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莉迪亚点点头,朝出租车站台跑去。但没跑两步就停下来,转过头,抽出宝贵的时间说:“谢谢!你救了我的家人。”
“不必付给我,这是我送给你儿子的‘礼物’。”
医院的走廊里没有一个人。没有医生和护士,也看不到警察。研人匆匆跑下楼梯,在六楼停下来,将门推开一条缝。从走廊尽头窥视重症监护室,他看到小林舞花的主治医生和吉原跑进了监护室。留在走廊里的孩子父母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监护室内。不一会儿,舞花父亲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笑容。研人意识到,吉原肯定给小林舞花服用了“GIFT”。
研人一面祈祷不是什么坏消息,一面打开了电脑。在蓝屏上99lib•net输入两个“1”,电脑就进入系统了,很快屏幕上就自动显现出邮件软件的界面。
新药开发的第一功臣,即将完成四十小时环游地球的壮举。研人不得不再次感佩正勋充沛的精力。
你有没有为人类做出贡献?
研人滑动鼠标,点开收件箱,不由得轻声叫了一下。收件箱里有一封名为“研人,我是爸爸”的信,发信人是“多摩理科大学古贺诚治”。
“谢谢。”莉迪亚用颤抖的声音说,“费用是多少?”
也许是因为补充了睡眠的缘故,研人感觉自己精神焕发。他从睡袋里爬出来,在厨房洗了把脸,正想着必须去桑拿店好好泡个澡,无意中看了眼手机。语音信箱收到了两条留言。播放第一条留言,手机里立刻传出了正勋开朗的声音。
“我马上就回日本,到了之后再联系。”
永别了,研人。
研人望着恢复健康的小白鼠,沉浸在幸福之中,给参照组的九只老鼠也喂了“GIFT”。他刚钻进睡袋,就立刻感到强烈的睡意,深深地沉入了梦乡。
“那就快回到贾斯汀身边去吧。”
一定要当一名优秀的科学家。
必须争分夺秒。正勋取出塑料制的小箱子,简短地说明道:“这里面装着新药。一天给贾斯汀吃一次,其他的请放入冰箱储存。这里有半年所需的药,我会尽快将追加的部分送过来。”
“是研人吗?”对方问,研人立刻就听出是坂井友理。但研人担心附近有警察,所以不敢答话。坂井友理告诉他,一切都结束了,没必要再躲下去了,然后挂断了电话。
法国航空公司的飞机准时降落在里斯本机场。
是父亲发来的消息。与最开始那封邮件一样,这通邮件也是父亲生前就准备好的吧!研人正欲点开查看,但突然停住了手。这也许是父亲留给自己的最后遗言。想到这儿,研人突然觉得自己不该匆匆打开。
李正勋从头等舱的座位上站起来,第一个冲出舱外。想到有人正在焦急万分地等他,他恨不得快一点到达会面的场所。入境审查在中转站巴黎就完成了,正勋径直就去了行李提取处。
研人:
有你这样的儿子,我感到无比自豪。请你继续坚定地在药学这条道路上走下去。
你是不是真心真意地热爱挑战未知世界?
不知为何,研人想回到父亲留给他的实验室。他觉得那里才是自己应该待的地方。研人钻进出租车,返回东京都另一头的破旧公寓楼。
语音信箱中的第二条留言是坂井友理的。她说自己发来了重要的信息,让研人打开那台A5大小的笔记本电脑。密码并不复杂,只需要连续敲两个“1”就可以了。
如果你收到这通邮件,那就表示我已经发生了不测。爸爸本以为能很快返回你和你母亲身边,但愿望似乎落空了。爸爸可能再也不能与你见面了。
“这药是我跟朋友一起研制出来的,你要感谢他。”正勋露出温和的笑容,“他叫古贺研人。”
研人睡了很久,醒来时身上一股霉味。看到时钟指向六点,他都不知道是早上六点还是晚上六点。研人裹在睡袋里查了下日期,才知道自己竟然连续睡了十六个小时。
环视左右,正勋很快就发现了要找的人,她正双手高举着写有“贾斯汀·耶格”名字的一张大纸。正勋立即跑向那名金发的美国女人。
研人的手暂时松开鼠标,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再度握住鼠标,打开了邮件。与第一次一样,屏幕上浮现出了一段小字体的文字。
研人笑盈盈地听着搭档的话。
研人心想,他确实没法与父亲见面了,再也看不见父亲寒酸的模样,再也听不到他发牢骚。自己也无法与父亲交谈,一起露出那神秘的微笑。
父亲的遗书到此结束。
爸爸
虽然只有三十来岁,莉迪亚看起来却异常苍老。这位母亲一定为了独子吃了好多年的苦吧,正勋想。“是的,你是耶格女士吧?”
研人感到两行热泪滚下脸庞。原来自己一直都在压抑着悲伤。自己和正勋,竟然想用一滴药水拯救成千上万即将从这个世界消失的生命。
房间的入口处还残留着警察的呕吐物和试剂的强烈恶臭。研人屏住呼吸打开门,进入房间。实验室还是同离开时一模一样。没有被警察搜查过的痕迹,没有东西被翻出来。他感觉危机这次真的过去了。
你有没有拯救患病的孩子?
