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二章

王晋康科幻小说

没有人能回答。指挥塔又急忙把电话打到祖马廖夫的办公室,没有回音。几分钟后,警卫人员闯进办公室,见他正在椅子上挣扎。他们赶紧割断绳索,撕下封口的胶带,祖马廖夫扑到通话器上喊:
“我要点火了。”
“指挥塔,为什么一号飞船突然点火?是不是指挥系统出了故障?”
这些飞船都是24小时戒备,两名太空人穿戴着太空服,手中拿着头盔,他们对着屏幕立正回答:
“李剑上校,于平宁上校,你们来这儿有公务吗?”
“把你的工作交给副手,速来01基地见我。”
“好的。”他对警卫交待几句,警卫便对蒂娜进行了全套检查,把她的指纹、瞳纹等记录在案,然后领他们进入电梯。
两人已载上头盔,他们忘了打开内部通话器,没听见于平宁在说什么,但他们都庄重地点点头。于平宁摁下点火按钮,立时一声轰鸣,大地微徽颤抖着,烟雾从发射井腾空而起。飞船缓缓升出井口,射出强烈的黄色光芒。等越出井口,飞船急剧加速,很快升到天顶,然后改变方向,沿着地球切线的方向飞走。
听着李剑停止了操作,走到大门口,钢门轰轰隆隆拉开又关闭。捷涅克挣扎着想弄松捆绑。刚才李剑说“以后你会理解我的”,以后?在装置自爆的一声巨响里去理解他?
他领三人走进密室,关上门,让三人坐下,他也坐到转椅上严肃地说:“开始吧。”
“2号、3号飞船立即升空,击落一号飞船。请注意,为了安全,不要飞出地球1百万公里之外,追击不上就立即返回。立即执行命令!”
三人点点头,心照不宣。于平宁说:“我想让某艘飞船上的两名人员离开发射井。”
除了中央控制台外,飞船内也有点火按钮。于平宁坐到驾驶的座位上,看看右侧的李剑,看看后边的蒂娜,说:
“有机密要务,不要有人打扰。”
他的心沉下去,他愿意相信李剑和于平宁,但K星人的接应又是怎么回事?是事先的密谋,还是K星人的机敏反应?
这艘飞船一点火,发射场里立刻一片慌乱,其它几艘飞船的乘员急急喊话:
于平宁曾率特别行动处来这儿实战演习,对这儿很熟悉,他让李剑把飞碟停到入口处,三人走下来,向警卫还礼。李剑和于平宁先进行指纹和瞳纹等检查,这是反K局的通用程序,身份确认后,警卫问:
电话响了,是祖马廖夫的:“将军,李剑和于平宁刚刚乘坐1号飞船逃离地球,我命令2号、3号飞船追击,但他们已被K星人在光洞中接应走。我请求处分。”
李剑和于平宁同时跳起来,掏出手枪,一左一右逼住祖马廖夫。祖马廖夫瞪着眼说:“这是干什么?”
两艘飞船随之唿啸腾空。祖马廖夫来到指挥塔,紧张地看着屏幕。实际他很清楚,2号和3号的起飞迟了10分钟,不可能追上1号了。他但愿自己的判断是准确的,没有放走三个真正的间谍。至于自己此后的命运,他不愿多想。
在那间坚固的地下室里,捷涅克奋力挣扎了几小时。他的心脏嘭嘭跳动,在这间隔音室里就象一声声炸雷。几个小时前,他从昏晕中醒来,隔着屋门,依稀能听见李剑在敲击键盘。这个混蛋在干什么?输入自毁指令?他真不愿相信这一切,李剑在他心目中十分高大,他宁可怀疑自己是间谍,也不会怀疑李剑。可是,偏偏这又是事实!
