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一章 神格分裂

雨魔网络玄幻

神龙道:“我身为玄武,既是神龙又是玄龟,梦幻星人和后羿星人都是我的子民,在我眼中,他们都是一样的。”
眼前忽然一亮,我一抬头,天色已是大亮,一转眼竟然已经过了一夜。
它道:“当然不是,我们都只是玄武的一部分。当我们分裂后,刚开始很高兴,因为我们自由了,而且又有了同伴,但是很快,我们就都发现了,分裂后的我们力量大大降低了,甚至不及完整体力量的十分之一。我们在宇宙空间中遭遇到了陨石流差点死掉。”
这时候我有点明白了,原来真实情况并不是传说中的那样,也不是独孤奇告诉我的那样,难怪两只神兽一直争斗不休。
这就好像你很委屈地对那个砸了你家抢了你钱的强盗说,你已经抢了我那么多钱,又砸坏了很多家具,能不能少要一点钱?
我道:“有什么区别吗?”
总之这是一个五分形似玄龟的凶猛远古怪兽。
“忽然间,发生了可怕的事,我的身体一分为二,我变成了神龙,它变成了玄龟。”
我道:“你和玄龟都活了下来。”
它道:“是的,没有任何一种生物会真正地找死,它们都是在寻求活下去的道路,但是有的死了,有的活了下来。”
我问:“选择死亡是怎么回事?有人愿意选择死亡吗?”
来不及合体,我大喝一声,“封鱼剑”落在手上,猛地向他劈去。
四周的空间猛地一颤,然后又恢复了正常。
虽然听得有些晕,但我还是明白了,玄龟将会和神龙重新组合,融为一体,恢复玄武之身。
龙原有些激动,抓住我的肩膀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但是我还有点疑惑,我道:“我记得我在九玄龟珠中的记忆里看到的不是你说的那样,玄龟是在地球上承受星光精华而出生的一种生物,那时候它还很弱小,差点被别的生物吃掉。”
但是为了能够帮助龙原尽早地实现和平的梦想,再加上玄武已经用自己亿万年前在宇宙中旅行的一点记忆作为我交出九玄龟珠的报酬,所以我决定痛快地拿出九玄龟珠成全龙原。
我道:“你要我手中的三颗九玄龟珠,是想凑齐九颗九玄龟珠,将玄龟复活吗?”
我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他我和玄武见面的事,否则我又要向他解释一番神龙、玄龟、玄武之间的关系。我道:“刚才我见到了玄龟族的族长,还和他过了一招。”
神龙道:“信息量太大,你现在的脑容量还承受不了这么多信息,铺天盖地的信息会瞬间冲破你的思维,使你处于呆滞状态,而其后,你的大脑就会被我的意识所控制。你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吗?”
一团耀眼的东西在它“瞪”我的一刹那钻进了我的脑海里。
神龙不再说话,转身没入黑暗中。
我心中暗暗想着同一个身体攻击对方是怎么攻击的。
大部分时候,实力决定一切。
神龙又道:“在我们被彗星带动着冲破地球大气层的时候,我整个身体都燃烧起来。我和玄龟都面临着选择:死亡或者重生。”
“然后呢?”我的兴趣被勾引起来了。这个听起来好像是地球上的一种病——精神分裂症。
能够在宇宙空间中飞行,拜访过众多的星球,力量有多强大,实在已经超出我的想象了,这样的力量还有什么能够威胁到它呢?
九玄龟珠的珍贵之处不言自明,火鸦吞噬了一颗九玄龟珠和金乌战神的生命本源,可以想象,未来用不了多久其修为必然凌驾于我之上。本来我也在想办法尝试着从九玄龟珠中吸取玄龟的生命精华,只有这样我才能有与火鸦一决高下的本钱。
我想了想,道:“有时候会。”
那人一对硕大有神的黑眸望向我道:“你是兰虎?”
谈判是在皇宫中举行。
经过四天的时间,谈判终于有了定论:每年的战争赔款比最初梦幻星人提出的数额降低了10%,但是每年要向他们上供一定量的矿石作为弥补,还有一次性交付的巨额战争赔款,当然最重要的是龙原和后羿皇族必须交出三颗九玄龟珠。
面对它突如其来的问题,我愕然道:“啊?”
三方各踞一端,首先是作为东道主的梦幻星人陈词:梦幻星人可以从后羿星退兵,但是由于梦幻星人在后羿星遭到了重大的损失,所以要求龙原和后羿皇族双方提供巨额赔偿。
我一边打量着四周,试图想要发现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是否可以从这里出去,一边小心翼翼地不去触怒它,我道:“你是不是想和我说一下其中的故事?”
