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三节

高野和明科幻小说

对方平和的声音让研人放下心来。警察似乎还没有查到菅井头上。
将昨晚买的面包吞下肚当早餐,然后去照料那四十只小白鼠。但在打算给鼠笼做扫除时,研人发现壁橱深处放着一捆文件,上面的文字不是日语,而是英语。
“有个警察还问了个奇怪的问题,‘被冰棍弄脏的书在哪里?’”
研人来到中心街,找到一家网吧,坐在狭窄的隔间里,用电脑搜索。他发现日本最大的杂志图书馆就在东京都内。那里可以查阅明治时代以来的七十万册杂志,而且幸运的是,那家图书馆是私营的。
研人在心中说了声“对不起”,摸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机器,屏幕上显示出电波接受状况:无信号。无线通信基站受到干扰,无法接收研人手机发出的电波。这样一来,他的位置就无法被侦测到。研人放心地调出通讯录,将可能会用到的电话号码一个个记在本子上。
“不,结果相当意外。《海斯曼报告》三个月前被收回了,现在已经不能查阅了。也就是说,这份报告被列为机密文件了。”
“是啊,你是不是在外面惹事了?”
“我们通过电话的事,能不告诉警察吗?”
“为什么?”
研人大惊:“逮捕证?他们说我犯了什么罪?”
来到涉谷的街上,研人找到一个电话亭,走进去,拿起话筒,掏出记有号码的笔记本,给菅井打去电话。铃声响了三下后,报纸记者接起了手机。
“抱歉,没能帮上什么忙,还有什么事吗?”
“刚才警察拿着逮捕证来抓你了。”
“嗯,你别担心实验室这边,先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吧。”
“我给你的留言听到了吗?”
“虽然没太大把握,但我会调查一下的。不过你的手机坏了,我怎么联络你呢?”
“好的,你任何时候打都可以。”
这下援军算是全完了,研人想。今后若联系实验室的朋友,他们就会通知警察。好不容易记下的电话号码,大半都无法使用了。
“研人……”
“警察来家里搜查了你父亲的房间和遗物。”
“抱歉,我的手机坏了,没法听。”
“我什么都没干。”研人如此回答,焦躁地打量四周。如果老家的电话安装了逆向追踪装置,就可以锁定自己打电话的电话亭。
“我听到的就这些。不过他们还问了实验室里所有人,了解你的朋友关系。”
“朋友关系?”
研人突然背脊发凉。
“不错。凡是涉及美国国家安全问题的文件,一律不准公开。”
“通知警察?”
这么一提,研人全都想了起来。他妨碍警察搜索出租屋,逃跑时压塌了车顶,伤及驾驶席上的警察头部。
上午离开实验室,前往秋叶原。有几个电话研人必须打,但电话号码存储在手机的通讯录里,而手机不能开机。他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打开被冰棍弄脏的书。
他打开六叠大小房间的电灯,去厨房洗脸。今天还有许多必须做的事情。
事态恶化的速度超出预想。实验室的电话也可能安装了逆向追踪装置,研人不能久留,立刻起身赶往地铁站。
“机密文件?”
不祥的预感袭来。
研人想起此人是肺泡上皮细胞硬化症的世界级权威,不禁大惊,连忙翻看别的文件。七千六百欧元的账单和收据上,记载着小白鼠的数量:四十。看来,壁橱中的四十只小白鼠,是父亲花了一千万日元巨款从格拉德博士那儿买来的。
研人看着四个笼子中的右边两个。那里的二十只小白鼠弱不禁风,它们被改造了基因,患上了肺泡上皮细胞硬化症。
“好。”研人答道,“让老师担心了,真是抱歉。”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我不想惹上麻烦。实验室的工作都忙不过来呢。”
研人郑重致谢,挂断了电话,不由得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在一堆堆旧杂志中寻找《海斯曼报告》的蛛丝马迹。
“你要是清白的,就找警察说清楚。”
“此外,警察还说,要是接到你的电话,就通知他们。”
“没有……”研人说,但还是决定提最后一个请求,“不好意思,还有一件事。我想请你帮忙调查一个人,不晓得方不方便?”
