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四节

伊坂幸太郎侦探推理

我并没能理解青木丰测量技师长的说明,更没办法痛快地接受在那之后他所说的,会发生在我身上的“绝望的变化”。
我战战兢兢地睁开眼。“啊,我……还活着。”我模模糊糊地想。本该消失的我还活着,蟑螂回到过去,改变时间的流动,我死去——明明该是这样,但我还活着。我被捧起。远处的欢呼声仍未停歇。
就在刚才,时针指向零点的瞬间,我紧紧地闭上了眼。
很快,我就感到了疼痛与弹力。
我暴跳如雷,却被按倒,灌下像是肠胃药一般的药物。然后用了餐,美女们——根据我的主观判断,能被分类为美女的女性们——在我身边围绕。忽然,我一阵恍惚,开始觉得“就这样终结或许也不算坏”。
虽然我不太明白在那里怎样的一块多米诺骨牌倒下了,但世界杯的举办地发生了变更,接着又有了诸如改变了帽子的流行趋势之类的影响,最终结果就是,防止了可怕的细菌蔓延。
是的,不可能有这么恶劣的事,所以那些都是谎言,不过是有人在作弄我。
坠落的感觉。在黑暗中,头朝下,加速。我是连声音都发不出的婴儿,或者说仿佛变成了婴儿。我和某个婴儿联系在了一起。不停地坠落,然后撞上坚硬的地面,一切结束。
蟑螂被送去的地方,也就是时间旅行的目的地,似乎是当时的某个家庭。在那里,一名中年女子正在洗碗,这时座机响了。因为她正好洗完,于是拿起听筒,却听到对方这么说:“我是你老公的出轨对象。”
总会有办法的吧。怎么可能有这种事!
“如果一个人的绝望能让多数人得救……”我无数次试着对自己这么说,“不是也不错吗?”作为理论,我能理解,却很难接受“那个人是自己”所带来的恐惧。
我并没有像“我思故我在”这句话说的那样,切实地感受到自己依旧在这里。正如反过来想,存在消亡的瞬间也不会去想“啊,消失了”,也就是说,“思”同时消失了。
“可真是吓人呢。”我想象了一下,说道。
青木丰测量技师长在零点到来前只露过一次面。“要怎么做?”他隔着室内监视器问我,“零点到来之时,你希望我们怎么做?”
虽然什么都看不到,我却知道自己被某个宽大的臂膀抱起,周围响起了不应听到的欢呼声。
密使要完成的任务,似乎就是要阻止这个事态的发生。因为出现了蟑螂,太太尖叫着跑出厨房,去二楼避难了。丈夫把虫子拍死后,拿起电话,吃惊地发现竟是出轨对象打来的,于是拼命地劝解了她。也就是说,事情以妻子不知道出轨一事收场。
这就是“会变成这样”。
“是啊。”青木丰测量技师长点点头,“那是个重要分歧点。”
被告知自己会在今天死去,有多少人能接受?
我无法忽视想如此相信的心情。
零点一到,我就紧紧地闭上了眼。我的脑中一片空白,在被抛入暗黑宇宙的恐惧中,我失禁了。
若说想和美女们赤裸相拥着迎接零点的话,或许已经实现了。而他们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态,所以也在摸索吧?
然后我望向墙上的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匆匆一瞥,却发现秒针停在零点之前,也就是五十九秒的位置。我觉得这个情景似乎在哪里见过,然后便想到之前预订游戏机的事。
“那个”是什么呢?
我只是在这一天结束的时候使用所存下的时间而已。
那么,时间是从哪里攒下来的呢?
是的,是握手。
线索在刚才讲过的两个事例中都已出现。我在零点经历了奇妙体验的那两天有一个共通点,就在刚才的两个事例里。
留意到这个现象后我开始投入热情去研究,在通过实验不断摸索的过程中,我首先想到的是——“莫非时间停止了?”从某种角度来讲,这是正解,不过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准确。
此后,到我能掌握这个现象,或者说掌握其中的规律,差不多又花了一年的时间。然而,虽然我在这一年里掌握了这个现象,却没胆量把这一年的经历都叙述一遍。
一个星期后,我又一次起了疑心。因为教经济学的老师忽然休息,我和差不多十个朋友决定去户外草地踢足球。从教学大楼后门出去没走多远就到了河滩,再弄到球,就可以踢足球了。我们五五对阵,在场地上跑来跑去,最终以平局结束了比赛。久违的运动使得大家都气喘吁吁的,有好一阵没办法好好说话。呼吸恢复正常后,我们互相握了握手,这举动有一半是开玩笑,另一半却是因为真的有了同伴意识。我们彼此笑着说:“真是一场精彩的比赛啊。”
我并没有因此而失望,也不觉得是白费力气。只是想,大概还是机器状况不好吧。
所以,我就一口气讲结论吧。
我(青年)
接近零点时,所有电子机器,包括靠电池运作的钟都会变得不正常吗?
问题出在那一晚,还是零点。我正在看借来的DVD,讲述的是一个专偷人钱包的扒手被危险的黑恶势力盯上,要利用他的技术做坏事的故事。原本应该一边看着后半段的枪战一边迎来新的一天,但画面突然在中途静止了。我扫兴地以为是DVD出错了,折腾起遥控器。
我立刻陷入思考:
就跟捡到的零钱是他人之物一样,我所得到的“时间”也是他人之物。我就像与人接触时顺走钱包的扒手一样,每天从别人那里抢六秒的时间。而握手,则能让“扒窃”变得冠冕堂皇。
用白天捡到的零钱买果汁——和这个感觉比较接近。在零点以前用完一天的积蓄。
晚上,老实又空闲的我真的看了同一张DVD。意外的是,哪怕连续两晚观看,这都是一部让人觉得享受的电影。不过,前一晚那样的事并没有发生。
比如,有人说感冒是万病之源,你不能否认,因为超过一半的疾病,初期症状都和感冒很相似。因此,“虽说只是感冒的症状,但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病,所以要当心哦。”——这样的提醒无疑是正确的。可又不能解释为“不管什么疾病,都是因为感冒缠绵不绝导致的”。感冒是万病之源是对的,但准确来说,它又是不对的。虽然掌握了表现方式上的规律,结论却是不正确的。
只有在我与他人握手的日子里,“那个”才会发生。
他们说虽然连续两个晚上看同一部电影会无聊,但可能会发生同样的事。
翌日,我跟朋友们提及这件事——那个时候我完全不觉得有必要隐瞒——他们只是表示有些许兴趣,也就是“就这个话题热议大约三十分钟”这种程度的兴趣。有的说是灵异现象,有的说是电磁波,还有人说最近的电器都很容易坏。经过一番热闹的讨论,却没有得出任何能称为结论的东西。唯一比较现实的方案也只是“今晚再看同一张DVD吧”这样的建议而已。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那个“时间停止了”的推论,也是不正确的。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