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五章 生命本源

雨魔网络玄幻

独孤奇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身形一动,抢先朝金乌战神掠了过去。他气急败坏地道:“千万不能让他再从他的后裔那里获得更多的力量,他一旦成为完整体,恢复数千年前的力量,我们谁也活不了!”
我若说参与抢夺神剑,独孤奇自然会以我已有神剑为由逼我表态,甚至可能联合玄龟族大王子先行将我击杀,玄龟族大王子恐怕也会乐得先消灭掉一个竞争对手。
我分出一只手,迎向当面抓来的金乌战神。
我们穿过一条长廊,进入一片花园,花园只剩下一片废土和攀附在石头和地面上的干枯的藤蔓。
独孤奇斜睨了我一眼,正要张嘴说话,我马上抢先道:“你们不用考虑我,我对金乌神剑并无兴趣,只要你们答应我,无论谁最后得到金乌神剑都不伤害羽人和鼠人即可。”
雕塑急剧融化,最后归化于虚无,空中剩下一团纯净的红色能量,停留在金乌神剑的顶端。
不过,金乌战神不断的杀人也使他的速度无可避免地放慢下来,终于在一间殿宇中,我们追上了他。
我惊疑不定,对独孤奇来说,生命本源难道比金乌神剑更为重要吗?
白鹚双眼血红,抓紧金乌神剑,大吼一声,狠狠地向前劈去,惊人的刺目蓝光破空而至,竟是锐不可当。两人哪想到在他们眼中爬虫般的白鹚竟然敢反抗,眼看锐利的蓝光迎头劈来,只得狼狈万分地左右躲开。
独孤奇不想一个人上去对付石头人,让玄龟族大王子捡便宜,所以故意说给他听。
此时,白鹚已用金乌神剑割开手腕,并将金乌神剑插入石柱顶端,将鲜血滴进石柱顶端的一圈水池中,而玉石雕成的金乌战神正在吸收白鹚的鲜血而迅速变红。
我淡淡地道:“从你杀死柳远藤、白木、颜烈那一天起,我们便已经是不死不休的敌人。”
傀儡石头人身体坚硬无比,一般的攻击根本无法伤害到它们,但是它们随便一击就能把一个梦幻星战士打得吐血。
玄龟族大王子闷声道:“三人,却只有一剑,如何分?”
“封鱼剑”闪电回防,刚好挡住两道火焰飞箭。
我怒望了独孤奇一眼,他却浑然不觉般地笑道:“不若让我们三兄弟先联手除掉这些大石头,抢回金乌神剑,再分配神剑归属如何?”
我和玄龟族大王子也都相继动了起来,独孤奇刚说出“生命本源”四字,我便马上意识到那团红色能量就是和九玄龟珠类似的东西,恐怕也是当初金乌战神在即将陨落的时候将自己的生命精华遗留下来,等待自己的后裔将自己复活。
一个高级战士持着一柄蓝星铁剑砍在一个石头人身上,却只磕出一个小缺口,那个高级战士反倒被石头人一拳打中,咳着血倒飞出去。石头人的身体如此坚硬,想必身体上的石头都是蓝星铁矿石雕成的。
玉雕金乌战神全身变得鲜红无比,然后突然如雪遇阳光般迅速消融下去。
傀儡石头人随后便停止了动作,身体中间出现一条裂缝。裂缝逐渐扩大,石头人如同一个重伤的战士徐徐倒下。
独孤奇嘲弄道:“若是再不追上去,那个老头怕已经跑得没影了。”
独孤奇和玄龟族大王子却按捺住自己的欲望,没有立即去抢神剑,而是各自就地坐下,争分夺秒地恢复自己消耗的能量。
独孤奇却在这时候突然停止攻击,飘退到五六步外,心有不甘地打量着我身后的白鹚。
在路上遇到了鼠人族侍卫,独孤奇和玄龟族大王子根据我们的约定没有伤害他们,只是让禁卫团的战士将他们赶走。
想到这里,我也一展双翅飞上前去。
玄龟族大王子倏地向后一退,命令蛙人带着禁卫团消灭眼前的傀儡石头人。蛙人明知自己等人的实力还不足以对付六个傀儡石头人,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我没想到他变化如此惊人,大意之下竟被他拍个正着,一股刁钻的火焰能量透体侵入我的经脉,但马上被火焰能量所经过的位置的细胞中的暗能量给消灭了。我厉声道:“白鹚,这不是你自己,你万万不能让金乌战神控制住你,赶快醒过来!”