“听警察说,你有三条罪状:妨碍执行公务,损坏器物,还有过失伤害。你真的干过这些事?”
他将蜷缩的双臂从睡袋中抽出,看了看手表。时间是上午九点。也许是太疲劳了,自己竟然睡了这么久。昨天,从二楼的出租房跳下,摆脱警察的追踪,展开这辈子头一次大逃亡之后,他转乘多次电车抵达町田,从“铃木义信”的账户中取出现金,购买了换洗的衣服,就这样度过了一天。今天是逃亡生活的第二天。
“啊?”本打算请假的研人一头雾水,反问道,“出什么事了?”
美国国家安全问题?对日本的研究生来说,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事。可研人隐隐感到,这跟自己被卷入的麻烦有着某种联系。先前就盘桓在心头的压迫感越发强烈,令他不由得毛骨悚然。父亲的遗言,似乎早已预期这一切将会发生。
“喂?”
无力感充满了他内心的每个角落,研人只好默默动手清洁小白鼠的住处。
第一张文件是海外运输公司开具的发票。货物从葡萄牙的里斯本医科大学送到东京的多摩理工大学。寄件人是Dr.Antonio Gallardo。
菅井似乎很感兴趣:“她想要你父亲的电脑?还有其他线索吗?”
“总而言之,你现在先去最近的警察局自首吧。”
“但是……”
研人在黑暗中醒来,见天没亮,便想接着再睡,直到他发现手脚都无法自由伸展,才意识到,自己正睡在父亲私设的实验室里。
现在自己成了罪犯。倘若被警察抓住,后果肯定很惨。不仅有可能被迫从研究生院退学,还有可能进监狱。
“警察还说了什么吗?”
今后你使用的电话、手机、电子邮件、传真等所有通信工具都有可能被监视。
“研人,你知道警察说的那本书吗?”
“不,”研人慌忙解释,“这肯定是误会。”
或许,明天傍晚自己就能知道父亲带自己加入的这场大冒险的来龙去脉。关于人类灭绝的研究报告,应该就沉睡在那座图书馆的藏书中。
“非常感谢。”
研人挂断电话,快步走出电话亭,沿着人行道飞速离开现场。经过一家家电器店和游戏软件专营店,走出大概一个街区后,他才回头望了一眼。电话亭背后,一个蹬着自行车的制服警察正在赶过来。研人的心跳骤然加速。那警察难道是来找我的?
研人之所以慌张,是因为在这个破旧公寓的壁橱中饲养基因改造的小白鼠是违法行为。基因改造的动物是自然界中不存在的生物,法律规定饲养者必须承担严格管理的义务。
研人穿过横向的小巷,快步走进另一条大街。背后没有警察追来的迹象。他搭上一辆出租车,转移到附近的商业街神保町,再次进入电话亭,给实验室打去电话。
“可是,为什么突然被列为了机密文件?”
研人在新宿站换乘地铁。尽管警察有可能在追踪自己,但他决定只做最低限度的提防。他逃跑时也曾到过秋叶原站,警察或许会在那里设下埋伏,所以他提前一站下车,然后步行进入电器街。
那不是父亲的被害妄想,确实有人在监视自己。恐惧和不快同时涌上他的心头。一种看不见的强大力量正要抓住自己,将他碾为齑粉。
研人希望菅井能再次出手相助,于是报上了“坂井友理”这个姓名,并描述了这个神秘女人的长相和年龄。
研人起床后,差点儿伸手拉开遮光窗帘,但止住了,因为他担心被附近的人看到室内的模样。如果有人发现了这个可疑的实验室,说不定会报警。
“国会图书馆里应该就有。”
“对了,我的手机坏了,打不通。有什么事的话,我会主动联系你。”
这是父亲发来的电子邮件中唯一的指示。警察竟然连这点都知晓,可见父亲说得没错,电子邮件已遭到监视。
“我猜她应该是理科的研究人员。”
研人之前曾去过国会图书馆,所以他对这个提议有些不安。入馆时,必须登记姓名和住址。虽然尚不确定警察是否会搜查图书馆,但毕竟太过危险。
“那我告诉你。华盛顿分社的同事今早发邮件过来了。”
他坐上了地铁,不知该去哪里。警察早晚有一天会抓住他。是不是该去警视厅公安部“自首”?总觉得不是明智之举。一来要坐牢,二来整件事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气息,恐怕不是自首就能了事的。为什么美国的联邦调查局要诬蔑父亲?为什么日本警察想方设法要逮捕自己?在这些人背后,似乎隐藏着巨大的力量,正悄悄朝研人伸出魔爪。在举手投降前,至少得先搞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才行。
“身份调查?这得找社会新闻部的同事了。你想调查什么人?”