他来到指挥塔的密室里,要通了反K局的电话。现在,我该向伊凡诺夫将军自杀谢罪了,他苦笑着想。秘书告诉他,将军不在这儿,他到01基地处理一件紧急公务,请祖马廖夫将军与那里联系。
于平宁环视众人,毅然按下紧急警报,随后领着两人到楼下,迅速跨进一号通道,自动车高速向一号发射井开过去。凄厉的警报响彻宁静的群山,10个发射井盖缓缓打开,太空舰队的成员们立即进入飞船,关紧舱门。所有地勤人员都各就各位。
蒂娜说:“让我来说吧。”于是她口齿伶俐地叙述的这些天的所见所闻,她如何追踪于平宁,如何被于平宁从火中救出,目睹他一次又一次杀人。还有他完成K星指令后的清醒和痛苦,李剑战胜潜意识指令的顽强,两人在痛苦中的求死,直到自己的介入及他们的秘密计划。她动了真情,声泪俱下地说:
第二天,祖马廖夫被撤职,关押起来等候处理。伊凡诺夫向世界政府递交了辞职报告,表示自己应对反K局的失败负责。莫尔等6人被K星人杀死的消息也开始传开,反K局的三个主要基地:01基地、太空舰队和特别行动处,都弥漫着惊惶不安的情绪。
30分钟后,飞碟向下钻出云层。前面是长江宽阔的水面,过往船只络绎不绝,飞碟稍稍向北盘旋,下面是一圈莲花状的山峰,这里山深林密,几乎没有人迹,仍保持着古朴的面貌。其实,莲花12峰已被建成巨大的发射井。指挥台也在山腹内,用地道和各发射井相连。只要听见紧急起飞令,1分钟以内,伪装的井盖就会旋开,10艘飞船就会在烟火飞腾中升空。
祖马廖夫点点头,摁下一号通话口:“汪士为,黎德永,你们离开发射井,返回指挥中心,太空服留下,再准备一套,按165毫米尺寸调好,有人接替你们。”
于平宁简短地说:“请接通祖马廖夫,我和他讲。”
“是。”
将军回到办公室,详细询问了今天的一切,包括天上的光洞,李剑对心脏左位右位的疑问,于平宁及蒂娜的来访及三人乘飞碟离去的情形。将军神色阴郁,他十分喜爱这两个部下,不愿把他们同万恶的间谍联系起来。新田鹤子忍着眼泪坐在角落里听着这些叙述。原来于平宁断了一支胳臂,他一定受苦了……可是,不能这样想,他是一个可恶的间谍呵!
祖马廖夫沉思了很长时间,才平静地说:
“将军,装置安然无恙。上午,那个可恶的间谍把我打晕后,输入了自毁指令。我刚检查过,真奇怪,他准确无误地输入了整套复杂的指令,但在最后设定自爆时间时,却犯了一个可笑的错误,”捷涅克强调道:“真的是一个十分可笑绝不该犯的错误,他输的时间是11点61分,所以电脑拒绝执行。这真是万幸啊。”
“指挥塔,前方出现光洞!叛逆飞船突然消失!”
他在心里恨恨地咒骂着,尽力挣扎着,终于弄开了绳索,取下封口的胶带。他几乎已精疲力竭了,仍挣扎着走到门口,先恢复了内部的拾音系统。门外的警卫立即听到一声巨响,随之警报声发疯般响起来。在震耳的警报声中,他们又听见一个雷鸣般的声音:
自动车停下了,三个人从车上跳下,迅速穿戴好太空服,于平宁过来帮蒂娜戴好头盔。头盔里蒂娜既紧张又亢奋,目光炽热,于平宁心头隐隐作疼,多可爱的姑娘,他真不想领她踏入不归路。但他什么也没说,领着两人迅速爬上舷梯,进入飞船。
等两人离开飞船,于平宁拿着绳索走过去,低声说:“对不起,老祖,我要捆上你了。”他和李剑把祖马廖夫牢牢捆在转椅上,用胶带封住嘴巴,然后三人用目光告别。
“是,一号明白。”
这三艘激光驱动的飞船已飞到10万公里之外,指挥塔忽然收到2号的唿叫:
“李剑叛变,迅速通知反K局的伊凡诺夫将军!”
