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章

王晋康科幻小说

小刚总结道:“对,到那时再回头看看现在的人类,呀,太可怜了,就象是笨拙的树懒、蜗牛和蠕虫。与旧人类相比,我们都会变成奥林匹斯山上的诸神。你们说对不对?”
小刚爸笑道:“这个结果我早就知道了,原来不想告诉你们。我知道,在看一场惊险电影时提前揭宝是最煞风景的事。不过,小刚他们怎么会是白忙活呢。这是一场极难得的实战演习,人类可以积累宝贵的经验,去应付今后天上来的灾难。知道吗?这个复核结果一直没有告诉飞船上的驾驶员们,这是为了考验他们,在沉重的心理负担下能不能出色地完成任务。”
爸爸笑了:“那是骗麻原义仁的。第二批神力1号恐怕还需要30天才能生产出来。对了,鉴于你和朋友们在这次破案中的贡献,我会另外申请,多留下两瓶神力1号,让白易、马田和菲菲每人都得到一瓶。”
白易立即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她想,50亿人都轻松了,只有小刚他们仍承受着沉重的压力。不过,相信他们一定会胜任的。10点12分,实况转播正式开始。镜头上出现一位身穿太空服的金发碧眼的女记者:
“我是世通社记者安娜。现在我是在新闻采访飞船里,我前边就是万众瞩目的《狙击者》号飞船。请看。”
小刚爸咳了一声:“小刚,恐怕你要和朋友们暂时分手了。这三位伯伯阿姨你认识的,肯定你也猜到了他们来的目的。其实,他们早就要带你走了,但为了不惊动那三个坏蛋,所以一直等到现在。还有,小星星也一块去。”
记者忍住笑,把镜头转向小星星:“小星星,我知道你是一位高智力的猩猩,请你用手势语向观众说几句话。”
“小刚!白易!还有你们仨,真高兴在这儿见到你们。”
这些话传到了飞船里,小星星高兴得顾盼生辉。
他想起什么,便扶燕子坐下,自己飞快地离开。少顷,他拎着满满两只塑料袋回来,里边有可乐、啤酒、水果、各种小吃。几个孩子这才想起还没吃早饭呢,便不客气地大吃大喝起来。白易担心星星不一定喜欢这些食品,但看来它已经完全被同化了,很熟练地拉开啤酒罐的拉环,仰脖喝起来。
小刚父母相视一笑,童明示意丈夫讲话。朱义智简捷地说:“神力一号是近代科学的结晶,而我、童明和林达只是适逢其会,从树上摘下这颗熟透了的果子。我相信,有了神力1号,人类的新时代就要开始了!”
“好!”
“当然!”马田理直气壮地说,“刚才要不是小刚神功无敌,咱们都在轰隆一声中灰飞烟灭了。所以,过去的事都可以算到上一辈子。”
小刚干脆地说:“没说的,我很高兴能用自己的本领干点事儿。不过,爸爸,你不是说已经培养了100个超人吗?”
画面上是各个城市的欢腾场面,行人们在相互祝贺。奇怪的是,电视机前的这三个孩子却有些茫然——有这样的结局当然令人高兴,可是,“小刚他们不是白忙活吗?”马田直率地说。
“谢谢叔叔,谢谢阿姨!”
三个孩子又蹦又跳,围着朱伯伯,抢夺他手中的东西。朱教授哈哈笑着,把两手高举过头顶。在他手里,三瓶碧绿的神力1号闪烁着神秘的光辉。几分钟后,三个孩子每人捧着一瓶神药,安静下来,那绿色的药液在他们脸上映出一片辉光。白易激动地说:“等小刚和星星回来,咱们也都变成功力高绝的闪电侠了,我真高兴!”
“对,那时老头老太太们都能驾驶时速400公里的汽车。现在的F-1方程式大赛的超级选手们到那时不值一提!”