白鹚这一击后,脱力般佝偻着身体呼呼地喘着气,手在高台上摸索了一下,身后的墙壁顿时出现了一条通道。他毫不犹豫地抱着金乌神剑转身进了通道,身后的门也徐徐地关上。
金乌战神正将手插入一个仍活着的鼠人侍卫身体中,那鼠人侍卫顿时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但是声音越来越小,很快就没有了气息。金乌战神随手将他抛出去,把目光放在了最后一个活着的鼠人侍卫身上。
在花园的正中央我们看到了白鹚,他正站在一个用青石砌成的梯形祭坛上。祭坛上有一根半人高的圆形石柱,石柱的顶端屹立着一个用玉石雕刻成的金乌战神像。
金乌战神飞行的速度极快,再加上他对整个金乌神殿了如指掌,我和独孤奇竟然一时半会追他不上,只能凭借着金乌战神飞行时所带动的气流来感应他的方向。
独孤奇看到白鹚的变化愈发地着急起来,双枪举动开阖间都隐约有火焰风暴形成,这是将火焰的力量发挥到极致所形成的巨大威力。
等到龙原率领大军过来,梦幻星人在这里的军事堡垒自然会被攻破,玄龟族大王子和他的战士也许会战死,也许会被赶走,但结局是肯定的,他们再也无法对这片土地上的居民构成威胁。
独孤奇冷笑道:“看看他们复活了什么怪物,真是自作自受!”
金乌战神?谁能知道唤醒的会不会是像腾蛇一样的上古怪兽?白鹚已经害死了许多羽人族的少女,不能冒险让他唤醒金乌战神,否则他也许会害死更多的人。
我断然道:“这次不能再让他逃走了,你我前后包抄……”
我们俩一前一后地跟在金乌战神的身后。
白鹚双手抓住金乌神剑,猛地拔出,鲜血从山骅的伤口喷洒出来。血雾中,金乌神剑绽放出熠熠光辉,寒光凛冽,剑气森森,释放出逼人的无穷气势。这一刻金乌神剑才是真正的神剑,而先前独孤奇抢到手时只是个半成品,独孤奇过分地依赖神剑,难怪在和玄龟族大王子的最后一击硬拼中吃了亏。
金乌战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闪到全然不知反抗的最后一个鼠人侍卫身前,一手贯穿他的身体。
六个石头人巨大的身体挡住了通道的入口,很显然想要通过,就必须先打倒鼠人族用机关术制造出来的傀儡石头人。
忽然一声声惨叫传来,等我们赶至时,地面上已多了几具鼠人族侍卫的尸体,他们脸上还遗留着恐惧的表情,双目不可思议地凝视着前方,而且无一例外的是,每一个人胸前都裂开一个大洞,显然是被人瞬间抓裂心脏而亡。
白鹚沉重地点了点头,山骅无力地垂下脑袋,嘴角含有一丝笑意。
玄龟族大王子冷哼一声,一脚踏出,人已到了十米之外,饱含巨大能量的一拳轰击在一个傀儡石头人身上。它那庞大的身躯在这样强大的轰击力下也禁不住连连后退,但是却没有崩溃的迹象。
独孤奇和玄龟族大王子看到金乌神剑有如斯威力,更是不肯罢休,两人同时向通道的入口抢去。
独孤奇的生命受到玄龟族大王子的威胁,他被迫转身应付大王子的攻击。
独孤奇心机深沉,妄图挑拨玄龟族大王子与我先争斗一番,好让他坐收渔翁之利。
我们顺着白鹚匆忙逃走时在地面留下的痕迹,一路追了上去。
幸亏鼠人族只有六个傀儡石头人,这句话怕是在场所有人心里都想要说的。
众人又是一阵目瞪口呆,鼠人族的机关术真是不可小觑。
那团红色生命本源仿佛感知到危险般匆匆闪开,我惊人的一击正中金乌神剑。
无论如何,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白鹚在我眼前被杀死。我游鱼般疾行至白鹚身前,“刷刷”连出三剑,从不同的角度迅如疾电般阻击独孤奇。
这更坚定了我阻挡他的意志!
不用别人说,我们看到白鹚的作为也知道他正在试图唤醒金乌战神,我们三人不约而同地向着白鹚奔掠过去。
独孤奇闷声不吭,两柄火焰枪仿佛是两条欲择人而噬的毒蛇,又快又狠地围绕着我的周身要害展开攻势。
白鹚、山骅两人激动万分地观看着金乌神剑。
我急忙向他望去,只见他双眼变得血红,眼珠像是两团红色的太阳在燃烧。他痛苦地弯下腰去,身后的一对脆弱的翅膀陡然发生急剧的变化:先是颜色变得火红,然后原来的羽毛不断地脱落为新的羽毛所代替,翅膀骨骼也在快速增大。
纠缠片刻,已经有七八个高级战士被石头人踩死在脚下,余下大多带伤,只有蛙人狡猾地与石头人迂回,没有受到重创。
另一边的玄龟族大王子也终于轰塌了一个傀儡石头人,听到独孤奇的笑声,仰首向我望来,眼中射出深深的杀气。
我暗道此人脸皮之厚,当可算得上一绝。
不过玄龟族大王子能够坐镇军事堡垒,成为一方豪雄,自然也不是莽撞之辈。他只需权衡一下,必能分辨出从我手中抢“封鱼剑”和从白鹚手中抢金乌神剑孰难孰易。
独孤奇转头瞥了我一眼,淡淡地道:“你不打算出手吗,还是对神剑没有兴趣?”
