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注释:
1、文中的细胞凋亡酶CPP-32(APOPAIN)、RAS致癌基因、能对DNA进行修补的PARP酶等都是近代遗传学的发现,但我凭自己的想象作了一些胆大妄为的修正。简言之,遗传学家说致癌基因是非正常的、是在人类发展过程中才产生的致病基因,但我认为它是原始细胞固有的正常的基因,在生物进化过程上它受到抑制,但在某种条件下会复活。读者只可姑妄听之。
在董事长办公室里,何一兵从监视屏幕上看到老人,立即下楼,来到办公楼前的广场:“邓先生,你好。”

“她的心境怎么样?”
2、所谓“活体约束”这个名词是我自造的,但我想从原理上说并无问题。比如,生物细胞要受所属生物体的约束,它们的凋亡速率由机体分泌的细胞凋亡酶来控制。
不过,有一点是他没有想到的:邓飞也猜到了、并默默守护着这个秘密。
何一兵叹道:“我曾自认是萧水寒的知交,当我知道他就是 170岁的李元龙先生时,我不敢以朋友自居了。他是一个伟人,一个遗世而独立的伟人。可惜他的长生之秘未能留到人世上。”
“你好,何董事长。”
“嗯,在澳大利亚的基思岛上,那个岛漂亮极了。”
何一兵邀他上楼,他说晚上我作东,为你接风,宴席上咱们可以好好聊聊李元龙先生。邓飞笑着辞谢了:“不行,我这是刚从澳大利亚回来,还没回家呢。以后再说吧,以后我会是这儿的常客。”
邓飞微笑道:“是很可惜,不过我们还是相信李先生的安排吧,我们谁都比不上他的远见卓识。”
他们寒暄后告别,并约好星期天一块去钓鱼。出租车溅着水花开走了,何一兵回到狮身人面像旁,静静伫立着。
特使先生前天还来了武汉,约他闲聊了一会儿,只是礼节性的见面,没有再问及李先生留下的长生之秘。当然他知道,特使仍对他抱着期望,但他什么也没有透露,这是他在十几天的思考中作出的决定。守着这个天下至宝,连他自己也难免有动心的时候。谁不想获取长生?谁不想让可爱的儿女永葆青春?但想想李先生,想想已经成就不死之身却毅然抛却生命的那位哲人,何一兵很快就能心静如水了。
这是李先生留下的人生之谜,是人生之交替,大道之循环。他猜想到,很可能,有关长生术的高密度光盘材料就藏在狮身人面像的体内,是在用基因技术造出它之前就埋下的,藏在那个百分之一比例的小斯芬克斯像中。但他愿终其一生为李先生保存这个秘密,李先生临去世前托他照顾好邱风和“天元公司”,他知道,李先生那时所说的天元公司实际是暗指这座雕像。所以,李先生去世后他一直在精心守护着它,对任何来人都睁着第三只眼睛。
“他的遗体将永久保存,只把他的衣服火化了,在长江上撒了一部分,在邱风住的小岛周围撒了一部分。”
“萧太太和孩子安排好了吗?”
夏天的傍晚,阵雨刚过,东边天空挂着一弯绚丽的彩虹。一辆出租车开到天元生物工程公司的大楼下,一个老人下来,踏着雨水走近那座象牙质的斯芬克斯雕像,默然仰视着。狮身人面像刚经过雨水的沐浴,晶莹洁白,光滑圆润,造型灵动,昂首啸着如血残阳。老人沉思着,从头到尾轻轻抚摸它 。
“她当然很难过,我想——还有些怨恨。她怪李先生非要履行这种过于残忍的”对造物主的许诺“,摧残了此生的幸福,不能同她和女儿白头到老。不过,她现在已经想通了,你不必为她担心。作了母亲的女人,心理再生能力是很强的,李先生的估计没有错。再说,还有她奶奶在旁边慰劝呢,老人家很硬朗,我想,为了孤独的孙女和重外孙,她一定能活到100岁。”
为了不造成读者的误解,对本文中出现的专业知识作一点说明:
“李先生的骨灰呢?”
