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章 金乌神殿

雨魔网络玄幻

随着鼠人们向洞穴内深入,我忽然想起,有一次梦幻星人骚扰鸟人镇,我们就跟着白镇长逃难到这里,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是通向鼠人族地下国度的一个入口,难怪上次我总觉得这个山洞有人为修葺过的痕迹。
他阴森森地道:“若是你找不到他们,恐怕我可能会将怨气发泄到羽人族身上。给你三天时间,找到鼠人族,传达我的条件。若是完不成,我就将鼠人族和羽人族一块灭了。”
似乎这里的所有一切都与金乌有关,难道这里是古老的金乌战士们遗留下的宫殿?这里的工程规模宏大,美轮美奂,绝对不可能是鼠人族在短短数百年间建造完成的。何况建造这么庞大的一个宫殿,想要瞒过近在身边的羽人族更是不可能。
众侍卫都露出为难的神色,其中一个硬着头皮道:“他很厉害,我们把他锁起来是怕他会伤害族长。”
环屏山脉遭到轰炸,肯定还会有别的梦幻星战士守在那里,我劝鼠人们从别的通道回自己族中。
山达激动地上前一把抱住我道:“我就知道你不是坏人,我早和父亲说过,你不是那样的人。”
我道:“我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并不是叛徒。”
鼠人们哭了一会儿,然后决定马上回到自己族中和自己的族人同生共死。于是我和他们一道离开了雄鹰镇。
山达向我扑来,忽然在我面前又停了下来,怒气冲冲地嚷道:“亏我还把你当做自己的偶像,你为什么要伙同梦幻星人来杀我们鼠人,究竟是为什么?”
我再叹了口气,贴着地面向着我隐藏战舰的山谷飞去。与龙原联系上后,我将眼下的情况一说,龙原便断然道:“我后羿星皇族统治后羿星数百种族,自然就应担当起保护他们的责任,更何况鼠人族对我们日后制造先进的战舰有莫大的帮助,我怎么也要去救他们。”
禁卫团团长非常不满玄龟族大王子对我的赞同,又游说道:“大王,只要以密集火力全面轰开鼠人族的领地,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派人抓住鼠人族族长,我们就一定能从鼠人族族长口中得知九玄龟珠的下落。”
玄龟族大王子道:“我们上一次攻打仁言城损失惨重,丢了几千艘战舰,我们不得不防备仁言城的后羿星人反攻,所以我们要保存实力,节省能量。轰开整个环屏山脉会耗费我们一半的能量储备,更何况,九玄龟珠我势在必得,不能冒这个险。”
山达拉着我就要走,陡然发现我的双手和翅膀上都锁着粗大的铁链,他向押着我来的侍卫叫道:“还不把他的铁链给打开!这么重的铁链,你们想把他累死?”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有一个鼠人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说族长要见我。
玄龟族大王子忽然沉着脸望向我道:“你有什么办法?”
通道渐渐宽阔,四面的空气也渐渐干燥起来,通道和所经过的洞穴看起来都经过费心的整理,而且侍卫的人数逐渐增多,我感觉到我要去的地方可能就是鼠人族的心脏地带。
山骅忽然强硬地道:“就算他们炸毁整个环屏山脉,我也不怕……”
六个族长的侍卫骑在古怪的类似穿山甲又似蚁虫的怪兽上,押着我快速前进。
山骅眼中闪过一抹异彩,倏地站起身道:“兰虎是叛徒!把他严密看守起来,要是他不老实,就杀了他!”
山达迟疑了一下,望向我,我向他晃了晃双手,示意很轻松。于是山达不再说话,领着我向前走。
转过一个路口,眼前霍然大亮起来,两根很大的石柱顶端燃烧着熊熊火焰,照亮了四周空间。
然而山骅似乎并不在这个鼠人族的小城镇中,我毫无反抗地看着他们将我的双手和翅膀都锁上了铁链,然后由鼠人族族长的侍卫押着我前往山骅现在所在的地方。
鼠人侍卫下意识地想要拦阻,却发现来的人是山达。
山骅顿时面色大变!
玄龟族大王子面色铁青,没有说话,禁卫团团长那个蛙族人凑近他身旁低声道:“鼠人族虽然狡诈,但是我们只要将整个环屏山脉都给炸开,谅他们也无路可逃。”
我感觉有些不对劲,为什么他这么看重九玄龟珠?
