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八章 修理

雨魔网络玄幻

修理宇宙航空母舰的工作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随着宇宙航空母舰上的损坏部分逐渐被修复,我们已经能和远在军事堡垒的龙原联系了。尤梅和龙原在视频上相见又是一阵唏嘘。
现在主持自由战线联盟大局的是巾帼不让须眉的蓝云的妹妹蓝梦儿,在蓝云和她联系上后,就指示她与龙原接洽,进一步商讨将自由战线联盟并入义王军的事宜。
通过情报我们发现,在军事堡垒受到攻击的那一天,所有后羿星重要的城市都同时遭到了梦幻星军队的攻击。
我叹了口气,在这个宁静的夜晚,我决定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我郑重地道:“你做好心理准备听故事吧,因为我说的事,和你们也大有关联。”
他惊讶地道:“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起,究竟是什么事,要你冒着生命危险过来?我知道你们地球的科技还不足于研制出成熟的能在宇宙空间中自由穿行的飞船。从地球来后羿星确实是九死一生,那独孤奇又是为何而来?他是来协助你完成那件事情的吗?”
龙原道:“没什么事,只是想到我们兄弟俩很久没有在一起聊天了。”
我笑道:“武道一途,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难道他是想趁我还不知他已勾结后羿皇族反叛,从我这骗取九玄龟珠?这个可能性也很小,他知道,无论如何我是不可能将九玄龟珠给他的。那么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值得他特意跑到军事堡垒来呢?
龙原道:“这样最好,还有十天,军事堡垒的防御系统和攻击系统就会完全修好,我们这里就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但是倘若梦幻星人发动宇宙航空母舰来袭击的话,我们还是难以抵抗。不过我们现在还没有侦察到梦幻星人有活动迹象。”
我大喜道:“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有了自由战线联盟的加入,我们的实力就更强大了,赶走梦幻星人再也不是什么幻想了。”
我于是将情况简明扼要地说了一下,然后又将此行的任务说了。
我道:“看来你退步了很多,不过这不是你的错,也许有别的办法可以弥补……”
这就好比敌人憋足了力气攥紧了拳头,却忽然发现目标不见了。
向下望去,空旷寂寥的沙漠上,除了几棵在风中摇曳的耐干旱植物和几蓬枯草外,地面上就什么也没有了。
以前,梦幻星人在后羿星上站稳了脚跟后,主要精力用在攻打后羿星皇族和掠夺后羿星各种资源上,而现在显然梦幻星人已经打算消灭后羿星上的所有种族,彻底统治后羿星。
我道:“这四个诞生于远古的剽悍生物是一只贪狼,一只火鸦,一只玄龟,一条神龙。它们力量不同,但同样威力巨大,如果说在这个宇宙空间中还有什么能够毁灭或者打败它们的话,就只有它们自己。”
他最后道:“义王有仁义之风,从者云集,我已决定将自己一手创立的自由战线联盟与义王军合并。”
刚才说话的是一个身材瘦削、体貌特征处在青壮年时期的有鳞人,他的双眼闪着智慧的光芒,态度看起来很和善,似乎颇好相处。
龙原勉强精神一振道:“这倒是,就怕你离开了……”
然后,我向龙原报告了这边修理进度,在这批技艺超群的老年鼠人的带领下,宇宙航空母舰有望在一个月内修好三分之一,这已经是最快的进度了。
经过了忙碌的两天,修理计划才确定下来。
是的,只有刺杀龙原才比抓尤梅更重要。龙原那时尚不知道独孤奇已经反叛,若是让独孤奇抢先在军事堡垒附近埋伏下来,说不定真有可能把龙原给杀了。想到这个结果,我感到一阵后怕。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想到了我身体中的超级智能小虎,平常我在休息的时候,只要授予小虎权限,它就可以代替我在体内运行“九曲十八弯”功法,自动从天地宇宙中吸取暗能量。若是我可以制造出一个与小虎相似的超级智能,或许能够解决龙原的苦恼。
龙原笑道:“我就知道你一定在练功房里。”
战舰降落后,我看见了尤梅。
根据之前自由战线联盟发给我们的坐标,我们径直向着宇宙航空母舰的停放地点飞去。
我道:“和你们每一个人都有关,也包括梦幻星人在内。”
在一个月还剩下两天的时候,我惊喜地收到鼠人们提前完成进度的报告。
龙原着急地道:“那它们到底是什么生物?”
他倒抽了一口气道:“我怎么听着,好像是一个什么大阴谋?”