我道:“听起来不像是找死,而是在试图找一条活路。”
它的眼睛忽然闪了一下,以羡慕的语气道:“朋友?我没有朋友,我没有选择,不是吗?在我诞生的时候我没有遇到任何一个智慧生物,甚至,连像只狗一样的也没有。”
我长身而起,本要解释一二,却又引得四周那几个战士一阵紧张。
我揉了揉鼻子,不好意思地向他们笑了笑,自己在别人皇宫顶上坐了一夜,别人难免会对我有所误会。
我奇怪地道:“既然你知道后羿星上发生的事,为什么你不将入侵后羿星的梦幻星人给赶走?”
如果没看到脑袋,我几乎以为站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的是玄龟,因为它和我在玄龟记忆中看到的玄龟简直一模一样。但是它有一个细长如蛇的脑袋,看起来倒像是长颈龙一般,脖颈到脑袋上也都生长着细密的闪着光泽的鳞片,蛇芯微吐,上下腭两对獠牙骇人至极。与蛇不同的是,它的脑袋后长着一支长长的艳丽翎羽,倒似是火鸦的羽毛,龟甲后有一条长长的尾巴,如蝎尾般翘起。
“啊?”我惊奇地道,“人一般被撕为两半就活不下去了。”
我道:“似乎听起来这是个有趣的故事。”
我顿时冷汗直流,若它和玄龟合作,火鸦和贪狼肯定都不是它们的对手。我还以为是别的原因促使它们放弃吞噬贪狼和火鸦的念头,原来是没有想到过。
它道:“当时还不是,它很弱小,但是我很高兴有人能和我聊天,这样我就不再寂寞了,你知道,寂寞其实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这股弱小的意识在和我聊天的过程中越来越强大,直到有一天,它的意识突然能够控制我的身体。”
我道:“这是什么?”
不见他有何动作,却忽然鬼魅般闪到我身边,以手为刀砍向我的脖子。劲风凌厉,一股冰冷的寒气向我袭来,四周的空气也似乎被冻结了,我的皮肤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毛孔急剧收缩。
它道:“我和玄龟都没有选择死亡那条路,因为我们的力量衰弱得太厉害,没办法在彗星撞击在地球前脱离彗星的吸引力。如果我当时还有力量的话,一定会尝试的,脱离了彗星的吸引力,我就可以保留全部的力量。如果选择重生,就要放弃自己全部的力量化作一个固态的保护罩,等待时机重新复活,但是复活的我们将失去全部力量,我们将要在一个全新的陌生环境中以微弱的力量寻求生存下去。”
它点点头,继续道:“和自己说话的习惯不好。”
看看旁边的小犬狼,发现它正警觉地盯着四周。我愕然环顾,却发现七个梦幻星高级战士正如恶狼般盯着我。
我回到了安排给我们的偏殿时,龙原等人也早早地起来了,见我从外面回来都露出惊讶的神色。
它轻蔑地哼了一声道:“那是因为你们很弱小。当然也有更弱小的生物也能够分裂,就像是单细胞生物,它们依靠分裂自身繁衍下一代。”
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刚才它挡我的那一击,使我很清楚,它若是骤然发狂,我定然不堪一击。
我点点头道:“昨晚夜不能寐,就跑来皇宫顶上打坐休息,没想到一下子天亮,倒让他们误会了。”
神龙道:“我现在并不是完整体,你看到的只是幻象。我找你来……”
我叹道:“所以你们又开始争斗,想要吞噬对方。为什么你们俩不合作把火鸦或者贪狼给吞噬掉呢?那样说不定,你们俩都会各自进化成完整体。”
好在我们来这里并不是来打架的,昨夜与玄武见面让我对这次和谈充满了信心,想必梦幻星人和谈的最终目的就是我手中的三颗九玄龟珠。
它接着道:“在亿万年前,具体的时间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在我出生的时候,天地还是一片荒芜,那时候我还是现在这个样子。我在宇宙空间中旅行,我拜访过很多星球,但是都没有生物,有的还只刚刚诞生了单细胞生物,没有人和我说话,有时我就会自己和自己说话。你会这样吗?”
神龙过了半晌道:“不过现在用不着那样了。”
神龙道:“这不要紧,你只要将九玄龟珠交给梦幻星人就可以了。它们会听从我的指示复活玄龟。”
我道:“你和玄龟都选择了用全部的力量保护自己生存下去?”
“啊?”我惊讶地道,“你这么强大的生物……会有什么灾难?”