在屏幕上,他并不象十分沉痛或沮丧。伊凡诺夫神色不动,但心里暗暗怀疑。飞船发射场戒备森严,纵然于平宁和李剑神通广大,又比较熟悉内情,也不至于盗走一艘飞船。这里是否还有什么隐情?他命令道:
20分钟后,伊凡诺夫将军匆匆赶来,新田鹤子跟在后边,他们的面色都十分阴郁。他们赶到地下室,用备用钥匙打开钢门。捷涅克正坐在电脑前发楞,将军进去后他也没有行礼。他困惑地说:
“我决不会与你们合谋。但我正在两个枪口的监视下,持枪人又是反K局内第一流的好手,我无能为力。”
半个小时后,祖马廖夫在警卫押解下来到01基地,他要求面见将军。两人密谈了将近一个小时。
01基地立即一片慌乱,就象被浇了沸水的蚁窝。他们进行过多次演习,考虑了一切危险,就是没考虑到负责安全的最高官员会叛变。三木正治立即赶到办公室,下了一连串的命令:封锁大门,全体人员进入一级战备,立即通报反K局,搜索“天使长”号飞碟的去向……
“祖马廖夫先生,你和他们是好朋友,请你用自己的心判断一下,我说的是真情还是谎言。我们这次去水星,不一定能成功,比起万年修行的K星人妖魔,地球人的智力恐怕不值他们一笑。但无论如何,请你帮我们试一试,为了地球和人类。好吗?”
祖马廖夫出现在屏幕上:“你好,两位贵客,对,还有一位女士呢,衷心欢迎你们。”
电梯下行了大约200米后停止,祖马廖夫在门口微笑迎候,依次拥抱三人:“你好,小李、小于,还有钱小姐。”这是一个黑熊一样强壮的俄国佬,40岁左右,身高将近2米。与他相比,李剑、于平宁都成了小孩子,蒂娜更成了袖珍姑娘,“多漂亮的姑娘,小于,不能放过机会唷。”
于平宁苦笑道:“为你着想,我们需要制造这么一幕武力胁迫的场景。请你耐着性子听完我们的故事。”
祖马廖夫果断地命令:“立即避开光洞,返回地球!”
他哈哈大笑,真有点声震屋瓦的味道儿。进入办公室,勤务送上热气腾腾的咖啡。于平宁说:
祖马廖夫对着通话器吩咐:“我有重要客人,你们不要打扰,除非反K局的紧急电话,其它电话暂不要接进来。”
于平宁说:“老祖,你好。我和李剑有紧急事,还有这位蒂娜·钱,请为她办理进基地手续。”
“请注意,现在开始播发。”
转过头,见妻子淋浴已毕,情意绵绵地等着他。她的眼波流转,嘴唇湿润而性感。李剑把她揽入怀中,能感觉她的脉博在勃勃跳动。但这时儿子又闯进来:
卡普(困难地):十分抱歉,据两年多的调查结果,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这艘K星飞船的存在。需要说明的是,政府当年的宣布并不是草率之举,我们有飞船抵达水星的照片。虽说由于距离遥远——当时水星与地球相距1.2亿公里——又有太阳的干扰,照片不太清晰,但分析它在途中的速度变化,及它接近水星的方式,几乎可以肯定它不是陨星或其它自然天体,而是一架由智能生物控制的运载飞船。但此后没有任何它的信息。政府曾派遣了两艘考察飞船在水星降落,也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李剑笑着把他拉过来,也拥入怀中。
钱:世界政府此后也不会向公众隐瞒任何消息,所有信息将及时向公众公布,是吗?卡普先生?
在妻子的死缠硬磨中,李剑一直笑着,取笑这些“女人的怪想法”。他总算把妻子哄安心了,枕着他的胳膊安然入睡。李剑则一直睁着眼,不敢惊动妻子,连胳膊发麻也不敢稍动。
“再逼真也只是激光全息图象,看得见,摸不着呀。再说,一年内你能打回来几次电话?”