我哈哈笑道:“其实你也不用担心,你做得已经很不错了,何况你身边还有我。有我在,暂时还没人敢挑战你的领袖位置。”
而敌人目标显著,自由战线联盟随时可以从人海中汇聚起来,在敌人的腹心之地搞搞“恐怖活动”,令敌人疲于奔命。
他向我从容地一笑道:“举手之劳罢了,我对义王从第五行星的起义一直发展到眼下的规模的经历还是了解一二的,义王手下有你这样忠心耿耿的战将是他的福气。”
我们没有作任何停留,马上启动动力系统,能量源源不断地涌入宇宙航空母舰。开启隐形,我们破沙而出,一大片连绵的沙丘顿时被夷为平地,我们向着军事堡垒飞去。
尤梅有点尴尬地道:“都是我太心急,忘了给你们介绍了。”
在漫长的等待中,蓝云也和自己的自由战线联盟保持密切联系,不断地发出指令。同时我们也了解到,之所以我们能这么轻松地避开后羿皇族和独孤奇的人找到这里,自由战线联盟功不可没,是他们一直在敌后牵制敌人,使他们没法使出全力对付我们。
他说这话时有点动情,自然是发自肺腑,我忍不住道:“大哥待我亲如一家人,我也不想瞒你,其实我从地球冒着生命危险跨越茫茫宇宙空间来到这里,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只有完成了这件事,我才会回去。”
最终,宇宙航空母舰降落在金乌神殿正上方地面上,使得鼠人族得到了充分的庇护。
当我们赶至军事堡垒,战斗已经进入扫尾的阶段。一辆辆运输车蚂蚁般开出,将击落的每一艘战舰的残骸都拉回到军事堡垒中。侥幸存活下来的梦幻星战士也都被俘虏了。当我们从他们口中得到所需要的资料后,这些梦幻星战士就会被扔进蓝星铁矿中充当免费矿工。
我也住进了宇宙航空母舰中我原来的那个房间,紧挨着练功房。
我笑道:“你放心吧,他能有什么事?义王时机掌握得比较好,他带领舰队抵达的时候,军事堡垒中的首领玄龟族大王子正和我在金乌神殿中奋战。义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击了军事堡垒,梦幻星人几乎没有什么反抗就在措手不及之下被消灭得七七八八,剩下的不是逃走了,就是被俘虏了。义王一点事都没有,倒是不时地思念着嫂子,有些吃不香睡不着。”
我道:“据说后羿皇族的龙王陛下与玄龟族的族长都是顶级高手,你若要与他们分庭抗礼,自身也需是顶级高手才成,至少不能差他们太多。世人好武,又崇敬强者,你若不能成为强者,很难带领他们走下去。”
敌人依旧是敌人,朋友也变成了敌人。我为后羿星皇族鼠目寸光感到遗憾,同时也深感失望,这样下去,后羿星皇族也许会被别的什么势力取代。
除了偶尔遭遇一些梦幻星人的战舰外,我们在路上并没有遇到独孤奇和后羿皇族的战舰。凭借着我和小虎独一无二的驾驶技术,我们屡屡化险为夷,终于有惊无险地来到了沙漠。
独孤奇为什么要抢先一步离开呢?抓住尤梅对于控制仁言城和龙原至关重要,独孤奇没有道理不亲自去做这件事。
我回头向龙原笑了笑。
我顿了一下,看了看龙原的表情,他显然一时间难以接受我说的话,我接着道:“这四大神兽中,又属火鸦最为强大,最富攻击性。于是一场大战爆发了,具体情况已经没有人能够知晓,只知道结果是神龙与玄龟离开了地球,飞进了宇宙深处。贪狼联合当时已经衍生出智慧的人类中的顶尖强者与火鸦大战一场,火鸦战败,被贪狼用自己的力量禁锢了起来,一直到现在。”
龙原苦笑道:“本来想找你聊聊天轻松轻松的,却又被你说起烦心事。”
我笑道:“你的家传武道修炼得怎么样了?”
正在恍惚中,龙原的脚步声将我惊醒。
坐标正确,但是却看不到庞大的宇宙航空母舰。
这番话落进我耳中不啻平地一个春雷,反观尤梅倒是神色从容,看来蓝云早已将这个想法和尤梅说过了。
他一脸愕然地望着我,狐疑地道:“竟然和我也有关吗?”
