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章 铩羽而归

雨魔网络玄幻

不过梦幻星低级战士也都凶猛异常,而且力气非常大,他们吼叫着和甲壳虫厮杀起来。甲壳虫虽然凶猛,却不是手持精锐武器的战士的对手,然而随着四周怪石中钻出的甲壳虫越来越多,梦幻星战士们也是死伤惨重。
就在右面画面上的两百战士遭受鼠人族机关的突然袭击后,左面的三百战士也在同时受到了一样的待遇。一排利箭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射出,好在通道狭窄,梦幻星低级战士体格庞大,除了队伍排在最前面的一个人被射成刺猬外,只有第二个战士受到了些许波及。
我紧盯着屏幕,希望今天的行动能够到此为止,不过我也知道,对于冷血的梦幻星人来说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这些蝎子身有剧毒,只是不多会儿的工夫,两百多人就只剩下包括三个高级战士在内的六人抱头鼠窜,逃了出去。
短短的通道中机关陷阱竟然多达十几处。有的时候走着走着就会突然掉下去,下面是某个天然的深邃洞穴,不知道里面住着什么怪兽,只听到掉下去的人发出惨嚎就知道结果好不了。有的时候两边的墙壁上会突然伸出一排锋利的铁剑,虽然梦幻星战士皮糙肉厚,而且穿着能够最大程度保护自己的战斗服,但也抵挡不住蓝星铁打造的兵器刺入身体。当然最恐怖的还是突然从通道上方坠落一个巨大的石块,就算不砸在脑袋上,只是堵在通道前方就够令人头疼的。
身后的肉虫似乎有自己的领地范围,再追了我们一段后就退走了,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众人不由自主地开始后退,可是我们刚刚过来的路已经被肉虫挡住了,不能按原路返回了,我们被迫进入另一条通道。
但是过了一会儿后,只看到通道的尽头相继落下两道铁闸门,然后便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
突然传来一阵机关响动的声音,两百多名战士顿时如坐针毡,小心翼翼起来,生怕又有什么古怪狠毒的机关出现。
在我思考这些肉虫的厉害之处时,铁熊却忍不住了,我们都知道玄龟族大王子和其他一些高级战士都在通过我们传出去的电磁信号看着呢,所以铁熊不能让他们大王小看了。他大步走出来,口中道:“看老子一拳就把这些肉虫砸成肉饼!”
一个肥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们视线中,它张开大嘴,一口将那个委顿在地的战士给吞进肥大的身躯中。
于是有人将命令发布下去,五百名低级战士仔细地一寸一寸地搜索着。没过多久,其中有一队人在一处废墟下发现了一条地道通向别处,随后又有人发现了第二条地道。
一群肉虫以较快的速度移动身体,向我们冲过来。
他面色铁青,调用更多的能量伺机又在肉虫头领身上补了几拳,那大肉虫终究还是受不了铁熊这种级别的高手的连续打击,哀鸣着倒下,蜷曲着身体。
我嗅着空气中的刺鼻气味,忽然想到恐怕是这些气体有些古怪,马上让小虎对我吸入体内的气体进行检测。结果很快出来,空气中的气体除了有腐蚀性外,还有一些可致昏迷的神经毒素在内。
铁熊一步快似一步,刚走了三步,已经挥出自己的拳头,快似劲矢的铁拳直向领头的大肉虫轰去。
玄龟族大王子阴森森地道:“活捉鼠人族族长。”
右面的两百人还剩下九十多个,他们面前是一个较为宽阔的洞穴,地面是干旱得有些龟裂的红色土地,四周墙壁下各种怪石林立,整个洞穴内寂静无声,洞穴的尽头是两处岔道。
铁熊却并非普通的高级战士可比,他的速度极快,尤其在看到肉虫们开始向他吐口水的时候,速度又平添了几分,转眼就来至肉虫头领的身边,“轰”的一拳打中了肉虫头领。然而肉虫头领并没有像我猜想的那样,在强大的力量下,肥胖的身躯会被瞬间撕开。
经过一番搜索,鼠人一个不剩,但是没有找到鼠人族族长,更没有发现九玄龟珠。
铁熊脚步越来越慢,不一会儿大腿上又被喷中了一口口水。
随着五百名低级战士进入到鼠人族地下国度的内部,屏幕画面也随之切换,五个高级战士都随身携带着通讯器和摄像头,可随时与指挥战舰联系。
当我们进入一个宽大潮湿的洞穴中的时候,我猜到我们可能又误入什么陷阱中了。