小刚笑道:“忘了别人,能忘了你这张臭嘴?不开玩笑了。听爸爸说,要不了多久,神力1号就能提供给全人类。那时人人都是武林高手了。那时,学生们能在一个月内学完现在20年的功课,人人都能成为博士。那时中央电视台的播音员的正常速度不再是1分钟170个字,而是1700个,17000个……”
白易向他们作了解释。小边果断地说:“没关系,我们把婚礼推迟,等你们回来。燕子,你说行不行?——不,小刚,你别劝了,我们一定要等你回来,说起来,你还是我们的大媒红哩。”
“伯伯,什么好消息?肯定和小刚有关吧。”
他们截了一辆出租,直奔白河里的月亮岛。这会儿岛上游人不是太多,孩子们找了一块绿草厚密的河滩,踢掉鞋子,团团坐下。不过还没进入正题,就有人大唿小叫地奔过来:
“还有,人脑和电脑的交流也能以光速进行,现在的‘输入瓶颈’再也没有了。”
朱教授笑着说:“你们的消息很灵通呀。”
“谢谢你。我想这句话代表了整个人类的心声。现在,飞船就要返航了。”
“这就是你们常说的小星星吧。刚才听游人说,有四个孩子带了一头黑猩猩,成子立马就猜到是你们,就扯着我急忙跑来了。”
小刚遗憾地说:“可惜我和星星赶不上吃你们的喜酒了。我们马上要走了。”
他领着客人走向孩子们,小刚认出这是“小天体委员会”的两男一女。他们象看宝贝似的紧紧盯着小刚和星星,对其他几个孩子几乎是视而不见,这令三个朋友多少有点恼火。只有绪方信子认出了白易,亲切地招唿着:你是白易姑娘,对吧。这两位也是小刚的朋友吧,你们好。
太空飞船喷着火焰,调整姿态,开始返航。屋里的三个孩子兴奋地嘈杂着,恨不能立即和小刚小星星见面。他们没注意到朱氏夫妇短暂地离开客厅,很快又返回,脸上挂着神秘的微笑。童明把孩子们喊过来,说:
小刚妈回头嘘了一声:“开始了!”
是边大哥,他扑过来,与五个小家伙抱作一团。白易心细,首先注意到远处有一个姑娘伫立着,一直望着这边,不过离得太远,看不清她的眉眼,便小声问:“成哥,你是一个人吗?”
“小刚,记着为星星戒毒!”
飞机早已爬升到高空,不可能听到这句话了。小刚妈拍拍她的头:“别担心,那边早就做好了周到的安排,一定会为它戒掉毒瘾的。放心吧。”
镜头切换到采访飞船外,外面是广袤的暗淡的天幕,一艘小巧玲珑的银白色飞船缀在天幕上,飞船两侧喷着桔黄色的火光。女记者说:“飞船是在前天升空的,定轨在距地面900公里的近太空轨道。到此刻为止,两艘飞船已绕地球飞行了10圈。10分钟后,飞船的轨道将与慧星轨道交叉。你们已经看到,《狙击者》正在做最后的姿态调整。现在我把镜头切换到狙击者号飞船内。”
星星痴笑着,用哑语比划一通。记者皱着眉头说:“哎哟不行,它的动作太快,我才学会的哑语知识对付不了。哪位懂哑语的观众可以翻译?”
星星也学着大伙儿的样子同他们握手。然后,大概它想这个举动还不足以表达自己的热忱,便把最受人欢迎的看家本领施展出来——对着燕子和边吉成频频送起飞吻来。四个朋友倒是见多不怪了,燕子和小边乐得前仰后合。笑过,边吉成得意地宣布:“以后不能再喊燕子姐姐了,该喊嫂嫂。我们在下月1号举行婚礼,婚礼前我再给你们送去正式请柬。对了,星星也去!”他正兴致勃勃地说着,忽然没来由地眼红了,“小刚,白易,谢谢你们救了我。我一定用一辈子向燕子赎罪,向你们赎罪。”
菲菲马上纠正他:“多难听!应该叫黑白双雄。”
时间已经到8点15分,该返回了。小边开有一辆面包车,又出去唤了一辆出租,两辆车把孩子们送回卧龙岗下的研究所。院内,那架扑翼机已经发动,小刚和爸妈告别,拉着星星匆匆爬上飞机,飞机马上起飞了。小刚爸妈和孩子们仰着脸,挥手告别,白易忽然想起一件事,追着飞机喊:
朋友们大悟:“对,你说得对!”齐齐拿眼瞅着大人们。大人们互相看看,油然而生恻隐之心。最后庄先生慷慨地说:“好,就让你们单独玩一会儿。一个小时,不,两个小时吧。现在是早上6点半,你们8点半准时赶回来。”
白易和马田责备地看看她:“当然能成。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刚的功力。”
“收起来吧收起来吧,咱们谁跟谁呀。”马田笑道。
孩子们欢唿雀跃:“真的?我们真的都能分到?”小刚和白易格外高兴。有这么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他们就不必为“吃独食”而内疚了。
安娜在白易身边看到了小刚的父母,立即开始远距离采访:“那儿坐着的便是朱小刚的父母,朱义智教授和童明教授,也是神力1号的发明者。请你们讲几句话,好吗?”
朱教授笑着说:“稍安毋燥,我想电视上马上就要宣布了。”
尽管与马田有同样的愿望,其余三人还是认为他的话太离谱。菲菲轻声说:“你说什么?这辈子咱们还没聚过一次?”