龙原苦恼地道:“这我也知道,可又有什么法子?我其实很喜欢修炼武道。”
我也大为惊讶,这个看起来秀气年轻的人竟然就是传说中精明干练、铁骨铮铮的自由战线联盟大首领,果然是非常之人才能行非常之事,我忙对他救下尤梅的义举表示感谢。
我料定我们必定会成为敌人重要的攻击目标,在后羿星所有军队中,我们的战斗力最强,梦幻星人在我们手上也吃了很多亏,最重要的玄龟族大王子也死在我们手上。
接下来就是分配任务,硕大无比的宇宙航空母舰,就是从头到尾走一遍,一天也走不完,更何况是修理这个庞然大物?十几个鼠人各自划分了区域,带领着宇宙航空母舰上的学徒工们开始辛苦的修理过程。
龙原颇为赞同地叹了口气道:“以前总想着精忠报国,为后羿星出力,赶走外来侵略者,现在真的坐在这个位置上,才知道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的,精忠报国也不是说一句话那么简单。现在累的时候倒是经常想起以前那种单纯悠闲的日子,哪有这许多的烦心事?”
自由战线联盟的加入使得事情向着好的一面发展,自由战线联盟虽然整体作战力量不强,但胜在人员众多,遍布后羿星众多大中小型城市,对后羿星皇族和梦幻星人的动静了如指掌。这就等于义王军多了一双双千里眼,一对对顺风耳,敌人有个风吹草动,义王军就会马上知道,并能够以此做出相应的军事调整,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情报实在是太重要了。
尤梅不好意思地脸色红了一下,又问道:“你和玄龟族的大王子战斗没受什么伤吧,这一路过来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蓝云说得铿锵有力,双眸闪着坚定的神色。
自由战线联盟虽然也占领着几个小城镇,但是没有自己的大本营,敌人一旦来袭,马上就可以化整为零地分散到人海中。
眼下形势严峻,龙原在军事堡垒中是腹背受敌,玄龟族大王子死在那一地区,梦幻星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何况那里还有一个丰富的蓝星铁矿,那是制造战舰的重要矿石,非常珍贵。后羿星皇族和独孤奇勾结从背后插了龙原一刀,自然也不愿看到龙原缓过气来。所以龙原虽然占据了军事堡垒又有鼠人族善于制造武器和战舰的专家补充实力,可终归是根基尚浅,一个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
一方面宇宙航空母舰至关重要,龙原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控制宇宙航空母舰,另外还需要有人时刻掌握着宇宙航空母舰机体各个部位修复的程度。我自然是不二人选,所以在当天,我就一切从简地住进了这里。
待我说完,站在尤梅身后的一人道:“还请远道而来的鼠人族的工程师们先休息吧。”
尤梅看见我显得很激动,一下扑上来抓着我的手道:“兰虎,龙原没什么事吧。”
我点点头,不管其中有没有独孤奇的蛊惑,后羿皇族这么做确实为人所不齿。
全面战争的序幕在我们飞往军事堡垒的途中揭开了。
显然独孤奇有更重要的事去做,所以才没有亲自对尤梅动手。
他道:“后羿皇族腐朽不堪,一个只想着明哲保身,对内镇压起义、对外卑躬屈膝的种族再不配当后羿星的统治者。”
我驾驶着一艘中型战舰,一路穿越梦幻星人占领的区域向着沙漠前进。之所以选择梦幻星人控制的区域,也是考虑到独孤奇和后羿星皇族的实力还无法在梦幻星人占领的空中领域对我们进行大模大样的检查。
我道:“有什么事吗?”
玄龟族在后羿星上接连损失了两个王子后再也无法压制怒火,对后羿星展开了全面攻击。
我点点头,轻车熟路地领着我带来的鼠人族中最厉害的能工巧匠们去休息。
对独孤奇而言,金乌战神的生命本源和九玄龟珠都比尤梅重要,但是独孤奇不可能未卜先知,知道金乌战神出世。
我笑了笑道:“你也说了,累的时候才会想起。你现在虽然担负不了所有后羿星智慧种族的希望,却担负着义王军上下千千万万人的希望,你可不能气馁啊。”
只有将宇宙航空母舰开往军事堡垒,得到宇宙航空母舰的强大火力支持,才能保证军事堡垒的真正安全。
我点头道:“以前在第五行星时,我们倒是经常聊天的。现在我们与后羿星皇族交恶,又有梦幻星人进攻,所谓前有狼后有虎,我们哪还有时间和心情去闲聊?”