胎儿有五个月时,萧水寒召开了一次临时董事会。他向董事会宣布,他决定退隐林下,把自己的一半股权转给妻子(但妻子终生不在董事会中任职),一半股权按照贡献大小,分给这些与他共同创业的生物学家。他和妻子将离开故土,定居在南太平洋深处某个与世隔绝的岛屿,这是彻底的隐居,从此“不会再同人世间有任何联系了”。这个决定显然是晴天霹雳——而且太不近情理,太不正常,董事会十分震惊,在震惊中都联想起萧水寒“不要后代”的信条和其后邱风的怀孕。无疑,这个古怪的决定与此有关。董事们一片反对声浪。但萧水寒的态度没有任何松动转寰的余地。几天以后,他们被迫接受这个决定,并推选出新的董事长何一兵。
萧水寒笑道:“没什么可安排的了,实际上这几年——我结婚后的六年间,一直是你在全面主政嘛。只有一件事,你抓紧把那尊雕像生产出来,安装好。我出国前要在国内转一圈,走前我要看看它。”
何是十五年前加入天元的青年生物学家,后来成了萧不拘形迹的密友。会后,董事们脸色阴沉地陆续散去,何一兵留下来,闷坐着,以手扶额,心情沉重。萧水寒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何抬起头,闷声说:
何一兵烦躁地骂道:“真不知道你是什么鬼迷了心 !”他心情郁闷,总觉得萧水寒这种毫无理由的突然退隐有什么沉重的隐情,萧水寒过去曾坚持“不要后代”,甚至宣称什么“天谴”。现在邱风怀孕了,他的退隐决定当然与此有关,但深层原因到底是什么?何一兵的心中隐隐有不祥之兆。最后,他苦笑道:
“太美啦!我没法形容它,实在是太美啦。”她由衷地说。
他说的是一尊斯芬克斯像。三天前萧水寒已经把一尊百分之一比例的小雕像交给何一兵,它将成为一尊大雕像的生长内核。何一兵说:没问题,保证你走前安装好。“祝你旅途顺风。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应该记住,我的友情是值得信赖的。”
何一兵气恼地骂道:“见你的鬼!你是八九十岁的衰朽老翁?你才刚刚50岁呀,正处于智力的成熟巅峰。按照新的年龄分类法,你只能算是‘青年中年人’呢。再看看你的身体,陌生人绝不会认为你超过35岁 !”他恳求道:“为了天元,为了你的伙伴,是否再考虑考虑你的决定?老实说,我们几个自认算不上弱者,天元的董事长我并不是拿不下来。但像你这样的全才,既有渊博的知识,又有灵动的才情,思维极为简明清晰,世上不容易找到的。有你在旁边,哪怕是一句话也不说呢,我们会胆大一些。再考虑考虑吧,行不行?”
