蜈表现出近乎敌视的讨厌。
这些记忆画面太芜杂了,不像九玄龟珠中的记忆那样简单,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轴,所以吸收起来异常费劲。
幸亏我当机立断马上停止了一切活动,一方面控制信息的释放速度,一方面全力吸收这些信息,而且并没有试图马上将其消化,所以我才幸运地活了下来。当然即便如此,我也付出了整整一周都头疼欲裂的代价。
短暂的失力后,体内的星宿之力重新恢复正常。我从小犬狼身上飞起,重新回到战舰背上,再次与三尾松鼠怪兽对峙起来。
六天很快就过去了,看着眼前那颗硕大的蔚蓝色星球离我越来越近,我忽然想,会有多少朋友在桃花源的秘密基地等着我?
我心惊肉跳地看着战舰险之又险地避开一颗颗高速穿行的陨石,我心道也许说说话可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不会再这么害怕,我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害怕的感觉了。在星球上,无论是地球还是后羿星,已经没有多少能够威胁到我生命的力量了。但是在这广袤无垠的宇宙太空,情况则完全不同。
那只半个巴掌大的天蜈也已经长到了一个手掌大,这家伙生长得实在缓慢,当然谁也不可能知道生存于太空中的天蜈成长期究竟有多长时间。
很快,在第二天我就收到了回音。这说明我虽然离开了数年,但是颜承禹等人一直没有放弃与我联系,所以才能这么快就和他们联系上,我心里也很高兴。
在古涂叔叔面前,自己作为孩子的感觉又回来了,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当我们刚进入大气层时,小虎向我道:“有地球发来的消息,请求通讯。”
这或许可用一山不容二虎来解释。
一连三天我都一动不动地坐在控制室中,吸取着那浩瀚的玄武的记忆,而这些记忆只是玄武在宇宙太空游历的全部记忆的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
外面的危机刚刚度过,我忽然感到脑袋里一震,玄武的记忆光团突然如苏醒的火山般将其中蕴含的大量记忆喷发出来,将我的脑袋塞得满满的。我大吃了一惊,甚至来不及去练功室,当下平心静气,将注意力集中到脑海中。
苦丁茶惊讶地道:“小宗主竟然在外星收了徒弟吗?这可是一件大事啊,我要告诉风宗主。”
“啊?”我茫然地看向它,怀疑这个小东西具有超级智能的脑袋是不是出现故障了。
我们三个在无穷的宇宙空间中就好像是三个发光的能源体,放射出万丈光芒。“封鱼剑”的黄光、小犬狼的青光、三尾松鼠怪兽的惨绿色光芒,三种光芒正是三种能量的体现,一时间三种光芒都推到了极限,我和小犬狼的光芒水乳交融,对抗着三尾松鼠怪兽的惨绿色光芒。
我的说法使得苦丁茶更加不好意思,羞红了脸,讷讷不语,记得以前我在桃花源见到他时,他非常活泼灵动,从未有羞红脸的事情。我笑着摇摇头,看来不光是女大十八变,就是男孩子也不例外。
我的境界也渐渐为之提升,我甚至没有发觉自己已经很少再想到独孤奇和火鸦了。我对他们的恨已经消失了。在我眼中,严格来说,从玄武的角度来看,他们只是两个追求完善自身但是却不守规矩、以毁灭别的生物来完善自己的捣乱分子。
眼前一花,我们瞬间冲入陨石流中,一块块陨石以极快的速度从我们身边穿过。我甚至能感觉到每一块从我们身边穿过的陨石所蕴含的破坏力。小虎眼罩上的红灯急剧地闪动着,显然是在进行精密的推算。
我道:“无论是谁,遇到生命危险时都会感到害怕。”
我来到控制室,一面听着小虎给我介绍前面陨石流的情况,一面将战舰的防御罩开到最大。我心惊胆战地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前方陨石流,密密麻麻仿佛是过境的蝗虫一般。好在有小虎驾驶战舰,若是我驾驶着战舰,我没有丝毫的把握会不被如此大密度的陨石流击中。
我低头向着他小声道:“他是师父的长辈。”
小虎的智能越来越高,我相信有一天,它会变成一个套着冷冰冰的外壳的智能生物。(嘿,大家想想变形金刚。)
所以,想要在宇宙中看到一个两个太空生物是很稀罕的。我能一下子遭遇到两个,不得不说是极为幸运。
小虎忽然道:“主人,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就在我们分出胜负的最终一击蓄势待发之时,三尾松鼠怪兽突然收敛自身的能量,一口叼起那条断尾,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苦丁茶道:“小宗主,你不知道在桃花源宗主收徒是件很重要的事情吗?宗主的徒弟一般是一宗的继承人。”
小犬狼与我心意相通,也做好了全力出击的准备。
火鸦融合了九玄龟珠和金乌战神的本源,一定会比之前强大得多。我的心灵境界受到玄武的影响也提高到一个极高的程度,但是自身的力量却没有得到很大提高,仍处在“九曲十八弯”的第八曲的境界。要想战胜火鸦,必须要达到“九曲十八弯”的巅峰。
我道:“我在地球上已经有一个徒弟了,这两个徒弟都不可能继承宗主之位。他叫小铁,是后羿星的羽人,你看到他背后的翅膀吗?我这次带他来地球是准备送到宠兽学校学习的,几年后,他还要回后羿星,明白吗?”