蝎子以黑色和黄色为主,源源不断地从那个豁口中爬出来,并且体形也有逐渐增大的趋势。即便每个梦幻星人一脚就能踩死几只蝎子,可是面对蝎海战术,他们没有任何机会。
虽然伤亡不重,但是这样一来,这支队伍不得不先带着伤员退回去,再重新进入通道。
五百名低级战士立即分成两拨,一拨三百人,另一拨两百人,分别进入两条地道。屏幕随之一分为二,分别显示着两拨人的情况。
随着战局的发展,肉虫死得越来越多,而我们这边的伤亡数字也不断上升,剩下的战士们的速度都开始不同程度地降低,而且动作变慢,射击也不是那么精准了。
铁熊这种级别的战士自然懂得调用自身的能量在身外结成一个能量罩,一团团口水都被挡在了外面,可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肉虫的口水竟然可以腐蚀铁熊的能量罩。
于是我走入中间一条,铁熊选择了左面的一条,其他的人走右面的一条。
我体内的暗能量可以瞬间消灭每一颗进入我体内的毒素粒子,但是其他的战士却没有我这样的本事了。
突然屏幕上传来一声突兀的声音,随即几个梦幻星低级战士痛苦地叫起来,不知何时幽暗的通道下突然出现十几根锋利的铁矛。两个低级战士被突如其来的铁矛穿过身体立即死亡,其他几个梦幻星低级战士要幸运一些,有的被刺穿脚板,有的被刺穿大腿,痛苦地咆哮着。
我们一路迅速前进,很快来到了布满甲壳虫尸体的地方。面前的两条通道我们选择了右面的一条,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果然一路上又遇到不少布置巧妙的机关,但是我们这一百零二人反应迅速,战斗力强悍,一条通道走到底,只有三个人受了轻伤。
鼠人看起来很是紧张,一露头就缩了回去,同时大声地向通道中自己的同伴叫喊着。
铁熊也算得上凶悍了,直接拿出随身的尖刀从手臂和大腿上削下了两大片血肉,然后让人用急救的纱布将伤口给裹住了。这样一来虽然阻止了腐蚀液的进一步渗透,但是却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各种难闻的气味混杂在一起,更为刺鼻,毫无疑问这些肉虫吐出的口水深具腐蚀性,只要碰上一点,下场恐怕就和之前那个中级战士一样。
就在指挥着还剩下九十多人的队伍的两个高级战士正在研究应该不应该兵分两路追击的时候,突然四下里响起奇怪的声音,从两边怪石缝中挤出了很多大如脸盆、全身火红的甲壳虫。梦幻星战士见到这些突然出现的甲壳虫还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的时候,这些甲壳虫已经异常凶猛地蜂拥而至他们面前。
从上往下望,鼠人族庞大的地下国度毫无保护地裸露在梦幻星人的视线中。炮火飞射,鼠人族的地下国度浓烟四起,建筑物纷纷倒塌。屏幕上,可以看到惊慌的鼠人们手足无措地四下逃窜,哭喊声一片。恐惧如瘟疫一般在鼠人族中传播,一时间好似人间地狱。
铁熊骂骂咧咧地道:“到底是什么怪物,竟然让你们怕成这样?”
铁熊止住了步子,疑惑地道:“怎么看起来像一条虫子?”
经过十几轮轰炸后,山丘、森林被破坏得惨不忍睹,环屏山脉更被强大的火力轰出了一个巨大的豁口。
鼠人的出现令这一拨战士顿时精神大振,当即就有两个靠得近的低级战士呐喊了一声,准备冲过去抓住他。
洞穴中剩下的两百多名梦幻星低级战士并没有马上死亡,蝎毒虽然发作,但只会让他们瘫痪,意识昏迷,却不会立即死亡。体形巨大的蝎子拖着一个个陷入昏迷的梦幻星战士进入豁口,这是我们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
从前面的经历来看,回家的路显然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们小心翼翼地摸索前进,竭力避开机关陷阱,寻找回去的路。
我不用看也知道现在正盯着屏幕的玄龟族大王子脸色一定难看至极,谁会想到本来认为可以轻易拿下的鼠人族竟然给战无不胜的梦幻星人带来这么大损失呢?
鼠人族地下国度内部的画面让我暗自唏嘘,这些鼠人与世无争,却因为一颗九玄龟珠惹来横祸。地下国度内部一片狼藉,地面随处可见斑斑血迹,那些都是被炮火击中和逃走时不幸被倒塌的建筑砸中的鼠人所流出的血,不时还会从废墟中传来一两声鼠人的痛苦呻吟,但是显然残忍的梦幻星人并不会对他们有什么怜悯。
玄龟族大王子面色铁青,谁事先会想到,攻无不克的梦幻星战士会在小小的鼠人族面前铩羽而归?
