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六章

王晋康科幻小说

麻原先生实在忍不住了,喝道:“你的说话,大大的不可靠!”恼怒中他把日本味儿带出来了,“朱小刚根本没有武功,连一把小小的飞刀也躲不过!”
小刚干脆地说:“我讨厌这三个家伙。”
他的中国话还蛮地道哩,小刚点点头:“对,我叫朱小刚,你们是日本客人吧。”
那三人听到喊声忙迎过来,其中年纪最大的人用汉语问:“请问先生是朱小刚君吗?”
十几个男孩爬起来,气喘吁吁的,对这个日本鬼子暗暗佩服。小刚一直冷静地旁观着,他知道这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功夫。这些同学们毫无摔跤经验,他们的力量都分散了。当然,你也不能不承认,这个男人确实有两下子。马田喘息着说:“小刚,我们这一阵丢了面子,你快上吧,把看家本领都使出来。”
肥肥心想莫非小刚受了刺激神经失常了?“拿来什么?”
小刚挠danseshu.com挠头,又是得意又是难为情。你看,一不小心就成国际名人啦,竟有外国人千里迢迢跑来投师。当然,小刚知道自己当不了师傅,除非让这几个日本人也喝神力1号。但神力1号还没生产出来,即使生产出来,他也无权送给一个外国人先喝。日本老人看出他的犹豫,回头断喝道:
李月英关了吸尘器,开心地说:“那你算问对人啦,说不定,告诉你的先生也是听我说的呢。那个闪电侠,朱小刚君,是我女儿姜菲菲的同学,好朋友,常到我家玩呢。”
“不懂事的小辈,还不快来拜见师尊?朱君,”他问小刚,“您说他们该怎样行礼?”
身后的同学们起烘:当然是按中国的礼节啦,当然是按古代江湖上的礼节啦。
同学们都哄然笑了,彭丁丁问:“这么说,你是故意假装着不能躲开飞刀了,对吧。”
“给中国人丢脸……”
“可不咋的。我女儿亲眼见的呀。”她笑道,“你们日本人也看金庸的武侠小说,也知道小龙女?”
麻原先生立即赶到隔壁。等李月英过去打扫卫生时,三个人还关着门在里面唧咕。不久,他们就拎上行囊喜气洋洋地走了,说是机票已订,不能多停。“那头神奇的猩猩,还有神功惊人的朱小刚君,只有下次访华时再去拜访了。沙扬那拉!”
小刚吓了一跳:“飞刀!那哪成呀。飞刀——多危险!”
第二天,李月英打扫卫生时看见,麻原先生的行囊已经准备好。他不在室内,肯定是去例行的饭后散步。收拾卫生间时,听见木屐声踢踢嗒嗒地回来了。李月英隔着房门热情地问侯:“你好,麻原先生,今天要走了吗?是不是回国?祝你一路顺风。”
校门口停了一辆皇冠车,两男一女立在车边,巴巴地望着这边。打从第一眼起,小刚就知道这仨人是外国人,很可能是日本人。因为中国人和日本人尽管外貌相似,但总是有一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区别。肥肥在后边喊:“小刚,等等我!”
同学们笑了,簇拥着小刚离开花园。
“小刚,你咋整的……”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那就是小刚在有意装憨。”李月英肯定地说,“这叫真人不露相,游戏风尘。比如济公菩萨就是破衣烂靴,摇着把破蒲扇。还有少林寺的烧火僧……这种事多了。你们日本人不懂的。我咋说你才能相信呢?对,猩猩!”她忽然想到一个确凿的例证,“喝过神仙水的不光小刚,还有一头猩猩呢。它叫独孤大侠,比小刚出道还早。我女儿说,亲眼见过独孤大侠用牙齿叼住飞箭,用铁棒击落子弹。就算把小孩子的话打个折扣,这头猩猩的武功也够惊人了。对了,那头猩猩还能听懂人话,还能打哑语呢。不信,你让那位哑先生去试试——日本哑语和中国哑语一样不一样呀。”
“好吧,菲菲,你的石子还在口袋里吗?”
“石子呀。”
“他没有师傅。”李月英断然说,“实际上,两个月前小刚还是个普通孩子,和我们菲菲,和马田、白易都一样。他扔‘四连珠’还不如我家菲菲呢。听说他后来喝了一瓶神仙水,功力立马就提高了。嘿,这种神仙水比金庸说的什么莽牯朱蛤,什么雪莲朱果还要灵光呢。”
听完这段话,老家伙的态度立刻就变了,满脸堆上讨好的笑容:“真的,那太惊人了。请原谅我刚才的粗鲁。因为我对朱小刚君太崇拜了,所以看到他……就难免失望。这头猩猩是养在朱小刚君家里吗?”
