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四章 孵化

雨魔网络玄幻

一只只有小铁巴掌一半大的小东西正翘着屁股努力地向铁粒堆中挤,身体因为刚出生而显现粉红色,光溜溜的没有一丝毛发。它的身体看起来很柔软,一对小翅膀抱着一枚小铁粒,“唧唧”地叫着。
我一进战舰,发现小铁正一脸紧张地望着我。刚才我回到战舰上拿盛放铁粒的容器时已经跟他说了两只怪兽在陨石上战斗的事,小铁惊喜交加,想要和我一块去陨石上看看,但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我没答应他。
我猜到一定是我们先前弄错了,以为孵化的条件都符合,所以才会有一枚天蜈卵孵化出来。其实应该是这只孵化出来的天蜈很有可能是在其母亲被三尾松鼠怪兽杀死前就已经接近成熟,所以在它被放入恒温盒子后才勉强孵化出来,其他的天蜈卵就没有这么好运,一个个地都坏了。
突然我觉察到一股庞大的能量正以疾电奔雷的速度向战舰靠近,我马上停止静坐,吩咐了小铁一下,让他回卧室待好,然后我让小虎通过战舰本体的扫描设备对我们身后的宇宙空间进行远距离扫描。
我又在蝙蝠怪兽的育儿袋里摸了摸,一共摸出了十几枚“铁蛋子”。让我感到痛心的是,其中有五枚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大概是在蝙蝠怪兽与三尾松鼠怪兽打斗时受到波及的。
这个没有现成的资料可查,也没有一只活着的蝙蝠怪兽可供参考,所以究竟该控制为多少度只能靠猜测。
小铁转头看到我来了,委屈地道:“不是我把它弄过来的,我看它孵化了,刚打开盒子,它就从盒子里跑出来,又飞又爬地就到这里来了,我也是跟着它跑过来的。”
我做了个深吸一口气的动作,事实上,宇宙空间更接近于真空,只有微薄的气体、少量的水分子和一些固体尘埃,所以基本上没有氧气可以给我吸收,深呼吸只是态度慎重时的一个下意识的动作。
它没理我,双眸鲜红地盯着我。
双臂和一条腿都被对方给禁锢住,形势对我极为不利。我正想办法要从三条尾巴中脱身而出,突然一直僵卧不动的形似蝙蝠的怪兽咆哮着狠狠一爪拍在那三尾松鼠怪兽身上。
单打独斗我和小犬狼都不是它的对手,好在我和小犬狼早有配合,心意相通,两者加起来,实力倒要超过它一筹。
当然利用这种简陋的孵化设施又是完全靠摸索来孵化一只前所未见的太空生物,其成功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我心里一直认为除非运气极好,否则这些“铁蛋子”都将在时间的流淌中渐渐失去生命活力。
当下,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他向它伸出一只手。
“封鱼剑”前指,受到星宿之力的激发而变得如同一块玲珑的琥珀。
我丝毫不敢怠慢,这可是在太空里,打不过,就算想要逃都逃不走。
三尾松鼠怪兽也没落得好处,一场饕餮盛宴,它却因为我这个不速之客突然出现而被迫离开。
战舰上经过改装的武器发出了核磁振荡波,那片能量团却在刹那间躲开了这迅如雷霆的一击,接着战舰倏地发生了一次剧烈的震荡,显然是遭到了攻击。
三尾松鼠怪兽也大怒不已,忽然张口,一条火焰如同毒龙般喷出,向着迅如闪电的小犬狼罩去。
小铁倒是很热心,每天总要花上七八个小时来观察这些蝙蝠怪兽卵。
一定是在我放弃了那块两三个足球场大的陨石后,它又回去大补了一番,说不定连那只已经死了的天蜈也没逃过成为它腹中之物的噩运。它大吃了一顿,觉得自己已经比以前更强大了,所以又来找我的麻烦。没想到太空生物还挺记仇的。
我和小犬狼一前一后将它包围在战舰的背上。三尾松鼠怪兽又惊又怒地盯着小犬狼,时不时地回头瞥我一眼。
我这天正在静坐参悟玄武留在我脑海中的记忆,因为我感觉到这团记忆最近越来越松动,所以我勤快地每天都用自己的意识去接触记忆光团。
我看向刚出生不久的天蜈,它的动作不大像是要躲在铁粒堆里面的样子,倒像是饿极了在啃铁粒,两对小尖牙“嚓嚓”地啃着。不时地两对小尖牙上还会迸出电光,但是电光太弱,它的小牙也太小,似乎并不能啃动一颗铁粒。
看见它飞得不见踪影,我才放下心来。它刚才一直凶狠地盯着我,是在判断我的力量,如果它认为我很弱小,一定会扑上来将我给吃了。不过好在它被蝙蝠怪兽给重创了,这才没有冒险,否则我将面临一场苦斗。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一瞬间,我避开三尾松鼠怪兽的爪子靠近它的身侧时,小犬狼已经被它拍下了战舰。三条尾巴凝成一股,砸下来的力道足以开山裂石。
我本来以为两只怪兽大概是对头,在太空中遇见,必然争斗一番。不过现在看到了那个石坑,我却有另外一种猜想:会不会是两个家伙都喜欢吃陨铁,结果为了争夺这么一大块美味大打出手?这个可能性也不小。
“这么古怪的名字?它长得像只蝙蝠,为什么不叫天蝠?”
