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甚至是,恢复记忆的方法!
既然时女士的丈夫诚哥已经失踪了,妞妞也顺利找回来了,我就没有再做多余的计较。张筱桂在送医院时就亡故,这个在七年前与时女士在不孕中心相识的女人一生凄惨。
猛地从心底深处冒上了一个念头。那个神秘组织既然针对时女士,那麼,或许她们时家真的有特殊之处。
“收拾东西,我们去源西镇!”我淡淡地说,视线却穿过落地窗飘向了远方。
至於时女士的丈夫,同样是谜团重重。我详细的调查了他的遗物后,有了一个惊人的推测。那家伙是有意接近时女士的,他们相爱相恋结婚生子,每一步,都是计画好的。这个计画天衣无缝。
我闲下来时,曾详细的调查安德森·乔伊。他其中一本书中,曾经提过源西镇。这个知识渊博的荷兰人去源西镇的时间,在案骸镇之后而早於回欧洲之前。或许那件令照片和婴胎变异的神秘物件,并没有被安德森带走,而是留在了源西镇上!
我的身前有一只狗,那只狗被洗乾净了,是昨天险些撞上我们的车的流浪狗。它已经快要咽气了,躺在地上,可怜兮兮地睁大眼睛。
记住,你叫夜不语!
看完纸条,一种匪夷所思的感觉油然升起。我居然叫夜不语,真是个古怪的名字,轮回是什麼?鬼门又是什麼东西?还有M,她到底是谁,跟我很熟吗?
终於有闲暇去寻找关於自己失去的记忆。回到房中,我迫不及待的翻出自己流浪时穿著的衣服,随意的抖了抖,没想到竟然在那肮脏不堪的衣服口袋里掉出了一样东西。
害我失忆的势力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但至於有没有在暗地里监视我,这我就说不清了。但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麼简单。甚至时女士、时悦颖和妞妞三人,或许也出乎他们自己意料的,有些复杂。
之后我和时悦颖搜寻了整个洞穴,好不容易在一口棺材中找到妞妞。这个高智商的小萝莉居然一眼就认出我来,吓坏了的她将我紧紧抱住。
还有一分钟,我就会彻底忘记你。单-色-书
如果再不能找到她,她就真的危险了……
这个推测让我十分困扰。时女士没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只是个普通的有能力的漂亮熟女罢了,为什麼她的丈夫从大学时代就开始算计她?真的值得这样做吗?还是说,她的丈夫背后其实有著一个可怕的势力,那个势力想要借助时女士,达到某种目的。
在时悦颖的老家,或许我能找到婴胎和照片的秘密,也能找到她们三人为什麼没有忘记我的答案。
我狐疑的将纸条展开,看完后大惊失色。
是一张纸条,很小的纸条。
它肚子中的照片让它不停的排泄,不过一天多的时间,流浪狗已经只剩下皮包骨。它再次拉出了照片,照片中有一个影子,影子里我看到时女士已经半个身体进入了棺材铺中。
我不敢告诉时女士,也不敢告诉时悦颖。这个推测,令人难以置信。就算让时女士相信了,也不过让她更加绝望而已。
婴胎袭击时女士的过程我用耳朵听得清清楚楚,张筱桂说唯有时女士的子宫才能救婴胎。这点令我十分惊讶。为什麼一定要时女士,而其他人的不行。我并不认为是因为时女士曾经吞下过同样的婴胎。
在时女士最危急的时刻,我用刀杀死奄奄一息的流浪狗。照片失去了活著的寄主,果然如我所料,回到最后一次消失的地方,也就是别墅的后花园中。
你叫夜不语。别惊讶,你被雅心利用鬼门切断了轮回,抱歉,我无法救你。
诡异照片和婴胎产生了化学反应,照片把狰狞可怖的胎儿传送进地下洞穴。被逮个正著的我一脚踩烂了脑袋。
纸条上明显偏女性的娟秀自己如此写道:
The End
我默默的将纸条藏好,走出房间。
至死,都没有一个属於自己的孩子。
还有许多谜团没有解开,在回江陵市的路上,我一层一层的仔细剥开疑惑的洋葱皮。但是在剥到一半时,线索中断,思维也卡住了。
“在源西镇,怎麼了?”时悦颖被我意外的问题弄得有些摸不著头绪。
“悦颖,你的老家在哪里?”看著迎面走来的时悦颖,我突然问道。
远处的云朵在夕阳照耀下,显得极为悲壮。时女士经常感慨时家的女人很苦,时家的女人是被所有人从老家赶出来的。
确实,她们三人非常复杂。复杂到她们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我是,M
身为小阿姨的时悦颖不停的抹著眼泪欣喜若狂。可是我们仍旧没有找到令酒罐中的胎儿以及一百多年前安德森·乔伊拍下的照片变异的东西。或许安德森真的将其带回荷兰。然后也因为这件东西,死掉了!