我小心翼翼地道:“你消灭了它?”
我点点头,他说的倒是没错。两边都是自己的子民,帮谁不帮谁都不好,还不如不理不问,装作不知道。
正在进退不得、眼看要动手的时候,一个人忽然出现,制止了那七个蠢蠢欲动的梦幻星高级战士。
神龙道:“火鸦已经回到了地球,你千万不能小看它,它非常狡猾,一旦让它恢复了鼎盛期的力量,只有完整体的我才能够将它消灭。刚才打入你脑内的是我在宇宙空间中旅行时的微小的一部分记忆,虽然很微小但它会对你有帮助的。这些信息已经被我压缩了,当你拥有足够的能量时才能打开。”
“是啊,你找我来是为了什么呢?”
九玄龟珠是什么,谁都知道,九玄龟珠的神秘和强大也同样为人所津津乐道。后羿皇族连一颗九玄龟珠也没有,更别说三颗了。但是在这一点上,梦幻星人没有丝毫退让。
它突然放大声音道:“大胆的家伙竟然想抢夺我的身体,这是绝对不可原谅的!”
我道:“我会做到的。”
龙原松了口气道:“真心和谈就好,就算答应他们一些苛刻的条件也无所谓,只要给我们后羿星十几年的时间休养生息,之后我们也就不用怕他们了。”
神龙道:“我们为了将对方吞噬掉不断地战斗着,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我们发现彼此的力量势均力敌,谁也吞噬不了对方。可惜长久的战斗使我们衰弱得很厉害,以至于一颗彗星撞击到我们,并将我们带到了地球。”
龙荒被龙杉给拉着重新坐了下来,龙杉表情诚惶诚恐,唯恐玄龟族族长发怒。他小心而委婉地对梦幻星人之前的话提出了小小的抗议,然后婉转地提出是不是可以少赔偿一些。
它道:“是的,并且教会了我很多我以前不懂的事情。”
我们深知,直接拒绝梦幻星人的要求甚至要求梦幻星人赔款给我们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两个星球的战争,实力决定一切,我们可以不答应,但是梦幻星人也不会退兵,这样最终吃亏的还是后羿星人。
它道:“选择死亡就是突破彗星的吸引力,在彗星撞击到地球前脱离开来。”
玄龟族族长,之前我见到的那个大汉,目光沉凝,不屑地看着他,甚至懒得反驳。
“你是说玄武分裂,繁衍出了你和玄龟,其实你们是兄弟俩?”我问道。
我道:“苛刻条件肯定会有一些的,不过,我会帮你的。”
“有一天,我们都使出了全力攻击对方……”
它沉默了一会儿后道:“它的力量和我一样强大,我消灭不了它,它也消灭不了我。我们在宇宙中争斗了很长很长时间。”
我本对他无甚好感,甚至还有些讨厌,但是现在我却很佩服他的骨气,四周梦幻星高级战士环立,他竟然还能表现得如此硬气,确实令人钦佩,看来后羿皇族还有一些有骨气的人。
神龙双眸中的那两团光芒如同水纹般晃动起来,幽幽地道:“没什么区别,只是一个选择。选择死亡未必会死亡,选择重生也未必会重生,都只是一个选择,只是这个选择比较重要。”
我道:“为什么不直接给我呢?”
这是一种强盗理论,就好像有一个人跑到你家,一番打砸抢了几千块钱,然后跟你说我在打砸的时候把手给割破了,所以你应该赔偿我,你要是不赔我,我就不走了。
忽然那远古怪兽急剧缩小,虽然依然硕大无比,但已可窥其全貌了。
我道:“我在来的时候,已经把九玄龟珠埋了起来,我怎么交给你?”
它道:“你不是我们,不知道我们遭遇死亡时的惊骇和痛苦,于是我们都想要吞噬掉对方,合二为一,恢复到之前玄武的状态。”
神龙沉默了一会儿道:“为什么我们当初没有想到呢?”
神龙深深望了我一眼,道:“当我再次恢复完整体的时候,我会离开这两个星球,再次在宇宙深处旅行。”
我好奇地打量着它道:“你现在已经是完整体了?我记得玄龟全身精华化作九颗龟珠,分散在后羿和梦幻两个星球上了,你是怎么进化成完整体的呢?”