将所有铁粉吃掉,撑得肚子都圆滚起来的天蜈,紧紧缠着小铁的手指,脑袋朝下,倒吊着睡着了。
小铁笑道:“你看它的下半身,长着蜈蚣一样的腿,刚才爬起来可快了。”
同一时间,我感到脚踝一松,缠着我脚踝的那条尾巴突然松弛了下来,如同一条濒死的蛇在地面上扭曲着。
小铁捧着手心里的铁粒粉末缓缓向天蜈靠近。刚开始小东西还有抵触情绪,不过很快就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上半身扒着小铁的手,几乎将小脑袋都埋到铁粉里,下半身却还在半空中晃荡着。天蜈边吃边不时地抬起头来冲小铁“唧唧”叫上两声以示威胁。
我也暗暗心惊,“封鱼剑”有多锋利我是一清二楚的,竟然三次“破风斩”都没有斩断它的尾巴,可见太空生物有多强悍。本来我已经给了太空生物很高的评价,现在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
论体形这只怪兽明显要比三尾松鼠怪兽要大很多,而且从它最后拼死一搏来看性情也很凶猛,按道理,它应该比那只三尾松鼠怪兽要强大,即便没有那么强,也不会轻易被对手杀死。
因为小铁看着它出生,又天天照顾着它,所以它和小铁显然要比和我亲近得多。这个小东西天生对强大的生物很敏感,每次看见小犬狼和隼儿都会畏惧地躲藏起来。它能明显地感觉到两只宠兽拥有的强大力量,虽然成年的天蜈可能要比两只宠兽都要强大,但是现在仍处在幼年期的它却弱小得可怜。
当我翻身站在战舰的背上时,正好看到那一溜黑影在眼前闪过。
难道个头小的反而更厉害?
小犬狼也发动了攻击,如同一条银色的闪电,和三尾松鼠怪兽的速度相比丝毫不逊色。
我当即俯身,双手环抱,将缠着我脚踝的那条尾巴牢牢抱住,双臂猛地一颤,两股星宿之力泄洪般冲出,我用力一抖那条尾巴,顿时破坏了它身体的平衡,瓦解了它的攻势。星宿之力瞬间冲入它的体内,不断破坏着它的内部器官。
太空中的生物该如何孵化,孵化出的小家伙又应怎么喂养,恐怕谁也没有经验,更何况那仅有的十几枚蝙蝠怪兽卵中就有好几枚已经受了损伤,能不能孵化都是个问题。太空中的强悍生物谁都没有养过,更不可能有什么专家,换谁来养都是一回事,所以我也任由小铁发挥了。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当然恒温盒子中的变化,小虎也通过战舰上的监控设施进行一天二十四小时记录,这以后可以作为饲养太空生物的重要参考资料。
我小心翼翼地揣着十几枚蝙蝠怪兽卵回到了战舰中。
我怀着期盼的心情向着小铁那边走去,途中经过小铁放置恒温盒子的地方,发现盒子中的一枚“铁蛋子”从中裂为两半,一些液体还在断断续续地从壳上往下滴。
我道:“小铁,你给它取个名字。”
小铁难以置信地望着我,惊讶地道:“真的要给我吗?”
我用暗能量包裹着音波,直接穿越我和它之间的空间,音波在它耳边释放出来:“为什么要回来找我?我并没有和你争那块大石头。”
这种太空生物天生能够释放出雷电,无怪乎能在太空中生存。
惨绿色的火焰极快地掉转方向,继续向小犬狼烧去。三尾松鼠怪兽面对小犬狼迅猛的攻击似乎感到非常气愤,三条尾巴骤然在空中拧在一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在小犬狼身上,小犬狼从战舰背上跌了出去。
突然脑内传来一声狼啸,我骤然感到压力一松。
我摇了摇头,他轻吁了一声,小脸上因为无法亲眼见到两只怪兽而满是失望。
我一个激灵马上从床上爬起来,难道是孵化成功了?
