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原因找到了吗?”上座的万斯总统将满腔愤懑投向一字排开的高官们,“造成这么大的损失,只可能是我们泄露了情报所致,对吧?”
万斯的想法被当面反驳,但他却没有生加德纳的气。他并不是从科学和伦理的角度去思考,而是出于不失去保守基督教徒支持的考虑。
“执行计划的人选也已敲定,他们已经在南非开始训练了。”
巴拉德未表明自己的主张,道:“那就这么做。”
“太手软了。”万斯说,“对那些不同意我们签订豁免协定的国家,直接断绝一切经济援助。”
张伯伦副总统闻言用责备的语气道:“中情局是不是低估了伊斯兰武装组织的情报收集能力?”
细长的桌子两侧,阁僚及其副官开始准备离开。等最近的位置空出来后,万斯呼唤幕僚长说:“把加德纳博士叫来。”
“原来如此。那就按计划早点干掉它。”
万斯从椅子上站起来,迎接总统科技顾问。对如今的万斯来说,能放下戒心与自己交谈的人相当宝贵。也许是感受到了总统的亲切,加德纳也露出温和的笑意,坐到总统身边。
霍兰德的思绪转移到被召集到南非的那四个人身上。为了避免人类的厄运,他们会成为献给上天的祭品吧?
进入主题之前,万斯先从别的简单问题着手。
“好,干掉。”加德纳点头道。
“没这回事。”出言反驳的,是一直保持沉默的中情局局长霍兰德。他满头银发,留着小胡子,身上散发着与情报机构首脑相称的神秘气息,“我们的分析没有纰漏。”
“联合国秘书处拒绝受理我们提出的签名撤销请求。”
国家情报总监沃特金斯无奈地从简报上抬起头,回答道:“您说得不错,私营军事公司雇员在伊拉克的死亡人数剧增,但过去一周已经恢复到以前的水平。我想可能是我们的反情报对策发挥了作用。”
拉蒂默国防部长说:“刚过三十就当上高级分析员,真是出类拔萃。虽然现在还没干出成绩,但将来一定会有所作为。”
“根据调查,我们没有出任何问题。”拉蒂默一如既往地皱着眉说。
万斯问了个他自己略关心的问题:“倘若上次提到的生物真的存在,是不是可以认为,它已经成了美国的威胁?”
万斯咂了咂嘴。上届政府后期,前总统在设立国际刑事法院的国际条约上签了字。如果继续批准这个条约,美国人在犯下战争罪之后,就不得不接受国际法庭的审判。于是本届政府单方面撤销了签名,但联合国并不买账。
“好。”艾卡思说,拿起内线保密电话的话筒,“请加德纳博士进来。”
“好意”这个词反映出加德纳的人品。在白宫,仅凭好意通常办不成任何事。万斯忍不住笑了,却发现列席者中唯独霍兰德仍然板着脸。中情局局长是在担心什么呢?万斯想。
“这倒不用担心。它们还没长到足够对美国构成威胁。说起来,它还只是婴孩。”
他们以为自己是谁啊!万斯在心里咒骂道。
万斯轻叹一声,问总统首席法律顾问华莱士:“撤销签名的事进行得如何?”
