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佐藤寿彦(东京女子医科大学医师、ELSEVIER股份有限公司首席药物信息官)
矶贝隆夫(东京大学研究生院药学系研究科、ASTELLAS制药公司理论科学特邀讲座教授)
最后,我要向阅读本书的读者表示衷心的感谢。
林田康平(北里大学药学院生物药化学研究室研究生)
其次,网络和电脑方面,高木浩光(独立行政法人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信息安全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给予了我热情的指教;飞行器方面,青木谦知(航空记者)向我提出了中肯的建议;语言和逻辑方面,野矢茂树(东京大学)发表了宝贵的意见。
佐伯和德(东京理科大学研究生院药学研究系药学专业田沼研究室博士三年级)
山本直司(星药科大学药品制造化学研究室助教)
我在这里再次对以上诸位的帮助表示谢意。同时声明,文中考证如有瑕疵,一切责任都由作者本人承担。
首先是药物化学方面,我先后得到了以下诸位专家的指导:
谢谢您阅读本书。
平山重人(北里大学药学院生物药化学研究室助教)
本田雄也(东京理科大学研究生院药学研究系药学专业田沼研究室毕业生)
再次,金泰完、金玄玉、崔钟焕、李应敬向我讲述了韩国文化的有趣知识,我对他们同样万分感谢。
长濑博(北里大学药学院生物药化学研究室教授)
田沼靖一(东京理科大学药学院教授、药学院院长、基因组制药研究中心主任)
我有幸获准采访北里大学长濑博教授。在实验室里,教授用超过十小时的时间,向我详细讲解了制药的关键所在——有机合成。如果没有教授基于深厚学识与经验的教导,等待本书主人公的一定是悲惨的命运吧。对作者来说,长濑教授的指导就是最好的“GIFT”。我对教授深表感激。
在本书的写作过程中,我得到了许多人士的帮助。他们不吝宝贵的时间,传授我专业知识。我谨在此对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能不能问个问题?”盖瑞特听完说明,请求发言道,“怎么应对逃出来的人?”
“米克,你接受过雨林训练吗?”
辛格尔顿接着给大家分发弹药袋。“里面有夜视仪和格洛克手枪的消声器,今晚还要进行夜间强攻训练。”
耶格当机立断,向其他三人交待了作战顺序。两列帐篷,每列六顶相对放置,从每列的左右两端开始发动进攻是最有效的。
辛格尔顿站在摆着一排突击步枪的枪架前:“之前我说过,你们的主要武器是AK47和狩猎用霰弹枪。随意挑选吧。后备武器就用格洛克17好了。”
我想看到孩子的笑脸,我想看到他活泼捣蛋的模样。就算他把桌上的杯子打翻,就算他在家中的墙壁上乱写乱画,我都不会责骂一句,只会默默地看着他。他想干什么都行,我还可以跟他玩投球游戏,只要他能恢复健康,像其他孩子一样……
“给格洛克手枪装上消声器。”
这全都拜首都坎帕拉的这家网吧所赐。它位于鳞次栉比的商店的一角,紧挨着林立的高楼。网吧的上网费很贵,所以他每周只能去一次。但商店里的十多台电脑散发着巨大的魅力,吸引他去探索未知世界。
不会是玩我吧?但他转念一想,英国富豪应该给得起二十六万美元,于是立即回信说:“我接。”对方又发来指示:“在斯坦比克银行开户,告诉我账号。”然后,就在刚才,他发现自己的账户上转入了巨额预付金和必要经费。
耶格这时才深感生命的脆弱。五年后还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不是贾斯汀的肉体,而是塑料制成的机器人。
“各就各位。”
辛格尔顿接连下令,四人遵照执行。
四人将让自己吃尽苦头的背包放在寝室,没换衣服就去参加下一个训练科目。
年轻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倘若选1,自己什么都不做就可以得到两亿乌干达先令。他不知道对方怎么会给自己这种选择。难道是为我着想吗?
