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十六、真诚的邻居

王晋康科幻小说

“谢谢,衷心感谢。”
“刚刚得到的消息,伊拉克军队已强行闯过了边界!”
首相咬牙:“放他们进来吧,但注意警戒他们的后方。”
贝克尔苦笑道:“阿齐慈副总统15分钟前才同我通过话。我还没有同意。”
哈姆里少尉一挥手,科威特士兵立即鸣枪警告,但女军医和她身后的车队置若罔闻。少尉还多少有点政治头脑,知道在这种场合绝不能造成流血事件,于是他指挥着士兵步步后撤,一边用报话机急急向上级报告。
“不,我们十分感谢贵国的情意。但事体重大,我还要同首相和来科医疗专家商量一下。”
代首相心情沉重地说:“非常不好。他的病情最重。”
阿齐慈恼怒地说:“耽误半天就会送掉十万人的性命!也许,”他刻薄地说:“你是怕科威特人身上流着萨拉米的血液?请放心,我们施惠不图报。”他卡地挂断了电话。
“首相……首相已经去世了!”
“为什么?”
女军医生气地说:“等那伙政客把一千零一个方案讨论完,科威特已没有一个活人了!俗话说去邻舍救火不能先穿礼服,请原谅,我们一定要立即通过。”
女军医讽刺地说:“你总不至于向一群手无寸铁而且急于救助你们的医护们开枪吧。”她径直冲过哨卡,一挥手,后面的车辆缓缓冲断横木涌过来。
阿齐慈大笑起来:“这是一个复杂的医学过程,不仅是你,连我也不是十分了解。简单说吧,如果一个病人对某种病毒有了抵抗力,他的血液中就有了某种抗体。可以用冻裂法把他的白血球中的有效成份提出来,称为转移因子,再用转移因子为其他人注射,即能传递此人的抵抗力。当然,一个病人能提供的转移因子是很微量的。但正好我们卓越的科学家发现了一种基因工程法:只要有一个样本,就可以无限制地复制——产生这种样本的秘密仍在真主手里掌握着,科学家们还不能直接设计出它。萨拉米总统正好在关键时刻提供了这个样本。现在,巴格达全城和库尔德人周围的居民全都已经注射,形成了有效的隔离带。”他解释道:“只有那些库尔德人至今不同意我们派人去进行注射,这些多疑而愚蠢的家伙!”
女军医佯怒地说:“难道你们怀疑我们的真诚吗?所有车辆你们可以仔细检查,绝不会有一支枪、一颗子弹。”
陈大中脸色阴沉:“不用客气,首相阁下,我心里还不踏实。”
“贵国的疫情是否已经控制?”
贝克尔十分犹豫,如果能有办法挽救科威特人(尤其是已患病者)的生命,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但他不敢相信狡诈多变、生性反复的北方邻居。对这种所谓“转移因子疗法”,他也全无了解。他立即打电话向卫生组织的几个著名专家咨询,以色列的本·古里,俄罗斯的谢苗诺夫,中国的陈大中,日本的山口川夫商量后,给了他一个稳妥的答复:
贝克尔眼前一片金星。秘书急忙跨上一步扶住他。几天来的劳累已使他疲弱不堪,这重重一击使他难以承受。看来,中国那位神医并没有什么起死回生的本领。电话中准将还在急急地喊:
“来,我先给你注射,注射后就用不着戴这个玩艺儿了!”
“首相,我军该如何行动?是否开枪阻止?”
他提高声音,不容置疑地宣布:“敬爱的萨拉米总统不忍看到科威特兄弟仍受病魔和死神的折磨,已决定派3000人的医疗队,并带上足量的天花克星去为你们注射。请你们不要拒绝穆斯林兄弟的好意。”
那些满面笑容的伊拉克军医们对着枪口一步步地前进。直到这场拔河比赛深入科境500米后,迪勒米准将才传达了代首相的命令。于是,剑拔弩张的局势一下子变成了一场联欢,那位女军医不客气地摘掉少尉的防毒面具:
早上八点,他忽然看见伊拉克境内有一列车队飞速逼近,便高声喊道:
“不行!”
“可惜疫苗对已患病者基本无效。肖卡德首相病状如何?”