鼠人们都被放行进去了,但是我却被当做入侵者给看管起来。虽然我只要动动手就可以将面前八个鼠人族卫兵全部击倒,但是这么做只会加深误会。面对八个虎视眈眈愤怒地盯着我的鼠人,我也没有试图解释,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等待着。
离开了山谷,我又在环屏山脉上空飞了一圈,没有看到一个鼠人,也没有感应到九玄龟珠。我决定先回雄鹰镇找到给我们挖地道的鼠人们再说,看看能不能让他们带我去见一下山骅。
鼠人族的领地上一路机关陷阱层出不穷,还有不断出现的各种怪兽,我怀疑这些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怪兽都是鼠人族圈养起来当做食物的,但是在梦幻星人入侵的时刻却成了阻挡梦幻星人的最佳武器。
我被众鼠人族卫兵押着去见山骅。
更重要的是,这个宫殿所散发出的古老、苍凉、神秘的气息以及随处可见的散发着异族文明气息的壁画,还有在一些我所经过的厅室中拐角上堆放的尚未来得及收拾的瓶瓶罐罐,这一切都在说明鼠人族可能也只是近期才发现这里。
我停留在半空中无奈地叹了口气,之前我和铁熊带着一百名中级战士冲入鼠人族领地的时候已经被鼠人看到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误会我与梦幻星人沆瀣一气、蛇鼠一窝。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这种认知恐怕是一定的了。心中思索再三,我最后不得不承认,如果要保存鼠人族和羽人族,只能让龙原提前过来了。
我呆滞地看着他们两人在侍卫的保护下,从大殿旁边的一个出口径直离开了。
“我?”我错愕地道,“暂时还没想出什么可以一举两得的好办法。”
“不能给他!”一个突兀的声音忽然在大殿中响起。
他左手托着一个铁盒,用右手将铁盒缓缓打开,我立即生出强烈的感应,铁盒里是九玄龟珠!
我想到若是将自己藏着的两颗九玄龟珠再拿出一颗来送给玄龟族大王子,或许还能拖延一段时间,但是现在可能已经太迟了。
山骅阴沉着脸,一看见我便从王座上站起来,跳脚大骂道:“你还有脸来见我,你这个叛徒!”
得到了龙原的肯定答复,我算是松了口气。
我迟疑了,要不要挣断身上的铁链,追上去将九玄龟珠抢过来?如果我这么做,就一定会起冲突,在这个地下的空间,我很难保证自己不会误伤鼠人。
在我面前是一个看起来古老非常的石门,石门很高大,中间画着一个火红色太阳,正在向四周释放出强烈的光芒,石门前并列着十二个神色肃穆的侍卫,全副武装。
四周都安静下来,只听到他一个人气愤的声音。我无奈地苦笑道:“卧底真是个技术活啊,做卧底的总是吃力不讨好。”
山骅坐在大殿上端的王座上,王座很大,山骅很小,有些滑稽。大殿四周立着一些巨大石头雕刻出来的足有七八米高的持剑战士,形象有点像传说中的金乌战士。
我打断他道:“你想利用金乌战士遗留下的这座宫殿来对抗梦幻星人?”
玄龟族大王子既然将事情定了性,禁卫团团长自然闭嘴不敢再提炸毁环屏山脉的事,只是怨恨地盯了我一眼,好似我抢了大王对他的宠信。
我叹道:“你也看到了,我们根本不知道鼠人族已经转移到哪儿去了,他们若不出来,我可找不到他们。”
终于在一个十几米高异常广阔的大殿中,我见到了山骅。
我并没有多想,就和迫不及待的鼠人们一起从地下深处一个隐藏的洞口走了进去。
我们安静地走着,穿过一条又一条长廊,通过一个又一个精美华丽的大厅。
环顾四周、头顶和脚下,这里空间广阔,装饰华丽,实非简陋的洞穴可比。难道这里是鼠人族的宫殿?
山骅脸色不断变化。
山骅大惊,直望着我叫道:“你怎么会知道这里是金乌神殿?你怎么知道的?”
这次轮到我吃惊了,我愕然道:“你这么相信我?”
山骅惊呆了,喃喃地道:“他们要炸毁整个环屏山脉?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玄龟族大王子打量着站在他面前的我们这些人,面色极为难看。一百个中级战士再加上我和铁熊这样的高手,竟然回来的只有二十人,而且除了我没有一个不带伤的。这令他觉得大为丢脸,他以为动动手指就能轻松灭了鼠人族,一天内拿回九玄龟珠,可不曾想却连连铩羽而归。
山达在后面声嘶力竭地喊道:“父亲,他不是叛徒!你不要杀他,放了他吧!”
山骅指着我破口大骂道:“兰虎,你还说你不是叛徒!不是叛徒,为什么梦幻星人不杀你?不是叛徒,为什么梦幻星人要让你来和我谈判?不是叛徒,你怎么会伙同梦幻星人冲到我们鼠人族的领地中来?哼,我和梦幻星人没什么好谈的,我们鼠人族不是好欺负的,他们来多少,我就会杀多少!”