加德纳点头道:“刚才提到的计划执行者,实际上已经制定了缜密的方案。我可以保证,他们一个月内就能完成任务。”
张伯伦副总统补充道:“法律规定,在行动开始前至少三十天,必须向参众两院的上层通报预算额,但没有必要透露具体的行动计划。那帮家伙不知道我们打算干什么。当然,他们也不知道参与计划的人员是谁。”
“对,那里就像这个房间——”加德纳环视局势研究室道,“电视会议装置和显示各种信息的屏幕一应俱全。房间的负责人是施耐德研究所一名优秀的年轻人,他的设计曾被选为备选方案。他全权处理所有事务。”
“是的,否则美国的竞争力就会明显下降。”
“你好,博士,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
五十岁左右的科学家与高官们擦肩而过,进入局势研究室。
拉蒂默插话进来:“这个问题以后再议吧。重要的是,私营军事公司的佣兵成了煤矿里的金丝雀。无论他们中死了多少人,民众都不得而知。可是,如果相同的伤亡发生在美军身上,舆论就会对政府大加挞伐。现在绝不能让战死人数再上升了。”
对于这位自己亲信的科技顾问,万斯首次产生了生疏感。这位沉稳的绅士,不仅没有反对进行那项肮脏的任务,反而积极推进。万斯推测,即使对于并不信仰极端宗教教义的科学家,那种生物也极其危险吧。
“对,胚胎干细胞。博士的意见是,应该重启研究?”
在场的中情局局长霍兰德忘记了刚才被群起而攻的不快,饶有兴致地观察着科技顾问的言行。出于兴趣订阅业余科学杂志的霍兰德,对这次“特批接触计划”仍抱有极大的怀疑。本届政府是不是过分低估了威胁?如果总统每日简报上所说的新生物真的出现,不仅美国,整个人类都会迎来生死存亡的问题。而此时此刻,那种生物就在刚果雨林深处悄悄成长。
这时总统幕僚长艾卡思道:“还有国际刑事法院的问题。”
看着不敢应声的阁僚们,万斯总统指定了回答者。“我在问你,查理。”
“今天会议就到这儿吧?”总统边说边着手整理文件。
“好,各位,回去工作吧。”总统宣布散会。
霍兰德勉强点头,以免毫无意义的争论持续下去。最后,他怨恨地瞥了眼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缓和政府各部门之间冲突应该是这家伙的职责。
“可那是个相当棘手的问题。我很感激博士的建议,但以前的政策改不了。这是我深思熟虑后的结论。”
这里的一切都缺少色彩。红木会议桌、黑色皮革椅、正襟危坐的高官们的黑西装——室内所有人和物都是灰暗的,个体的轮廓互相渗透,整个房间仿佛变成了一个生命体,让人不寒而栗。但身为这个超级大国的首脑、国家人格的体现、最高决策者总统先生,却显得异常烦躁。
白宫地下的局势研究室内,战时内阁的成员们齐聚一堂。这个没有窗户的细长房间被天花板上的荧光灯照得通亮,但充斥在空气中的阴郁之气却并未消散。
“我们只好推进缔结双边豁免协定了。”巴拉德国务卿说。这名原军人中的和平主义者在进入新一届政府之后,立即丧失了存在感,但仍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职务,“这样,与我们缔结协定的国家,就无法将美国籍的人员送到国际刑事法院受审。”
加德纳似乎放心了。他只是一名学者,却参与了美国的绝密计划,激动得夜不能寐。万斯忍不住笑了,“有劳博士费心,计划才能顺利实施。”
“胚胎干细胞?”
“我当然尊重你的决定。”加德纳也出言谨慎,“那就努力研究相关领域吧。二十一世纪绝对会成为生物学的时代,美国绝对不能落后。”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敌http://www.99lib•net人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行动计划的?”巴格达的武装分子为什么能高效狙击私营军事公司的雇员呢?沃特金斯自己也不知道答案。但这应该不是他的责任。“对于私营军事公司的活动,五角大楼可能比情报机构更加清楚。国防部应该掌握了他们的行动计划,或者是国务院……”
“你如此肯定,有何依据?”张伯伦质问道。
万斯知道这句评价的潜台词,之所以选此人负责,是因为一旦计划出了问题,就直接开除他了事,相当省心。实际上,本次基于《海斯曼报告》的计划,在所有正在进行的秘密计划中,优先级排在最末。
“对了,”加德纳问,“这次计划通知国会了吗?”