龙原惊骇地张大了嘴巴,他颤抖着嘴唇道:“你是说,我,我,我们神龙族……还有梦幻星人……”
我笑笑,沉吟了一下道:“我要说的是四个智慧生物。在不知道多少万年前,四个生物吸收宇宙中星光精华在地球上诞生了。那时候还没有人类,其他智慧物种也都没有进化出来。这四个生物在漫长的岁月中不断地成长,不但生出常人难以企及的智慧,并且都拥有了一身毁天灭地的力量,也许这四个智慧生物全力一击可以把地球都摧毁。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我要告诉你的是它们真的都非常厉害,超出了我们能够想象到的厉害的程度。”
当我们还在途中的时候,突然收到了龙原发过来的消息,梦幻星人的战舰出现在军事堡垒的上空,我们都吃了一惊。不过可能玄龟族低估了义王军的实力,或者以为这里的军队和后羿皇族的军队一样不堪一击,总之他们派来的战舰被主动迎击的龙原战舰重创,很快就溃不成军。
我点点头道:“这四大神兽性格各有不同,但共同点就是力量强大,除了其他三大神兽,再没有谁能够威胁到它们。”
我道:“还好,我暂时不会回地球,我还有事没有办完。”
为了能够早日修理好宇宙航空母舰,回到军事堡垒中去,我也参与了修理计划的磋商。毕竟我的身体里有个超级智能,对宇宙航空母舰的了解比起这些老头子丝毫不差,因此我也要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这一晚,我在练功房中凝视着宇宙航空母舰外月光如水的夜色,胸中不知不觉就涌起了丝丝的思乡之愁。
我们面面相觑,心中都知道,恐怕全面战争爆发了。
尤梅道:“这是自由战线联盟的大首领蓝云,当时后羿皇族勾结独孤奇在仁言城抓我的时候幸亏有蓝首领在,否则我一定会落在后羿皇族手中。”
蓝云与龙原进行了最后一次商讨,自由战线联盟的部队正式并入了义王军,后羿星各地的情报源源不断地通过各个渠道送来这里,使得我们掌握了各地的情况。
不过看龙原的神色,显然是没将我的话放在心中。
龙原神色一时沉重起来,道:“不说这个了,说点轻松的。”
那日,山达带着族中经验最丰富的一批鼠人来到军事堡垒中,一批人留了下来对军事堡垒的防御系统和攻击系统进行了一次全面整修和扩建,其防御能力和攻击能力都得到了大大的提高。
修理计划制定好之后,我向尤梅详细了解了一下当日的情况。尤梅说龙原出发之前,独孤奇就用别的借口先一步离开了,因此他并没有亲自参与到当日仁言城的叛乱中来。如果独孤奇当日在仁言城,尤梅肯定绝无幸免可能。
龙原顿时尴尬地道:“这个……其实,我自从回到后羿星后就没怎么练过了。你也知道,每天有太多的事需要我作判断,而我以前未曾领导过这么多的人,只是一个简单的判断都要再三考虑,所以我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去看书和查资料,剩下的时间连睡觉都不够,哪还有时间修炼?”
说到这个话题,我们都沉默起来,他和我都知道,我不可能长久在后羿星待下来的,我总要回地球的。
他顿了一下又道:“这一次的事件,使我彻底看清了后羿皇族的嘴脸,我对他们再不抱任何希望!”
他道:“其实是我这个做大哥的有点自私了,我刚才进来时看你站在这里出神,一定是想家了吧,我应该让你回去的。”
我们这部战争机器迅速运转起来,羽人和鼠人都搬进了宇宙航空母舰中。
这三分之一修好后,宇宙航空母舰就能存储足够的能源,可以发动隐形功能飞到军事堡垒附近。
这次行动是秘密进行的,所以并不适宜派遣大量战舰,我们按照之前制订好的路线,从东南的方向绕开仁言城,向着当初我们刚回到后羿星时所降落的那个沙漠飞去。同一时间,龙原也派出三千艘战舰,分成四组,对仁言城以及周围的城市进行袭扰,分散对方的注意力,降低我们被发现的可能。
就在我们的情绪将要变得焦躁起来的时候,忽然地面一震,黄沙向中间倾泻而下,一个巨大的入口打开了。我大喜,原来宇宙航空母舰整个陷入地下了,这样倒是可以瞒过不怀好意妄图追踪宇宙航空母舰的人。
刺杀龙原!
