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盖瑞特放下背包,取出军用电脑,开始写电子邮件。迈尔斯问:“里面是什么情况?”
“嗯。”研人听出了对方的不解,补充道,“不要告诉别人我给你打过电话。详细情况过一阵子我再跟你说。”
“比我们更优秀?”
“是古贺啊?怎么了?”话筒另一头响起土井悠然的声音,研人不禁心生期待,“来电显示是‘公用电话’,我还说是谁呢。”
研人尤其在意的是“迅速掌握复杂的整体”这句话。对科学家来说,这是梦寐以求的能力。类似肺泡上皮细胞硬化症的发病机制,并不在单一细胞上发生。单单一个细胞中就有数以千计的生化反应交织纠缠,情况异常复杂,而要掌握病症的全貌无异于天方夜谭。那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智力极限。
沉默片刻后,愤怒袭上心头:“国籍怎么办?”
“过几天就能取得联系。”
皮尔斯打量了全副武装的四人一圈,弯腰坐在地上。
“东京都的另一头。”研人说。
过了一会儿,正勋问:“这是最坏的可能,对吧?”
皮尔斯没有看日本人,而是继续盯着耶格说:“如果抛弃我们两个,贾斯汀就没救了。”
“我的手机坏了。我问你一件事,你有没有听说什么古怪的传闻?”
“等等。”米克说,“你们相信这个人的话?”
“地球的另一端。逃离非洲,是一段非常遥远的旅程。”皮尔斯答道,“我们的最终目的地是日本。”
“我六点可以从实验室出来。”
耶格面朝半圆形小屋,开始往后撤退。米克将刚开过的手枪插入皮带,用战术背心盖上。盖瑞特和迈尔斯拿着枪,保持接敌准备姿势,随耶格后退。
“刚才那孩子是怎么回事?看上去不像人类的孩子。”
自己说过的话浮现在脑海里。紧接着又传来李正勋的声音——
正勋就像忘词了一样,沉默不语。
“你能不能看看右边角落里的电脑?”
“如果真是如此,那只是基因异常罢了。人类发生了进化?”
“我只在儿子活着时跟你走,一旦贾斯汀死了,我就会抛弃你们这两个累赘。”
皮尔斯有点失算,脸上瞬间闪过惊愕的表情,但他立即恢复了坚定的口吻。
“喂,我是李正勋。”
“是‘GIFT’。我对那个软件进行了细致的检验。”
“多少有些,但没有百分百成功的把握。敌人不仅是白宫。这一带游荡的武装势力的动态也无法预测。”
“是氰化物吗?”迈尔斯问。
其他三人也望向队长。自己孩子的性命被当作讨价还价的砝码,耶格心中不禁升起怒火,但还是假装镇静地说:“你是说,你有救我儿子的办法?”
倒在地上的尸体一动不动。见到自己面对着的是如此强烈的杀意,佣兵们都愣住了。
沿着公立图书馆的狭窄过道,他在“人类学”书架上抽出几本书,朝阅读角走去。《海斯曼报告》的第五节中涉及人类学,研人不具备这方面的知识。
“还有,告诉他们,‘天使’二十四小时后开始。”
土井突然说:“啊,是那件事吗?”
“可是,就算能截获通信信号,信息也是被加密了的……”盖瑞特突然打住话头,“莫非他破解了密码?”
但要开发特效药就需要援军。必须寻求那个头脑聪明的韩国留学生的帮助。怎么同李正勋取得联系呢?研人苦苦思索,想到了土井。
“就是有人在后面跟踪你。”先把风险说出来,这样才公平,研人想,“我先道个歉,其实我可能遇到了大麻烦……”
“这就要说到基因变异的原因了。守护者计划的制订者考虑到感染病毒的可能性,担心踏足此地的人感染了能改变子孙大脑的病毒。也就是说,白宫害怕你们成为感染者,你们生的孩子会发生基因异常。”
“就是那个。”耶格对迈尔斯说。但从远距离看,夜视仪中的图像,显示的是人类的孩童。
“这不可能。”盖瑞特插话道,“不可能这么容易就破解军用侦察卫星的信号。”
“我是古贺。古贺研人。”
小屋中射出一道光。奈杰尔·皮尔斯手持笔形电筒走出来,一只手臂中抱着刚才那个孩子。米克端起AK47,保持随时可以射击的姿势。
“然后呢?”
“实验化合物只有一种?”
不知道是米克要杀死“从未见过的生物”,还是耶格的抵抗导致了手枪走火。无论如何,现在都没时间争论了。耶格按住米克的手臂:“不要把枪带出去。”
听到古贺的声音,正勋“啊”地惊叫了一声。莫非出了什么状况?研人不禁提高了警惕。
“那孩子用我的电脑破解出来的。”
皮尔斯点了下头,像是终于等到时机似的说:“你们是不是得到指示,在大屠杀结束后吞服一种药物?给你们药物的理由,据说是驱除致死性病毒,对吧?”