战舰控制室屏幕上出现了扫描的情景,一大片呈云状的能量正以极快的速度向我们飞来。
这一天,我正在休息,忽然听到小铁在战舰另一端的叫喊声。
我错愕地看向那个小东西的下半身,果然形似蜈蚣。我回想一下在陨石上看到的那只成年蝙蝠怪兽,倒真的没有注意是不是有着蜈蚣一样的下半身。
我道:“这些是那只蝙蝠怪兽生的卵,我现在正式将它们交给你,只要你能把它们孵化出来,你就能亲眼见到它们的样子。”
在重伤状态下还能在宇宙空间中来去都迅如闪电,能够在太空中出现的生物果然都是强大的家伙。我感慨了几句,然后回到战舰上找了两个盛放食物的大容器,又到这块两三个足球场大的陨石上来收集铁粒。这些都是好东西,可不要浪费了。
我心中一凛,这要让它扑着了,那还了得。
那怪兽三条尾巴在空中一卷,就要向我缠过来。
我不禁莞尔道:“果然挺凶的,不愧是太空生物。”
小铁道:“它可凶了,不让我碰它。”
我将手伸入育儿袋里面,摸出了一个东西,圆滚滚,大如鹅卵,闪着银白色的金属光泽,像是一个铁蛋子,不过我能从这个“铁蛋子”上感觉到生命的气息。我激动万分,一定是这蝙蝠怪兽在这块大陨石上刚刚生出后代,正是体力和力量大减的时候,遇到了来打秋风的三尾松鼠怪兽。蝙蝠怪兽为了保护自己的后代,自然要将三尾松鼠怪兽给赶走,但结果是反倒被对方给杀死了。
两败俱伤。
蝙蝠怪兽濒死一击顿时让三尾松鼠怪兽吃尽了苦头,痛苦的哀嚎中,它倏地转过头来,狠狠地咬在那个爪子上,而生命之火随时都会熄灭的蝙蝠怪兽也拼尽全力咬住了三尾松鼠怪兽的一条尾巴。
我脚下向前一滑,身后的翅膀也扇动起来使得我加速前进,避开了三尾松鼠怪兽的迅猛一击。我眼前一花,三条尾巴如同利剑般从我身前刺来。
面对这样一个强劲的对手,三尾松鼠怪兽无法再集中全力对付我,正好给予了我可乘之机。当下我耗费大量星宿之力,连连施展三次“破风斩”,都削在它的尾巴上。
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忽然发现蝙蝠怪兽腹部中间的位置有些不对劲。我轻盈地跳到它巨大的身体上,探手摸了摸,果然确实有不对劲的地方,我怀疑的那地方竟然是个育儿袋,就跟地球上的袋鼠一样的育儿袋。
小犬狼主动发起了攻击,体表的狼毫根根竖起,倏地前扑,一对狼爪向着三尾松鼠怪兽的脑袋拍去。
我道:“你要好好照顾它们。”
我手中“封鱼剑”划过一道弧线,“飞燕斩”直击三尾松鼠怪兽身侧柔软的腹部,但是它的动作极快,一只爪子竟然正好将“封鱼剑”抓个正着。
它忽然龇牙一笑,眼中竟透露出讥讽之意,似乎在笑我不自量力。下一刻,它在我眼前忽然消失,几乎同一时间,我感觉到左侧下方有一股火热的力量逼迫而至。
它龇牙咧嘴,双眼暴怒无比。
“你怎么把它弄到这里来了?”我问道。
我一眼就发现这枚“铁蛋子”就是受到损伤的几枚“铁蛋子”中的一枚,也是唯一一枚还没有坏的,没想到竟然第一个孵化成功了。
此后的日子,小铁每天除了将铁粒磨成粉末给天蜈准备“奶粉”,其余的时间都会守在恒温盒子前观看着其他天蜈卵的变化。
我二话不说,招呼了小犬狼和隼儿一声,跃出了战舰。
小铁道:“我已经想好了,就叫天蜈。”
我果断地让小虎向极速靠近的能量云团发动攻击。
我拍拍小铁的肩膀道:“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这个小东西。”
我一直往前走,来到储物室,小铁正蹲在一堆铁粒面前一动不动地看着什么。
它还是没理我,反而翘起了三条尾巴,在空中晃动着。
我站在一个石坑前,看着眼前印着明显齿痕的石坑,石坑中裸露出部分精纯的陨铁。我望了一眼远处已经一动不动的蝙蝠怪兽,难道这个家伙喜欢吃陨铁,还是刚才跑了的那只三尾松鼠怪兽爱吃陨铁?