半年过去了,什么纰漏都没出。然而,就在上个月,他收到一封邮件,是一个自称罗杰的英国人发来的:“将车和粮食运入贵国的邻国——刚果民主共和国,这样的活儿你接不接?”
耶格左手向下一挥,宣告行动开始。他用眼角余光瞥见米克已经动手,自己随即也冲入了第一顶帐篷。入口的高度刚到胸口,他只好像窥99lib•net探地窖一样朝里看,一发现人形物体就立即将枪口对准,但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却僵住了。放在帐篷中的是儿童人偶。四个小人卧躺在地上,年龄从幼儿到十岁孩童不等。
“对这次的任务,我总感觉有点不安。”迈尔斯脱掉徒步鞋,给被鞋磨破皮的脚贴上创可贴,说,“我从未接受过真正的雨林训练,当空军时也没有。为什么我会被选中干这个活儿?”
“有。”在法国外籍兵团当过兵的日本人点了点头。
你应该也预想到了吧,这次委托的任务具有危险性。所以,我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下面两个选项,你选择哪一个?
“非常低。”米克将霰弹枪放回枪架,拿起了AK47。
盖瑞特说:“说明这工作很简单吧?”
2.继续干下去。在指定的日期,将准备好的四轮驱动汽车、食物及其他物资送到刚果东部的纷争地带。如果你做此选择,我将按照约定,支付剩下的两亿。
两人默默地走出来,从最远的帐篷开始检查。他们也明白自己攻击的目标是什么了吧。盖瑞特默默执行着命令,而迈尔斯无力地摇起了头。
耐久行军虽然比预定时间超出一小时,但好歹结束了。“没事,头一次都会这样。”在训练基地迎接他们的作战部长辛格尔顿说,脸上却难掩不满之色。
一行人在辛格尔顿的率领下,朝停在一旁的大篷卡车走去。所有人都沉默不语。耶格跳上车,正欲关闭后门时,终于开口道:“等等。我们犯了一个低级错误——把空弹匣落下了。”
“任务完成。”
泽塔安保公司总部大楼后部是一片广阔的空地,有机场、机库和各种训练设施。耶格等人来到大楼外面,看到了给军用运输机搬运物资的叉车。他们还是第一次在这个基地内看到辛格尔顿以外的公司员工。好像被隔离了,耶格下意识地想。看来,这次他们执行的果然是美国制定的机密计划。
辛格尔顿咂了咂嘴,将刚放下的手刹又拉了起来。
“跟我来。”
武器库内部蔚为壮观,不仅有各种各样的重型武器和小型武器,还有火箭筒、迫击炮,以及空降作战中使用的降落伞。在纷争地带流通的,主要是东欧诸国和中国制的武器,但这里却准备了来自世界各国的精良装备。
“下面传达训练要点。”也许是四周被黑暗笼罩的关系,辛格尔顿的语气相当沉重,“把那排东西想象成帐篷,里面有三到四个人。假定这些人都在睡觉,你们用装有消声器的格洛克手枪,尽可能快地将所有人杀死。”
那时耶格才七岁,想方设法拉着妹妹玩打仗游戏。有一次,父亲开着车,载着一家四口去阿肯色州走亲戚。途中停靠汽车旅馆,父亲独自去前台办理入住手续,耶格透过后座的窗户注视着父亲。父亲同办事员隔着柜台谈笑,从裤子后袋中取出钱包,办事员递给父亲一支签字用的圆珠笔。少年耶格想,自己总有一天也会成为父亲,肩负起同样的责任。
两人返回辛格尔顿身边,分别报告了确认的结果。
“我们啊……”盖瑞特被突然问到,有点结巴,“带的是简易型帐篷。”
辛格尔顿一声令下,所有人都戴上了目镜。周遭微弱的光线在夜视仪的辅助下增强不少,眼前呈现出染上荧光绿的景象。
耶格来到一排帐篷的尽头,盖瑞特和迈尔斯已经抵达战位,等待队长的信号。耶格将夜视仪转向另一排帐篷,看到米克已经躬身靠近,紧握格洛克手枪,做好了攻击准备。
耶格将话题抛给盖瑞特:“海军陆战队是怎么做的?”