这并没超乎研人的预想,但他还是忍不住暗暗吃惊。冷静下来后,他问:“你是怎么检验的?”
不仅是弗洛勒斯原人,尼安德特人、北京人这些灭绝人种应该都有最后一个个体存在。该个体有意识,有感情,具备理解自己所处状况的能力。他或她应该在某一刻意识到,不管如何搜索自己的世界,都找不到别的同伴。自己将陷入绝对的孤独,得知不仅自己的家人和朋友,连相同物种的成员都灭绝了,会是多么寂寞而绝望啊。太可怜了,研人光是想象一下就心如刀割。
最后剩下的米克像西洋人一样耸耸肩,说:“大家一起行动更安全吧。”
超越了人类的智慧。
耶格背后传来米克的低吼:“你在干什么?快动手!”
“请冷静,我们不会反抗。”奈杰尔·皮尔斯抱着从未见过的生物,一字一顿地轻声说道。
“好吧,完全没问题,因为你儿子肯定有救。”
“不错。”
“我们实验室正在跟制药公司展开一项研究。我把新药物的化学结构输入‘GIFT’,令其预测结果。没想到,包括副作用在内的所有结果它都预测对了。因为这份数据从未发表,所以我只能认为是‘GIFT’自己计算出来的。反过来说,‘GIFT’的预测得到了实验验证。”
“我们去什么地方?”
“你们将被杀掉的证据。守护者计划的执行者将被五角大楼一个不剩地杀掉。”
“不用了。”
“这样的设计是为了延缓消化速度。”皮尔斯解释道,从口袋里取出熏肉片,撒上白色粉末,递给旁边的狗吃。狗咀嚼咽下之后,立即两眼翻白,嘴角流血,倒地毙命。
“监视卫星可能两分钟后就拍不到我们了。到时候我会去找你们。”
耶格无法否认人类学家的话,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部分证据。“刚才的卫星影像,你是怎么搞到手的?”
比如,直到一万两千年前,印度尼西亚的弗洛勒斯岛上还住着一种名为弗洛勒斯人的直立人。他们身高只有一米上下,大脑容量只有现代人的三分之一,但智力水平很高,会使用火,制作石质工具狩猎。令研人吃惊不已的是,就在同一座岛上,从数万年前开始就居住着现代人。也就是说,两种人类在狭窄的小岛上共存了数万年。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否有过日常接触,但现在弗洛勒斯岛居民之中,还流传着关于洞穴小人的传说。不过,弗洛勒斯人后来不知为何灭绝了。
米克俯瞰着死狗,无法反驳,沉默不语。
研人垂下头,用手指扶了扶滑下鼻梁的眼镜,继续思考。倘若地球上出现了凌驾于人类之上的智慧生物,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会如何应对?会痛下杀手吧。尽管很想利用那种超人的智力为自身牟利,但智力相形见绌的人类怎么能做得到?自己反倒有被智慧生物支配的危险。
“就是之前见过的那个文科女生。”
感觉自己的思维有点跳跃,研人又返回原点思考。难道父亲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接触到超智慧生物,得到了“GIFT”?而美国政府得知了这一点,于是过来抢夺?这样想的话就说得通了。要证明这一假说,就必须掌握超人类存在的证据,但他现在没什么办法。
“证据?什么证据?”
“那你的目的是什么?”
“怎么把狗也带来了?”米克警惕地问。
对方用学者式的机敏答道:“那是大脑产生突变的孩子,但不是智障儿。因为基因变异,他获得了比我们更优秀的头脑。”
在四人的注视下,皮尔斯把头伸进旁边的小屋,然后将孩子放进去,吹了声短短的口哨。广场对面的一条狗站起来,跑到这个高个子白人男性的脚下。皮尔斯带着瘦犬,遵照约定,来到耶格等人等待他的地点。
“最坏的可能是,警察抓捕你,或者把你驱逐出日本。”
“明白。”听土井的语气其实并不怎么明白,“你要是想请我吃饭,随时打电话。”
从表面上看,他对分子层面和电子层面极其复杂的生命活动都了若指掌。
“是的。”
“町田在哪儿?”
人类学家的这句话赢得了耶格的好感。这五年里,他和莉迪亚所渴望听到却从未听到的那句话,今天第一次从皮尔斯嘴里说了出来:你儿子肯定有救。
迈尔斯惊讶不已,连珠炮似的问道:“你看到了?是什么生物?爬行动物?”
