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那是未来歹徒的名字?”我问。
“导致一万人被害的事?”我一下子想不到具体的可能,“比方说?”
“不是那样的。”本田没有看三岛也没有看我,而是望向了稍远的地方,“这……大概是受害者的数量。”
画面里的男人一边接受群众的拍手喝彩,一边将右手举向天,身子如子弹般笔直地飞过。他身着一身蓝色紧身衣,系着黄色腰带,胸前印着标志。
“这样吗?”是本田过于老实吗?他似乎把三岛的玩笑话当真了,一脸认真地看着我。
三岛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然后又操控另一个遥控器,继续播放影片。
“那个,刚才的邮件,你看到的真的不是比赛结果之类的内容,而是所谓的预知信?”
“这个数字有什么意义吗?”我又问了一遍。
从三岛的声音感受不到情绪,我看着他的侧脸。
“你不要逗他了啊,三岛。”
“你知道有个词叫‘恩将仇报’吗?”
“啊!”本田似乎总算理解了三岛要表达的意思。“没有那样的事。”他否认道,“怎么会、怎么会。我来这里真的只是完成推销工作而已。”
即便如此,本田看起来还是无法释怀,心中仍有疙瘩。坐在沙发上的他脸色惨白。
“没关系的,本田君。”三岛干脆地回答。或许旁人看来此时的他没有任何变化,但与他交往多年的我知道,他的态度已和刚www.danseshu.com才截然不同,变得不负责任了。他想快点儿结束谈话。“没必要慌张。如果那封邮件是真的,事情发生也要到十年后了。”
“那个呀,预知邮件啦。莫非发给你的邮件里写了我们的事?不,不是我,是这位田中君,对吗?田中君呀,别看他这样,可是憎恨着跟他分居的细君呢。如果置之不理,他很有可能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哦。”
到今天为止,他都遵从预知邮件将事件提前处理,防患于未然。严格来说,是为了防止事件而引发了别的事件。但也并非每件都处理了,如果事件发生地离得很远,很难前往——虽然也有过乘新干线去盛冈、搭飞机去福冈这样的远征,可还是因为种种制约,不得不对好几起事件置之不理。每次碰到这样的事他都会祈祷不要出事,但所有的期待都落空了。
“死亡地带?”
三岛却露出相当厌恶的表情,干脆地回答:“我才没看过那种电影呢。”接着又感叹很早以前,他发表了一篇“拥有特殊能力的人与政治家对决的故事”时,被评论家揶揄“这不是《死亡地带》换汤不换药吗”,至今他仍对此事耿耿于怀。还说因为太不甘心,虽然还没看过,却知道大致剧情。
“是啊。”三岛说,“说不定他说预言邮件的故事,也是为了劝说让我们买入警备系统的权宜之计。”
“日期是十年后,很遥远呐,田中君。”三岛捏了捏脖子,“这个名字就是加害者吗?十年后,这位会去杀人……真是很难就这么说出‘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这样的话呢。”
本田似乎对他要说什么颇感兴趣吧,只见他抬起头。
“如果相信这封邮件上的话,”本田的手机——看起来是这样,但实际上是因为他握着手机的手正在发抖——哆哆嗦嗦地微微颤抖,他举起另一只手靠过去,却也在抖动。“十年后,这位政治家会做出导致一万人被害的可怕事情,是这个意思吧?”