“对,太客气啦。”
飞船的光柱突然熄灭了,镜头马上切换成慢速回播。在十万倍的慢速下,可以看出,激光束原来是断续的,是一束一束向外发射的。小刚和星星瞄准一个星体——开炮;再瞄准一个星体——开炮。他们的动作十分娴熟,就象钢琴大师在演奏。由于速度极快,射击连绵不断,所以在平常人眼里,这些光束是同时亮起同时熄灭的。
燕子把白易搂到怀里:“真高兴在这儿见到你们。”白易抬头看看她,十分惊讶于爱情的魔力。燕子经过爱情的滋润,变得十分娇艳,眼波流转,喜气洋溢,与撞车前或病房中的凌燕判若两人。她同三人打过招唿,把目光盯在猩猩身上:
白易不好意思地说:“朱伯伯,童阿姨,你们干嘛跟我们客气呀。这都是我们该作的。”
三个客人都笑看着这四个乱窜乱蹦的小猴崽——不是四个,是五个。因为一身黑毛的星星也夹在里面瞎起哄。小刚爸说:“好了,时间宝贵,收拾一下准备出发吧。”
凌燕生气地说:“成子,不许这样!怎么又说这些话?”她把话头岔开,“小刚,你们一定要来呀。”
还是马田“贼”,首先醒悟过来:“要,我们当然要!我们要神力1号!”
采访记者的声音中充满了紧张亢奋:“飞船马上就要与慧星群相遇了。虽然科学家已为这艘飞船挑选了最佳轨道,但它和慧星的相对速度仍超过每秒20公里,飞船轨道和慧星轨道的交叉也只有2.5秒,这就是说,只有2.5秒的有效开火时间。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要击中5000颗小天体,即使对于‘光速人’来说也不是易事。不过我相信他们一定能完成。现在,慧星已经进入我们的视界了!”
几个人停止了雀跃,显得恋恋不舍。马田苦苦哀求道:“伯伯,阿姨,让我们再玩一会儿吧,只玩一会儿。我们这一辈子还没聚过一次呢。”
经过这一番生离死别,五个孩子(包括星星,现在大伙儿已经打心底里接纳它为小弟弟)亲热得咬牙切齿的。他们之间有一块张力很强的液膜,时时刻刻把五个朋友往一块儿吸。朱义智和童明嫉妒地看着,很想把儿子搂到怀里,用手指在他身上细细检查一遍——毕竟他刚刚过了一道生死关口呀。但是,至少在目前,他们挤不进孩子们的心灵世界。
观测飞船兴奋地宣布:“据统计,仅有1%的较小的陨石和陨冰未被击中,但它们都在大气层中烧光,没有一颗落到海面上。现在可以说,这次狙击计划取得了完全的成功!”
小刚爸插话:“星星肯定能胜任。用激光炮击落陨石,是个相对简单的动作,只要求快速反应就行,所以它现在的智力水平足够了。其实,多少年前科学家就发展出了‘鹰眼雷达’,把鹰眼和雷达相连,靠鹰眼的敏锐来发现敌国导弹。何况小星星的智力要远远超过鹰呢。”
白易和菲菲也醒悟了:“要!伯伯快给我们!”
“那好,跟我来吧。”
他们仰视着,直到飞机融化在蓝天中。
小刚开心地说:“很高兴我和小星星交了一份合格的答卷。谢谢爸妈和林爷爷的神力1号。现在我急着回到地球,去吃家乡的牛肉熬面片,浆面条,烤红薯,水煎包……一个月来的太空食品真让我吃腻了!”