说的是河合麻里菜。
“不,包括两种先导化合物和十种衍生物,所有与结构活性相关的数据都在误差范围之内。这绝不是偶然。”
“请相信我。”皮尔斯继续说,“两分钟后我就会给你看所有的证据。”
目前自己正在逃亡,绝对不适合约会。
耶格保持射击姿势,一动不动。他与模样奇特的生物四目对视。穿过夜晚雨林的风,无声地拂过脖颈。
“没,怎么了?”
听到孩子基因异常这句话,耶格不禁皱眉。这正是他的孩子身上发生的事。
如果《海斯曼报告》的警告有一条应验,那相同的灾难不久之后就会降临在人类身上。研人将书放回书架,离开图书馆,思考报告中的第五条。人类尚在进化之中,这应该是稳妥的推论吧。还没有生物学证据证明现代人已停止进化。
研人大惊:“那件事是什么?”
“等等。”插话的又是米克,“我知道我们被锁定了。但如果要逃,带着这大叔和那怪孩儿是累赘。”
皮尔斯拿出一颗:“我要拿出军用小刀,请不要开枪。”他提前声明,用刀将胶囊末端切断。出人意料的是,透明的胶囊竟然有四重结构。胶囊中还藏着更小的胶囊,中心的空洞中塞满微量白色粉末。
“嗯。”盖瑞特不情愿地点头承认。
“不错,那孩子发明了破解所有单向函数的算法。我早就知道你们的计划,因为我可以接触机密计划。”
“明白了。”耶格下定决心,面朝其他三人,“我跟皮尔斯行动,但有个条件。”
研人离开杂志图书馆,通过路边标识牌找到了公立图书馆,进入馆内。《海斯曼报告》并没有解开父亲生前的行动之谜。但他心中生出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感觉,仿佛自己已经掌握了某种决定性的线索。浓雾背后,他所搜寻之物的轮廓已若隐若现。
那么,进化了的“超人类”会如何行动呢?《海斯曼报告》预测他们会灭亡我们人类,但研人觉得不一定。首先,超智慧生物将作何判断,智力更低的我们是无法预测的。对方毕竟拥有“凭我们的悟性无法理解的精神特质”。而且,还有唯一暗示超人类存在的线索——“GIFT”。如果它是万能的制药软件,那就不啻于赠与人类的“礼物”。它不仅不会灭绝人类,还是将人类从所有病痛中拯救出来的福音。超人类可能在通过发明这一软件,向人类传达友好的信号。
“活着就好,别管是哪国的。”
“没什么,你没听说就算了。”
“你能来町田吗?虽然有点远。”
皮尔斯说的是泽塔安保公司交给他们的白色胶囊。皮尔斯似乎真的什么都知道。
如果出现了进化后的人类,那不就能写出万能的制药软件了吗?那种软件不仅能对靶标蛋白质的立体结构建模,设计与其结合的物质,还能准确预测药物在体内的动态。
“可是……”米克突然闭口。
队员们陷入沉默,仿佛融入了寂静的森林。他们全都面临着性命攸关的抉择。
耶格抬起头,看着中情局的准军事人员。感受到视线的盖瑞特在夜视仪下咧嘴一笑,“你们这下知道,白宫有多么恨我了吧!”
正勋犹豫片刻,答道:“我说出来你可别笑。我怀疑那玩意儿是真的。”
“天使”是强攻开始的呼叫信号。
“我们的敌人是美国?”
“我想知道贾斯汀的病情。”
“那最好的可能呢?”
“不用了?那就不吃饭,请我喝罐装咖啡就行了。”
“把胶囊给我。”
研人走在世田谷的街上,从兜里取出《海斯曼报告》的复印件。报告中说,“超人类”如果出现,他们的“智力水平将远远凌驾于我们之上”,具体地说,这种智力就是指“能理解四维空间,迅速掌握复杂的情况,拥有第六感以及无限发达的道德意识,拥有凭我们悟性所无法体会的精神特质”。
盖瑞特似乎相信了皮尔斯的话。如今证据就摆在眼前,耶格已经不能再信任祖国了。服从命令的话,自己就会被杀。
“你有办法?”
“比地球上任何其他人都优秀。白宫害怕的正是那孩子的智力。因为他可以破解包括军用密码在内的所有密码,所以白宫雇用你们杀他。”
“但我知道,这样的病毒其实并不存在。当然,守护者计划实施的理由,即致死性病毒也不存在。这都是编出来的借口。真正的计划代号是‘涅墨西斯’,目标是要杀死包括你们在内的康噶游群的所有人。”
“如果你不怕,就来一趟。”
“办得到,但多少有所限制,不可能想什么时候联系都行。”
耶格转身面对皮尔斯,他心头还有些许疑惑。
难道“GIFT”软件不是徒有其表,而是确实掌握了极其复杂的生命活动?难道《海斯曼报告》所警告的人类进化已经在地球上发生了?
