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节 国内外的预测

姚余栋政治经济

国际舆论对中国经济的看法经常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20世纪90年代,“中国粮食危机论”、“中国银行破产论”和“中国经济崩溃论”曾流行一时。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威胁论”变得很有市场。萨缪尔·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中就认为,“如果中国经济在未来的10年或20年中仍以现在的速度发展,那么中国将有能力重建其1842年以前在东亚的霸权地位”。在“中国威胁论”盛行的同时,国际上先后泛起“中国输出通货紧缩论”、“中国经济统计虚假论”、“中国能源威胁论”和“中国金融危机源头论”等各种危言耸听的论断。不可否认,国际金融界对中国经济可能是有偏见的,但国际喧嚣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不了解中国。同时,中国又迫切需要经济软实力,掌握国际金融界的中国经济问题话语权。
萨缪尔·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中认为,“第三大经济体的亚洲,可能到2020年将拥有世界五大经济国中的4个,世界十大经济国中的7个。到那时,亚洲国家可能占全球经济产值的40%以上。大多数经济竞争力强的国家可能都是亚洲国家。即使亚洲经济增长比预期的更早、更突然地放慢速度,已经发生的增长对于亚洲及世界的影响仍是巨大的”。
国外经济学界基本形成一个共识:在未来20年时间里,中国如果没有大的动荡,那么中国的经济规模会超过美国再次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但对2029年以后的中国经济增长前景,国内外经济学界普遍认为会逐渐减速。但减速到多少,还没有一个明确的估计。对中国2029年之后的估计,需要对“中国模式”进行深刻理解。
对于21世纪的中国崛起,林毅夫早在1998年就认为:“中国经济从1978年底进行改革开放开始,才走上和日本及亚洲四小龙同样的快速增长的道路。在1978年时中国的技术水平和发达国家的差距远大于日本20世纪50年代以及亚洲四小龙60年代和发达国家的技术水平差距。如果利用同发达国家的技术差距能使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维持了近40年的快速增长,那么单单利用这个技术差距中国经济应该就有可能维持近50年的快速增长。而且,在70年代时,中国从事低附加值的农业人口比50年代的日本和60年代的亚洲四小龙多,资源从低附加值产业向高附加值产业转移的潜力大;同时,中国的资本积累率每年高达GDP的40%左右,为全世界最高的国家之一。这些因素表明,中国发展的潜力大,至少可以有50年的快速增长。从1978年年底的改革到1998年才20年,因此,中国应该有可能再维持30年左右的快速增长。”
最有深度的是1997年世界银行发表的《2020年的中国》的报告。该报告认为,1995~2000年期间,中国的GDP增长速度随时间推移将减缓,减到2020年的5%。世界银行的这个报告认为有三种力量会造成今后中国GDP增长率有所下降:一是人口因素,即总人口增长率减慢,劳动年龄人口到2020年不再增长;二是随着资本积累,报酬收益递减的经济法则起作用;三是随着经济成熟化,资源配置效率提高,结构变革为增长所提供的动力日益减小,包括农业剩余劳动力的转移配置收益越来越小。该报告预测中国与其他国家缩小了技术差距,其技术进步的势头将趋于减慢。该报告还预测到2020年中国可能是世界上第二大进口国和出口国;其居民购买力可能会超过整个欧洲;在世界金融市场上,作为资本的提供者和使用者,中国可以和大多数工业国家相竞争,中国的GDP在2020年将大大超过美国。
亚洲资深政治家李光耀以远见著称,他在自传《李光耀回忆录》中预言:“中国有可能实现其到2050年成为现代化经济大国的目标,它将以一个平等和负责任的伙伴姿态参与世界贸易和金融活动,以及成为世界重要成员中的一员。如果它不转移教育和经济两大发展中心,中国很有可能成为世界第二大贸易国。这就是中国50年的一个构想——现代化、自信和负责任的大国。”
瑞银集团(UBS)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安德森认为,中国固然在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但它对世界经济即将带来的影响要比目前流行的说法缓和得多。总的来说,这里有7个中国不会改变世界的理由:一、中国不会重新改写世界经济的增长史;二、中国不会吞噬全球的制造业;三、中国不会买光世界的金融资产;四、人民币不会成为下一个世界通用货币;五、中国不会成为世界市场上通货紧缩的输出源头;六、中国不会导致其他发展中国家陷入停滞;七、中国不会破坏“华盛顿共识”。
2009年5月,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在上海和广州发表主题为《全球经济复苏与中国机遇》的演讲。他认为:“全球经济危机还将持续2~4年。由于中国占世界GDP没有这么大,中国还没有办法引领世界走出经济的衰退,没有办法成为世界经济的火车头,中国可以展示一条道路,但是中国没有办法创造足够的机会让整个世界复苏。中国要变成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还需要20年时间。……我想说的是人民币,当它成为世界的主要货币的时候,将要几十年以后了,可能我现在有生之年是看不见了。人民币要想成为国际货币需要时间,需要这种货币被第三方广泛使用。”