做完这一工作后,研人离开咖啡馆,进入大街边上的电话亭,直接拨打了老家的电话号码。
“不知道。”研人立即作答。“被冰棍弄脏的书”里面的字条,研人都遵从父亲的指示处理掉了。不过,父亲到底在做什么呢?无论是研人猜想的新药开发欺诈,还是警察所说的联邦调查局的调查,似乎都不是真相。父亲生前的行动背后,莫非还隐藏着更大的秘密?
研人边走边搜寻工学院朋友的那种机器,终于在第四家店铺里找到了。那是一种可握在手中的箱型机器。走进咖啡店,坐在角落的座位里,他启动了刚买到的机器。发射手机干扰电波的装置立即显示出威力。柜台背后的年轻女人“喂!喂!”地嚷嚷起来,将信号中断的手机从耳边拿开。
“如果你不介意,就由我打电话给你吧。”
“知道了,我会的。”为了让教授安心,他只能这样说,“我也许会休几天假,不知是否可以?”
“一团糟?”
“是不是查到《海斯曼报告》的情况了?”
这项研究只能由你独自进行,不要对任何人说。不过,倘若你察觉自己有危险,可以立即放弃研究。
“是研人啊。”
安东尼奥·格拉德博士。
实验室这会儿一定炸开锅了,想到这里,研人不禁陷入绝望。所谓“坏事传千里”,自己一定成了玷污校园圣地的罪人了。屈辱和不安令研人掉下眼泪。
“我猜他们怀疑你逃到朋友家了。”
仔细想想,既然父亲打算制作治疗绝症的特效药,那准备这些实验用小白鼠也是理所当然。为了检测合成药物在个体内的活性,必须准备患病的动物。
“要去哪儿找过去的杂志?”
地铁抵达涩谷站,研人下到月台,离开车站。此时他做出了“维持现状”的结论。既然如此,应该按照原定计划,查出《海斯曼报告》的内容。
另外的文件上,清楚地记载着这些购得的小白鼠分为两类,一类是正常的小白鼠,另一类是表现出肺泡上皮细胞硬化症症状的小白鼠。
“这我也不知道。如果你一定要了解那份报告,还有最后一个手段。我之前也说过,你可以去调查三十年前的杂志。当时那份报告还不是什么机密。”
可是,研人并不会因此将眼前的小白鼠处理掉。他一面照顾它们,一面打起精神,以防它们逃出去。不管怎样,接受过基因改造的小白鼠也没有几天可活,除非研人造出治疗肺泡上皮细胞硬化症的特效药。
警察居然找到了自己的老家。跟研人一样,母亲听到的调查理由也是配合联邦调查局的调查。
接电话的园田教授听出对方是研人,不禁惊叫了一声,但马上像是提防周围有人一样,压低声音说:“古贺吗?你到底干了什么事?”
“是研人吗?”听到儿子的声音,母亲就兀自唠叨起来,“昨晚我就给你打过好几次电话。你是怎么了?家里现在一团糟。”
麦克风弗森指示道:“径直往前冲,把跟踪车赶走!”
报酬比现在高出好几倍,但耶格没有因此而高兴,反而心生戒备。为什么西盾公司的二号人物会亲自给自己安排工作呢?“是去阿尔·希拉吗?”