“条件?”皮尔斯满脸诧异。
迈尔斯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无言以对。
哭声大作。耶格也大吃一惊,将夜视仪对准那个模样奇特的生物。
“明白。”
“卫星正在监视我们,可以探测到枪口的热量。”
“为什么?”
“等等。”迈尔斯说,“突变让头脑更优秀?”
如果皮尔斯所言不虚,那就能在贾斯汀迈进死亡深渊之前拉住他,耶格除了相信别无他选。如果什么都不做,儿子将必死无疑。问题是,他们这拨人能不能从这里逃出去。皮尔斯说得没错,他们的敌人不光是白宫。将伊图里一带的武装势力加起来,至少有七万兵力。怎样才能从敌人的包围圈里突围呢?
“注意别被人盯梢。”
耶格最后问皮尔斯:“通信手段有保证吗?可以同其他国家联络,并且不被‘梯队’窃听吗?”
就在耶格犹豫的一瞬,米克的身影进入了视界的一角。一看到米克双手握着的格洛克手枪,耶格就条件反射地推开了他的枪口。尽管消声器消减了高音,但低沉的枪声还是让覆盖树叶的小屋为之一震。射出的子弹从皮尔斯和孩子头上飞过,冲入屋外的雨林。
“好的。”
土井还没听说自己被警察追捕的事。警察还没有掌握他同其他实验室的研究生的交友关系吧。这样一来,警察也不知道自己经土井介绍与李正勋相识的事。
“嗯。我的朋友正在开发治疗肺泡上皮细胞硬化症的特效药,应该能在一个星期内完成。只要服用了这种药,贾斯汀就会痊愈。”
四名佣兵面面相觑,大家的思绪又被拉回到难题堆积如山的现实。
“撤退。”耶格对队友说。离开前又告诉人类学者:“我们在南边三十米处等你。假如你不老实,我们就会开枪。”
研人放下话筒,将河合麻里菜的身影从脑海里赶走,然后重新看向记有电话号码的笔记本。请一定要接电话啊,他一面暗暗祈祷,一面拨号码。话筒中传出了他期待的声音。
“等等。你找我就这事?”
“可以做到。因为人类编写的程序语言有漏洞,那孩子对此了如指掌。”
盖瑞特立即响应:“我跟耶格一起。”
耶格不知如何作答,身边的米克说:“是外星人。”
“不,等等。”耶格打断他,“首先由我们发问。你坐下。”
通过浏览人类学入门书,研人了解了基本的人类史。六百万年前,人类同黑猩猩有共同的祖先,但此后人类就开始独立发展,许多人种在这个地球上诞生、灭绝。现代人是二十万年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当时,直立人、尼安德特人等其他人类也还存在。
“阿基利。”
正勋兴奋地说:“刚才我给你语音信箱中的留言,你听到了吗?”
“做实验。”皮尔斯答道,“现在我就接着刚才的话讲。”
“很遗憾,不是。”
“我也是。”迈尔斯说。
“而且,”皮尔斯转向米克,“我和那个孩子还能帮你们。我们能掌握五角大楼的动向。我觉得这笔交易划得来。”
“那回到刚才的话题,你是不是说,你有我们会被杀掉的证据?”
现在的人不可能写出这样的软件。
“那么,上头为什么要杀掉我们?”耶格提出了核心问题。
“怎么了?”
“正勋,”研人尽量压制住兴奋说,“你今晚有事吗?”
耶格再次将视线投向令他顿时僵住的生物身上。那孩子畸形头部上的双眼熠熠生辉,宛如居住在森林中的精灵。
“那我骑摩托去吧。”
“没错,就在这个地方,智人发生了进化。”
“古怪的传闻?”
皮尔斯点了点头,胡须随之上下飞舞。
“你不信的话,就把胶囊吞下去试试。”
孩子紧抱着皮尔斯,哭得眼泪直流。他似乎被枪声吓到了。尽管容貌奇怪,但他本质上还是普通的孩子吧。心情平复的耶格开始冷静地分析现状。既然皮尔斯说要主动投降,那就没必要强行绑架他。
耶格赞许地点点头,问皮尔斯:“那个孩子有名字吗?”
在犹豫不决的队员中,只有迈尔斯早早地拆开了防水袋。全队队员的四颗胶囊都放在袋子里。
“我看到了从未见过的生物。”
但是,如果有人能做到这一点会怎样?想到这里,研人不禁停住了脚步,后面的人差点儿撞上他。研人在车站前的商业街上呆立不动,周围的喧嚣越飘越远。
“不错。一颗胶囊中的剂量是致死量的十倍。”
“全世界十万孩子的生命得以挽救。”
耶格终于找到了战斗的意义。不是为了祖国,不是为了意识形态,也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救儿子的命。他对队友们接着说:“我不强迫你们。你们可以自己作选择。”
“你们服用胶囊后也会是相同下场。”
“什么?”
