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大败局Ⅱ

吴晓波政治经济


大败局Ⅱ
《大败局Ⅱ》是吴晓波的作品,danseshu.com为你提供大败局Ⅱ在线阅读版本。 《大败局Ⅱ》所记录的败局均发生在2000年到2007年之间,将它们与《大败局Ⅰ》中的失败案例合在一起来阅读,你将可以看到过去10年里发生在中国商业界的众多兴衰往事。出现在本书中的企业家,都是他们那一代人中的不世豪杰。跟《大败局》中的众多草莽人物相比,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区别是,他们中的不少人拥有令人羡慕的高学历,他们中有教授(宋如华)、发明家(顾雏军)、博士(仰融)、军医(赵新先)、作家(吕梁)以及哈佛商学院总裁班学员(孙宏斌)等等。他们也并非对风险毫不在意,如托普的宋如华在创业之初就曾经专门拜访落难中的牟其中和史玉柱,向他们当面讨教失败教训。甚至在公司规范化经营及战略设计上,这些公司也与当年《大败局Ⅰ》中的企业不可同日而语。华晨、德隆、三九及健力宝等公司都曾经重金聘请全球最优秀的咨询公司为其服务,德隆的唐万新甚至还有一个拥有150名研究员的战略研究部门。在《大败局Ⅱ》中,我们更多地看到了一种“工程师+赌徒”的商业人格模式。他们往往有较好的专业素养,在某些领域有超人的直觉和运营天赋,同时更有着不可遏制的豪情赌性,敢于在机遇降临的那一刻,倾命一搏。这是企业家职业中最惊心动魄的一跳,成者上天堂,败者落地狱,其微妙控制完全取决于天时、地利与人和等因素。
大败局Ⅱ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1-自序

关于“中国式失败”的思考

“中国式失败”之一:政商博弈的败局

“中国式失败”之二:创业原罪的困扰

“中国式失败”之三:职业精神的缺失

2-第十一篇 健力宝:“东方魔水”是如何变味的

“东方魔水”:一个橙黄的传说

乱世纷战:清新一枝不坠泥

致命一问:健力宝是谁人的

呵护李宁:小李比老李幸运

政商交恶:偏不卖给创业人

张海登台:命运三耍李经纬

“法师”当家:步步臭棋毁天物

盛宴散场:闹剧何日有竟时

健力宝大事记

后续故事

新新观察 值得检讨的“三水策略”

3-第十二篇 科龙:一条被刻意猎杀的龙

顺德模式:炸平山头建厂房

潘宁宿命:怎一个“愤”字了得

科龙革命:名不副实的革命

格林柯尔:抢食腐尸的兀鹰

顾氏新政:一块钱里有我两毛

造系运动:并购催生霸王梦

顾郎之争:一场针锋相对的战争

科龙大事记

后续故事

八方说词一 可惜了,科龙

八方说词二 顾雏军的并购“七板斧”

4-第十三篇 德隆:金融恐龙的宿命

第一桶金:5000人去深圳排队认购原始股

三驾马车:被夸大的整合神话

第一庄家:股不在优,有“德”则名

产融整合:这是个真实的谎言

末路狂奔:没有节制的大游戏

牟唐对照:两代大鳄何其相似

何谓天意:企业家性格的投射

德隆大事记

后续故事

档案存底 我们的6个失误

八方说词 学者、总裁:各说各的德隆

5-第十四篇 中科创业:那个庄家狂舞的年代

朱大户与K先生的亲密接触

神奇的小丁

K先生的跨世纪对话与“5·19行情”

构筑“中科系”

因内讧而造成的崩盘

中科创业大事记

档案存底 第一代庄家的结局

八方说词 为什么中国股市像赌场

6-第十五篇 华晨:“拯救者”的出局

亮相:催生“中国第一股”

造车:打造“中华第一车”

背叛:导致决裂的罗孚项目

出局:无可诉性的“知识产权第一案”

溃败: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

华晨大事记

后续故事

档案存底 “我没有为华晨培养一个好的接班人”

新新观察 企业家的“政治博弈术”

7-第十六篇 顺驰:一匹被速度击垮的黑马

26岁时的那场牢狱之灾

顺驰,就是“孙氏”的谐音

当孙宏斌杠上王石

现金流的“极限运动”

奈何天不佑宏斌

一次没有技术含量的失败

顺驰大事记

后续故事

档案存底 孙宏斌答《普鲁斯特问卷》

八方说词 “地产大佬”说顺驰

8-第十七篇 铁本:钢铁之死

长江边的钢厂梦

棋局中的一枚棋子

宏观调控的分水岭

铁本之死与建龙之活

最让人意外的公诉书

铁本大事记

后续故事

新新观察 中国企业家的“法罪错位”

八方说词 “一定要低估自己的能力”

9-第十八篇 三九:中药的“最后一次失败”

一个人的三九

第一次扩张:“下山摘桃子去”

第二次扩张:仅次于德隆的大鳄

第三次扩张:回归专业化的狂想

龙种与跳蚤

三九大事记

后续故事

八方说词 赵新先的“捞钱六招鲜”

新新观察一 一样的战略,不一样的结果

新新观察二 大前研一的“专业主义”

10-第十九篇 托普:十年一觉TOP梦

蹬三轮:大学教授敢下海

放卫星:托普一夜暴大名

软件园:跑马全国成地主

“托普系”:生产“概念”的公司

大招聘:那最后一根稻草

两元钱:了结一场TOP梦

托普大事记

后续故事

档案存底 “我不是一个合格的CEO”

新新观察 “我无法控制哥伦比亚”

11-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