三尾松鼠怪兽尖叫一声,鲜血迸溅,当中那条刚长好的短小尾巴顿时被我斩断。
一般在宇宙中想要遭遇到一场陨石流也是很难的,就好像一个普通人一辈子大概也不会遇到一次飓风。
玄武对待生命的看法完全不像玄龟和神龙那样持毁灭暴戾的态度。它以一种冷静的目光看待所有它见到的生物,很多时候它还会对需要帮助的生命伸出援助之手。无论这些生命对待它的态度如何,它都不会将其毁灭。从它的记忆中,我能感觉到它对所有生命的博爱,这使得我现在还对自己贡献出三颗九玄龟珠帮助它重新恢复成完整体的事情沾沾自喜。
这么快的速度,只要被两三颗陨石击中,估计战舰的能量罩就会破碎,没有能量罩的保护就算不会被陨石击毁,我们也不可能在布满辐射的太空中存活下去。
小虎道:“主人,是不是当我有了害怕的感觉的时候,我就是一个生命了,而不是一个冷冰冰的机器了?”
我开始向地球发出某一特殊波段的加密讯号。
我无奈地道:“你什么时候成为传声虫了,不要一会儿告诉那个,一会儿告诉这个。”
苦丁茶向小铁背上的翅膀瞄了瞄,小声道:“羽人,后羿星还有这么奇怪的种族?我还以为他是拥有飞翔类宠兽的宠兽战士呢。”
为什么要联系罗兰阿姨?这等于和地球东联邦政府打个招呼,省得当战舰刚通过大气层就会被地球东联邦政府发现,并且当做不明飞行物给打下来。
终于,我看到了陨石流的尽头,明明只要几秒钟就可以穿出陨石流,我却感觉到好似过了一年那么久。
苦丁茶道:“我还没来得及通知他,不过我会马上通知他的,相信他知道你即将回到地球一定会飞奔而来……嗯,我还要通知一下风宗主,还有北宗主,还有大祭司……”
小虎不再说话,聚精会神地驾驶着战舰,战舰像只灵活的鱼儿一样在陨石流中穿行。
关闭了通讯,我坐在那想我到底离开地球多久了。去的时候在宇宙空间流浪了一年,回来又用了八个月,被梦幻星人抓到第五行星上待了大概有半年之久,在后羿星差不多也待了一年多的样子,粗略地加一下,我离开地球竟然已经有三四年了。我怎么感觉在地球上发生的事好像还在昨天呢?
回来的时候,龙原给战舰准备了足够八个月之用的能源,不过因为在宇宙太空中消耗得比较厉害,再加上我经常放慢战舰的速度,自己跑出去修炼,也消耗了很多能源,所以临近地球能源已经将要耗尽。
我赶紧招呼小犬狼回到战舰里。
一个气质儒雅的中年人,我欣然道:“古涂叔叔!”
古涂叔叔莞尔道:“只是好奇罢了,随口一问,研究倒不用了,等着我去研究的课题还少吗?”