日本老人笑眯眯地瞅着他,那对夫妻也抱着膀子斜睨着,目光中隐含得意。小刚无奈地说:“好吧,你们这是赶着鸭子上架——赶鸭子上架,你们懂不懂?”
彭丁丁由衷地说:“你真勇敢。”
李月英从卫生间探出脑袋,惊奇地说:“小刚被飞刀扎伤了?没听菲菲说呀。”她看到麻原的冷脸,觉得受了侮辱,大声反驳道:“你说我的话不可靠?那是我女儿亲口说的。也许多少会有点夸大——菲菲是个13岁的孩子,这个年龄的女孩儿说话难免夸张一些。但绝不会夸张得没边儿,我女儿的脾性我知道!那天晚上她激动得很长时间睡不着觉,还说朱伯伯——就是小刚的父亲,有名的科学家——答应让他们都喝神仙水。这些话绝不会假!”
他们匆匆走后,李月英多少有点后悔——今天自己的话是不是多了一点儿?不过,她很快抛开这个念头,照旧兴致勃勃地干活,聊天,开玩笑。如果有人告诉她,这三个日本客人的真实身份是邪教组织奥姆真理教的首领和骨干,她一定会悔之无及。不,即使告诉她,她也不会相信: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些人,他们活在世上的唯一乐趣便是给死神作伥鬼!
老人点着脑袋,一咏三叹。李月英听得十分佩服,这个小日本懂的真多,比我这个南阳人还强哩。这时老人转了话题:“听说南阳又出了一个名人,一个少年侠客,闪电侠,朱小刚君?”
日本老人紧紧追问:“那么,朱小刚君的师傅是谁?他一定是个功力超绝的武学宗师。”
奥姆真理教认为这个世界是罪恶的,只有抛弃肉体升入天国才是唯一有效的赎罪。持这种观点的邪教在世界上还有不少,不过那些人大多满足于“说服”自己的教众去自杀。而奥姆真理教则认为这样做太自私,效率太低。几十年来,他们处心积虑地寻找某种快速的、廉价的死亡方法,以帮助50亿愚昧的、未能信服神谕的人早日进入天国。1995年3月20日,奥姆真理教在东京地铁释放沙林毒气,造成数百人中毒。这只是他们众多努力中小小一朵浪花。他们曾派信徒到澳大利亚盗窃铀矿石以制取核弹,去扎伊尔盗取埃博拉病毒(这是一种凶恶的出血热,死亡率100%),到前苏联偷盗核弹,到伊拉克偷盗炭疽菌、肉毒杆菌毒素、单端孢菌素、VX制剂,塔崩制剂等生化制剂。对奥姆真理教来说,这些制剂都是功德无量的东西。比如肉毒毒素,一匙之量就能使600万人死亡。从这个意义上说,那些下令研制这些生化武器的政治家们真是奥姆教最忠诚的教外信徒。
那个女子抢前一步,作势要拜下去。小刚心里说糟糕,这个国际玩笑开大了,忙喊着:千万别!……不过那女子没拜下去,让身后的男人拉住了。男子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小刚,又用哑语手势比划着。女子扭回头,用生硬的中国话对小刚翻译道:“我丈夫说他想露几手粗浅功夫,让朱小刚君看看,他是否够格作徒弟。我丈夫还说,久闻大侠威名,是否有幸亲眼见见大侠的精妙功夫?”
“对,这儿真漂亮!中国,文明古国;南阳,中国的历史名城。枕伏牛而蹬江汉,襟三江而带群湖。南阳地位很特殊,恰好是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新石器文化的交汇处。夏商时期已经建城,周朝时是国舅申伯的封地。汉唐时是全国著名都市。南阳的历史名人车载斗量,有范蠡、百里奚、刘秀、张衡、张仲景、范晔、范缜、庾信、岑参、张巡……南阳,伟大的名城!”
“他真的能徒步追上汽车,真的练成了小龙女的天罗地网势,能把九九八十一只麻雀用手圈在怀里?”