“明白了。”正勋恢复了刚才爽朗的口气,“那我去。”
“你要是请我吃饭,我就帮你约她出来。”
“盯梢是什么?”
“你们被五角大楼监视了。最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回森林里去。”
研人谨慎地进行www.99lib•net逻辑推理,最后得到一个答案:如果能用“GIFT”成功开发治疗肺泡上皮细胞硬化症的特效药,就可以间接证明超人智慧生命的存在,因为现阶段凭人类的智力,开发不出那种万能软件。
耶格立刻挪开视线。小屋内,泥地的一角放着一台开启了的笔记本电脑。耶格瞥了一眼就明白了。军事侦察卫星拍摄到的监视画面,清楚显示出包围小屋的四人的身影。
“将那个孩子、我,还有你们所有人带出非洲大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现在忙,没时间。我挂了哈。”
他们朝广场对面的森林移动,进入一个树木茂盛的角落。这里天空被树冠遮蔽,不用担心被侦察卫星拍到。耶格命令盖瑞特发出迷惑信息:“告诉Z,我们试图寻找了‘未曾见过的生物’,但没有发现。”
从懂事之日起,贾斯汀就知道,有一个敌人想夺走他的性命。他也知道,自己必须独自战斗,而且终有一天会力竭而死。
耶格左手向下一挥,宣告行动开始。他用眼角余光瞥见米克已经动手,自己随即也冲入了第一顶帐篷。入口的高度刚到胸口,他只好像窥99lib•net探地窖一样朝里看,一发现人形物体就立即将枪口对准,但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却僵住了。放在帐篷中的是儿童人偶。四个小人卧躺在地上,年龄从幼儿到十岁孩童不等。
自己怎么会如此幸运?乌干达年轻人又惊又恐。刚刚开的银行账户内,竟然已存入了两亿乌干达先令,相当于十二万美元。这可是他年收入的三百倍啊。
武器库内部蔚为壮观,不仅有各种各样的重型武器和小型武器,还有火箭筒、迫击炮,以及空降作战中使用的降落伞。在纷争地带流通的,主要是东欧诸国和中国制的武器,但这里却准备了来自世界各国的精良装备。
“马上回去拿。”
2.继续干下去。在指定的日期,将准备好的四轮驱动汽车、食物及其他物资送到刚果东部的纷争地带。如果你做此选择,我将按照约定,支付剩下的两亿。
“各就各位。”
泽塔安保公司总部大楼后部是一片广阔的空地,有机场、机库和各种训练设施。耶格等人来到大楼外面,看到了给军用运输机搬运物资的叉车。他们还是第一次在这个基地内看到辛格尔顿以外的公司员工。好像被隔离了,耶格下意识地想。看来,这次他们执行的果然是美国制定的机密计划。
迈尔斯微微耸了耸肩,但透露四人内心动摇的动作仅此而已。作战部长顺次打量着耶格等人,仿佛在评估一般。电子图像中,辛格尔顿冷酷无情的面庞像极了以杀人为乐的恶魔。
“预付金一亿乌干达先令,另外一亿作为购买车和搬运物资的费用。工作完成后,再支付你两亿乌干达先令。”
“明白。”迈尔斯小声回答。
一个小时后,一行人被召集起来进行夜间强攻训练。这次他们坐上了大型卡车,前往另一处训练场。在大篷卡车停下来的时候,西边地平线上的一抹残照也被黑暗吞没了。耶格跳下车,映入眼帘的,是被车头灯照亮的简陋建筑。那是人质营救训练用的模拟房屋。
四人在战术背心中塞入了八个预备弹匣,将9毫米口径的半自动手枪插入腿部枪套。耶格的心中涌起了熟悉的自豪感。只要拿起杀人武器,就会幻想自己无所不能,这应当是男人与生俱来的一种病吧。
耶格惊讶于自己的轻率。随即给手枪安装了消声器,枪声也不可能完全消失。在夜晚的雨林里开枪,其音量足以惊动附近的野兽。“好,那这么办,两人从北侧顺次发起进攻,另外两人占据广场中央和南侧的战位,防范有人逃出。”
“跟我来。”
耶格再次戴上夜视仪,飞奔回漆黑的训练场。他在帐篷后面搜索,用徒步鞋的脚尖探查地面,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场所。耶格跪在地上,一面注意不弄脏工装裤,一面将胃里的东西全吐了出来。
“睡觉的时候怎么办?需要像平常野营时那样带帐篷吗?”
盖瑞特说:“说明这工作很简单吧?”