我想大概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长时间看书或者看影视都会有头疼欲裂的感觉,这是精神力耗尽的体现。当然我不知道有没有看书看死人的事情发生过,但我知道当天我若是稍有不慎,不是精神错乱,肯定就是精神力耗尽而亡。
我颔首笑道:“看来宗主很看好你,想要栽培你,否则也不会让你出来历练了。历代先贤大哲无不是在生命的某一段时间里在俗世中历练,从而获得突破。”
战舰忽地发生了猛烈的摇晃,我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里。舰身刚刚恢复平稳,突然迎头一块陨石直冲冲地从战舰的正面砸来。“轰”的一声巨响,能量罩深深凹陷了下去,从被砸中的地方受到的冲击力似水纹般向四周传递出去。
我猜大概不是桃花源就是地球东联邦政府发来的,我示意小虎建立通讯连接。
“呃……”我道,“也许可以这么说。”
我从那块大陨石上捡回来的铁粒已经被它吃了近一半,剩下的那些是肯定不够它吃的,我只能希望它会习惯地球上的铁矿的口味。
小虎忽然用沮丧的声音道:“主人,我刚才一直没有体会到害怕的感觉,看来我只能当一个冷冰冰的机器了。”
几秒钟后,屏幕上出现了画面。
大量的信息向我潮涌而来,一幅幅画面走马灯似的从眼前电闪而过,我一边努力地控制着那正不断缩小的记忆光团,降低它释放信息的速度,一边努力地囫囵吞枣地吸收着这些信息。
我笑道:“这是我在后羿星收的徒弟,以后你要帮我多照顾他了。”
因为我在玄武的记忆中也看到了它遭遇陨石流的经历,同时还看到了它在遭遇到三尾松鼠怪兽后一巴掌将其拍晕的画面。不得不说,玄武是我遇到过的最强悍的生命。
这样做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并没有什么错,大自然的法则就是进化、完善自己。不过他们破坏了规矩,所以他们一定要受到严惩。我对此充满了信心,这是很奇怪的事,因为我的力量还不足以做到这一点。
我道:“告诉颜承禹,让他帮忙通知一下罗兰阿姨,就说我六天后抵达地球。降落地还在之前你们那里,我这里能源所剩不多,要节省着用,先不通话了。”
小虎又道:“就是现在,当你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会有什么感觉?”
古涂叔叔好奇地道:“你都有徒弟了?他是外星人吗?身后还有翅膀,不知道基因和人类又有何不同?”
第二天早上,我被旅馆的服务员给叫醒了。旅馆送来了早点,很丰盛,这使我觉得住宿费贵一些倒也物有所值。
我让小虎从脑海中调出地球的地图,在地图上找出浮龙岛的位置。原来,浮龙岛在西联邦政府的领地中,这也许是东联邦政府没有出手剿灭这个毒瘤的原因之一。
我依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坐着。我能觉察到自己的身体周围充满了活泼的水能量粒子,看来磁悬浮列车正在湖面上快速地前进。
很容易地找了一个行人问明了医城的方向,我不疾不徐,像是一个普通路人般向着医城走去。
看完所有新闻,我从容地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开始衡量整件事:首先,如何分辨浮龙岛医城就是生产毒品的毒窟?其次,医城在浮龙岛乃至全球的地位非常特殊,不是光靠武力就可以解决的。因为医城在浮龙岛施行的是免费医疗政策,所以得到岛上所有居民的尊敬,他们长期生活在医城的庇佑下,不受病魔的折磨,恐怕谁也不会相信医城是毒窟。更何况,医城中的特殊疗养院中总住着一批各界的名流显贵,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健康恐怕也不会让别人轻易对医城采取不利行动。难怪连东联邦政府也不敢轻易对浮龙岛采取行动。
精神抑郁只不过是普通的小毛病,不客气地说任何一家医院都有治疗的能力,而且其费用只相当于在医城花费的百万分之一。
从下午一直飞到晚上,我才有些疲劳,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经过一个下午的全力飞行,心中的气愤也渐渐排除出去,我开始冷静地思考这次的事情。
浮龙岛是地球上一个著名内陆湖泊中的岛屿,占地一千多亩,其上多草木毒蛇。
我一边思忖着,一边迅速地浏览所剩不多的新闻。
“从表面来看,医城似乎是在劫富济贫,将从巨富身上收取的巨额医疗费用在治疗普通人的花销上,难道赏金猎人组织这次弄错了?”我生出了这样的疑惑。