玄武朝小犬狼看了看,又道:“无边无际的宇宙,无穷无尽的黑暗,我只能自己和自己说话,我多么希望可以找到一个能和我说话的生物,不论它是什么。可惜我还没有等到那一天,灾难就降临了。”
我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道:“还是压缩的好。”
神龙道:“七颗九玄龟珠就可以复活玄龟,现在梦幻星人收集了四颗,你手中有四颗,还有一颗被火鸦带走了。”
早餐过后,有梦幻星战士前来请我们过去谈判。
它道:“我是神龙,但我又不是神龙。”
龙原表情顿时严肃起来:“你没有受伤吧,玄龟族的族长传说是梦幻星第一高手。”
围在四周的高级战士闻言立即飞跃下去,只剩我一人站在皇宫顶上。我望向那突然而来又突然离开的大汉,从他所表现出的威势上,我可以确认他应是玄龟族的族长,我若不与小犬狼合体绝对不是他对手。
它道:“都怪我自己和自己说话,在我的身体中突然多出了另一股意识。”
它的声音如浪珠般向四面八方滚动:“现在你看到的我是完整的我,神龙是我在不完整的形态下的名字,完整的我叫玄武。”
我笑道:“是的,它也是我的好朋友,有时候我会和它聊天,它能明白我说的每一句话,是最聪明的宠兽。”
它望着我,眼睛仿佛两团璀璨的星云,使我看不到双眸中所透露出的情绪。
“我要你把你获得的三颗九玄龟珠交给梦幻星人,至于那柄神剑中的龟珠就当做你的报酬了。”神龙的声音带着不可反抗的威严。
“嗯?”我忽然发现小犬狼不知何时也被拉了进来,正蹲坐在我身边。它的神态很安详,静静地看着玄武,却并没有表现出敌意。
我大惊,脱口道:“是玄龟?”
我道:“那你们更应该同心协力了。”
神龙道:“它的意识会完全与我融合,我们合二为一,它就是我,我也是它,就像是一枚钱币的两面,但是不会再有谁抢夺身体的控制权,以至于身体再次分裂。”
神龙声音平淡地道:“后羿星上发生的事又有什么能瞒得过我的?”
他背转身向七人道:“让他走吧。”
我惊讶地道:“你竟然对我的事了如指掌。”
可惜他瞧不起我和龙原,这说明他虽有骨气,却是无识之士,看不到自己的力量弱小,需要联合别人才能打退强敌,这样的人只是块硬骨头罢了,却成不了什么气候。
我道:“他确实很厉害,不过我们只过了一招,看他的样子是真心邀请我们过来和谈,不像是个陷阱。”
龙原拉着我埋怨道:“兰虎,你怎么一夜未归?虽然我们是被他们请来的,但这里毕竟是梦幻星人的心脏地带,一个不好,你是要吃亏的。虽然你很厉害,可对方高手如云,以后要注意一些安全。”
我反问道:“为什么不问我要四颗九玄龟珠呢?这样复活的玄龟力量自然更大。”
他如蜻蜓点水一般,忽又向后退去,避开我的攻击。
我小心地问道:“那玄龟是不是从此以后就消失了?”
我有点明白了,无论如何强大,总会有面临死亡的时候。神龙和玄龟虽然不再是完整体,但是能够一边战斗一边穿过陨石流,可见其强横之处。即便是这样令我高山仰止的强大生物,在它们互相战斗到虚弱的时候也难以抵抗彗星的撞击。
他望了望我,又将视线转移到小犬狼身上,自言自语道:“只有三分像。”
我忐忑地道:“你真的是神龙?”
“哦,”我道,“我有很多朋友,我大部分时间会和我的朋友们说话。”
龙荒勃然大怒,当即拒绝,然后罗列出梦幻星人的种种罪行。
神龙道:“玄龟力量太大,还会与我争夺身体的控制权,只有我的力量绝对超过它时,才能重新恢复玄武真身。”
接下来是我们一方代表说话,同样是抗议梦幻星人狮子大张口,既要我们赔付大量的各种矿产和金银,还要每年都向他们上交一定的赔款,这样是不合理的。
此兽身背一大若小山的龟甲,其龟纹尽显古朴沧桑之感,四肢粗短,却状若树干,青色鳞甲细密如缠绕的金丝,脚趾上伸展着弯刀似的锋利指甲。
“这是什么怪兽?”我心中震撼不已。
它道:“你寂寞的时候会自己和自己说话吗?”
神龙道:“当彗星撞击到地球表面的一刹那,我们的身体就被炸得粉碎,只剩下最本源的东西。我们用残存的能量将本源牢牢地保护起来,巨大的爆炸力将我和玄龟炸得飞出几千里外。经过漫长的岁月,我和玄龟重生了,但是失去了记忆,直到我们足够强大的时候,记忆才一点点恢复。”
他惊讶地道:“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起,究竟是什么事,要你冒着生命危险过来?我知道你们地球的科技还不足于研制出成熟的能在宇宙空间中自由穿行的飞船。从地球来后羿星确实是九死一生,那独孤奇又是为何而来?他是来协助你完成那件事情的吗?”