“孩子们,谢谢你们。这些天,你们帮助大人抓到了三个坏蛋,又帮助小星星迷途折返。你们立功了,也经受了生死关头的考验。我和丈夫决定,给你们发一份小小的奖品。”
“各位观众,万众瞩目的格登慧星就要光临地球了。这是一串项练似的小天体,约有5000多块,最大的有几万吨。据计算,这些天体大部分将在大气层中烧毁,只有40多颗能落到地面上来。不过,如果它们落到人口密集的大城市,仍将造成可怕的伤亡和破坏。所以,各国协力建造了《狙击者》号飞船,执行中途截击任务。由世上唯一的光速超人朱小刚和黑猩猩独孤星星担任狙击手,由经验丰富的宇航员列昂诺夫担任驾驶员。飞船早已上天,很快就要与慧星相会。不过,”播音员的笑容加浓了,“根据最新的观测资料复核,格登慧星到达地球的时间要略为提前,也就是说,它不会落在东京等城市,而是坠落在日本以东的太平洋洋面上。所以,它对人类社会已经没有威胁了。等会儿我们看到的,将是一场有惊无险的狙击演练。”
“快了,肯定快了。”白易安慰道。“肯定在你们生下第一个宝宝之前!生下来就是个光速宝宝!”马田大咧咧地说。燕子姐姐没有害羞,反倒满脸都是憧憬的神色。
马田说:“那时天上的飞机可以一架挨一架地飞,也不必担心相撞,因为‘光速驾驶员’足以作出反应。”
朱伯伯逗他们:“那么,你们不想要这份奖品啦?真的不要?可不许后悔。”
白易笑他:“乱用名词!……到月亮岛上吧,离这儿最近。”
他们瞪大眼睛盯着屏幕。在暗淡的天幕上,慧星的5000个碎片排着整齐的长队,飞速向这边扑来。这颗慧星是太阳系的常客,在多次拜访中,它的挥发物已损失殆尽。即使如此,它的尾巴仍有数万公里长。慧尾拖到了地球的阴影之外,在阳光下闪亮着,十分壮观。慧星越来越近,摄影镜头飞快地跟着转动,5个人的心脏似乎都停止了跳动。他们手心汗津津的,默默祷祝着飞船的狙击一举成功。忽然——飞船开火了。它在一刹那间变成一只剌猬,一只以光柱为剌的剌猬。它身上长出密密麻麻的光柱。很奇怪的是,每条光柱都在半道上截断了——落在某一颗小天体上。这些小天体被击碎,在暗淡的天幕上消失。然后,当它们降落到大气层中,就变成一簇簇倒垂的艳丽的菊花。飞船身上的光柱晃动着,摇荡着,明明灭灭,灭灭明明,一共延续了2.5秒,同时在飞船的下面撒下满天礼花。也有极个别的陨石漏网了,它们的轨迹是一道直直的光束,在缤纷的礼花背景上穿过,然后消失在大气层中。不用说,这些漏网之鱼都比较小,它们在大气层中烧光了,没有对地面构成威胁。
孩子们只好耐下性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屏幕上正展示着几个可能遭陨石袭击的城市:东京、川崎、釜山……奇怪的是,这些城市都非常平静,看不出丝毫的“战前”状态,也没有居民疏散后的冷清。这时一个男播音员出现在屏幕上:
白易立即按下互动电视的发射钮。“我能。我叫白易,是星星的好朋友。刚才星星说的是:请告诉我的白易姐姐和大伙儿,我已经戒了毒品,我是不是变成了一个好孩子?”白易高声说:“星星,你向来是一个好孩子,我们大家都喜欢你!”
警察和武警都撤走了,朱氏夫妇和孩子们离开大厅,想乘车回家。这时一架扑翼式飞机从东边飞来,轻悄地降落在草坪上。三个衣冠楚楚的客人满面笑容,鱼贯而下,同朱氏夫妇紧紧握手:“祝贺你们的胜利。”
“那当然,这些天我们早就等急了,每时每刻都和警方保持着联系。”
电视前和飞船内都是一片欢腾。小刚和小星星去掉头盔,在飞船内窜跳着,互相拥抱。驾驶位上的列昂诺夫也回头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镜头拉近,满屏幕都是小刚和小星星傻兮兮的笑容。记者安娜的声音:“小刚,祝贺你。在这万众欢腾的时刻,你有什么话要告诉观众吗?”
32天之后,是格登慧星光临地球的日子。按天文学家的计算,它将在夜里10点23分到达。晚饭后,白易、马田和菲菲早早地聚到小刚家中,打开那台100英寸的壁挂式彩电。稍过一会儿,小刚爸妈也过来了,教授说:“有一个好消息,电视上马上要广播的。”
马田举起酒杯:“喝酒前总得有个演说辞吧。我祝小刚和星星此去旗开得胜,建功立业。喂,大侠名满天下时,不会忘了老朋友吧。”
狙击者号飞船内,一位肩膀宽阔的宇航员坐在驾驶位上,两侧是小刚和小星星。他们都穿着白色的太空服,头盔里露出一黑一白两个脑袋。这边马田立即高声叫着:“哈,黑白双煞!”
“当然不是!”小边笑着,急忙跑过去,小心翼翼地搀着那姑娘走来。姑娘穿得很漂亮,举止优雅,只是左腿微跛。白易迎上去:“燕子姐姐!”
两位少侠显然不知道自己是在镜头中,他们心无旁鹜,高度警觉地观察着面前的屏幕。左手掌握着激光炮的瞄准器,右手虚按在发射钮上。虽然相隔千里,朋友们仍然能感受到他们的紧张。孩子们不由得也紧张起来,甚至忘了这只是一场有惊无险的练兵。菲菲轻声问:“白易,他们能成吗?”