我和禁卫团成员们坐在玄龟族大王子装饰豪华的战舰上俯视下方。
这里不像我们之前进入的洞穴那么干燥,而且地面上布满柔软的沙子,带着丝丝的水分。
半天还没看见有什么机关出现,如临大敌的两百多名梦幻星低级战士也都放松下来,骂骂咧咧地随手拿着武器,向着尽头的通道走去。
每一个人都心惊胆战,不敢说话。
难道这是一个蝎子的老巢?面对蜂拥而出铺天盖地的蝎子,这恐怕是每一个人的想法。但是我却隐隐觉得这些蝎子都是鼠人族平时圈养用来吃的,不过现在却成了攻击梦幻星战士的工具。毕竟上次在鼠人族吃饭的时候,山达也曾说过鼠人族好多家都会养蛇用来吃。
众梦幻星人看得满脸阴沉,唯独我一人看得眉飞色舞,同时也想到鼠人族几乎一族都是能工巧匠,几百年住在地下,估计平常没事的时候,就研究着怎么制作机关陷阱呢。这些机关陷阱虽然看起来简单古老,但是因地制宜,反而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机关陷阱虽然不能消灭所有梦幻星入侵者,但是至少成功地拖延了时间,使得大部分的鼠人得以逃生,并且也使得鼠人族族长在收到梦幻星人进攻的消息后能从容制定对策。
我正要吩咐众人退出去的时候,忽然洞穴中间的沙子向外排开,一只巨大的虫子从地下钻出,硕大的身躯透着微绿,口器上一对宽大锋利的牙齿像是剪刀一般有力开阖着。
玄龟族大王子用冷漠而不带丝毫情感的语气道:“停止轰炸,该是让战士们行动的时候了,派五百战士进入下面鼠人族的领地,我要活捉他们的族长。”
显然这不是一个豁口那么简单,“沙沙”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起,一只只黑色的巴掌大小的蝎子动作迅速地从豁口中爬出。
它看到我们,猛地向我们冲过来,我身后的战士们纷纷射击,但是能量射线枪并不能给它造成太大伤害。
这些火红色的异种甲壳虫伸出锋利的口器,向着梦幻星战士身上扎去。
不过肉虫首领显然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它发出“呜呜”的叫声,肥大的身躯在地面一阵蠕动,看起来也是异常痛苦。
正在梦幻星人开始各自靠着石柱休息、清理伤口的时候,突然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在另一端的通道口。
我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和鼠人族见面,但是却不能违抗他的命令。
平地里突然“啊”的一声尖叫响起,其他人都吓了一跳。刚才在紧张的戒备中谁也没有发现,在洞穴的中间竟然突然出现了深不见底的黑幽幽的豁口。刚才那个低级战士就是一不小心失足落下,拉长的惨叫声使人不知道这个豁口究竟有多深。
铁熊却因为他的点名很兴奋,大声地道:“铁熊一定不会让大王失望!”
领头的那条大肉虫身躯白白胖胖,但是足有一人高,三米长,吞下一个梦幻星战士,身体竟看不出变化来。在它身后有大大小小几十条肉虫,但体形都相对要小一些,有的皮肤呈橘黄色,有的则是泥土一般的颜色。这些肉虫没有四肢,如同蛇一样依靠皮肤在地面蠕动,胖胖的脑袋上口器看起来也并不发达。这些口器并不发达速度又慢的肉虫,是怎么让一群战斗力惊人的中级战士惊慌失措的呢?
一路上又有五个中级战士倒在机关陷阱中。
梦幻星人都露出残忍的笑容,我手足一阵冰冷,却对此无能为力。我无法制止他们的暴行,玄龟族那家伙的战斗力不在我之下,何况他还有禁卫团这么多高手。如果此时出手不能一击必中,控制住玄龟族大王子,这样的行动只会激怒他,让他将一腔怒火都发泄到鼠人身上,所以我只能忍,希望鼠人族可以逃脱梦幻星人的魔爪。
与此同时,另一拨队伍也已经从通道中出来,他们运气还算不错,还剩下二百六十多人。在他们面前也是一个足有半个足球场大的洞穴,洞穴中也是怪石林立,地面是干旱结实的红色土地,洞穴中透着燥热。在他们视线的尽头有一个通道,领队的三个高级战士商议了一下,决定先在洞穴中稍事修整,然后继续追击。
这是生化武器,难怪平素凶猛的梦幻星中级战士都被这些肉虫追赶得屁滚尿流。
玄龟族大王子眼中寒光四射,显然并没有因此放弃,他回身扫了自己禁卫团一眼,厉声道:“铁熊,兰虎,你们带队,召集一百名中级战士,一定要灭了鼠人族!”