小铁兴奋地攥着拳头道:“我会的,我还要继续照顾那些还没有孵化的卵,也许还会有更多的天蜈孵化。”
时日渐渐过去了一个月,这段时间里,其中那几枚受到损伤的蝙蝠怪兽卵大都相继失去了光泽,隐隐发出一些臭味,显然是已经彻底坏了,不再有孵化的可能。小铁有些沮丧,但更加细心地照看剩下的怪兽卵。
小铁睁大眼睛看着我。
我心中一紧,左右晃动,施展游鱼身法打算避开,但是那三条尾巴却灵活至极,我的脚踝被其中一条尾巴缠个正着。松鼠般的怪兽全身毛发炸刺般竖起,身体一弓就如闪电似的扑上前来。
不过令人惋惜的是,天蜈卵却并没有如我们预想的那样一个一个地孵化,反倒是一个接着一个地坏掉了,最终只剩下了一个天蜈卵。在我刚刚要休息的时候,小铁告诉我噩耗,最后一个也坏了。
小铁又道:“师父,你看小天蜈在干吗呢?它为什么老想往铁粒堆里面挤啊?”
天蜈渐渐长大了一些,牙齿也愈来愈锋利,并且可以发出稍微强一些的雷电帮助它啃食陨铁。不过每次放出雷电后,都能明显看出它的精神有些委靡,好似普通人用力过度的样子。我认为这才是正常情况,若是刚出生就能从容自如地释放雷电,到了成年那还了得?
我猛地下定决心,不管另两条尾巴,看准了其中看起来短小一点的尾巴,使出了“碎风斩”,一瞬间那条尾巴被“封鱼剑”击中了五百次。
随即,身躯庞大的蝙蝠怪兽被三尾松鼠怪兽给扔了出去,缠住我双臂的尾巴也忽地放开。三尾松鼠怪兽狰狞地盯了我小半会儿,陡然转过头去,从两三个足球场大的大石头上腾空而起,背上倏地张开两对肉翼,一眨眼就飞得看不见了。
从那天起,小铁就很少玩模拟战斗的游戏了,而是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照顾这些蝙蝠怪兽卵,并且不时地在战舰上的资料库中查找有关如何孵化动物卵以及孵化出的小动物又该如何喂养等信息。
看这个架势,明显是来者不善。
我一直以来都很少用“封鱼剑”,不过这一次我却没有丁点的犹豫,径直将“封鱼剑”取出,又召唤隼儿合体。
那三尾松鼠怪兽见我出来,也倏地停下,站在战舰的另一端望着我。
我将十几枚蝙蝠怪兽卵从怀里一一拿了出来。
它朝我吼了一声,尾巴在战舰上拍了几下,好在战舰还有能量罩,不然,我还真怕战舰禁不住它蹂躏。
见它没有马上向我发动攻击,我知道它一定是能听懂我的话的。我继续用暗能量包裹音波道:“那天我只是适逢其会,并不是有意去和你们抢那块大石头的。”
忽然鲜血飞溅,一个爪子被三尾松鼠怪兽给抛了起来。
我走到蝙蝠怪兽跟前,它已经死了,白色的腹部向着上方。看着它敞开的翅膀膜闪着光泽,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冷冰冰的竟然比钢铁还要坚硬,并且有着不错的弹性。
我瞅着它比上次更大的体形,马上知道它不但是伤势恢复了,而且比以前更加强大了,所以才一路不远万里地跑来报复我。
我手中“封鱼剑”也闪电般迎了上去,三条尾巴如同活了过来的毒蛇,绕着我周身灵活飞舞起来,没有任何招法,但是却无隙不至,灵活至极。我也使出“兽王十式”,“封鱼剑”挥洒出一团团黄色光芒,阻挡着三条“毒蛇”。
我现在知道这个太空生物非常强悍,自然更加不敢大意,全身星宿之力纠集起来,如同一条青色狂蟒在身体经脉中游动。
我道:“咱们还是给它弄个安全的地方,没准哪颗铁粒滚下来就把它的小胳臂小腿给砸坏了。”
太空生物很强大,也应该具有相当的智慧,这从玄龟的成长经历就可以看出来,随着玄龟不断成长,力量随着增强,智力也越来越高。三尾松鼠怪兽既然能够在危险的太空中生存,自然也会日积月累地衍生出智慧来。
我笑道:“看看我给你带回了什么。”
我身体蓦地一震,它的尾巴又还原成三股向我袭来。
小铁道:“三尾松鼠怪兽有没有回来?”