独孤奇又接连出手,火焰长枪神出鬼没,在空中划出一道又一道火红的虚影。
他故意提起背信弃义,正是提醒我之前我们三人定下的协议,有人不遵另两人合力杀之。
说完,他双翅一振,向着傀儡石头人飞过去。他迅如闪电地围绕着一个石头人脑袋转了一圈,那石头人的脑袋顿时从身体连接处断开滚落下去,但是石头人的动作却没有停止。显然石头人的脑袋并不是控制石头人行动的核心机关。
找到打开通道的机关,我们三人鱼贯而入。
独孤奇愤怒地望着我,双手各凝聚出一柄长约一米左右的火焰枪来,一左一右,疾如火轮般向我发起攻击。
玄龟族大王子虽然明知道对方是想让自己先动手,但却没有办法坐视不理,无论是九玄龟珠还是金乌神剑,都不容有失。
我这才想到,大概金乌战神力量的源头与火鸦相同,所以独孤奇才这么迫切地想要抢夺金乌战神的生命本源。倘若他能抢到生命本源,就能立即将其吸收转化成为自身的力量,一举超越我和玄龟族大王子的实力,到那时,所有人的生命都要受他挟制了。
金乌战神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强大,这也是我敢于夸下海口的原因。我的拳头命中金乌战神坚硬的指甲,半个身体的暗能量如炮弹般轰出。
我义愤填膺,金乌战神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连自己的后裔都不放过,这些鼠人族侍卫明明对他没有什么威胁,他却还要残忍地将他们杀死。
独孤奇眼见生命本源被白鹚吞入肚中,野兽似的狂吼一声,放弃玄龟族大王子向着白鹚冲去。他的双手生出锋利弯曲的指甲,竟似要将白鹚生生撕成两半。
独孤奇盯着他的背影道:“想逃?没那么容易!”
我也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挥动“封鱼剑”,阻挡着独孤奇的一波又一波攻击。
我感觉到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突然出现了。
玄龟族大王子冷哼一声,也没有继续纠缠,而是向着金乌神剑飞出去的方向掠去。
独孤奇蓦地目射奇光,低喝道:“生命本源!”话音刚起,他就如猎豹般弹起,抓向那团红色能量。
玄龟族大王子眯着双眼,看着自己的手下与六个傀儡石头人战斗。
我边小心地应付他的攻击边道:“我劝你还是去看下金乌神剑吧,若是让他得到金乌神剑,你猜他会首先对谁不利呢?”
六个没有自己思想的傀儡石头人将眼前一切活动的物体当做敌人盲目地进攻着,它们与生俱来的几乎不可抗拒的破坏力与坚不可摧的石头身体都令人无法忽视它们的存在。
金乌战神惨哼一声,错身让开,在刚才的短暂交锋中,他的手指有三根被我震断了。
独孤奇打断我道:“那是你的事,这个疯子与我无关……咦,不对,他不是疯子,他正在强行攫取自己后裔身上所潜伏的未经开发的力量。金乌战神沉睡数千年刚醒,目前力量还很薄弱,恢复力量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残杀自己的后裔,从他们的血脉中直接吸取力量。”
片刻后,我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正看到独孤奇聪明地从傀儡石头人的关节处动手,一一斩断石头人的四肢,令傀儡石头人无法移动,石头人自然也就没有了威胁。这种做法虽然没有我的攻击这么夸张、惊人,却极为实用,消耗的能量也很少。
玄龟族大王子阴沉地喝道:“好,若是有人反悔,另外两人便联手杀之!”
但是我的目标是那团生命本源,我全力挥剑,宛如月光的黄芒雷霆般击向那团红色生命本源,一定要在金乌战神复活之前将其毁灭。
同时他的身体也涨大了不少,皮肤闪着火焰似的光泽,一对尚未成长完全的翅膀也不断有火焰冒出,竟然与独孤奇的火焰翅膀惊人地相似。
独孤奇诧异地望了我一眼,在他心中,好东西再多也不嫌多,又怎么会料到我会主动退出竞争,使得他的算计落空?他点了点头,转向玄龟族大王子道:“既然如此,你我二人便以实力分配神剑归属。”
我大吃一惊,从未见过有人竟可以用眼睛攻击敌人!
山骅的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但双眸却射出前所未有的光彩,向白鹚道:“金乌神剑需以金乌的血肉为引才能炼制成功,之前只有羽人族血肉,虽能赋予神剑灵气,却因缺少了一半的金乌族血肉而未能竟全功,而今金乌神剑痛饮我的鲜血必然大功告成。我求仁得仁,却可惜不能看见金乌战神重临人间痛杀梦幻星人,你一定不能让我失望……”
就在这时,屹立在石室中尚未被砸毁的石头雕塑忽然活动起来,这些七八米高的人形雕塑迈着沉重的步伐,灵活地向着石室中的人冲过来。
玄龟族大王子厉喝一声道:“背信弃义,该杀!”说话间已向独孤奇飞去。
此刻崩塌的石室渐渐稳定下来,蛙人趁此机会,带领高级战士回到了玄龟族大王子身边。
独孤奇狂怒地道:“兰虎,你若要阻我,我便与你永世不得干休!”