恢复了精神,又吃饱了肚子,鼠人们精神状态奇佳无比,哪还能坐得住?我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只好让他们开工,找来了宇宙航空母舰部分设施的图纸,十几个鼠人埋头研究起来。很快,又有人送来宇宙航空母舰各个损坏部位的报告。
尤梅笑道:“还是先休息吧,争取早日将宇宙航空母舰修理好。”
同一时间,我们收到了宇宙航空母舰向我们发来的信号。我毫不犹豫地将战舰从入口开了进去。
我苦笑摇头,追了出去。
看着三人为我吵来吵去,我倒是心中感动,风师父和当初收我为徒时对我的态度迥然不同,虽然此刻看起来颇是不讲道理,我却满心欢喜地甘愿叫她一声师父。这样的师父比整天冷冰冰的样子更让人喜www.danseshu.com欢。
风如玉不屑地道:“那又怎么样?现在是在桃花源,这些人中只有我一个在场,我说了算!”
大祭司道:“在时间上,和兰虎说的比较吻合,金属残骸应该是战舰爆炸后的碎片。如此推测,那爆炸十有八九是独孤奇乘坐的战舰撞击在山脉上引发的。”
风如玉虽然看起来对我冷淡得很,事实上对我非常关心,只不过平常不表现出来。我住的小别院已经安排好,她还派人将那间雅致的小别院给打扫了一番,小别院中的器物也都一应俱全。
我忙道:“是,师父。”这个师父的脾气可有点大,不是那么好伺候的。
大祭司沉重地缓缓点头道:“根据我们桃花源所记载,火鸦乃秉承火之精华而诞生的,爆炸所产生的威力并不会致它于死地,恰恰相反,爆炸所产生的熊熊火焰会为它提供了巨大的力量,使它能够在那场可怕的爆炸中逃生。”
“好!”北师伯当即大声叫了声好,我却没敢抬头看风如玉师父的神色。
我随口接话道:“也要担很大的责任。”
肯开口说话肯定是没有生气,我也松了一口气笑道:“你连两个师伯说什么都能猜到。”
大祭司与北师伯对望一眼,对风师父突然的护犊行为相视苦笑。
我终忍不住偷眼瞥了一下风师父,只见她的神色失望中混杂着欣赏,颇是古怪。她倏地起身离开。
北师伯斥道:“胡搅蛮缠!当初兰虎出桃花源奉命去封印火鸦的时候,他的修为,那时候,我们三人都知道,相差我们好大一截。看看现在,兰虎的修为隐然已经超过我们三个老家伙一头了,是我们三个老家伙经验没有兰虎多,还是悟性没有兰虎好?兰虎能有今日修为,全是因为他在压力中不断突破所致。这是他的大机缘,或许有朝一日他能够如同四大神兽一样突破限制,自由遨游在宇宙太空。现在护着他就是害了他,所谓慈母多败儿,他不经历风雨怎么能够成长?”
小铁出生在连饭都几乎吃不饱的羽人族,哪里见过这样琳琅满目、色味俱佳的糕点!他的双眼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面前的食物,不时地咽一下口水。
风如玉道:“我也知道你是我见过的天分最高的人,花心宗的心法并不适合你,你能创出适合你自己的功法,已经有了开宗立派的本事。不过你学了很多我桃花源的秘密功法,这些都是不外传的,所以你必须继承花心宗的宗主之位。况且这个位子也并不委屈你,掌握了力量,掌握了金钱,你可以做更多你想做的事。”
“自然是要饿一段时间肚子了。”我看了一眼趴在小铁脑袋上的天蜈道,“好了,不用为它担心了,我带你去休息。”
第二天,我早早将小铁叫起来,带着小铁去拜见大祭司宋天越,得了十几个装满了丹药的瓶瓶罐罐。这些丹药都是大祭司亲手炼制,其药力自然不同凡响,大祭司还真是大手笔呢。
我脸上笑容顿时为之一滞。
我捧起面前的酒坛和北师伯碰了一下,痛快地大喝了一口,喝惯了“五行毒酒”,再喝别的酒都淡如茶水一般,不过此酒却是北师伯精心调制的烈酒。清爽的早上,两三知己围坐石桌前,四周绿树成荫,又有油炸蝎子、水煮蜈蚣作下酒菜,痛喝一口美酒,心情倒是格外的愉快。
北师伯肃容道:“兰虎万不可如此猜想,想那火鸦乃是太古四神兽之一,被封印近万年仍能不死,即便它的力量消耗得只剩下万分之一,也不会在区区爆炸中身亡。”
我心道独孤奇毕生就是为了能够随心所欲地做事而去追求掌握更强大的力量,但是他却不想担任何责任。换句话说,他想支配世界,但是当世界面临毁灭时,只要不威胁到他,他就只会冷眼旁观。他在寻求绝对的自由,没有任何禁锢和限制的绝对自由。
于是我从第五行星上开始讲起,告诉他们我是在什么情况下遇见独孤奇,什么时候自作聪明的独孤奇反被苏醒过来的火鸦给控制住,又说到独孤奇抢了九玄龟珠和金乌战神的生命本源,然后在后羿皇族的追杀下被迫离开后羿星,抢了一艘战舰逃回了地球……
天蜈聪明得紧,听我们说到它,忙从小铁浓密的头发中钻出来,露出一对红红的小眼睛,在我和小铁之间来回地看着。
感受着三对视线所饱含的不同情绪,我缓缓地道:“做事自当有始有终。”
藏在小铁头发里的天蜈扭动了一下身体,风如玉眉头微皱了一下,不动声色地一挥手,一条绿线闪电似的从她的袖口飞出。
我道:“独孤奇在后羿星遭到众多后羿皇族高手追杀,应该来不及做出万全的准备。他抢了一艘战舰,恐怕没有准备好足够的能量,所以很有可能在进入地球大气层时,战舰已经耗尽了能量,最终失控与山脉相撞。既然爆炸如此惨烈,独孤奇……会不会在爆炸中粉身碎骨?”