我大惊,炸开整个环屏山脉只需有充足的能量就可以,而且不用担心有任何伤亡。鼠人族虽然以能工巧匠众多善于制造武器而著称,但是因为他们生存环境的限制,鼠人族根本不可能研制出能与战舰抗衡的大型武器。只要玄龟族大王子点头,鼠人族就要立刻完蛋。
我沉着地道:“我不是叛徒,我来只想告诉你玄龟族大王子让我给你们带来的条件。”
他冷哼道:“是吗?那天你可是从我手中救下了一个鼠人呢。”
待我回到雄鹰镇,发现孩子们都没事,挖地道的鼠人们也都还在,我于是将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了这些鼠人,他们都大为惊恐,泪流满面。当下,挖地道的行动也停止下来,龙原马上将带着军队过来,挖地道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
通道并不算小,我勉强能够跟在众鼠人身后,空气中蕴含着淡淡的水分。我们一路向前,通过了两个原始的地下洞穴,终于进入了一个经过修理铺砌着石块的通道。
我惊讶地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只见白镇长脸色木然地从王座后走了出来。
我忙解释道:“那只是一个意外,你知道羽人族和鼠人族一向有些关系……”
我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炸毁整个环屏山脉只不过要多耗费一些能量罢了,他们有足够的能量和时间来做到这点。”
我大惊,这个主意太狠毒了。若是将环屏山脉给彻底炸开,不但鼠人族一个也逃不了,而且这满山数以亿万计的生灵也都在劫难逃。
我道:“玄龟族大王子攻击鼠人族的目的是为了一样东西。”
走了一段路,我这才感觉有异。
就在押我来的侍卫和这里站岗的侍卫在交涉什么的时候,“嘎吱”的机关声响起,石门忽然从中间一分为二,向两旁徐徐移动,一个鼠人从门内蹿出,径直向我跑了过来。
山达却不理他们,大声道:“哼,我才不信他会伤害我们,快给他解开!”
白老伯走到山骅面前,声音低沉地道:“我们很快就要成功了!只要我们能够复活最强大的祖先金乌战神,区区梦幻星人又算得了什么?”
山骅沉思了一会儿,沉吟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若是在空旷的原野或山谷中,只消与蚁虫拉开距离,从远处集中火力射击就能将其杀死,可惜战场是在狭窄的洞穴中。
小犬狼和鯈鱼仍留在雄鹰镇中,防止镇子上的羽人孩子们在这个特殊时期出什么意外,同时我也吩咐了孩子们仍然待在镇子内不许外出。
我想山骅知道我出现后,一定会赶来的。唉,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们把我当做了梦幻星人的同伙。
很快,我们就遇见了紧张万分的鼠人族卫兵,我们的出现令他们吓了一跳,还以为梦幻星人摸进来了。
白老伯毅然将九玄龟珠从铁盒中拿出来,似乎要与山骅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九玄龟珠一旦失去了屏蔽,玄龟族大王子一定能够感应到这里九玄龟珠强烈的能量波动。
两次无功而返,还损失了大量的战士,玄龟族大王子也不敢再派人下去了。除非他舍得牺牲手下的性命,以人海战术填平所有机关陷阱,灭掉所有鼠人族圈养的怪兽。何况鼠人族的通道四通八达,看起来就如同迷宫一样,短时间想要抓到鼠人族族长显然是不可能的。
我加大声音道:“你以为凭借地利击退了一次梦幻星人,就能够战胜他们?你醒醒吧!梦幻星人只要将环屏山脉给彻底炸开,你们根本没有什么希望!你们引以为傲的机关陷阱,还有饲养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怪兽,根本没有用武之地!你们甚至碰不到梦幻星人一根毫毛!”
这铁链虽看起来触目惊心,实则经不住我的力量,只要我愿意,我随时都能挣断。我道:“这点重量对我不算什么,我们还是先去见你父亲,只要你父亲让他们打开锁链,他们一定会听从的。”
玄龟族大王子不断地点头,看来颇为赞同我的话,谁敢保证九玄龟珠不会被战舰强大的火力给轰成粉末呢?万一九玄龟珠掉入深不可测的深渊中,就算凭着血脉之间的感应察觉到龟珠的所在,又能有什么办法取出来呢?九玄龟珠对他越是珍贵,他就越不敢轻易动手。
玄龟族大王子沉吟不语,但是他在听禁卫团团长的建议的时候眼睛一亮,显得颇为心动。
我惊愕地望着他,怎么也想不到白老伯会出现在这里。
说完,除了我被扔到战舰外,所有的战舰都呼啸着离开。
我道:“我来不及解释那么清楚,总之你只要知道我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人,我答应当玄龟族那个家伙的手下也是有我的苦衷的。我现在马上要去见你的父亲,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他。”
山骅急切地问道:“什么东西?”