辛格尔顿下令后,拿着秒表离开了大家。
为确认自己没在做梦,他试着取了一小笔钱,结果钞票就顺利到了手。看来,英国人是真的要托他办事。
“睡觉的时候怎么办?需要像平常野营时那样带帐篷吗?”
回家之前,年轻人顺道去了一趟那家堪称幸运起点的网吧。他检查了邮箱,发现罗杰又发来了一封邮件,内容再次令他震惊。在“钱已按约定汇出”的通知之下,写着如下文字:
耶格再次戴上夜视仪,飞奔回漆黑的训练场。他在帐篷后面搜索,用徒步鞋的脚尖探查地面,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场所。耶格跪在地上,一面注意不弄脏工装裤,一面将胃里的东西全吐了出来。
任务的具体内容露出冰山一角。攻击目标是反美武装分子的营地吧?
耶格和米克在广场的一头会合,辛格尔顿下令道:“盖瑞特、迈尔斯,去确认战果。”
然后是战斗射击训练。他们采用站立和趴伏的姿势对自动树立的人形枪靶进行射击。耶格观察了盖瑞特的表现,他的枪法很准,换弹匣的动作也很流畅,可见训练得相当熟练。这家伙之前究竟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编造海军陆战队出身的谎言呢?
“戴上夜视仪!”
一个小时后,一行人被召集起来进行夜间强攻训练。这次他们坐上了大型卡车,前往另一处训练场。在大篷卡车停下来的时候,西边地平线上的一抹残照也被黑暗吞没了。耶格跳下车,映入眼帘的,是被车头灯照亮的简陋建筑。那是人质营救训练用的模拟房屋。
背后传来四声低沉的枪响。米克对第一顶帐篷发动了袭击。在高度压力之下,耶格的指尖扣动了扳机。陆军时代长达十五年的训练,将他的大脑和肉体改造成了毫无怜悯之心、只知执行任务的机器。耶格的射击极为精准。眉间被击穿的儿童人偶就像活人一样弹跳了一下,然后静止不动了。
背负四十公斤重物行走四十公里,这种耐久行军对陆军时代的耶格来说根本不足挂齿,但成为私营军事公司的警卫后,他执行的都是城市里的安保任务,耐力不知不觉下降了很多。离开泽塔安保公司的基地,沿着贯穿丘陵地带的土路前进了十公里,他就已经气喘吁吁了。每走一步,身上的负重就令他气力丧失一分。南半球的太阳悬在北部的天空中,烈日下,维持体温所必需的汗水瞬间就蒸发了。作为队长,耶格走在行列的第二位,不住地提醒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在这痛苦上。但苦难人生的种种片段,却不住地浮现在他的脑海。
耶格惊讶于自己的轻率。随即给手枪安装了消声器,枪声也不可能完全消失。在夜晚的雨林里开枪,其音量足以惊动附近的野兽。“好,那这么办,两人从北侧顺次发起进攻,另外两人占据广场中央和南侧的战位,防范有人逃出。”
在网上闲逛的时候,他发现了自己的新价值。他登录了求职类型的社交网站,寻找乌干达观光导游的工作。建筑工地认识的朋友来自全国各地,有必要的话,他可以从他们那里获取信息,以免自己的冒牌导游身份暴露。
手持电筒的辛格尔顿进入模拟房屋。屋内是一块边长约一百米的四方形空地,但又不是简单的广场。半球形的古怪物体——还没有半个人高——并排在左右两侧。总共有十二个,每个上面都有入口模样的洞,让人联想到阿拉斯加土著因纽特人建造的冰屋。