整块陨石上的铁粒如果都收集起来只怕能装满十几个容器,可惜战舰上放不下那么多。足足收集了四大容器之多的铁粒,我才停手。
不过这东西又不是花花草草,每天浇浇水、施施肥、除除害虫就可以了。铁蛋子般的蝙蝠怪兽卵刚开始被小铁安置在一个铺着兽皮的小盒子里,后来查资料的时候发现不管鸡蛋、鸟蛋、乌龟蛋还是鳄鱼蛋想要孵化,都需要一定的热度和湿度才行,于是小铁又利用战舰中的主脑制作了一个可以调节温度的恒温盒子。
当我看到那三根旗帜似的尾巴,我一下子明白了,三尾松鼠怪兽伤势已好,不甘心地回来报复我了。
三尾松鼠怪兽痛得龇牙咧嘴,暴怒不已。
我捡起一颗小铁粒,微一发力就将其捏成碎末,然后交给小铁,我道:“天蜈大概平常就以太空陨石中的铁块为食,不过它刚出生,还咬不动。”
那惨绿色的火焰看起来竟是威力极大,小犬狼也张开嘴巴,一团青光喷出,略微阻挡了一下袭来的火焰。小犬狼身体在空中转了一个弯,又向三尾松鼠怪兽扑去。
我醒悟过来道:“看来还真让你蒙对了,温度和湿度都适合天蜈孵化,其他的卵或许也都能孵化,你要照看好。”
不过仍有一个问题摆在小铁面前,恒温盒子虽然制作好了,但是温度应该控制在多少度呢?
另两条尾巴也缠过来,比钢筋还要坚硬的尾巴一左一右缠住了我的双臂。从尾巴上传来的力道几乎要将我的手臂给勒断。幸亏与小犬狼合体,我全身的骨骼都得到了加强。
这是它攻击的先兆,我心中一紧道:“你以为你一定能胜过我吗?”
最后温度被控制在略高于常温的一个温度。
那小东西虽然是背对着我们,但是警觉得很,感觉到小铁的手靠近了,它倏地转过头来,露出两对小尖牙冲着小铁“唧唧”地龇牙咧嘴地叫着。
三种至刚至强的力量撞击在一起,胜负就在这一刹那见分晓了。
虽然我的攻击被金乌战神轻易化解,却为玄龟族大王子赢得了短暂而充分的机会。
情况恶劣至此,我反而能够平静了,我道:“能胜过我手中的剑再说吧。”
光热无穷的火焰球突然变化成一只金黄色三足怪鸟,双翅扇动,便有万千火雨降下。我和玄龟族大王子的气势全被金乌战神给压下,我心中兴起无法抗拒的念头,感到一阵无力,就好像一个普通人面对飓风暴雨的时候只能兴叹人力有穷尽,无法与大自然匹敌一样。
我冷静地道:“仁言城和附近的三级大城以及重要的舰队首领都是随龙原从火海弹雨中闯过来的老人了,他们不会依附你一个外来的人。”
面对我步步紧逼,他阴沉着的脸忽然一笑道:“我知道你现在是故作姿态,想把我吓走,我偏不走,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
但是,金乌战神却意外的狡猾,见我们神情恍惚,突然发起了攻击。剑光如涛涌浪翻,挟着激荡的剑风,狂击而至。剑势一再扩大,将我们两人都卷在其中,竟是想把我们同时杀死。
“封鱼剑”自然垂下,我一步一步缓缓向他走去,道:“你既然有独孤奇的记忆,那么一定知道宠兽与新人类之间的关系吧。我死了,我的宠兽也会死,当你出现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今天将会有一场恶战,我便召唤小犬狼从雄鹰镇赶来。它没让我失望,但我想你一定很失望。今天就让我来了结独孤奇犯下的错误吧。”
金乌战神也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眼神震骇不已,金乌神剑陡然生出无穷的火焰光芒,倾全身之力向我们攻来。无尽的火焰汇聚成一个圆球,好似太阳一般灼烧着一切,铺天盖地的火风恶焰以摧枯拉朽之势将我和玄龟族大王子卷在当中。
三足金乌转头向我啄来,被我用“封鱼剑”挡住,我全身遽震,差点连剑也拿不稳。
他震惊地看着我们三人令人眼花缭乱的战斗,眼中阴晴不定,我和独孤奇在超快的战斗节奏中根本无法分心说话,他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出手了。我想他宁愿面对我和独孤奇两个人,也不愿意去面对金乌战神一个人。
当空中留下九百九十九朵黄色碎光时,我感觉到如果再继续下去自己将难以控制剑势的走向,看来九百九十九次的变化已经是我的极限。
我和独孤奇一联手,顿时扳回了先前的劣势。
两道光芒交击,无穷的能量在空中相撞,我全身猛地一震,好像骨头都要裂开,然后勉强御风后退。
独孤奇哂笑道:“我怎么出卖他?他要是交出所有战舰和地盘,后羿皇族自然也不会和我达成协议了。”
独孤奇比我们两人实力并不弱,但不知为何,这一次却未能及时配合玄龟族大王子出手,让金乌战神有了可乘之机。