他摆脱了警方的监视,化名进入中国。现在,他们离开“水一方”宾馆后,并没有赶往机场。他们把行李寄放在火车站,随后就消失在人群中。
小刚老实承认:“不知道,我不会观心术,不能看出别人的思维——好象金庸、古龙笔下也没出现过观心术吧。”
不容小刚分说,同学们已嘻嘻哈哈地拥上他到河边花园去了。同学们大都听说过有关小刚的传说,但亲眼目睹的并不多,正巴不得借此开开眼界,所以几乎全班都跟来了,前唿后拥,煞是热闹。到了花园的草坪上,那个男人抢先一步站到空地上,马步微蹲,两手相扣,他妻子对大家说:
马田他们都面红耳赤,没见过小刚本领的同学更是怀疑地盯着他。等日本人的汽车拐过街角,马田和肥肥就迫不及待地发难了:
“但我们亲眼看见了小刚的表演……”
“水一方”旅馆座落在白河的月亮岛上,俯瞰着如镜水面,周围垂柳依依,绿草茵茵,环境十分幽雅。上午,趁着客人大都出门时,李月英到四楼各个房间打扫卫生。她是肥肥的妈,比肥肥还要胖。浑圆的腰,大象一样的臀部,说话象打雷似的,为人热情豪爽,同事们都喜欢她。
“我丈夫说,请你们去把他摔倒,上多少人都行。”
他接过全部石子,数数,共有12粒。“喂,都看清啦!”然后左手微动,一颗颗石子你追我赶地跃入空中,拉出一条稳定的、闪亮的白线。周围没有喝采声——同学们真正看傻了。他耍了3分钟,在钦羡惊讶的目光中,很潇洒地作了收式。立时,人群中爆发出狂热的叫好声,惹得铁栏外的路人也转过目光。马田一脑门问号:“原来你今天不是发挥失常呀,那是为什么?”
收拾老先生的423房间时,他穿着和服木屐从外边踱进来,进门先含笑点头:“你好,我在屋里不妨碍你干活吧。”
这时,连身后的同学们都听出来了,这个日本男人不是来拜师,是来向小刚叫阵的。老人怒冲冲地喊:“不许放肆!”但实际上他并没有真正阻拦。马田从人缝里挤出来喊:“小刚,露两手给他看看,看他狂的!走,到前边花园去!”
“当然能。他们都在卧龙中学上学,今天是在校学习日,下午四点放学。想见的话,四点钟去吧。”
不过,这些努力都没有成功,麻原也被逮捕,在日本监狱里度过了半生。但是,四十年的牢狱之灾并不能磨蚀麻原先生的信仰和斗志。今年他89岁,因人道主义的原因被释放。不久他无意中听说了中国南阳的一位少年超人,于是他立即燃起了新的希望。
“不,他们三个的眼睛中常常闪出一丝阴光,尤其是那老家伙。当然,这些阴光一闪即逝,你们注意不到。但你们知道我的反应速度,对我来说,那一闪即逝的瞬间就象是电影中的定格画面。你们想想,对着这么一个定格画面看着那道阴光是啥滋味儿!再不把他们打发走,我要把中午的韭菜包子都呕出来了!”
没有回音。外面的麻原先生冷着脸,不理不睬。但卫生间里的李月英没看到这副嘴脸,仍然边干活边聊天:“昨天见到小刚了吗?你不是说想让孙女拜师学艺吗?”
“嗯。”
“那就对喽,我就是听他们说的。”
下午四点,小刚和同学们象麻雀一样飞出校门。今天他骑了一辆簇新的电力脚踏两用自行车,是用燕子姐姐给的钱买的。凌燕姐姐已经出院了,不过还不能下床。小刚和白易去看过几次,每次都碰上成哥。成哥常用轮椅推着燕子姐姐到街心花坛,低着头,有说不完的话。看来,白易的猜测歪打正着,他们俩真的可能成一家哩。小刚他们已经知道,成哥既没结婚,也没谈对象。
日本老人连连点头:“懂,懂。我们知道这是少侠的自谦。”
小刚不好意思地说:“啥子勇敢呀,那把飞刀一出手我就看清了,是把特制的刀,虽然寒光耀眼,实际刀头是圆的,根本没有刃口,而且,方向是向着我的胸口而不是眼睛。否则,我决不会冒险的。”
中年男人不耐烦磨嘴了,他呀呀叫着(原来是个哑巴,难怪一直是那个女人代他说话),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短刀噼面掷过来。小刚“啊呀”惊叫一声,吓傻了,眼睁睁看着飞刀射向胸口,又落下来——原来那把寒光闪闪的飞刀根本没有刃口和刃尖。小刚吓得坐到草地上,惊恐地瞪着日本人。哑巴鄙夷地拾起飞刀,三个日本人互相看看,一言不发,冷笑着开上车走了。
“日本也有个与这儿名字相同的的南阳市,你知道吗?”