她轻轻吁出一口气道:“你以为师父真的是如同你那两个师伯说的那么小气吗?”
我道:“我本来是打算将小铁带到宠兽学校学习几年的。”
我轻笑道:“我从来没想到师父还能这么为徒弟着想。”
风师父道:“这些天,你就先待在桃花源里吧,至于你愿不愿意去当个小酒鬼,我也由得你。我会让在外面的人收集一下资料,过些天,你就先去落雁山脉,那里是爆炸地,你或许能够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我看她脸色倏地沉了下来,马上改口道:“不过,我已经答应了宗主你的,做人要讲信用不是?”
风师父没有继续争辩,道:“我会继续派人在全球各地密切监视独孤奇的动静。”
绿线一闪又收了回来,天蜈从小铁的脑袋上探出头来,“赫赫”地尖声叫着向她示威。风如玉眼角掩饰不住地露出一抹讶色,向我道:“这是什么东西?牙齿倒是尖利得可怕。我的‘绿锦线’也是特制而成,虽算不上刀枪不入,普通高手也很难弄断。”
我大喜,先替小铁谢了。北师伯又灌了两口酒,谈兴极浓地道:“风如玉那个老婆子说这孩子根骨不好倒是不错,先天根骨确实差了一些,不过这些不要紧,我们练武之人更重视的是头脑,只有头脑好才能有所成就。再说根骨还可以经过后天的打熬,慢慢地改变。”
我一看糟糕,又忘记将天蜈介绍一下了。不过风如玉修为已经达到地球上一流高手的巅峰,倒不会被幼年的天蜈给伤到。
北师伯也笑道:“你师父是出了名的小心眼,无论怎么训你,只要不顶嘴,她很快就会心软的。”
我白了它一眼,向小铁道:“放心,一天饿不死的,这种太空异种生物,就是十天半个月不吃东西都没事。你以为在太空中寻找陨铁那么容易吗?那可不是天天都能遇到的,像它们十天半个月也未必能找到一块陨铁,即便找着了,也未必能吃饱,所以不用为它担心。”
她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道:“世上岂有光拿好处不担责任的好事?你以为一家之主是那么好做的?”
作为花心宗的宗主继承人,我既然回到了桃花源,自然要去花心宗的小山谷休息。
我们围坐在一个大理石桌旁,桌上摆放着几坛醇香四溢的老酒,还有一些下酒菜。下酒菜简单得很,一些水煮的香气扑鼻的蜈蚣,还有一些炸得油光闪亮的金黄的蝎子。
三人的视线随即齐齐向我望过来。
风如玉脸色稍微好了点,哼了一声道:“以后要叫我师父,不要叫我宗主,这样倒显得生分。”
风师父走得并不快,倒好似在谷中漫步一般,似乎故意在等我追上来。
小铁哭丧着脸道:“饿肚子很难受的,要不我们现在回到战舰上去吧。”
风师父转过头来横了我一眼道:“我还不是为了花心宗着想,不想未来的继承人夭折。”
小铁早已吃得肚子都鼓胀起来,但看着桌子上的美味仍是恋恋不舍的样子。
三人面面相觑,颇有一番把自己当做井中之蛙的感觉。
我愕然呆住,大祭司提醒道:“还不追出去给你师父赔个不是?如玉师妹对你这个徒弟倒是真心喜欢,生怕你出了点什么意外。”
我从玄武的记忆中领会的一些东西,也会毫无保留地转告给风师父、北师伯和大祭司。
我知道她的意思,虽然小铁的根骨在她来看,绝对不可能修炼到绝顶高手的境界,但是有了这个厉害的太空异种生物相助,以后遇到无论多么强大的敌人,自保想必是没问题的。
北师伯道:“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徒弟,别忘了,他还在宠兽学校跟校长学习过‘兽王十式’、‘盘龙功法’,他还得到过仙师李圣的指点,还跟高月如学习过炼丹术,别忘了他还有个待他亲如子嗣的罗兰!”