我于是将情况简明扼要地说了一下,然后又将此行的任务说了。
我点点头,轻车熟路地领着我带来的鼠人族中最厉害的能工巧匠们去休息。
他一脸愕然地望着我,狐疑地道:“竟然和我也有关吗?”
尤梅看见我显得很激动,一下扑上来抓着我的手道:“兰虎,龙原没什么事吧。”
根据之前自由战线联盟发给我们的坐标,我们径直向着宇宙航空母舰的停放地点飞去。
我也住进了宇宙航空母舰中我原来的那个房间,紧挨着练功房。
我笑了笑道:“你也说了,累的时候才会想起。你现在虽然担负不了所有后羿星智慧种族的希望,却担负着义王军上下千千万万人的希望,你可不能气馁啊。”
玄龟族在后羿星上接连损失了两个王子后再也无法压制怒火,对后羿星展开了全面攻击。
龙原勉强精神一振道:“这倒是,就怕你离开了……”
尤梅道:“这是自由战线联盟的大首领蓝云,当时后羿皇族勾结独孤奇在仁言城抓我的时候幸亏有蓝首领在,否则我一定会落在后羿皇族手中。”
龙原神色一时沉重起来,道:“不说这个了,说点轻松的。”
龙原颇为赞同地叹了口气道:“以前总想着精忠报国,为后羿星出力,赶走外来侵略者,现在真的坐在这个位置上,才知道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的,精忠报国也不是说一句话那么简单。现在累的时候倒是经常想起以前那种单纯悠闲的日子,哪有这许多的烦心事?”
为了能够早日修理好宇宙航空母舰,回到军事堡垒中去,我也参与了修理计划的磋商。毕竟我的身体里有个超级智能,对宇宙航空母舰的了解比起这些老头子丝毫不差,因此我也要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这就好比敌人憋足了力气攥紧了拳头,却忽然发现目标不见了。
我道:“有什么事吗?”
龙原苦笑道:“本来想找你聊聊天轻松轻松的,却又被你说起烦心事。”
龙原顿时尴尬地道:“这个……其实,我自从回到后羿星后就没怎么练过了。你也知道,每天有太多的事需要我作判断,而我以前未曾领导过这么多的人,只是一个简单的判断都要再三考虑,所以我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去看书和查资料,剩下的时间连睡觉都不够,哪还有时间修炼?”
我道:“和你们每一个人都有关,也包括梦幻星人在内。”
我点点头,不管其中有没有独孤奇的蛊惑,后羿皇族这么做确实为人所不齿。
龙原苦恼地道:“这我也知道,可又有什么法子?我其实很喜欢修炼武道。”
我道:“这四个诞生于远古的剽悍生物是一只贪狼,一只火鸦,一只玄龟,一条神龙。它们力量不同,但同样威力巨大,如果说在这个宇宙空间中还有什么能够毁灭或者打败它们的话,就只有它们自己。”
而敌人目标显著,自由战线联盟随时可以从人海中汇聚起来,在敌人的腹心之地搞搞“恐怖活动”,令敌人疲于奔命。
不过看龙原的神色,显然是没将我的话放在心中。
现在主持自由战线联盟大局的是巾帼不让须眉的蓝云的妹妹蓝梦儿,在蓝云和她联系上后,就指示她与龙原接洽,进一步商讨将自由战线联盟并入义王军的事宜。
他向我从容地一笑道:“举手之劳罢了,我对义王从第五行星的起义一直发展到眼下的规模的经历还是了解一二的,义王手下有你这样忠心耿耿的战将是他的福气。”
他道:“其实是我这个做大哥的有点自私了,我刚才进来时看你站在这里出神,一定是想家了吧,我应该让你回去的。”
通过情报我们发现,在军事堡垒受到攻击的那一天,所有后羿星重要的城市都同时遭到了梦幻星军队的攻击。
修理计划制定好之后,我向尤梅详细了解了一下当日的情况。尤梅说龙原出发之前,独孤奇就用别的借口先一步离开了,因此他并没有亲自参与到当日仁言城的叛乱中来。如果独孤奇当日在仁言城,尤梅肯定绝无幸免可能。
我笑道:“你放心吧,他能有什么事?义王时机掌握得比较好,他带领舰队抵达的时候,军事堡垒中的首领玄龟族大王子正和我在金乌神殿中奋战。义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击了军事堡垒,梦幻星人几乎没有什么反抗就在措手不及之下被消灭得七七八八,剩下的不是逃走了,就是被俘虏了。义王一点事都没有,倒是不时地思念着嫂子,有些吃不香睡不着。”