这个鼠人一出现就被三个警觉的高级战士发现。
我和铁熊无惊无险地在通道的尽头汇合了,眼前是另一条通道。我们顺着这条通道小心戒备地走到头时,走最右面通道的那些人狼狈万分地从石洞中的另一个入口冲了进来。
大家纷纷摘下身上的能量射线枪向着肉虫群攻击。射线枪虽然可以射杀肉虫,却无法将它们喷出的口水给挡住,因此我们这边不断有人倒下。
很快,一百名中级战士就全部到齐,铁熊嗷嗷叫着率先冲进了鼠人族的领地中。虽然入侵者人数比之前少了很多,战斗力却大大增强,每一个人都动作迅速地随后冲了进去。
令人惊讶的是,铁熊看起来凶猛无比的一拳竟然陷入肉虫头领肥硕嫩白的躯体中,甚至连铁熊整个胳臂也陷了进去。铁熊力道十足的一拳实打实地打在肉虫头领身上,但是结果却是不可思议的,这令众人哗然。
我们并没有分兵两路,而是顺着右面那条通道走了下去。这条路似乎要安全一些,当然这也只是表面看起来安全一些。
这里恐怕只有我不怕吸入这些带有毒素的气体。
没几下工夫,铁熊的能量罩就被腐蚀得裂开,铁熊这时也刚把手臂从肉虫头领身体中抽出来。他虽然身材高大,却灵活地不断闪躲开肉虫们的口水。铁熊却不甘心就这样无功而返,否则以后还怎么在手下面前挺起胸膛做人。
在铁熊距离那群肉虫还有十米左右的时候,一群肉虫忽然都昂起脑袋,向着铁熊猛吐口水。
铁熊大声叫喊着,他的几个手下硬着头皮上前将他救了回来。
玄龟族大王子大为光火,禁卫团的人也都噤若寒蝉,生怕触了他的霉头。众人只好把希望都寄托在这剩下的两百多人中。
到了这个时候,即便这些肉虫全部死光了,我们也会全部昏迷在这个洞穴里,然后被洞穴地面上的腐蚀液给杀死。
坐在屏幕面前的我们也都紧张地看着,因为另一个洞穴中的梦幻星战士在杀光了所有异种甲壳虫后,只剩下十一个人。
铁熊看到这个结果也是大吃一惊,群虫看到自己的首领受到袭击顿时群情激奋,“呜呜”地叫着纷纷向铁熊拼命吐口水。
玄龟族大王子冷冷地道:“难道这就是鼠人族的全部?他们一定有逃生的秘道,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挖出来!”
虽然受伤的战士不多,但是狭窄的通道却不能允许后面的战士越过前面受伤的人走过去。
当我们走出这截通道后,眼前出现一个小一些的洞穴,洞穴的尽头有三个岔道。铁熊有些傻眼,不知道选哪一个,不过马上通讯器中传来命令,兵分三路同时走。
铁熊扭头骂道:“看你们的熊样……”
突然一团古怪的液体喷在一个中级战士身上,那个中级战士顿时痛苦地嚎叫起来,身上冒起白烟,一股刺鼻的焦臭味飘出。那帮人看到我们,立即向我们这边呼救着跑过来。而跑在最后的那个战士因为被那古怪的液体喷中,没有一会儿竟然栽倒在地。
其实这并不是地道,而是鼠人族的通道,从一个区通向另一个区,所以通道制造得并不狭窄,但也仅仅只够一个梦幻星人通过。所有人排成一条线,在幽暗的通道中前进。
命令通过战舰上的通讯频道迅速传了出去,对鼠人族的轰炸立即停止。当下有几艘运输舰降落下来,从运输舰中拥出杀气腾腾的五百名低级战士,他们在五个高级战士的带领下荷枪实弹地冲入了鼠人族的地下国度中。
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感应到除了玄龟族大王子身上的九玄龟珠之外的第二颗九玄龟珠的存在。
当两队梦幻星低级战士战战兢兢走出两条通道时,已经只剩下一半人了。
那虫子似乎尚未吃饱,昂起上半身,两对绿豆似的小眼珠向我们望过来,在它身后又陆续地挤出来一些大大小小的肉虫。
五百名低级战士进入地下国度后,马上在五个高级战士的指挥下开始了屠杀之旅。
铁熊争回了面子,正要招呼手下对其他的肉虫下手,忽然脚步一滑,竟然没能完全避开一条肉虫吐出的口水,手臂被擦中了一点。随后铁熊的手臂就开始腐烂,没想到这口水这么霸道。
一百个中级战士在这里丢下了三十具尸体。
话未说完,我便感觉不对,在他们身后有奇怪的声音传来。
这些凶猛的地下生物都被鼠人族当做猪羊一样养起来,否则鼠人族又靠什么在地下生活呢?