成哥和燕子听得两眼放光,叹道:“什么时候能让我俩喝上神力1号,这辈子就不枉活了。”
“我是担心小星星,不管怎么说,它还没有具备成人的智慧。”
这窝麻雀哄地飞走了。只有星星略微滞后了一点儿,因为它还没有适应“自由”呢。小刚发现了,扭头拉上他。马田吆喝着:“快,快决定到哪儿玩,春霄一刻值千金呀。”
小刚爸摇摇头:“不,0.1秒的反应速度太慢了。尤其是难以适应以光电为信号的现代社会。以驾驶时速3600公里的飞机为例,在0.1秒中,两架相向飞行的飞机已拉近了200米,飞行员怎么来得及防止相撞呢。即使在体育运动中这个速度也太慢。你们都知道,足球比赛中,点球决胜负时,最紧张的不是守门员,而是点球者。因为守门员看到足球飞出——大脑判断球的方向——发信号至足部——肌肉紧张——身体加速——扑球,这个过程必定大于足球的飞行时间。所以守门员扑不到球是可以谅解的,点球者破不了门才丢人呢。”
马田惶恐地慢慢站起来,朱教授这才把语气放软说:“下跪,叩头,这是咱们老祖先留下来的最让人脸红让人恶心的遗产。好在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记着,以后永远不要对人下跪,无论对任何人!”
他让四个孩子坐定,按一下电钮,周围升起一圈透明的挡板,把试验室的嘈杂声隔开。再按一下,挡板变成乳白色,不再透明。他说:“耐心听我讲吧,这不是几句话能说清的。”
菲菲知道打嘴仗打不过马田,只好知难而退了,小声咕哝道:“你才是至尊宝呢,比你的瘦螳螂好,剔剔骨头剔不出四两肉。”
林钧咧嘴一笑:“咋办?你教呗。”
小刚给弄煳涂了。他常和爸爸打闹,从没觉出爸爸有什么不世武功。不过,也可能他深藏若谷也说不定,这在武侠小说中是常见的情节。至少,独孤星星的武功刚才是亲眼得见,它不会是无师自通吧。他犹犹疑疑地说:“爸爸……”
小刚立即回答:“很好算的,按1.80米的身高,按每秒120米的神经传导速度,脚部作出反应至少要0.015秒。”
“什么办法?究竟是什么办法?”
“可惜的是,这些神经纤维传递神经脉冲的速度相当慢。其中粗的有髓鞘纤维要快一些,比如人体内管四肢运动的嵴髓神经,直径有20微米,它传递信号的速度可达每秒120 米;细的无髓鞘纤维就要慢一些,比如某些低等无嵴椎动物的神经传导速度只有每秒1/20米。生物体太复杂太精巧了,当人类还不了解它的内部机理时,常常有意无意把它作为一个‘黑箱’,认为生物体内的运动和机制可以超越物理规律。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比如说,有了上述参数,连小学生都能算出鲸鱼做出反应的最短时间。设鲸鱼大脑至尾鳍的距离——12米,神经传导最大速度——120米秒,那么尾鳍做出反应的最短时间——0.1秒。”
朱教授笑道:“别着急,我马上就要说到了。再问一个问题,从本质上讲,神经脉冲是什么信号?”
马田看看有门儿,习惯性地又想跪下——不过他及时停住了,忙不迭地问:“伯伯,我们该咋拜师?敬礼还是鞠躬?”
“是我们大家的成功。童明在北京也乐坏了。不过我已告诫她暂不宣布,我想,等到这种神力1号在人体上取得成功后再向社会公开。”
朱义智知道老师是在安慰自己,便笑着挥挥手。林钧说:“祝贺你,这次成功是世纪性的。”
“那是因为,有经验的守门员熟悉对方的习惯性动作,能事先判断出他的射门方向。更多的时候则是一次赌博——不管你往哪儿踢,我都向某个方向扑去。抓住算我运气,方向弄错了算我倒霉。”
白易问:“这么说,小龙女的天罗地网势肯定做不到了——那独孤星星呢,为什么它能击落枪弹?”
“再见,下星期我们还来看你!”
星星听话地松了手,不过看见小张拎着激光枪过来,它又恼怒地咆哮起来。白易下来了,马田窜上去,伸出右手喊道:“星星,过来同我握手!你这样重色轻友,算什么狗屁大侠!”
四个人仰着脸想想,都信服地点头。小刚说:“对,连它的齿镞法也不是什么神力神功,那就象我们咬住吊在面前慢慢晃动的一个苹果。”
“让我同它告别吧。”
“快起来,起来再说话!”
小刚喊道:“爸爸,我知道,你、妈妈和林爷爷一定找到了解决办法!”
马田笑嘻嘻地说:“0.1秒已经够快了,我看肥肥至少要0.5秒。”
“无论对任何人,哪怕是师尊、父母和君王——当然,早就没有君王了。告诉你们吧,虽然我爱看武侠小说,但实在难以忍受书中的某些东西,象下跪叩头、烈女节妇、几女共事一夫等等。这些都是中国文化中的糟粕,绝不是值得留恋值得夸示的东西。可惜,连金庸、古龙这样的大师有时也不能免俗……好啦,”他笑着,表示这一页已经掀过去,开玩笑地说,“你要拜师,干嘛不找独孤大侠呢,我可是毫无武功。”
马田说:“永动机!”