这种沉闷的会议,本届政府的这些高官已参加过多次,每次都能敏感地觉察出会议气氛的微妙变化。张伯伦副总统显然已经把情报机构抛了出来,让大家都把过错归结到那些家伙身上。
“只通报了预算。”
这种问答的方式,真希望其他高官也能掌握,万斯想。他让幕僚长为加德纳送咖啡,然后缓缓问道:“计划进展得如何?”
特批接触计划的科技顾问啜饮着咖啡答道:“开始有些缓慢,现在已经顺风顺水了。承蒙拉蒂默部长的好意,五角大楼为我准备了非常好的房间。”
“上次请教的那个问题,那个……叫什么来着?”
“是特别计划室吧?”
在一旁聆听对话的霍兰德神经质般摸着胡子,努力不让自己太悲观。无论是总统还是科技顾问,似乎都低估了敌人。万一那种生物与文明社会发生接触,好不容易维持住的世界秩序就会在转瞬间崩坏。
耶格将奴斯说的数值输入自动驾驶装置。操纵杆自动摆动,波音飞机右转,开始下降。机头几乎对准正东方,可以看到海平面上太阳已经露出了头。
确认所有人点头后,迈尔斯探出身子,关闭增压装置。舱顶立刻落下氧气面罩,仪表盘上再次闪烁报警灯。但那红光一点儿也不惹人注意,因为整个驾驶舱里所有的报警灯都亮了。
“是,长官。”埃尔德里奇答道,命令行动指挥部的诸多下属与各相关机构联系。中情局、国家安全局、国防情报局、联邦调查局等情报机构开始着手收尾计划,向分散在日本与非洲大陆的特工下达停止活动的命令。
“是的。”
“听到了吗,埃尔德里奇?”霍兰德从画面中对埃尔德里奇说,“虽然多少有所牺牲,但涅墨西斯计划到底成功了。让所有特工停止活动,立即解除相关人等的通缉,停止办理与‘特殊移送’有关的所有手续。”
在空中降落了一个小时左右,终于看到了大海正中的目标点。皮尔斯海运公司的大型货船就像远海中的孤岛一般。
听到耶格的声音,紧握操纵杆的迈尔斯转头问:“雷达有反应了?”
“我们被锁定了。”迈尔斯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导弹就要飞过来了。”
马多克想避开火焰之海,但操纵杆却不听使唤。失控的“猛禽”急速坠落。马多克清醒地意识到,一种神秘的力量正抓住飞机,将其拽入海中。“大海燃烧起来了!我要弃机逃生了!”
驾驶席背后传来电脑合成的声音:“调整航向到093,高度1500英尺。”
“没有击落。”
总统转头面对中情局局长:“就是说,涅墨西斯计划成功了吗?”
马多克怕得发抖。为了用导弹锁定对象,就必须将机头对准变色了的海域。于是他暂时左拉操纵杆,转了一个大弯,沿着被染成白色的海面边缘飞行。“明白。”
鲁本斯在一旁静观,期待万斯做出理性的决定。“懦夫博弈”的最优解是,一方继续直行,而另一方回避相撞。输的不是懦夫,而是更加理性的一方。当下,格雷戈里·S.万斯将接受最后的考验。超人类正在逼迫人类社会最高权力者做出正确的决断。
“Fox—Three!”马多克念完代号就扣下了扳机。这时,身下本应平静的海面开始浑浊泛白。马多克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水面上布满无数的气泡,大海像是沸腾了一样咕嘟嘟冒泡。那场景壮观无比,仿佛有个城市般庞大的潜水艇,正在紧急上浮。就在一公里外,发射出的导弹上下摇摆着,坠入了水泡之中。霎时,周围的海面全都燃烧了起来。
这下奴斯无计可施了。忧心忡忡的鲁本斯心中突然涌上一股强烈的冲动。
“还没有。”皮尔斯答道。
马多克答道:“这里是伊戈尔2。”
数据传输器传回的雷达画面上,低空飞行的敌机正在爬升,并调整方向朝北飞。不过,无论商务机怎样挣扎,都无法躲开空对空导弹。
阿基利也安然无恙。迈尔斯和皮尔斯紧随其后,落在甲板前部别的集装箱上,降落伞缓缓飘落在他们背后。
被总统点到名的霍兰德毫不退缩地答道:“您指什么?”
