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五节

伊坂幸太郎侦探推理

“最后是巨型广告标语。”
监视器里,反复播放着本该被送入虫洞的蟑螂消失不见的画面。“即使放慢速度重播还是完全弄不明白。”他挠着头说道。据说就在快到零点的时候,那只虫还在。然而,一到零点,它就消失了。
“哈……”我嗤笑着附和。
唯一的证人从白色建筑前通过时看到了人影。“正确来说,那人是突然站在那里的,不知道从哪里来,然后我就上车了,看不见了。”他似乎是这么说的。
“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存储卡。”
之后,青木丰测量技师长还将恰好从大楼外经过的电商员工的证词告诉了我。零点左右,他恰好经过门外。
“要不就是未来的减肥商品,”我轻率地说,是因为还活着这个事实令我有些得意吧,“是看起来还不错的商品吗?”
“很难这么认为呢。”青木丰测量技师长有些没辙,“刚才我们确认了存储卡里的记录,是某个减肥商品的广告。”
或许是青木丰测量技师长为人正直,即使我已被从相关人员的范围中排除,他还是向我作了说明。自零点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我们在最初那间我接受说明的小房间里面对面坐着。
“似乎是新的运动器械,但并没发现目前市面上有这样的商品。”
“‘比你现在的方法都有效,你会得到你所追求的效果’。”
“怎样的?”
“啊,而且我还在这里,没有死。”
“减肥商品的?”
“蟑螂变身成存储卡了吗?”
“可是没有任何影响产生啊。送入虫洞会有冲击,但没有发生,而且……”
我闭上了眼。仿佛看见夜色中,驶离的车噗噗地喷出烟雾,白色的围巾飘出驾驶席的窗口,英姿飒爽地晃动着。
男人定睛细看,看到那个人穿着绿色的皮套戏服,从头覆盖到脚,挂着根粗大的皮带,正是儿童电视节目中登场的那些战队人物的打扮。“我和儿子一起看电视时看到过,不会错的!
“蟑螂不是因为去时间旅行而消失的吗?”我问。
“上车前,那个绿衣男人从皮带上取下一个小箱子一样的东西,凑近了看,然后像是听到了什么吓人的声音一样,身体直打哆嗦。我还以为他要大叫‘恶心’,但他只是看似慌张地咕哝了句:‘要当心不要失言。’”
但那天约好了和短期大学的女孩子们一起出去喝酒,身负预订游戏机使命的我不得不在第一轮结束后就回家。社团的男干事阻止我道:“三上,这就要回去了?还要去喝第二轮呢。明明你在高中体操部的故事那么受女孩子欢迎。”高中时,我企图含住自己的生殖器,后来在不断摸索中练会了后滚翻。这个故事——当然不是真的——已成酒局上“蠢事大公开”的固定节目。我撒谎说身体不舒服,道歉后离开了酒馆。“喂,三上,快把身体治好哟。”干事说着要和我握一次友谊之手,看起来像演戏一样。我回握了他的手后,女孩子们不知怎的都笑了。大概是为了让她们高兴,我又与其他伙伴握了手。然后在大家的目送下,为了游戏机回了家。
那一刻,我并不理解真正发生了什么。
我(青年)
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出错了吗?不,是因为全国上下有无数人正在浏览这个网页,所以服务器有压力了。是这样的吗?
终于快到零点了。虽然觉得为这种事而心情激动的自己有点可耻,却还是双眼紧盯着电脑。我看着电子钟,开始读秒。再过一秒,就是第二天,十号了。这一瞬间,我气势如虹地敲下了键盘。
起因是预约购买家庭游戏机。事先公布的是从当月十日开始接受预定,所以当天深夜我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在笔记本前严阵以待。大学生活开始已有半年,我已经习惯了独居,每天过着慵懒的日子,唯一的烦恼是“能不能成功预订到游戏机”。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幸福。
画面没有动。
电脑显示出目标网页,电脑旁早已放好了电子钟,我听着手机中的报时对好了时间。我要在恰好零点时——确切地说是在那之前几秒——刷新网页,如果出现预订按键,就立刻办理申请。作为预先练习,我无数次地摆弄鼠标,用键盘迅速敲出自己的名字与住址,又想着是否该索性先打好,之后复制。
发现电子钟停在“23:59”时,我“咦”了一下。
因为不确定预订是从十号的几点开始,网上流传的说法是:“十号全天,游戏机零售店的主页都接受预订。”于是我决定从十号零点前,也就是九号快结束的时候开始挑战,先下手为强嘛。
连钟都停了吗?我很吃惊。望向墙上挂着的钟,同样也停在了零点前。接着打开电视试试吧。然而,就在我找到遥控器,刚拿到手上时,电子钟的指针走过了零点,电脑屏幕也顺利显示出网页。墙上的时钟也动了。最终我的预订之战告负。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以秒为单位刷新网页并自动下单的免费软件,而我竟然连这种事都不知道。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