希望,真的能找到恢复的办法。自己内心深处总有一股焦躁,彷佛一个白衣如雪的影子在悸动。
趁我还残存著唯一对你的一点记忆,将你夺了回来。切断轮回意味著你会忘记自己是谁,别人也会彻底遗忘你。如果你相信的话,请找回恢复轮回的方法。
不对,如果切断轮回真的意味著所有人都会遗忘自己。那为什麼时悦颖一家子都记得我?她们到底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落日没入天际线,跳跃了几下后,再也无法看见。
顿时,一种危险的感觉油然而生。我立刻要时悦颖打电话给她的姐姐,幸好如此,否则时女士现在已经遭遇不测了。
小桂也被下了一跳,她眼睛尖,喊到:“妞妞好像朝前边跑了。让一让!”
“对了,你家的悦颖还没有男友啊,都大学毕业了吧?要不要我介绍一个给她。我认识的青年才俊可不少,要钱有钱,要权有权。以悦颖的美貌和遗传自你们家族的温婉气质,大把大把的男人抢着要她。”
石头焦急的摇头:“妞妞一直都很乖,比普通小孩懂事得多。她气归气,绝对不会为这种小事就闹别扭到处乱跑。”
话还没说完,她整个人都呆住了。只见妞妞赌气似的说到:“真的有什么人在叫我。你看,就在那里!”
“妞妞,你干嘛乱跑。”气质恬静的少妇瞪了自己女儿一眼,被她这样一闹,难得和闺蜜逛街的兴致全没了。
“嘿嘿,你知道我就好此道。对小孩子完全没有抵抗力!”小桂讪讪的笑了两下,突然想到了什么:“再过两个月,诚哥就要被判定为死亡了,对吧?”
“不要。”小萝莉仍旧噘着嘴,使劲的摇头。
“妞妞还在为刚才的事情闹别扭?”小桂问。
“走,不说这些郁闷的事了。我们俩好不容易才聚在一起,今天要大肆血拼一下才能对得起自己。走,去那家内衣店danseshu•com看看。”小桂拉着石头的手就往右侧的一家大型内衣连锁店走。
妞妞前踏了几步,就在石头和小桂的眼皮子底下,居然整个人踏入了壁画里的古街道上,走入其中一道门里。
石头一摊手:“你看,事情就是这样。都三年了,悦颖那家伙一有空就到小奇奇的衣冠冢前除草浇水,说她,她根本不听。安排她相亲,她也根本不去。看起来她这辈子都不准备结婚了。每次一提到这,她就说自己已经是结过婚的人。只是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那就怪了,她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东西!”小桂皱了皱眉头,指着前方说:“我看到了,她在那儿,我们快追上去!”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繁华的购物街,无数人走走停停。像是看疯子似的,看着两个漂亮的女人,一个啼哭着,发疯般的敲打墙壁,敲打得双手都流淌着殷红的血。
“我有什么办法,那么多年了,我几乎将国内外所有的名医都找遍了,依然毫无动静。生孩子这事情,恐怕真的需要缘分吧。年轻的时候生孩子像拉大便一样简单,可惜就是没钱。等我俩都有钱了,身体却不行了,怀不了了。说起来都伤心。”小桂转移了话题:“不过,亏你一个人能够将诚哥的产业撑下去,还越做越大。石头,你简直就是天生的女强人。”
石头抗议到:“你不是已经买了十多件内衣了吗?”
“妞妞,回来!”石头顿时停下脚步,连忙追上去。
“你们都结婚十年了,还没有怀上孩子。唉,努力加油吧。”石头摸着自己女儿的小脑袋:“没有孩子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如果没有妞妞的话,阿诚失踪的这六年多,我恐怕早就撑不下去了。”
妞妞就这样站在画墙前,抬头看着画中的其中一间房子,仿佛发现了什么似的。
少妇和她的闺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熙熙攘攘的人群,令两人全身发冷。过了几秒钟,妞妞已经消失在画中,少妇完全傻了眼。
小桂一边讲趣闻,一边往内衣店里走。而石头刚走没几步,突然感到手心一空,妞妞挣脱自己的手,钻入了前面的人潮。
最近春城的初冬,越来越冷了。气温常常徘徊在十度以下,不习惯穿着厚衣服的春城人,也不得不纷纷涌入购物街添置冬装。
“妞妞,快回来。”石头好不容易才挤到妞妞身旁。看到自己的女儿已经近在咫尺,她的心稍微安定了些。
而另一个,目瞪口呆的傻傻看着壁画,犹如自己也石化了般……
“什么女强人,还不是被逼的。如果不是悦颖懂事,经常帮我,我根本就没办法把公司的事务打理好。”石头淡淡的说道。
“妞妞!妞妞!妞妞去哪了?”她只感觉腿一软,用尽全身力气拼命的用手指敲打那副壁画。
其中的一条购物街上,两个看起来靓丽的三十多岁女性正在一边走,一边闲聊。其中一个漂亮女人身旁,有个六岁模样的可爱小萝莉牵着妈妈的手,撅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
“是啊,诚哥比我更喜欢小孩。他知道你怀了妞妞后,欣喜若狂,逮着我们那口子喝了喝通宵。结果,唉……”小桂说不下去了,她知道自己每多说一句,就会在自己闺蜜的心口上深深的割一刀。
青石板铺就的街道在墙角处不断朝着墙顶延伸,古道两旁是老旧低矮的清代房舍。房屋上的青瓦已经变得黑漆漆了,偶尔布满的青苔,让画面中的古镇更显古意盎然。
“或许真的被诅咒了吧。”石头苦笑连连,被闺蜜这么一说,似乎真的是这样。时家的女人,真的太苦了。
小桂也挤了过来。
购物街上人潮涌动,就像一把一把的利刃,生生将三人之间的距离切割得支离破碎。妞妞朝着购物街上的一面墙走去,那面墙上画着一座古色古香的古镇。古镇上的一条街在墙体上以立体的方式铺陈开。
“呜呜,不要。讨厌,你是坏人!”小萝莉明显被吓到了,呕气都顾不上,连忙躲到妈妈的腿后边。
目睹了一切的小桂瘫软在地上,瞪大了双眼。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可能走进画中,还消失了呢?