耶格转回头。遥远的下方,是那颗蕴藏着莫大水量的蓝色星球。耶格眺望着这个美丽的球体,不禁感慨,自己马上就要回到地球了。
“不可能。飞机是垂直落下的,无疑是坠落了。”
“有没有可能在海上迫降了?”
“伊戈尔1、3、4已经坠落!”下一个说不定就要轮到自己了,马多克感到一阵恐惧。
成为司掌天罚的女神涅墨西斯,快向狂妄自大的下等生物复仇吧!
从名字判断,“艾玛”应该是女性。阿基利应该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
“红外线制导导弹的话,可以利用阳光……”
不一会儿,连波音飞机都从雷达屏幕上消失了。那里距离百慕大群岛两百公里。
见迈尔斯的表情愈发僵硬,耶格淡定地问:“你怎么了?”
“但那是在公海上……”
F22是雷达捕捉不到的最新型隐形飞机,战斗力堪称史上最强,曾在模拟战斗中创下令人瞠目的144:0的击落率。而现在,F22正从背后偷偷靠近,打算击落波音商务机。
看着那红色的光点,耶格想到了防御迎击战斗机的方法。莫非坐镇日本的总指挥“艾玛”,打算利用太阳光扰乱瞄准引擎发射的红外线制导导弹?
“只有它们发射导弹时,才会被雷达捕捉到。”迈尔斯说,“但到我们知道对方位置时,已经太晚了。空对空导弹会以4马赫的速度飞来。”
“再次发动攻击。”
看到雷达屏幕上出现了战斗机的身影,耶格不禁汗毛倒竖。敌人距离之近超乎他的预想。波音飞机处在空对空导弹的射程之内。波音飞机紧急爬升,却没有足够的机动性能摆脱喷气式战斗机。“四十公里后发现敌机!”
耶格听说过“猛禽”这一爱称。“F22?”
回头一看,迈尔斯和皮尔斯就在不远处。他们的后方,无人的波音飞机继续飞行。不过在下一瞬间,机头突然抬起,机体一歪,失去了升力。将众人带出非洲大陆的飞机,终于耗尽燃料,引擎停转,如同一枚巨大的树叶一样,落入马尾藻海。
“内华达、加利福尼亚、科罗拉多、纽约四州也受到了攻击。”电视会议画面中,霍兰德将简报念了出来,“另外,胡佛大坝的控制系统发生异常,德克萨斯州的输油管停止运转,所有金融机构的网络系统也出了问题。”
“是的!”
阿基利一言不发,只在嘴角浮现魔鬼般阴森的笑意。
艾玛,你尽情地杀戮吧。
“不见了?不可能。至少能看到导弹!”
格莱姆斯按下“主力武器”键。机体底部的武器舱打开,AIM120导弹准备就绪。这种最新锐的导弹,是人类伟大智慧和杀意的结晶。飞行速度4马赫。导弹内置雷达,能在一分钟内准确击中四十公里以内的任何目标。自从人类用岩石和棍棒杀死同胞后,二十万年间,人类不断改良武器,最终得到了这种快如闪电的杀人工具。
“这里是阿尔法1,伊戈尔2,你听到了吗?”司令部问。
“是的。”霍兰德将信将疑地说,“奴斯已经死了。”
“中国!肯定是中国干的!”局势研究室里,拉蒂默国防部长号叫起来,“我们马上就采取报复措施!”
“四!三!二……”
“我再问一遍。”万斯打破沉默,转头面对霍兰德,“这场网络攻击是那个俾格米孩子干的,对吧?”