前不久,已经是赏金猎人组织中一流高手的风柔和其他几人自告奋勇前往浮龙岛,但是他们在进入浮龙岛后就如石沉大海没有了消息。丹婆婆对风柔的感情很深,所以在等了几天后就赶来桃花源,打算豁出一张老脸请北师伯派出几个绝顶高手陪她走一趟浮龙岛。
又经过数个小时的飞行,飞船开始徐徐降落。
他走近我身边,警觉地盯了那个胖子几眼,然后道:“颜承禹师兄让我在这里等小宗主,通往浮龙岛的签证已经办好,随时可以前往浮龙岛。这张卡里有一些小钱,足够小宗主在浮龙岛的花销。”
月有阴晴圆缺,世事总会给人留下一丝遗憾。
但是我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连动物界中的那些动物都知道用拟态、变色等方式保护自己,更何况是万物之首的人类,他们当中狡猾之辈更甚于那些懂得隐蔽自己的动物。
浮龙岛医城在多次全球性的医术交流赛上夺得桂冠,这不仅使得浮龙岛医城名声斐然,一跃成为医学界的圣地,更让普通人心目中产生一种想法——这个世界上没有浮龙岛医城治疗不好的病。事实上,浮龙岛医城也是多次向媒体这么暗示的。
小旅馆周围空气中的能量粒子分布得比较均匀,并没有出现能量粒子扎堆的迹象,由此而表明,小旅馆周围没有高手,也就是说,暂时我还没有受到监视。
如果这样一个医城没有全球性大财团的支持,它连一天都支撑不下去,浮龙岛医城每一天的消耗相当于当今西联邦政府制造一艘最新型战斗飞船的价格。
作为浮龙岛实际掌权者,医城很容易就能从这些名单上发现那些对他们来说很危险的人,从而可以在这些人刚进入浮龙岛就对其进行严密的监视。若是被监视的人真的打算对医城有什么不利,医城就有可能先下手为强,动用自己的打手将他们杀死或抓走,这些人也就这样一个一个地消失了。
也许他们正是利用这个捷径向全球各地输送毒品。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如果赏金猎人组织没有弄错的话,医城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机会。打着慈善的大旗,将致人于死地的毒品送往全球各地,我感到自己胸中的怒气像是被点燃的油桶,猛地一下燃烧起来。
来人走到我面前三步时停下道:“你是兰虎?”
因为东西联邦政府大战的关系,基本上所有的民营飞船都已经被迫停飞,只有那些有军队背景的飞船公司仍在营业,但是船票昂贵,且供不应求,若是没有颜承禹的帮助,我自己恐怕是难以买到船票了。
换句话说,你在普通医院治疗花一块钱,在医城就需要花一百万。
这些吸毒的人对自己身边的普通民众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很多无辜的人因为在吸毒者吸毒的时候身处他们附近而惨遭杀害。更由于吸毒者不知疼痛,力气很大,甚至连一般的联邦警察也感到甚为棘手难以对付。这一情况引起了赏金猎人组织的注意,并将铲除贩毒窝点的任务发布在“赏罚榜”上,同时也出动自己的人手不断进行打探,最后将这个贩毒窝点一网打尽。
颜承禹的效率很高,只过了一个小时,一个斯斯文文的矮个子年轻人就来到约定地点,将一张通往浮龙岛的船票送给我。飞船起飞时间在两个小时后。
我此刻因为担心风柔的安危,情绪也颇为暴躁,心中暗暗打着将浮龙岛给夷为平地的算盘。贩卖毒品本就该死,更何况,这种特制的毒品甚至能够威胁到普通人的生命安全。
歼灭浮龙岛恶势力的任务一路从两星级上升到五星级,有资格接受任务前往浮龙岛的赏金猎人都是难得的一方高手,赏金猎人组织里派去浮龙岛的也都是组织中的精锐好手,但是这些人的结局仍然一样,一去浮龙岛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颜承禹先是满口答应,然后又道:“我原以为你在桃花源会休息一段时间,唉,我早该想到的,风柔出事了,你肯定坐不住的,我马上联系,让人给你弄一张飞往浮龙岛的船票。不过我要警告你,浮龙岛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绝对是藏龙卧虎之地,其危险程度不亚于西联邦政府的总统府。我知道你修为极高,但是你仍然要小心。你最好待在那里,等我派出高手前去和你会合再动手,这样胜算大一些。”
原因只有一个,浮龙岛上有一所大型医院,名叫浮龙岛医城,不论规模、医疗设备、医疗技术都能排进全球前十名。
心中越想越是气愤,我召唤出隼儿合体,没用太久就飞出了原始大森林,向着浮龙岛的方向飞去。
就算确定了医城是毒窟后,怎么摧毁这个毒窟并救出风柔,也是一个令人困扰的难题。
我从飞船上走下来,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城市,我充满疑惑地自言自语道:“这是浮龙岛?”