我回想起刚才本田念出的名字。这么一说,的确好像有个同名的政治家。三岛看向我,抬了抬下巴:“田中君,这可是位很有名的议员呢。”
“没关系的啦,田中君。”三岛很镇定,“就算他是超人——我已经确信他并不是——假设就算他真的是,一般人也没办法随便与大臣见面啊。”
本田从卫生间回来后又坐到沙发上,叹了口气。“其实,我还是很混乱。”
不要什么事都来征得我的认同!我很想这样埋怨一句,此时却没心情为此发火。
“是这样的啦。那是已经超越人类智慧,属于电脑程式之间的沟通了。田中君估计理解不了,东京红姜队的胜利与其他各方面产生关联,最后导出了犯罪情报。一定存在这样的联系。”
“被害者是指……死者吗?”我又在意起细节来。
“是部电影哦。如果出现超能力和政治家,就必然是《死亡地带》的套路。他大概也是受此影响才会编出那种故事的吧。”三岛说得斩钉截铁,“因为我发现一切都是他编出来的。”
“你们对这个人的名字没有印象吗?他不久前刚就任大臣。”
“一万个被害者,这已经是战争的规模了。”我说,“我不觉得那个什么什么先生能引发战争呢。”
“我没有逗他啊。我只是想知道真相啦,田中君。”
“而且,万一发生大臣被袭击之类的事件,虽然无奈,但那时我们也只好向警察报告这个年轻人的事了。”三岛说完,这个话题也结束了。
“原来如此。”我表示理解。
本田继续说明。
“哪件事?”本田发愣问道。
“我必须对这个政治家做些什么吗?”本田是刻意避免使用会令人不安的骇人词汇吧,他拼命寻找着用词,一字一句地说着。
“喂,三岛!”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什么?!我开始怀疑起他的人品。
“一万人哦。不是应该慌张……”
“田中君,你也差不多该醒醒了。”三岛的说话方式就像在安慰吵闹的孩子,“那是‘死亡地带’。”
“唔,不过‘是的,的确是那样,我是来杀田中先生的,因为田中先生是坏人’,这种话你也没办法在这里说。”
“知道,但我可没做什么恩将仇报的事。而且要说知不知道这个词,三岛,你明明也知道。”我拼命解释,很怕如果不说清楚,本田就会立刻站起身,从不知什么地方掏出手枪,本着“消灭害虫”的精神把我杀掉。
“是的,不安与恐惧才是最好的推销员哦。”
“这个数字有什么意义吗?”
“大概是这样的。不过可能也包括受了重伤,之后去世的人。”
“啊?”三岛的脸僵住了。
“如果数字表示被害者的数量,那么一万这个数字要怎么解释才好啊?”三岛双臂交抱,“一个凶手要一拳杀死一万人,这可是个大工程啊。该不会是在路边设置杀人魔界的伊能忠敬吧?”
“因为有可怕的杀人魔存在,所以请安装家庭防盗系统,这个意思?”
本田的脸红了,他用力摇了摇头。
“也不是不能吧。”本田皱着眉,一脸泫然欲泣的表情,就像个迷路的孩子,“这个人是政治家。”他指向手机。
“像这样收到十年后的预告这还是第一次。一般都是一星期以后的事,最多也就是一个月。邮件的最后还有数字。看。”本田说着就要给我看手机,但我们所看到的,只能理解为足球比赛的结果。
“也就是说,实际上确实有如邮件所写的事件发生。然后,通过调查那些事件,我最终得出了结论,邮件里的数字和被害者的人数一致。”本田企图说得淡然,就像对上司报告研究结果那样。但很快,他就把头埋在两手之间,拼命地压抑涌上的感情。“我总是……”他勉强发出声音,“总会抱着这样的念头,想着会不会就算我不行动,事件也不会发生。那些邮件全是骗人的,世界是和平的。如果能那样,我该有多解脱。我也想过,就算那些邮件是真的,但会不会除了我,还有其他人去阻止事件发生,就像业务员分片负责地区那样。”本田咬紧牙关,痛苦地吐出话语,他看起来十分疲惫。
“不知道。”本田又双手掩面,“三岛老师,我该怎么做好?”