“太谢谢您啦,真的太谢谢您啦。”
小刚忽然嘿嘿地笑了,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向肥肥伸出手:“拿来。”
日本老人这会儿不提拜师的事了,含笑旁观。十几个男孩嗷地一声扑过去,团团围住那人,有的抱头,有的搂腰,有的扯腿。但无论他们怎样用力,那男人的双脚象是扎在地上,纹风不动。僵持了十几分钟,那人突然一发力,身体一抡,把十几个孩子摔落一地。
“不,在他爸妈的研究所里。研究所就在卧龙岗下边,不远。”
月英在屋里来回拖动着吸尘器:“不碍的不碍的。老先生出去散步了?”
“知道。不久前日本南阳市代表团还来访问过,就住在这个宾馆里。”
日本老人激动得又是抱拳又是打躬:“朱小刚君,我总算找到你了。我在50年前就是金庸大侠的痴迷弟子,本人也嗜好习武,年轻时还是柔道高手哩。我也一向心仪中国武术。不久前听说你的大名,特意带上孙女和孙女婿来登门拜师。希望大侠伏念我的诚心,收下这两个不成材的弟子。”
“那么,这三个日本人是什么目的?”白易问。
日本老人连声惊叹:“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我能见见这位神功惊人的闪电侠吗?”
三个日本人和十几位同学都怀疑地看着他。日本老人沉默一会儿说:“听说你善接飞刀?”
“为什么?我看他们都是好人,尤其是那个老人,慈眉善目,仙风道骨……”
四楼的客房中有三个日本客人,是前天来的。一位老先生叫麻原义仁,已经89岁了,鹤发童颜,仙风道骨。他在室内爱穿一件和服,在李月英眼里,这身和服颇似中国道士们作法时所披的羽氅。老先生会说流利的中国话,老是笑眯眯的,见人先哈腰。另外两位是一对夫妻,女的大约三十二三岁,长得很漂亮,言语不多,脸上总是带着冷冷的神色。她在登记时写的名字是麻原芳子,大概是老人家的孙女。她丈夫叫阿部仲雄,至少比她大十岁,终日面色阴沉。他是个哑巴,李月英曾看到夫妻二人在打哑语。
“在。”菲菲掏出十几粒石子,小刚只捡了三只,难为情地说:“我这点微末本事真不该来现丑,全是你们逼的。”他定定神,把石子抛向空中,左抛右接,手忙脚乱地坚持了3秒钟,石子就扑塔塔落到地上。“今天玩得不好,嘿嘿。”
李月英一愣:猪笑岗君?日本名字?但她马上猜到了:“你是说朱小刚,小刚?你咋知道的?”
“多谢您啦。”日本老人礼貌恭谨的说,连连鞠躬。李月英去打扫隔壁房间时,老人把孙女和孙女婿喊过去,关起房门,商量了很久。
小刚总结道:“对,到那时再回头看看现在的人类,呀,太可怜了,就象是笨拙的树懒、蜗牛和蠕虫。与旧人类相比,我们都会变成奥林匹斯山上的诸神。你们说对不对?”
采访记者的声音中充满了紧张亢奋:“飞船马上就要与慧星群相遇了。虽然科学家已为这艘飞船挑选了最佳轨道,但它和慧星的相对速度仍超过每秒20公里,飞船轨道和慧星轨道的交叉也只有2.5秒,这就是说,只有2.5秒的有效开火时间。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要击中5000颗小天体,即使对于‘光速人’来说也不是易事。不过我相信他们一定能完成。现在,慧星已经进入我们的视界了!”
“收起来吧收起来吧,咱们谁跟谁呀。”马田笑道。
星星痴笑着,用哑语比划一通。记者皱着眉头说:“哎哟不行,它的动作太快,我才学会的哑语知识对付不了。哪位懂哑语的观众可以翻译?”
小刚开心地说:“很高兴我和小星星交了一份合格的答卷。谢谢爸妈和林爷爷的神力1号。现在我急着回到地球,去吃家乡的牛肉熬面片,浆面条,烤红薯,水煎包……一个月来的太空食品真让我吃腻了!”