秉持着除恶务尽、将为恶的源头给消灭掉的想法,赏金猎人组织一边在“赏罚榜”上发布歼灭浮龙岛恶势力的任务,一边派出组织中的好手前往浮龙岛。
好在我及时回到地球,否则恐怕北师伯得自己陪丹婆婆出桃花源走一趟了。
我在房间的床上打坐,将自己的意识释放出去,感应着四周空气中游离的能量粒子,再以四周能量粒子为媒介感应向更远的地方,自己的感应力如同蚂蚁脑袋上的触角不断地收集着四周的消息然后传递回来。
我道:“你以为我还能等得及吗?”
我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这个胖子实在太让人讨厌了。我道:“咱们走。”迈步的一刹那,右手迅速探出,然后在另一刹那又缩了回来。
我安静地闭目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大脑迅速转动着,难怪每一个进入浮龙岛的赏金猎人和赏金猎人组织派出的高手都不明不白地消失了。进入浮龙岛的步骤繁多,进入的难度也颇大,这就保证了每一个进入浮龙岛的人都会被记录在案。
我很不喜欢他盛气凌人的口吻,但是我现在没时间和他罗嗦,我要先联系一下颜承禹,之前怎么也没想到进一个浮龙岛竟然还这么麻烦。
走在我身后的一个胖胖的旅客道:“你也是去浮龙岛医城治病的?”
像这样的治疗案例,竟然还有很多,几乎都是一些各个行业的巨头前往医城治疗一些看似简单的小病。看来有钱人都非常珍惜自己的小命,呃……或者说他们都很怕死。
丹婆婆一开始并不知道我在桃花源,她之所以前来桃花源,实际上是来搬援兵的,见到我当然是意外惊喜。
浮龙岛风景怡人名不虚传,不过我却没有心思欣赏美丽风景,我一边走,一面将自己的感应力从体内延伸出去。
我刚要让小虎联系颜承禹,忽然感到右前方有一个人向我走来,身处虎穴龙潭,我的警觉性也大大提高。
颜承禹苦笑,不再劝我。
他咧嘴一笑,像是看到什么开心的事一样道:“小宗主。”
两个小时后,我在戒备森严的飞船港口搭上了飞船,飞向浮龙岛。
那会是怎样一个状态,我还无法想象,但是可以推测出。“九曲十八弯”功法的最大优点是每提高一个级别都是一个质的飞跃,并不简单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一加一等于三或四。
我听着那个胖子在我身后咒骂的声音,心中暗笑,也许过一会儿他会发现,他身上的钱包已经不见了。我希望他的所有银行卡都在钱包里,他的签证也在钱包里,那就太完美了。在走到一个垃圾桶旁的时候,我信手将钱包扔了进去。
风师父这次倒没有对心急火燎的丹婆婆冷嘲热讽,只是详细问了下情况后,便不再说话,更没有主动说派出花心宗的高手帮忙。桃花源的高手是很多,但是要说绝顶高手,每一宗也只有那么几个。每一个绝顶高手都有自己一身独特的绝学,为了使绝学不至于失传,在这身绝学有了传人之前,他们是不可能随便离开桃花源的。
要打败你的敌人,首先要了解你的敌人。
他嘿嘿冷笑道:“这里是斯坦而城,浮龙岛就在我们的对面,想进浮龙岛需要有签证,那需要一大笔钱。”