她笑着从后面扑过去,蒙住丈夫的眼睛。丈夫微微吃惊,随后笑着揽住她,轻描淡写地说:
“睡不着,看看夜景。”
他的小腹处升起一股热流,甩掉衣服走进浴室。他想洗掉旅途的疲劳,好好和妻子亲热一番。只有两天假期,每一分钟都是宝贵的。
卡普:是的。
“爸,妈,我什么也没看见!”
李剑笑道:“我专意为你装了三维可视电话,还不和真人一样?”
水声停了,丈夫披着雪白的浴巾出来,她立时扑进丈夫的怀抱,尽情热吻着,身上有一种欲望勃勃跳动……门开了,小豹头的脑袋探进来,嘻皮笑脸地说:
晚饭后,李剑给远在山东的父母打了个长途,问问安好;又和北京的一群哥们儿通了话,那群哥们儿单-色-书都失惊打怪地说他简直失踪了,明天要好好聚一聚。李剑笑着说留待来日吧,这次是出差路过,总共不过两天时间,你们不让我和老婆亲热了?
“当然是我嘛。你的基地太诡秘。在信息共享的21世纪,你们的行为太不合群了,就象一群神秘的印度托钵僧人。”儿子很“哲理”地说。
摄影机停止转动,蒂娜·钱和科林·卡普先生握握手,各自退出摄影室。卡普先生眉头紧皱,似乎满腹不快。而蒂娜·钱也怏怏地想:今天我没有战胜他。从他那儿得到的唯一肯定的回答,是政府不会隐瞒任何消息,而这恰恰是她最不相信的。
科林·卡普:诚如钱女士所言,这次答问的日期一再后延了。因为对所谓K星飞碟的调查工作需要时日,世界政府需要作出明确的结论。我向公众致歉,相信通情达理的公众会谅解的。
卡普在椅子上挺直身子,摆出从容的微笑,实际上,他心中十分忐忑。他知道自己对付的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还有一个素以口舌锋利、思维敏捷著称的女记者!为了这次电视辩论,世界政府(当然是指少数知情人)已作了十几天的准备。
卡普:我可以肯定的是,两年以来,世界政府没有收到所谓K星飞船的任何消息,也没有K星飞船存在的任何证据。至于多次见诸报道的飞船飞临地球的消息,只是人的心理作用,是上次错误宣布引发的连锁反应。迄今未止,政府对所谓目击者的多次调查都得到了否定的结论。
李剑笑着问:“谁告诉你的古怪想法?”
钱(讥讽地):可能他们是一群阴险的恐怖分子,目前偃旗息鼓,准备一朝猛扑过来?
卡普:恐怕还不能这样说。不不,这并不是保存哪些人的脸面,那些照片的真实性至今还不能驳倒。也许,K星飞船的确曾到过水星,又悄悄离开了。
钱:那么,你是否能痛快承认,上一次政府的宣布是一次错误,是本世纪最大的科学丑闻?就象上个世纪炒得沸沸扬扬的火星运河那样?
小豹头没有这样细腻的离怨别绪。他兴高采烈地和爸爸谈天,说他们如何不喜欢万能的机器人教师,如何拿一些怪问题作弄它们。比如:万能的教师能不能造出一道它自己也解不开的难题?或者请它把全班同学按美貌程度排排次序,“这道题把机器人教师难住了,至今也答不出来。它们机器脑袋里没有关于美貌的积分程序!哈哈!”小豹头得意地笑着,随即蹦到另一个问题上,“爸爸,你的基地是干什么的,是解剖外星人的吗?”