几个人停止了雀跃,显得恋恋不舍。马田苦苦哀求道:“伯伯,阿姨,让我们再玩一会儿吧,只玩一会儿。我们这一辈子还没聚过一次呢。”
白易立即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她想,50亿人都轻松了,只有小刚他们仍承受着沉重的压力。不过,相信他们一定会胜任的。10点12分,实况转播正式开始。镜头上出现一位身穿太空服的金发碧眼的女记者:
星星也学着大伙儿的样子同他们握手。然后,大概它想这个举动还不足以表达自己的热忱,便把最受人欢迎的看家本领施展出来——对着燕子和边吉成频频送起飞吻来。四个朋友倒是见多不怪了,燕子和小边乐得前仰后合。笑过,边吉成得意地宣布:“以后不能再喊燕子姐姐了,该喊嫂嫂。我们在下月1号举行婚礼,婚礼前我再给你们送去正式请柬。对了,星星也去!”他正兴致勃勃地说着,忽然没来由地眼红了,“小刚,白易,谢谢你们救了我。我一定用一辈子向燕子赎罪,向你们赎罪。”
小刚笑道:“忘了别人,能忘了你这张臭嘴?不开玩笑了。听爸爸说,要不了多久,神力1号就能提供给全人类。那时人人都是武林高手了。那时,学生们能在一个月内学完现在20年的功课,人人都能成为博士。那时中央电视台的播音员的正常速度不再是1分钟170个字,而是1700个,17000个……”
“对,那时老头老太太们都能驾驶时速400公里的汽车。现在的F-1方程式大赛的超级选手们到那时不值一提!”
“当然不是!”小边笑着,急忙跑过去,小心翼翼地搀着那姑娘走来。姑娘穿得很漂亮,举止优雅,只是左腿微跛。白易迎上去:“燕子姐姐!”
“快了,肯定快了。”白易安慰道。“肯定在你们生下第一个宝宝之前!生下来就是个光速宝宝!”马田大咧咧地说。燕子姐姐没有害羞,反倒满脸都是憧憬的神色。
这窝麻雀哄地飞走了。只有星星略微滞后了一点儿,因为它还没有适应“自由”呢。小刚发现了,扭头拉上他。马田吆喝着:“快,快决定到哪儿玩,春霄一刻值千金呀。”
警察和武警都撤走了,朱氏夫妇和孩子们离开大厅,想乘车回家。这时一架扑翼式飞机从东边飞来,轻悄地降落在草坪上。三个衣冠楚楚的客人满面笑容,鱼贯而下,同朱氏夫妇紧紧握手:“祝贺你们的胜利。”
小刚爸笑道:“这个结果我早就知道了,原来不想告诉你们。我知道,在看一场惊险电影时提前揭宝是最煞风景的事。不过,小刚他们怎么会是白忙活呢。这是一场极难得的实战演习,人类可以积累宝贵的经验,去应付今后天上来的灾难。知道吗?这个复核结果一直没有告诉飞船上的驾驶员们,这是为了考验他们,在沉重的心理负担下能不能出色地完成任务。”
“那好,跟我来吧。”
小刚遗憾地说:“可惜我和星星赶不上吃你们的喜酒了。我们马上要走了。”
白易和菲菲也醒悟了:“要!伯伯快给我们!”
飞船的光柱突然熄灭了,镜头马上切换成慢速回播。在十万倍的慢速下,可以看出,激光束原来是断续的,是一束一束向外发射的。小刚和星星瞄准一个星体——开炮;再瞄准一个星体——开炮。他们的动作十分娴熟,就象钢琴大师在演奏。由于速度极快,射击连绵不断,所以在平常人眼里,这些光束是同时亮起同时熄灭的。
燕子把白易搂到怀里:“真高兴在这儿见到你们。”白易抬头看看她,十分惊讶于爱情的魔力。燕子经过爱情的滋润,变得十分娇艳,眼波流转,喜气洋溢,与撞车前或病房中的凌燕判若两人。她同三人打过招唿,把目光盯在猩猩身上:
白易和马田责备地看看她:“当然能成。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刚的功力。”
飞机早已爬升到高空,不可能听到这句话了。小刚妈拍拍她的头:“别担心,那边早就做好了周到的安排,一定会为它戒掉毒瘾的。放心吧。”
“各位观众,万众瞩目的格登慧星就要光临地球了。这是一串项练似的小天体,约有5000多块,最大的有几万吨。据计算,这些天体大部分将在大气层中烧毁,只有40多颗能落到地面上来。不过,如果它们落到人口密集的大城市,仍将造成可怕的伤亡和破坏。所以,各国协力建造了《狙击者》号飞船,执行中途截击任务。由世上唯一的光速超人朱小刚和黑猩猩独孤星星担任狙击手,由经验丰富的宇航员列昂诺夫担任驾驶员。飞船早已上天,很快就要与慧星相会。不过,”播音员的笑容加浓了,“根据最新的观测资料复核,格登慧星到达地球的时间要略为提前,也就是说,它不会落在东京等城市,而是坠落在日本以东的太平洋洋面上。所以,它对人类社会已经没有威胁了。等会儿我们看到的,将是一场有惊无险的狙击演练。”
“小刚,记着为星星戒毒!”