我暗道东联邦政府难道是吃干饭的吗?连赏金猎人组织这样一个民间的组织都能够查到那种特制毒品的生产地,东联邦政府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知道了却不将这颗毒瘤给割掉,实在是尸位素餐。
可惜,让他们想不到的是,事情并没有完,他们从贩毒窝点的一台电脑上发现了一张进货单,这个贩毒窝点所生产的只是普通毒品冰毒,那些有强烈负面作用、价格昂贵、供不应求的特殊毒品都是从一个名为“浮龙岛”的地方订购的。
我强忍着对风柔安危的担忧,理智地思考自己该如何进行下一步行动。
一般的毒品交易不会引起赏金猎人组织的注意,因为这种事有东联邦政府管着呢,用不着他们插手。但是这个贩毒窝点所贩卖的毒品却有一些诡异,因为这些毒品药性极为强烈,可以使服用的人短时间内产生种种负面情绪,并生出暴力的欲望。
我很好奇,这样一个似乎以慈善为目的的医城是靠什么赚钱的呢?因为浮龙岛医城不仅对浮龙岛居民实施免费医疗,而且对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普通病人,医疗费也只是按成本价收取。
当下,我也来不及做什么准备,只带了一葫芦北师伯早就准备好的经过稀释的“五行毒酒”就离开了桃花源。
风卷残云般将早餐吃完,我将小犬狼和隼儿收回体内,从小旅馆踱步而出。
桃花源弟子一直将我领到通往浮龙岛的通道,递上签证,熟稔地和检查签证的几名政府官员打着招呼,于是我顺利地乘坐上通往浮龙岛的夜班磁悬浮列车驶向浮龙岛。
等我到达浮龙岛,已是凌晨,随便找了一个普通的旅馆住了下来。旅馆的住宿费价格很高,好在有颜承禹派人送给我的那张银行卡。
我盯着他道:“你又是谁?”
于是我让小虎查询并下载这个发布器上有关浮龙岛从前年到今年的三年信息。
从新闻上看,浮龙岛医城不仅是一家干净得不能再干净的大规模医院,更是一个令人打心眼里钦佩的慈善机构。
当我的思维飞快扫过脑海中的新闻时,忽然被其中一条给吸引住了。该新闻是今年初的,说的是医城和浮龙岛外的两百多家中小型医院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并将自己研制的针对各种疾病的特效药以低价销售给他们。这一举动为医城在全球赢得了极高的声誉,并且医城送往各地的运药车都会受到特别照顾而不会受到检查。
我不禁莞尔,原来是一家人,我道:“你怎会知道我在这里?”
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不论是赏金猎人组织派出的好手还是一些看了“赏罚榜”而去的赏金猎人,一进入浮龙岛便一去不还,从此再无消息。
难得的优哉游哉、怡然惬意的生活,因为丹婆婆的突然出现而被打破,我不得不毫无怨言地提前离开桃花源。
丹婆婆仍然有些担心,告诉我赏金猎人组织很快会派出更精锐的好手赶去支援我的。北师伯大笑,说我一个人能在外星球开创出一片天地,何况区区一个浮龙岛,就算真是龙潭虎穴也必然会被我踏平了。
我皱了皱眉道:“还要签证?”