“启动干扰电波。”警卫队队长麦克风弗森命令道。恐怖分子通常会使用手机遥控引爆,只要发送干扰电波就能阻止爆炸。
西盾公司的住所就在路边,与宫殿相隔不远,是一座由水泥和砖建成的两层建筑,外层的涂料已经剥落。这座建筑的房间出奇地多,没有人知道它在被租给私营军事公司前是干什么用的,也许是政府机构或者学校宿舍。
无线电通话器中传来车队开路车的声音:“右前方路侧发现不明车辆,停在立交桥下。早上那里没有车。”
无线电通话器中刚传出麦克风弗森的怒吼,车体就随着低沉的爆炸声颤抖起来。发生爆炸的不是前方的立交桥,而是距离耶格的枪口数百米的后方道路。路旁孤零零矗立的椰枣树被升起的黑烟笼罩。又有一个心怀强烈信仰和憎恨的人死了,这是巴格达司空见惯的一幕。倘若后方的小车也发生同样的事,耶格会被瞬间炸成肉泥。
这些都不得而知。唯一确定的是,自己被人抱以强烈的仇恨,因此感到恐怖,并且萌生了杀害一个自己从未与之交谈过的人的念头。
“什么?”
耶格点头。
耶格也明白,这场战争毫无正义可言。不过,正义与他无关。重要的是,这里有可以挣钱的工作。假如返回家人身边,他将面临比战场更加残酷的现实。只要留在巴格达,即便无法陪伴独子,他也能用“必须完成交给自己的任务”来为自己开脱。
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耶格的视线逐渐聚焦。Suburban车队走的这条干道是所谓的“杀戮地带”,出发前举行的会议上给出过警告。过去三十天,武装分子的攻击目标发生了变化,从美军士兵扩展到了私营军事公司雇员。在这短短几公里的道路上,已有十多名警卫遇害。
那辆日本车离他们只有五十米。
跟这种人打交道,应该不必拘谨。耶格一面这么想,一面与莱文握手。
伊拉克司机的脸上第一次闪现出恐怖的神色。他是打算自杀吧?耶格加大了扣在扳机上的力道,瞄准器中的男人骤然缩小。那辆小车终于减速了。
“所以,我今天总算能跟候选人面对面说话了。”
耶格用数字驱散心中弥漫开的不祥感。一个月四万五千美元,有什么理由拒绝呢?就算是脏活又怎样?自己不过是一次性的工具而已,就像手枪一样。无论杀了谁,都不是枪的错。有罪的是开枪的人,是下达杀戮命令的人。
斯特法诺介绍道:“这位是西盾公司的董事威廉·莱文。”
麦克风弗森知道耶格为何会去葡萄牙,于是微微点头道:“加油!”
“不,去里斯本。”
“现在还不便说明。只能透露三点。第一,这项工作的发包方,是包括法国在内的北约加盟国中的一个,不是俄国或中国,更不是朝鲜;第二,这项工作并不怎么危险,至少比在巴格达安全;第三,这项工作服务于全人类,与某个特定国家的利益无关。”
“好,猎鹰,坐下说吧。”莱文请耶格坐进沙发,对斯特法诺说,“我们单独谈谈吧?”
“打算怎么休假?回国吗?”
“小心简易爆炸装置!”
雇主西盾公司分配的全是保护来访者的任务。美国的报道组、视察战后复兴进展的英国石油公司董事、亚洲小国的大使馆工作人员——世界各国的重要人物走马灯似的到访,而保障他们安全的就是耶格及其同事。
“什么意思?”
耶格心头涌上一种奇妙的感觉。当他只有十二三岁时,离婚的父母曾问他想跟谁,此刻的感觉竟同那时差不多。高中毕业前夕,在决定入伍以获取大学奖学金时,他也体会过这种踌躇不定的焦虑感。他知道,自己此刻正站在命运的岔路口。向左还是向右,选择不同,今后的人生也会大相径庭。
“我亲眼看到的。一条条的红线,像线头一样。”
“真的没危险?”
娱乐室中热闹非凡。不大的房间里放着破旧的电视、沙发、咖啡机,还有可以自由使用的电脑。他没有与边上网边说笑的同事混在一起,而是将自己的电脑接入高速网络。他知道等待自己的是失望,但还是打开了学术论文搜索网站。
“不好意思。”耶格取出手机,看了眼屏幕。是里斯本的妻子莉迪亚打来的。“签字前,我想跟妻子商量。本来说好明天去见她。”
只剩下两人后,莱文才像刚反应过来似的,环顾着房间问:“这个房间的保密装置可靠吗?”