“两年了,小豹头真想你呢。我看你把我们俩都忘了。”
他确实累了。虽然在01基地同事们看来,他是个永远不知疲倦的“机器人”,严厉精细,近乎不通人情,有着钢铁般的神经。但即使钢铁也会疲劳断裂的。也许是假期让他放松了心境,刚才在直升飞机的15分钟航程中,他还抽空打了个盹,甚至作了一个短梦。他梦见妻子在民航客机上向他招手,小豹头也从窗户里探出脑袋,忽然远处的云层里浮出K星人的飞碟……然后是直升机驾驶员的声音:“先生,到你家了,再见。”
他刚进浴室,莫如慧就回来了。她一眼就看见沙发上有丈夫的衣裤,听见浴室内有哗哗的水声,立时感到心跳加快了。“剑,你回来了?”她喜悦地问。在哗哗的水声中,丈夫没听见。她忙从衣橱里挑出干净衣服,把脏衣裤口袋里的杂物掏出来。裤兜里掏出了他的旧式劳力士手表,那是结婚时买的一对情侣表,女表正戴在自己的腕上。依照惯例,她对了一下表,两个表竟然相差整3分钟。她知道丈夫一向以严谨著称,他手腕的劳力士绝对不会超过一秒的误差,肯定是自己的表慢了,于是她顺手把手中的表调快了3分。她始终不知道,在渴盼丈夫的情思迷乱中,她犯了一个可笑的错误,她调的不是自己的表,而是丈夫本来正确的手表。这点阴差阳错此后又放大为另一个错误。
李剑笑笑,没有回答。
钱:我不知道今天的电视观众是否会满意,因为你给出的仍是一个不确切的答案,是几种可能。但至少有一点,那就是世界政府并没有有意隐瞒任何事实真相,是吗,卡普先生?
卡普(冷淡地):也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但我们期望随着文明的进步,智慧生物的侵略性和残暴性会随之减弱。
卡普:不,没有。
钱:我会记住你的保证。卡普先生,现在已不是20世纪了,那时,为了冷战的目的,各国政府常常故意隐瞒或伪造外星人的消息,使人们至今只能面对扑朔迷离的历史疑案而感叹。在21世纪,人民有权了解真相。卡普先生,我说的对吗?
摄影机开始丝丝运转,蒂娜·钱微微一笑,毫不留情地举起砍伐之剑。
蒂娜·钱(讥讽地):谢谢科林·卡普先生的光临。新闻界和公众盼了两年多,总算有一个负责的政府发言人来澄清我们的疑问。首先说明一点,我们之所以把谈话地点选在西安,是因为这个十二朝古都的附近,正是所谓K星飞碟出没较频繁的地带。现在请卡普先生讲几句话。
他伸出左手食指,打开了公寓门上的指纹锁。200平米的屋内没有一个人。他想起现在正是暑假,妻子一定领小豹头出去游玩了。小豹头今年12岁,长成什么模样了?墙上一副照片看来是近照,小豹头两眼圆溜溜地,依在妈妈的身边,妻子的面容仍如刚结婚时一样娇艳。
在01基地的两年中,他觉得自己已经成了个偏执狂。有时他甚至担心妻儿是不是真的,甚至担心自己是不是真的。可是,这种担心能告诉妻子吗?
他已经换上了爽朗亲切的笑容。莫如慧拉他回到床上,一口咬定听见他在叹气。“你为什么发愁?是不是外边有了相好?要不,工作上有什么困难?你一定得告诉我。”
李剑乘波音797赶到北京,在机场立即租了一架小蜻蜓双座直升机飞到劲松小区。他已经近两年没回家,01基地的工作是超强度的,两年下来,他身上那根弦几乎崩断了。伊凡诺夫将军特批了两天假期,让他乘出差之机与家人团聚一次。
钱:那么,你的结论?