这时,南部十州电力供应停止的报告传了过来。霍兰德看了眼简报,对总统说:“接下来,我们是否应该放弃涅墨西斯计划的相关行动,专心应对眼前的危机?”
“被击落了?”
马多克再次紧急爬升,躲开空中飞散的碎片。因为加速过猛,他感觉大脑供血不足,眼前发黑。而且飞机似乎也受损了。“猛禽”开始失控。
皮尔斯答道:“快!我说了,成败的关键是时间。”
难道连无线电通信和警告射击都不进行,就直接对目标实施视距外打击吗?
大家钻出驾驶舱,进入客舱,跑到机体中央的紧急逃生口。那是主翼上方的一道舱门。迈尔斯和皮尔斯将降落伞背带连在一起,做好双人跳伞的准备。耶格一打开舱门,狂风就灌进了舱内。客舱里垂下的氧气面罩翻飞狂舞。因为舱内已经减压,四人没有被吸出舱外。
编队队长格莱姆斯顺利逃出舱外了吗?马多克搜索海面,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1000英尺下方广阔无垠的海面正在变成白色。
编队队长格莱姆斯上尉对这次出击深感自豪。反恐战争愈演愈烈,相继发生了哥伦比亚毒贩入侵领空事件和副总统遇刺事件,美军戒备状态被提高到第三级,尚处在测试阶段的最新隐形战斗机被秘密配备到第33战术战斗航空团。而这次的紧急起飞是F22战斗机首次投入实战。
人类与超人类之间的战斗已经演变成了“懦夫博弈”。双方就像两辆以极高速度相向而行的车,先避让的一方为败家。想赢就必须抱着必死的觉悟直冲到底。但如果对方也采取相同的策略,那双方就会同归于尽。
耶格重新看向雷达,屏幕上出现了第二个光点,以比战斗机快得多的速度朝他们飞来。“发现了另外一架,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我们飞来!”
“敌机正在朝正东,也就是太阳的方向飞行。”拉蒂默说,“F22将使用什么导弹?”
“好。现在切换到自动驾驶模式。我们进入行动的最后阶段。”
驾驶席后面的迈尔斯后拉油门杆,降低飞行速度,这时失速警报响了起来,操纵杆开始颤动。
“这些也是那个孩子干的吗?”
耶格检查了头盔是否戴好,拉下防风眼镜,向大家发出指示:“戴上氧气面罩,检查呼吸!”
“AIM120,雷达制导导弹,不会受到阳光的干扰,百分百能击落敌机。”
这是紧急起飞的战斗机编队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是的。”霍兰德斩钉截铁地答道。
耶格问弯腰查看雷达屏幕的迈尔斯:“怎么样?”
“雷达探测到什么情况吗?战斗机追上来了吗?”
“怎么回事?”万斯打破沉默,“为什么从雷达上消失了?”
僚机的残骸被纯白的海面吞没。马尾藻海上空只剩下马多克一人。为什么会这样?他惊骇不已地问自己。为什么“猛禽”会接二连三地坠落?是机械故障,还是受到了攻击?
