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二节

伊坂幸太郎侦探推理

“是公的吗?”
画面又变了。白色墙壁的房间里摆放着衣柜般的大型机器,放在房间中心如烛台般的物体上有一个透明的半圆形容器。里面有一只六足、浅褐色的扁平节肢动物。它的触角微微颤动,不时地移动一下。
青木丰测量技师长切换了监视器。是刚才已经看过的两个影像。“这个,会变成这样。”他又一次伸手指向画面说。
“听完说明之后会怎样?请您去死吧。是这样吗?”我竟然会说出如此感情用事的话,连我自己都觉得意外,并为体内还能有想刺激对方的力量而佩服自己。
“这个会变成这样。然后在那个瞬间,我就不在了,对吗?”
虽然这个消息让我很受冲击,但我还是尽力保持着冷静,恐怕也是因为我还没能把它当做现实来体会吧。不知从哪里来的人突然说“为了世界,绝望的变化会降临到你身上”,你能接受吗?
心跳在加剧。胸口的猛烈搏动会使得肌肤破裂吗?我开始害怕,呼吸急促。感觉嘴唇湿哒哒的,伸手一摸,才发现那是鼻血。
“还有时间。我们在隔壁房间为您准备了您最喜欢的菜肴,还有好几名或许符合您喜好的女性。我们能做的也就到这个程度了。”
青木丰测量技师长淡漠地解释着。这是考虑到我可能会自暴自弃地摸索到那间实验室,冲到里面把蟑螂砸烂吗?
“之后我们会派遣密使。组织里也有应该不告知你任何事,直接去实行的意见。但我们都是人,我觉得不能不负责任地假装看不见。我们必须正视自己所犯下的罪,不可以把救了更多人当成免罪符。我是这么想的。所以,我请您来,并请您亲眼看着接下来将要进行的事,您在听完今后会如何的说明后,也能对至今为止的人生有所把握。”
“不是。并不是随便一只都可以,这是经过特别培育、调整过基因、最出类拔萃的一只。就靠他了。”
“这是普通的蟑螂吗?”
“那个房间里安装了最严密的安保设备。有传感器,警报会在入侵者进入的同时响起,还会喷出瓦斯。和候梯厅是相同的构造。”
随着求职期渐渐逼近,我开始思考如果可以的话,有没有什么可以与许多人握手的工作。虽说用“可以握手顺时间”来决定人生前进的道路有些草率,在这一点上我也有过瞬间的犹豫,但想想反正也没什么想做的事情,把“能握手”作为就业方针也不算特别糟糕。
不久,那段仅属于我的时间就渐渐变单色书网成让我安详喜乐的活动,就像模型爱好者看到模型在铁轨上飞驰,又比如拉面爱好者发现了一家新店。当然不可能每一天都有,虽说只要握手就行,但实际上,每天都想频繁且大量地与人握手十分困难。有一段时间,大学里还传出过“三上是色狼”的流言。自从知道只要与人手掌相触便能顺走时间,我还想出用扳手腕做借口的方法。我信口开河地说自己想变强壮,并为了让这话更有可信性而刻苦锻炼肌肉,然后和朋友及新认识的人频繁地扳手腕。即便如此,一天最多也就能和十来个人握手,顺来的时间可谓杯水车薪。
“除了这个的话……那么,偶像?不是有握手会什么的吗?”
我(青年)
“是吗?”其实我也只能想到这个。我经常在电视里看到候选者对选民们不停道谢的画面,嘴里重复着“拜托您了”、“谢谢您”,然后与他们一个个握手。但这毕竟只在选举时进行,一旦当选,握手的次数就会减少了吧。更何况我并没有被选举权。
“议员吧。”当我问要好的朋友什么职业能握手时,他是这么回答我的,“他们不是经常要握手吗。”
原来如此。我才觉得确实如此,却又立刻否定。我完全不了解偶像之路,也估计不出握手会在偶像工作中的重要程度。
“对了,不是有什么战队表演吗?那种戴着头套的演员,表演后不是都会和孩子们握手吗?三上又是体操部的。”朋友相当不负责任地说道。不过只是单纯的闲聊,也不用多负责。而我却难掩兴奋之情。就是这个!我几乎要喊出声——但没有真的出声,而是不由自主地握住了朋友的手,虽然不是故意的,却还是收下了六秒。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