我可以确定方圆五十里内没有谁能危及我的安全,便放心地掏出葫芦,喝了一口稀释的“五行毒酒”开始修炼“九曲十八弯”功法。一些过往在看玄武记忆时的感悟又一一浮现出来。突破已经离我很近了。
我不断地向着更远的地方感应着,过了一会儿后,我终于发现了几个高手:在小旅馆的北面五十里左右距离的地方有两个高手,小旅馆的西北面三十里远的地方也有两个高手。
很快,一条新闻闯入我的视线中,能源界巨子因为长期工作压力产生精神抑郁,进入浮龙岛医城进行为期两个月的治疗。我看了一下那条新闻中所说的治疗价格,令人咂舌!能源界巨子每天在医城的花费足够十个普通家庭一年开销。
不过他们在确定我的身份和意图之前,应该不会轻举妄动。
因为丹婆婆带来了一个坏消息,正在执行任务的风柔失踪了。这令我坐立难安,恨不得马上肋生双翅飞出去。
身上没有钱,只好让小虎暂时委屈一下充当通讯器联系颜承禹,好在颜承禹随身携带着自己的通讯器,很快就联系上了他。我简单说了说现在的情况后,让他联系一下驻扎在我目前所在城市的桃花源下属财团,帮我弄一张通往浮龙岛的船票。
更为可怕的是,这些兴奋剂般的毒品可以使得一个普通人在较短时间内拥有平常两倍的力量,而且痛觉神经在此期间会受到麻痹而不知疼痛。
他这几句话声音并不大,但足以让我身后的那个胖子听个真切。那个胖子惊愕地望着我,半晌才恶狠狠地道:“这是什么世道,连这些死穷鬼都能自由进入浮龙岛了。”
浮龙岛越是危险,我越是不能再等,多等一分钟,风柔就多一分危险。
毕竟现在是谈判期间,贸然出兵到对方的领地中,很容易再次引发战争。我倒是有些明白东联邦政府的良苦用心。
第二天,我飞到了最近的一个城市中,在城中找到了一个提供给公众使用的具有查询功能的信息发布器。
我蓦地打了个激灵,如果我的推断正确,那岂不是说,从我通过签证审核,坐上磁悬浮列车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受到医城的监视?
我好奇地继续翻看着众多有关浮龙岛的信息,心中忖度难道他们是靠研制贩卖毒品来维持医城的生存吗?
最令我感到惊讶的是,这么一所软硬件条件均属超一流的大型医院,竟然也是全球最著名的慈善医院。该医院曾宣布凡是浮龙岛居民都将获得终身制免费医疗,这曾经一度引起移居浮龙岛的迁徙热潮,但是浮龙岛空间有限,所以大部分人都被限制进入浮龙岛,这也使得浮龙岛的地产价格节节飙升,寸土寸金,而浮龙岛地方政府颁发的浮龙岛终身制居民绿卡也价值万金。
他不屑地看着我道:“穷鬼,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医城的医疗虽然免费,但是看你那穷样就知道你买不起签证,更别想进浮龙岛。我可是托了很多关系花了很多钱才弄到一张签证的,我后天就可以进入浮龙岛了。嘿嘿,你这个穷鬼,等死吧。”
在小旅馆的周围并没有强者的独有气息,因为强者对能量很敏感,所以对空气中的能量粒子有超出一般人的吸引力。
在三个月前,赏金猎人组织在一次跨地区的缉毒活动中,捣毁了一个贩毒窝点。这个贩毒窝点长久以来在东联邦政府的一些地区贩卖毒品。
五十里感应距离差不多已经到了我的极限,再往更远处我就力有不逮了,强行感应远方,对身体有害无益。我缓缓地将自己的感应力收了回来。
我回头望了他一眼,那个胖胖的旅客面带傲然之色,拎着一个黑色的皮箱,正用轻蔑的目光望着我。
信息并不多,但足以让我对这个城市在三年中的概况有了一个比较深入的了解。我本以为这个城市建立在内陆湖泊中的岛屿上,风景秀丽,又一年四季气候适宜,应该是一个旅游城市。但事实上,这么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旅游业并不发达。
我点了点头。
即便达到第九曲的境界仍无法和玄武相媲美,但是我有信心在和小犬狼合体后,可以对抗四大神兽其中任何一个而不败,当然我指的并不是鼎盛状态下的它们。
我对玄武的记忆的融会渐入妙境,每天都能有所领悟,身体从头到脚的每一个细胞,包括每一根头发的细胞,都在潜移默化中发生改变。我偶然会生出全身都已经能量化的错觉,由此可知,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中都充盈着暗能量和星宿之力,自己只要保持着这种难得的状态,随时都可能突破第八曲的状态进入第九曲,也就是“九曲十八弯”的终极级别。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