还有五分钟才会抵达位于安全地带的宿舍。在巴格达长达三个月的工作总算要告一段落。
“红线……”耶格喃喃地重复着,想起了那名葡萄牙主治医生的名字,此人是肺泡上皮细胞硬化症的世界权威,“格拉德医生怎么说?”
又得花钱了,耶格想。看样子只好在承诺书上签字了。
耶格按下接听键,将手机贴在耳朵上。他还没出声,就听见莉迪亚细微的声音。这饱含绝望与不安的声音,他已经听过许多次。
“就我一个人?”
莱文递过一支钢笔。耶格正要取,上衣口袋中的手机振动起来,于是他收回了手。
车队停在前院,六名警卫队队员从车上下来。所有队员,包括耶格在内,都是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即“绿色贝雷帽”特种部队出身。大家互相击拳,庆祝任务完成。奔至车旁的维修组组员发现,打头车辆的车身侧面有被高性能狙击枪击中的痕迹,却并不在意。这类情形他们已司空见惯。
耶格将保证书通读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比刚才的口头说明更多的东西。接下来只需下决心签字。
莱文泛着皱纹的眼角流露出一丝厌恶:“话说到这份儿上,我以为你已经听懂了。总之,你要干的活儿见不得人。”
“怎么办?回去吗?”
耶格想,难道小车司机不是恐怖分子,只是挑衅我们的普通市民?立交桥下的那辆车也没有装载炸弹,只是凑巧熄火了停在那里?
耶格省去了第二阶段的警告射击,将M4的枪口对准司机。瞄准器中,红色的光点飘移到伊拉克人的鼻根附近。
“其他雇用条件同以往一样。我们会发给你经过校准的武器,如果你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死亡,根据《国防基本法》,我们将支付六万四千美元给你的遗属。”
“猎鹰。”
“耶格,”宿舍管理者阿尔·斯特法诺在门口招手道,“到我办公室来,有客人找你。”
忽地,黑暗笼罩了路面。Suburban车队从立交桥下穿过,停在桥下的不明车辆也没有发生爆炸。
“约翰?”妻子的哭声传进耳朵,“在吗?约翰?”
莱文没笑:“这无所谓,咱们这就进入正题。你能不能把明天开始的休假往后延?”
“格拉德先生怎么说?”
三辆装甲Suburban在美军检查站接受完检查,穿过防止装有炸弹的汽车闯入而设置的弯路,进入安全地带。这里是首都的中心,过去是统治这个国家的独裁者的宫殿。
莱文用猎人打量束手就擒的猎物般的眼神看着耶格:“去吧!”
“既然如此,为什么日薪会这么高?”
待跟踪车辆改变方向之后,耶格报告说:“后方安全了。”
“工作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除非斯特法诺把耳朵贴在门上。”
“明白。”耶格咧嘴一笑,以示谢意。麦克风弗森是要开派对欢送自己吧?明天接替的人来后,自己就要孑然一身离开队伍了。这一行的规则是,工作三个月休息一个月。下次归队的时候,说不定与自己共事的就不是现在这拨人了。倘若被不长眼的子弹击中,说不定就阴阳永隔了。
“真的?”
“你好,莱文先生。”耶格平静地说,“我是乔纳森·耶格。”
“你能再为公单色书司工作一个月吗?”
“约翰?是我。出事了。”
打开门,坐在待客沙发上的中年男人站了起来。他身高一米八,跟耶格相仿。短袖T恤和工装裤的打扮与警卫人员一样,年龄却比耶格大两轮,有五十多岁。尽管表情严肃,但他的嘴角仍浮现出微笑,透露出军人特有的精明。男人朝耶格伸出了手。
耶格说的是伊拉克战斗最激烈的地区,“是阿尔·希拉地区的工作吧?”
“待遇不错,日薪一千五百美元。”
“怎么了?”
低空掠过住宅屋顶的直升机、划破夜晚宁静的迫击炮弹的破空声、被遗弃在荒漠中的战车残骸,还有那总是漂浮着尸体的底格里斯河……
莉迪亚哀求道:“明天你能到吧?”