我硬着头皮道:“要是他们不答应呢?”
但是如果不将九玄龟珠交给玄龟族大王子,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他会立即让人将环屏山脉炸平。
山骅的情绪很激动,当然任何一个遭到突袭和背叛双重打击的人恐怕都会这样。
他强硬地道:“那就利用你们之间的关系,你去向鼠人族传达我的条件,交出九玄龟珠保他们百世平安。”
他愕然道:“什么卧底?”
我上前一步,与禁卫团团长并肩而立道:“我和兄弟们进入鼠人族领地时看到鼠人族洞穴中有裂开的豁口,通向地下深不见底,想必你们在屏幕上也见到了。就算我们轰炸环屏山脉的时候不会将九玄龟珠给一并炸成粉末,万一在轰炸的时候九玄龟珠被哪个鼠人不小心给丢进深不见底的裂口中,再被地下河水卷走,大王就后悔莫及了。”
数个小时后,天色已黑,我和鼠人们终于来到了山骅那个侍卫长口中的那个安全入口。这是山谷中的一个看似野兽巢穴的地方,看起来有些眼熟。
白镇长指着我道:“你根本不是我们羽人族的人,我们羽人族何时见过你这么高大的?你一定是梦幻星上凶残的羽人,跟着梦幻星人一块来侵略我们后羿星的!想要骗走我们的九玄龟珠,没那么容易!”
山骅半信半疑地道:“你是说你们的义王军已经受到了皇族的册封,而你是接受义王的命令来到这里探查梦幻星人虚实的?”
我道:“玄龟族大王子曾经派几千艘战舰袭击过我们,当我们将梦幻星人击退后,我就从仁言城一路尾随到这里观察他们,设法查明军事堡垒中的兵力,为义王反攻梦幻星人作准备。鉴于鼠人族和羽人族面临的危险状况,我已经联系了义王,义王很快就会派出军队来支援我们,攻打梦幻星人。但是义王的军队来这里是需要时间的,我们需要将时间拖延到义王军队抵达的一刻。”
尤其是我们遇见的那只巨大的异种蚁虫,微绿色的躯体不断排出有毒气体,硕大的身躯有一层硬壳保护,刀枪不入,又有长约一米的剪刀似的利齿。以十五个中级战士的生命为代价我们才解决了它。
我心中大急,真怕玄龟族大王子心动而答应,但我知道他不是为了毁灭鼠人族而来的,他的目标是鼠人族手中的九玄龟珠,我深吸一口气,决定从九玄龟珠上劝劝他。
他凶相毕露地道:“整个后羿星都将是我们梦幻星人的,何况一个小小的鼠人族?若是不答应,我也只能冒险点灭了他们。”
于是我告诉他我是仁言城义王麾下的一个战士,来这里是为了探查梦幻星人军事堡垒的虚实,然后又将龙原的情况告诉他。
山骅又转头望着我道:“兰虎,你以为我不知道梦幻星人到处搜索九玄龟珠是为了复活他们的祖神?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你这个叛徒!”
我本来还不相信鼠人族拥有九玄龟珠,但是山骅脸色的变化让我确信了这一点。我道:“只要能让我将这颗九玄龟珠带回去给他们,就一定可以拖延一段时间。”
“九玄龟珠!”
宽阔平整的地面是用经过精心挑选打磨的石头铺砌而成,呈倾斜的角度向下延伸,足够十二三个我这么大体形的人并行而过。两边的墙壁饰以古老拙朴的壁画,我敏锐地从中感觉到了沧桑的气息,这个宫殿似乎已经存在很长很长一段岁月了。
异种蚁虫占有地利,洞穴中空间狭窄,又遍布机关,中级战士们根本无法躲藏,更无法拉开和蚁虫间的距离,所以他们不可避免地吸入毒气,战斗力大减,最终沦为异种蚁虫的猎物。
他兴奋地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没有你我早死了,我现在就带你去见我父亲。”
我还没回答,山达已经在一边欢呼起来。
他将九玄龟珠用三根指头捏了出来,龟珠上有莫名的液体正在往下滴,好像是血。鲜血竟然可以屏蔽我们对九玄龟珠的感应,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很快,暴露在人们视线中的鼠人就被屠杀得一干二净。我很快发现,被火力强行炸开的这段并不是地下国度的中枢,也不是我上次见到鼠人族族长的地方,居住在这里的数百名鼠人很快就全都不见了,不是死了就是已经逃走了。
各种难闻的气味混杂在一起,更为刺鼻,毫无疑问这些肉虫吐出的口水深具腐蚀性,只要碰上一点,下场恐怕就和之前那个中级战士一样。
玄龟族大王子大为光火,禁卫团的人也都噤若寒蝉,生怕触了他的霉头。众人只好把希望都寄托在这剩下的两百多人中。
命令通过战舰上的通讯频道迅速传了出去,对鼠人族的轰炸立即停止。当下有几艘运输舰降落下来,从运输舰中拥出杀气腾腾的五百名低级战士,他们在五个高级战士的带领下荷枪实弹地冲入了鼠人族的地下国度中。
铁熊却因为他的点名很兴奋,大声地道:“铁熊一定不会让大王失望!”