很快,暴露在人们视线中的鼠人就被屠杀得一干二净。我很快发现,被火力强行炸开的这段并不是地下国度的中枢,也不是我上次见到鼠人族族长的地方,居住在这里的数百名鼠人很快就全都不见了,不是死了就是已经逃走了。
从这一刻起,梦幻星人开始遭受痛苦的折磨。
我心中对鼠人族却有了新的认识,这个种族虽然战斗力弱,却深具智慧,即便是强大如梦幻星人,也在第一次接触中吃了亏。但是鼠人族天生的缺陷使得他们不可能在战斗中战胜梦幻星人。这种小范围的胜利根本动摇不了梦幻星人的根基,反而会激怒他们,鼠人族结局已经被定下来了。
白鹚双眼血红,抓紧金乌神剑,大吼一声,狠狠地向前劈去,惊人的刺目蓝光破空而至,竟是锐不可当。两人哪想到在他们眼中爬虫般的白鹚竟然敢反抗,眼看锐利的蓝光迎头劈来,只得狼狈万分地左右躲开。
独孤奇不想一个人上去对付石头人,让玄龟族大王子捡便宜,所以故意说给他听。
此刻崩塌的石室渐渐稳定下来,蛙人趁此机会,带领高级战士回到了玄龟族大王子身边。
独孤奇转头瞥了我一眼,淡淡地道:“你不打算出手吗,还是对神剑没有兴趣?”
独孤奇和玄龟族大王子却按捺住自己的欲望,没有立即去抢神剑,而是各自就地坐下,争分夺秒地恢复自己消耗的能量。
我们穿过一条长廊,进入一片花园,花园只剩下一片废土和攀附在石头和地面上的干枯的藤蔓。
金乌战神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强大,这也是我敢于夸下海口的原因。我的拳头命中金乌战神坚硬的指甲,半个身体的暗能量如炮弹般轰出。
同时他的身体也涨大了不少,皮肤闪着火焰似的光泽,一对尚未成长完全的翅膀也不断有火焰冒出,竟然与独孤奇的火焰翅膀惊人地相似。
我们俩一前一后地跟在金乌战神的身后。
我转过身也看向白鹚,只见他目光一闪,两道火焰飞箭般向我射来。
金乌战神?谁能知道唤醒的会不会是像腾蛇一样的上古怪兽?白鹚已经害死了许多羽人族的少女,不能冒险让他唤醒金乌战神,否则他也许会害死更多的人。
找到打开通道的机关,我们三人鱼贯而入。
金乌神剑毫无阻碍,如同插进一块豆腐般轻易地没入山骅的体内,剑尖从他背后穿了出来,鲜血如断线的红珍珠从剑尖滴落。
一个高级战士持着一柄蓝星铁剑砍在一个石头人身上,却只磕出一个小缺口,那个高级战士反倒被石头人一拳打中,咳着血倒飞出去。石头人的身体如此坚硬,想必身体上的石头都是蓝星铁矿石雕成的。
金乌战神正将手插入一个仍活着的鼠人侍卫身体中,那鼠人侍卫顿时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但是声音越来越小,很快就没有了气息。金乌战神随手将他抛出去,把目光放在了最后一个活着的鼠人侍卫身上。
目睹如此神剑,众人哪还能按捺得住自己的贪婪之心?
独孤奇却在这时候突然停止攻击,飘退到五六步外,心有不甘地打量着我身后的白鹚。
转瞬间,我们就互相硬碰了十多招。突然,在我身后的白鹚发出一声古怪的啸叫。
金乌战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闪到全然不知反抗的最后一个鼠人侍卫身前,一手贯穿他的身体。
山骅的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但双眸却射出前所未有的光彩,向白鹚道:“金乌神剑需以金乌的血肉为引才能炼制成功,之前只有羽人族血肉,虽能赋予神剑灵气,却因缺少了一半的金乌族血肉而未能竟全功,而今金乌神剑痛饮我的鲜血必然大功告成。我求仁得仁,却可惜不能看见金乌战神重临人间痛杀梦幻星人,你一定不能让我失望……”
玄龟族大王子阴沉地喝道:“好,若是有人反悔,另外两人便联手杀之!”
玄龟族大王子厉喝一声道:“背信弃义,该杀!”说话间已向独孤奇飞去。
独孤奇打断我道:“那是你的事,这个疯子与我无关……咦,不对,他不是疯子,他正在强行攫取自己后裔身上所潜伏的未经开发的力量。金乌战神沉睡数千年刚醒,目前力量还很薄弱,恢复力量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残杀自己的后裔,从他们的血脉中直接吸取力量。”
忽然一声声惨叫传来,等我们赶至时,地面上已多了几具鼠人族侍卫的尸体,他们脸上还遗留着恐惧的表情,双目不可思议地凝视着前方,而且无一例外的是,每一个人胸前都裂开一个大洞,显然是被人瞬间抓裂心脏而亡。
我淡淡地道:“从你杀死柳远藤、白木、颜烈那一天起,我们便已经是不死不休的敌人。”
白鹚沉重地点了点头,山骅无力地垂下脑袋,嘴角含有一丝笑意。
雕塑急剧融化,最后归化于虚无,空中剩下一团纯净的红色能量,停留在金乌神剑的顶端。
玉雕金乌战神全身变得鲜红无比,然后突然如雪遇阳光般迅速消融下去。
独孤奇斜睨了我一眼,正要张嘴说话,我马上抢先道:“你们不用考虑我,我对金乌神剑并无兴趣,只要你们答应我,无论谁最后得到金乌神剑都不伤害羽人和鼠人即可。”
我感觉到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突然出现了。
我们顺着白鹚匆忙逃走时在地面留下的痕迹,一路追了上去。
这三剑所蕴含的力道令独孤奇不敢小视,他只能硬生生地横移开去,避开我的攻势。
金乌战神双眸闪着凶光,却没有再次进攻,而是非常干净利落地一转身逃走了,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独孤奇冷冷一笑,也退了回来。
独孤奇诧异地望了我一眼,在他心中,好东西再多也不嫌多,又怎么会料到我会主动退出竞争,使得他的算计落空?他点了点头,转向玄龟族大王子道:“既然如此,你我二人便以实力分配神剑归属。”
我没想到他变化如此惊人,大意之下竟被他拍个正着,一股刁钻的火焰能量透体侵入我的经脉,但马上被火焰能量所经过的位置的细胞中的暗能量给消灭了。我厉声道:“白鹚,这不是你自己,你万万不能让金乌战神控制住你,赶快醒过来!”