辛格尔顿下令后,拿着秒表离开了大家。
辛格尔顿一声令下,所有人都戴上了目镜。周遭微弱的光线在夜视仪的辅助下增强不少,眼前呈现出染上荧光绿的景象。
两人默默地走出来,从最远的帐篷开始检查。他们也明白自己攻击的目标是什么了吧。盖瑞特默默执行着命令,而迈尔斯无力地摇起了头。
“我们啊……”盖瑞特被突然问到,有点结巴,“带的是简易型帐篷。”
“我来。”米克当即说。
耶格来到一排帐篷的尽头,盖瑞特和迈尔斯已经抵达战位,等待队长的信号。耶格将夜视仪转向另一排帐篷,看到米克已经躬身靠近,紧握格洛克手枪,做好了攻击准备。
在此之前,任务越是艰巨,就越能缓解耶格心中的伤痛。迫在眉睫的生命危险,难以承受的肉体折磨,能够让他忘记那些更令他痛苦的问题。然而,在儿子只能再活一个月的当下,无论多么残酷的训练,都无法成为耶格的镇痛药。
耶格话音一落,小队就全体散开,悄无声息地朝各自的战位前进。
耶格当机立断,向其他三人交待了作战顺序。两列帐篷,每列六顶相对放置,从每列的左右两端开始发动进攻是最有效的。
“有。”在法国外籍兵团当过兵的日本人点了点头。
耶格没有发表评论,他也不知道任务的具体内容。
任务的具体内容露出冰山一角。攻击目标是反美武装分子的营地吧?
充当先头侦察兵的米克拿起了霰弹枪,立即转身问辛格尔顿:“我们在雨林中遭遇敌人的可能性高吗?”
“嗯……”盖瑞特保持着冷静的表情,补充道,“在补给充足的情况下是这样。”
室外射击场与武器库隔机场相望。耶格等人使用人形枪靶,对AK47进行零位校正,调整照门,确保在一百米的距离内准确地射击。
在网上闲逛的时候,他发现了自己的新价值。他登录了求职类型的社交网站,寻找乌干达观光导游的工作。建筑工地认识的朋友来自全国各地,有必要的话,他可以从他们那里获取信息,以免自己的冒牌导游身份暴露。
辛格尔顿站在摆着一排突击步枪的枪架前:“之前我说过,你们的主要武器是AK47和狩猎用霰弹枪。随意挑选吧。后备武器就用格洛克17好了。”
每次去病房探望儿子,耶格都会抱着一大堆玩具,从模型车、激光枪,到最新款的变形金刚。他想看见孩子露出的笑脸,但输着液的贾斯汀一点都不高兴。他只是呆呆地盯着小手里的机器人,仿佛玩玩具是强加在他身上的痛苦义务。
“好,休息十分钟吧。”
耶格将话题抛给盖瑞特:“海军陆战队是怎么做的?”
耶格不禁怀疑起盖瑞特的履历来。他真的在海军陆战队的武装侦察部队中干过?私营军事公司的某些警卫人员,会伪造履历往自己脸上贴金,而这样的谎言有时会要了同伴的命。倘若四人编制的小队里有一人派不上用场,就等于战斗力下降了百分之二十五。
“戴上夜视仪!”
那时耶格才七岁,想方设法拉着妹妹玩打仗游戏。有一次,父亲开着车,载着一家四口去阿肯色州走亲戚。途中停靠汽车旅馆,父亲独自去前台办理入住手续,耶格透过后座的窗户注视着父亲。父亲同办事员隔着柜台谈笑,从裤子后袋中取出钱包,办事员递给父亲一支签字用的圆珠笔。少年耶格想,自己总有一天也会成为父亲,肩负起同样的责任。
“要不要休息下?”米克提议道,但他自己并无疲劳之色,倒是身后的盖瑞特和迈尔斯累得不行。
然后是战斗射击训练。他们采用站立和趴伏的姿势对自动树立的人形枪靶进行射击。耶格观察了盖瑞特的表现,他的枪法很准,换弹匣的动作也很流畅,可见训练得相当熟练。这家伙之前究竟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编造海军陆战队出身的谎言呢?
在海军陆战队的武装侦察部队中服过役的盖瑞特,应该也对密林作战相当熟悉。耶格对迈尔斯说:“在雨林里,可怕的不是猛兽,而是昆虫这样的小动物。传播疟疾的蚊子,在趾甲缝里产卵的跳蚤,还有蛇、蝎、蜂、蜘蛛等等。被来历不明的生物叮上一口就可能丧命,所以首先要注意喷涂驱虫剂。不仅要喷在皮肤上,还要涂在衣服上。防蚊罩也是必备品。”
“耶格。”有人用口音浓重的英语叫他,耶格回过神,抬起头,看到走在前面的米克停了下来。
半年过去了,什么纰漏都没出。然而,就在上个月,他收到一封邮件,是一个自称罗杰的英国人发来的:“将车和粮食运入贵国的邻国——刚果民主共和国,这样的活儿你接不接?”