2003年,麦迪森按购买力评价指标计算对中国的未来作出了保守的估计。他假设条件如下:第一,劳动投入增长相对缓慢;第二,教育水平增长速度有所放慢;第三,人均资本存量增长速度不会超过5%;第四,全要素生产率增长速度也会有所放慢。在上述假设情况下,他预测2010年前中国的人均GDP年平均增长率为5.6%,2010~2020年之间人均GDP增长率大约为4.6%,而2020~2030年之间约3.6%。人均收入在2030年将达到西欧1990年的水平或日本1986年的水平。到2015年中国的GDP总量将会超过美国,约占世界GDP总量的15%,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到2030年中国的GDP总量约占世界GDP总量的25%。麦迪森预测中国经济在2030年后进入缓慢增长阶段,甚至出现长期停滞,他的隐含假设是中国只能追赶世界技术前沿,没有能力引领技术前沿。
哈继铭(中国国际金融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博士)
高水平动态均衡陷阱对于农业经济时代的中国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鸿沟。中国在长达5000年的农业经济时代繁荣鼎盛,人口增长、科技发展、文化灿烂。但同时也正如本书所提出的,虽然GDP总量位居世界前列,但高出生率和高技术改进能力相互抵消,人均GDP长期徘徊不前,经济发展处于高水平动态均衡陷阱中。随着工业革命的爆发和工业经济时代的来临,中国经济在农业经济时代创造的辉煌很快被淹没。中国经济没能实现有效的转型,错过了工业革命带来的发展机遇,结果是强大的经济体逐渐衰落,最终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总结中国过去从辉煌到衰败的历史,可以清晰地看出,闭关锁国是其最主要的原因,自我封闭的帝国一直陶醉在农业经济时代的成就与辉煌之中,不知生产力革命会彻底改变人类经济基本模式。在一个新的时代背景下,过去的一切成就都可能是那么微不足道和不堪一击。
展望未来中国,作者依据大量的数据和严谨的论证给出了理性预测,未来中国的发展就是中国梦想3.0,在实现这个梦想的过程中会遇到这样那样意想不到的问题,充满艰辛与挑战,同时作者也给出了一揽子解决方案。我们有幸会成为一个见证人和中国梦想3.0的参与者。让我们期待吧。
着眼当代,日本经济的长期低迷也是同样的道理,究其深层次原因,也和农业经济时代的中国犯了同样的错误,虽然犯错误的原因和结果可能与那个时代的中国不同,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抱守昨日的辉煌与梦想一定会被生产力革命所抛弃。应该说,一个国家实现有效的经济时代跃迁是一个痛苦而又艰辛的过程,其间不仅有经济的波动与阵痛,更需要创新文化和经济体制机制的配合,同时这种因生产力革命而引发的技术进步又带有巨大的风险,所以说没有经济制度的灵活性和适应性,这种跃迁可能根本无法实现,这也正可解释近代中国和当代日本所遇到的困境。
经济学自诞生以来,因其极强的实践指导意义而在当今社会成为一门显学,但实事求是地讲,经济学从历史的角度看还需要较长时间的发展。如,经济的长期增长,一直是经济学的一个永恒主题。无数经济学大师在这方面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探索,取得了巨大成就,使人类的认知水平一次又一次的提升,但遗憾的是,当前的世界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表明,我们对长期增长的理解还远远不够,特别是到目前为止在供给方面的研究我们仍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可喜的是,在本书中作者在其2002年出版的《学习经济》一书的基础上又进行了丰富和完善,提出了“垂直但跳跃的总供给模型”,我觉得这一理论从人类生产力革命的高度,按照经济时代跃迁的变化轨迹给了总供给一个较合理的解释。
值此建国60周年之际,余栋完成了《重燃中国梦想》一书,作为曾在一起工作并相知颇深的老朋友,很为他感到高兴。书的内容丰富,构篇宏大,思想也深刻,特别是在2000多年的时间跨度里对中国经济进行总结!并对未来40年发展进行预测,到目前为止这些还都是第一次。
在一个经济时代里,长期看总供给是垂直的,在下一个经济时代!总供给也是垂直的,并与前一个时代的总供给平行,但两者之间有一个因生产力革命而产生的距离,这个距离是质的差异,严格区分了两个经济时代的生产力发展水平,同时两个时代也是无法相比的,下一个时代要比前一个时代拥有无法超越的优势。从人类历史来看,最先出现的是农业经济时代,这个时代使人类摆脱了茹毛饮血的狩猎生活,进入了相对稳定和快速发展的时期,人类因农业文明而战胜了大自然,也战胜了自然界里人类本身之外的其他一切生命。紧接着是工业经济时代和已经出现的信息经济时代,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经济时代,再接下来可能是生物经济时代。人类的经济福利正是在应对这种供给跃迁的挑战中不断挑战新的高度。伴随着重大理论突破和技术革命,催生出可能根本想象不到的新产业和新经济模式。这种过程可能会一直延续下去,虽然每个时代之间的时间间隔不同,但每个时代的来临都会对人类社会产生重大而又深远的影响,一个国家可能在一个时代是经济巨人,但不能保证在下一个时代依然如此。在生产力革命面前,任何经济体都是机会均等的,谁能抓住机遇谁就能后来居上,抓不住机遇就会停滞沉沦。
是为序。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