“是谁下令发电站恢复运转的?”拉蒂默国防部长问。
倾斜的波音飞机渐渐恢复正常的飞行姿势,在33000英尺的高度水平飞行。
皮尔斯继续读秒,在他念到“零”时,耶格纵身跳下飞机。他本以为自己会降落到正下方的主翼上,但狂风将他掀倒,将他推至一万米的高空。水平尾翼从头顶掠过,他感觉内脏仿佛都快被吸出体外。在气流和引力的作用下,他猛烈翻转了好一阵子,最后终于在湛蓝的天空中伸开手脚,以平稳的姿势朝地面垂直坠落。
总统稍加思考,微微摆头道:“不用了。”
“没错。”
“报告现状。”
空军上将答道:“目标坠落了吧。”
佛罗里达半岛外海,高度一万一千米。破晓时分,天空呈现出一片诡异的色彩,从深藏青色变幻到橙色,而身下的海面还是漆黑一片。
就算空对空导弹袭来,他们也没有任何防御之策。大家将飞机交给自动驾驶装置,强忍住即将被击落的恐惧,转移到客舱之中。几分钟过去了,商务机仍然平安无恙。耶格怎么也想不通,飞机为什么还没被击落。
他想起了守护者计划执行者的选拔标准。这些人都具备空降资格,包括奈杰尔·皮尔斯。
波音飞机沿着怪异的航线前进,突然开始紧急下降。从格莱姆斯的座机开始,一字排开的“猛禽”编队顺次下降高度,紧跟不舍。F22编队的行动不是平常的紧急起飞迎敌,它们已经飞出防空识别圈很长距离了。
“只有一个办法可以确认。”霍兰德说,“现在立即终止涅墨西斯计划。不耍花样。请您下令停止所有行动,并将命令传达给各相关机构。如果敌人就是奴斯,那他一定正在窃听我们的对话。得知我们停止攻击后,他也会停止攻击。”
万斯点头道:“那个计划已经不存在了。”
启动机载雷达,目标波音飞机浮现在屏幕上。马多克立即锁定了目标,希望能尽快逃离这片诡异的海域。
马多克本能地觉察到危险,解除了无线电封锁,正要通知僚机更改航线,但三号机、四号机相继爆炸。飞行员都来不及弹出就坠落了。
“怎么办?”空军上将插话道,“再不决断,F22就不得不折返了。要击落敌机的话,就必须现在下令。只要敌机进入导弹射程就能将其击落。”
“再报告一遍。”
过了一会儿,霍兰德提了第三个问题:“要恢复行动吗?”
“不,没有侦测到导弹发出的雷达波。遭劫飞机应该是燃料耗尽坠落了。”
“燃料已经不足三千磅了。我们二十分钟之内就将坠落。”
“别慌!”皮尔斯对两人说,但他的声音也因为恐惧而提高,“不要改变航向!按原计划前进!”
“没有战斗机紧急起飞的迹象。”
迈尔斯看着仪表盘答道:“17000英尺。”
从佛罗里达州埃格林空军基地紧急起飞的四架F22战斗机编队正向马尾藻海飞去,巡航速度为1.8马赫。北大西洋上空万里无云,太阳已经升起,视野中尽是蔚蓝一片。
耶格将阿基利装进背包,悬挂在身体前面。迈尔斯把氧气面罩戴在阿基利头上,旋转氧气流量调节阀,确保阿基利能自由呼吸。高空跳伞的生命线——氧气供给系统没有异常。
“目标点还没有确定?”迈尔斯问。
空对空导弹呼啸而出,喷射着火焰,笔直地射向大洋彼端,就像扑食猎物的猛禽一般。刚想到这儿,格莱姆斯就看到奇怪的现象。飞到两公里外的导弹,被突如其来的红光裹起来,继而消失了。
目标是遭劫的波音731—700ER飞机。通过数据传输器传送回来的雷达画面上,出现了敌机的身影。它正在一百二十公里前方的高空,反复微幅调整着航线。
耶格脑里浮现出那个如同森林精灵般的男人艾希莫。在讲述自己同怀孕的妻子诀别的经过时,艾希莫指着日本人米克说“穆尊格”。被“白人医生”带走的怀孕的妻子,再也没有返回伊图里森林。
“五秒!”皮尔斯说。耶格双手抓住舱门。阿基利像小袋鼠一样从他肚子上的袋子里探出了头。
耶格从高空自由下落,在八千米的高度拉开降落伞的开伞绳,打开了降落伞。长方形的降落伞在头顶打开,降落速度骤减。他操作左右两侧的拉手,控制降落伞,朝目标点降落下来。因为在高空就单色书打开了降落伞,降落点与目标点之间的水平距离可能有三十公里。方形降落伞太小,不用担心被雷达捕捉到。
迈尔斯打断耶格道:“不对!这个射程上,发射的应该是雷达制导型导弹。我们这下死定了!”