独孤奇冷冷一笑,也退了回来。
六个傀儡石头人自然不可能挡住在场所有人的去路,独孤奇和玄龟族大王子两人中的任何一个都能将它们全部消灭掉,但是六个石头人却成功地为白鹚赢得了大量的时间。
我飞在空中,稍微调息一下,以恢复这一击所消耗的力量。傀儡石头人不愧是用蓝星铁矿石铸造而成的,简直坚不可摧,我即便是用最为锋利的神剑级利器也要消耗大量的暗能量才能将它劈开。
我转过身也看向白鹚,只见他目光一闪,两道火焰飞箭般向我射来。
我发狠道:“既然如此,我就将金乌战神轰出他的体外!”
白鹚好似换了一个人般,闪电般掠至我的身前,一掌向我拍来。
山骅虔诚地用双手捧起金乌神剑,忽然把剑尖对着自己的心脏猛地刺下去,一旁的白鹚大惊失色。
独孤奇的话也让我大吃一惊,原来金乌战神的残忍的行为另有隐情。只是片刻的工夫,他身后翅膀上的翎羽已经逐渐丰满,并焕发出浴火重生般的光彩,身体也变大不少,四肢肌肉更显示出力量的感觉,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面容与白鹚已经相差很大了。看来正如独孤奇所说,他正在恢复自己的力量。
当下我们三人简单地定下了攻守同盟后,便齐心合力地解决了剩下的傀儡石头人。
转瞬间,我们就互相硬碰了十多招。突然,在我身后的白鹚发出一声古怪的啸叫。
傀儡石头人无论多么灵活,毕竟是死物,比不上这些高级战士,倘若高级战士们只是躲避它们的攻击,倒是可以做到,但是硬冲上去和它们战斗,彼此之间悬殊就太大了。
金乌战神双眸闪着凶光,却没有再次进攻,而是非常干净利落地一转身逃走了,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说到最后几个字,山骅已经气若游丝,他的生命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流失。
打坐的两人一拍地面,身体凌空飞起,同时向白鹚抓去。
独孤奇在一旁冷笑道:“别白费力气了,他是金乌战神的后裔,又是如此的虔诚,因此他是无法抵抗金乌战神的意识入侵的,现在他早已不是他了,他是金乌战神!”
“叮”的一声脆响,金乌神剑虽然丝毫无损,却被我击飞出去。
那团红色生命本源瞬间飘到白鹚面前,白鹚一张嘴,将其吞了进去。
我的心情也格外复杂,既不愿意看到独孤奇或玄龟族大王子抢到金乌神剑,又很愤怒白鹚、山骅两人残忍地用少女的生命来炼剑的行为,但是看到山骅不惜以自身的生命为代价来完成炼剑的最后一步,我又有些不忍看到他死亡。
目睹如此神剑,众人哪还能按捺得住自己的贪婪之心?
我把“封鱼剑”掣在手中,看准一个傀儡石头人,锐利的黄芒如同一道霹雳从它头顶闪过。
这三剑所蕴含的力道令独孤奇不敢小视,他只能硬生生地横移开去,避开我的攻势。
我们加快速度继续追上去,前方接二连三地不断传来鼠人的惨叫声。我发誓一定要制止他的暴行,奈何金乌神殿不是毫无阻碍的旷野,速度无法提高到最快。
短暂的片刻后,白鹚忽地又发出一声更为尖锐的啸叫,声波远远传开,竟有震人心魄的威力。
独孤奇飞了上来,向我大笑道:“好威风,好神剑!”
独孤奇和玄龟族大王子也同我一样感觉到了,双双急刹车般停下,眸中射出凝重的目光。
蓝光以摧枯拉朽之势劈在巨大的炼炉上,坚固无比的炼炉竟然一下被劈成整齐的两半,令人目瞪口呆。
金乌神剑毫无阻碍,如同插进一块豆腐般轻易地没入山骅的体内,剑尖从他背后穿了出来,鲜血如断线的红珍珠从剑尖滴落。
我道:“咱们还是给它弄个安全的地方,没准哪颗铁粒滚下来就把它的小胳臂小腿给砸坏了。”
我本来以为两只怪兽大概是对头,在太空中遇见,必然争斗一番。不过现在看到了那个石坑,我却有另外一种猜想:会不会是两个家伙都喜欢吃陨铁,结果为了争夺这么一大块美味大打出手?这个可能性也不小。
它龇牙咧嘴,双眼暴怒无比。
太空生物很强大,也应该具有相当的智慧,这从玄龟的成长经历就可以看出来,随着玄龟不断成长,力量随着增强,智力也越来越高。三尾松鼠怪兽既然能够在危险的太空中生存,自然也会日积月累地衍生出智慧来。
战舰上经过改装的武器发出了核磁振荡波,那片能量团却在刹那间躲开了这迅如雷霆的一击,接着战舰倏地发生了一次剧烈的震荡,显然是遭到了攻击。
我道:“这些是那只蝙蝠怪兽生的卵,我现在正式将它们交给你,只要你能把它们孵化出来,你就能亲眼见到它们的样子。”
小铁道:“三尾松鼠怪兽有没有回来?”