等了好久,终于,行李传送带上出现了背包,正勋检查了包里的东西。事先转移到塑料小箱子中的新药没有一枚被弄坏,依然完整无缺。
“真高兴见到你。”莉迪亚强行挤出的微笑令人心痛。此刻,她的孩子正挣扎在死亡线上。
研人将信将疑,但蜷缩在小柜子里的身体开始强烈抗议。他觉得自己无法再保持这样的姿势了,于是爬出了柜子。
光这句话怎么够?只要十分钟,如果能同父亲再见十分钟就好了……研人打从心底希望父亲能活着,那样的话,他又会对自己说什么呢?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人生训诫呢?
爸爸交付给你的研究,你完成了吗?
我将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研人的冒险才刚刚开始。
“你是李先生?”莉迪亚·耶格问。
自然是不是只对你展露出令人倾倒的真容?
莉迪亚用手指擦掉滚出眼眶的泪水。
但我做到了,研人向父亲的在天之灵报告道。在杰出的搭档的帮助下,我终于成功了。父亲,您一定要继续保佑我。保佑“GIFT”能进入正规的研发轨道,拯救十万患病的孩子。
然后是最后一关海关检查。匆匆离开日本时,正勋只带了一个包裹。正担心自己行李太少会不会被怀疑时,他看到排在免税窗口的乘客都未经检查就放行了,于是松了口气。
还有,你是否体验到任何艺术都无法给予你的感动?
液体新药无法带入客舱,他只好托运。
研人轻轻关上门,下到一楼,从便门走出医院。他饿得差点儿跌倒,于是到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两份便当,在路边吃了起来。他不知道接下来到哪儿去。是去大学附近自己的出租屋,还是去町田的实验室?
最后,我有些问题想问你——
就说到这儿吧。
我知道,你一定都做到了。
正勋这辈子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自己的人生迈向了正确的方向。药学是值得他奉献终生的事业。之前的一切努力都得到了回报,想到这里,正勋就振奋不已。
正勋急匆匆地走出到达大厅。周遭都是异国的景色。里斯本机场规模很小,不像国际机场,但外壁都张贴着玻璃,天花板又特别高,所以显得并不拥挤。
研人笑了。舞花终于得救了。太好了。
昨晚,躲进大学医院装清洁用具的柜子里不久,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是帕皮,但传入耳朵的不是先前低沉的合成声,而是正常的女声。
事情变成这样,我感到非常遗憾。研人,你要照顾好妈妈。我还有很多话想跟你说,但要说的太多,无法一一罗列。爸爸不想自欺欺人,说自己是一个称职的父亲,或者说自己度过了无悔的一生。事实刚好相反,我是个失败的人。我本想给你一些建议,以免你重蹈我的覆辙,但就连这一点我都做不到。我只能告诉你一件事,人生难免不如意,你可能在失败中奋起,也可能在失败中沉沦,都看你自己。人只有通过失败才会变得更强。这句话请你一定要记住。
“研人吗?我是正勋,在里斯本。任务完成了。我刚把‘GIFT’交给莉迪亚女士。”
《秘密航班——恐怖分子嫌疑人移送工作全貌》斯蒂文·格雷/著,平贺秀明/译,朝日新闻社
《病毒进化论》中原英臣、佐川峻/著,早川书房
《最新药物化学》(上、下)C.G.沃尔姆斯编/著,长濑博监/译,Technomic
《人与进化》乔治·奥利弗/著,芦泽玖美/译,美玲书房
《战争总统》詹姆斯·莱森/著,伏见威蕃/译,每日新闻社
《战争杀人狂的心理学》戴夫·格罗斯曼/著,安原和见/译,筑摩书房
《歧视与日本人》野中广务、辛淑玉/著,角川书店
《消息机器——操纵电视解说员的国防部》戴维·帕斯托/著,日本导游2009(7)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and What Alice Found There》by Lewis Carroll Evertype
《Can a single bubble sink a ship?》by D.A.May &J.J.Monaghan.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cs,Volume 71
《梯队——被揭露的全世界窃听网,欧洲议会最终报告的深层》小仓利丸/著,七森书馆
《关东大震灾》吉村昭/著,文艺春秋
《布什的战争》鲍勃·伍德瓦德/著,伏见威蕃/译,日本经济新闻社
《布什的战争股份有限公司》威廉·哈腾/著,杉浦茂树、池村千秋、小林由香利/译,阪急Communications
《理科生白皮书——默默支撑这个国家的人们》每日新闻科学环境部/著,讲谈社
《五万年前——人类伟大之旅的起点》尼古拉斯·维德著安田喜宪主/编,沼尻由起子/译,EAST PRESS
《美国的秘密战争》赛默·赫什/著,伏见威蕃/译,日本经济新闻社
《制药化学》野崎正胜、长濑博/著,化学同人
《文明的反论》立花隆/著,讲谈社
《灵长类学的现在》立花隆/著,平凡社
《基因组制药——从合理制药实现定制医疗》田沼靖一/编,化学同人
《二十一世纪智力的挑战》立花隆/著,文艺春秋
《森林里的狩猎民族——姆布提·俾格米人的生活》市川光雄/著,人文书院
《循环与共存的森林——狩猎采集民族姆布提·俾格米人的智慧》船尾修/著,新评论
《如何制造新药?制药研究最前线》京都大学研究生院药学研究系/编,讲谈社
《现代佣兵记录》罗伯特·扬·佩尔顿/著,角敦子/译,原书房
《孩子兵的战争》P.W.辛格/著,小林由香利/译,NHK出版
《电脑模拟制药科学——从基因组信息到制药》藤井信孝、辻本豪三、奥野恭史/编辑,京都广川书店
《监控一切——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真相》詹姆斯·班福德/著,泷泽一郎/译,角川书店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