“该怎么办,总统阁下?”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请求最高司令官做决断,“要不要击落被劫持的飞机?”
“是,阁下。”空军上将答道。
鲁本斯感觉自己此刻正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人类社会的危险似乎都被压缩进了这短短的一瞬。政治领袖瞬间的疯狂,足以将数亿人的生命置于险境。如果未来爆发核战,那也会是一个疯狂的掌权者做出决断并加以实施的吧。
格莱姆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从雷达画面上确认了导弹的消失。莫非是制导装置发生了故障?他正要通过无线电向僚机下达发射第二枚导弹的指令,嘴里却不由发出惊叫。飞机骤然失控,从高空坠下。格莱姆斯下意识地抓住了两脚间的弹射手柄,但他的座椅却没有弹射出来。机体后部的爆炸将格莱姆斯和“猛禽”在空中撕裂。
“目标是什么状况?”
格莱姆斯开始注意到燃料的剩余量。到底要在公海上追踪多久呢?再这样下去,还没追上敌机,自己就不得不返航了。想到这里,他似乎猜到了即将接到的命令。
两名佣兵背着降落伞包返回驾驶舱。迈尔斯看着高度计向皮尔斯确认道:“飞机爬升至34000英尺后开始减压,对吧?”
这时皮尔斯大声插话道:“别管‘猛禽’了!现在我们的高度是多少?”
操作二号机的是马多克中尉。在右前方队长座机爆炸的瞬间,他就做出了紧急规避,急速爬升并向左猛转,然后恢复水平飞行。另外两架战斗机也同样散开,落到他的左右前方,重新组成编队。
艾玛肯定不会先避让吧,鲁本斯想。为了保证物种的延续,她一定会紧握方向盘,踩死油门,争取博弈的胜利。
但副驾驶席上的耶格却没有心情欣赏风景。燃料表的报警灯已经闪烁了好长一段时间了,搭载的燃料还剩不足百分之十。
耶格和迈尔斯竖起大拇指,互致庆贺。两名佣兵与新人类一起完成了“逃离非洲”的壮举。
令格莱姆斯感到意外的是,敌机正在发射强烈的雷达波,那是普通客机上不搭载的军用雷达。之所以下令拥有完全隐身性能的“猛禽”,就是基于这个原因吧。尽管敌机拥有侦察能力,但说到底也只是一架商务机,派“猛禽”有点过头了吧?
涅墨西斯计划的终结,让人联想到巨大怪物的死亡。怪物断气后,美国全国的发电站都开始恢复运转。阿拉斯加、密歇根、缅因、威斯康星……各个州都传来了好消息,但局势研究室里不是一片欢喜,而是再次被不安的气氛所包围。
玻璃驾驶舱的多功能显示器上,浮现出“击落目标”的命令。格莱姆斯上尉暂时解除无线电封锁,向正在编队飞行的僚机传达命令。
皮尔斯伸出手,张开手指,大吼道:“还有十秒!”
大开杀戒吧,鲁本斯在心里对超越人类智慧的生物说。
没有人答话。万斯继续问:“是‘奴斯’?”
“什么都没捕捉到。”
“目前,国家安全局正在分析原因。在未确定发动攻击的国家之前,匆忙做出判断是不……”
引擎传来的压缩空气被切断,舱内气压陡然下降。如果没戴氧气面罩,几分钟内就会窒息。迈尔斯一面等待内外压差达到平衡,一面指着燃料表,示意燃料箱几乎空了。“三十秒后跳伞!”皮尔斯叫道,从氧气面罩内发出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不光是政府,所有情报机构都停止行动,可以吗?”
“这不是好消息。看来美国派出的不是F15,而是‘猛禽’。”
“被击落的吗?”
拉蒂默打断霍兰德:“附近没有民用飞机飞行,而且击落的是中情局自己的飞机,谁会不满?”