到了这个时候,即便这些肉虫全部死光了,我们也会全部昏迷在这个洞穴里,然后被洞穴地面上的腐蚀液给杀死。
平地里突然“啊”的一声尖叫响起,其他人都吓了一跳。刚才在紧张的戒备中谁也没有发现,在洞穴的中间竟然突然出现了深不见底的黑幽幽的豁口。刚才那个低级战士就是一不小心失足落下,拉长的惨叫声使人不知道这个豁口究竟有多深。
从上往下望,鼠人族庞大的地下国度毫无保护地裸露在梦幻星人的视线中。炮火飞射,鼠人族的地下国度浓烟四起,建筑物纷纷倒塌。屏幕上,可以看到惊慌的鼠人们手足无措地四下逃窜,哭喊声一片。恐惧如瘟疫一般在鼠人族中传播,一时间好似人间地狱。
显然这不是一个豁口那么简单,“沙沙”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起,一只只黑色的巴掌大小的蝎子动作迅速地从豁口中爬出。
我们并没有分兵两路,而是顺着右面那条通道走了下去。这条路似乎要安全一些,当然这也只是表面看起来安全一些。
虽然伤亡不重,但是这样一来,这支队伍不得不先带着伤员退回去,再重新进入通道。
铁熊止住了步子,疑惑地道:“怎么看起来像一条虫子?”
很快,一百名中级战士就全部到齐,铁熊嗷嗷叫着率先冲进了鼠人族的领地中。虽然入侵者人数比之前少了很多,战斗力却大大增强,每一个人都动作迅速地随后冲了进去。
领头的那条大肉虫身躯白白胖胖,但是足有一人高,三米长,吞下一个梦幻星战士,身体竟看不出变化来。在它身后有大大小小几十条肉虫,但体形都相对要小一些,有的皮肤呈橘黄色,有的则是泥土一般的颜色。这些肉虫没有四肢,如同蛇一样依靠皮肤在地面蠕动,胖胖的脑袋上口器看起来也并不发达。这些口器并不发达速度又慢的肉虫,是怎么让一群战斗力惊人的中级战士惊慌失措的呢?
话未说完,我便感觉不对,在他们身后有奇怪的声音传来。
这是生化武器,难怪平素凶猛的梦幻星中级战士都被这些肉虫追赶得屁滚尿流。
众人不由自主地开始后退,可是我们刚刚过来的路已经被肉虫挡住了,不能按原路返回了,我们被迫进入另一条通道。
鼠人族地下国度内部的画面让我暗自唏嘘,这些鼠人与世无争,却因为一颗九玄龟珠惹来横祸。地下国度内部一片狼藉,地面随处可见斑斑血迹,那些都是被炮火击中和逃走时不幸被倒塌的建筑砸中的鼠人所流出的血,不时还会从废墟中传来一两声鼠人的痛苦呻吟,但是显然残忍的梦幻星人并不会对他们有什么怜悯。
铁熊扭头骂道:“看你们的熊样……”
难道这是一个蝎子的老巢?面对蜂拥而出铺天盖地的蝎子,这恐怕是每一个人的想法。但是我却隐隐觉得这些蝎子都是鼠人族平时圈养用来吃的,不过现在却成了攻击梦幻星战士的工具。毕竟上次在鼠人族吃饭的时候,山达也曾说过鼠人族好多家都会养蛇用来吃。
那虫子似乎尚未吃饱,昂起上半身,两对绿豆似的小眼珠向我们望过来,在它身后又陆续地挤出来一些大大小小的肉虫。
半天还没看见有什么机关出现,如临大敌的两百多名梦幻星低级战士也都放松下来,骂骂咧咧地随手拿着武器,向着尽头的通道走去。
它看到我们,猛地向我们冲过来,我身后的战士们纷纷射击,但是能量射线枪并不能给它造成太大伤害。
铁熊大声叫喊着,他的几个手下硬着头皮上前将他救了回来。
突然传来一阵机关响动的声音,两百多名战士顿时如坐针毡,小心翼翼起来,生怕又有什么古怪狠毒的机关出现。
众梦幻星人看得满脸阴沉,唯独我一人看得眉飞色舞,同时也想到鼠人族几乎一族都是能工巧匠,几百年住在地下,估计平常没事的时候,就研究着怎么制作机关陷阱呢。这些机关陷阱虽然看起来简单古老,但是因地制宜,反而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机关陷阱虽然不能消灭所有梦幻星入侵者,但是至少成功地拖延了时间,使得大部分的鼠人得以逃生,并且也使得鼠人族族长在收到梦幻星人进攻的消息后能从容制定对策。
洞穴中剩下的两百多名梦幻星低级战士并没有马上死亡,蝎毒虽然发作,但只会让他们瘫痪,意识昏迷,却不会立即死亡。体形巨大的蝎子拖着一个个陷入昏迷的梦幻星战士进入豁口,这是我们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
在我思考这些肉虫的厉害之处时,铁熊却忍不住了,我们都知道玄龟族大王子和其他一些高级战士都在通过我们传出去的电磁信号看着呢,所以铁熊不能让他们大王小看了。他大步走出来,口中道:“看老子一拳就把这些肉虫砸成肉饼!”