大地又是一阵震颤,是战舰的炮火打在地面造成的。
玄龟族大王子是生力军,一出手便是毫无保留的石破天惊的一剑,金乌战神不敢硬挡,右后方又被我以“破风斩”封住退路,“破风斩”速度最是迅疾,他纵有通天彻地之能,也没有把握能避开我的“破风斩”。
金乌战神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但是这时候却无力回天了。
动手在即,突然整座金乌神殿一阵地动山摇。
三足金乌只一抓便将玄龟族大王子身上的厚厚龟甲给撕开,玄龟族大王子遭受重创,力量急剧减退。
他笑了笑道:“这又有什么差别呢?我既是独孤奇又是火鸦!他的小聪明成就了我,他得到了我的力量,我却得到了他的智慧,我将继续执行他的意念,统治全人类,也许这会让我的老朋友贪狼大吃一惊。贪狼很聪明,选你当它在人类中的代言人,可惜你没能完成任务,如今要死在我手中了。”
独孤奇神色惊疑不定,打量着一脸平静的我。
三足金乌再一抓,准备将玄龟族大王子杀死,突然火光之中生出一缕碧蓝色光芒,虽只是一缕却如同黑夜中的一道白光那么明显。碧蓝色光芒快速增多,涓涓细流转瞬间便汇聚成巨大的湖泊,一只凶恶的玄龟从碧蓝色光芒中走出,一龟一鸟都在全力抢夺从金乌神剑中涌出的能量。
金乌战神见独孤奇冲他飞去,将手中鼠人的尸体一扔,转身向着我这面的出入口疾行。眼见出入口被我挡住,他脸上闪过一丝愤怒,速度骤然增快,双手向我胸前抓来,似乎也要将我一爪抓死。
我转头看去,正好看到金乌神剑从他手中脱手飞出。
三股庞大到似乎可以摧毁一切的力量使得大殿在一瞬间崩溃了。
在我们战斗最激烈的时候,玄龟族大王子终于姗姗来迟。
独孤奇笑道:“你放心,你绝不会孤单一个人上路,我会让龙原下去陪你的。”
巨大的轰鸣声、炮火声从地面上传进来。
眼看重伤无法避免,所幸独孤奇及时赶到,两柄火焰枪迅如风雷击向金乌战神背后要害。
独孤奇收回战刀,向我笑道:“如果你能化身贪狼,或许还能与我一战,但现在,呵呵,我会很快送你上路的。九玄龟珠和神剑都是我的。”
我狂喝道:“既然如此,就一战决生死!”
他面如死灰,又是愤怒又是惊惧。
独孤奇蓦地转身,发现大殿废墟中站着神情孤傲、威风凛凛的小犬狼,独孤奇大惊失色。
独孤奇转身飞速离开,身后留下一条耀眼火光。
独孤奇点点头道:“不错,所以,龙原离开仁言城后,我会抓住尤梅,逼所有人就范。等我掌握了全局,就送她下去和你们团聚。”
这一次施展“兽王十式”,我生出前所未有的顺畅感,招式源源不绝,剑随心动,剑芒在空间中变幻无穷,如兔走乌飞、虎奔狼逐,一只只动物走马灯般轮转,仿佛在我的手下复活过来。
独孤奇惨叫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狠狠地撞在殿宇中的一根支撑大殿的石柱上。
金乌神剑自动飞进金乌战神手中。金乌战神手握神剑,“嘿嘿”狂笑两声,金乌神剑大放光芒。他闪电般劈出一剑,火光和碧蓝光芒纠缠中,一只巨大凶恶的玄龟踏浪而出,向着独孤奇噬去。
独孤奇完了。
玄龟族大王子脸上浮出凶狠的神色,独孤奇不堪一击同样令他也心中发怵,泛起兔死狐悲之感。
他淡淡地道:“我终于还是得到了。有了它,我差不多可以恢复鼎盛时期四分之一的力量。”
金乌战神一击得手后,却皱了一下眉头,奇怪地看着手中的金乌神剑。
只等他一来,我们三人对付金乌战神一人,金乌战神必无幸免。
我勉力向金乌战神望去,看见他脸如金纸,口喷鲜血,比我好不了多少,这才松下一口气。无论金乌战神有多强大,连续击退我们三大顶级战士,他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同一时刻我的“碎风斩”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和力量与三足金乌撞击在一起。
变生肘腋,大幅度削弱了金乌战神的力量,这使我有了可乘之机。我鼓足余勇,“封鱼剑”再次绽放出惊人的黄色光芒来,心念一动,“兽王十式”便从手中流淌出来。
我这时双腿刚刚恢复,双翅一展,手中“封鱼剑”迅如闪电从另一侧向金乌战神击去。
我道:“龙原有数千艘战舰保护,你修为再高,也奈何他不得。”
我、独孤奇、金乌战神都有翅膀,动作犹如闪电般快速,我们三人在殿宇中如同三道闪电从空中打到地上,从中央战至角落。每一次能量的撞击都使得空气为之激烈震颤,殿宇中的一切装饰、雕塑、地毯、花瓶都在我们的战斗中被摧毁成粉末。
我压下心中翻江倒海似的震惊,强作冷静望着他道:“你不是独孤奇!你是火鸦?”