大家穿上装备,皮尔斯看了眼手表,说:“晚了二十秒。不能再耽搁了。接下来的每一步,都要分毫不差地完成。”
“那是导弹!我们该如何避开?”
作答的是阿基利抱着的电脑:“修正为33000英尺。航向设定为019。”
“又紧急下降?”迈尔斯问。
耶格一边朝甲板上密密麻麻的集装箱顶部降落,一边心想,冒险终于就要结束了。自己能活下来简直就是奇迹。从开普敦逃到这里的路线设计得如此周密,令他惊叹不已。代号“艾玛”的日本援军,肯定是大脑极其发达的人。
马上就要返回孕育了所有生命的地球了。返回那个充斥着爱恨纠葛、善恶之争的灰色星球。
“终于到关键时刻了?”
万斯总统开口道:“我想听听中情局局长的意见。你还是坚持上次的说法吗?”
“等等!”耶格大叫。雷达上的光点突然消失了。“敌人不见了。”
见万斯沉默不语,霍兰德继续说:“我们不用付出任何成本,不会有损失。”
货船越来越近。耶格看准时机,将手中的拉手拽到腰下,停止降落,两脚落在集装箱上,全身重新感觉到地球的重力。
“不清楚坠落原因。排气口发出红光,紧接着就爆炸了。飞行员无一生还。”
万斯将视线投向正面的屏幕,上面投映的雷达画面上什么都没有。“好吧,就这么办。”
四人匆匆交换了一下视线。苦战了这么久,现在终于要结束了。他们的眼中全都流露出对患难之交的感激。
三分钟后,敌机就将进入中程空对空导弹的射程。
“那好,让他为攻击美国后悔吧。”万斯说,对空军上将下令道,“击落它!现在马上把被劫持的中情局飞机打下来。”
继续拉动操纵杆爬升的迈尔斯问耶格:“只看到一架飞机?”
国家情报总监沃特金斯话音未落,屏幕上的画面便消失了,行动指挥部停电了。虽然在辅助电力系统的帮助下,局势研究室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但无论是白宫的阁僚,还是涅墨西斯计划指挥部的工作人员,都陷入了沉默,因为他们知道,首都华盛顿的电力供应中断了。
与马多克中尉失去联系后,空军上将立即下令派出战斗搜索与救援部队。“猛禽”编队遇到了什么事?面对这一匪夷所思的事件,列席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人全都陷入了沉默。
“其他三架飞机都坠落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格莱姆斯打开雷达,锁定目标。雷达波发射后,敌机就会觉察到“猛禽”的存在,但那时一切都已经于事无补。波音飞机绝无逃脱导弹攻击之理。
针对美国的网络攻击越来越猛烈。已有三十个州的电力供应停止,美国北部被迫重返无电时代。
阿基利笨拙地敲击着键盘,发出指示。
在平视显示器上,浮现出两个字:发射。格莱姆斯握住扳机,“Fox—Three。”他念出发射中程导弹的暗号,然后用力扣下扳机。
霍兰德不依不饶:“等等。没有必要发射导弹。被劫持的飞机即将燃料耗尽,会在抵达百慕大群岛之前坠入马尾藻海。”
“怎么会……”迈尔斯说,努力在下降的飞机中保持平衡,离开驾驶席,“空军不可能没发现进入防空识别区的不明飞机。”
“没问题。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马上就要进入马尾藻海了。”
然而,通过电视会议系统旁听对话的鲁本斯坚信奴斯还活着。
耶格将这些数值输入自动驾驶装置,然后问:“阿基利,是你把导弹赶走了,对不对?”
鲁本斯在心里计算,照此事态发展下去,工业生产和金融系统自不待言,所有经济活动都将陷入停滞,美国至少会遭受数千亿美元的经济损失。除了冻死者之外,交通系统混乱和社会暴动必然也会造成许多人死亡。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