从前面的经历来看,回家的路显然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们小心翼翼地摸索前进,竭力避开机关陷阱,寻找回去的路。
这些火红色的异种甲壳虫伸出锋利的口器,向着梦幻星战士身上扎去。
随着战局的发展,肉虫死得越来越多,而我们这边的伤亡数字也不断上升,剩下的战士们的速度都开始不同程度地降低,而且动作变慢,射击也不是那么精准了。
这里恐怕只有我不怕吸入这些带有毒素的气体。
铁熊也算得上凶悍了,直接拿出随身的尖刀从手臂和大腿上削下了两大片血肉,然后让人用急救的纱布将伤口给裹住了。这样一来虽然阻止了腐蚀液的进一步渗透,但是却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铁熊一步快似一步,刚走了三步,已经挥出自己的拳头,快似劲矢的铁拳直向领头的大肉虫轰去。
这些蝎子身有剧毒,只是不多会儿的工夫,两百多人就只剩下包括三个高级战士在内的六人抱头鼠窜,逃了出去。
我和铁熊无惊无险地在通道的尽头汇合了,眼前是另一条通道。我们顺着这条通道小心戒备地走到头时,走最右面通道的那些人狼狈万分地从石洞中的另一个入口冲了进来。
但是过了一会儿后,只看到通道的尽头相继落下两道铁闸门,然后便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
没几下工夫,铁熊的能量罩就被腐蚀得裂开,铁熊这时也刚把手臂从肉虫头领身体中抽出来。他虽然身材高大,却灵活地不断闪躲开肉虫们的口水。铁熊却不甘心就这样无功而返,否则以后还怎么在手下面前挺起胸膛做人。
我们一路迅速前进,很快来到了布满甲壳虫尸体的地方。面前的两条通道我们选择了右面的一条,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果然一路上又遇到不少布置巧妙的机关,但是我们这一百零二人反应迅速,战斗力强悍,一条通道走到底,只有三个人受了轻伤。
我嗅着空气中的刺鼻气味,忽然想到恐怕是这些气体有些古怪,马上让小虎对我吸入体内的气体进行检测。结果很快出来,空气中的气体除了有腐蚀性外,还有一些可致昏迷的神经毒素在内。
铁熊看到这个结果也是大吃一惊,群虫看到自己的首领受到袭击顿时群情激奋,“呜呜”地叫着纷纷向铁熊拼命吐口水。
一百个中级战士在这里丢下了三十具尸体。
玄龟族大王子冷冷地道:“难道这就是鼠人族的全部?他们一定有逃生的秘道,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挖出来!”
我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和鼠人族见面,但是却不能违抗他的命令。
玄龟族大王子阴森森地道:“活捉鼠人族族长。”
这个鼠人一出现就被三个警觉的高级战士发现。
玄龟族大王子面色铁青,谁事先会想到,攻无不克的梦幻星战士会在小小的鼠人族面前铩羽而归?