小犬狼体内的星宿之力融入到我每一个干涸的细胞中,我的身体迅速改变。
我咬牙切齿地厉斥道:“你竟然连自己的后裔也不放过!”“封鱼剑”发出万道黄芒,向金乌战神罩去。
我松了口气,但心情却更加沉重,前途漫漫,火鸦终于回来了。
他双手握在一起,凶猛无伦地向着金乌战神砸去,双手之间霹雳闪电不时跃出,使他看起来如同从异界来的魔神。
生命悬于一线的时候,只能放手一搏。
金乌神剑掀起滔天巨浪般的重重剑光,向金乌战神卷去。
“封鱼剑”刺进三足金乌的火焰中好似陷入泥沼,受到了绝大阻力,速度瞬间就被迫下降了两个等级,威力大减。
金乌战神贴地倒下,独孤奇眼神沉醉地望着手中仍在跳动挣扎的生命本源。他抬起头,以胜利者的姿态看向我和已经倒地不起的玄龟族大王子。
但是金乌战神并没有表现出惊慌的样子,反而在我和独孤奇的联手攻击下仍然游刃有余,虽然被迫防守,但仍占据着双方战斗的主动,牵引着我和独孤奇。
我一紧手中“封鱼剑”,将所余不多的星宿之力徐徐注入到剑中,黄芒大作,我道:“我不信你在和金乌战神的战斗中没有受伤。”
他大笑道:“你太天真了,你以为我会亲自动手吗?我已经和独孤奇融为一体,我还会那么傻,事事都要亲力亲为吗?龙原一旦离开了仁言城就完了,你以为后羿皇族会放心突然冒出来的一个所谓的义王掌握这么强大的势力吗?”
“封鱼剑”集万千光芒于一身,同时使出了“破风斩”与“碎风斩”,剑势迅若雷霆,却又千变万化,煞是好看,每一次变化空中就会留下一朵黄色的碎光,“封鱼剑”的速度也会快上一分。
我同时挡住了金乌战神的另一侧退路,以“破风斩”的惊人高速斩向他的右后方。
我和独孤奇偶然对一个眼神,都能看出对方心中的惊讶,这金乌战神一举手一投足都具有莫大的威能,而且力量源源不绝,真不愧是远古最强者之一。
他再一次使出了自己的终极杀招,全身的能量瞬间与九玄龟珠融为一体,庞大至不可思议的能量山洪暴发般狂涌而出。玄龟族大王子竟然又一次变身,化身为五米高的巨人,周身覆盖着厚达几十厘米的黑色龟甲。突然暴增的庞大能量却不是他能够从容控制的,这从他狰狞的有些变形的脸孔可以看出一二来,能量外泄在他身外形成了一片一片跳动的闪电。
所有人都惊慌不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很快,玄龟族大王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对战舰发出的炮火的声音应该是很熟悉的,所以脸色愈发难看起来。
于是他选择了从独孤奇那方突破。
独孤奇笑道:“不错,我是受了伤,甚至我喷出的那口血也不是假的。可那又怎么样?我有了金乌战神的生命本源,即使不能马上吸收,也能恢复我部分力量,杀你一个垂死之人已经足够了。”
金乌战神迅如鬼魅,如龙蛇般蜿蜒疾行,最大程度地避开我和玄龟族大王子的攻击范围。重重爪影,漫天的火焰旋风,金乌战神和独孤奇在眨眼间互攻了百余下,惊人的气爆声不绝于耳,震得我耳鼓隐隐作痛。
我向玄龟族大王子道:“全力出手,不然你我都完了。”
金乌战神暴怒无比,第一次在和我们的战斗中感觉到了威胁。
“仁言城以及所有舰队和地盘以后都是我的了。”独孤奇自得地一笑。
金乌战神忽然狂吼,双手间冒出一团如有实质的红色能量。
金乌神剑以蓝星铁矿为基础秘制而成,是金乌战神的专用武器,必以火系能量为主,可惜白鹚和山骅两人天才地将九玄龟珠当做神剑枢纽为神剑提供能量,九玄龟珠力量庞大又以水系能量为主,以致金乌神剑在关键时刻出现问题,限制了金乌战神的发挥,这才使得他功亏一篑。
我知道,直到这一刻,“兽王十式”终于大成!