队长耶格指示另外两人:“盖瑞特在中央,迈尔斯在南侧待命。我和米克逐次解决目标。”
背负四十公斤重物行走四十公里,这种耐久行军对陆军时代的耶格来说根本不足挂齿,但成为私营军事公司的警卫后,他执行的都是城市里的安保任务,耐力不知不觉下降了很多。离开泽塔安保公司的基地,沿着贯穿丘陵地带的土路前进了十公里,他就已经气喘吁吁了。每走一步,身上的负重就令他气力丧失一分。南半球的太阳悬在北部的天空中,烈日下,维持体温所必需的汗水瞬间就蒸发了。作为队长,耶格走在行列的第二位,不住地提醒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在这痛苦上。但苦难人生的种种片段,却不住地浮现在他的脑海。
回家之前,年轻人顺道去了一趟那家堪称幸运起点的网吧。他检查了邮箱,发现罗杰又发来了一封邮件,内容再次令他震惊。在“钱已按约定汇出”的通知之下,写着如下文字:
年轻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倘若选1,自己什么都不做就可以得到两亿乌干达先令。他不知道对方怎么会给自己这种选择。难道是为我着想吗?
“三分钟内决定下手顺序,然后开始实施。”
他下定决心,回到电脑前面,给罗杰写信:我选择2。大冒险即将开始。
“下面发给你们武器。”辛格尔顿说,将一行人带到了一个水泥制仓库。
辛格尔顿接着给大家分发弹药袋。“里面有夜视仪和格洛克手枪的消声器,今晚还要进行夜间强攻训练。”
一行人避开烈日,来到树荫里,卸下了背包。他们各自发着牢骚,抱怨体力衰退,训练过于繁重,但很少听见有人使用军队里常用的脏话。这支拼凑而成的队伍里,竟然人人都很绅士,耶格不由得感叹起来。通常来说,四个人里有两三个人脏话连篇也没什么奇怪的。
不会是玩我吧?但他转念一想,英国富豪应该给得起二十六万美元,于是立即回信说:“我接。”对方又发来指示:“在斯坦比克银行开户,告诉我账号。”然后,就在刚才,他发现自己的账户上转入了巨额预付金和必要经费。
四人将让自己吃尽苦头的背包放在寝室,没换衣服就去参加下一个训练科目。
走出银行,他忍不住四下张望,以防钱被偷走。他甚至担心剩余的钱让银行保管是否安全。自己就要成为城里最富的人了吧!尽管这个国家在持续发展,但仍然非常贫穷,就连首都坎帕拉,能用上电的区域也是有限的。街上的行人来自各个民族,来往的也是日本产的老款车。走在杂乱无章的街道上,他盘算着去给父母和三个妹妹买些什么。现在又不是圣诞,要是把高级牛肉带回家,反而会招致怀疑。
米克已经解决了第二顶帐篷,正转战到第三顶。耶格也以运动员般灵敏的动作转向旁边的目标。训练不知不觉演变成了杀人竞赛。耶格和米克一起将子弹倾泻在孩子们身上,但耶格的进度比米克落后一点。从第四顶帐篷出来时,他已经打了十四发子弹。他一边移动一边迅速更换弹匣。剩下的两顶帐篷中的八个人偶也被八发子弹打得支离破碎。
含必要经费在内,他们总共要给自己四亿乌干达先令。
然而,本应成为他榜样的父亲,却背弃了自己的职责,抛弃了家庭,母亲不得不到超市当仓库管理员,拉扯两个孩子长大。高中毕业前,耶格告诉母亲,自己想参军。一向坚强的母亲闻言后,变得沮丧不已。十八岁的耶格,还不能理解母亲对自己所寄予的厚望。直到后来,耶格为了自己的孩子而不惜以命相搏时,才多多少少明白了母亲当时的心情。
背后传来四声低沉的枪响。米克对第一顶帐篷发动了袭击。在高度压力之下,耶格的指尖扣动了扳机。陆军时代长达十五年的训练,将他的大脑和肉体改造成了毫无怜悯之心、只知执行任务的机器。耶格的射击极为精准。眉间被击穿的儿童人偶就像活人一样弹跳了一下,然后静止不动了。
他们将准备好的弹药全部打光,辛格尔顿宣布日落后继续训练,大家便去吃饭休息。在总部大楼的食堂用餐期间,耶格等人没有见到其他人。厨房中也没有人影。饭菜在四人来之前就放在桌上了。
这全都拜首都坎帕拉的这家网吧所赐。它位于鳞次栉比的商店的一角,紧挨着林立的高楼。网吧的上网费很贵,所以他每周只能去一次。但商店里的十多台电脑散发着巨大的魅力,吸引他去探索未知世界。
“对,不错。”盖瑞特说,“陆军的特种空勤部队也是这么干的。”
你应该也预想到了吧,这次委托的任务具有危险性。所以,我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下面两个选项,你选择哪一个?