白鹚这一击后,脱力般佝偻着身体呼呼地喘着气,手在高台上摸索了一下,身后的墙壁顿时出现了一条通道。他毫不犹豫地抱着金乌神剑转身进了通道,身后的门也徐徐地关上。
独孤奇的生命受到玄龟族大王子的威胁,他被迫转身应付大王子的攻击。
独孤奇蓦地目射奇光,低喝道:“生命本源!”话音刚起,他就如猎豹般弹起,抓向那团红色能量。
独孤奇和玄龟族大王子也同我一样感觉到了,双双急刹车般停下,眸中射出凝重的目光。
独孤奇和玄龟族大王子看到金乌神剑有如斯威力,更是不肯罢休,两人同时向通道的入口抢去。
我若说参与抢夺神剑,独孤奇自然会以我已有神剑为由逼我表态,甚至可能联合玄龟族大王子先行将我击杀,玄龟族大王子恐怕也会乐得先消灭掉一个竞争对手。
我断然道:“这次不能再让他逃走了,你我前后包抄……”
独孤奇嘲弄道:“若是再不追上去,那个老头怕已经跑得没影了。”
不过玄龟族大王子能够坐镇军事堡垒,成为一方豪雄,自然也不是莽撞之辈。他只需权衡一下,必能分辨出从我手中抢“封鱼剑”和从白鹚手中抢金乌神剑孰难孰易。
在花园的正中央我们看到了白鹚,他正站在一个用青石砌成的梯形祭坛上。祭坛上有一根半人高的圆形石柱,石柱的顶端屹立着一个用玉石雕刻成的金乌战神像。
六个石头人巨大的身体挡住了通道的入口,很显然想要通过,就必须先打倒鼠人族用机关术制造出来的傀儡石头人。
那团红色生命本源瞬间飘到白鹚面前,白鹚一张嘴,将其吞了进去。
独孤奇眼见生命本源被白鹚吞入肚中,野兽似的狂吼一声,放弃玄龟族大王子向着白鹚冲去。他的双手生出锋利弯曲的指甲,竟似要将白鹚生生撕成两半。
众人又是一阵目瞪口呆,鼠人族的机关术真是不可小觑。
玄龟族大王子冷哼一声,也没有继续纠缠,而是向着金乌神剑飞出去的方向掠去。
独孤奇冷笑道:“看看他们复活了什么怪物,真是自作自受!”
说完,他双翅一振,向着傀儡石头人飞过去。他迅如闪电地围绕着一个石头人脑袋转了一圈,那石头人的脑袋顿时从身体连接处断开滚落下去,但是石头人的动作却没有停止。显然石头人的脑袋并不是控制石头人行动的核心机关。
独孤奇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身形一动,抢先朝金乌战神掠了过去。他气急败坏地道:“千万不能让他再从他的后裔那里获得更多的力量,他一旦成为完整体,恢复数千年前的力量,我们谁也活不了!”
我义愤填膺,金乌战神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连自己的后裔都不放过,这些鼠人族侍卫明明对他没有什么威胁,他却还要残忍地将他们杀死。
在路上遇到了鼠人族侍卫,独孤奇和玄龟族大王子根据我们的约定没有伤害他们,只是让禁卫团的战士将他们赶走。
我飞在空中,稍微调息一下,以恢复这一击所消耗的力量。傀儡石头人不愧是用蓝星铁矿石铸造而成的,简直坚不可摧,我即便是用最为锋利的神剑级利器也要消耗大量的暗能量才能将它劈开。
无论如何,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白鹚在我眼前被杀死。我游鱼般疾行至白鹚身前,“刷刷”连出三剑,从不同的角度迅如疾电般阻击独孤奇。
六个傀儡石头人自然不可能挡住在场所有人的去路,独孤奇和玄龟族大王子两人中的任何一个都能将它们全部消灭掉,但是六个石头人却成功地为白鹚赢得了大量的时间。
他故意提起背信弃义,正是提醒我之前我们三人定下的协议,有人不遵另两人合力杀之。
山骅虔诚地用双手捧起金乌神剑,忽然把剑尖对着自己的心脏猛地刺下去,一旁的白鹚大惊失色。
独孤奇又接连出手,火焰长枪神出鬼没,在空中划出一道又一道火红的虚影。
我大吃一惊,从未见过有人竟可以用眼睛攻击敌人!