他的狂吼令大殿也为之颤抖。
我悲叹道:“你出卖了他?”
我忽然笑道:“杀我或许足够,若再加上它呢?”
玄龟是多么强大的生物,我在九玄龟珠的记忆中深有体会,即便是玄龟九分之一的力量也不是玄龟族大王子能够掌握控制的,他强行以自身的力量融合九玄龟珠,就好像是在沙滩上建城堡,虽然外表看起来坚固无比,却经不住一个浪头。
我大声召唤小犬狼,兽王弹身而起,四肢凌空飞舞,身体在空中化作一团虚光向我投来。
无论金乌战神多么强大,他的罪行也不可饶恕,我飞速掠向另一边,堵住了殿宇的另一个出入口。
金乌战神忽然如鬼魅般左右一闪,竟然避开我无隙不至的狂击,一手穿过剑光直向我袭来。速度之快、变化之巧令我措手不及,“封鱼剑”不及回防,我只能用另一只手护在胸前,一股庞大至不可抗拒的火焰力量顺着对方的手向我冲击而来。
龙原竟然提前到了。
他信手一挥,生命本源化作一柄战刀,倏地飞出斩在重伤的玄龟族大王子身上。大王子惨哼半声就戛然而止,一颗晶莹剔透的九玄龟珠从他身体中滚了出来。
“啊!”玄龟族大王子出人意外地大叫一声。
我被这意想不到的一击给震得鲜血沸腾,全身好似置身熔炉一般,此刻的金乌战神与片刻之前相比简直有天渊之别。我还没来得及回气,金乌战神另一击又已向我攻出,我只能勉强用两败俱伤的打法,以“封鱼剑”使出“飞燕斩”直刺对方脖颈。
我集全身之力,星宿之力源源不断地涌出,“封鱼剑”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但因身为剑灵的鯈鱼不在剑中,所以无法将“封鱼剑”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火焰中,独孤奇迅速后退,双手的火焰枪已经消失,只见他双手在空中一抓,漂浮在空中的火焰忽然串联成一串火焰鞭。独孤奇死死盯着金乌战神,全力挥动火焰鞭,如同一条火蛇神出鬼没。
独孤奇看我渐渐变成神兽贪狼的模样,眼中终于露出惊惧的目光,他突然道:“弱小的人类,我给你一个机会,希望下一次见到你时,你会有所长进。”
金乌战神蓦地一震,眼眸中神采涣散,一只手从他背后穿过他的胸膛,手中正握着他的生命本源。
我和后羿星远古时代最强大的战士相比果然还有一段距离。
我没有追上去,而是在废墟上的一根半截石柱上坐下。幸亏小犬狼及时赶到才能将火鸦吓走,其实我真的没有再战之力了,只要火鸦一出手就能戳穿我这个纸老虎。可惜火鸦被贪狼囚禁了几千年给囚禁怕了,做事更加谨慎,轻易不愿冒险。
我借此机会调整了一下动荡的内息,随即又扑了上去,“封鱼剑”荡起一圈又一圈的黄芒,尽量限制金乌战神的活动范围。
不过我和独孤奇两人联手毕竟要胜他一筹,时间一长,就慢慢占据上风。何况我们这边还有一大助手。玄龟族大王子看我和独孤奇没有和他抢金乌神剑,反而对金乌战神这么感兴趣,他难道没有想法吗?如今他抢得神剑,实力大增,肯定打定主意要从我们这分到更多好处。
不过关键还是出在金乌神剑的变化上。
金乌战神看也不看,反身踢出一脚,带起一蓬火焰,挡开两柄火焰枪,发出金石撞击般的响声。
我心中又惊又喜,龙原这么快就到了,出乎我的意料,但是我又怕玄龟族大王子这时担心自己的舰队突然甩手离开,金乌战神就无人能制了。
翅膀一动,我不退反进,双脚连环踢出。每一次踢中金乌神剑,都会有一股巨大的火热能量冲击我双腿经脉,一连十二次,我整个下身都已经麻痹了,由此可见对方力量之霸道。幸亏我有翅膀能够飞在空中,不然我现在站也站不稳了。
就在我欣慰地快要摔在地面上时,突然一直瘫倒在一边不见动静的独孤奇迅如脱兔般一跃而起,划过一道弧线出现在金乌战神的身后,双拳闪电般击出,每一击都狠狠打在金乌战神的要害上。
石柱崩塌,独孤奇余势未消,又撞在大殿一面的墙壁上,整个人都嵌了进去。
金乌神剑在金乌战神手中竟然有这么大威力,这令我和玄龟族大王子都惊呆了。
“什么协议?”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