实际上疫苗的培养速度已经成倍地提高了,陈大中教授搞疫苗已经三十年,他的行动就象一只配合巧妙的精密机械。他从液氮中取出封有人体二倍体细胞的安瓿,在37°-40°中的水浴中,使其在一分钟内融化,在超净工作台上切开安瓿,将其中的细胞悬液接种入培养液中。这些细胞在微载体培养罐中生长迅速,很快连成片状。他们同时从最先患病的首相肖卡德身上提取天花病毒,用大肠杆菌的限制性内切酶切开它的基因,同大肠杆菌基因重组,从重组后的杂交体中选出既具大肠杆菌的繁殖特性、又保持天花病毒抗原决定簇的新杆菌,放入微载体培养罐中的细胞上培养。
“时间太仓促,无法作严格的药理实验。我们只进行了猴子试验,未及作人体实验。事急从权,如果按部就班地作完试验,恐怕科威特已经用不上了。当然,”他转而安慰首相,“凭我们多年的经验,对疫苗的安全性我有100%把握,对疫苗有效性也有80%把握。你不必过分担心。”
“贝克尔代首相阁下,请问埃米尔阁下和首相阁下的病状是否已经减轻了?”
象是为他的思索作答,秘书急匆匆赶来,告诉他,伊拉克副总统阿齐慈打来电话。
美貌的女军医和蔼地笑着。这些天,哈姆里少尉很少看到不戴口罩或防毒面具的人,更不用说女人了。所以这名漂亮女军医就象沙漠中的甘泉。当然他不会因为欣赏美貌而玩忽职守,他严肃地说:“对不起,我们尚未得到上级的通知,不能放行。”
3000人的医疗大军分成300队,按照计划迅速向科威特境内扩散。
他匆匆跳出岗楼,用血肉之躯向车队迎去。车队在横木前停住了。一个身穿淡蓝色医生服的女军医跳下车,笑容满面地走过来:
“首相先生,伊拉克和科威特之外的国家都关闭了边境线,但为了绝对可靠,我们还想用疫苗在重要关卡处设立一个隔离带,这就需要在贵国急需的药品中抽用一批,请首相谅解。”
贝克尔不愿告诉他真相,含煳地说:“对。估计几天内就可痊愈。”
“作好战斗准备!”
新杆菌的生长异常快速,每25分钟繁殖一代。三天之后,在培养罐中到处都是新杆菌群落形成的网络。他们迅速提取了天花抗原,用高温减毒,从10月18日下午3时起,新疫苗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
贝克尔迟疑着,不知该如何回答。阿齐慈不悦地说:“你总不至于象库尔德人一样,怀疑我们的好意吧。”
“萨拉米总统已经基本痊愈,身上的痂皮已基本脱尽。”阿齐慈的口吻十分崇敬:“萨拉米的确是真主赐给我们的领袖,这一次伊拉克全国军民都受他的恩惠。你知道吗?总统的免疫系统十分强大,他靠自己体内的抗体战胜了天花,又把自己的血液贡献给他的人民。”
“大约3000名。不过他们都是医护人员,没有带武器。他们声称是来挽救天花患者的生命,并已蒙你同意。”
秘书急匆匆地闯进来,满面泪痕,贝克尔不由心中一沉,秘书说:
阿齐慈!就是那个在电视广播中叫喊“用血和火为萨拉米报仇”的阿齐慈!但这次他的态度异常亲切:
首相犹豫很久才勉强答应。萨马迪的话使他想起了那个多事的邻国,据情报,这些天在伊拉克境内只有库尔德地区天花流行,这当然是那块当作礼物的陨冰引起的,不足为怪。另外,首都巴格达附近也有疫情,但似乎很快得到控制。萨拉米最先接触那块陨冰,他的病情如何?
又迅速拔通团部的电话:“团长,伊拉克境内有一列车队很长,望不到头,用望远镜看大部分是客车或救护车,没有坦克或装甲车。他们已逼近了,请火速支援!”