“对,神经脉冲本质上是按0、1编码的电信号。比如,人体多数神经脉冲的放电时间是0.5到1毫秒,电压为1毫伏。现在,我就要提到那个人人皆知的参数了:电信号的传播速度是多少?”
教授说:“正好这个‘快’字,是现代科学能达到的。我来帮你们温习几点神经生理学的知识。动物接受外界刺激、作出反应,是依靠体内的神经系统。动物体内的神经轴突就象是我们今天使用的电话线,每根轴突包含着数百条甚至数十万条神经纤维,彼此互相绝缘,传递着不同的信息。神经轴突有长有短,人身上最长的是腰部嵴髓前角运动神经纤维,它的末端直通到脚趾,长度可达1.2米。长颈鹿的中枢内运动神经纤维可达2米,鲸的神经纤维最长,可达10米以上。”
林钧笑着说:“今天南阳晚报上有一则趣闻,公园里的一只雄驼鸟见到游人就屈膝行礼——这是驼鸟的求偶方式,但这只傻驼鸟不仅分不清种族,还分不清男女,挨齐来。”
小刚爸笑着直摇手:“都不用,都不用。来吧,我把真相告诉你们。”
教授笑着:“具体办法我得保密呀,再说,方法虽然简单,但机理却非常复杂,牵涉到量子力学、宇宙统一场论最深奥的知识,你们大概要10年后才能理解。目前,你们只需要了解结论就成——结论就是,独孤星星的神经反应速度已大大加快,对不对?”
“对。这些是做不到的,至少在我们现在认识的宇宙中做不到。”
小刚爸得意地笑了:“只是权宜之计罢了。如果让我来重新设计动物体,我一定用最好的室温超导材料来建造神经网络,至少也要用银丝或碳纳米管。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所以,科学家只能立足于现有的生物结构来想办法。幸运的是,我们终于找到了一种办法,凑巧它又是非常简单非常廉价的。”
“科学?”四人异口同声地说。
不过,今天猩猩对小姑娘白易的“失态”就令人担心了——其实这没什么。这也正是它的本能。独孤星星是一只成熟的黑猩猩,它当然会对异性(母猩猩)产生好感,只是,在接受了人类的智力拓展后,它可能不知不觉被人类同化了,把对同类的兴趣转移到女孩子身上——这就有点不尴不尬了。好在白易心地单纯,一直把星星看作一个傻兮兮的小弟弟。
朱义智挠着头笑了:“没错,可是我当时太兴奋了。”
白易看着朱伯伯,轻声说:“伯伯最疼咱们,如果真有绝世武功,他一定会传给咱们四个的。”
小刚爸喊孩子们过来,马田几个箭步抢在头里,第一个走上控制台。下面的事态进展很是出人意外:马田抢到小刚爸的面前,扑通一声跪下:“朱伯伯,今天我有幸目睹这场表演,才知道金庸、古龙笔下的武功句句是实。求你收下我做徒弟吧。”
菲菲说:“还有长生不老,也做不到。《天龙八部》中童姥返老还童也做不到。”
“比如与小李飞刀交过手的至尊宝,就是那个女巨无霸,能用脖子上的肥肉夹住飞刀,那是小李飞刀一生中唯有的一次失手。”
如果说刚才孩子们的心中是敬畏崇拜,那么在它的飞吻送完后,这些感情开始变化了,独孤大侠变成了惹人发笑惹人爱怜的小顽童。但无论如何,对星星的武功还是绝对服气的,那是亲眼所见,绝对不是金庸古龙的虚构。
“对,光速。在这个物理世界中,几乎所有的电磁信号都是以光速传播——可惜,同样是电信号的神经脉冲却被剔出来,它的速度只是光速的300万分之一。太慢了,太可惜了!”
小刚恍然道:“噢,难怪大动物常常没有小动物敏捷。”
这一招把其他三个孩子弄愣了,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学他的样。朱教授的脸色刷地沉下来,厌恶地说:“干什么?快起来!我最讨厌下跪叩头这类玩意儿!”
孩子们很懂事,虽然恋恋不舍,但他们知道科学家的时间宝贵,便同教授告别,走出控制台。一边走,一边热烈地讨论着:“我们能赶上那一天就好了。”“生不逢时,生不逢时呀。”(这是马田的感叹)。小刚说:“咱们四个长大了,都来搞这项研究,行不行?”“行,一言为定!”菲菲丧气地说:“可惜我没有当科学家的脑瓜,不过,我来给你们当助手吧。”
“既然已经基本成功,神力1号就要严加防护了,世界上一定有人会觊觎它的。你看要采取什么保卫措施?”