风师父道:“两位师兄猜测得非常有理,假设那确是独孤奇驾驶的战舰,独孤奇如果未死,不论他是火鸦还是独孤奇,都不可能沉默三个多月。既然他没死,又怎么解释这几个月丝毫未见独孤奇的影子呢?”
理智战胜了愤怒,天蜈振着翅膀飞回到小铁的脑袋上,它知道小铁能保护它。
风师父的固执倒令我有些无奈,羽人族的经络体质和人类本来就有很大差异,而且他们修炼的功法已经定下来了,只能是《飞天秘笈》。本来,我想校长见多识广,宠兽战士中也有不少是有翅膀的,说不定有什么可以借鉴的地方。既然风师父不愿意将小铁交给别人,那也只能顺从她的意思暂时将小铁留在桃花源了。
风师父顿时杏眸圆睁,虽然已年华老去,但仍可从她现在的容颜上推知她年轻时的风韵。风师父恨恨地道:“我的徒弟,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轮不着你来管!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商量吗?我只是通知你一下罢了。我宁愿他没有什么大机缘,也不想他有危险!”
她看了我一眼,温柔的神色在双眸一闪而过,又道:“是不是可以取消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子的任务,派别的人去继续这个任务?”虽然是询问,但是语气却没有任何询问的意思,对我的维护不言而喻。
“可能是在疗伤。”大祭司苦笑了一下道,“或许只能这么解释。毕竟那爆炸威力非常巨大,即便活下来,恐怕也得动筋伤骨,需要觅地疗伤,何况他还获得了九玄龟珠和金乌战神的生命本源,他需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将其中的力量抽出完全融为己有。”
风如玉和我坐在小别院中,她还没问我几句修为的事,精致的糕点、吃食就流水般送了上来。
她又问了问我关于宇宙和外星的事,我说了一些匪夷所思的见闻,她道:“你一路在宇宙中也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还要向那两个老家伙报告有关火鸦的事。”
我笑嘻嘻地道:“师父想得这么周全,当徒弟的敢不遵师命?”
“哦,”风如玉点了点头,目光望向还一无所觉留恋在美食之间的小铁,淡然道,“这孩子倒是个有福之人。”
小家伙欢呼一声,甚至背后的一对小翅膀也跟着振动了两下,一手抓起早已觊觎很久的琉璃酥往嘴巴里塞去。
桃花源最关心的是火鸦的事情。
三人听我说到神龙、玄龟终将会合并成玄武——迄今为止宇宙中最强大的智慧生物,都为这段无人知晓的秘闻给震惊了,甚至连火鸦已经恢复了部分强大力量回到了地球的消息都不能让他们感到吃惊了。
拜见了大祭司后,我们又去酒心宗拜见北千山师伯。
北师伯笑呵呵地看着小铁抓着一只油炸蝎子卖力地啃着,向我笑道:“这孩子对我胃口,趁这些天没离开桃花源,让这孩子跟我几天,我有两三手绝活传给他。”
她从鼻孔中哼了一声道:“本来是猜不到的,不过现在猜到了。”
风师父不屑地道:“宠兽学校又能教些什么,怎及得上我们桃花源数千年的传承?再说我们花心宗的弟子又岂能让别人来教?”
北师伯大怒道:“你这个不讲理的老婆子,你对他的溺爱是害了他!”