这些话传到了飞船里,小星星高兴得顾盼生辉。
还是马田“贼”,首先醒悟过来:“要,我们当然要!我们要神力1号!”
“对,太客气啦。”
朱伯伯逗他们:“那么,你们不想要这份奖品啦?真的不要?可不许后悔。”
“谢谢叔叔,谢谢阿姨!”
“当然!”马田理直气壮地说,“刚才要不是小刚神功无敌,咱们都在轰隆一声中灰飞烟灭了。所以,过去的事都可以算到上一辈子。”
白易不好意思地说:“朱伯伯,童阿姨,你们干嘛跟我们客气呀。这都是我们该作的。”
“我是担心小星星,不管怎么说,它还没有具备成人的智慧。”
他们瞪大眼睛盯着屏幕。在暗淡的天幕上,慧星的5000个碎片排着整齐的长队,飞速向这边扑来。这颗慧星是太阳系的常客,在多次拜访中,它的挥发物已损失殆尽。即使如此,它的尾巴仍有数万公里长。慧尾拖到了地球的阴影之外,在阳光下闪亮着,十分壮观。慧星越来越近,摄影镜头飞快地跟着转动,5个人的心脏似乎都停止了跳动。他们手心汗津津的,默默祷祝着飞船的狙击一举成功。忽然——飞船开火了。它在一刹那间变成一只剌猬,一只以光柱为剌的剌猬。它身上长出密密麻麻的光柱。很奇怪的是,每条光柱都在半道上截断了——落在某一颗小天体上。这些小天体被击碎,在暗淡的天幕上消失。然后,当它们降落到大气层中,就变成一簇簇倒垂的艳丽的菊花。飞船身上的光柱晃动着,摇荡着,明明灭灭,灭灭明明,一共延续了2.5秒,同时在飞船的下面撒下满天礼花。也有极个别的陨石漏网了,它们的轨迹是一道直直的光束,在缤纷的礼花背景上穿过,然后消失在大气层中。不用说,这些漏网之鱼都比较小,它们在大气层中烧光了,没有对地面构成威胁。
“小刚!白易!还有你们仨,真高兴在这儿见到你们。”
白易笑他:“乱用名词!……到月亮岛上吧,离这儿最近。”
他想起什么,便扶燕子坐下,自己飞快地离开。少顷,他拎着满满两只塑料袋回来,里边有可乐、啤酒、水果、各种小吃。几个孩子这才想起还没吃早饭呢,便不客气地大吃大喝起来。白易担心星星不一定喜欢这些食品,但看来它已经完全被同化了,很熟练地拉开啤酒罐的拉环,仰脖喝起来。
小刚爸咳了一声:“小刚,恐怕你要和朋友们暂时分手了。这三位伯伯阿姨你认识的,肯定你也猜到了他们来的目的。其实,他们早就要带你走了,但为了不惊动那三个坏蛋,所以一直等到现在。还有,小星星也一块去。”
孩子们欢唿雀跃:“真的?我们真的都能分到?”小刚和白易格外高兴。有这么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他们就不必为“吃独食”而内疚了。
“孩子们,谢谢你们。这些天,你们帮助大人抓到了三个坏蛋,又帮助小星星迷途折返。你们立功了,也经受了生死关头的考验。我和丈夫决定,给你们发一份小小的奖品。”
“那当然,这些天我们早就等急了,每时每刻都和警方保持着联系。”
朱教授笑着说:“你们的消息很灵通呀。”
经过这一番生离死别,五个孩子(包括星星,现在大伙儿已经打心底里接纳它为小弟弟)亲热得咬牙切齿的。他们之间有一块张力很强的液膜,时时刻刻把五个朋友往一块儿吸。朱义智和童明嫉妒地看着,很想把儿子搂到怀里,用手指在他身上细细检查一遍——毕竟他刚刚过了一道生死关口呀。但是,至少在目前,他们挤不进孩子们的心灵世界。
白易向他们作了解释。小边果断地说:“没关系,我们把婚礼推迟,等你们回来。燕子,你说行不行?——不,小刚,你别劝了,我们一定要等你回来,说起来,你还是我们的大媒红哩。”
两位少侠显然不知道自己是在镜头中,他们心无旁鹜,高度警觉地观察着面前的屏幕。左手掌握着激光炮的瞄准器,右手虚按在发射钮上。虽然相隔千里,朋友们仍然能感受到他们的紧张。孩子们不由得也紧张起来,甚至忘了这只是一场有惊无险的练兵。菲菲轻声问:“白易,他们能成吗?”