几天后的拂晓,何一兵夫妇、威廉科克斯、朴再元夫妇等七八个密友在斯芬克斯雕像前为他送行,萧氏夫妇要开始他们的国内之游。
“看来你是劝不回来了。我的老板兼大哥呀,你真够狠心的,在一块儿摸爬滚打15年,一句‘拜拜’你就走了,还要‘终生不再有任何联系’……算了,不说了。有什么善后工作,你安排吧。”
“当然记得啦。狮身人面怪斯芬克斯是巨人堤丰和蛇怪厄喀瑞娜的女儿,她向每一个行人问一个谜语,凡是猜不到的就被吃掉。没有人能战胜她,连国王克瑞翁的儿子也成了牺牲者。国王只好下了诏书:凡能除掉斯芬克斯的英雄可以占有他的王位,并娶他的姐姐为妻。这时,一个勇敢聪明的青年俄狄蒲斯来到底比斯城,他一直受到一个不祥神谕的蛊害。这条神谕说他这一生注定要杀父娶母,他只好四处流浪,以逃避自己的命运。因此,他从不看重生命,决心要为民除害。他去向斯芬克斯挑战,后者给他出了一个最难猜的谜语,谜语是:早晨走路四条腿,中午走路两条腿,晚上走路三条腿;用腿最多的时候,正是力量和速度最弱的时候。聪明的俄狄蒲斯一下子猜到了:谜底是人啊,人的幼年、中年和老年正是人生的早晨、中午和迟暮。斯芬克斯羞愧自杀,俄狄蒲斯便做了国王。水寒,我说的对吧。”
邱风的怀孕没有向外人透露。但这瞒不住过从甚密的谢玲。她很快发现邱风嗜酸,呕吐,惊喜地问:“是不是怀上了?”邱风羞涩地点点头,掩不住内心的喜悦。“啊呀呀,真是天大的喜事,老板(这是公司所有员工对萧的通用称唿)改变主意了?爱情的力量无坚不摧呀。”
萧水寒平静地说:“你是否需要我帮你复习一些生理知识?人脑在30岁达到生理巅峰,以后每天要死掉十万个脑细胞;人体细胞在分裂约50代后,就会遵循造物主的密令自动停止分裂,走向衰亡。万物都遵循新陈代谢的规律,自然界和人类都没有不死的权威。”
在此之前,何一兵等密友都知道萧不要孩子的信条,他们觉得这个信条有点古怪,有点不近情理,但没人敢尝试去说服他,因为萧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仰之弥高的偶像。听说邱风怀孕的消息后,他们小心地回避着,不同萧水寒谈论此事,不过谢玲更成了萧氏别墅的常客,对邱风的衣食住行,事无巨细一管到底。
何一兵自豪地说:“我想它应该算是一件毫无瑕疵的绝品。”
萧水寒目中掠过一丝伤感:“我老啦,已经没有灵动的才情啦。我常常佩服——比如120年前的李元龙。你当然知道他的,他算得上生物学界的教父。直到120年后,我在学术成就上仍然不能超越他。”
人头狮身的斯芬克斯雕像坐落在公司主楼下,通体四米有余,晶莹洁白,光滑柔润。它是象牙生长基因按人工编写的造型密码“天然”生成的,全身天衣无缝,精美无暇。这座雕像是希腊传说的中国化,狮身是中国的传统造型,但未取明清以来那种凝重的风格,而是师法汉朝的辟邪、天禄石刻,腰身如非洲猎豹一样细长,体态矫健飘逸,双翼似张似合。女人头像部分写意简练,一头长发向后飘拂,散落在狮身上。她的身形凹凸有致,口角微挑,笑容带着蒙娜丽莎的神秘。从看她的第一眼,邱风就被迷住了,她绕着狮身,从头到尾轻轻抚摸着,啧啧惊叹着,眼神如天光一样流盼不定。
萧水寒很高兴,笑问邱风:“还记得希腊神话中的斯芬克斯之谜吗?”
他沉沉地说。萧水寒知道这句话的份量,很感动,但没有形之于色,微笑着同何一兵握别。
“对,说得很对。”萧水寒叹道,“我很佩服古希腊人的思辨,科学家们从希腊神话中常常能得到哲理的启迪。这个斯芬克斯之谜其实是一个永久的宇宙之谜,是人生的朝去暮来,是人类一代代的生死交替。”他对何一兵说,“请费心照料好这座雕像,也许我的人生之谜就在此中。”
“我真不理解你的古怪决定,你一定是疯了。”
何一兵等几人疑惑地看着他,沉重地点头。他们并不能理解萧水寒的话中深意,但他们说:放心吧,我们会履行你的嘱托。秋风萧瑟,梧桐叶在地上打旋,空中落下一声雁唳,十几只大雁奋力鼓动着双翅,按照迁徙兴奋期中造物主的指引向南飞去,人字形的雁阵慢慢消失在地平线下。萧水寒同朋友们一一拥别,然后小心搀扶着怀孕的妻子,坐进H300汽车。斯芬克斯昂首远眺,目送汽车在地平线处消失。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