“可是,足球比赛的结果和犯罪预告信息有什么关联呢?我完全无法理解。”我说。
三岛说:“比方说,会不会是距离事件发生的天数之类的?”的确,如果是十年后的预言,就能解释为什么数字会这么大了。
“真的。”
“真的吗?”我也不放心地追问。
“你喜欢那部电影吗?”我问。
混乱的是我们好吗?!我很想这么顶回去。
“差好几位呢。”
我也屏住了呼吸,震惊得像侧腹刚被揍了一拳。
“是的,写了人名和住址。”他回答后,念出了人名。似乎在哪里听到过类似的发音,不过也不是什么少见的名字,听过也不稀奇。然后,他又报出市内某处的地址及一个日期。
“话说回来,莫非,你是为了这件事来我家的?”
我不知该对他说什么,只是反复张开嘴,再闭上,欲言又止。
“怎么做是指?”
“一万。”
“什么是这样吗?虽然分居了,但我并没有恨她。本来出轨的就是我,若要恨,也是她恨我啊。”
“真的?”三岛用恶作剧般的眼神望向本田。
“田中君,说不定……”三岛盯着画面说,“他果然是超人的一种哦。虽然既不会飞,也无法反弹子弹,却一个人孜孜不倦地让坏事流产。”
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会在这里提到伊能忠敬,是觉得在完成走遍全国这一目标上有共同点吗?
“就算是这样,把本田君的话和那部电影联系起来会不会有点武断?”我忍不住说道,“而且就因为这个中止和他的对话,或许会引发问题。”
本田离开后,沙发上只剩下我和三岛两个人。我质问他:“为什么最后你对他失去兴趣了?”
“话说回来……”这时三岛换了副口吻。
“平时都是一或者二,顶多到五。”
“苦恼的超人啊。”我嘟囔着。
“现在呢?”
“十年的话,情况会有变化吧。人心,还有政治的动向,都会忽左忽右。今天的执政党,明天可能就是在野党了。就像预测十年后某天的天气一样,是不可能现在确认的。”
“蟑螂不是因为去时间旅行而消失的吗?”我问。
男人定睛细看,看到那个人穿着绿色的皮套戏服,从头覆盖到脚,挂着根粗大的皮带,正是儿童电视节目中登场的那些战队人物的打扮。“我和儿子一起看电视时看到过,不会错的!
我闭上了眼。仿佛看见夜色中,驶离的车噗噗地喷出烟雾,白色的围巾飘出驾驶席的窗口,英姿飒爽地晃动着。
“‘比你现在的方法都有效,你会得到你所追求的效果’。”
“蟑螂变身成存储卡了吗?”
唯一的证人从白色建筑前通过时看到了人影。“正确来说,那人是突然站在那里的,不知道从哪里来,然后我就上车了,看不见了。”他似乎是这么说的。
“哈……”我嗤笑着附和。
“要不就是未来的减肥商品,”我轻率地说,是因为还活着这个事实令我有些得意吧,“是看起来还不错的商品吗?”
监视器里,反复播放着本该被送入虫洞的蟑螂消失不见的画面。“即使放慢速度重播还是完全弄不明白。”他挠着头说道。据说就在快到零点的时候,那只虫还在。然而,一到零点,它就消失了。
或许是青木丰测量技师长为人正直,即使我已被从相关人员的范围中排除,他还是向我作了说明。自零点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我们在最初那间我接受说明的小房间里面对面坐着。
“上车前,那个绿衣男人从皮带上取下一个小箱子一样的东西,凑近了看,然后像是听到了什么吓人的声音一样,身体直打哆嗦。我还以为他要大叫‘恶心’,但他只是看似慌张地咕哝了句:‘要当心不要失言。’”
“似乎是新的运动器械,但并没发现目前市面上有这样的商品。”
“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存储卡。”
“减肥商品的?”
“最后是巨型广告标语。”
之后,青木丰测量技师长还将恰好从大楼外经过的电商员工的证词告诉了我。零点左右,他恰好经过门外。
“怎样的?”
“可是没有任何影响产生啊。送入虫洞会有冲击,但没有发生,而且……”
“啊,而且我还在这里,没有死。”
“很难这么认为呢。”青木丰测量技师长有些没辙,“刚才我们确认了存储卡里的记录,是某个减肥商品的广告。”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