卡普:是的。
李剑哑然了。01基地实行着极严格的电波静默,不允许对外通信。他只有在出差时才能打回来一次电话。这些年,妻子实际是过着寡居的生活,真难为她了。
卡普(冷冷地):我不敢说能猜透K星人的心理。相对于年轻的地球文明,他们很可能是十万岁的老人了,可能已失去了好奇心;可能他们遵循着某种戒律,不去打扰低级文明的进程;可能飞船在水星上失事了,而残骸我们没有看到。
吃晚饭时,莫如慧一直目醉神迷地看着夫君,她幽怨地说:
钱:我曾象一个易于激动的豆蔻少女那样,急切地盼着K星人在水星稍作休整后来地球作客,他们是什么模样?是威尔斯笔下的章鱼型?还是大脑袋,趾间有蹼,肚子下垂,心光可以发亮的E·T人?盼哪盼哪,K星人始终不曾露面,政府发言人的口气也越来越含混不清。在信息透明的21世纪,这实在是一个十分奇怪十分丑恶的现象!现在请卡普先生明确回答,究竟K星人飞临水星这件事是真是假?
她不免暗暗担心。三年前丈夫从武警部队调到01基地,他似乎慢慢变了。他闭口不谈自己的工作。回家后他仍是那个亲切爽朗的李剑,但也常有忧虑浮出水面。她知道,丈夫的意志向来象弹簧钢板一样坚韧,那么,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丈夫忧愁呢?
钱:我的天,他们万里迢迢赶到太阳系,竟然对近在咫尺的地球毫不理睬,这可能吗?要知道,这里生活着银河系唯一的智慧生物!如果换了我,我绝对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停了一会儿,李剑悄悄披衣下床,到了儿子屋里,莫如慧也悄悄披上睡衣跟在后边。她看见丈夫仔细观察着儿子,良久,丈夫悄悄抽身退回,她闪到一边,见丈夫去了凉台,独自仰望着星空,他的身体整个泡在一种沉重的忧思之中。
两人对望一眼,无可奈何地叹口气,随儿子来到客厅。儿子已打开100英寸的巨幅液晶屏幕,一名男主持人宣布,由世界政府新闻发言人、天文学家科林·卡普和《环球电讯》报记者蒂娜·钱参加的关于K星人的专题谈话即将开始。
夜里,莫如慧睡得十分香甜。夫妻久别重逢,他们刚才好好亲热了一番。但半夜里她模模煳煳觉得身边空着,勉强睁开眼睛,见李剑正在仔细端祥她的身体。夫君的这份情意让她很感动,她眯着眼,偷偷看着他。
“爸爸,妈妈,看实况转播的电视辩论,关于K星人的!”
卡普:完全正确。我还想说几句题外话,希望不要因为这次错误使公众走向另一个极端,从而否认外星文明的存在。近代科学已经形成一种共识:外星文明是肯定存在的,它们之所以迄今未走访地球,仅是因为空间的遥远,或时间的漫长。但总有一天,我们会把“与外星文明接触”摆在议事日程上。当然,有些科学家认为,这种接触不一定有利于地球文明的自然进程,这是以后的事了。谢谢大家。
摄影机已经准备好,演播厅里的百名观众鸦雀无声。蒂娜·钱最后一次检查了化妆,收起镜子。她是一个漂亮的混血女人,眼窝较深,鼻梁挺直,其它地方则如中国女子,黑发黑眼珠,小巧的嘴唇,皮肤细腻润泽。工作人员小声宣布:
新浴过后,丈夫更显得英气逼人,浑身洋溢着喜悦,两道剑眉,高鼻梁,眼睛炯炯有神。他身材颀长,穿上衣服后基至给人以单薄的印象,实际上他的胸肌臂肌十分发达,这是他的武警特种部队教官生活的纪念。
钱:希望在听了卡普先生的解释后,我也能划归“通情达理”的那一部分。(众笑)好,开始正题吧。众所周知,三年之前,即2042年7月30日,世界政府发言人,即今天的卡普先生,曾激动地宣布,已经发现一艘外星飞船飞抵水星,帕洛马天文台拍摄到了清晰的照片,人类与外星文明建立联系的伟大历史时刻即将来临。这艘飞船可能来自十亿光年之外的某个星球,暂称为K星,据该飞船尾迹的紫移程度判断,它在途中的速度接近光速,所以它肯定来自一个远为先进的文明。卡普先生对我的这些叙述没有异议吧。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