我将手伸入育儿袋里面,摸出了一个东西,圆滚滚,大如鹅卵,闪着银白色的金属光泽,像是一个铁蛋子,不过我能从这个“铁蛋子”上感觉到生命的气息。我激动万分,一定是这蝙蝠怪兽在这块大陨石上刚刚生出后代,正是体力和力量大减的时候,遇到了来打秋风的三尾松鼠怪兽。蝙蝠怪兽为了保护自己的后代,自然要将三尾松鼠怪兽给赶走,但结果是反倒被对方给杀死了。
难道个头小的反而更厉害?
论体形这只怪兽明显要比三尾松鼠怪兽要大很多,而且从它最后拼死一搏来看性情也很凶猛,按道理,它应该比那只三尾松鼠怪兽要强大,即便没有那么强,也不会轻易被对手杀死。
一定是在我放弃了那块两三个足球场大的陨石后,它又回去大补了一番,说不定连那只已经死了的天蜈也没逃过成为它腹中之物的噩运。它大吃了一顿,觉得自己已经比以前更强大了,所以又来找我的麻烦。没想到太空生物还挺记仇的。
我脚下向前一滑,身后的翅膀也扇动起来使得我加速前进,避开了三尾松鼠怪兽的迅猛一击。我眼前一花,三条尾巴如同利剑般从我身前刺来。
三尾松鼠怪兽也没落得好处,一场饕餮盛宴,它却因为我这个不速之客突然出现而被迫离开。
突然我觉察到一股庞大的能量正以疾电奔雷的速度向战舰靠近,我马上停止静坐,吩咐了小铁一下,让他回卧室待好,然后我让小虎通过战舰本体的扫描设备对我们身后的宇宙空间进行远距离扫描。
小铁捧着手心里的铁粒粉末缓缓向天蜈靠近。刚开始小东西还有抵触情绪,不过很快就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上半身扒着小铁的手,几乎将小脑袋都埋到铁粉里,下半身却还在半空中晃荡着。天蜈边吃边不时地抬起头来冲小铁“唧唧”叫上两声以示威胁。
蝙蝠怪兽濒死一击顿时让三尾松鼠怪兽吃尽了苦头,痛苦的哀嚎中,它倏地转过头来,狠狠地咬在那个爪子上,而生命之火随时都会熄灭的蝙蝠怪兽也拼尽全力咬住了三尾松鼠怪兽的一条尾巴。
我拍拍小铁的肩膀道:“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这个小东西。”
我摇了摇头,他轻吁了一声,小脸上因为无法亲眼见到两只怪兽而满是失望。
面对这样一个强劲的对手,三尾松鼠怪兽无法再集中全力对付我,正好给予了我可乘之机。当下我耗费大量星宿之力,连连施展三次“破风斩”,都削在它的尾巴上。
这个没有现成的资料可查,也没有一只活着的蝙蝠怪兽可供参考,所以究竟该控制为多少度只能靠猜测。
当我翻身站在战舰的背上时,正好看到那一溜黑影在眼前闪过。
在重伤状态下还能在宇宙空间中来去都迅如闪电,能够在太空中出现的生物果然都是强大的家伙。我感慨了几句,然后回到战舰上找了两个盛放食物的大容器,又到这块两三个足球场大的陨石上来收集铁粒。这些都是好东西,可不要浪费了。
我和小犬狼一前一后将它包围在战舰的背上。三尾松鼠怪兽又惊又怒地盯着小犬狼,时不时地回头瞥我一眼。
我笑道:“看看我给你带回了什么。”
当然利用这种简陋的孵化设施又是完全靠摸索来孵化一只前所未见的太空生物,其成功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我心里一直认为除非运气极好,否则这些“铁蛋子”都将在时间的流淌中渐渐失去生命活力。
我手中“封鱼剑”也闪电般迎了上去,三条尾巴如同活了过来的毒蛇,绕着我周身灵活飞舞起来,没有任何招法,但是却无隙不至,灵活至极。我也使出“兽王十式”,“封鱼剑”挥洒出一团团黄色光芒,阻挡着三条“毒蛇”。
我一眼就发现这枚“铁蛋子”就是受到损伤的几枚“铁蛋子”中的一枚,也是唯一一枚还没有坏的,没想到竟然第一个孵化成功了。
小铁又道:“师父,你看小天蜈在干吗呢?它为什么老想往铁粒堆里面挤啊?”