白鹚、山骅两人激动万分地观看着金乌神剑。
我和玄龟族大王子也都相继动了起来,独孤奇刚说出“生命本源”四字,我便马上意识到那团红色能量就是和九玄龟珠类似的东西,恐怕也是当初金乌战神在即将陨落的时候将自己的生命精华遗留下来,等待自己的后裔将自己复活。
独孤奇的话也让我大吃一惊,原来金乌战神的残忍的行为另有隐情。只是片刻的工夫,他身后翅膀上的翎羽已经逐渐丰满,并焕发出浴火重生般的光彩,身体也变大不少,四肢肌肉更显示出力量的感觉,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面容与白鹚已经相差很大了。看来正如独孤奇所说,他正在恢复自己的力量。
我急忙向他望去,只见他双眼变得血红,眼珠像是两团红色的太阳在燃烧。他痛苦地弯下腰去,身后的一对脆弱的翅膀陡然发生急剧的变化:先是颜色变得火红,然后原来的羽毛不断地脱落为新的羽毛所代替,翅膀骨骼也在快速增大。
白鹚双手抓住金乌神剑,猛地拔出,鲜血从山骅的伤口喷洒出来。血雾中,金乌神剑绽放出熠熠光辉,寒光凛冽,剑气森森,释放出逼人的无穷气势。这一刻金乌神剑才是真正的神剑,而先前独孤奇抢到手时只是个半成品,独孤奇过分地依赖神剑,难怪在和玄龟族大王子的最后一击硬拼中吃了亏。
金乌战神惨哼一声,错身让开,在刚才的短暂交锋中,他的手指有三根被我震断了。
独孤奇愤怒地望着我,双手各凝聚出一柄长约一米左右的火焰枪来,一左一右,疾如火轮般向我发起攻击。
玄龟族大王子眯着双眼,看着自己的手下与六个傀儡石头人战斗。
那团红色生命本源仿佛感知到危险般匆匆闪开,我惊人的一击正中金乌神剑。
此时,白鹚已用金乌神剑割开手腕,并将金乌神剑插入石柱顶端,将鲜血滴进石柱顶端的一圈水池中,而玉石雕成的金乌战神正在吸收白鹚的鲜血而迅速变红。
独孤奇飞了上来,向我大笑道:“好威风,好神剑!”
“叮”的一声脆响,金乌神剑虽然丝毫无损,却被我击飞出去。
但是我的目标是那团生命本源,我全力挥剑,宛如月光的黄芒雷霆般击向那团红色生命本源,一定要在金乌战神复活之前将其毁灭。
等到龙原率领大军过来,梦幻星人在这里的军事堡垒自然会被攻破,玄龟族大王子和他的战士也许会战死,也许会被赶走,但结局是肯定的,他们再也无法对这片土地上的居民构成威胁。
不过,金乌战神不断的杀人也使他的速度无可避免地放慢下来,终于在一间殿宇中,我们追上了他。
傀儡石头人无论多么灵活,毕竟是死物,比不上这些高级战士,倘若高级战士们只是躲避它们的攻击,倒是可以做到,但是硬冲上去和它们战斗,彼此之间悬殊就太大了。
独孤奇心机深沉,妄图挑拨玄龟族大王子与我先争斗一番,好让他坐收渔翁之利。
另一边的玄龟族大王子也终于轰塌了一个傀儡石头人,听到独孤奇的笑声,仰首向我望来,眼中射出深深的杀气。
独孤奇盯着他的背影道:“想逃?没那么容易!”
我怒望了独孤奇一眼,他却浑然不觉般地笑道:“不若让我们三兄弟先联手除掉这些大石头,抢回金乌神剑,再分配神剑归属如何?”
六个没有自己思想的傀儡石头人将眼前一切活动的物体当做敌人盲目地进攻着,它们与生俱来的几乎不可抗拒的破坏力与坚不可摧的石头身体都令人无法忽视它们的存在。
我分出一只手,迎向当面抓来的金乌战神。
白鹚好似换了一个人般,闪电般掠至我的身前,一掌向我拍来。
独孤奇在一旁冷笑道:“别白费力气了,他是金乌战神的后裔,又是如此的虔诚,因此他是无法抵抗金乌战神的意识入侵的,现在他早已不是他了,他是金乌战神!”