“妈妈,里面有什么在叫我!”妞妞伸出白嫩的手指,指着画说到。
“对啊,他已经失踪六年了。其实法律上在三年前就可以断定为死亡了,只是我一直坚持继续找。”石头脸上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苦涩:“为了我,也为了妞妞。我一直希望找到阿诚。哪怕是一具尸体也好,至少,妞妞能亲眼看看自己的爸爸。”
“要我说啊,石头,其实女人最需要炫耀的是自己的脑袋,因为严格来讲只有脑袋才属于女人自己。而身体的上半身则属于自己的儿女,下半身则属于自己的丈夫……”右边的美少妇一边用眼睛扫视购物街两旁橱柜里是否有心仪的衣服,一边突发感慨。
小桂顿时抚摸着自己的额头,很是无语:“你们时家的女人都是倔脾气,性格简直难以理解。你母亲守寡了六十多年,直到死还对自己的丈夫念念不忘。诚哥失踪了六年,已经可以判定死亡了,但你看起来这辈子是不准备改嫁了。你们时悦颖,对一个才认识几个月的男人至死不渝。就算他死都要立衣冠冢,嫁给一个死人。我有时候觉得,你们时家,是不是真的被诅咒过!”
妞妞?到底去了哪里?
“小桂,你又在说荤笑话了。”叫做石头的女子微微笑道,她的笑容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温婉,一举一动流露着贤妻良母的气息。那气息令人很舒服,也吸引了无数男子不断回头张望,感叹究竟是谁那么有福气,居然娶了这么一位男人都想娶到的女人回家。
她将前方的人潮推开,而石头已经挤入拥挤的人群中。六岁女孩的高度在人群里并不显眼,还好妞妞穿着鲜艳的桃红色外套,偶尔能在缝隙里若隐若现。
一边喊着一边拖着石头使劲的往妞妞的方向冲。
壁画表面发出“啪啪啪”的实心敲击声,可不论如何敲打,都没办法把妞妞找出来。
“什么叫荤笑话。这是哲理,哲理你懂吗?已经可以升华为人生哲理了!”叫小桂的女子撇撇嘴,突然蹲下身,摸着小萝莉的脑袋,笑的像怪叔叔:“妞妞,今晚跟阿姨睡觉好不好?”
“女人的内衣,一百件都不够。”小桂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猛的笑起来:“对了,我突单*色*书然想起一个朋友,前些日子她跟我逛街,对我说她小时候不懂事,看电视剧中间插播的丰胸广告,不敢直视,觉得很难看,然后就对着镜子祈祷希望自己以后胸部别变大。你知道吗,她的愿望真的实现了。哈哈,笑死我了!”
石头没好气的说:“那只不过是一幅画罢了,怎么可能叫你。”
石头轻轻摇头:“有空你就自己去跟她说吧,我说过无数次,嘴巴都磨破了。完全没有用。”
说到这,一直都低头没有做声的小萝莉突然就抬起头来了,清脆的说:“那个哥哥叫小奇奇,妞妞还记得他喔。悦颖阿姨经常提到小奇奇叔叔。”
“不知道,上海的专家说,我的输卵管堵塞,子宫状况也不好。现在想要怀孕恐怕还是很困难。”小桂摇头,脸色顿时黯淡下去。
“好啦,别把妞妞吓坏了。我说你啊,小桂,你见妞妞一次就吓她一次,她会喜欢你才怪!”石头叹了口气。
“阿姨给你买糖喔!”小桂抹了抹嘴边的口水。
“好了,不说我了,说说你自己吧”石头开口道:“听说你前些天去了上海半个月,这么样,身体能调理好吗?”
小桂脸色一凝:“悦颖不会还忘不掉那个她莫名其妙捡回去的男人吧?”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