我将十几枚蝙蝠怪兽卵从怀里一一拿了出来。
那怪兽三条尾巴在空中一卷,就要向我缠过来。
我做了个深吸一口气的动作,事实上,宇宙空间更接近于真空,只有微薄的气体、少量的水分子和一些固体尘埃,所以基本上没有氧气可以给我吸收,深呼吸只是态度慎重时的一个下意识的动作。
我也暗暗心惊,“封鱼剑”有多锋利我是一清二楚的,竟然三次“破风斩”都没有斩断它的尾巴,可见太空生物有多强悍。本来我已经给了太空生物很高的评价,现在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
当下,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他向它伸出一只手。
这一天,我正在休息,忽然听到小铁在战舰另一端的叫喊声。
我怀着期盼的心情向着小铁那边走去,途中经过小铁放置恒温盒子的地方,发现盒子中的一枚“铁蛋子”从中裂为两半,一些液体还在断断续续地从壳上往下滴。
我当即俯身,双手环抱,将缠着我脚踝的那条尾巴牢牢抱住,双臂猛地一颤,两股星宿之力泄洪般冲出,我用力一抖那条尾巴,顿时破坏了它身体的平衡,瓦解了它的攻势。星宿之力瞬间冲入它的体内,不断破坏着它的内部器官。
看这个架势,明显是来者不善。
天蜈渐渐长大了一些,牙齿也愈来愈锋利,并且可以发出稍微强一些的雷电帮助它啃食陨铁。不过每次放出雷电后,都能明显看出它的精神有些委靡,好似普通人用力过度的样子。我认为这才是正常情况,若是刚出生就能从容自如地释放雷电,到了成年那还了得?
不过令人惋惜的是,天蜈卵却并没有如我们预想的那样一个一个地孵化,反倒是一个接着一个地坏掉了,最终只剩下了一个天蜈卵。在我刚刚要休息的时候,小铁告诉我噩耗,最后一个也坏了。
惨绿色的火焰极快地掉转方向,继续向小犬狼烧去。三尾松鼠怪兽面对小犬狼迅猛的攻击似乎感到非常气愤,三条尾巴骤然在空中拧在一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在小犬狼身上,小犬狼从战舰背上跌了出去。
我一进战舰,发现小铁正一脸紧张地望着我。刚才我回到战舰上拿盛放铁粒的容器时已经跟他说了两只怪兽在陨石上战斗的事,小铁惊喜交加,想要和我一块去陨石上看看,但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我没答应他。
我果断地让小虎向极速靠近的能量云团发动攻击。
小铁转头看到我来了,委屈地道:“不是我把它弄过来的,我看它孵化了,刚打开盒子,它就从盒子里跑出来,又飞又爬地就到这里来了,我也是跟着它跑过来的。”
我错愕地看向那个小东西的下半身,果然形似蜈蚣。我回想一下在陨石上看到的那只成年蝙蝠怪兽,倒真的没有注意是不是有着蜈蚣一样的下半身。
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忽然发现蝙蝠怪兽腹部中间的位置有些不对劲。我轻盈地跳到它巨大的身体上,探手摸了摸,果然确实有不对劲的地方,我怀疑的那地方竟然是个育儿袋,就跟地球上的袋鼠一样的育儿袋。
突然脑内传来一声狼啸,我骤然感到压力一松。
双臂和一条腿都被对方给禁锢住,形势对我极为不利。我正想办法要从三条尾巴中脱身而出,突然一直僵卧不动的形似蝙蝠的怪兽咆哮着狠狠一爪拍在那三尾松鼠怪兽身上。
我瞅着它比上次更大的体形,马上知道它不但是伤势恢复了,而且比以前更加强大了,所以才一路不远万里地跑来报复我。
战舰控制室屏幕上出现了扫描的情景,一大片呈云状的能量正以极快的速度向我们飞来。
看见它飞得不见踪影,我才放下心来。它刚才一直凶狠地盯着我,是在判断我的力量,如果它认为我很弱小,一定会扑上来将我给吃了。不过好在它被蝙蝠怪兽给重创了,这才没有冒险,否则我将面临一场苦斗。
整块陨石上的铁粒如果都收集起来只怕能装满十几个容器,可惜战舰上放不下那么多。足足收集了四大容器之多的铁粒,我才停手。
小铁道:“它可凶了,不让我碰它。”
我看向刚出生不久的天蜈,它的动作不大像是要躲在铁粒堆里面的样子,倒像是饿极了在啃铁粒,两对小尖牙“嚓嚓”地啃着。不时地两对小尖牙上还会迸出电光,但是电光太弱,它的小牙也太小,似乎并不能啃动一颗铁粒。
那三尾松鼠怪兽见我出来,也倏地停下,站在战舰的另一端望着我。
那小东西虽然是背对着我们,但是警觉得很,感觉到小铁的手靠近了,它倏地转过头来,露出两对小尖牙冲着小铁“唧唧”地龇牙咧嘴地叫着。
从那天起,小铁就很少玩模拟战斗的游戏了,而是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照顾这些蝙蝠怪兽卵,并且不时地在战舰上的资料库中查找有关如何孵化动物卵以及孵化出的小动物又该如何喂养等信息。
我站在一个石坑前,看着眼前印着明显齿痕的石坑,石坑中裸露出部分精纯的陨铁。我望了一眼远处已经一动不动的蝙蝠怪兽,难道这个家伙喜欢吃陨铁,还是刚才跑了的那只三尾松鼠怪兽爱吃陨铁?