接下来就是分配任务,硕大无比的宇宙航空母舰,就是从头到尾走一遍,一天也走不完,更何况是修理这个庞然大物?十几个鼠人各自划分了区域,带领着宇宙航空母舰上的学徒工们开始辛苦的修理过程。
蓝云与龙原进行了最后一次商讨,自由战线联盟的部队正式并入了义王军,后羿星各地的情报源源不断地通过各个渠道送来这里,使得我们掌握了各地的情况。
同一时间,我们收到了宇宙航空母舰向我们发来的信号。我毫不犹豫地将战舰从入口开了进去。
显然独孤奇有更重要的事去做,所以才没有亲自对尤梅动手。
这次行动是秘密进行的,所以并不适宜派遣大量战舰,我们按照之前制订好的路线,从东南的方向绕开仁言城,向着当初我们刚回到后羿星时所降落的那个沙漠飞去。同一时间,龙原也派出三千艘战舰,分成四组,对仁言城以及周围的城市进行袭扰,分散对方的注意力,降低我们被发现的可能。
龙原笑道:“我就知道你一定在练功房里。”
难道他是想趁我还不知他已勾结后羿皇族反叛,从我这骗取九玄龟珠?这个可能性也很小,他知道,无论如何我是不可能将九玄龟珠给他的。那么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值得他特意跑到军事堡垒来呢?
尤梅不好意思地脸色红了一下,又问道:“你和玄龟族的大王子战斗没受什么伤吧,这一路过来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我料定我们必定会成为敌人重要的攻击目标,在后羿星所有军队中,我们的战斗力最强,梦幻星人在我们手上也吃了很多亏,最重要的玄龟族大王子也死在我们手上。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想到了我身体中的超级智能小虎,平常我在休息的时候,只要授予小虎权限,它就可以代替我在体内运行“九曲十八弯”功法,自动从天地宇宙中吸取暗能量。若是我可以制造出一个与小虎相似的超级智能,或许能够解决龙原的苦恼。
龙原道:“这样最好,还有十天,军事堡垒的防御系统和攻击系统就会完全修好,我们这里就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但是倘若梦幻星人发动宇宙航空母舰来袭击的话,我们还是难以抵抗。不过我们现在还没有侦察到梦幻星人有活动迹象。”
我点头道:“以前在第五行星时,我们倒是经常聊天的。现在我们与后羿星皇族交恶,又有梦幻星人进攻,所谓前有狼后有虎,我们哪还有时间和心情去闲聊?”
尤梅笑道:“还是先休息吧,争取早日将宇宙航空母舰修理好。”
一方面宇宙航空母舰至关重要,龙原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控制宇宙航空母舰,另外还需要有人时刻掌握着宇宙航空母舰机体各个部位修复的程度。我自然是不二人选,所以在当天,我就一切从简地住进了这里。
他道:“后羿皇族腐朽不堪,一个只想着明哲保身,对内镇压起义、对外卑躬屈膝的种族再不配当后羿星的统治者。”
是的,只有刺杀龙原才比抓尤梅更重要。龙原那时尚不知道独孤奇已经反叛,若是让独孤奇抢先在军事堡垒附近埋伏下来,说不定真有可能把龙原给杀了。想到这个结果,我感到一阵后怕。
这一晚,我在练功房中凝视着宇宙航空母舰外月光如水的夜色,胸中不知不觉就涌起了丝丝的思乡之愁。
待我说完,站在尤梅身后的一人道:“还请远道而来的鼠人族的工程师们先休息吧。”
刚才说话的是一个身材瘦削、体貌特征处在青壮年时期的有鳞人,他的双眼闪着智慧的光芒,态度看起来很和善,似乎颇好相处。
我笑笑,沉吟了一下道:“我要说的是四个智慧生物。在不知道多少万年前,四个生物吸收宇宙中星光精华在地球上诞生了。那时候还没有人类,其他智慧物种也都没有进化出来。这四个生物在漫长的岁月中不断地成长,不但生出常人难以企及的智慧,并且都拥有了一身毁天灭地的力量,也许这四个智慧生物全力一击可以把地球都摧毁。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我要告诉你的是它们真的都非常厉害,超出了我们能够想象到的厉害的程度。”