每次去病房探望儿子,耶格都会抱着一大堆玩具,从模型车、激光枪,到最新款的变形金刚。他想看见孩子露出的笑脸,但输着液的贾斯汀一点都不高兴。他只是呆呆地盯着小手里的机器人,仿佛玩玩具是强加在他身上的痛苦义务。
他下定决心,回到电脑前面,给罗杰写信:我选择2。大冒险即将开始。
年轻的乌干达木工离开座位,朝里面的柜台走去,拿起一个装着可乐的纸杯。他一边喝着碳酸饮料润喉,一边思考着自己的名字:萨纽。这是“幸福”的意思。
米克已经解决了第二顶帐篷,正转战到第三顶。耶格也以运动员般灵敏的动作转向旁边的目标。训练不知不觉演变成了杀人竞赛。耶格和米克一起将子弹倾泻在孩子们身上,但耶格的进度比米克落后一点。从第四顶帐篷出来时,他已经打了十四发子弹。他一边移动一边迅速更换弹匣。剩下的两顶帐篷中的八个人偶也被八发子弹打得支离破碎。
“嗯……”盖瑞特保持着冷静的表情,补充道,“在补给充足的情况下是这样。”
队长耶格指示另外两人:“盖瑞特在中央,迈尔斯在南侧待命。我和米克逐次解决目标。”
“明白。”迈尔斯小声回答。
含必要经费在内,他们总共要给自己四亿乌干达先令。
“对,不错。”盖瑞特说,“陆军的特种空勤部队也是这么干的。”
一行人避开烈日,来到树荫里,卸下了背包。他们各自发着牢骚,抱怨体力衰退,训练过于繁重,但很少听见有人使用军队里常用的脏话。这支拼凑而成的队伍里,竟然人人都很绅士,耶格不由得感叹起来。通常来说,四个人里有两三个人脏话连篇也没什么奇怪的。
四人在战术背心中塞入了八个预备弹匣,将9毫米口径的半自动手枪插入腿部枪套。耶格的心中涌起了熟悉的自豪感。只要拿起杀人武器,就会幻想自己无所不能,这应当是男人与生俱来的一种病吧。
在此之前,任务越是艰巨,就越能缓解耶格心中的伤痛。迫在眉睫的生命危险,难以承受的肉体折磨,能够让他忘记那些更令他痛苦的问题。然而,在儿子只能再活一个月的当下,无论多么残酷的训练,都无法成为耶格的镇痛药。
迈尔斯微微耸了耸肩,但透露四人内心动摇的动作仅此而已。作战部长顺次打量着耶格等人,仿佛在评估一般。电子图像中,辛格尔顿冷酷无情的面庞像极了以杀人为乐的恶魔。
耶格不禁怀疑起盖瑞特的履历来。他真的在海军陆战队的武装侦察部队中干过?私营军事公司的某些警卫人员,会伪造履历往自己脸上贴金,而这样的谎言有时会要了同伴的命。倘若四人编制的小队里有一人派不上用场,就等于战斗力下降了百分之二十五。
“预付金一亿乌干达先令,另外一亿作为购买车和搬运物资的费用。工作完成后,再支付你两亿乌干达先令。”
“谁来负责攻击?”迈尔斯问。
室外射击场与武器库隔机场相望。耶格等人使用人形枪靶,对AK47进行零位校正,调整照门,确保在一百米的距离内准确地射击。
1.现在就收手。如果你做此选择,那已汇给你的两亿乌干达先令就归你了,不用返还。
“好,去射击场吧。”
“耶格。”有人用口音浓重的英语叫他,耶格回过神,抬起头,看到走在前面的米克停了下来。
作战部长看着秒表说:“从开始到结束,共计近六十秒。时间可以通过训练进一步缩短。明天的训练,是用模拟弹处置逃跑者。今天到此结束。训练头一天,大家都辛苦了。”
耶格观察着冷静下来的盖瑞特,疑窦丛生。盖瑞特明显不是爱慕虚荣的人,但就一名海军陆战队出身的人而言,他的举止又太老实了。今后必须好好观察这个人的技能表现。