独孤奇狂怒地道:“兰虎,你若要阻我,我便与你永世不得干休!”
这更坚定了我阻挡他的意志!
当下我们三人简单地定下了攻守同盟后,便齐心合力地解决了剩下的傀儡石头人。
说到最后几个字,山骅已经气若游丝,他的生命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流失。
不用别人说,我们看到白鹚的作为也知道他正在试图唤醒金乌战神,我们三人不约而同地向着白鹚奔掠过去。
蓝光以摧枯拉朽之势劈在巨大的炼炉上,坚固无比的炼炉竟然一下被劈成整齐的两半,令人目瞪口呆。
我边小心地应付他的攻击边道:“我劝你还是去看下金乌神剑吧,若是让他得到金乌神剑,你猜他会首先对谁不利呢?”
独孤奇看到白鹚的变化愈发地着急起来,双枪举动开阖间都隐约有火焰风暴形成,这是将火焰的力量发挥到极致所形成的巨大威力。
纠缠片刻,已经有七八个高级战士被石头人踩死在脚下,余下大多带伤,只有蛙人狡猾地与石头人迂回,没有受到重创。
想到这里,我也一展双翅飞上前去。
片刻后,我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正看到独孤奇聪明地从傀儡石头人的关节处动手,一一斩断石头人的四肢,令傀儡石头人无法移动,石头人自然也就没有了威胁。这种做法虽然没有我的攻击这么夸张、惊人,却极为实用,消耗的能量也很少。
玄龟族大王子冷哼一声,一脚踏出,人已到了十米之外,饱含巨大能量的一拳轰击在一个傀儡石头人身上。它那庞大的身躯在这样强大的轰击力下也禁不住连连后退,但是却没有崩溃的迹象。
我也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挥动“封鱼剑”,阻挡着独孤奇的一波又一波攻击。
我的心情也格外复杂,既不愿意看到独孤奇或玄龟族大王子抢到金乌神剑,又很愤怒白鹚、山骅两人残忍地用少女的生命来炼剑的行为,但是看到山骅不惜以自身的生命为代价来完成炼剑的最后一步,我又有些不忍看到他死亡。
我发狠道:“既然如此,我就将金乌战神轰出他的体外!”
独孤奇闷声不吭,两柄火焰枪仿佛是两条欲择人而噬的毒蛇,又快又狠地围绕着我的周身要害展开攻势。
玄龟族大王子闷声道:“三人,却只有一剑,如何分?”
“封鱼剑”闪电回防,刚好挡住两道火焰飞箭。
短暂的片刻后,白鹚忽地又发出一声更为尖锐的啸叫,声波远远传开,竟有震人心魄的威力。
就在这时,屹立在石室中尚未被砸毁的石头雕塑忽然活动起来,这些七八米高的人形雕塑迈着沉重的步伐,灵活地向着石室中的人冲过来。
我把“封鱼剑”掣在手中,看准一个傀儡石头人,锐利的黄芒如同一道霹雳从它头顶闪过。
傀儡石头人身体坚硬无比,一般的攻击根本无法伤害到它们,但是它们随便一击就能把一个梦幻星战士打得吐血。
金乌战神飞行的速度极快,再加上他对整个金乌神殿了如指掌,我和独孤奇竟然一时半会追他不上,只能凭借着金乌战神飞行时所带动的气流来感应他的方向。
傀儡石头人随后便停止了动作,身体中间出现一条裂缝。裂缝逐渐扩大,石头人如同一个重伤的战士徐徐倒下。
打坐的两人一拍地面,身体凌空飞起,同时向白鹚抓去。
我惊疑不定,对独孤奇来说,生命本源难道比金乌神剑更为重要吗?
我这才想到,大概金乌战神力量的源头与火鸦相同,所以独孤奇才这么迫切地想要抢夺金乌战神的生命本源。倘若他能抢到生命本源,就能立即将其吸收转化成为自身的力量,一举超越我和玄龟族大王子的实力,到那时,所有人的生命都要受他挟制了。
我们加快速度继续追上去,前方接二连三地不断传来鼠人的惨叫声。我发誓一定要制止他的暴行,奈何金乌神殿不是毫无阻碍的旷野,速度无法提高到最快。
幸亏鼠人族只有六个傀儡石头人,这句话怕是在场所有人心里都想要说的。
我暗道此人脸皮之厚,当可算得上一绝。
玄龟族大王子倏地向后一退,命令蛙人带着禁卫团消灭眼前的傀儡石头人。蛙人明知自己等人的实力还不足以对付六个傀儡石头人,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玄龟族大王子虽然明知道对方是想让自己先动手,但却没有办法坐视不理,无论是九玄龟珠还是金乌神剑,都不容有失。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