龙原道:“没什么事,只是想到我们兄弟俩很久没有在一起聊天了。”
我顿了一下,看了看龙原的表情,他显然一时间难以接受我说的话,我接着道:“这四大神兽中,又属火鸦最为强大,最富攻击性。于是一场大战爆发了,具体情况已经没有人能够知晓,只知道结果是神龙与玄龟离开了地球,飞进了宇宙深处。贪狼联合当时已经衍生出智慧的人类中的顶尖强者与火鸦大战一场,火鸦战败,被贪狼用自己的力量禁锢了起来,一直到现在。”
独孤奇为什么要抢先一步离开呢?抓住尤梅对于控制仁言城和龙原至关重要,独孤奇没有道理不亲自去做这件事。
我驾驶着一艘中型战舰,一路穿越梦幻星人占领的区域向着沙漠前进。之所以选择梦幻星人控制的区域,也是考虑到独孤奇和后羿星皇族的实力还无法在梦幻星人占领的空中领域对我们进行大模大样的检查。
全面战争的序幕在我们飞往军事堡垒的途中揭开了。
当我们还在途中的时候,突然收到了龙原发过来的消息,梦幻星人的战舰出现在军事堡垒的上空,我们都吃了一惊。不过可能玄龟族低估了义王军的实力,或者以为这里的军队和后羿皇族的军队一样不堪一击,总之他们派来的战舰被主动迎击的龙原战舰重创,很快就溃不成军。
战舰降落后,我看见了尤梅。
就在我们的情绪将要变得焦躁起来的时候,忽然地面一震,黄沙向中间倾泻而下,一个巨大的入口打开了。我大喜,原来宇宙航空母舰整个陷入地下了,这样倒是可以瞒过不怀好意妄图追踪宇宙航空母舰的人。
我点点头道:“这四大神兽性格各有不同,但共同点就是力量强大,除了其他三大神兽,再没有谁能够威胁到它们。”
我叹了口气,在这个宁静的夜晚,我决定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我郑重地道:“你做好心理准备听故事吧,因为我说的事,和你们也大有关联。”
我道:“据说后羿皇族的龙王陛下与玄龟族的族长都是顶级高手,你若要与他们分庭抗礼,自身也需是顶级高手才成,至少不能差他们太多。世人好武,又崇敬强者,你若不能成为强者,很难带领他们走下去。”
我道:“看来你退步了很多,不过这不是你的错,也许有别的办法可以弥补……”
刺杀龙原!
自由战线联盟的加入使得事情向着好的一面发展,自由战线联盟虽然整体作战力量不强,但胜在人员众多,遍布后羿星众多大中小型城市,对后羿星皇族和梦幻星人的动静了如指掌。这就等于义王军多了一双双千里眼,一对对顺风耳,敌人有个风吹草动,义王军就会马上知道,并能够以此做出相应的军事调整,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情报实在是太重要了。
正在恍惚中,龙原的脚步声将我惊醒。
除了偶尔遭遇一些梦幻星人的战舰外,我们在路上并没有遇到独孤奇和后羿皇族的战舰。凭借着我和小虎独一无二的驾驶技术,我们屡屡化险为夷,终于有惊无险地来到了沙漠。
他说这话时有点动情,自然是发自肺腑,我忍不住道:“大哥待我亲如一家人,我也不想瞒你,其实我从地球冒着生命危险跨越茫茫宇宙空间来到这里,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只有完成了这件事,我才会回去。”
然后,我向龙原报告了这边修理进度,在这批技艺超群的老年鼠人的带领下,宇宙航空母舰有望在一个月内修好三分之一,这已经是最快的进度了。
说到这个话题,我们都沉默起来,他和我都知道,我不可能长久在后羿星待下来的,我总要回地球的。
坐标正确,但是却看不到庞大的宇宙航空母舰。
修理宇宙航空母舰的工作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随着宇宙航空母舰上的损坏部分逐渐被修复,我们已经能和远在军事堡垒的龙原联系了。尤梅和龙原在视频上相见又是一阵唏嘘。
向下望去,空旷寂寥的沙漠上,除了几棵在风中摇曳的耐干旱植物和几蓬枯草外,地面上就什么也没有了。
我回头向龙原笑了笑。
他倒抽了一口气道:“我怎么听着,好像是一个什么大阴谋?”
他最后道:“义王有仁义之风,从者云集,我已决定将自己一手创立的自由战线联盟与义王军合并。”
我笑道:“你的家传武道修炼得怎么样了?”
他顿了一下又道:“这一次的事件,使我彻底看清了后羿皇族的嘴脸,我对他们再不抱任何希望!”