陈大中教授的实验飞机就停在舒赫特军营。代首相贝克尔每天要去四五次。在波音757的无菌货舱里,各国来的专家夜以继日地劳碌着,他们都满脸倦色,双目通红。贝克尔每次进去,教授们都心怀歉疚地看看代首相,似乎疫苗尚未试制出来是他们的失职。但贝克尔仍硬着心肠一遍又一遍地催促他们,因为在电脑的屏幕上,首都科威特城区及附近已有34万人染上天花。更可怕的是,标志着疫情爆发点的小红旗几乎布满科威特,如果不能及时注射疫苗,科威特200万人将无一幸免。
国际卫生组织干事萨马迪先生走过来,对代首相说:
贝克尔怀疑地问:“总统的血液?你们为多少人注射?”
“有多少人?”
“撇开政治上的考虑,阿齐慈所说的转移因子疗法是早已在实践中使用的方法。科学家已发明了克隆法来复制转移因子(主要是其中的干扰素),但周期达数月之久,远远不能应付突然性的病毒流行。不过,如果在伊拉克首先取得培育周期的突破并不是不可能的。伊拉克的生化科学十分发达,这是在二十世纪末萨达姆研制生化武器时打的基础。”
“还没有。但天花疫苗已赶制出来。谢谢你的关心。请问贵国及萨拉米总统的情况如何?你们为什么没有吁请国际卫生界援助?”
贝克尔仍在迟疑着。可惜埃米尔、首相和各大臣都在病中,无法和他们商量。他把电话打到军方首脑迪勒米准将那儿,但是,未等他开口,准将已紧张地报告:
在伊科边境的一号哨卡上,今天是哈姆里少尉值班。边境线早已关闭,往日繁忙的高速公路上这些天异常沉寂,偶尔有一群躲避冬天的野鸭从边界对方飞过来,不过今年它们似乎来得早了一点。哈姆里少尉和士兵们一直带着防毒面具,但恐惧仍然向心中渗透。从电视上看,科威特全境都成了疫区,200万人口中已有89万罹病,8万7千人死亡。谁知道防毒面具能不能挡住250毫微米的天花病毒?谁知道“死神的忠实帮凶”会在哪一天偷偷降临?
“我们相信,但作为军人必须服从上级的命令。”
疫苗从生产线上下来立即装车,依疫情发现顺序投放各地。贝克尔看到第一架军用直升机载着疫苗飞走后,与那些疲乏不堪的教授们紧紧握手:
“我相信你们。”
“你好。我们奉萨拉米总统的委派,前来科威特救灾,我们研制成功了天花克星,在伊拉克境内已扑灭疫病。这支医疗队共3000人,争取在两天内为所有科威特人注射完毕。请放行吧。”
……太阳系的慧星总数估计在一亿以上,已经发现及命名的有1600多个,这个名单上今年又增加一个新成员。
2031年2月10日,在北京公主坟出版的《科技日报》第七版上刊发一篇短文:
漫话慧星
今年元月份,中国紫金山天文台、美国帕格马天文台及智利拉斯坎帕纳斯天文台几乎同时发现一颗慧星,已命名其为大食慧星。它的绕日轨道离心率很大,公转周期长达1190年,它上一次进入人类视野的时刻,大约是中国唐朝安史之乱期间。
慧星历来被视为不祥之兆,在中国的传说中,慧星主凶,立刀兵灾疫。随着科学的进步,这些迷信已经没有市场了。但历史是螺旋式发展的,“否定之否定”乃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定律之一。古代中国的“天人感应”思想经过去芜取精,又成了21世纪科学家认识世界的利器。随着科学视野的开拓,人们认识到地球绝不是孤立于宇宙之外,恰恰相反,各种天体变化常常或多或少影响着人类的进程。某些科学假说认为,正是饱含固态水的慧星对地球无数次的轰击,才使早期地球集聚了大量的水;正是慧星中简单的碳氢化合物引发了地球的生命进化。即使在今天,慧星仍在影响着地球的生态环境。一些科学家相信,慧星中很可能含有类似病毒的低级生命,它们处于休眠状态,能够抵御宇宙射线的杀伤,一旦进入地球大气环境就会复苏,造成全球性的灾疫。不过这种假说尚无实证。
这颗大食慧星将在今年10月11日至12日掠过地球,近地点约为50万公里,不会出现慧星撞击事件。届时,该慧星的最佳观察点大致在西亚一带,即古代黑衣大食的疆域,这也是大食慧星命名的由来。
这篇千字短文很快淹没在信息海洋中,没有引起任何注意。无人能料到正是它预报了一场世界性的灾难。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