镜头切换到采访飞船外,外面是广袤的暗淡的天幕,一艘小巧玲珑的银白色飞船缀在天幕上,飞船两侧喷着桔黄色的火光。女记者说:“飞船是在前天升空的,定轨在距地面900公里的近太空轨道。到此刻为止,两艘飞船已绕地球飞行了10圈。10分钟后,飞船的轨道将与慧星轨道交叉。你们已经看到,《狙击者》正在做最后的姿态调整。现在我把镜头切换到狙击者号飞船内。”
安娜在白易身边看到了小刚的父母,立即开始远距离采访:“那儿坐着的便是朱小刚的父母,朱义智教授和童明教授,也是神力1号的发明者。请你们讲几句话,好吗?”
成哥和燕子听得两眼放光,叹道:“什么时候能让我俩喝上神力1号,这辈子就不枉活了。”
小刚干脆地说:“没说的,我很高兴能用自己的本领干点事儿。不过,爸爸,你不是说已经培养了100个超人吗?”
白易立即按下互动电视的发射钮。“我能。我叫白易,是星星的好朋友。刚才星星说的是:请告诉我的白易姐姐和大伙儿,我已经戒了毒品,我是不是变成了一个好孩子?”白易高声说:“星星,你向来是一个好孩子,我们大家都喜欢你!”
32天之后,是格登慧星光临地球的日子。按天文学家的计算,它将在夜里10点23分到达。晚饭后,白易、马田和菲菲早早地聚到小刚家中,打开那台100英寸的壁挂式彩电。稍过一会儿,小刚爸妈也过来了,教授说:“有一个好消息,电视上马上要广播的。”
爸爸笑了:“那是骗麻原义仁的。第二批神力1号恐怕还需要30天才能生产出来。对了,鉴于你和朋友们在这次破案中的贡献,我会另外申请,多留下两瓶神力1号,让白易、马田和菲菲每人都得到一瓶。”
马田举起酒杯:“喝酒前总得有个演说辞吧。我祝小刚和星星此去旗开得胜,建功立业。喂,大侠名满天下时,不会忘了老朋友吧。”
朱教授笑着说:“稍安毋燥,我想电视上马上就要宣布了。”
孩子们只好耐下性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屏幕上正展示着几个可能遭陨石袭击的城市:东京、川崎、釜山……奇怪的是,这些城市都非常平静,看不出丝毫的“战前”状态,也没有居民疏散后的冷清。这时一个男播音员出现在屏幕上:
时间已经到8点15分,该返回了。小边开有一辆面包车,又出去唤了一辆出租,两辆车把孩子们送回卧龙岗下的研究所。院内,那架扑翼机已经发动,小刚和爸妈告别,拉着星星匆匆爬上飞机,飞机马上起飞了。小刚爸妈和孩子们仰着脸,挥手告别,白易忽然想起一件事,追着飞机喊:
他们仰视着,直到飞机融化在蓝天中。
记者忍住笑,把镜头转向小星星:“小星星,我知道你是一位高智力的猩猩,请你用手势语向观众说几句话。”
小刚爸插话:“星星肯定能胜任。用激光炮击落陨石,是个相对简单的动作,只要求快速反应就行,所以它现在的智力水平足够了。其实,多少年前科学家就发展出了‘鹰眼雷达’,把鹰眼和雷达相连,靠鹰眼的敏锐来发现敌国导弹。何况小星星的智力要远远超过鹰呢。”
太空飞船喷着火焰,调整姿态,开始返航。屋里的三个孩子兴奋地嘈杂着,恨不能立即和小刚小星星见面。他们没注意到朱氏夫妇短暂地离开客厅,很快又返回,脸上挂着神秘的微笑。童明把孩子们喊过来,说:
他领着客人走向孩子们,小刚认出这是“小天体委员会”的两男一女。他们象看宝贝似的紧紧盯着小刚和星星,对其他几个孩子几乎是视而不见,这令三个朋友多少有点恼火。只有绪方信子认出了白易,亲切地招唿着:你是白易姑娘,对吧。这两位也是小刚的朋友吧,你们好。
朋友们大悟:“对,你说得对!”齐齐拿眼瞅着大人们。大人们互相看看,油然而生恻隐之心。最后庄先生慷慨地说:“好,就让你们单独玩一会儿。一个小时,不,两个小时吧。现在是早上6点半,你们8点半准时赶回来。”
是边大哥,他扑过来,与五个小家伙抱作一团。白易心细,首先注意到远处有一个姑娘伫立着,一直望着这边,不过离得太远,看不清她的眉眼,便小声问:“成哥,你是一个人吗?”