当我们赶至军事堡垒,战斗已经进入扫尾的阶段。一辆辆运输车蚂蚁般开出,将击落的每一艘战舰的残骸都拉回到军事堡垒中。侥幸存活下来的梦幻星战士也都被俘虏了。当我们从他们口中得到所需要的资料后,这些梦幻星战士就会被扔进蓝星铁矿中充当免费矿工。
最终,宇宙航空母舰降落在金乌神殿正上方地面上,使得鼠人族得到了充分的庇护。
只有将宇宙航空母舰开往军事堡垒,得到宇宙航空母舰的强大火力支持,才能保证军事堡垒的真正安全。
对独孤奇而言,金乌战神的生命本源和九玄龟珠都比尤梅重要,但是独孤奇不可能未卜先知,知道金乌战神出世。
在漫长的等待中,蓝云也和自己的自由战线联盟保持密切联系,不断地发出指令。同时我们也了解到,之所以我们能这么轻松地避开后羿皇族和独孤奇的人找到这里,自由战线联盟功不可没,是他们一直在敌后牵制敌人,使他们没法使出全力对付我们。
我道:“还好,我暂时不会回地球,我还有事没有办完。”
我们面面相觑,心中都知道,恐怕全面战争爆发了。
敌人依旧是敌人,朋友也变成了敌人。我为后羿星皇族鼠目寸光感到遗憾,同时也深感失望,这样下去,后羿星皇族也许会被别的什么势力取代。
以前,梦幻星人在后羿星上站稳了脚跟后,主要精力用在攻打后羿星皇族和掠夺后羿星各种资源上,而现在显然梦幻星人已经打算消灭后羿星上的所有种族,彻底统治后羿星。
那日,山达带着族中经验最丰富的一批鼠人来到军事堡垒中,一批人留了下来对军事堡垒的防御系统和攻击系统进行了一次全面整修和扩建,其防御能力和攻击能力都得到了大大的提高。
我们这部战争机器迅速运转起来,羽人和鼠人都搬进了宇宙航空母舰中。
我大喜道:“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有了自由战线联盟的加入,我们的实力就更强大了,赶走梦幻星人再也不是什么幻想了。”
我哈哈笑道:“其实你也不用担心,你做得已经很不错了,何况你身边还有我。有我在,暂时还没人敢挑战你的领袖位置。”
在一个月还剩下两天的时候,我惊喜地收到鼠人们提前完成进度的报告。
蓝云说得铿锵有力,双眸闪着坚定的神色。
恢复了精神,又吃饱了肚子,鼠人们精神状态奇佳无比,哪还能坐得住?我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只好让他们开工,找来了宇宙航空母舰部分设施的图纸,十几个鼠人埋头研究起来。很快,又有人送来宇宙航空母舰各个损坏部位的报告。
我们没有作任何停留,马上启动动力系统,能量源源不断地涌入宇宙航空母舰。开启隐形,我们破沙而出,一大片连绵的沙丘顿时被夷为平地,我们向着军事堡垒飞去。
经过了忙碌的两天,修理计划才确定下来。
我也大为惊讶,这个看起来秀气年轻的人竟然就是传说中精明干练、铁骨铮铮的自由战线联盟大首领,果然是非常之人才能行非常之事,我忙对他救下尤梅的义举表示感谢。
尤梅有点尴尬地道:“都是我太心急,忘了给你们介绍了。”
眼下形势严峻,龙原在军事堡垒中是腹背受敌,玄龟族大王子死在那一地区,梦幻星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何况那里还有一个丰富的蓝星铁矿,那是制造战舰的重要矿石,非常珍贵。后羿星皇族和独孤奇勾结从背后插了龙原一刀,自然也不愿看到龙原缓过气来。所以龙原虽然占据了军事堡垒又有鼠人族善于制造武器和战舰的专家补充实力,可终归是根基尚浅,一个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
这三分之一修好后,宇宙航空母舰就能存储足够的能源,可以发动隐形功能飞到军事堡垒附近。
这番话落进我耳中不啻平地一个春雷,反观尤梅倒是神色从容,看来蓝云早已将这个想法和尤梅说过了。
自由战线联盟虽然也占领着几个小城镇,但是没有自己的大本营,敌人一旦来袭,马上就可以化整为零地分散到人海中。
龙原着急地道:“那它们到底是什么生物?”
龙原惊骇地张大了嘴巴,他颤抖着嘴唇道:“你是说,我,我,我们神龙族……还有梦幻星人……”
我笑道:“武道一途,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