“马上回去拿。”
他们将准备好的弹药全部打光,辛格尔顿宣布日落后继续训练,大家便去吃饭休息。在总部大楼的食堂用餐期间,耶格等人没有见到其他人。厨房中也没有人影。饭菜在四人来之前就放在桌上了。
从懂事之日起,贾斯汀就知道,有一个敌人想夺走他的性命。他也知道,自己必须独自战斗,而且终有一天会力竭而死。
走出银行,他忍不住四下张望,以防钱被偷走。他甚至担心剩余的钱让银行保管是否安全。自己就要成为城里最富的人了吧!尽管这个国家在持续发展,但仍然非常贫穷,就连首都坎帕拉,能用上电的区域也是有限的。街上的行人来自各个民族,来往的也是日本产的老款车。走在杂乱无章的街道上,他盘算着去给父母和三个妹妹买些什么。现在又不是圣诞,要是把高级牛肉带回家,反而会招致怀疑。
刚果如今流血战争频发。他本想当即拒绝,但对方提出的报酬却高得令人晕厥。
“从四个方向进攻。”
“三分钟内决定下手顺序,然后开始实施。”
充当先头侦察兵的米克拿起了霰弹枪,立即转身问辛格尔顿:“我们在雨林中遭遇敌人的可能性高吗?”
性命攸关,希望你在深思熟虑之后做出选择,不可有半点虚假。请速回复。
自己怎么会如此幸运?乌干达年轻人又惊又恐。刚刚开的银行账户内,竟然已存入了两亿乌干达先令,相当于十二万美元。这可是他年收入的三百倍啊。
耶格没有发表评论,他也不知道任务的具体内容。
“好,休息十分钟吧。”
耶格话音一落,小队就全体散开,悄无声息地朝各自的战位前进。
自己要杀的大概有二十人,耶格盘算着。这真是一份肮脏的工作。但是,那些真正的目标是什么人呢?潜伏在刚果的恐怖分子吗?事到如今,他只有相信招募自己的西盾公司董事的话了:这项工作与某个特定国家的利益无关,而是服务于全人类。
在海军陆战队的武装侦察部队中服过役的盖瑞特,应该也对密林作战相当熟悉。耶格对迈尔斯说:“在雨林里,可怕的不是猛兽,而是昆虫这样的小动物。传播疟疾的蚊子,在趾甲缝里产卵的跳蚤,还有蛇、蝎、蜂、蜘蛛等等。被来历不明的生物叮上一口就可能丧命,所以首先要注意喷涂驱虫剂。不仅要喷在皮肤上,还要涂在衣服上。防蚊罩也是必备品。”
“简易型帐篷?在雨林里?”
“我们的做法是用树枝制作吊床。”米克插话道,“让身体跟地面保持一定距离,就能防范蛇和蜈蚣。”
“下面发给你们武器。”辛格尔顿说,将一行人带到了一个水泥制仓库。
“要不要休息下?”米克提议道,但他自己并无疲劳之色,倒是身后的盖瑞特和迈尔斯累得不行。
然而,本应成为他榜样的父亲,却背弃了自己的职责,抛弃了家庭,母亲不得不到超市当仓库管理员,拉扯两个孩子长大。高中毕业前,耶格告诉母亲,自己想参军。一向坚强的母亲闻言后,变得沮丧不已。十八岁的耶格,还不能理解母亲对自己所寄予的厚望。直到后来,耶格为了自己的孩子而不惜以命相搏时,才多多少少明白了母亲当时的心情。
“我来。”米克当即说。
“没有活下来的。”
起初他只是凭兴趣浏览网站,然后渐渐萌生了学习电脑的念头,于是四处搜索电脑编程方面的信息。他中学便辍学去帮父母做事,所以对知识极度渴求。如今干的木匠活儿并不称心,他幻想着能从事电子方面的工作。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