凌燕生气地说:“成子,不许这样!怎么又说这些话?”她把话头岔开,“小刚,你们一定要来呀。”
“还有,人脑和电脑的交流也能以光速进行,现在的‘输入瓶颈’再也没有了。”
画面上是各个城市的欢腾场面,行人们在相互祝贺。奇怪的是,电视机前的这三个孩子却有些茫然——有这样的结局当然令人高兴,可是,“小刚他们不是白忙活吗?”马田直率地说。
“伯伯,什么好消息?肯定和小刚有关吧。”
狙击者号飞船内,一位肩膀宽阔的宇航员坐在驾驶位上,两侧是小刚和小星星。他们都穿着白色的太空服,头盔里露出一黑一白两个脑袋。这边马田立即高声叫着:“哈,黑白双煞!”
尽管与马田有同样的愿望,其余三人还是认为他的话太离谱。菲菲轻声说:“你说什么?这辈子咱们还没聚过一次?”
他们截了一辆出租,直奔白河里的月亮岛。这会儿岛上游人不是太多,孩子们找了一块绿草厚密的河滩,踢掉鞋子,团团坐下。不过还没进入正题,就有人大唿小叫地奔过来:
小刚妈回头嘘了一声:“开始了!”
菲菲马上纠正他:“多难听!应该叫黑白双雄。”
“这就是你们常说的小星星吧。刚才听游人说,有四个孩子带了一头黑猩猩,成子立马就猜到是你们,就扯着我急忙跑来了。”
三个孩子又蹦又跳,围着朱伯伯,抢夺他手中的东西。朱教授哈哈笑着,把两手高举过头顶。在他手里,三瓶碧绿的神力1号闪烁着神秘的光辉。几分钟后,三个孩子每人捧着一瓶神药,安静下来,那绿色的药液在他们脸上映出一片辉光。白易激动地说:“等小刚和星星回来,咱们也都变成功力高绝的闪电侠了,我真高兴!”
三个客人都笑看着这四个乱窜乱蹦的小猴崽——不是四个,是五个。因为一身黑毛的星星也夹在里面瞎起哄。小刚爸说:“好了,时间宝贵,收拾一下准备出发吧。”
“好!”
小刚父母相视一笑,童明示意丈夫讲话。朱义智简捷地说:“神力一号是近代科学的结晶,而我、童明和林达只是适逢其会,从树上摘下这颗熟透了的果子。我相信,有了神力1号,人类的新时代就要开始了!”
“谢谢你。我想这句话代表了整个人类的心声。现在,飞船就要返航了。”
马田说:“那时天上的飞机可以一架挨一架地飞,也不必担心相撞,因为‘光速驾驶员’足以作出反应。”
“我是世通社记者安娜。现在我是在新闻采访飞船里,我前边就是万众瞩目的《狙击者》号飞船。请看。”
观测飞船兴奋地宣布:“据统计,仅有1%的较小的陨石和陨冰未被击中,但它们都在大气层中烧光,没有一颗落到海面上。现在可以说,这次狙击计划取得了完全的成功!”
电视前和飞船内都是一片欢腾。小刚和小星星去掉头盔,在飞船内窜跳着,互相拥抱。驾驶位上的列昂诺夫也回头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镜头拉近,满屏幕都是小刚和小星星傻兮兮的笑容。记者安娜的声音:“小刚,祝贺你。在这万众欢腾的时刻,你有什么话要告诉观众吗?”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