我猛地下定决心,不管另两条尾巴,看准了其中看起来短小一点的尾巴,使出了“碎风斩”,一瞬间那条尾巴被“封鱼剑”击中了五百次。
这是它攻击的先兆,我心中一紧道:“你以为你一定能胜过我吗?”
我道:“你要好好照顾它们。”
我走到蝙蝠怪兽跟前,它已经死了,白色的腹部向着上方。看着它敞开的翅膀膜闪着光泽,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冷冰冰的竟然比钢铁还要坚硬,并且有着不错的弹性。
三尾松鼠怪兽也大怒不已,忽然张口,一条火焰如同毒龙般喷出,向着迅如闪电的小犬狼罩去。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当然恒温盒子中的变化,小虎也通过战舰上的监控设施进行一天二十四小时记录,这以后可以作为饲养太空生物的重要参考资料。
因为小铁看着它出生,又天天照顾着它,所以它和小铁显然要比和我亲近得多。这个小东西天生对强大的生物很敏感,每次看见小犬狼和隼儿都会畏惧地躲藏起来。它能明显地感觉到两只宠兽拥有的强大力量,虽然成年的天蜈可能要比两只宠兽都要强大,但是现在仍处在幼年期的它却弱小得可怜。
我现在知道这个太空生物非常强悍,自然更加不敢大意,全身星宿之力纠集起来,如同一条青色狂蟒在身体经脉中游动。
小铁兴奋地攥着拳头道:“我会的,我还要继续照顾那些还没有孵化的卵,也许还会有更多的天蜈孵化。”
我一个激灵马上从床上爬起来,难道是孵化成功了?
此后的日子,小铁每天除了将铁粒磨成粉末给天蜈准备“奶粉”,其余的时间都会守在恒温盒子前观看着其他天蜈卵的变化。
小铁难以置信地望着我,惊讶地道:“真的要给我吗?”
小铁睁大眼睛看着我。
我身体蓦地一震,它的尾巴又还原成三股向我袭来。
我心中一紧,左右晃动,施展游鱼身法打算避开,但是那三条尾巴却灵活至极,我的脚踝被其中一条尾巴缠个正着。松鼠般的怪兽全身毛发炸刺般竖起,身体一弓就如闪电似的扑上前来。
我小心翼翼地揣着十几枚蝙蝠怪兽卵回到了战舰中。
不过这东西又不是花花草草,每天浇浇水、施施肥、除除害虫就可以了。铁蛋子般的蝙蝠怪兽卵刚开始被小铁安置在一个铺着兽皮的小盒子里,后来查资料的时候发现不管鸡蛋、鸟蛋、乌龟蛋还是鳄鱼蛋想要孵化,都需要一定的热度和湿度才行,于是小铁又利用战舰中的主脑制作了一个可以调节温度的恒温盒子。
我一直往前走,来到储物室,小铁正蹲在一堆铁粒面前一动不动地看着什么。
“你怎么把它弄到这里来了?”我问道。
小犬狼也发动了攻击,如同一条银色的闪电,和三尾松鼠怪兽的速度相比丝毫不逊色。
小铁道:“我已经想好了,就叫天蜈。”
小犬狼主动发起了攻击,体表的狼毫根根竖起,倏地前扑,一对狼爪向着三尾松鼠怪兽的脑袋拍去。
最后温度被控制在略高于常温的一个温度。
另两条尾巴也缠过来,比钢筋还要坚硬的尾巴一左一右缠住了我的双臂。从尾巴上传来的力道几乎要将我的手臂给勒断。幸亏与小犬狼合体,我全身的骨骼都得到了加强。
我心中一凛,这要让它扑着了,那还了得。
我一直以来都很少用“封鱼剑”,不过这一次我却没有丁点的犹豫,径直将“封鱼剑”取出,又召唤隼儿合体。
单打独斗我和小犬狼都不是它的对手,好在我和小犬狼早有配合,心意相通,两者加起来,实力倒要超过它一筹。
三尾松鼠怪兽痛得龇牙咧嘴,暴怒不已。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一瞬间,我避开三尾松鼠怪兽的爪子靠近它的身侧时,小犬狼已经被它拍下了战舰。三条尾巴凝成一股,砸下来的力道足以开山裂石。
“这么古怪的名字?它长得像只蝙蝠,为什么不叫天蝠?”