见莱文如此含糊其辞,耶格又有了新的猜测。或许,这位三角洲特种部队出身的董事交给他的任务的保密级别比“绝密”还高,属于“绝密特别情报”或“绝密注意区分情报”。从对方的语气判断,莫非是白宫主导的暗杀任务,即所谓“特批接触计划”?这种任务对接触情报的条件作出了最严格的限制。但这说不通啊,因为通常这种任务都由三角洲部队或海军的海豹突击六队担当,不会交给私营军事公司。
“能给我看看保证书吗?”
尽管耶格对工作内容完全摸不着头脑,但至少听懂了自己不会遭遇太大危险。
莉迪亚哽咽起来,耶格听不清她讲了什么。他仿佛看见妻子正用手拭泪的模样。
“明白。”耶格答道,然后再次扯开嗓子命令日本车后退。
这个名字耶格听说过。雇用耶格的这家私营军事公司,由号称陆军最强部队的三角洲特种部队的前队员创办,莱文是公司的二号人物。公司业绩能突飞猛进,完全仰赖于经营层与军方的密切关系。威廉·莱文也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与其他特种部队出身的人一样,绝不是那种死板的官僚。
“如果你接受任务,就先在保证书上签字,然后进入准备阶段。到时你就会知道任务的具体内容了。不过,如果你签了保证书,就意味着,你在知道工作内容之后不得中途退出。”
那很可能是载有简易炸弹的车辆。武装分子肯定在远处监视着这条干道,手指就放在遥控引爆装置上。虽说是简易炸弹,可一旦爆炸,照样可以掀翻装甲车。
耶格想象着,倘若自己推迟里斯本之行,莉迪亚会说什么。
美国的军事情报根据保密程度分为三等:秘密、机密和绝密。要想获得各级别情报的接触资格,就必须通过严格的身份审查,包括接受测谎仪测试。离开陆军之后,耶格一直在更新自己接触绝密情报的资格,因为如果不这样做,他就无法从事由美国国防部发包给私营军事公司的工作。
开始执行保护任务时,强烈的阳光仿佛能刺穿肌肉,但现在已温和许多。傍晚时分,即使穿上防弹衣和沉重的战术装备,也会感到几分寒冷。随着气温的下降,这座布满灰黑色低层住宅的城市愈显荒凉。从明天开始就是长达一个月的假期,耶格却高兴不起来。他想留在巴格达。这里没有文明城市那样的和平,但对耶格来说,却是个虚拟游乐场。
耶格返回二楼的四人房间,将M4卡宾枪放在高低床的床铺上,卸下战斗装备,放入柜子。发给他的武器弹药必须留在这里。搬家的时候,背包里只用装少量个人物品。
耶格将照片夹入读到一半的平装书里,接着取出手机,给里斯本的妻子打电话。两地的时差有三个小时。那边应该刚过午饭时间,但他知道,医院中的莉迪亚是不可能打一次电话就能找到的,于是他在语音信箱中留了言,让妻子听到后打回来。他快速做完了M4卡宾枪的保养,带着手机和笔记本电脑返回宿舍一楼。
莱文满意地笑了,从军用公文包中取出一份文件。“不用再犹豫了,相信自己的运气吧!你是个吉星高照的人。”
我必须立刻飞到儿子身边去,耶格想。可是,治疗费怎么办?耶格凝望着事务室紧闭的大门。自己一直在坚持,现在终于要撑不下去了。他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漫天沙尘中,三辆被改装成装甲车的GMC Suburban正在飞驰。最末那辆大型SUV的后门敞开,载货平台上放着一张掉了腿的沙发,面朝后方。乔纳森·“猎鹰”·耶格正坐在这个临时搭建的射击平台上,目光炯炯地监视着后方。
莉迪亚抽泣了片刻,继续道:“贾斯汀被送进重症监护室了。”
耶格收拾包袱的手突然停住,他看到了贴在柜门上的家人照片。那还是六年前全家正处于幸福之中时拍的,地点是北卡罗莱纳州的家中。耶格和妻子莉迪亚、儿子贾斯汀坐在客厅的长椅上,对着照相机微笑。坐在耶格大腿上的贾斯汀,个子还很小,即便伸开双臂,也没有父亲的身体宽。他继承了父亲的棕发和母亲的蓝眼,纯真的笑容像极了母亲,发起脾气来则跟特种单色书网部队出身的父亲如出一辙。夫妇俩经常讨论将来这孩子会更像谁。
“不,你已经是好运当头的幸存者了。”莱文收起笑容,“其实,这份工作本来有六个候选人,但他们相继遭到武装分子的袭击,都身亡了。听说连私营军事公司的安保人员也成了袭击目标,不是吗?”