我又和北师伯探讨了一下武学上的问题,大祭司和风师父相继来到北师伯的贪狼神殿。
小铁胆子再大终究是个孩子,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还是有些害怕的,更何况我们人类与他们羽人是完全不同的种族。他向我看了看,眼中询问的意思非常明显,我笑道:“在这里不用客气,想吃什么就自己动手。”
天蜈“吱吱”疯狂叫唤着向我飞来,牙齿之间雷电直射,短短几天,雷电的力量又增加不少。
她叹道:“罢了,男孩子总归是要出去闯一闯的。你既然要与火鸦作个了结,我也不能拦阻你。哪个好男儿没有雄心壮志?你若没有雄心壮志,我也瞧你不起。但是你要小心,即便是落毛凤凰不如鸡,那火鸦身为四大太古神兽之一,现在又吸收了一枚九玄龟珠和金乌战神本源,力量会呈几何级数增长,你万不可逞强。如果真的不敌,就逃回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嗯……把小铁留在桃花源吧,外面不安全,他一个小不点跟在你身边,令人放不下心。”
风师父冷哼一声道:“反正我不能让我的徒弟和徒孙出事,我花心宗一脉还要靠他们来传承。”
我伸出一根指头,白色的暗能量如水银一般沁出,先是抵消了天蜈身上的雷电力量,然后将它给弹了一个跟斗,飞出老远。
我瞟了他脑袋上的天蜈一眼,这个小东西野性未驯,虽然将小铁视作好友,但是它看不上小铁那点修为,所以,万一有个什么事,它不会对小铁俯首帖耳,它虽然怕我,我却不能时时在小铁身边,我道:“先饿它一天吧。”
风如玉盯着我看了几眼道:“你的花心已经全部废了,要知我花心宗的继承人必须要将花心修炼至大乘境界才可以继承宗主之位。”
我道:“不用担心它,一天不吃不会饿死的。明天我们去贪狼神殿,北师伯擅长铸炼利器,他那里应该有不少精铁,希望这个小东西不会太挑食,否则……”
风如玉清冷的容颜渗出几许笑意,嘴角牵了牵,道:“论辈分,你是我的徒孙,也算是我花心宗小半个主人,想吃什么就吃吧,不用拘束。”
小铁“哎呀”一声道:“我们的陨铁都落在战舰中,忘记带过来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三人齐聚,自然是有重要的事。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有谁敢说自己是这世上最强的呢?
大祭司望了我一眼,又看着风师父道:“兰虎从地球到外星,又从外星回地球,其中艰辛不言而喻,不用师妹说,我们也感同身受。不过,师妹啊,我们虽然知道你这是对弟子的爱护,可是追杀封印火鸦,是我们一直供奉的贪狼定下来的,这怎么可能轻易更改呢?”
两人越吵越激烈,大祭司无奈地道:“我们是不是该问一下当事人的意见?毕竟他已经不是一个孩子了,他有自己的想法。他要是不愿意承担封印火鸦的责任,我和千山师弟是不会怪他的。”
我笑道:“你倒是把肚子吃得圆滚滚的,却忘了你脑袋上的那个小家伙快一天没吃东西了。”
小铁紧张地道:“否则怎么样?”
天蜈“吱吱”地叫起来,两只小眼睛显得很气愤的样子。我心道这小东西倒是越来越聪明了,跟在我们身边时日一长,对我们所说话中的意思大致能明白不少。
那小东西摇摆着上身,洋洋得意地叫唤着,似乎能为自己一口咬断敌人的兵器感到得意,这时候振动着翅膀想要飞出去。我狠狠地瞪了它一眼,吓得它缩了回去,才向风如玉道:“宗主,这是我在宇宙中碰巧收服的太空异种生物,此刻还是幼年期。”
我能活着回来,说明我在和火鸦的战斗中是不落下风的,否则以火鸦的性格,绝不会允许贪狼的代言人活下来。
我走到她身旁,小心翼翼地道:“师父,你没生我的气吧。”
等三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时,风师父道:“三个半月前,在落雁山脉发生了强烈爆炸。事后我们曾派人去检查原因,不过那里是西联邦政府的势力范围,等我们的人赶到时,爆炸发生地已经清理干净,我们的人只在爆炸地找到了几块不起眼的金属残骸。根据对几块金属残骸的研究,我们发现它们并不属于我们地球的产物。”
听我说完天蜈的来历,北师伯抱起酒坛狠灌了两大口,抹了一把嘴角的酒渍,看着小天蜈两个爪子抱着一小块拳头大小的精铁“咔嚓咔嚓”地啃得起劲,道:“老头子这一生有幸在死前还能看到如此太空异种生物,果然是有种种不凡之处,这孩子好福气。兰虎你能将天蜈让给自己的徒弟,这样的胸襟也让我佩服。当喝一大口!”
我嘿嘿一笑道:“其实,我本来没想过要继承花心宗宗主之位的,我这个人受不得拘束。”
此后,我每天早上和北师伯喝酒,下午向大祭司探讨一些关于炼丹术的问题。想把自己的所学全部融会贯通,那就要把所有遇到的问题全部解决,问知识渊博的大祭司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晚上我就在花心宗的小谷中找一个地方吸收星宿之力,同时消化当日囫囵吞枣吞下的玄武的记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