当两队梦幻星低级战士战战兢兢走出两条通道时,已经只剩下一半人了。
于是有人将命令发布下去,五百名低级战士仔细地一寸一寸地搜索着。没过多久,其中有一队人在一处废墟下发现了一条地道通向别处,随后又有人发现了第二条地道。
铁熊争回了面子,正要招呼手下对其他的肉虫下手,忽然脚步一滑,竟然没能完全避开一条肉虫吐出的口水,手臂被擦中了一点。随后铁熊的手臂就开始腐烂,没想到这口水这么霸道。
其实这并不是地道,而是鼠人族的通道,从一个区通向另一个区,所以通道制造得并不狭窄,但也仅仅只够一个梦幻星人通过。所有人排成一条线,在幽暗的通道中前进。
我体内的暗能量可以瞬间消灭每一颗进入我体内的毒素粒子,但是其他的战士却没有我这样的本事了。
铁熊脚步越来越慢,不一会儿大腿上又被喷中了一口口水。
身后的肉虫似乎有自己的领地范围,再追了我们一段后就退走了,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玄龟族大王子用冷漠而不带丝毫情感的语气道:“停止轰炸,该是让战士们行动的时候了,派五百战士进入下面鼠人族的领地,我要活捉他们的族长。”
就在指挥着还剩下九十多人的队伍的两个高级战士正在研究应该不应该兵分两路追击的时候,突然四下里响起奇怪的声音,从两边怪石缝中挤出了很多大如脸盆、全身火红的甲壳虫。梦幻星战士见到这些突然出现的甲壳虫还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的时候,这些甲壳虫已经异常凶猛地蜂拥而至他们面前。
我和禁卫团成员们坐在玄龟族大王子装饰豪华的战舰上俯视下方。
一个肥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们视线中,它张开大嘴,一口将那个委顿在地的战士给吞进肥大的身躯中。
鼠人看起来很是紧张,一露头就缩了回去,同时大声地向通道中自己的同伴叫喊着。
坐在屏幕面前的我们也都紧张地看着,因为另一个洞穴中的梦幻星战士在杀光了所有异种甲壳虫后,只剩下十一个人。
鼠人的出现令这一拨战士顿时精神大振,当即就有两个靠得近的低级战士呐喊了一声,准备冲过去抓住他。
正在梦幻星人开始各自靠着石柱休息、清理伤口的时候,突然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在另一端的通道口。
不过肉虫首领显然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它发出“呜呜”的叫声,肥大的身躯在地面一阵蠕动,看起来也是异常痛苦。
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感应到除了玄龟族大王子身上的九玄龟珠之外的第二颗九玄龟珠的存在。
随着五百名低级战士进入到鼠人族地下国度的内部,屏幕画面也随之切换,五个高级战士都随身携带着通讯器和摄像头,可随时与指挥战舰联系。
突然屏幕上传来一声突兀的声音,随即几个梦幻星低级战士痛苦地叫起来,不知何时幽暗的通道下突然出现十几根锋利的铁矛。两个低级战士被突如其来的铁矛穿过身体立即死亡,其他几个梦幻星低级战士要幸运一些,有的被刺穿脚板,有的被刺穿大腿,痛苦地咆哮着。
铁熊骂骂咧咧地道:“到底是什么怪物,竟然让你们怕成这样?”
我不用看也知道现在正盯着屏幕的玄龟族大王子脸色一定难看至极,谁会想到本来认为可以轻易拿下的鼠人族竟然给战无不胜的梦幻星人带来这么大损失呢?
大家纷纷摘下身上的能量射线枪向着肉虫群攻击。射线枪虽然可以射杀肉虫,却无法将它们喷出的口水给挡住,因此我们这边不断有人倒下。
短短的通道中机关陷阱竟然多达十几处。有的时候走着走着就会突然掉下去,下面是某个天然的深邃洞穴,不知道里面住着什么怪兽,只听到掉下去的人发出惨嚎就知道结果好不了。有的时候两边的墙壁上会突然伸出一排锋利的铁剑,虽然梦幻星战士皮糙肉厚,而且穿着能够最大程度保护自己的战斗服,但也抵挡不住蓝星铁打造的兵器刺入身体。当然最恐怖的还是突然从通道上方坠落一个巨大的石块,就算不砸在脑袋上,只是堵在通道前方就够令人头疼的。
我正要吩咐众人退出去的时候,忽然洞穴中间的沙子向外排开,一只巨大的虫子从地下钻出,硕大的身躯透着微绿,口器上一对宽大锋利的牙齿像是剪刀一般有力开阖着。
这些凶猛的地下生物都被鼠人族当做猪羊一样养起来,否则鼠人族又靠什么在地下生活呢?
每一个人都心惊胆战,不敢说话。
五百名低级战士立即分成两拨,一拨三百人,另一拨两百人,分别进入两条地道。屏幕随之一分为二,分别显示着两拨人的情况。
突然一团古怪的液体喷在一个中级战士身上,那个中级战士顿时痛苦地嚎叫起来,身上冒起白烟,一股刺鼻的焦臭味飘出。那帮人看到我们,立即向我们这边呼救着跑过来。而跑在最后的那个战士因为被那古怪的液体喷中,没有一会儿竟然栽倒在地。
一群肉虫以较快的速度移动身体,向我们冲过来。
当我们走出这截通道后,眼前出现一个小一些的洞穴,洞穴的尽头有三个岔道。铁熊有些傻眼,不知道选哪一个,不过马上通讯器中传来命令,兵分三路同时走。
从这一刻起,梦幻星人开始遭受痛苦的折磨。
玄龟族大王子眼中寒光四射,显然并没有因此放弃,他回身扫了自己禁卫团一眼,厉声道:“铁熊,兰虎,你们带队,召集一百名中级战士,一定要灭了鼠人族!”