年轻的乌干达木工离开座位,朝里面的柜台走去,拿起一个装着可乐的纸杯。他一边喝着碳酸饮料润喉,一边思考着自己的名字:萨纽。这是“幸福”的意思。
为确认自己没在做梦,他试着取了一小笔钱,结果钞票就顺利到了手。看来,英国人是真的要托他办事。
1.现在就收手。如果你做此选择,那已汇给你的两亿乌干达先令就归你了,不用返还。
耶格这时才深感生命的脆弱。五年后还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不是贾斯汀的肉体,而是塑料制成的机器人。
起初他只是凭兴趣浏览网站,然后渐渐萌生了学习电脑的念头,于是四处搜索电脑编程方面的信息。他中学便辍学去帮父母做事,所以对知识极度渴求。如今干的木匠活儿并不称心,他幻想着能从事电子方面的工作。
一行人在辛格尔顿的率领下,朝停在一旁的大篷卡车走去。所有人都沉默不语。耶格跳上车,正欲关闭后门时,终于开口道:“等等。我们犯了一个低级错误——把空弹匣落下了。”
“给格洛克手枪装上消声器。”
手持电筒的辛格尔顿进入模拟房屋。屋内是一块边长约一百米的四方形空地,但又不是简单的广场。半球形的古怪物体——还没有半个人高——并排在左右两侧。总共有十二个,每个上面都有入口模样的洞,让人联想到阿拉斯加土著因纽特人建造的冰屋。
“米克,你接受过雨林训练吗?”
我想看到孩子的笑脸,我想看到他活泼捣蛋的模样。就算他把桌上的杯子打翻,就算他在家中的墙壁上乱写乱画,我都不会责骂一句,只会默默地看着他。他想干什么都行,我还可以跟他玩投球游戏,只要他能恢复健康,像其他孩子一样……
“好,去射击场吧。”
作战部长看着秒表说:“从开始到结束,共计近六十秒。时间可以通过训练进一步缩短。明天的训练,是用模拟弹处置逃跑者。今天到此结束。训练头一天,大家都辛苦了。”
“谁来负责攻击?”迈尔斯问。
耶格和米克在广场的一头会合,辛格尔顿下令道:“盖瑞特、迈尔斯,去确认战果。”
“没有活下来的。”
“任务完成。”
性命攸关,希望你在深思熟虑之后做出选择,不可有半点虚假。请速回复。
两人返回辛格尔顿身边,分别报告了确认的结果。
耐久行军虽然比预定时间超出一小时,但好歹结束了。“没事,头一次都会这样。”在训练基地迎接他们的作战部长辛格尔顿说,脸上却难掩不满之色。
耶格观察着冷静下来的盖瑞特,疑窦丛生。盖瑞特明显不是爱慕虚荣的人,但就一名海军陆战队出身的人而言,他的举止又太老实了。今后必须好好观察这个人的技能表现。
“下面传达训练要点。”也许是四周被黑暗笼罩的关系,辛格尔顿的语气相当沉重,“把那排东西想象成帐篷,里面有三到四个人。假定这些人都在睡觉,你们用装有消声器的格洛克手枪,尽可能快地将所有人杀死。”
自己要杀的大概有二十人,耶格盘算着。这真是一份肮脏的工作。但是,那些真正的目标是什么人呢?潜伏在刚果的恐怖分子吗?事到如今,他只有相信招募自己的西盾公司董事的话了:这项工作与某个特定国家的利益无关,而是服务于全人类。
刚果如今流血战争频发。他本想当即拒绝,但对方提出的报酬却高得令人晕厥。
辛格尔顿咂了咂嘴,将刚放下的手刹又拉了起来。
“非常低。”米克将霰弹枪放回枪架,拿起了AK47。
“简易型帐篷?在雨林里?”
“我们的做法是用树枝制作吊床。”米克插话道,“让身体跟地面保持一定距离,就能防范蛇和蜈蚣。”
“对这次的任务,我总感觉有点不安。”迈尔斯脱掉徒步鞋,给被鞋磨破皮的脚贴上创可贴,说,“我从未接受过真正的雨林训练,当空军时也没有。为什么我会被选中干这个活儿?”
辛格尔顿接连下令,四人遵照执行。
“我能不能问个问题?”盖瑞特听完说明,请求发言道,“怎么应对逃出来的人?”
“从四个方向进攻。”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