我猜到一定是我们先前弄错了,以为孵化的条件都符合,所以才会有一枚天蜈卵孵化出来。其实应该是这只孵化出来的天蜈很有可能是在其母亲被三尾松鼠怪兽杀死前就已经接近成熟,所以在它被放入恒温盒子后才勉强孵化出来,其他的天蜈卵就没有这么好运,一个个地都坏了。
我捡起一颗小铁粒,微一发力就将其捏成碎末,然后交给小铁,我道:“天蜈大概平常就以太空陨石中的铁块为食,不过它刚出生,还咬不动。”
我手中“封鱼剑”划过一道弧线,“飞燕斩”直击三尾松鼠怪兽身侧柔软的腹部,但是它的动作极快,一只爪子竟然正好将“封鱼剑”抓个正着。
它忽然龇牙一笑,眼中竟透露出讥讽之意,似乎在笑我不自量力。下一刻,它在我眼前忽然消失,几乎同一时间,我感觉到左侧下方有一股火热的力量逼迫而至。
忽然鲜血飞溅,一个爪子被三尾松鼠怪兽给抛了起来。
将所有铁粉吃掉,撑得肚子都圆滚起来的天蜈,紧紧缠着小铁的手指,脑袋朝下,倒吊着睡着了。
它还是没理我,反而翘起了三条尾巴,在空中晃动着。
我二话不说,招呼了小犬狼和隼儿一声,跃出了战舰。
见它没有马上向我发动攻击,我知道它一定是能听懂我的话的。我继续用暗能量包裹音波道:“那天我只是适逢其会,并不是有意去和你们抢那块大石头的。”
同一时间,我感到脚踝一松,缠着我脚踝的那条尾巴突然松弛了下来,如同一条濒死的蛇在地面上扭曲着。
“封鱼剑”前指,受到星宿之力的激发而变得如同一块玲珑的琥珀。
一只只有小铁巴掌一半大的小东西正翘着屁股努力地向铁粒堆中挤,身体因为刚出生而显现粉红色,光溜溜的没有一丝毛发。它的身体看起来很柔软,一对小翅膀抱着一枚小铁粒,“唧唧”地叫着。
我醒悟过来道:“看来还真让你蒙对了,温度和湿度都适合天蜈孵化,其他的卵或许也都能孵化,你要照看好。”
我又在蝙蝠怪兽的育儿袋里摸了摸,一共摸出了十几枚“铁蛋子”。让我感到痛心的是,其中有五枚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大概是在蝙蝠怪兽与三尾松鼠怪兽打斗时受到波及的。
那惨绿色的火焰看起来竟是威力极大,小犬狼也张开嘴巴,一团青光喷出,略微阻挡了一下袭来的火焰。小犬狼身体在空中转了一个弯,又向三尾松鼠怪兽扑去。
两败俱伤。
当我看到那三根旗帜似的尾巴,我一下子明白了,三尾松鼠怪兽伤势已好,不甘心地回来报复我了。
我这天正在静坐参悟玄武留在我脑海中的记忆,因为我感觉到这团记忆最近越来越松动,所以我勤快地每天都用自己的意识去接触记忆光团。
我不禁莞尔道:“果然挺凶的,不愧是太空生物。”
不过仍有一个问题摆在小铁面前,恒温盒子虽然制作好了,但是温度应该控制在多少度呢?
这种太空生物天生能够释放出雷电,无怪乎能在太空中生存。
我用暗能量包裹着音波,直接穿越我和它之间的空间,音波在它耳边释放出来:“为什么要回来找我?我并没有和你争那块大石头。”
时日渐渐过去了一个月,这段时间里,其中那几枚受到损伤的蝙蝠怪兽卵大都相继失去了光泽,隐隐发出一些臭味,显然是已经彻底坏了,不再有孵化的可能。小铁有些沮丧,但更加细心地照看剩下的怪兽卵。
随即,身躯庞大的蝙蝠怪兽被三尾松鼠怪兽给扔了出去,缠住我双臂的尾巴也忽地放开。三尾松鼠怪兽狰狞地盯了我小半会儿,陡然转过头去,从两三个足球场大的大石头上腾空而起,背上倏地张开两对肉翼,一眨眼就飞得看不见了。
它没理我,双眸鲜红地盯着我。
太空中的生物该如何孵化,孵化出的小家伙又应怎么喂养,恐怕谁也没有经验,更何况那仅有的十几枚蝙蝠怪兽卵中就有好几枚已经受了损伤,能不能孵化都是个问题。太空中的强悍生物谁都没有养过,更不可能有什么专家,换谁来养都是一回事,所以我也任由小铁发挥了。
小铁倒是很热心,每天总要花上七八个小时来观察这些蝙蝠怪兽卵。
小铁笑道:“你看它的下半身,长着蜈蚣一样的腿,刚才爬起来可快了。”
我道:“小铁,你给它取个名字。”
它朝我吼了一声,尾巴在战舰上拍了几下,好在战舰还有能量罩,不然,我还真怕战舰禁不住它蹂躏。
我丝毫不敢怠慢,这可是在太空里,打不过,就算想要逃都逃不走。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