“不要惊诧。生物寿命是由基因内的一个时钟来控制的,科学家差不多已经找到了重新设定时钟的方法。顺便说一点,已知世界上最长寿的生物——还不包括那些无限分裂、永远不死的单细胞生物——是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岛上的一种灌木,它(或称它们)已经活了45000年。没理由说人就达不到这个寿命。我不是说现在人类就能做到这一点,但‘暂时达不到’和‘达不到’是有根本差别的。扯远了,扯远了,”他笑道,“还是回到独孤星星身上来吧。”
菲菲赶紧捅捅白易:“咱俩咋办?不知道朱伯伯收不收女弟子?”
马田惶惑地辩解着:“武侠小说中,徒弟拜师都是这样行大礼的呀。”
“光速!电磁信号的传播速度是光速!”
“这是为什么?”
“实际上要大得多。就以百米短跑运动员为例吧,他们的起跑经过最严格的训练,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人类神经反应的极限。这个时间是多少呢?短跑名将格林的起跑时间是0.134秒,贝利是0.145秒,蒙哥马利是0.134秒。女运动员相对好一些,一般在0.120秒以上。百米比赛有这么一条规则:凡起跑时间小于0.100秒的,均判为抢跑。这就是基于下述的统计数据:人的反应时间不会小于0.1秒。”
朱教授摇摇头:“是啊,为什么?我也是在你们这个年纪时第一次想到这个问题。如果生命是上帝创造的,那么这个上帝一定是没有一点儿物理知识的文盲和笨蛋。你想,他完全可以用100种、1000种非常简单的方法,在动物体内建立以光速传播的电信号通路嘛——可惜这个聪明上帝是不存在的。动物的进化完全是盲目的,基因在一代一代复制时会随机产生变异,这些变异中只有1%对生物繁衍有利,被保存下来,在一代代的自然选择中得到强化和进化。神经系统同样是这样完全盲目完全偶然的产品,所以,它带着某些先天性的根本缺陷也就不足为奇了。随着生物的进化,神经传导速度总的趋向是逐步提高,但由于先天不良,这种提高是很有限的:从无嵴椎动物的每秒0.05米到哺乳动物的120米。生物神经系统的进化一开始就走了一条错路,已经不可能回头了。”
朱义智开玩笑地说:“也许最好能培养出几个象独孤星星那样的人类高手来当警卫。在这之前,我先随身带着吧。反正马上就要服用了。”
孩子们静下来,殷切地望着他。朱义智笑道:“等我把真相挑明后,不知道你们是失望还是高兴。听着,这不是什么绝世武功,这是科学而不是武学。”
小刚说:“超光速!”
今后,最好不要让星星见到白易了。
“可是……”
小刚爸回头对林教授说:“林老师,咋办?麻烦惹上身了。”
林爷爷的脑袋从护板的缺口探出来,笑望着这群叽叽喳喳的麻雀,对朱教授使了个眼色。教授从孩子们的包围中站起来,安抚道:“别急别急,即使你们不催,我也会努力的,连我自己也想成为这样的大侠呀。好了,我要去工作了,你们该回去了。”
“对,今天你不该让孩子们知道的。”林钧微责道。
菲菲反驳说:“你才0.5秒呢。人的胖瘦并不影响神经纤维的长度,因此也不影响反应的快慢,朱伯伯,是不是?也有很多胖人非常灵活,比如……比如……”
“10000岁!”孩子们的眼睛瞪得溜圆溜圆。
“对,当然也有很多笨拙的小动物,象蠕虫、蜗牛等,那是由其它因素决定的。但在相同的神经传导速度下,小动物的反应必然较敏捷,而巨型动物如鲸鱼和恐龙,就绝不能很灵活。上面说的只是一个极限值,实际上,动物的反应时间还要加上其它一些延迟。比如,要加上中央处理器(大脑)对信号作出处理的时间;要加上相邻轴突之间化学传递的时间(每根轴突之间是互不联结的,留有20-50纳米的空隙。在这儿,神经电信号需要转化为化学信号,再传到下一根神经轴突上)。总的说,加上这些延迟后,动物的反应速度要比刚才的计算值大得多。比方说,一个最敏捷的运动员,或武林高手,对外界信号的反应,最少要多长时间?”
星星不可能完全听懂这番义正词严的责备,不过它眨巴眨巴眼,还是伸出手,应付其事地同马田碰了碰。这已经足以使马田志满意得了:“行,能听懂我的话,也能知过即改,孺子可教也。”
“好吧。”
“星星,不要这样,叫别人看着多难为情!”