不过梦幻星低级战士也都凶猛异常,而且力气非常大,他们吼叫着和甲壳虫厮杀起来。甲壳虫虽然凶猛,却不是手持精锐武器的战士的对手,然而随着四周怪石中钻出的甲壳虫越来越多,梦幻星战士们也是死伤惨重。
我紧盯着屏幕,希望今天的行动能够到此为止,不过我也知道,对于冷血的梦幻星人来说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在铁熊距离那群肉虫还有十米左右的时候,一群肉虫忽然都昂起脑袋,向着铁熊猛吐口水。
铁熊却并非普通的高级战士可比,他的速度极快,尤其在看到肉虫们开始向他吐口水的时候,速度又平添了几分,转眼就来至肉虫头领的身边,“轰”的一拳打中了肉虫头领。然而肉虫头领并没有像我猜想的那样,在强大的力量下,肥胖的身躯会被瞬间撕开。
令人惊讶的是,铁熊看起来凶猛无比的一拳竟然陷入肉虫头领肥硕嫩白的躯体中,甚至连铁熊整个胳臂也陷了进去。铁熊力道十足的一拳实打实地打在肉虫头领身上,但是结果却是不可思议的,这令众人哗然。
就在右面画面上的两百战士遭受鼠人族机关的突然袭击后,左面的三百战士也在同时受到了一样的待遇。一排利箭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射出,好在通道狭窄,梦幻星低级战士体格庞大,除了队伍排在最前面的一个人被射成刺猬外,只有第二个战士受到了些许波及。
与此同时,另一拨队伍也已经从通道中出来,他们运气还算不错,还剩下二百六十多人。在他们面前也是一个足有半个足球场大的洞穴,洞穴中也是怪石林立,地面是干旱结实的红色土地,洞穴中透着燥热。在他们视线的尽头有一个通道,领队的三个高级战士商议了一下,决定先在洞穴中稍事修整,然后继续追击。
一路上又有五个中级战士倒在机关陷阱中。
我心中对鼠人族却有了新的认识,这个种族虽然战斗力弱,却深具智慧,即便是强大如梦幻星人,也在第一次接触中吃了亏。但是鼠人族天生的缺陷使得他们不可能在战斗中战胜梦幻星人。这种小范围的胜利根本动摇不了梦幻星人的根基,反而会激怒他们,鼠人族结局已经被定下来了。
右面的两百人还剩下九十多个,他们面前是一个较为宽阔的洞穴,地面是干旱得有些龟裂的红色土地,四周墙壁下各种怪石林立,整个洞穴内寂静无声,洞穴的尽头是两处岔道。
当我们进入一个宽大潮湿的洞穴中的时候,我猜到我们可能又误入什么陷阱中了。
蝎子以黑色和黄色为主,源源不断地从那个豁口中爬出来,并且体形也有逐渐增大的趋势。即便每个梦幻星人一脚就能踩死几只蝎子,可是面对蝎海战术,他们没有任何机会。
五百名低级战士进入地下国度后,马上在五个高级战士的指挥下开始了屠杀之旅。
虽然受伤的战士不多,但是狭窄的通道却不能允许后面的战士越过前面受伤的人走过去。
梦幻星人都露出残忍的笑容,我手足一阵冰冷,却对此无能为力。我无法制止他们的暴行,玄龟族那家伙的战斗力不在我之下,何况他还有禁卫团这么多高手。如果此时出手不能一击必中,控制住玄龟族大王子,这样的行动只会激怒他,让他将一腔怒火都发泄到鼠人身上,所以我只能忍,希望鼠人族可以逃脱梦幻星人的魔爪。
他面色铁青,调用更多的能量伺机又在肉虫头领身上补了几拳,那大肉虫终究还是受不了铁熊这种级别的高手的连续打击,哀鸣着倒下,蜷曲着身体。
经过一番搜索,鼠人一个不剩,但是没有找到鼠人族族长,更没有发现九玄龟珠。
铁熊这种级别的战士自然懂得调用自身的能量在身外结成一个能量罩,一团团口水都被挡在了外面,可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肉虫的口水竟然可以腐蚀铁熊的能量罩。
这里不像我们之前进入的洞穴那么干燥,而且地面上布满柔软的沙子,带着丝丝的水分。
经过十几轮轰炸后,山丘、森林被破坏得惨不忍睹,环屏山脉更被强大的火力轰出了一个巨大的豁口。
于是我走入中间一条,铁熊选择了左面的一条,其他的人走右面的一条。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