“下车!”耶格右手举起M4卡宾枪,挥舞左臂,向跟踪车打手势。但那辆小车不但没有减速,反而加速追了上来。
“嗯,当然可以。”斯特法诺答道,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不,工作地点不在那里,你要去另外的国家。会给你二十天时间准备,要求十天内完成任务。估计五天就能完成,但无论几天,你都会得到三十天的报酬。”
莱文催促道:“怎么样?想不想干?”
“你担心我会泄露机密情报?没这个必要。我有接触绝密情报的资格。”
耶格拼命转动近乎停滞的大脑,搜索关于这种绝症的知识。如果肺泡开始出血,那就只剩下一个月的寿命。
作为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五千两百年间,这里历经战乱。在二十一世纪初叶的今天,这里又遭到新敌人的入侵。尽管入侵的异族文明打着政治的名义,但真实目的无疑是深埋在地下的丰富石油资源。
四人是特殊部队的最小编制。
“等等,”耶格对着嘴边的无线麦克风说,“后方有一辆小车在接近。”
为什么自己此刻站在伊拉克肮脏宿舍的走廊里,紧握着电话?为什么自己此刻会在这里?
“找我?”耶格一面猜测来者是谁,一面跟着斯特法诺走出娱乐室,前往楼梯旁的管理事务室。
“只要不犯错。”
别闭眼!耶格在心中朝司机大喊。别让我看见恐怖分子自爆前一刻的悲壮表情,否则我就会开枪。
“好。”
对方置若罔闻。布满沙尘的前挡风玻璃后,露出伊拉克司机充满敌意的脸。根据私营军事公司安保人员的交战规则,耶格立即开了枪。射出的四发子弹击中日本车保险杠前的地面,水泥碎片四溅。
“有问题尽管提,我尽量告诉你。”
远处传来零星的枪声,是美军的M16突击步枪发出的。不过,没听到敌人的AK47的枪声,应该没有发生真正的战斗。
“正右干扰电波发射。”先头车辆答道。
“‘猎鹰’,”麦克风弗森叫住了朝宿舍走去的耶格,“不用写报告解释你为什么开枪。今晚在屋顶开派对。”
“明白。”麦克风弗森从前面第二辆车上答道,“回基地。”
“这次不一样,痰里有血。”
耶格收回视线,看见一辆小车正从后方的车队中疾驰而出。透过太阳镜,耶格辨认出那是一辆古老的日本车。这种车型在巴格达很常见,搞自杀式炸弹袭击的恐怖分子对其青睐有加,因为这种车在冲入袭击目标之前,不会引人注意。
“当然,我知道你是特种部队出身,值得信任。但我们还是希望加强保密措施,以防万一。”
尽管遭到警告射击,小车的速度却没有丝毫减缓。耶格抬起枪口,对准了引擎盖。
“我?”耶格的嘴角浮起自嘲的微笑,“我倒觉得自己是个不幸的人。”
月入四万五千美元,确实是个不错的提议。现在耶格家特别需要钱。
“不,包括你在内有四人,将组成一个小组。”
听到儿子的病出现晚期症状,耶格不禁后背发凉。莱文打了个告辞的手势,离开了事务室。走廊旁的楼梯上,传来下班的警卫人员嘈杂的脚步声。
“医生说,孩子的心脏和肝脏都出现了问题……恐怕撑不久了。”
耶格闻言终于明白过来,他要做的是脏活儿,多半是暗杀任务吧。不过,莱文说同某个特定国家的利益无关。如果不是政治暗杀,那还会有什么暗杀?
“有绰号吗?”莱文立即问。
果然,今天仍然一无所获。网上找不到一篇关于“肺泡上皮细胞硬化症”治疗取得突破的文章。
“镇定点,之前不也挺过来了吗?”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