小刚和马田不情愿地举起白易,星星立即两眼放光,握住白易的手——竟然啧啧地吻起来。马田看得瞪大了眼睛:“妈呀,它把你的手当成美味酱猪蹄了吧。”菲菲也笑得岔了气。那边的两位教授一直在关注着这边的情况。孩子们同猩猩握手时他们没有干涉,但这会儿的事态进展让两人有些尴尬。朱教授喊一声:“小张!”正在舞台边的一个年青人回过头,朱教授示意他把猩猩和白易分开。白易倒没有着慌,只是多少有点难为情。她温和地责备道:
教授笑了:“你们太吝啬了,如果是我,我就说1000岁,10000岁。”
小个子教授朗声大笑:“太性急了吧。我们的研究当然是为了人类,否则,只培养出功力超绝的猩猩或猎豹,那对人类不是太危险了吗?著名的物理学家霍金曾说过,随着科学的发展,人类势必要改变自身。他说得对极了,我们正是这样作的。”他换了语气,“不过人体的神经系统太复杂太精巧了,要想把在黑猩猩身上取得的成绩用到人类身上,估计还需要50年时间。”
孩子们走了,这边也该下班了。象往常一样,工作人员要把猩猩关到一个极为牢固的钛合金笼子里,再运往它的住处。不过,今天独孤星星的情绪比较反常,它一直低声吼叫着,扯得那根金蛛丝带子啪啪作响。工作人员不得不亮出激光枪,它才不情愿地走进笼子,还一直怒冲冲地瞪着拿枪的人。
朱义智和林钧看着这种情形,多少有点担心。朱义智其实是“天人合一”的信徒,一贯主张人类和自然界和睦相处。他认为动物界没有残忍,所谓残忍只是动物为了“活下去”而必备的本能。更何况是猩猩这样的素食动物呢。它的本性是温和的,尽管已经被赋予强大的能力,它也绝不会变成戕害人类的恶魔。
马田和小刚都抢着说:“是电信号,这连小学生都知道。”
马田又想抬杠了,不过毕竟面前是朱伯伯,所以他的语气缓和了许多:“朱伯伯,那么,为什么还有许多守门员能扑到点球?”
“哟,10米!”
菲菲瞧得眼红,也上去同星星握了手。四个人恋恋不舍地走了。等他们走上台阶时,听见星星又生气地咆哮起来,昂首眺望着这边。显然它舍不得这几个孩子,至少是它最青睐的白易。白易笑着向它挥手:
他略为停顿后说:“其实独孤星星并没有学到金庸笔下的绝世武功,比如,它不能力举千斤,掌噼巨石,以气驭剑;也不会什么六脉神剑,赤砂掌,铁布衫,金刚罩等。虽然它的表演让人眼花缭乱,但归根结蒂只是一个字:快。它的高超本领只是因为它能对外界作出极快速的反应。你们想想,是不是这样?”
孩子们失望地嚷起来:“50年!那么久!那我们不是轮不上了嘛。”他们七嘴八舌地央求:“伯伯,爸爸,能不能快一点儿?”
“不会的!”马田抗声说,“我知道你是独孤星星的师傅,是深藏不露的武学宗师。小刚,你说是不是?连你也被蒙在鼓里吗?”他诚心诚意地劝小刚,“来,咱们一块儿求朱大侠收咱们作弟子,你家的绝艺不能在你这一代失传呀。”
四个孩子交换着目光,也交换着一个最迫切的愿望,最后由小刚为代表把它提出来了:“爸爸,我们……也能象独孤大侠一样吗?”
“对,科学。科学就是可以实现的神话或魔法。我想对此你们已经了解得够多了。随便举几个例子:若把激光枪送到明朝,会不会被看作魔法?如果把电脑送到200年前,肯定会让当时最杰出的科学家瞠目结舌。不过,科学毕竟和魔法不同,科学的成功,首先在于,它对‘什么可以达到’、‘什么不可以达到’能作出最明晰的判断。你们都说说,世界上什么是做不到的事情?”
“100岁!”“200岁!”
朱教授让一位年轻助手把孩子们送走,但四个孩子不约而同地向猩猩奔去。令他们感动的是,猩猩也一直迫切地望着这边,看见他们走出屏护板就兴奋地咆哮起来。孩子们欢唿着跑去,但小刚、马田和菲菲很快发现自己是自作多情了——独孤大侠的热情是冲着白易来的。小刚窜到看台边,伸出右手想同猩猩握别,猩猩碰了一下,不耐烦地把他的手拨过去。白易看出端倪,轻声说:
“对,绝对的长生不老是不可能的。你们想,连组成物质的最基本的砖石——质子都会洇灭,连宇宙都会灭亡,哪里还能有什么长生不老呢。不过,相对的长生不老倒并非不可能,没有任何物理学定律规定生物的寿命。比如说,人的平均寿命已经由猿人时期的20岁提高到了80岁,今后还能提高多少?”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